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印度佛教思想史 第十章 「秘密大乘佛法」
 
[印顺法师] [点击:2751]   [手机版]
背景色
第十章 「秘密大乘佛法」
第一节 「秘密大乘」的时地因缘
  在「大乘佛法」(及部派佛法)流行中,秘密化的佛法,潜滋暗长,终于成为「秘密大乘佛法」,广大流行,为印度后期佛教的主流。发展,应有适宜于发展的环境,自身(大乘)也应有发展的可能,所以「秘密大乘」的发展,应从大乘与环境关系中去理解。秘密化的佛教,不论说是高深的,堕落的,或者说「索隐行怪」,但无疑是晚期佛教的主流,是不能以秘密而忽视的。在中国佛教史上,善无畏S/ubhakara-sim!ha,金刚智Vajra-bodhi,不空Amoghavajra ,在西元七一六──七七四年间,先后到中国来,传授『大日经』,『金刚顶经』等法门。又传入日本,被称为「密教」,与「显教」(「佛法」与「大乘佛法」)对称。显教与密教的名称,可能是引用『大智度论』的。但『智论』所说的「显[现]示」与「秘密」,指声闻法与大乘法说(1) ;也可说是含容二乘的,与不共二乘的二类大乘。现在也称之为「秘密」guhya,虽是随顺旧来的名称──「密教」,「密宗」,而主要是:这一系的佛教,有不许公开的秘密传授,及充满 [P386] 神秘内容的特征。
 
  善无畏等传来「秘密大乘」,唐代也就进入衰乱时期,传译也就中断了二百年。赵宋开宝六年(西元九七三),中印度的法天来中国,天息!6蛲(后改名「法贤」)、施护也来了,成立译经院。宋代所译的,有不少的秘密教典,但中国(及日本)佛教已自成一格,「禅」、「净」盛行,对译典已缺少探求的兴趣了!「秘密大乘」的教典,大量的传入西藏,我们才多少知道印度佛教的末后情形。「秘密佛教」,也是先后发展而传出的,可依内容而分为不同的部类。中国(及日本)过去,以『大日经』为「胎藏」,与『金刚顶经』合称二部大法,称为「纯密」,而称以前所译出的为「杂密」。西藏所传,「秘密大乘」的部类,也有不同的分类法,一般分为四部:一、事续kriya^-tantra;二、行续carya^-tantra;三、瑜伽续yoga-tantra;四、无上瑜伽续 anuttara-yoga-tantra。tantra──怛特罗,原义为线、线的延申──续,与经──修多罗su^tra 的意义相近。怛特罗是印度神教教典的一类,「秘密大乘」也采用了这一名词,不过译为华文的,还是译作「经」或「教」(如「教王」)的。「事续」,大抵与过去所说「杂密」相近,部类繁杂,有四部总续:『秘密总持』,『苏悉地续』,『妙臂问续』,『后静虑续』。唐输波迦罗──善无畏所译的『苏悉地羯啰经』(三卷);『苏婆呼童子请问经』(三卷),与法贤异译的『妙臂菩萨所问经』(四卷),就是四部总续中的二、三──两部。「行续」,『毗卢遮 [P387] 那现证菩提经』,与善无畏所译的『大日经』──『大毗卢遮那神变加持经』(六卷)相当;藏译还有『金刚手灌顶续』。「瑜伽续」,『摄真实会』为本。金刚智所译『金刚顶瑜伽中略出念诵经』(四卷),及不空所译『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三卷),都是略译;宋施护全译的,名『佛说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三昧大教王经』(三十卷)。这样,过去所传的杂密,胎藏,金刚界──三部,与四部续中的前三部相当。「无上瑜伽续」,分「父续」与「母续」(也有分「父续」、「母续」、「无二续」的)。「父续」中,『密集』为上,及黑与红的『阎曼德迦』,『无上幻网』,『金刚心庄严经』等。宋施护所译的『一切如来金刚三业最上秘密大教王经』(七卷),就是『密集』;法贤所译的『佛说瑜伽大教王经』(五卷),就是『无上幻网』。「母续」中,『胜乐』为上,及『欢喜金刚』,『时轮』,『幻顶座』,『大印点』,『佛平等和合』等(2)。四部续是次第成立的,但某些思想可能早已有了;而「无上瑜伽」盛行时,也还有「事续」等传出,是不可一概而论的。
 
  「秘密大乘」的传布,依多氏『印度佛教史』说:西元四‧五世纪间,与无着Asan%ga、世亲Vasubandhu同时的僧护Sam!gharaks!a以前,乌仗那Udya^na人有修密法而成就的,但非常隐密,一般人都不知道;等到知道,已成就而消失不见了。从僧护那时起,「事续」与「行续」,渐渐的流行;(西元六‧七世纪间)法称Dharmaki^rti以后,「瑜伽续」盛行 [P388] ,「无上瑜伽续」也流行起来(3)。依中国佛教的传译来说,如吴黄龙二年(西元二三0),竺律炎译出『摩登伽经』;支谦也在那时(西元二二三──二五四年间)译出『华积陀罗尼神咒经』,『无量门微密持[陀罗尼]经』等,可见雏形的「事续」,早已在流行了。元魏菩提流支Bodhiruci 在西元五一0年前后来中国,译出的『入楞伽经』「偈颂品」说:「佛众三十六,是诸佛实体」;异译作「佛德三十六,皆自性所成」(4):这就是「瑜伽续」──『金刚顶经』的三十七尊说。唐代传来的『金刚顶经』,虽是「瑜伽续」,然依『金刚顶经瑜伽十八会指归』的内容而论,「无上瑜伽」的『密集』,『无二平等』等,都已在内。「瑜伽续」与「无上瑜伽续」,起初本是总称为「大瑜伽续」maha^yoga-tantra的。多氏的这一传说,与事实还相去不远。
 
  秘密教典的传出,充满神奇的传说。法身dharma-ka^ya说,法性所流身 dharmata^nis!yanda-ka^ya说,化身nirma^^n!a-ka^ya说,『楞伽经』已有三身说法不同的叙述(5)。为了表示秘密教典的殊胜,也就叙述为法身说等。然从流传人间来说,都是应用印度语文,出现于印度的教典。多氏『印度佛教史』(二二.一四章),说到龙树Na^ga^rjuna以前,有大婆罗门罗!7亩罗跋陀罗Ra^hulabhadra,又名萨罗诃Saraha的,弘传密法。大婆罗门而传佛法,可能会融摄神教于佛法的。秘密教典的传出,传说与龙树、提婆A^ryadeva有关,如多氏『印度佛教史』(二九章)说:在提婆波罗Devapa^la王父子(西元七0六──七六五年)时代, [P389] 摩登伽Ma^tan%ga见到了提婆,修习成就,因而得到了龙树、提婆的一切真言教典。在八世纪而会见了提婆,纯是信仰的传说。有名为龙智的,梵语Na^gabodhi(龙觉),或Na^gabuddhi (龙觉者)。唐开元八年(西元七二0),金刚智到中国来,说到金刚智在南天竺,从龙智学习七年。西藏的传说,多氏『印度佛教史』一再说到龙智,如(二二章)说:大婆罗门萨罗诃,龙树师资,成就者舍婆梨S/avari间,师资相承,所有的真言与注释,都交与龙智;在提婆波罗王(西元七0六──七五三)时代,流行起来。又(二五章)说:胜天Jayadeva是护法Dharmapa$la 以后的那烂陀Na^landa^寺住持;胜天的弟子毗流波Viru^pa,在南方吉祥山 S/ri^parvata,从龙智学降阎摩法。(二九章)提婆波罗王父子时代,罗!7亩罗Ra^hula也见到了龙智,「圣系」开始流行。(一七章)龙智是东印度藩伽罗Ban%gala人,童年就追随龙树;出家后,作龙树的侍者。龙树去世后,龙智在吉祥山修行成就,寿命等同日月。在传说中,说龙智是龙树的弟子,而龙树、提婆的秘密教法,也就不断流传出来。依传说而论,龙智是西元七‧八世纪的秘密瑜伽行者,一位养生有术的出家者。经毗流波,罗!7亩罗等传出的密法,大概多少采用流行南方的(后期)龙树学,因而传说为龙树的传人。如真是龙树弟子,那佛法传入中国,西元五──七世纪间,怎么不曾听说过呢?其实龙智所传的,只是「秘密大乘佛法」的一部分。「秘密大乘」是由众多的秘密瑜伽者传出来的。在瑜伽行派Yoga^ca^ra与(后期)中观派 [P390] Ma^dhyamika思想的启发下,瑜伽者凭自身的种种修验,适应印度神教而渐渐形成。成立而传出来的,不一定是传出者所编的,有些是从师承传授而来的。由于「秘密大乘」重视师承的传授,所以密典的传出,反而比大乘经的传来,还多保留一些史实的成分。多氏『印度佛教史』(四三章)曾说到:很多甚深的「无上瑜伽续」,是由成道者各位阿阇梨传来,逐渐出现(人间)的。如吉祥萨罗诃S/ri^saraha传来『佛顶盖』;卢伊波Lu^i-pa^传来『普行瑜祇』;流婆波Luvapa^与海生Sareluha,传来『嬉金刚』;黑行Kr!is!n!acarya^传来『相合明点』;游戏金刚Lalitavajra传来『黑降阎魔尊三品』;甚深金刚Ganbhi^ravajra传来『金刚甘露』;俱俱利波Kukkuri^pa^传来『摩诃摩耶』,毗!9龤波Pit!opa^传来『时轮』。这些秘密教典,就是由这些人传出来的(6)。
 
  「秘密大乘」的某些内容,渊源相当早,但发展成为印度晚期佛教的主流,与印度神教的融合有关。西元四世纪初,笈多Gupta王朝兴起。梵文学兴盛起来。二大史诗的完成,『往世书』的撰作,促成婆罗门教的复兴,被称为印度教。韦纽Vis!n!u与自在S/i^va天的信仰大盛,与梵天brahma^──三天(7),成立「一体三神」的教理。印度教的兴起,约与瑜伽行派同时。瑜伽行派发展唯识vijn~apti-ma^trata^学,成立佛果的三身、四智说。受瑜伽行派影响的如来藏tatha^gata-garbha学,如『究竟一乘宝性论』,立「佛界」、「佛菩提」,「佛法」 [P391] ,「佛事业」,以阐明佛果功德。印度教一天天兴盛,佛法受到威胁,部分重信仰,重加持,重修行(瑜伽)的,在如来果德的倾向中,摄取印度群神与教仪(印度教又转受佛教的影响),而「秘密大乘」的特色,显著的表现出来,流行起来。西元五世纪末,笈多王朝衰落了,小邦林立。伐弹那Vardhana王朝成立;西元六0六年,曷利沙伐弹那Hars!avardhana登位,就是玄奘所见的戒日S/ila$ditya王。戒日王死后,印度纷乱极了!印度教的著名人物,北印度的鸠摩罗梨罗Kuma^rila,南印度的商羯罗S/am!kara,在西元七五0──八五0年间出世。二人都游化各地,擅长辩论,对印度教的光大,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佛教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南印度与北印度的佛法,都衰落下来。幸好东方藩伽罗,现在孟加拉Bengal地方,西元六九0年,瞿波罗Gopa^la在那里成立了波罗Pa^la王朝,后来扩展到摩竭陀Magadha。王朝共十八世(西元一一三九年灭亡);波罗王朝护持佛法著名的,共有七世,称「波罗七代」。在波罗王朝的护持下,「大乘佛法」,主要是「秘密大乘」,得到长期而畸型的隆盛。瞿波罗王崇敬佛法,在那烂陀寺附近,建欧丹多富梨寺Odantapuri^。第四代达磨波罗王Dharmapa^la ,西元七六六──八二九时,版图扩大了,国势很兴盛。王在恒河Gan%ga^边,建室利毗讫罗摩尸罗──吉祥超行寺S/ri^vikramas/ila:中央是大佛殿,四周建立一般的(大乘等佛法)五十四院,秘密乘的五十三院,百零八院的大寺,规模比那烂陀寺大多了。达摩波罗王时,密 [P392] 乘已非常隆盛!王尊敬师子贤Sim!habhadra,师子贤是继承寂护S/a^ntiraks!ita,属于「随瑜伽行」中观派;流行在东方的『现观庄严论』(『般若经』的论),师子贤也努力弘扬,所以「般若」与「中观」,在东方非常盛行。「后期大乘」的「般若」与「中观」,都是通过自性清净心prakr!ti-prabha^svara-citta,而与「秘密大乘」深深结合的。西元九五五──九八三年,十一世遮那迦王Can!aka时,超行寺的学风最胜,立护寺的六人,称为「六贤门」,都是精通「大乘」与「秘密大乘」的。印度在邦国林立的纷乱中,回教──伊斯兰教Islam徒,西元一○世纪后半,占领了高附Kabul,渐渐的侵入印度内地,佛教(及印度教)的寺院、财物、僧徒,受到了严重的破坏伤害。波罗王朝末期,及后起的斯那Sena王朝时,回教的侵入,到达印度各地。欧丹多富梨寺与超行寺,都被毁灭,那烂陀寺也只剩七十人。西元一二世纪末,印度佛教渐渐的没落消失了!义理高深的「大乘佛法」,神通广大的「秘密大乘佛法」,对当时佛教的没落,显然是无能为力的!唉!「诸行无常」,释尊所说是真实不虚的!
 
