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杂阿含经卷第五
 
[杂阿含经新译·悟慈法师] [点击:2921]   [手机版]
背景色

杂阿含经卷第五

一○三、差摩经:本经叙述差摩比丘有病,诸比丘派陀婆比丘问法,而说明:帷对于五受阴观察为非我、我所,乃不能离开我慢、我欲、我使。须观察对于五阴之集、灭等。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有好多的上座比丘,住锡于拘舍弥国的师罗园(瞿师罗长者所布施的园林)。

这时,有一位名叫差摩的比丘(瞻病、给医等第一),住锡于拘舍弥国的跋陀梨园(位于憍赏弥国里的一精舍),身染重病。那时,乃以陀娑比丘为瞻病者(看护病人)。陀娑比丘在此时,曾诣诸上座的比丘们,礼拜在上座的比丘之双足后,也就是行礼如仪后,退住在于一边。

诸位上座的比丘,告诉陀娑比丘说:「你到差摩比丘之处,去对他说:『诸上座叫我来问候您的身体有些安隐了么?苦患不增剧了么?』」陀娑比丘乃受诸比丘的教言,就到差摩比丘所住锡的地方,而对差摩比丘说:「诸位上座向你问安!您的苦患渐渐瘥愈了吗?众苦不至于转增吧?」差摩比丘告诉陀娑比丘说:「我的疾病并没有瘥愈,身不安隐,诸苦转增,无可救药!喻如大力的士夫,抓取羸劣之人(衰弱人),用绳系缚其头,将两手急急的绞住,使其发生极大的

苦痛那样。我现在的苦痛,乃超过于那种情形。又如屠宰牛时,用刀将活活的牛腹割破,而取其内脏,那只牛,其腹肠的痛苦,那能堪当?我今现在的苦痛,乃超过于此牛!又如二位力士,捉住一位劣弱之人,将其悬着在于火上,烧其两脚一样。我现在的两足,其热、痛的程度,乃超过于这情形。」

陀娑比丘听其诉苦等事后,就回到诸上座之处,就将差摩比丘所说的病状,一一告白诸上座。这时,诸上座听他的报告后,又派遣陀娑比丘到差摩比丘之处,去对差摩比丘说:「世尊曾说:有五受阴。那五种呢?所谓色受阴,受、想、行、识受阴是。你这位差摩比丘,是否能够一点点的用功观察此五受阴为非我、非我所吗?」

陀娑比丘受诸位上座之教言后,就去向差摩比丘说:「诸位上座有交代话,要对你说:世尊说五受阴,你是否能少观察为非我、非我所吗?」差摩比丘对陀娑比丘说:「我对于五受阴,乃能观察为非我、非我所啊!

陀娑比丘又回去向诸上座们说:「差摩比丘说:『我对于五受阴乃能观察为非我、非我所!』」。诸上座比丘又派遣陀娑比丘去对差摩比丘说:「你能对于五受阴观察为非我、非我所,如漏尽的阿罗汉吗?」这时,陀娑比丘受诸上座比丘之教言,就又往诣差摩比丘之处,对差摩比丘说:「比丘您能如是的观察五受阴,如漏尽的阿罗汉吗?」差摩比丘告诉陀娑比丘说:「我观察五受阴为非我、非我所,但是并不是漏尽的阿罗汉」。

这时陀娑比丘又回到诸上座之处,仰白诸上座说:「差摩比丘说:『我观察五受阴为非我、非我所,但是并不是漏尽的阿罗汉』。诸上座比丘对陀娑比丘说:『你说:我观察五受阴为非我、非我所,而不是漏尽的阿罗汉,这不是前后相矛盾了么?』」

陀娑比丘受诸上座比丘之教言,又往语差摩比丘而说:「你说:我观察五受阴为非我、非我所,但不是漏尽的阿罗汉,前后乃为相违,而不对的!」差摩比丘对陀娑比丘说:「我对于五受阴观察为非我、非我所,而不是阿罗汉,乃因我对于我慢、我欲、我使等,并未断、未知、未离、未吐之故.」。

陀娑比丘乃回至诸上座之处,白诸上座而说:「差摩比丘说:『我对于五受阴能观察为非我、非我所,而不是漏尽的阿罗汉,其原因就是对于五受阴之我慢、我欲、我使等,并未断、未知、未离。未吐之故』」。

诸上座又遣陀娑比丘去告诉差摩比丘说:「你说有我,到底在于何处为有我呢?到底是以色为我呢?或者我乃异于色呢?以受想行识为我呢?或者我乃异于识呢?」差摩比丘告诉陀娑比丘说:「我并不说言色就是我,或我乃异于色。也不说受想行识是我,或我乃异于识。然而对于五受阴之我慢、我欲、我使等,并未断、未知、未离、未吐」。差摩比丘话说到这里,又对陀娑比丘说:「怎么可以麻烦你駈驰往反至于如是呢?(劳他跑来跑去)你去取一拐杖来,我自会扶杖去诣彼上座们。愿你授与我一支拐杖!」差摩比丘就这样的自己依靠拐杖,诣诸上座。

这时,诸上座们,遥见差摩比丘扶杖而来,就自动的敷一座位,安一停息的有脚之橙子,然后亲自去迎接。也为他持衣钵,请他就座,共相慰劳问安。慰劳客套一番后,对差摩比丘说:「你说我慢,到底是在何处看到我呢?是以色为我呢?或者我乃异于色呢?受想行识为我呢?我乃异于识呢?」差摩比丘白言说:「非以色为我,也不是我乃异于色。同时也不是以受想行识为我,也不是我乃异于识。然而对于五受阴之我慢、我欲、我使等,并未断、未知、未离、未吐。譬喻

优钵罗(青莲华)、钵昙摩(赤莲花)、拘牟头(黄莲花)、分陀利(自莲花)等华之香来说,到底是即根而香呢?或者香异于根呢?或者是茎、叶、须等之精、粗为香呢?或者香乃异于精粗呢?或者说为是相等(彼此相在)与否呢?」诸上座答言说:「弗也!差摩比丘!并不是优钵罗、钵昙摩、拘牟头、分陀利等华之根即是香,不是香异于根,也不是茎叶须之精、粗就是香,也不是香乃异于精粗」。差摩比丘又问:「那么,是甚么之香呢?」上座回答说:「是华之香啊!)

差摩比丘又说:「我也是如此。并不是色就是我,我不离开色。不是受想行识即是我,我也不离开识。虽然我对于五受阴见为非我、非我所,但是对于我慢、我欲、我使,并未断、未知、未离、未吐。诸上座啊!请听我以譬喻来说,凡是有智慧的人,都由于譬类而得以了解的!譬如将乳母衣交付给洗衣的人后,其洗衣的人就会用种种的灰汤,去浣濯衣上的尘垢。但是衣上还是残有余气(余臭),须要用种种的杂香,去熏衣,使其余臭消灭(余气,喻为虽断见惑,然而结使烦恼并未尽除。这里乃喻为正使虽尽,然而习气未灭)。

像如是的,多闻的圣弟子,离开五受阴,而正观察为非我、非我所,但是对于五受阴,我慢、我欲、我使,却还未断、未知、未离、未吐。因此,应继之而对于五受阴去增进其思惟,去观察其发生与消灭。如:此为色,此为色之集,此为色之消灭。此为受想行识,此为识之集,此为识之消灭等是。对于五受阴如是的观察其生与灭后,那些我慢、我欲、我使,一切都能消除,这就名叫真实的正观!」

差摩比丘阐说此法时,那些上座们(久修之比丘),都远离尘垢,得法眼净(见性的正慧实际显现之义。也是透彻空、无我的事相,而运用自在!)差摩比丘不起诸漏,心得解脱,法喜充满之故,身病悉

除!