  「大乘佛法」起于南方,「秘密大乘佛法」又从那里兴起传布呢?『嬉金刚怛特罗』说到怛特罗乘的四处圣地:Ja^landhara,Od!d!iya^na,Paurn!agiri,Ka^maru^pa。『成就法鬘』也说到: Od!iya^na,Pu^rn!agiri,Ka^ma^khya^,Sirihat!t!a──四处,是秘密佛教盛行的地区。日本所译的, Bhatta^cha^rya所著『印度密教学序说』,立「发生的场所」一章,显然是以四圣地为秘密乘 [P393] 发生的地区。Ka^maru^pa就是迦摩缕波,与Srihat!t!a都在现在的阿萨密Assam地方。东印度是秘密乘盛行的地区,因而有人以Od!d!iya^na为现在的奥里萨Orissa;但有的以为是印度西北的乌仗那,学者间的见解不一(8)。其实,「秘密大乘」盛行于东方,即使四圣地都在东方,也并不等于是「发生的场所」。印度的政治不统一,经常在各自据地独立的状态下,但(各)宗教的游行教化,一直是全印度畅行无阻的。如教界而有新的倾向,会迅速的遍达各地。从西元四世纪末,到九世纪止,「秘密大乘」的不断传出,是不可能出于同一地区的。传出的地点,不限于一地,主要是山林、溪谷,适宜于瑜伽者修行的地区。平地与都市,那是理论发达,发扬广大而不是创发者:这是「佛法」,「大乘佛法」,「秘密大乘佛法」所共同的。「秘密大乘」传出的地区不一,主要是:一、北方的乌仗那:这里是丘陵山谷地区,就是末阐提Madhya^ntika所开化的罽宾Kas/mi^ra。「佛记罽宾国坐禅,无诸妨难,床敷卧具最为第一,凉冷少病」(9)。传说阿难A^nanda弟子多坐禅,是佛法传化于北方的一系。『大唐西域记』卷三(大正五一.八八二中)说:
 
   「乌仗那国……好学而不功[切],禁咒为艺业。……并学大乘,寂定为业。善诵其文,未究深义;戒行清洁,特闲禁咒」。
 
  乌仗那是大乘佛教地区。义理的论究差一些,但重于禅定,持诵经典,对禁咒有特长,这是秘 [P394] 密瑜伽行发展的适当地区。多氏『印度佛教史』说到:乌仗那地方,修秘密法而得成就的不少,但行踪秘密,一般人不容易知道。到了无着,世亲的时代,「事续」与「行续」,开始流行起来。游戏金刚从乌仗那的「法库」中,请得『降黑阎魔怛特罗』,流布人间(10)。乌仗那是传出密法的地区之一。据『八十四成就者传』,Udya^na是五十万城市的大国,分出二王国:一名S/am- bhala,就是香跋拉;一名Lan%ka^puri(11)。这不妨说得远一些:『大唐西域记』说:乌仗那,商弥S/ami^,梵衍那Ba^miya^n,呬摩呾罗Hemata^la,都是释S/a^kya种,是释尊在世时,释迦族被残破而流散到这里来的。这就是塞迦Saka族,也就是『汉书』「塞种王罽宾」的塞种。传说流散的释种中,有名为奢摩S/ama的,或作闪婆S/ambha,或作商莫迦S/ya^maka 。奢摩所成立的小国,玄奘译作商弥。『往五天竺国传』说:「至拘纬国,彼自呼云奢摩褐罗阇国。……衣着言音,与乌长[仗那]国相似」(12)。「奢摩褐罗阇」S/ama-ra^ja,意思是奢摩王。奢摩,是有悠久传说的英雄人物。塞迦族与波斯Pahlava人,有长期合作的关系;在波斯古史中,以奢摩王为理想的英雄。流传下来的奢摩王国,在波谜罗川Pamirs,也就是Wa- khan谷西南七百里,在今Kunar河上游,是乌仗那四邻的小国。奢摩,闪婆,商莫迦,语音虽小有变化,而就是从乌仗那分出的Sambhala──香跋拉。由于这里是古代的英雄人物,『华严经』已传说为菩萨住处:「干陀罗国(古代同称罽宾)有一住处,名苫婆罗窟,从昔以来,诸 [P395] 菩萨众于中止住」(13)。苫波罗窟,就是香跋拉(商弥)山国。传说中,香跋拉国王因陀罗部底 Indrabhu^ti,与『密集』有关。而香跋拉王子月贤Candrabhadra,到南天竺,得到了『时轮』,集成『时轮根本坦特罗』。『时轮』中说到基督教,回教;并说在未来某一时期,香跋拉国的大军,将出而扫荡一切,达成世间清净,佛法兴盛。这一传说,是以古代英雄──奢摩的传说为依据,受回教统治的苦难事实,而引出香跋拉复兴的预言。从乌仗那分出的另一国家Lan%ka^ouri^ ,是「悬」的意思。这就是乌仗那西邻的滥波Lampa^ka;在绀颜S/ya^ma^ka童子的故事中,滥波正是「悬」的意思。以上的说明,肯定四圣地中的od!d!iya^na,是北方的乌仗那,与分出的香跋拉国有关。乌仗那一带,与「秘密佛教」的关系深远,不能以晚期的盛行于东方印度,而将乌仗那、香跋拉,移到东方去的。还有,传译『大日经』的善无畏,传说是中天竺的释种。其实,释种被破灭离散,迦毗罗卫Kapilavastu一带的释种,早已衰微消失了。传说善无畏在那烂陀寺修学密法,在北天竺得到『大日经』;而『大日经』第七卷的「供养法」,是在迦腻色迦Kanis!ka大塔处得来的,正表示了北方释(塞迦)族,传出密法与仪轨的意思(14)。二、玄奘『大唐西域记』,几乎没有说到密法流行的情形,只说清辨Bhavya于「执金刚神所,至诚诵持执金刚陀罗尼」,入阿素洛宫(15)。玄奘重于论义,没有说到密法流行,并不等于没有。迟一些,义净去印度(西元六七一──六九五),在所著『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说到了当时 [P396] 密法兴盛的情形。当时去印度的留学僧,如玄照,师鞭,道琳,昙闰,都是向西印度──罗荼 La^t!a国求学密法。同时去印度的无行禅师,在寄回中国的信上说:「近有真言密法,举国崇重」。真言密法的兴盛,是全国性的,这决非短期间事!西印度的罗荼,就是『西域记』所说的「南罗罗」与「北罗罗」──摩腊婆Ma^lava与伐腊毗Valabhi^。义净传说:明咒藏──持明藏Vidya^-dhara-pit!aka,是龙树的弟子难陀Nanda,在西印度专修十二年而得到的,「撮集可十二千颂,成一家之言」(16)。难陀,没有其他的传说,未必是事实,但西印度的罗荼,曾有『持明藏』的传出,为多数人所求学,却是明确的事实。三、对于「秘密佛法」,南印度是不容忽略的。多氏『印度佛教史』,说到毗流波等,到吉祥山,从龙智修学密法而传布出来。中国内地与西藏,都说到从南天竺的铁塔,得到了密法。铁塔,古称驮那羯磔迦Dha^nyakat!aka 大塔,就是krishna^河南岸的阿摩罗婆底Amara^vati^大塔。据近代考证,这是『大唐西域记』中,驮那羯磔迦国的西山──阿伐罗势罗Aparas/aila寺的大塔。在大塔西北五十公里处,就是吉祥山,当地仍称之为龙树山。驮那羯磔迦城南的大山岩,就是清辨持诵执金刚Vajradhara 真言的地方(176)。在安达罗Andhra王朝下,南印度都接受了印度的神教。南印度民族,凡不是阿利安A^rya人,通称为达罗毗荼Dra^vid!a人。『大唐西域记』,别有一达罗毗荼国。『一切经音义』卷二三(大正五四.四五一中)说: [P397] 「达利鼻荼……其国在南印度境,此翻为销融。谓此国人生无妄语,出言成咒。若邻国侵迫,但共咒之,令其灭亡,如火销膏也」。
 
  达罗毗荼的语音,与梵语系不同,听来隐密而不易了解。加上神秘咒术的信仰,所以传说得非常神秘。『瑜伽师地论』也说:「非辩声者,于义难了种种音声,谓达罗弭荼种种明咒」(18)。达罗毗荼,在唐译(四十)『华严经』中,就译作「咒药」。这里的弥伽Megha医师,了知一切「语言秘密」,也与密语有关。「秘密大乘」的内容,当然不限于明咒,但这是「三密」之一,与夜叉yaks!a的语音隐密有关,到底是「秘密大乘」发展的重要因素。南印度佛教,对于「秘密大乘」的传出,决不能说是无关的。四、印度东方值得注意的,多氏『印度佛教史』中的欧提毗舍Od!ivis/a,古称乌荼Od!ra,就是现在的奥里萨。『西域记』说:多学大乘法,外道也不少(19)。这里,是『华严经』「入法界品」,善财Sudhana童子的故乡,福城Bhaddiya 的所在地(20)。在「入法界品」中,执金刚神的地位,在十地菩萨以上;婆须蜜Vasumitra 善知识,有「以欲离欲」的方便,都与后起的「无上瑜伽」意趣相合。民国五十年前几年,台湾的『拾穗』杂志,登载了一篇「古剎乱神记」的文字。地点是奥里萨,事实是诱惑王女。从文字中,不能断定是印度教的性力派S/a^kta,或是「秘密大乘」的「无上瑜伽」,但情况总是相近的。从以上的略述,可论定「秘密大乘佛法」,传出是不限于一处的。由于各地的佛法衰落 [P398] ,大乘与秘密大乘,集中到波罗王朝的护持下,形成一枝独秀。然从「秘密大乘佛法」的传出来说,北印度的塞迦族,南印度的达罗毗荼族,是不应忽略他的重要地位!
 
  
注【28-001】『大智度论』卷四(大正二五‧八四下──八五上)。卷六五(大正二五‧五一七上──中)。
注【28-002】四续的内容,依法尊所译的,克主所造的『密宗道次第』(原名『续部总建立广释』)所说。
注【28-003】多氏『印度佛教史』(寺本婉雅日译本一七0──一七一、二七三)。
注【28-004】『入楞伽经』卷九(大正一六‧五七四中)。『大乘入楞伽经』卷七(大正一六‧六三一下)。
注【28-005】『大乘入楞伽经』卷二(大正一六‧五九六中)。
注【28-006】以上,参考多氏『印度佛教史』二二章以下。
注【28-007】『大智度论』卷二,已说到摩酰首罗天,韦纽天,鸠摩罗Kuma^ra天──梵童子等三天(大正二五 ‧七三上)。
注【28-008】『印度密教学序说』(五四──五八)。『望月佛教大辞典』「补遗」一(三一九上──三二0上)。
注【28-009】『阿育王传』卷五(大正五0‧一二0中)。
注【28-010】多氏『印度佛教史』(寺本婉雅日译本二六0──二六一)。
注【28-011】『印度密教学序说』所引(五六)。
注【28-012】『往五天竺国传』(大正五一‧九七七下)。
注【28-013】『大方广佛华严经』卷四五(大正一0‧二四一下)。 [P399]
注【28-014】以上参阅拙作『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七章(四三八──四六一)。!3鏔尾祥云『秘密佛教史』 (『现代佛教学术丛刊』七二)『密宗教史』(五五──六0)。
注【28-015】『大唐西域记』卷一0(大正五一‧九三一上)。
注【28-016】『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卷下(大正五一‧六下──七上)。
注【28-017】『密宗教史』(『现代佛教学术丛刊』七二‧四二──四七)。
注【28-018】『瑜伽师地论』卷三七(大正三0‧四九四中)。
注【28-019】『大唐西域记』卷一0(大正五一‧九二八中)。
注【28-020】参阅拙作『佛教史地考论』(『妙云集』「下编」九‧二一一──二二一)。
 
  
 
第二节 如来(藏)本具与念佛成佛
  「秘密大乘佛法」,是「大乘佛法」而又「秘密」化的。是「大乘」,所以也以发菩提心 bodhi-citta为因,圆满成就如来tatha^gata为果。「秘密大乘」也根源于「佛涅槃后,佛弟子对佛的永恒怀念」,只是距离释尊的时代越长,理想与信仰的成分越强,在「大乘佛法」孕育中,终于成为富有特色的「秘密大乘」。本来,发菩提心,修菩萨行,成如来果;菩萨bodhisattva 为因,如来为果,是大乘法的通义。但从大乘而演化为「秘密大乘」:依如来果德而修,修如来因,成如来果;对修菩萨因行的大乘,也就称「秘密大乘」为果乘phalaya^na [P400] 了。我在『印度之佛教』中,称「后期大乘」为「如来倾向之菩萨分流」。倾向如来的进一步发展,就是「如来为本之佛梵一如」──「秘密大乘佛法」(1)。
 
  「秘密大乘佛法」,论法义,本于如来藏tatha^gata-garbha与清净心prabha^svara-citta ;论修行,本于念佛buddha$nusmr!ti、唯心cittama^trata^。在发展中,融摄中观 ma^dhyamaka与唯识vijn~a^na-ma^trata^,更广泛的融摄印度神教,成为「秘密大乘」。不断的发展,所以有事续kriya^-tantra,行续carya^-tantra,瑜伽续yoga-tantra,无上瑜伽续 anuttara-yoga-tantra,四部续──怛特罗tantra的不同层次的成立。
 
  「佛法」说无我nira^tman,否定各种自我说,也否定「奥义书」以我a^tman为主体的「梵我不二」说。「无我」说是佛法的特色所在,为佛教界所共信共行,「初期大乘」也还是这样。部派佛教中立「我」的,只是为了解说记忆、业报等问题,而不是以「我」为体证的谛理。到了「后期大乘」,又提出了与「我」有关的问题,如『大般涅槃经』(「前分」)卷七(大正一二.四0七上、中)说:
 
   「佛法有我,即是佛性」。 「我者,即是如来藏义。一切众生悉有佛性,即是我义」。
 
  众生是有我的,我就是如来藏,也就是佛性。在众生身(心相续)中有如来藏、我,与神教 [P401] 的神我思想相近。在印度世俗语言中,如来与我是有同样意义的,众生身中是有如来(我)的,只是如人还在胎藏中,没有诞生而已。所以众生有如来藏,就是众生有能成佛的佛性。佛性在梵语中,是buddha-dha^tu──佛界,是佛的体性或因性;或是buddha-gotra──佛种姓,如世间的血统一样,有佛的种姓,所以能够成佛。依此,说一切众生都能成佛,一性、一乘(2)。说得具体些,众生有佛那样的智慧,如『华严经』说:「如来智慧,无相智慧,无碍智慧,具足在于众生身中,……与佛无异」(3)。众生不但有如来的智慧,而且是如来那样的相好庄严,如『如来藏经』说:「一切众生贪欲恚痴诸烦恼中,有如来智,如来眼,如来身,结跏趺坐,俨然不动。 ……有如来藏,常无染污,德相备足,如我[如来]无异」(4)。稍后传出的『不增不减经』,说到众生与如来的关系:众生界sattva-dha^tu就是如来藏,如来藏就是法身dharma-ka^ya。法身(如来藏)在生死流转中,名为众生;发心修菩提行,名为菩萨;如出离一切障碍,就是如来 (5)。这样,众生有如来藏,就有如来法身,常住不变,如来与众生的界性,是没有差别的。约在缠、出缠说,有众生、菩萨、如来等名字;如约体性说,众生就是如来。说得彻底些,众生本来是佛。这是如来藏、我,在契经中的本义(6)。『不增不减经』说:「法身即众生界」;「依此清净真如、法界,为众生故,说为不可思议法自性清净心」(7)。『经』约真如tathata^,法界 dharma-dha^tu来解说众生界与法身;为什么又要说为不可思议自性清净心呢?自性清净心 [P402] prakr!ti-prabha^svara-citta,就是心性本净。「为众生故」,在四悉檀中是「为人生善悉檀」。佛法(第一义)太深了,众生每「自卑」、「懈怠」,觉得这不是自己所能修学的,所以「为众生故」,说众生有如来藏,如来藏就是本清净心。心本清净(有「光明」的意义),众生这才觉得易学易成,激发向上希求的精进。所以,「为众生故」说自性清净心,虽不了义,却富有启发鼓励的作用。如来藏自性清净,但在众生位中,为贪瞋痴等烦恼所染污,与经说的「心性本净,为客尘所染」,意趣相同,所以『胜鬘经』等,如来藏与自性清净心,也就合而为一了(8)。「为众生故」,说自性清净心;「开引计我诸外道故,说如来藏」(9)。类似神教的真我、真心,部分的经师、论师,多少加以净化,但深受印度神教影响的,一分重信仰、重修行、重神秘的佛弟子,却如贫人得宝藏一样,正为这一法门而努力。
 
  「大乘佛法」的「念佛」与「唯心」,开展出一崭新的境界。佛法是重于止s/amatha、观vipas/yana^,或定sama^dhi、慧prajn~a^修持的,通称为瑜伽yoga。修止的,如修四根本禅dhya^na,与身体──生理有密切关系,所以有「禅支」功德,而无色定是没有的。修观慧,有胜解作意与真实作意。胜解作意adhimoks!a-manaska^ra是假想观,如不净观[念] as/ubha^=-smr!ti成就,见到处是青瘀脓烂。真实作意中,有自相作意svalaks!an!a-manasika^ra,如念出入息;共相作意sa^ma^nya-laks!an!a-manaska^ra,如观「诸行无常」等。真如作意tathata^-manasika^ra [P403] ,如观「一切法空」,「不生不灭」等(10)。胜解作意对修持有助益的,但不能得解脱。胜解观成就,自心所见的不净或清净色相,与事实不符,所以是「颠倒作意」(11)。这种「三摩地[定]所行色」,大乘瑜伽者是看作「现量」、「性境」的。念佛(观)与唯心,与瑜伽行者的胜解观有关,「初期大乘」经已说到了,如汉(西元一七九年)支娄迦谶Lokaraks!a译出的『佛说般舟三昧经』(大正一三.八九九下)说:
 
   「欲见佛,即见。见即问,问即报[答],闻经大欢喜。作是念:佛从何所来?我为到何所?自念:佛无所从来,我亦无所至。自念:欲处,色处,无色处,是三处[界]意所作耳,(随)我所念即见,心作佛,心自见,心是佛,心(是如来)佛,心是我身。(我)心见佛,心不自知心,心不自见心。心有想为痴,心无想是涅槃」。
 
  般舟三昧pratyutpanna-buddha-sam!mukha$vasthita-sama^dhi,是「现在佛悉立在前」的三昧。如三昧修习成就,定中能见十方现在的一切佛。经中举念阿弥陀佛Amita^bhabuddha ──当时盛行西北方的佛为例,如观想成就,能见阿弥陀佛;渐渐增多,能见十方一切佛,如夜晚见虚空中的繁星一样。在这段经文中,可以理解到:一、念(观想)佛成就,能见佛现前。二、见了佛,可以问佛,佛为行者解答说法。无着Asan%ga观想弥勒Maitreya,见弥勒菩萨,而有瑜伽『十七地论』的传出;「秘密大乘」的本尊现前,能答能说,都是这一类宗教的事实 [P404] 。三、见到佛,佛没有来了,自已也没有去;明明的佛现在前,因此理解到「意所作」──唯心所作,连三界也都是自心所作的。四、从自心作佛,理解到心是佛,心是如来。中国禅者的自心是佛,即心即佛,都不出这一意义。五、可以见佛,与佛问答,可以求生净土,但「心有想是痴 [无明],心无想是涅槃」,要达到解脱、成佛,还是离不了真实──真如作意的。『般舟三昧经』说到:(见佛)「于三昧中立者,有三事:持佛威神力,持(念)佛三昧力,持本功德力」(12)。见佛现在前的三昧成就,要具备三项条件。在自己(过去及今生)所集的功德善根力,修念佛三昧的定力以外,还有「佛威神力」,也就是佛的加持adhit!!t!ha^na力;念佛见佛的法门,「他力」是不可或缺的。『华严经』「入法界品」,善财Sudhana所参访的解脱Mukta长者,成就的「如来无碍庄严」法门,也见十方佛:「一切诸佛,随意即见。彼诸如来不来至此,我不往彼,知一切佛无所往来,我无所至。知一切佛及与我心,悉皆如梦」(13)。所说与般舟三昧相近,但没有说「唯心所作」,而说「悉皆如梦」,『般舟三昧经』也是以如梦来解说随意见佛的。这一法门,在西元四世纪,发展出瑜伽行派Yoga^ca^ra。『解深密经』的「分别瑜伽品」,正是从瑜伽行者的修验,得出「我说识所缘,唯识所现故」的结论(14),引出「虚妄唯识」的大流。在一般修行瑜伽的实行中,念佛观兴盛起来。西元五世纪初,姚秦鸠摩罗什Kuma^raji^va所译的『思惟要略法』;东晋佛陀跋陀罗Buddhabhadra所译的『观佛三昧海经』;宋昙摩蜜 [P405] 多Dharmamitra所译的『五门禅经要用法』等,都说到念佛见佛。当时的佛教界──「声闻佛法」与「大乘佛法」,由于「佛像」的流行,而观佛见佛的法门,正或浅或深的在流行。这还是代表声闻行与「初期大乘」行,而与「后期大乘」如来藏说相结合的,如宋!7痳良耶舍 Ka^layas/as所译『佛说观无量寿经』(大正一二.三四三上)说:
 
   「诸佛如来是法界身,遍入一切众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时,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诸佛正遍知海,从心想生,是故应当一心系念,谛观彼佛」!
 
  『观无量寿经』所说,是基于如来藏心的观佛。『究竟一乘宝性论』,以三义解说众生有如来藏;『观经』的「如来是法界身,遍入一切众生心想中」,与『宝性论』的初义──「佛法身遍满」(众生身)相合(15)。如来遍在众生身心中,所以观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的佛,就是观自心是佛,佛从自心中显现出来。众生本有如来藏,自性清净心,念自心是佛;三者的统一,为「秘密大乘佛法」的解行基础。
 
  『楞伽经』说:「如来藏藏识心」,统一了自性清净如来藏与阿赖耶识a^layavijn~a^na。『大乘密严经』进一步的说:「如来清净藏,世间阿赖耶,如金与(金)指环,展转无差别」(16) 。如来藏法门,本意在说明众生在生死流转中,有清净的如来藏,『密严经』却用来解说阿赖耶 [P406] 识了,如说:「此识遍诸处,见之谓流转,不死亦不生,本非流转法」。阿赖耶识是非流转法,是常住不变清净的,所以说:「定者观赖耶,离能所分别,……住密严佛剎,清净如月轮」(17)。「真常唯心论」者的解说,与「秘密大乘」是一致的,如不空Amoghavajra『所译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现证大教王经』卷上(大正一八.三一三下)说:
 
   「藏识本非染,清净无瑕秽,长时积福智,喻如净月轮」。
 
  阿赖耶识约在缠的清净说,那如来藏呢?『大乘密严经』卷上(大正一六.七二四下、七二五中)说:
 
   「如来常住,恒不变易,是修念佛观行之境,名如来藏,犹如虚空,不可坏灭,名涅槃界,亦名法界」。 「三十二胜相,如来藏具有,是故佛非无,定者能观见」。
 
  如来藏就是如来;涅槃界nirva^n!a-dha^tu与法界,是如来,也就是如的异名。这是修念佛[如来]观行者的境界。如来藏具有三十二胜相,就是佛,是「定者」(观行者)所见的;众生不能见,也就因此名为如来藏了。「修念佛观行者」一句,非常重要!如来藏是佛,智慧相好圆满,不能作理性去解说。『般舟三昧经』等,从观想念佛见佛,理解到一切唯心造。念如来藏,是观自身本有的佛。这是从唯心──(众生)阿赖耶识所现,进展到阿赖耶识自性清净,就是如来藏,如『大乘密严经』卷下(大正一六.七七一下、七七三下)说: [P407] 「若能入唯识,是则证转依;若说于空性,则知相唯识」。 「法性非是有,亦复非是空;藏识之所变,藏以空为相」。
 
  依上一偈,「若说于空性,则知相唯识」,这不是世俗中安立唯识,胜义契入空性s/u^nyata^ ,「随瑜伽行中观者」的思想体系吗?依下一偈,法性dharmata^是非有非空的;空,是说藏识所变现的一切,这是如来藏空义,如说:「空者,谓无二十五有,……一切有为行」;「空如来藏,若离、若脱、若异,一切烦恼藏」(18)。如依瑜伽唯识,「空」是约遍计所执自性 parikalpita-svabha^va说的。『楞伽经』也说:「空者,即是妄计性句义」(19)。融摄唯识的「真常唯心论」──『密严经』,空是识藏在生死中变现的一切,是如来藏说。『密严经』与「秘密大乘」,关系极深,如说:「显示法性佛种最上瑜祇」;「瞻仰金刚藏,大力瑜伽尊」等(20)。一再说到瑜伽,瑜祇,还说:「当生摩尼宫,自在而游戏,与诸明妃众,离欲常欢娱」(21)。『密严经』的宣说者──金刚藏Vajragarbha,在「秘密大乘」中,是金刚萨埵Vajrasattva ,普贤Samantabhadra的别名;『楞伽经』中也说普贤王Samantabhadra-ra^ja如来。赵宋施护译『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么耶经』(大正八.七八五下)说:
 