这时诸上座比丘们告诉差摩比丘说:「我们听说仁者您最初所说的,就已经了解,已经得安乐了,更何况又一再的重闻!所以会请问的原因,就是欲激发仁者的微妙的辩才之故,并不是要娆乱你的。是便利您堪能广说如来、应、等正觉之法的!」

诸上座听差摩比丘所说之法后,都欢喜奉行!

一○四、焰么迦经:本经叙述焰摩迦比丘以:「漏尽的阿罗汉,身坏命终后,更无所有」之邪见,舍利弗即巧妙的启其蒙。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

这时,有一位比丘,名叫焰摩迦,曾起恶邪见,而作如是言说:「如我所解佛所说之法,就是:漏尽的阿罗汉,在其身坏命终之后,更没有所有的了。」(以为成为虚无,也就是断灭-断见)。

这时,有好多的比丘,听到他所说之语后,就到了他的住处,而对焰摩迦比丘说:「你是否说过此话:『如我所了解佛所说之法,乃谓:漏尽的阿罗汉身坏命终后,更没有所有』吗?」焰摩迦比丘回答道:「实在说过!诸位尊者!」

这时诸位比丘告诉焰摩迦说:「千万不可诽谤世尊!诽谤世尊就是作不善之业。世尊并不作此说,你应该尽舍此恶邪见才好!」诸比丘虽然说此语,以纠正他,但是焰摩迦比丘却仍然执恶邪见,而作此言说:「诸位尊者!唯我此说为真实,如果异于此说的话,就是虚

妄!」像这样的经过一来一去,已历三次了。

这时诸比丘们不能调伏焰摩迦比丘,就三声无奈的离开其处。然后都往诣尊者舍利弗之处。他们向舍利弗尊者说:「尊者!当知!那位焰摩迦比丘,曾生恶邪见而说:『据我所了解佛所说之法:漏尽的阿罗汉,乃身坏命终后,更没有所有。』我们听其所说后,就往问焰摩迦比丘:『你是否如此之知见吗?』他回答说:『诸位尊者!实在的!如果异此见解的话,就是愚说』。我们就纠正他而说:『你千万不可诽谤世尊。世尊并不作此语,你应该要舍弃此恶邪见才好!』如是再三的谏正他,然而他却仍然不舍弃其恶邪见。因此之故,我们现在到了尊者您的地方来,就是唯愿尊者您,能使焰摩迦比丘息止恶邪见,也是怜愍他的愚痴之故!」

舍利弗说:「是的!我当会令他息止其恶邪见!」这时众多的比丘,听舍利弗之语后,欢喜而随喜,都回到本处。

尊者舍利弗在于早晨,着衣持钵,进入舍卫城去乞食。乞食后,出城外,回到精舍,举放衣钵后,就到焰摩迦比丘的住处。这时焰摩迦比丘遥见舍利弗尊者之到来,就为之敷一座位,为他洗足,安停一有脚之橙子,去奉迎他。同时为舍利弗执衣钵,请舍利弗就座。舍利弗尊者洗足就座后,对焰摩迦比丘说:「你实在作此言:『据我了知世尊所说之法,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后,终无所有』吗?」焰摩迦比丘仰白舍利弗说:「实在说过!尊者舍利弗!」舍利弗说:「我现在问你,你就随你的意见回答于我。你的意见如何呢?焰摩迦啊!色为常呢?还是非常呢?」焰摩迦回答说:「尊者舍利弗!是无常的!」

舍利弗又问:「如果是无常的话,是不是苦的吗?」焰摩迦回答说:「是苦的」。舍利弗又问.如果是无常,是苦的话,就是变易之法。多闻的圣弟子,宁在于其中,见为是我、异我(他之我)、相在

(此他两者相结合的我)吗?」焰摩迦回答说:「弗也,尊者舍利弗!」对于受想行识,也是如是这般的一问一答。

舍利弗又问:「你的意见如何呢?焰摩迦啊!色是如来吗?」焰摩迦回答说:「弗也,尊者舍利弗!」舍利弗问:「受想行识,是如来吗?」焰摩迦回答说:「弗也,尊者舍利弗!」

舍利弗又问:「你的意见如何呢?焰摩迦啊!异于色,有如来吗?异于受想行识,有如来吗?」焰摩迦回答说:「弗也,尊者舍利弗!」舍利弗又问:「色中有如来吗?受想行识中,有如来吗?」焰摩迦回答说:「弗也,尊者舍利弗!」舍利弗又问:「如来中有色吗?如来中有受想行识吗?」焰摩迦回答说:「弗也,尊者舍利弗!」舍利弗又问:「离开色,离开受、想、行、识,有如来吗?」焰摩迦回答说:「弗也,尊者舍利弗!」

舍利弗说:「像如是的,并不会有错!焰摩迦!如来所见之法相,乃为真实的。如住于无所得之故,就没有所施设的。然而你为甚么说:『据我所解知世尊之所说,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就无所有』呢?到底是一时之谊而说的吗?」焰摩迦回答说:「弗也,尊者舍利弗!」舍利弗又问:「焰摩迦!你先前说:『据我解知世尊所说,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后,就皈无所有』。而为甚么现在又说不是呢?」焰摩迦比丘说:「尊者舍利弗!我因为先前不了解,不明真象之故,曾作如是的恶邪见之说。现在听尊者舍利弗您加以阐说后,那些不解、不明的一切,都已断灭」(也就是不会像从前那样的不解、不明)。

舍利弗又问:「焰摩迦!如果有人又问你:『比丘!如你先前所说的,乃由于恶邪见之故,而现在你的所知所见,为甚么将从前的一切知见都远离呢?』你将如何回答人家呢?」焰摩迦回答说:「尊者舍

利弗!如果有人来问的话,我就会这样的回答:「漏尽阿罗汉之色,为无常,无常就是苦的。苦的就会寂静、清凉、永没。受想行识,也是如此。如有人来问时,我就会这样的回答他。」

舍利弗说:「善哉!善哉!焰摩迦比丘!你应该要这样回答人家!为甚么呢?因为漏尽的阿罗汉之色,乃为无常,无常就是苦。如果是无常、苦的话,就是生灭法,受想行识,也是同一原理。」尊者舍利弗说此法时,焰摩迦比丘乃远尘离垢,得法眼净。