   「一切有情如来藏,以普贤菩萨一切我故」。
 
  这部经的译本很多,与『大般若经』第十分(理趣分)相当。一切有情[众生]如来藏,是约普 [P408] 贤菩萨为众生的「我」体说的。玄奘译为「普贤菩萨自体遍故」;或译作「一切自性故」(22)。如来藏是「我」,始终流行在佛教界,上文是出现于『般若经』中。『大日经』是被认为近于般若思想的,但「我」也一直出现在「经」中,如说:「位同于大我」;「彼能有知此,内心之大我」(23)。『密严经』说到:金刚藏菩萨住在密严国土中,「复见解脱藏,住在于宫中,身量如指节,色相甚明朗,如空净满月,如阿恒思花」(24)。不禁联想到,『大般涅槃经』所说:「凡夫愚人所计我者,或言大如拇指,或如芥子,或如微尘」;「我相大如拇指,或言如来,或如稗子;有言我相住在心中,炽然如日」(25)。如来藏是我,为了表示与外道说不同,多少予以理性化;但为了适应世俗,又回到神我式了。「身量如指节」而明净如满月[心]的,与「大如拇指」而「炽然如日」的,差别应该是不太多的。
 
  『华严』、『法华』等大乘经,对佛果的功德,赞叹不已。但对应机的教化来说,缺少具体的综合说明。以法相分别见长的瑜伽行派,对佛果有了具体的说明。唯识是八识(及心所),转染成净,也就是转八识为四智:大圆镜智a^dars/a-jn~a^na,平等性智samata^-jn~a^na,妙观察智 pratyaveks!an!a-jn~a^na,成所作智kr!tya$nus!t!ha^na-jn~a^na:这是无着的『大乘庄严经论』、『摄大乘论』所说的(26)。真如与智慧,瑜伽行派是作差别说的,所以『佛地经』的「有五种法,摄大觉地」(27),清净法界dharma-dha^tu-svabha^va与四智,还是如智差别的。但『密严经』说 [P409] :「如来清净藏,亦名无垢智」(28)。如来清净藏,是清净法界的异名,不只是清净如,也是无垢智,这是如智不二的,如与智不二,那『佛地经』的五法,可以称为五智;清净法界就是(或作法界体性)清净法界智dharma-dha^tu-svabha^va-jn~a^na了。四智与五法,瑜伽行派的说明佛德,为秘密行者所融摄,如以五智配五佛,彰显佛的果德。又如如来藏说的『究竟一乘宝性论』,是深受瑜伽行派影响的。『论』的主题是:「佛性[界],佛菩提,佛法及佛业」(29)。『论』明四事,以众生本有的佛性buddha-dha^tu──如来藏为依,经修证而成佛的大菩提,佛的功德法,而起佛的利生事业。四法与「秘密大乘」的四种曼荼罗man!d!ala,四种印mudra^,在次第与名义上,都有部分的共同。「秘密大乘」的主要理论,决定是以如来藏为本,融摄瑜伽行派的果德而展开的。
 
  「秘密大乘」立本初佛a^dibuddha,依文义说,是本来佛,根本佛,最初佛。这一名词,应该是从如来藏我,在众生身心相续中,具足如来那样的智慧,如来那样的色相端严。众生本有如来藏,常住不变,也就本来是佛,是最初的根本佛,而有「本初佛」一词。世亲注释『大乘庄严论』,说到了本初佛:「若言唯有最初一佛,是佛应无福智二聚而得成佛,是义不然」(30)!「最初一佛」,就是本初佛。世亲评破「本初佛」的不合理,是「虚妄唯识论」的见解。佛是修成的,以般若、大悲,广集无边福智功德而后成佛,怎能说有本初佛呢!但如来藏说是本有论者 [P410] ,众生本有如来藏,常恒不变,可说本初就是佛了。众生颠倒,所以说发心、修行、成佛,那只是显出本有佛性而己。进一步说,佛无在无不在,众生世间的一切,可说没有一法而不是佛的。生佛不二,是「大乘佛法」所能到达的理境。「秘密大乘」依佛的果德起修,以观佛(菩萨、天)为主,所以说法的、观想的本尊,都可说是本初佛。如『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大日经』卷三(大正一八.二二中──下)说:
 
   「我一切本初,号名世所依,说法无等比,本寂无有上」。
 
  这是说,毗卢遮那Vairocana是本初佛。本初佛发展到顶峰的,是时轮ka^la-cakra法门。在印度摩酰波罗Mahi^pa^la王时(西元八四0──八九九),毗!9龤波Vit!opa^开始传来时轮法门。当时,在那烂陀Na^landa^寺门上,贴出那样的文字:
 
   「不知本初佛者,不知时轮教。不知时轮教者,不知标帜的正说。不知标帜正说者,不知持金刚的智身。不知持金刚的智身者,不知真言乘。不知真言乘是迷者,是离世尊持金刚之道的」。
 
  『时轮』以为:本初佛是一切的本源,是本初的大我。超越一切而能出生一切,主宰一切。本初佛思想是如来藏说,发展为:约众生说,是众生自我;约世间说,是万化的本源,宇宙的实体;约宗教的理想说,是最高的创造者a^dideva,时轮思想达到了顶峰。本初佛也名持金刚 [P411] Vajradhara,金刚萨埵。本具五智,所以又名五智我性pan~cajn~a^na$tmika。怛特罗所说的五佛,是本初佛所显现的,所以本初佛──持金刚,是五部佛的总持(31)。「后期大乘」的如来藏我,自性清净心,唯心的念佛观,融摄了『般若』的平等不二,『华严』的涉入无碍,及中观、瑜伽学,成为「秘密大乘」的根本思想。发展到『时轮』,也就是印度「秘密大乘」的末后一着。
 
  「秘密大乘」是佛法的潜流,依「大乘佛法」的发展而渐渐流行起来。西元四世纪,无着的大乘论流行。从此,「大乘佛法」倾向于义理的开展(如「佛法」的阿毗达磨),那烂陀寺的讲学风气,主要是龙树的中观系,无着的瑜伽系;论到大乘,就以「中观见」、「唯识见」为准量。阿赖耶(妄)识为依止的唯识说,为如来藏说者引入自宗,成为「真常唯心论」,思想与中观不同,也与瑜伽唯识不合。而唯识学者,如『成唯识论』,引『楞伽』与『密严经』以成立自宗。随瑜伽行的中观者──寂护S/a^ntiraks!ita,竟引『楞伽经』「偈颂品」文,作为大乘正见的准量。印度晚期佛教,为大乘论义所拘束,对如来藏说缺乏合理的处理,不及中国佛教的判别了!西元七四七年,寂护应西藏乞栗双赞王Khri-sron%-lde-btsan的邀请,进入西藏;又有莲华生Padma-sambhava入藏。当时的密法,是与寂护的(随瑜伽行)中观相结合的。西元一0二六年,阿提沙Atis/a入藏,所传是月称Candraki^rti系的中观。在西藏,中观派受到特别 [P412] 的尊重,尽管彼此的意见不一致,而大都以「中观见」自居。对如来藏系经论,异说纷纭,如『密宗道次第』所说(32)。其实,觉曩巴或译爵南Jo-nan%-pa派,说依他起自性 paratantra-svabha^va如兔角,如来藏「他空」说为究竟了义,正是(如来)「藏心见」。但受到经说「三转*轮」所拘,与『解深密经』同一*轮,自称「唯识见」,造成矛盾!「唯识见」也是「他空」说,但所空的是遍计所执自性,依他起自性是不能说是空的。「秘密大乘」多说本有的显发,如俱生欢喜sahaja^nanda,俱生瑜伽sahajayoga,只是如来藏的性具功德,是纯正的中观与唯识所不许的。代表印度晚期的西藏,高推「中观见」,以如来藏为不了义说,却又推与如来藏思想相契合的「秘密大乘」为最上,不免采取二重标准了!
 
  四部怛特罗──四续,是次第成立的。「事续」都是事相的修法。「行续」,如善无畏译出的『大日经』「住心品」(33)说:「出世间心」是唯蕴无我的共二乘行;「无缘」──「他缘乘心」,是「法无我性」的。无缘疑是无所缘境(他缘或是依他缘生),因而能「觉心不生」(境空心寂),是共「大乘行」。「空性」,「极无自性心」,是「真言行」。唯蕴而没有人我,是二乘知见。无缘而「阿赖耶自性如幻」,是「唯识见」。「极无自性空」(而观缘起),是「中观见」;『大日经』显然是中观与真言行相结合了。这一次第,与随瑜伽行的中观者相合。善无畏与寂护的时代相同,这一浅深次第,怕寂护也是有所承受而不是自创的。「瑜伽续」以下,都是(如 [P413] 来)「藏心见」;善无畏所传,也不纯是中观的极无自性空义,如『无畏三藏禅要』说:「三摩地者,更无别法,直是一切众生自性清净心,名为大圆镜智。上自诸佛,下至蠢动,悉皆同等,无有增灭」(34)。这不是佛智本具吗(取『金刚顶经』意)?近见『曲肱斋丛书』中,『大手印教授抉微』(『现代佛学大系』三九.一0五五)说:
 
   「大手印属俱生智见(或曰「法身见」),对于前唯识见,中观见,皆有不共特异之处。 ……或称如来藏心,或称圆觉妙心,或曰自性清净心,或曰真如妙心,或曰涅槃妙心,此属佛教果位法身的」。
 
  作者是修学西藏密法的,揭出与「唯识见」、「中观见」不同的「法身见」,可见在西藏,「中观见」与「唯识见」以外的(如来)「藏心见」,也是存在的。不过,如来藏,我,自性清净心等,起初着重在众生本具,是「后期大乘」的一流。倾向如来,以此为果德而起修,才成为「秘密大乘」的特法。
 
  
注【29-001】参阅拙作『印度之佛教』(重刊本四──八)。
注【29-002】『大法鼓经』卷下(大正九‧二九七中)。
注【29-003】『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三五(大正九‧六二四上)。
注【29-004】『大方等如来藏经』(大正一六‧四五七中──下)。 [P414]
注【29-005】『佛说不增不减经』(大正一六‧四六七上──中)。
注【29-006】以上,参阅拙作『如来藏之研究』(一一0──一三九)。
注【29-007】『佛说不增不减经』(大正一六‧四六七中)。
注【29-008】『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大正一二‧二二二中)。
注【29-009】『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二(大正一六‧四八九中)。
注【29-010】『瑜伽师地论』卷一一(大正三0‧三三二下)。
注【29-011】『论事』(南传五七‧三八八──三九一)。『入中论』卷三(汉院刊本一五)。
注【29-012】『般舟三昧经』卷上(大正一三‧九0五下)。『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卷三(大正一八‧一九上)说:「以我功德力,如来加持力,及与法界力」三力,可与『般舟三昧经』三力参阅。
注【29-013】『大方广佛华严经』卷四六(大正九‧六九五上)。
注【29-014】『解深密经』卷三(大正一六‧六九八上──中)。
注【29-015】『究竟一乘宝性论』卷三(大正三一‧八二八上──中)。
注【29-016】『大乘密严经』卷下(大正一六‧七七六上)。
注【29-017】『大乘密严经』卷中(大正一六‧七六六上)。卷上(大正一六‧七五三上)。
注【29-018】『大般涅槃经』卷五(大正一二‧三九五中)。『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大正一二‧二二一下)。 [P415]
注【29-019】『大乘入楞伽经』卷二(大正一六‧五九八下)。
注【29-020】『大乘密严经』卷上(大正一六‧七二四中)。卷下(大正一六‧七七一上)。
注【29-021】『大乘密严经』卷中(大正一六‧七六三上)。
注【29-022】『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第十分)卷五七八(大正七‧九九0中)。『遍照般若波罗蜜经』(大正八‧七八三上)。
注【29-023】『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卷一(大正一八‧五下)。卷六(大正一八‧四0下)。
注【29-024】『大乘密严经』卷中(大正一六‧七六三下)。
注【29-025】『大般涅槃经』卷二(大正一二‧三七八下)。卷八(大正一二‧四一二下)。
注【29-026】『大乘庄严经论』卷上(大正三一‧六0六下──六0七中)。『摄大乘论本』卷下(大正三一‧一四九下)。
注【29-027】『佛说佛地经』(大正一六‧七二一上)。
注【29-028】『大乘密严经』卷下(大正一六‧七七六上)。
注【29-029】『究竟一乘宝性论』卷四(大正三一‧八四六下)。
注【29-030】『大乘庄严经论』卷三(大正三一‧六0七下)。
注【29-031】本初佛,参阅拇尾祥云『密教史』(『现代佛教学术丛刊』七二‧五八──六0)。『望月佛教大辞典』(三六下──三七上)。 [P416]
注【29-032】『密宗道次第』(『现代佛教学术丛刊』七三‧二六四)。
注【29-033】『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卷一(大正一八‧三上──中)。
注【29-034】『无畏三藏禅要 』(大正一八‧九四五中)。
 