舍利弗尊者又告诉焰摩迦比丘说:「我现在要说一个譬喻,有智的人,由于譬喻而能得解。譬喻一位长者之子来说。这位长者子,乃大富而有很多财产,就广求仆从(使用人).可使善于守护财物。这时有一位怨家的恶人,诈骗而来亲附(假忠诚的投靠)他,作为他的仆从,而常伺其利便(乘隙,拟加害)。所谓晚睡早起,侍候在其左右,都很勤勉而敬业。说话都很谦逊,使主人的心意欢喜。就把他当做亲友之想,亲子之想,也就是为长者子之亲信,使长者子极为信任而不疑,就这样的安心而没有防备之心。此怨家之仆人,到了后来,就趁机手执利刀,去断长者子的生命。焰摩迦比丘!你的意见如何?那位恶怨家,作为长者的亲友,不是为了初始之方便,存着害心,常在寻伺其便利,以便达到最后的目的吗?而那位长者,不能觉知,到头来,便被其杀害!」焰摩迦回答说:「实在是的,尊者舍利弗!」舍利弗又对焰摩迦比丘说:「你的意见如何呢?那位长者本来就知道被人诈亲而欲杀害他,而善能自己防护的话,就不会受杀害,是吗?」焰摩迦比丘回答说:「如是:尊者舍利弗!」

舍利弗于是结语说:「像如是啊!焰摩迦比丘!愚痴无闻的凡夫,对于五受阴,都作常之想,安隐之想,不病之想,我想,我所想。对于此五受阴保持护惜,终究会被此五受阴的怨家所害。喻如那位长

者,被诈亲的怨家所害,而不觉知一样。焰摩迦!多闻的圣弟子,对于此五受阴,乃观察为如病、如痈、如刺、如杀。知道为无常、苦、空、非我、非我所。因此而对于此五受阴乃不着、不受。由于不受之故,而不执着,不执着之故,能自觉悟涅槃(寂灭)。所谓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身」!

舍利弗尊者说此法时,焰摩迦比丘,因之而得证不起诸漏,心得解脱。舍利弗尊者为焰摩迦比丘说法,而示照利喜后,就从座而起,而离开那个地方。

一○五、仙尼经:本经叙述外道的出家人仙尼间佛,有关于知道死后之去处的问题,佛说有常见、断见、中道之三师,而我慢就是相续之因。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的迦兰陀竹园。

这时,有一位外道的出家人,名叫仙尼,来诣佛所。他到后,恭敬问讯,然后退坐在一边。他仰白佛陀说:「世尊!先一日时(前些日),有沙门,有婆罗门,有遮罗迦(游行僧),有出家人,都集于希有讲堂,称如是之事而说:『富兰那迦叶(六师外道之一),为大众之主,被五百名弟子前后围遶。弟子里面有极聪慧的人,也有钝根的人,然而到了他们的命终之时,都不能记说其所往生的地方。又有末迦梨瞿舍利子(无因论之外道。为六师外道之一),为大众之主,也被五百名弟子前后围遶。其诸弟子中也有聪慧的人,也有钝根的

人,然而到了他们的命终之时,都不能记说到底往生到何处。像这样的,有:先阇那昆罗胝子(六师外道之一,舍利弗、目犍连,曾为其弟子)、阿耆多翅舍钦婆罗(虚无论的外道,也是六师外道之一)、迦罗拘陀迦旃延(也是六师外道之一)、尼犍陀若提子(大雄。裸形外道,也是六师外道之一,为耆那教的教祖)等人,各人都被他们五百名的弟子前后围遶等事,也和前面所提之几名同。沙门瞿昙,也在那个时候,被那些谈论当中提起过,他们都说:沙门瞿昙为大众主,其诸弟子当中,有命终的人,即记说为:某某弟子往生到那个地方!某某弟子往生到这个地方!我首先曾生疑问:为甚么沙门瞿昙,能得此法呢?」(是否真有其事吗?)

佛陀告诉仙尼说:「你不可生疑问。由于有迷惑之故,那就会生疑的了。仙尼!你应当知道!有三种师。那三种呢?有一种师,见现在世,认为真实是我,虽照所知而说,但是却不能知道命终之后事。这叫做第一种师出于世间。又次,仙尼!有一种师(第二种师),见现在世,认为真实是我,命终之后,也认见为是我,如所知而说。又次,仙尼!有一种师(第三种师),不见现在世为有真实是我,又不见命终之后,真实是我。仙尼!那位第一种师,见现在世,认为真实是我,如所知而说的人,名叫断见。那位第二种师,见今世、后世,认为真实是我,如所知而说的人,就是常见。那位第三种师,不见现在世有真实之我,命终之后,也不见是我,这就是如来、应、等正觉之说。可说是现法之爱已断,已离欲、而得灭尽,也就是已得涅槃」。

仙尼白佛说:「世尊!我听闻世尊所说,就更增加疑惑不解。」佛陀告诉仙尼说:「你正应该会增疑惑的。为甚么呢?因为此甚深之处(深的境地)乃难见、难知之故。应该须要甚深的去观照,而到于微

妙之处!是有聪慧的人,所能了解的,凡夫众生之类,乃不能辩知的。为甚么呢?因为众生都处在如长夜那样,而为异见、异忍、异求、异欲之故。

仙尼白佛说:「世尊!我在于世尊之处,已心得净信了。唯愿世尊您能为我说法,使我能在于此座位上,即得慧眼清净(达于无我,离断、常之分别妄见)。佛陀告诉仙尼说:「我现在当会为了你之随所乐之说!(使你安乐之说)。」于是佛陀开始说法。

佛陀垂问仙尼说:「色是常的吗?是无常的吗?」仙尼回答说:「是无常的!」世尊又问:「仙尼!若是无常的话,是否是苦的吗?」仙尼回答说:「是苦的」。世尊又问仙尼说:「如果是无常,是苦的话,就是变易之法。那么,多闻的圣弟子们,宁于其中见为我、异于我(他之我)、相在(此他两者相结合的我)吗?」仙尼回答说:「弗也!世尊!」受想行识,也是同于此论。

佛陀又问:「你的意见如何呢?仙尼!色是如来吗?」仙尼回答说:「弗也!世尊!」佛陀问说:「受想行识是如来吗?」仙尼回答说:「弗也!世尊!」佛陀又问:「仙尼!异于色,有如来吗?异于受想行识,有如来吗?」仙尼回答说:「弗也!世尊!」佛陀又问:「仙尼!色中有如来吗?受想行识中有如来吗?」仙尼回答说:「弗也!世尊!」佛陀又问:「仙尼!如来中有色吗?如来中有受想行识吗?」仙尼回答说:「弗也 !世尊!」佛陀又问:「仙尼!非色、非受想行识有如来吗?」仙尼回答说:「弗也:世尊!」

佛陀告诉仙尼说:「我的诸弟子,听我所说,不能尽解其义,而起慢。其所谓无间等(现观、通达),并不是真正无间等之故,其慢并不能断灭。慢不断灭之故,舍此五阴身后,和继之而来的五阴相续而生(也就是一再的会转生而不解脱)。因此之故,仙尼!我就会预记

而说:这些弟子,身坏,命终之后,会生在彼彼之处(生死流转之处,多处受生)。为甚么呢?因为他们还有余慢未断之故。

仙尼!我的诸弟子们!对于我所说的,能解其中真义的人,则这些人对于诸慢,就能得到无间等(了脱)。得无间等之故,诸慢就会断灭。诸慢断灭之故,身坏命终后,更不会再相续(不再流转于生死)。仙尼!像如是的弟子们,我就不会说他舍此五阴后,会生彼彼之处(不会多处受生,也就是不再生死流转)。为甚么呢?因为已没有因缘可以记说之故。如果要我记说的话,我当会记说而说:那些人已断诸爱欲,永离有结,正意解脱,究竟苦边!我自从往昔以来,乃至到于现在,都常说慢之过,慢之集,慢之生,慢之起等事。假若对于慢,能够无间等观的话,众苦就不会再生了!」