第三节 金刚乘与天行
  「大乘佛法」兴起,传出十方现在的无数佛名。现在有佛在世,可以满足「佛涅槃后,佛弟子对佛的永恒怀念」。但佛名众多,佛弟子的信心,散漫而不容易归一。(佛法)中,释尊有二大弟子。在大乘流行中,东方妙喜Abhirati世界的阿!B粊Aks!obhya佛,西方极乐Sukha^vati^ 国土的阿弥陀Amita^bha佛,受到特别尊重,等于释尊(法身)的两大!6虎侍。阿!B粊佛,是从「大目」如来听法而发心的(1)。『贤劫经』说:阿弥陀佛前身,也是大目如来前生的弟子(2) 。「大目」,唐译『不动如来会』,是译作「广目」的,大目与广目。推定为卢舍那Rocana ,「广眼藏」的意思。卢舍那就是毗卢遮那Vairocana,只是大乘初期,使用不纯的梵语,所以称为卢舍那。这样阿!B粊与阿弥陀,是(约二身说,释尊的法身)毗卢遮那佛的两大!6虎侍。东方金刚部Vajrakula,阿!B粊如来为部尊;西方莲华部Padma-kula,阿弥陀佛为部尊;中央如来部Tatha^gata-kula,释尊也就是毗卢遮那为部尊。「大乘佛法」虽没有这一组合,而 [P417] 事续kriya^-tantra的三部说,无疑是由此而来的。行续carya^-tantra也还是三部说。大乘经中,如来法会,每有十方菩萨(也有佛)来会,随来的方向而坐。下方来的,不知是坐在那里的!在众多十方佛中,具有代表性的四方四佛,在「后期大乘」经中出现。南方与北方的,没有东西二土佛那样受到普遍推崇的,所以四方四佛,起初是多种多样的(3);『大日经』也有不同的二说(4)。瑜伽续yoga-tantra『金刚顶经』说:东方阿!B粊[不动]佛,南方宝生Ratnasam!bhava 佛,西方阿弥陀[无量寿](或「观自在王」)佛,北方不空成就Amoghasiddhi佛,毗卢遮那──大日如来在中间,为以后密乘的定论。『金刚顶经』中,从佛出现的菩萨,都名为金刚Vajra;受了灌顶abhis!ecana后,就取一某某金刚的名字;「秘密大乘」也被称为金刚乘Vajraya^na了。到底金刚是什么意义?金刚是金刚杵,印度因陀罗Indra神(即佛教的帝释)所持的武器,有坚固、不坏、能摧破一切的意义。「秘密大乘」的金刚,可从四方来者四方坐的集会说起。
 
  佛教说:须弥Sumeru山顶,有忉利Tra^yastrim!s/a天,帝释S/akradeva^na^m indra 是忉利天王。低一些,须弥山四方山上,有四大王众天Caturmaha^ra^jaka^yika-deva。忉利天集会时,帝释在中间;东方提头赖咤Dhr!tara^s!t!ra天王在东方坐,南方毗楼勒叉Viru^d!haka 天王在南方坐,西方毗楼博叉Viru^pa^ks!a天王在西方坐,北方毗沙门Vais/ravan!a天王在北 [P418] 方坐。这一集会方式,如『长阿含经』(三)『典尊经』,(四)『阇尼沙经』所说,与五方五佛的集会方式,不是一致吗?特别是中间的帝释,手持金刚杵,是地居天──夜叉yaks!a、龙na^ga等鬼神的统摄者。帝释自身也是夜[药]叉,如『大毗婆沙论』引『帝释问经』说:「此药叉天[帝释],于长夜其心质直」(5)。『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卷一三三(大正二七.六九一下──六九二上)说:
 
   「苏迷卢[须弥]顶,是三十三[忉利]天住处。山顶四角,各有一峰。……有药叉神,名金刚手,于中止住,守护诸天。于山顶中,有城名善见。……城有千门,严饰壮丽。门有五百青衣药叉,……防守城门」。
 
  金刚手Vajrapa^n!i就是执金刚Vajradhara,以手持金刚杵得名。四角都有金刚手,可见金刚手是不止一位的。『大智度论』说:「有人言:天帝[帝释]九百九十九门,门皆以十六青衣夜叉守之」(6)。帝释是夜叉,守护者也都是夜叉;帝释统摄四天王,而北方的毗沙门,也是夜叉。夜叉多数是持金刚杵的,所以须弥山上的地居天,真可说是(夜叉)金刚王国了。夜叉── 执金刚神,在印度的传说中,是分为五部族的,如『大般若经』说:「一切不退转菩萨,……常有五族执金刚神,随逐守护」(7)。 从集会的方式说,分为五部[族]说,「秘密大乘」而称金刚乘,与帝释统摄的金刚王国,是有深切关系的!进一步说:「佛法」一向传说, 有一位护持释尊的 [P419] 金刚神。这位护持者,大乘的『密迹金刚力士经』,说是天菩萨── 密迹金刚,并说到了「三密」。 帝释坐六牙白象,与普贤Samantabhadra菩萨是一样的;普贤是综合释尊弟子──目犍连Maha^maudgalya^yana与帝释而大乘化的菩萨(8)。依『华严经』「入法界品」,十地以上的菩萨,是执金刚神(9),与普贤行地相当。「秘密大乘」的组织,是适应印度神教,取象于夜叉王国而成的。五方五佛,作为十方一切佛的代表。在「大乘佛法」中,「一切佛是一佛」,「是一佛而不碍一切佛」,所以不只代表一切佛,而只要是表征一佛的佛德(每一佛都可以为主尊而表征一切)。起初,以毗卢遮那佛为主,四方四佛为伴,就以四德来表征佛德,如四佛表征常乐我净四德,表征四曼陀罗、四印等法门。在发展中,毗卢遮那佛与四佛平等,那就表征一佛的五德,如五智等。五佛、五部,所以由持金刚来统摄。「秘密大乘」摄取种种事相而兴起,采取表征主义,成为「秘密大乘佛法」的特色。
 
  「秘密大乘」的集会,取法于诸天(鬼神)的集会方式。「佛法」中,『长部』(二0)『大会经』(『长阿含』一九『大会经』):有四位净居S/uddha$va^sa天人来,说偈赞叹三宝。于是佛为比丘说:有无量数的天族来会,各地区的夜叉众; 四方四大天王众天王所统摄的,龙,夜叉,犍达婆gandharva等,地天,水天,火天,风天,日天,月天等;也有梵天brahman 来会,护持三宝,魔ma^ra不能娆乱。『长部』(三二)『阿咤曩胝经』,『十诵律』作「阿 [P420] 咤那剑」,附注说:『晋言鬼神成经』(10)。唐代译出,但已失去了。这部经是:毗沙门以(统摄的)夜叉众都能信佛,所以说「护经」以护持四众弟子。护经的内容,是赞叹七佛的佛法清净,所以领导四天王的部族,守护四众得安乐。这两部经中,夜叉占有重要的地位。西元七世纪,锡兰王最胜菩提第四Aggabodhi Ⅳ时,锡兰开始念诵「护经」,以求消!6蛲而降吉祥(11)。『长部』是「吉祥悦意」,「世间悉檀」,有适应世俗的特性。鬼神来会,也只是归信赞叹,自动的愿意护持。「佛法」容忍印度民间信仰的鬼神,也就默认鬼神的限度能力, 但三宝弟子是不归依天(鬼)神,也无求于鬼神的(对在家众,似乎没有严格的禁止)。鬼神有善的,也有恶的,善的归依护持,恶的会娆乱伤害,所以「部派佛教」中,有降伏暴恶夜叉、毒龙的传说。如佛法南传,赤铜鍱部Ta^mras/a^t!i^ya说释尊三次到锡兰,降服夜叉与恶龙(12)。传到北方,说一切有部 Sarva^stiva^din有佛与金刚手菩萨,到北天竺,降伏夜叉、龙王等的传说(13)。依汉译的『一切有部律』,显然已有供养天神,乞求护助的事缘(14),暗示了佛教适应世俗,采取了神教式的祈求。
 
  「大乘」的神教化倾向,越来越显著。一、由于释尊的「本生」,也有天神(鬼)的,所以「大乘佛法」,不但梵天与帝释,转化为文殊Man~jus/ri^与普贤,龙,夜叉,犍闼婆,紧那罗kim!nara等,有的也是大菩萨了。如参加『华严』法会的,有十佛世界微尘数菩萨;(十)佛世界微尘数的执金刚神,身众神,足行神,道场神,主城神,主地神,主山神,主林神,主 [P421] 药神,主稼神,主河神,主海神,主水神,主火神,主风神,主空神,主方神,主夜神,主昼神,(八部众的)阿修罗王,……干闼婆王,月天,日天,三十三天王──以上是地居天的;须夜摩王天,……广果天王,大自在天王(与色究竟天相当)(15)。这样,民间传说的鬼天与畜生天,都是大菩萨了。『华严经』所说的华藏庄严kusuma-tala-garbha-vyu^ha$lam!ka^ra世界,藏是胎藏garbha,莲华胎藏,表是莲实是本有的。「十地品」是金刚藏vajragarbha在佛前说的。来会的菩萨,是金刚藏,宝藏,……如来藏,佛德藏,也都以胎藏为名(仅问者名解脱月)。『 华严经』的泛神与胎藏思想,都是从印度神教中来的。二、通俗化、神秘化的信仰,祈求鬼神以消灾,降吉祥、护法,在大乘佛教界流行。西元三‧四世纪,已片段的译传我国。如『孔雀王神咒经』,说众多的夜叉,罗剎女ra^ks!asasi^,女鬼pis/a^ca,龙,河神,山神,大仙等,虽漫无组织,而神教式的信行,正深深的渗入佛教。三世纪译出的『摩登伽经』,说二十八宿,七曜的吉凶。『大集经』的一部分,都有这一倾向,如『月藏经』。『大集经』的一部分菩萨(成立经典),取法于地居天:如中央是须弥(山)藏;须弥山以上的,是虚空藏;须弥山外四洲,是地藏;旋绕于须弥山腰的,是日藏与月藏。这几位菩萨,也都以胎藏为名。印度神教的胎藏思想,这样的与(地居)天神(鬼畜)相关联,不断的融摄在佛法中。三、西元四世纪,印度梵文学复兴,旧有的婆罗门教,演化为印度教。印度的两大史诗──『罗摩衍那』、『摩诃婆罗 [P422] 多』,传说极早,而完成现有的形态,约在西元二──四世纪。十八种『往世书』,传出更迟一些,但民间的神话传说,早已存在,而在发展演变中完成。这些神的传说,形成自在天──湿缚 S/i^va,毗纽Vis!n!u,梵天,「三天一体」的神学(信行者各有所重)。梵天妃是辩才天 Sarasvati^;毗纽又名那罗延Na^ra^yan!a,妃名吉祥天S/ri^-maha^devi^,都出现在大乘经中,尤其是湿缚天,天后乌摩Uma^,又名突伽Durga;别名非常多,如多罗Ta^ra^,不空 Amogha^,千手Sahasrabhuja^,千眼Sahasranetra^,青颈Ni^lakan!t!hi,马头Hayagri^va^ ,后来都成为观自在Avalokites/vara菩萨的化身(16)。湿缚天,似乎着重于女性,如湿缚与乌摩所生的长子,毗那夜迦Vina^yaka又名欢喜自在天Nandikes/vara,双身相抱的欢喜天,唐代已传来我国了(17)。佛法是含容印度群神的,在这印度神教复兴的气运中,为了适应,「大乘佛法」本着深义的修验──法法平等,事事无碍而进一步的融摄,也就成为「纯密」 ── 「秘密大乘佛法」。依佛天的德性,组成各安其位的大集会(曼荼罗),是『大日经』。如『大毗卢遮那成佛经疏』卷二0(大正三七.七八七下、七八八上、中)说:
 
   「此八业及中胎,五佛四菩萨,岂异身乎!即一毗卢遮那耳」。 「(为方便化度)渐次流出入第一院,次至第二院,次至第三院。虽作如此流出,亦不离普门之身。其(外院)八部之众,皆是普现色身之境界也」。 [P423] 「当知一切大会漫荼罗,皆是一身,无别身也;即是普门身,即是法界身,即是金刚界身也」。
 
  『大日经』的「大悲胎藏生漫荼罗」, 中央是莲花胎藏与八叶,大日如来(等)所安住。由中向外,有三重院,安立如来、菩萨,天神等。这表示佛所显示,由深而浅,可以摄化一切众生。修学者应机而入,终归佛道。然从佛的立场来说,这一切无非是佛的显现。『大日经』的思想,与『华严』相近,而根柢是「胎藏」的本具说。如无着Asan%ga的四智说,『宝性论』的四法说,受瑜伽及接近瑜伽派Yoga^ca^ra思想的影想,「秘密大乘」组成五佛五部说的, 是『金刚顶经』,一切金刚化了,可说名符其实的「金刚乘」。
 
  「秘密大乘」的修持,随部类不同而不同,然以念佛buddha$nusmr!ti观自心(自身)是佛为本,结合身、语而成三密tri^n!i-guhya^ni行。三密中,口(语)密va^g-guhya是极重要的!语密,是真言mantra,明vidya^,陀罗尼dha^ran!i^,泛称为咒语。真言与明,从神教中来,婆罗门是「读诵真言,执持明咒」(18)的。真言是「三吠陀经」,明是一句、二句到多句,祈求持诵的;有些久远传来,不知道意义(秘密)的语句。在「佛法」中,认可明咒的某种力量,但(考虑到对社会人心的副作用)佛弟子是绝对禁止的。不过在部派流行中,治病、护身的咒语,显然已有条件的容许了(19)。法藏部Dharmaguptaka是使用咒语的,如南传的『大 [P424] 会经』,只说诸天鬼神来集会,赞叹,归依,而法藏部所传,『长阿含经』的『大会经』,将部分鬼神的名字,作为世尊的「结咒」(20)。『三论玄义』说:法藏部立五藏,在三藏以外,别立「咒藏」与「菩萨藏」(21)。流传到北方的乌仗那Udya^na,民间盛行禁咒,法藏部与说一切有部 Sarva^stiva^din,都多少融摄了印度古传与当地民间咒语。明咒的称为语密,是与夜叉有关的,『大智度论』卷五四(大正二五.四四八上)说:
 
   「诸夜叉语,虽隐覆不正而事则鄙近。……天帝[帝释]九百九十九门,门皆以十六青衣夜叉守之。此诸夜叉语言浮伪,情趣妖谄,诸天贱之,不以在意,是故不解其言」。
 
  夜叉语音隐密难解,不是与金刚语密的意趣相通吗!「大乘佛法」兴起,下本的『般若经』说:不退菩萨是「不行幻术,占相吉凶,咒禁鬼神」的(22),与「佛法」的精神一致。然为了普及流通,极力赞扬读诵『般若经』的功德。诸天拥护般若法门,所以读诵『般若经』的:鬼神不得其便,不会横死;在空闲处与旅途中,没有恐怖;魔王外道不能毁乱佛法;说话能为人所信;烦恼减少;在军阵中不会死伤;毒不能伤,火不能烧;不遭官事;诸天增益精力;为父母亲属所爱护(23)。这类现世利益,印度神教是以祈神诵咒来求得的。『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第五分)卷五五七(大正七.八七三上)说:
 
   「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无上咒」(24)! [P425]
 
  『般若经』的适应世俗,可说是以读诵『般若经』来代替民间的咒语。般若波罗蜜多「是一切咒王」,有一切咒术的作用,而胜过一切咒术。其他大乘经,也大都是这样的。同时,重信愿的大乘经,称念佛、菩萨的名号,也有这样的功德。如吴支谦所译的『佛说八吉祥神咒经』,受持讽持八方国土如来名号,也有这类现生功德,称念佛名也就称为「神咒」了(25)。诵大乘经,称念佛、菩萨名号,作用与持咒相同,大大流行;佛说、菩萨等说的咒语,也自然会流行。佛菩萨说,那也可称为「真(实语)言」了。
 
  与「语密」有深切关系的,应该是菩萨行的字门陀罗尼。字aks!ara,是一般所说(拼音文字)的字母,为一切语文的根本。『般若经』与『华严经』「入法界品」,都说到四十二字母 (26)。四十二字,是南印度古传的字母,法藏部也曾学习(27)。陀罗尼是「持」,忆持不忘的能力,也就能通达法义。如『大智度论』说:「四十二字是一切字根本。因字有语,因语有名,因名有义;菩萨若闻字(音),因字乃至能了其义」(28)。四十二字是一切字根本,而第一「阿」a 字,是一切字根本。「阿」是最初喉音,经颊、舌、齿、唇,而有种种语音,所以阿是最初的、根本的。「阿」──喉音,什么意义都不是,所以被看作超越的──「不」,「无」。依「阿」而发展出四十二字,一切语文(所表示的),也就一切本质都是超越的,可从一切文字而通达实相。「阿提,秦言初;阿耨波陀,秦言不生」,所以「入阿字门,(能通达)一切法初不生故 [P426] 」。如罗ra是尘垢的意义,所以「入罗字门,一切法离尘垢故」。这样的一一文字,能通达实相,是菩萨修行法门。(唱)诵字母而能通达深义,如『华严经』说:「唱如是字母时, ……入无量无数般若波罗蜜门」(29)。吴支谦所译『无量门微密持[陀罗尼]经』,说到四十二字中的八字;其它大乘经,说到的不少(不限于四十二字),也与「密语」有关(30)。部分「后期大乘」与「秘密大乘」教典,改用五十字母(31),那与一般梵文相同,不过意义还是一样的。一切不离四十二字,不离阿字本不生,那世间语文,即使是外道咒术,不一样的可以即事入理(「当相即真」)吗!这样的唱念字阿陀罗尼,与一般诵持咒术的,形式上是没有太多差别的。终于字门陀罗尼,演化为佛菩萨等明咒,「秘密大乘」的教典,也被称为「陀罗尼藏」了(32)。声本不生而显出一切,一切是本来如此,在「秘密大乘」中,不但一切本来如是,也表征了佛(菩萨、金刚)德的本来如是。印度神教有「声显论」,以为声性常住不变,随缘显发为无量音声,而音声当体常住。音声的神秘力,神教的「声显论」,与佛教的「字门陀罗尼」,原理是相当接近的!
 
  「佛法」说「三法印」,「大乘佛法」说「一实相印」。印mudra^或译「印契」,是标相、标帜的意义。如说三法印,证明这是「佛法」,与佛说相符合,是可信可行的,所以名为「印」。大乘经中,有由此而契入「门句」;不可破坏,不可动转的「金刚句」;与实相相符的「印句」。『大集经』「陀罗尼自在王品」,说「大海陀罗尼」,内容是「无所有印」到「颇印 [P427] 」(四十二字中的二十六字)(33)『大宝积经』「被甲庄严会」,说「虚空印」到「涅槃印」─ ─十六印(34)。『等集众德三昧经』,说「八种法句」,内容是「空印句」到「灭尽印句」(35)。「大乘佛法」的印,是印定甚深义的。在世俗中,印是「符信」:物品,书写,雕刻,凡用作证明的,都是印;我国所用的印,玺,关防(近带有签字、指印),都是。在译传的教典中,传出的明咒,起初是没有「印」的。(传为东晋所译的)『灌顶神咒经』,初说「文头娄」mudra^ ──印:以圆木写(应该是镂写)五方神王的名字,以印印身,可以治病;随印所向处,可以止风、火,退盗贼等(36)。梁代失译的『阿咤婆拘鬼神大将上佛陀罗尼经』,才见到以手指结成的种种印(有的伴有身体的动作)(37),这就是一般所说的「手印」,──身密ka^ya-guhya了。两手、五指不同结合所成的不同手印,都是有所表征的,如定印、智印,转*轮印,施无畏印等。一切咒语,与不同手印相结合。修持时,手结印契,口诵真言,心存观想;佛、菩萨、金刚所说,有加持力,如修得「三密相应」,就能深达如来内证功德,通达『大日经』所说:「乃至身分举动住止,应知皆是密印;舌相所转众多言音,应知皆是真言」(38)。这是适应世俗(印度神教也有手印)所开展的秘密法,手印变化繁多,与语密的明咒一样。西藏传有「大印」,依「俱生智见」而进修成佛,一般称之为「大手印」, 可见「手印」在「秘密大乘」中的影响了!
 
  三密中的意密mano-guhya,以观自身是佛为主,是从(观想)念佛发展而来的。在三 [P428] 摩地sama^dhi中,见佛现在前,而理解到「三界唯心」,「自心作佛」,「自心是佛」。念佛观与众生有如来智慧,本有如来庄严色相的如来藏我相会通,所以观佛的,特重于色相庄严。如『金刚幕续』说:由「佛慢瑜伽,成佛非遥远。佛具三十二,八十随好相,以彼方便修,方便谓佛形」(39)。修天[佛]色身为方便而即身成佛,可说是「秘密大乘佛法」的特色所在。「秘密大乘」,一般分为四部续。「事续」kriya^-tantra的传出,是杂乱的;分为三部,每部又分部尊,部主,部母等,那是密乘发展以后所组成的。为了治病,消灾,求财富等;护持佛法,如法修行等现生利益,佛教界有了结坛,请神,供养,诵咒等事行,有些说不上是大乘的。由于陀罗尼而明咒流行起来。有些天神,已经是菩萨了:求天神的,也当然求菩萨,更进而求佛了──所求的主尊,称为本尊。执持金刚的夜叉(天),有重要的地位,而密咒又与夜叉的语音隐密有关,所以金刚手Vajrapa^n!i、金刚藏Vajragarbha等,每成为密法的请问者、宣说者。天与佛的名义,在观念上、使用上,也日渐融和。如『金刚幕续』所说的「佛慢瑜伽」,佛慢或作天慢,佛瑜伽也就是天瑜伽,修佛色身也称为修天色身。本来,天神等是佛异名,『楞伽经』已这样说了。在印度神教复兴中,天与佛的差距,越来越小了!念佛观,般舟三昧是观阿弥陀佛Amita^bha 等,于自心中现起。起初求天、求佛的密法,也是这样。等到与如来藏我思想相结合,那就不但观本尊现在前,也要观想自身是本尊,进而如『大日经』所说:「本尊即我,我即本尊」(40)。「 [P429] 事续」是否也自修为天[佛,本尊]?是否修本尊入自身?「事续」所说是不一致的。『密宗道次第论』分为三类:「不自修为天,唯于对方修本尊而取悉地」的,是旁机;也「自修本尊」的,是「事续」所化的正机;修「入智尊」,也就是修本尊入自身中的,是正机而修行支分圆满的(41)。旁机与正机,只是后人的综合会通,实际上,这是「事续」在发展中的先后历程。「事续」与「行续」,在正修念诵时,不外乎修六天:真实天,声天,字天,色天,印天,相天。观自我与本尊 [天]的真实性,名真实天。缘本尊的真言音相,名声天。想心如月轮,([梵文])咒字于空中显现,次第安布(即「字轮观」),名字天。于自心轮,修成本尊与自我不二的天慢(慢,是不自卑而观自身是佛的自尊),名色天。以本尊的三昧耶印,印心、额等身分,名印天。修已生起本尊相,坚固明了,名相天(42)。六天的修习,不外乎观自身与本尊(意密),以咒声、咒字(语密),以印印身(身密),三密行的修持。「行续」的『大日经』,说到有相与无相。依经说,应有二类意义:一、如『经』说:「凡愚所不知,邪妄执境界,时、方相貌等,乐欲无明覆。度脱彼等故,随顺方便说。而实无时、方,……唯住于实相」(43)。这是密乘行者,在布置坛场──漫荼罗 man!d!ala时,要选择地点,时间,说善说恶,所以引起问题:佛法是无相无为,「何故大精进 [佛],……而说此有相」?依上文所引的经意:人类是愚痴爱着,迷信时间与地理的吉凶,为了适应世间,引导众生,也说应机的方便了。所以经末说:「甚深无相法,劣慧所不堪,为(适)应 [P430] 彼等故,兼存有相说」(44)。二、『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卷六(大正一八.四四上)说:
 
   「诸尊有三种身,所谓字、印、形像。彼字有二种,谓声及菩提心。印有二种,所谓有形、无形。本尊之身亦有二种,所谓清净、非清净。……有想故成就有想悉地,无想故随生无相悉地」(45)。
 
  字、印、形像,也就是观心中的语、身、意──三密。于有相事上修持,成就也只是有相的成就──悉地siddhi;如不着相,那三密的修持,能成无相悉地。「无相」,不只是离相,如约华严宗意,这是即事而理,理事无碍的无相。『无畏三藏禅要』(大正一八.九四五中)说:
 
   「三摩地者,更无别法,直是一切众生自性清净心,名为大圆镜智。上自诸佛,下至蠢动,悉皆同等。……假想一圆明,犹如净月。……其色明朗,内外光洁。……此自性清净心,以三义故,犹如于月:一者,自性清净义;……二者,清凉义;……三者,光明义。… …观习成就,不须延促,唯见明朗,更无一物。……性常清净,依此修习,乃至成佛,唯是一道,更无别理」。
 