佛陀说此法时,仙尼这位外道的出家人,乃远尘离垢,得法眼净。

仙尼这位外道的出家人,于此时已见法、得法,断诸疑惑。他已不由他知,不由他度,在于正法当中,心得无畏。就从座位站起,合掌而白佛说:「世尊!我能得在于正法当中出家修行与否呢?」佛陀告诉仙尼说:「你可以在于正法当中出家,而受具足戒,而得比丘之分!」

这时,仙尼得以出家后,就独自在于一静处,去修持而不放逸。他作如是之思惟:「其所以,出身为族姓子,剃除须发,乃由正信而为非有家之人,而出家学道,修行梵行,至于见法而自知得证正道。所谓: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之身,而得阿罗汉果!」

闻佛所说,欢喜奉行(为此经之结句)。

一○六、阿 罗经:本经叙述有关于在如来离世后,为有?或为无?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的迦兰陀竹园。

这时,有一位比丘,名叫阿 罗度(阿那律,天眼第一),住锡在于耆阇崛山。有好多的外道出家人,在于这时往诣阿揉罗度之处,到后,共相问讯,共相问讯后,退坐在一边。他们自阿 罗度说:「我们有点事,想请问您,宁(是否)有闲暇(有空的时间),可为我们解释吗?」阿 罗度对诸位外道们说:「随你们所想问的事,就请提出来好了。我如知道的话,当会回答你们!」

诸外道就请问说:「你的意见如何呢?尊者!如来死后,到底为有吗?」阿 罗度说:「如世尊所说的话,这是属于无记的(未能断言之事,也就是不便于说明之事。所谓不足解答是!)

外道又问:「如来死后,到底为无吗?」阿 罗度说:「如世尊说,这也是无记的。」外道又问:「如来死后,是有无呢?或者非有非无呢?」阿 罗度说:「如世尊说,这也是无记的」外道又问阿 罗度说:「你的意见如何呢?尊者!我问您,如来死后为有吗?您就说这是属于无记。问您如来死后为无吗?你也说是无记。问你如来死后有无呢?非有非无呢?你也说是无记。您的意见如何呢?尊者!沙门瞿昙为不知、不见吗?」阿 罗度说:「世尊并不是不知,也不是不见!」

这时外道们对于阿拥罗度所回答之言,乃非常的不满意,其心非常的不喜悦,就开始啰嗦呵骂几句后,起座而离去。

阿 罗度在此时知道诸外道去后,就往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在一边,而住在那里。他就将诸外道所咨询的一切,向佛广说,然后仰白佛说:「世尊!他们这样的问我,我这样的回答,到底为顺诸法而说吗?是否能为没有诽谤世尊吗?是顺于法吗?是违于法吗?是否使他们来难诘,而堕于呵责之处吗?」

佛陀告诉阿 罗度说:「我现在问你,你就随所问的回答出来。阿 罗度!色为常的吗?为无常的吗?」阿 罗度回答说:「是无常的」。佛陀说:「受想行识,是常呢?是无常呢?」阿脱罗度回答说:「是无常的,世尊!」

佛陀说:「如在焰摩迦经(一○四)里广说过的那样,乃至识是如来吗?」阿 罗度回答说:「弗也!世尊!」

佛陀告诉阿 罗度说:「作如是之说的话,乃为随顺诸说,并没有诽谤如来,也不是越次(顺序次第不乱,也就是随顺法),为如来之说,此乃为次于诸法(顺诸法)而说,并不会致人能来难诘呵责之理。为甚么呢?因为我(指如来)对于色,能如实而知,对于色之集,色之灭,色灭之道迹,也如实而知之故。阿 罗度!假如舍弃如来之所作(如来之说明),而认为如来所说的为无知无是之说的话,这就不是等说的了(不合称于法,也就是说错的了。因如来已究竟生死,故死后为有、为无等,则不记答。如认为此不记答就是无知无见,就是不知真理的人)。

佛说此经后,阿 罗度,听佛所说,欢喜而奉行。

一○七、长者经:本经叙述佛陀为有病之长者说:对于苦患身而修不苦患之心。后经舍利弗补说佛意。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婆祇国,设首婆罗山的鹿野深林中。

这时,有一位名叫那拘罗的长者,已有一百二十岁。他因年耆根熟,身体已羸劣之故,常有病苦。他想觐见世尊,以及从前他所宗重的善知识之比丘们。因之而来诣佛所,行礼如仪后,退坐在一边。他仰白佛陀说:「世尊!我已年迈衰老,羸劣苦病,然而自力勉励(鼓起勇气),来觐见世尊您,以及从前我所宗重的知识比丘。唯愿世尊,能为我说法,使我长夜能得安乐!」

这时世尊告诉那拘罗长者说:「善哉!长者!你这么年老根熟,羸劣苦患,也能自力来此觐见如来,以及其它你所尊重的善知识比丘。长者当知!你在于会苦患之身当中,应该要常修学不苦患之身(身:依下文之义,应为心)。这时,世尊为那拘罗长者示教照喜,长者则默然而住。那拘罗长者,听佛所说,欢喜而随喜,就礼谢佛陀后,离去。

那时,尊者舍利弗,乃在于离开世尊不远之处,坐在一树下。那拘罗长者就往诣尊者舍利弗之处。到后,行礼如仪,然后退坐在一边。这时尊者合利弗问长者说:「你现在身体上的诸根,都很和悦,貌色也非常的鲜明,是否在世尊处得到甚么深法呢?」那拘罗长者仰白舍利弗说:「今天世尊为我说法,示教照喜,用甘露法来灌我的身心。因此之故,我现在的诸根才有这么的和悦,颜貌才会这样的鲜明!」

尊者舍利弗就问长者说:「世尊到底是为你说甚么法,示甚么教,去照喜你,去把甘露润泽于你呢?」那拘罗长者仰白舍利弗说:「我刚才诣世尊处,曾向世尊告白说:『我因年迈衰老,羸劣苦患。然而

我乃鼓起勇气,奋自己之力而来觐见世尊,以及从来所宗重的诸善知识比丘』。佛陀就对我说:「善哉!长者!你实在已衰老而羸劣苦患!可是你却能以自力来诣我,以及拜见先前所宗重的比丘。你现在要在此有苦患之身,常时修学为不苦患之身」(身应可为心)。世尊就是为我说这些法,示教照喜于我,将甘露润泽于我的!」

尊者舍利弗问长者说:「善哉!长者!你现在应该仔细的听!当会为你解说!愚痴无闻的凡夫,对于色之集,色之灭,色之患,色之味,色之离等事,都不能如实而知。由于不如实而知之故,会爱乐于色。会说色就是我,是我所有。因此而执取摄受不放。那色身如果坏毁,或变易时,心识都会随之而转,恼苦就会跟之而生。恼苦生后,就会起恐怖、障阂(障碍)、顾念、忧苦、结恋(烦恼不能获释)。对于受想行识也是和此一样,这叫做身心之苦患!