  善无畏S/ubhakara-sim!ha是『大日经』的传译者。弟子们记下来的禅要,是比「胜义菩提心」深一层的,修「三摩地菩提心」的禅要,内容是修表征如来藏自性清净心的「月轮观」。「事续」与「行续」,都有月轮观,可说是「密乘」修行的基石。「瑜伽续」的『金刚顶经』 [P431] ,修五相而成佛身,也还是这样。『经』上说:一、「我见自心净月轮相」;二、「如来如其所有净月轮相,我亦得见自心净月轮相」;三、「见净月轮中妙金刚[杵]相」;四、「见一切如来身即是己身」;五、「现成正觉」(46)。这五相,「一是通达心。二是菩提心。三是金刚心。四是金刚身。五是证无上菩提,获金刚坚固身」(47)。又如『金刚顶经瑜伽观自在如来修行法』说:「见心圆明如净月」;「于心中想一莲华,能令心月轮圆满益明显住」;「于净月轮观五智金刚,… …自身即为金刚界」;「想莲华中出无量光明,……有观自在王如来,与诸圣众前后围繞,…… 当知自身还为彼佛,众相具足」;「具萨婆若智,成等正觉」(48)。这也是「五相成身」,不过以莲华部的观自在王Avalokites/vara-ra^ja如来为本尊,所以于月轮中先现起莲华。月轮 candracakra,表征如来藏自性清净心。金刚[杵]vajra,执持金刚的(夜叉)天菩萨,为「密乘」发展的重要基素;以金刚表征智慧,坚固不变而能摧坏一切障。莲花padma。,表征大悲胎藏生一切佛;而莲华八叶,象征心脏,所以月轮观,是于胸臆前现起的。月轮,金刚,莲华,「密乘」的表征是多样的,成为瑜伽行者的重要观行。
 
  「无上瑜伽续」的特色,是「以欲离欲」为方便,而求「即身成佛」。即身成佛,「瑜伽续」的传译者不空Amoghavajra,已说到:「修此三昧者,现证佛菩提」;「父母所生身,速证大觉位」(49)。「无上瑜伽续」后来居上,认为修「三摩地菩提心」,虽有即身成佛的名目,还 [P432] 不可能有即身成佛的事实。要修「滚打[军荼利]菩提心」,「赤白菩提心」,才真能即身成佛;或在中阴身成佛,或转生成佛(50)。总之,迅速成佛,现生成佛,是「秘密大乘」行者所希求的,也就因此而觉得胜过「大乘佛法」的。大乘菩萨发心修行,瑜伽行派Yoga^ca^ra随顺说一切有部,说三大阿僧祇劫成佛;依龙树Na^ga^rjuna:「佛言无量阿僧祇劫作功德,欲度众生,何以故言三大阿僧祇劫?三阿僧劫有限有量」(51)!菩萨的发心作功德,利益众生,是要见于事实的。如释尊在过去生中,为了有利于人(众生),一直在牺牲(布施)自己的体力、财力,甚至献出自己的生命。大乘如:『维摩诘经』「方便品」,维摩诘Vimalaki^rti长者所作的利生事业。善财Sudhana童子参访的善知识,不只是出家的、苦行的,也是法官,医师,建筑师,语言学者,航海家,艺术家,慈善家……。菩萨是从利他事业中,弘扬佛法,净化自己。「未能自度先度他,菩萨于此初发心」。菩萨的心行,是何等的伟大!但对一般人来说,菩萨行到底是太难了!适应世间,「大乘佛法」有了「易行道」的方便,如「十住毗婆沙论」卷五(大正二六.四0下 ──四一中)说:
 
   「至阿惟越致[不退转]地者,行诸难行,久乃可得。……若诸佛所说有易行道,疾得至阿惟越地方便者,愿为说之」! 「答曰:如汝所说,是儜弱怯劣,无有大心,非是丈夫志干之言也!……若汝必欲闻此方 [P433] 便,今当说之!……有以信方便,易行疾至阿惟越致」。
 
  利益众生的菩萨道,是大行难行。以「信」为方便的易行道,是一般宗教化的,如念(观想)佛,称名,礼敬,忏悔,劝请,随喜,回向(这些方便,也是「秘密大乘」念诵的方便)。以信行方便,养成坚定成佛的大心,或进修菩萨的难行大行,或往生他方净土,不退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重信心,重加持,重念佛,虽然往生净土,不会再退失大心了,而成佛还是遥远的。一般的宗教信行,总是希望能立即达成理想的。成就佛果是最理想的,可是太难又太久了些!顺应世间心行,如来藏我的法门出现:如来的无边智慧,无边的色相庄严,众生是本来具足的。在深信与佛力加持下,唯心(观)念佛法门,渐渐的开展出依佛果德──佛身,佛土,佛财,佛业为方便而修显,这就是「果乘」、「易行乘」了!「易行」,本来是为了适应「心性怯劣」的根性,但发展起来,别出方便,反而以菩萨的悲济大行为钝根了!寂静的『四百五十论释』说:「若唯修诸天真实[佛胜义性]而非诸天[色身],是则须经多数劫乃得成佛,非速疾成」。这是说,不修天色身的「大乘」,是不能迅速成佛的。持祥的『扎拿释俱生光明论』引文为证说:「修习成佛因,谓修佛瑜伽,何不遍观察,果由似因生」?又「一切秘密经说:总之佛陀果,从定慧出生,除佛瑜伽行,行者不得佛」。这是说:不修佛瑜伽,也就是不修天色身的天瑜伽,是不能成佛的。宗喀巴Tson%-kha-pa.的『密宗道次第广论』,引上说明而加以说明:「故无凡[庸]身相好而可 [P434] 立为色身相好之因,须于彼生新修能感相好等流之因,此(则)除修天瑜伽,更无余事」;肯定说非此生修天瑜伽,是不可能成佛的(52)。这是「秘密大乘」者,别立成佛的理由,与「大乘佛法」所见不同了!宗咯巴随顺「果由似因生」的理由,以为佛色身的相好庄严,要从「新修能感相好等流之因」;修天色身的等流因nis!yanda-hetu,才能得佛身相好庄严的等流果nis!yanda-phala 。「大乘佛法」不修天色身,所以不能成佛,但这是「秘密大乘」者的见解。大乘法中,无着Asan%ga『摄大乘论』及『金光明经』等立三身:自性身svabha^va-ka^ya,也名为法身dharma-ka^ya;受用身sam!bhoga-ka^ya;化身nirma^^n!a-ka^ya。『楞伽经』最初发问(三译相同):「云何变化佛?云何为报佛?真如智慧佛,愿皆为我说」(53)!真如智慧佛 tathata^jn~a^na-buddha是如智不二的,与自性身即法身相当。报(生)佛vipa^kaja-buddha,约修异熟[报]因vipa^ka-hetu,得异熟生vipa^kaja果说。如约受用法乐说,名受用身(佛)。变化佛就是化身佛。续出的『楞伽经』「偈颂品」,二译都立四身:「自性及受用,化身复现化」(54)。依「梵本入楞伽偈颂品」,四身是:「自性及受用,变化并等流」(55)。『楞伽』的三身与四身,名义不同而没有实质的差别。三身说的化身,含义广。四身说的化身,如释尊;「复现化」是等流nis!yanda身,随类普应的种种身相。『楞伽经』在三身说法处,又立法佛,法性所 [等]流佛dharmata^-nis!yanda-b.,化佛(56)。法性等流佛,与报[异熟]佛,受用佛相当。法性等流 [P435] ,如佛依自证而出教,称为「法界等流」一样,不是说修等流因而得等流果,反而这是被称为报 ──异熟生身的。『广论』又说:「波罗蜜多乘[大乘]说:色身体性之因,谓诸最胜福德资粮。相好等之别因,谓迎送师长等」(57)。意思说,大乘也是要修等流因的。其实,菩萨的大行,是在般若的摄导下,以布施、持戒、忍辱等,广修利济众生行,成为人世间值得称扬赞叹的佛法。总之,「大乘佛法」所说的相好庄严身,是圆满报[异熟]身,不是依等流因而成的。「秘密大乘」别说修天色身为等流因,只能说「后来居上」,别创新说,不能以此来说修「波罗蜜多乘」不能成佛的。
 
  「无上瑜伽续」「以欲离欲」的法门,「瑜伽续」早已说到了,如『佛说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三昧大教王经』卷五(大正一八.三五五中)说:
 
   「复次,宣说秘密成就:若男子,若女人,谓应遍入于婆擬中,彼遍入已,想彼诸身普遍展舒」(58)。
 
  在一般的灌顶abhis!ecana后,教示四种成办悉地智印。然后说「秘密总持堪任法门」:先说誓;次「示秘密印智」;再说如上所引的「秘密成就」。婆擬,唐不空译作婆伽bhaga,是女根(女人生殖器)的梵语。「遍入婆擬中」,正是男女和合双修的法门。『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金刚顶经』的广本,宋施护译为三十卷。『经』上不断的说到:「 [P436] 金刚莲华两相合」;「莲华金刚杵入时」;「金刚莲华杵相合,相应妙乐遍一切」;「莲华金刚杵相合,此说即为最上乐」(59)。这一法门,唐不空(传『金刚顶经』)是知道的,他在『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昧耶经般若理趣释』中说:「想十六大菩萨,以自金刚与彼莲华,二体相合,成为定慧。是故瑜伽广品中,密意说二根文会,五尘成大佛事」(60)。「瑜伽续」,一般以为只是观想金刚杵与莲华二体和合,不空解说为定与慧。唐代传来的「密乘」,大抵是以定慧双运来解说的。也许在重伦常道德的中国,这一成佛的秘密大法,还不能被容忍,不空才要方便的解说一番。
 
  修天色身,以「欲贪为道」,是「秘密大乘」一致的,由于所化的根机不一,所以分为四部续。如『结合』说:「笑、视及执手,两相抱为四;如虫住、四续」。「如虫住」,以虫为譬喻,「如虫从树生,即食其树」,就是「依欲离欲」的意义。『后分别』也说:「由诸笑及视,抱与两相合,续亦有四种」。秘密的续部中,所修本尊,是有明妃vidya^-ra^jn~i的;实行男女二根(金刚、莲华)和合交会的,是「无上瑜伽续」。前三部也有以贪欲为道的表示,如相顾而笑的,相爱视的,执手或相抱的,这虽不及两两交会,而表征贪欲为道是一致的。因此,「续部之名,亦名笑续,视续,执手或抱持续,二相合续,共为四部」(61)。「秘密大乘」四续的分类,是依据欲界天、人等安立的。如『瑜伽师地论」说:欲界中,除地狱有情「皆无欲事」外,其他都是有淫事的。如人,鬼(夜叉等),傍生(龙等),四天王众caturmaha^ra^jaka^yika天 [P437] ,忉利Tra^^yastrim!s/a天(上二天是地居天)都是「二二交会」成淫事的。时分[夜摩]Ya^ma 天「唯互相抱」;知足[兜率]Tus!ita天「唯相执手」;乐化Nirma^n!a-rati天「相顾而笑」;他化自在天Paranirmita-vas/a-vartin「眼相顾视」而成淫事(62)。经、论中分五类,四续依此而立,大体上可说是一致的。「佛法」中,人、鬼、畜及地居二天,是交合成淫的;向上是相抱,执手,顾笑,爱视,越高级的欲事越轻微。再高一级的是梵天brahman,那就没有淫欲了,所以称出家法为「离欲梵行」。「秘密大乘」与夜叉Yaks!a等地居天有关,所以颠倒过来:顾笑是浅的「事续」,爱视是「行续」,执手或抱持是「瑜伽续」,二二交会是最殊胜的「无上瑜伽续」。理解与行为,与「佛法」恰好相反。而且,人间──人与傍生的淫事,是二根交合而出精的;地居二天的夜叉等,二根交合,却是出气而不出精的。「无上瑜伽续」,也是修到和合不出精而引发大乐的。「秘密大乘」进展到「无上瑜伽」,对印度神教的天神行,存有一定程度的关系。
 
  重信心,重加持,重修行「贪欲为道」的「秘密大乘佛法」中,「无上瑜伽续」分「父续」,「母续」,有『密集』,『时轮』,『胜乐』,『喜金刚』等多部,因传承修验不同,修行的名目与次第,也不能一致。在胜义观中,有依「中观见」的,有依(如来)「藏心见」的,(我以为「藏心见」是主流)然不同中有一共同倾向,就是怎样转化现生的业报身为如来智身。重在 [P438] 「修天色身」(「生起次第」是胜解观,「圆满次第」是真实观),所以在色身上痛下功夫,这就是「无上瑜伽」「贪欲为道」的特色。转业报身为佛[天]身的修持,扼要的说,如『教授穗论』 (63)说:
 
   「修金刚念诵者,遮止左右风动,令入中脉。尔时猛利本性炽然,溶化诸界,证大乐轮」。
 
  试略为叙说。 一、脉dhamani:脉是风[气]所行,识所依的,全身共有七万二千脉,重要的如『教授穗论』说:「脉谓阿!2瞀都底,从顶髻至摩尼[杵头]及足心际。 然于顶髻,顶,喉,心,脐,密轮(俗称「海底」),摩尼中央,如其次第,有四,三十二,十六,八, 六十四,三十二,八支于莲华及薄[婆]伽中,作脉结形」;「拉拉那与惹萨那等诸脉,上自头轮及乃至密轮,结如铁锁,缠绕阿!2瞀都底而住」(64)。在无数脉中,有三脉是最重要的。 左脉名拉拉那lalana^,右脉名惹萨那rasana^,中脉名阿!2瞀都底avadhu^ti。中脉本来是从顶髻直贯密轮以及足心(涌泉穴)的,但顶髻轮有四脉,顶轮有三十二脉,喉轮有十六脉,心轮有八脉,脐轮有六十四脉,密轮有三十二脉,莲华[摩尼]或婆伽有八脉,都与中脉──阿!2瞀都底形成脉结。而左脉与右脉,也是头顶直到密轮,与中脉纠缠不清,而中脉不能畅通。所以修风直通中脉,是「贪欲为道」的要目。二、风va^yu:释尊所教示的念出入息──安那般那念a^na$pa^na-smr!ti,也是修风的。如「 [P439] 息念已成,观身毛孔犹如藕根,息风周遍于中入出」(65), 也有生理上的修验,但目的不在色身,只是以修息为方便,依止观而得心解脱。风,「佛法」说是色法(「无上瑜伽」说心息不二),「轻动为性」,是不限于出入息的。如血液循环等,内身的一切动态,都是风的作用,所以『瑜伽论』说:「谓内身中有上行风,有下行风,……有入出息风,有随支节风」(66)。「无上瑜伽」说五风与十风,如『密意授记经』说:「(持)命,下遣,上行,周遍,平等住;龙,龟及蜥蜴,天授与胜弓」。依『摄行』说:「心间,密相,喉内,脐中,一切身节,即为持命,下遣,上行,平等,周遍(风所行)之处」,这是五根本风。龙、龟等五风,依『金刚门经』,名为行,偏行,正行,善行,决定行──五支分风;这是心息相依,「依止眼(等)根,引生色(等)识」等缘虑境界的作用。 两类五风,合为十风。五根本风依左右鼻孔而出入:入从鼻孔入,经喉、心、脐中(与「丹田」相通)而遍及全身,又上行而从鼻孔出。修风也还是念出入息,只是方便不同。三、明点或译春点tilaka:明点是人身的精液,但不限于(男)精子、(女)卵子,而是与身体的生长、壮盛、衰老有关的一切精液。依现代名词说,如男女两性荷尔蒙等。人在成年以后,会逐渐衰退,或不平衡(病态),或因体力,心力的消耗过分而早衰。在人来说,这是「生」的根源;约佛说,也是成就佛色身的根源。所以明点也称为菩提心bodhi-citta。在五种(愿菩提心,行,胜义,三摩地,明点……赤白二)菩提心中,明点菩提心是最殊胜的。修「无 [P440] 上瑜伽」的,依金刚念诵,修风瑜伽,使风不经左、右而进入中脉。「由业风行动,于脐轮炽然,由得春(点)知足,由安住等至」。这是说,由心修习坚固,策动风力,进入中脉,使下脐风生长广大,织然如火。脐轮下,是军荼利kun!d!ali^处。军荼利风生火炽,就是修得「瓶气」,与「拙火」相引发。修军荼利气与火热,能溶化一切精力为明点,成为转业报身为天色身的前提,所以赤白菩提心,也名为军荼利(或译为「滚打」)菩提心。如修到提、降、收、放自在,明点降到摩尼端不会漏失,就应该与实体明妃,进行「莲华、金刚杵相合」,而引发不变的大乐maha^sukha。相合sam!pu^rt!i,与等至──三摩钵底sama^^patti的梵音相近,也有两相和合而到达「欲仙欲死」的意义,也就称男女交合为入定。所以说:「由得春(而喜乐)知足,由安住(相和合)等至」。这样的修行,如胜义光明与如虹霓的幻身,无二双运,达到究竟,就能即身成佛了。即身成佛,非修天色身不可,非与明妃实行和合大定不可,所以这一修行,名为「具贪行」。西藏所传,也有说不修实体明印,修「智印」观想杵莲和合,达乐空不二),也可以成佛。然以「贪欲为道」,「以欲离欲」为方便,是一致的定论(67)。
 
  作者没有修学密法,没有如上所说的修持经验,只是从印度佛教的解行演变,略为论列。如上所说的种种修持经验,应该确认为是有相当事实的。如古代中国的方士,修吐纳(也是修风的一类)等法,也就发见了任、冲、督(脊骨内的)、带等奇经八脉;汉代就有(男女和合的)『 [P441] 素女经』。又如印度神教的「哈札瑜伽」,也说到三脉,五轮;「军荼利瑜伽」立六轮;性力 S/a^kti派也是从男女和合中求解脱。人类的身体,是有共同性的。在修行者以修风而引生的定力中,会发现身体内一些平常不知道的事。修持的浅深,能不能成仙、生天,姑且不谈。中国的方士、道流,与印度神教的瑜伽派、性力派,与「无上瑜伽」的某些共同性,是不妨作比较研究的。从前读过的某一道书说:「只修性,不修命,此是修行第一病!只修祖性不修丹,万劫千生难入圣」。性、命双修的主张,不是与「无上瑜伽续」所说,不修天色身,不可能成佛,是同样的意趣吗?
 
  「秘密大乘佛法」,是晚期印度佛教的主流(「大乘佛法」附属而行)。创发,宏传,盛行于印度东方,达八百年(西元五00──一二00)。传说中得大成就的,得大神通的,真不知有多少!但在回军的摧残,印度神教的攻讦下,竟于西元十二世纪,迅速的衰灭了!
 
  
注【30-001】『阿!B粊佛国经』卷上(大正一一‧七五二上──中)。
注【30-002】『贤劫经』卷一(大正一四‧七中)。
注【30-003】『望月佛教大辞典』(一九八七下──一九八八上)。
注【30-004】『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卷一(大正一八‧五上)。卷五(大正一八‧三六下)。
注【30-005】『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卷一(大正二七‧二下)。 [P442]
注【30-006】『大智度论』卷五四(大正二五‧四四八上)。
注【30-007】『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第二分)卷四四九(大正七‧二六五下)。『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一七(大正八‧三四二上)。
注【30-008】参考拙作『佛教史地考论』(『妙云集』「下编」九‧二三三──二四三)。
注【30-009】『大方广佛华严经』卷六七(大正一0‧三六四上──中)。
注【30-010】『十诵律』卷二四(大正二三‧一七四中)。
注【30-011】净海『南传佛教史』(四二)。
注【30-012】『岛史』(南传六0‧五──一七)。
注【30-013】『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药事』卷九(大正二四‧四0上──四一下)。
注【30-014】『根本说一切有部苾刍毗奈耶』卷二三(大正二三‧七五三下)。
注【30-015】『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一──四(大正一0‧二上──二一中)。
注【30-016】『望月佛教大辞典』(二三二下──二三三上)。
注【30-017】『大使咒法经』(大正二一‧二九九下)。
注【30-018】如『长部』(三)『阿摩昼经』(南传六‧一三二)。
注【30-019】参阅拙作『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八章(五0三──五一五)。
注【30-020】『长阿含经』(一九)『大会经』(大正一‧八0上──八一中)。 [P443]
注【30-021】『三论玄义』(大正四五‧九下)。
注【30-022】『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第五分)卷五六二(大正七‧九0二上)。『小品般若波罗蜜经』卷六(大正八 ‧五六五上)。
注【30-023】『小品般若波罗蜜经』卷二(大正八‧五四一下──五四四下)。
注【30-024】『小品般若波罗蜜经』卷二(大正八‧五四三中)。
注【30-025】『佛说八吉祥神咒经』(大正一四‧七二中──七三上)。
注【30-026】『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五(大正八‧二五六上──中)。『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五七(大正九‧七六五下 ──七六六上)。
注【30-027】参阅拙作『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十章(七四四──七四七)。
注【30-028】『大智度论』卷四八(大正二五‧四0八中)。
注【30-029】『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七六(大正一0‧四一八中──下)。
注【30-030】参阅拙作『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第十四章(一二四二──一二五0)。
注【30-031】『文殊师利问经』卷上(大正一四‧四九八上──中)。『文殊问经字母品』(大正一四‧五0九中──五一0上)。『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字轮品」)卷五(大正一八‧三0中──下)。
注【30-032】『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一(大正八‧八六八下)。
注【30-033】『大方等大集经』(二)『陀罗尼自在王菩萨品』(大正一三‧二三下──二四上)。 [P444]
注【30-034】『大宝积经』(七)『被甲庄严会』(大正一一‧一四0下──一四一上)。
注【30-035】『等集众德三昧经』卷中(大正一二‧九七九下──九八0上)。
注【30-036】『灌顶神咒经』卷七(大正二一‧五一五中──五一六上)。
注【30-037】『阿咤婆拘鬼神大将上佛陀罗尼经』(大正二一‧一八一中──一八三下)。
注【30-038】『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卷四(大正一八‧三0上)。
注【30-039】『密宗道次第广论』卷一所引(北京菩提学会刊本一九)。
注【30-040】『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卷六(大正一八‧四一上)。
注【30-041】『密宗道次第论』(『现代佛学丛刊』七三‧二八六)。
注【30-042】『密宗道次第广论』卷三(北京菩提学会刊本二四──二七)。
注【30-043】『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卷一(大正一八‧四下──五上)。
注【30-044】『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卷七(大正一八‧五四下)。
注【30-045】『密宗道次第广论』卷五(北京菩提学会刊本三──九)。
注【30-046】『佛说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三昧大教王经』卷一(大正一八‧三四二上──中)。『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大正一八‧二0七下──二0八上)。
注【30-047】『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大正三二‧五七四中)。
注【30-048】『金刚顶经瑜伽观自在王如来修行法』(大正一九‧七七下)。 [P445]
注【30-049】『金刚顶经一字顶轮王瑜伽一切时处念诵成佛仪轨』(大正一九‧三二0下)。『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大正三二‧五七四下)。
注【30-050】『密宗道次第广论』卷二二(北京菩提学会刊本一三)。
注【30-051】『大智度论』卷四(大正二五‧九二中)。
注【30-052】以上引文,见『密宗道次第广论』卷一(一九)──卷二(七)。
注【30-053】『大乘入楞伽经』卷一(大正一六‧五九一下)。
注【30-054】『大乘入楞伽经』卷六(大正一六‧六三一下)。
注【30-055】『略述金刚顶瑜伽分别圣位修证法门』(大正一八‧二九一上)。
注【30-056】『大乘入楞伽经』卷二(大正一六‧五九六中)。
注【30-057】『密宗道次第广论』卷二(北京菩提学会刊本五)。
注【30-058】『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卷下(大正一八‧二二0上)。
注【30-059】『佛说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三昧大教王经』卷八(大正一八‧三六七下)。卷二七(大正一八‧四三0上)等。
注【30-060】『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昧耶经般若波罗蜜多理趣释』卷下(大正一九‧六一二中)。
注【30-061】引证及解说,见『密宗道次第广论』卷二(北京菩提学会刊本一七──二0)。
注【30-062】『瑜伽师地论』卷五(大正三0‧三00上──中)。『长阿含经』(三0)『世记经』(大正一‧一三三 [P446] 下)。『佛说立世阿毗昙论』卷六(大正三二‧二0一下)。
注【30-063】『密宗道次第广论』卷二一所引(北京菩提学会刊本二五)。
注【30-064】『密宗道次第广论』卷二一所引(北京菩提学会刊本一六)。
注【30-066】『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卷二六(大正二七‧一三六上──中)。
注【30-065】『瑜伽师地论』卷二七(大正三0‧四三0中)。
注【30-067】修风、脉、春点,依『密宗道次第广论』卷二一(二六)起,卷二二(五)止。参考『曲肱斋丛书』的『密宗灌顶论』(『现代佛学大系』四0‧一二八一──一二九四)。
 
  注:[ ]内之字,比其他字稍小。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印度之佛教 自序 目次
下一篇:印度佛教思想史 第九章 瑜伽‧中观之对抗与合流

 华雨集第四册 一、契理契机之人间佛教 二 印度佛教思想史的分判.. 华雨集第四册 一、契理契机之人间佛教 三 从印度佛教思想史论台贤教判..
 印度佛教思想史 自序 目次 印度佛教思想史 第一章 「佛法」
 印度佛教思想史 第二章 圣典结集与部派分化 印度佛教思想史 第三章 初期「大乘佛法」
 印度佛教思想史 第四章 中观大乘──「性空唯名论」 印度佛教思想史 第五章 后期「大乘佛法」
 印度佛教思想史 第六章 大乘时代之声闻学派 印度佛教思想史 第七章 瑜伽大乘──「虚妄唯识论」
 印度佛教思想史 第八章 如来藏与「真常唯心论」 印度佛教思想史 第九章 瑜伽‧中观之对抗与合流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当代佛教藏经阁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佛教图书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