甚么叫做身苦患,而心不苦患呢?多闻的圣弟子,对于色之集,色之灭,色之味,色之患,色之离,能够如实而知。如实而知后,就不会生爱乐,不会见色为我、我所有。因此,那个色身如果变坏,或异易时,其心也不会随其色身之变动而转,而致恼苦之生起。心不随转,恼苦不生后,就能得不恐怖、不障碍、不顾念、不结恋。受想行识也是和此同样。这叫做身苦患,而心不苦患。」

尊者舍利弗说此法之时,那拘罗长者就得法眼净。这时,那拘罗长者已见法、得法、知法、入法,度诸狐疑(疑惑),已不由他人之教示。在正法当中,心得无畏。他从座而起,而整衣服,恭敬合掌,仰白尊者舍利弗而说:「我已超越,已得度。我现在要皈依佛、法、僧三宝,为优婆塞(近事男,虔诚的在家学佛的男信徒)。请您为我证明:我今尽形寿,皈依三宝!」

这时,那拘罗长者听舍利弗所说,非常的欢喜而随喜,礼谢后离

去。

一○八、西经:本经叙述西方的比丘众,欲回西方,佛陀叫他们去见舍利弗,舍利弗就为他们授佛之纲要。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释氏的天现聚落(天臂城,邻近于迦昆罗卫国)。

这时,由西方而来的众多的比丘,欲回到西方去安居,就诣世尊之处,行礼如仪后,退坐在一边。世尊在这时,就为他们说法,示教照喜。在佛陀种种的示教照喜后,这些由西方而来的众多比丘,从座而起,合掌而仰白佛陀说:「世尊!我们这些众多的西方的比丘,欲回到西方去安居,现在来告假的!」(奉辞)。佛陀对于西方的诸比丘们说:「你们向舍利弗辞别了么?」大家回答说:「未辞」(并未向他告假)。佛陀告诉西方的诸比丘们说:「舍利弗乃淳修梵行的长老,你们应该向他告假。他定会使你们由于他的教诫,而有所饶益,使你们长夜安乐!」

这时西方的诸比丘,就辞退佛处,欲诣舍利弗处。尊者舍利弗于此时,离开佛陀不远之处,坐在一坚固树的树下。西方诸比丘就往诣尊者舍利弗之处,到后,行礼如仪,退坐在一边。他们仰白舍利弗说:「我们欲回皈西方去安居,故来奉辞。」舍利弗说:「你们向世尊辞别了么?」大众回答说:「已向世尊奉辞过」。

舍利弗说:「你们回到西方后,那边处处的诸异国,种种不同的大众,必定会去请问你们。你们现在于世尊处,听到善胜的说法,你们

应该要善于纳受,善于守持。要好好的观察,善入于法。你们是否能为他们具足宣说,不毁损佛教吗?不会使他们来难问、诘责,而堕于负处么?」(没有把握,而不堪其一问而败退下来吗)?

诸比丘仰白舍利弗说:「我们就是为了听闻此法之故,才来诣尊者您的。惟愿尊者能其为我们阐说,为哀愍我们之故而说!」

尊者舍利弗告诉诸比丘们说:「阎浮提之人,那些聪明利根的人,如剎帝利,或婆罗门,或长者,或沙门,必定会来请问于你们而说:『你那位大师,是讲甚么法?教授你们甚么?」你们应该回答说:『大师唯说调伏欲贪,是以此教授我们的。』他们又会问你:『要对于甚么法当中,去调伏欲贪呢?』你们应该回答而说:『大师唯说对于色阴去调伏欲贪。对于受想行识等阴去调伏欲贪。我们的大师就是如此的说法!」

他们必定会再问:『欲贪有甚么过患(罪过)之故,你们的大师会对你们说应对于色去调伏欲贪,对于受想行识去调伏欲贪呢?』你们就应回答说:『如果对于色欲不断,贪不断、爱不断、念不断,渴而不断的话,则当那色若变,若异的话,就会生忧悲恼苦来。受想行识也是同此道理。佛陀大师因见欲贪有如此的过患之故,才会教人对于色,应调伏其欲贪。对于受想行识,应调伏其欲贪。』他们当会又问:『见断欲贪,有甚么福利之故,大师才会说教叫人对于色应调伏其欲贪,对于受想行识,应调伏其欲贪呢?』你就应回答:『如果对于色断除欲,断除贪,断除念,断除爱,断除渴的话,则当那色若变,若异之时,就不会生起忧悲恼苦!对于受想行识,也是如此』。」

舍利弗的教言,仍然不断,他继而又说:「诸位尊者们,假如受诸不善之法的因缘之故,现在得以乐住于现法,而不苦、不碍、不恼、

不热,到了身坏命终后,也会生在于善处的话,则世尊终究(必定)不会说:大众当断诸不善之法。也不会教人在于佛法中去修诸梵行,才能得尽苦的边际等事。由于受不善之法的因缘之故,现在才会苦住于现法,会有障碍热恼。到了身坏命终之后,就会堕入于恶道之中。因此之故,世尊说言:『应当要断除不善之法,要在于佛法中去修诸梵行,而达到平等尽苦,究竟苦的边际!』

反之而如果受诸善法的因缘,而现在却在于现法苦住,而有诸障碍热恼,到了身坏命终之后,会堕落于恶道中的话,则世尊终究(必定)不会说应受持善法,应在于佛法中修诸梵行,平等尽苦,究竟苦边这些话。由于受持善法,而能现法乐住,而不苦、不碍、不恼、不热,身坏命终时,会生于善处。因此之故,世尊才会赞叹,才会教人应受诸善法,在于佛法当中去修诸梵行,平等尽苦,究竟苦边。」

尊者舍利弗说此法时,西方的诸比丘们,已不起诸漏,而心得解脱。尊者舍利弗说此法时,诸比丘乃欢喜而随喜,都礼谢后离去。

一○九、毛端经:本经叙述佛陀说见真谛的人之能断诸苦恼之多,有如池水。舍利弗继之而说五受阴之非我、非异我、不相在的因由。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

这时,世尊告诉诸比丘们说:「譬喻有一个水池,方圆有五十由旬(驿,一由旬约十余公里)之大,其深度也是一样,其池水盈满在于池中。又有一人,用毛、用草,或用指爪,以渧其水。诸比丘们!你

们的意见如何呢?到底是那位士夫的水渧为多呢?还是池中之水为多呢?比丘仰白佛说:「那位士夫用毛、用草,或用指爪所渧之水为少,为少的不足说言。而池水乃非常的多,有着百千万倍之多,实在是不可为比喻的!」

佛陀说:「如是,诸比丘们!证见真谛之人所断之众苦,有如那池中之水那么的多。对于未来世,永远已不会再复生的了!」

这时,世尊说法后,就进入室内去坐禅。同于此时,尊者舍利弗也坐在于大众当中。他在世尊进入禅室后,曾告诉诸比丘们说:「从来未曾听闻过的!世尊在于今天善说池水之譬喻。为甚么呢?因为圣弟子如果具足见谛的话,就能得无间等果(通达于真理)。如果是凡俗的人生起邪见、身见(有身见,认此身为实我)、根本身见(能为根本而生变化之身见)、集身见、生身见的话,就会忧戚隐覆,会庆吉而保借,而说为是我,会说为是众生,是奇特,而矜举。像这些邪见邪解,都把它除灭的话,就能断除根本,有如折断多罗树(棕梠,一旦断后,则不再生)之不会再生那样,在于未来世当中,更不会复生。」舍利弗之语,还不断,他接着而说:

「诸比丘们!甚么叫做见谛的圣弟子断灭上述之众邪见,在于未来世,永不复起呢?而愚痴无闻的凡夫,乃见色是我,是异我,我在于色,色在于我。见受想行识是我、是异于我,我在于识,识在于我。

甚么叫做见色是我呢?如得到『地一切入处正受』之观察后,会作此念:『地即是我,我即是地。我和地,乃唯一无二,不异、不别。』像这样的观察水、火、风,青、黄、赤、白等之一切入处,而正受后,就会作此念:行即是我,我即是行,行与我,乃唯一无二,不异、不别。像这样的,在于一切入处,一一执计为我。这就是名叫色即是我(地一切入处正受就是十种一切处定。所谓十遍处定之一。

计为:地、水、火、风,青、黄、赤、白,空、识等之十,都遍处去观察──观察为遍满一切处)。

甚么叫做见色为异于我呢?如他见受是我,见受是我后,会见色为我所有,或见想行识等即是我,而见色就是我所(我所就是异于我)。

甚么叫做在我当中见色呢?所谓见受就是我,见色在于我之中。又见想行识即是我,色在于我之中。甚么叫做见色中之我呢?所谓见受即是我,而在于色中住,入于色中,周遍于其四体。见想行识是我,而是在于色中住,周遍于其四体。这叫做色之中之我。

甚么叫做见受即是我呢?所谓六受身-眼触而生受,耳、鼻、舌、身、意触而生受。此六受身之一一,都见为是我,我就是受。这就是名叫受即是我。甚么叫做见受为异于我呢?所谓:见色是我,受是我所。所谓:想行识是我,受是我所。这就是名叫受乃异于我。

甚么叫做在我之中见受呢?所谓:色是我,受在其中。想行识是我,受在其中。这就是我中之受。甚么叫做在于受之中见我呢?所谓:色是我,而在于受中住,而周遍于其四体。想行识是我,而在于受之中住,而周遍于其四体。这名叫做受中之我。

甚么叫做见想即是我呢?所谓六想身-眼触而生想,耳鼻舌身意等触,而生想。此六想身的一一,都见为是我,就是名叫想即是我。甚么叫做见想异于我呢?所谓见色是我,而想是我所,受行识是我,而想是我所,就名叫做想异于我。

甚么叫做在我之中见想呢?所谓:色是我,而想在其中住。受行识是我,而想在于其中住。甚么叫做见想中之我呢?所谓色就是我,在于想之中住,周遍于其四体。受想行识是我,在于想之中住,周遍于其四体。这名叫做想中之我。

甚么叫做见行是我呢?所谓六思身-眼触而生思,耳鼻舌身意之触而生思。在于此六思身,一一都见为是我。就名叫做行即是我。甚么叫做见行异于我呢?所谓色是我,而行是我所。受想识是我,行是我所。这名叫做行异于我。

甚么叫做在我之中见行呢?所谓色是我,而行在于其中住。受想识是我,而行在于其中住。这叫做在我之中之行。甚么叫做在行之中见我呢?所谓色就是我,而在于行中住,而周遍于其四体。所谓受想识是我,在于行中住,周遍于其四体。这名叫做行中之我。

甚么叫做见识是我呢?所见六识身-眼识、耳、鼻、舌、身、意等识身。在于此六识身中,一一见为是我,就名叫做识即是我。甚么叫做见识异于我呢?所谓见色是我,而识是我所。见受想行识是我,而识是我所。这名叫做识异于我。

甚么叫做见我中之识呢?所谓色是我,识在于其中而住。受想行是我,而识在于其中住。这就是名叫我中之识。甚么叫做识中之我呢?所谓色就是我,在于识中而住,而周遍于其四体。受想行是我,在于识中而住,而周遍于其四体,这就是名叫识中之我。

如是这般,圣弟子们,见四真谛,而得无间之果(通达),而断诸邪见,在于未来世,永远不会再复起。所有诸色,不管是过去,或者是未来,或者是现在,或者是内、是外,或者是粗、是细,或者是好、是丑,或者是远、是近,一向都是积集之物(阴)。应作如是之观察:一切都是无常,一切都是苦的,一切都是空的。一切都并不是我,不应该去爱乐、摄受、保持。受想行识也是如此之故,不应去爱乐、摄受、保持,要如是的去观察。要好好的系心,要安住于不愚。对于法,应一再的观察,而精进,要离开诸懈怠之心,要得喜乐,身心要猗息,住于寂静之舍,其诸道品,修行满足,永离诸恶,并不是

不消炀(镕化),并不是不寂灭,乃灭而不起,减而不增,断而不生,不生、不取、不着,而自觉涅槃。所谓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之身。」

舍利弗说此法时,六十位的比丘,不受诸漏,心得解脱。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一一○、萨遮经:本经叙述萨遮尼揵子欲攻破佛说之五阴非我之论,然而反之而被佛说服。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毘舍离国的猕猴池边。

毘舍离国有一位尼揵子(离系),非常的聪慧明哲,能善解诸论,然而有聪明之慢。他所广集的诸论,乃以妙智而入于微,而为诺众说法,乃超越于诸论师。他每次都作此念:诸沙门、婆罗门,没有一人能和我相配敌者,乃至,就是如来,我也能和他共论。诸论师们,如听闻我的名字的话,则其头额会有津水,腋下会流汗,会由毛孔而流出水分来(形容大家都会非常的惧怕他)。我的论议,犹如风之能偃草折树,能摧破金石,能伏诸龙象。更何况那些人间诸论师之辈,怎能抵当我呢?」

这时,有一位比丘,名叫阿湿波誓(马胜,为五比丘之一,威仪端正第一),在于早晨,着衣持钵,威仪庠序(很有威仪,有秩序),端视而平步,而入城去乞食。同时,有一位名叫萨遮(谛者)尼揵子(离系,拜火之裸形外道),有点儿事,而诣诸聚落,从城门出来。

他遥见比丘阿湿波誓,就诣其所,而问说:「沙门瞿昙,到底为其诸弟子说甚么法?以何等之法,教诸弟子,令诸弟子去修习的呢?」

阿湿波誓说:「火种居士(拜火的婆罗门之通称)!世尊乃这样的说法,教诸弟子,使他们去修学的。世尊说:『诸比丘们!对于色,应当要观察是无我。对于受想行识,应当观察是无我。对于此五受阴,要勤于方便去观察,要观察为如病、如痈、如刺、如杀,是无常,是苦,是空,是无我!』」

萨遮尼揵子闻此语后,心不喜悦,而发言说:「阿湿波誓!你必定是听错的。沙门瞿昙必定不会作此说的。假若沙门瞿昙是这么说的话,那就是邪见的了,我应该要到那边去难诘他,使他停止说此法!」

这时萨遮尼揵子曾到聚落的诸位离车(薄皮,王种)等人集会之处,去对诸位离车们说:「我今天看见沙门瞿昙的第一弟子,名叫阿湿波誓(马胜),曾咯和他论议。假如像他所说的话,我就应该看看那位沙门瞿昙,和他共论议(辩论真理),进、却、回、转,也就是要用种种技巧的说法,必定使他随我之意。」他举一譬喻说:

「譬如一位士夫将艾草(草根)刈拔后,手握其草之茎,向空中抖擞(摇动),而除诸乱秽一样,我也如是。我和沙门瞿昙论议难诘,定会执其要领,进、却(退)、回、转,彻底的和他辩论,而随其所欲,而能弃除其邪说!喻如沽酒家(卖酒、造酒师),执其酒囊,压取其清醇的,而弃掉其糟滓的一样,我也是这样。我去看沙门瞿昙,和他论议难诘,进、却、回、转,取其清真的,而弃除其邪说!也如织席师,用席盛诸秽物,欲到市场去卖人时,就先用水洗泽,弃掉诸臭秽一样,我也是如此。我诣沙门瞿昙之处,和他共论议,经过进却回转(左叩右叩,旁打直打),都能把握其纲领,而弃掉其诸秽说。

譬喻王家之调象之师,牵一大醉象,入于深水中,洗牠的身体、四肢、耳、鼻,周遍的沐浴,而弃掉其诸尘秽一样,我也如走。我诣沙门瞿昙之处,和他论议难诘,进、却、回、转,都能随意自在的执其要领,弃掉其诸秽说。诸位离车们!你们也应和我同往其处,去观看得失!」

在座当中,有一位离车,曾作此说:「如果萨遮尼揵子,能和沙门瞿昙共相论议,乃是无有是处(不会辩胜!)」也有人说:「萨遮尼揵子乃非常的聪慧利根,能够共相论议的。」于是,有五百位离车族的人,在此时和萨遮尼揵子一同去诣佛所,都是为了看论议之故。

这时,世尊曾在于大林中,坐在一树下,安住于天住(昼住,下午之禅思安隐)。于此时,有好多的比丘,走出寮房外,在林中经行(慢步的禅功),遥见萨遮尼揵子们之来到,渐渐的近于诸比丘们之处,到后,就问诸比丘们说:「沙门瞿昙住在那里呢?」比丘们回答说:「在大林里,依在一树下,安住于白天的禅定(天住)」。

萨遮尼揵子就到佛所,恭敬问讯,在另一边坐下来。诸离车族的长者们,也诣佛所,有恭敬的,也有合掌问讯的。大众问讯后,却退在于一边而住。

这时萨遮尼揵子就开口向佛说:「我曾经听过瞿昙你作如是之说法,作如是的教授你的诸弟子。你教诸弟子,叫他们要对于色观察为无我,对于受想行识,要观察为无我,叫他们对于此五受阴要勤作方便去观察,要观察为如病、如痈、如刺、如杀,为无常、苦、空、非我。这是瞿昙你作过的如是之教呢?或者是传话的人欲毁谤瞿昙你呢?传说之人是否如说而说(照你之说而说)呢?或不如说而说呢?是否如法而说呢?或者是为了法次之法而说?是否有异人来相难诘问,使其堕入于负处吗?(指摘错误,使你败下,而知错?)」。

佛陀告诉萨遮尼揵子说:「就是照你所听到的,并没有错,传话的人乃照我所说的去说的(彼如说说),是如我所说之法而说(如法说),也是法次法说(依法的规则而说),并不是谤毁的。也没有人来难问而使我堕入于负处。为甚么呢?因为我乃实在为诸弟子如是说法。我实在常教诸弟子,使他们随顺于法教,叫他们观察色,并没有我,观察受想行识,并没有我,观察此五受阴如病、如痈、如刺、如杀、无常、苦、空、非我!」

萨遮尼揵子向佛说:「瞿昙!我现在当说譬喻。」佛陀告诉萨遮尼揵子说:「宜知是时」(你知道这时最适宜,就说出来好了)。于是尼揵子就说譬喻而说:

「譬喻如世间的一切所作,均依附于地一样,像如是,此色即是我人。因为善恶都由此而生。受、想、行、识,乃是我人。因为善恶也都由之而生。又再譬喻说:如人界、神界、药草、树木等,均依于地而得以生长。像如是的,色就是我人,受、想、行、识,就是我人。」

佛陀告诉火种居士说:「你说色是我人,受想行识是我人吗?」尼揵子(火种)回答说:「如是,瞿昙!色就是我人,受想行识就是我人。此等诸众(在座的这些人,包括所有之人),都作如是之说。」

佛陀告诉火种居士说:「且立你的论好了,本用众人为?」(引用他人之说干甚么?)萨遮尼揵子自佛说:「色实在是我人!」

佛陀告诉火种居士说:「我现在问你,你就随意回答我好了。譬喻一位国王,他在于自己的国土里,将有罪过的人,不管是杀他,或者是缚他,或者是摈他,或者是鞭打他,或者是断绝其手足。反之而如果有大功劳于国家的人,则赐与其象马、车辆、城市、财宝等物。这些事,是否悉能作得到吗?」尼揵子回答说:「悉能作到啊!瞿昙」

佛陀告诉火种居士说 :「凡是主宰者,均能得以自在吗?」尼揵子回答说:「如是,瞿昙!」

佛陀告诉火种居士说:「你说色就是我,受想行识就是我,那么,你是否得以随意自在的叫它这样,叫它不可这样吗?」这时萨遮尼揵子,就默然不作声,而住在那里。

佛告火种居士说:「快说!快说!为甚么默然不作语呢?」就这样的催过三次,萨遮尼揵子仍然如故的默然不语。

这时有金刚力士的鬼神(护法的大力神),拿着金刚杵,猛火炽然,在于虚空中,莅临于萨遮尼揵子的头上,而作此言说:「世尊再三的问你,你为甚么不回答呢?我当用金刚杵来碎玻你的头,使它成为七分。」由于佛的神力之故,唯令萨遮尼揵子看到金刚神,其它的人则看不见。萨遮尼揵子,因此,非常的恐怖,就白佛而言说:「不尔,瞿昙!」(我人不能自由使色如何如何)。

佛陀告诉萨遮尼揵子说:「你徐徐(慢慢)的思惟,然后解说。你刚才在众人当中,说色就是我,受、想、行、识就是我,而现在却说不是,前后相矛盾。你从前常说:色就是我,受、想、行、识就是我。那么,火种居士!我现在问你「色为常呢?为无常呢?」尼揵子回答说:「是无常的,瞿昙!」佛陀又问:「无常的,是苦与否呢?」尼揵子回答说:「是苦的,瞿昙!」佛陀又问「是无常,是苦的话,就是变易之法。多闻的圣弟子,宁于其中见为是我,异于我、彼此相在(此他两者相结合的我)吗?」受、想、行、识,也同样的问答。

佛告火种居士说:「你要好好的思量,然后说出来」。佛陀又再问火种居士说:「如果色,不离开贪,不离开欲,不离开执念,不离开爱,不离开渴望的话,则那个色假若变动、异样时(反常而有种种毛

病),当会产生忧悲恼苦吗?」尼揵子回答说:「如是,瞿昙!」受、想、行、识也是如此之问答。

佛陀又问:「火种居士!如果在于色,已经离开贪,离开欲,离开念,离开爱,离开渴的话,则那个色,如果有变,或异之时,则不会生忧悲恼苦,是不是呢?」尼揵子回答说:「如是,瞿昙!如实无异!」对于受想行识,也同样的问答。

佛陀继之又问而说:「火种居士!譬如一位士夫,身体婴缠众苦,常和苦俱在。那些苦痛并不断灭,也不舍去,这时会得快乐吗?」尼揵子回答说:「弗也,世尊!」佛陀说:「像如是的,火种居士!身体如果婴缠众苦,而常和苦痛俱在。那些苦痛不断、不舍,就不得快乐。」

「火种居士啊!譬如士夫,手拿斧头,进入山去,想求取坚实的材料。他看见芭蕉树,非常的洪大而又 直(粗大而直立),就断其根叶,剽剥其皮,乃至穷尽,都没有坚实可言。火种居士!你也是如此啊!你自立论端,而我现在乃善求其真实之义,都没有坚实之义可言,有如芭蕉树一样!而你却在于此大众当中,敢说此语:我未曾看见过沙门、婆罗门中之所知、所见,能与如来、应、等正觉之所知所见共相论议,而不被摧伏的人。而便自说:我的论议,却有如风之偃草、折树,也能破金石,能调伏龙象。故要使瞿昙额头有水,腋会出汗,毛孔都流水分来。可是你现在自论的自己所立之义,而不能自立。刚才的夸言大语,说能伏彼相,而现在尽自取(尽自己之能力去发挥自己的主张),却不能动如来的一根毛!」

这时,世尊,乃披露郁多罗僧(上衣、大衣),现出胸部,而提示说:「你们试试看!能动如来的一毛与否?」

萨遮尼揵子到这时,乃默然而低头,非常的惭愧,而失色(面色苍

白)。这时在大众中,有一位离车族出身,名叫突目佉(也是尼干子外道的弟子),乃从座而起,整其衣服后,合掌而仰白佛陀说:「世尊!请听我说譬喻好吗?」佛陀告诉突目佉说:「宜知是时」(这时很适当,可以的)。突目佉白佛说:「世尊!譬如有人,拿着斗斛(量器,古十斗,今五斗),在大聚谷当中,去取二三斛之谷物一样,现在这位萨遮尼揵子,也是如此。世尊!譬喻一位长者,非常的富有而多财,然而忽然有罪过,故其所有的一切财物,均被王家所抄没。萨遮尼揵子也是如此,所有的才辩,均被如来之所摄受。譬喻城市部落之边有大水,男女大小,均入水中嬉戏,而取水中之蟹,而截断其足,放置在于陆地。由于已没有脚之故,不能还回而入于大水中一样。萨遮尼揵子也是如此,诸所有的才辩,都被如来之所断截,终不能一再的敢诣于如来,去认佛为敌人而和佛论议的了!

这时萨遮尼揵子,乃非常的生气(忿怒炽盛),就唾骂突目佉离车说:「汝这麤疏之物!不审谛而为甚么在那边大叫呢?吾自和沙门瞿昙辩论,何干你之甚么事?」

萨遮尼揵子呵骂突目佉后,又白佛说:「且搁置那些凡辈鄙贱之说,我现在另有所问。」佛陀告诉萨遮尼揵子说:「任你所问,当会随问随答」。尼揵子说:「云何呢?瞿昙!你为弟子们说法(到底是为弟子说甚么法),使他们离开疑惑呢?」

佛陀告诉火种居士说:「我为诸弟子说诸所有色,不管是过去,或者是未来,或者是现在,或者是内、是外,或者是粗、是细,或者是好、是丑,或者是远、是近,那些一切的一切,如实观察为非我,非异我(不是他之我),不相在(不是此他两者相结合的我)。受想行识,也是如此。他们学习后,必定会见迹(见道之迹,所谓见道)而断坏,会堪任成就,会厌离而知见,而守持甘露之法门。虽然并不是

一切悉得究竟,但是都具向涅槃。像这种弟子,从我的教法,就能得离疑惑」。

尼揵子又问瞿昙说:「你又以甚么去教诸弟子,在于佛法里得尽诸漏,而至于无漏,而心解脱、慧解脱,直到在于现法中自知作证,所谓: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的呢?」

佛陀告诉火种居士说:「我正以此法去教他们的,所谓:诸所有色,不管是过去,是未来,是现在,或者是内、是外,或者是粗、是细,或者是好、是丑,或者是远、是近,那些一切的一切,都如实而知为非我、非异我、不相在。受想行识也是如此。这样的观察修学的话,就能成就三种的无上:1.智无上,2.解脱无上,3.解脱知见无上。成就此三种无上后,大家就应在于这位大师之处,去恭敬、尊重、供养,有如佛陀。世尊觉悟一切法,也就用此法去调伏弟子,使他们得到安隐,使他们得到无畏,而调伏,而寂静,而究竟涅槃。世尊乃为涅槃之故,为诸弟予说法!火种居士!我诸弟子们,在于此法中,得尽诸漏,得心解脱,得慧解脱,在于现法当中自知已作证。所谓: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之身」。

萨遮尼揵子白佛言:「瞿昙!犹如被壮夫(力士),以锋刀乱下,仍然还可以得免(可以逃避),可是在瞿昙的论手之下,就难以得脱。好像盛毒蛇,犹然可以得避其害。在旷泽的猛火,仍然可得而避其灾,遇凶恶的醉象,也可以得免其害,就是狂饿的狮子,还是统统可以得免其祸。然而在沙门瞿昙的论议手中,就难以得解的了!并不是像我这种凡品、轻躁的鄙夫,论具不备,能因论议之故,而来诣瞿昙的(也就是不是像我这类人物可以到这里来和佛议论的)。」萨遮尼揵子之语,还是继续说下去,他说:

「沙门瞿昙!此昆舍离国,乃为丰乐的国土。有好多的支提(制

底,译为积聚,通常都用做灵庙。)如遮梨支提、漆庵罗树支提、多子支提等是。瞿昙!还有拘搂陀支提、婆罗受持支提、舍重担支提、力士宝冠支提。」萨遮尼揵子至此,对于佛陀乃换一尊称。他说:「世尊!你应该安乐在于此毘舍离国。诸天、魔王、梵天、沙门、婆罗门,以及诸世间(诸众生界),都会因便利而在于世尊之处,常得恭敬、奉事、供养于您。好使这些诸天、魔王、梵天、沙门、婆罗门等众生,能够长夜安乐!也愿休息止住在此,明晨和诸大众,纳受我的薄食!」

这时世尊,乃默然而允许其邀请。萨遮尼揵子于此时知佛世尊默然受邀请后,乃欢喜而随喜,就从其座起后而去。

这时,萨遮尼揵子在回皈的路上,对于诸离车族们说:「我已邀请沙门瞿昙,以及诸大众,要供设饭食供养他们。你们各人各办一釜之食,送到我所来」。

诸离车族们各还其家后,就连夜供办,到了早晨,即送至萨遮尼揵子之处。萨遮尼揵子乃在于早晨洒扫、敷座,供办净水,然后派遣使人诣佛,而向佛说:「时到」(应供的时间到了)。

这时,世尊和诸大众,就着衣持钵,到萨遮尼揵子之处,在大众之前而坐下来。萨遮尼揵子亲手奉施清净的饮食,满足大众。大众食后,也已洗过钵器。萨遮尼揵子,知佛食后,就洗其钵,然后取一卑床,乃在于佛前坐下。这时世尊,就为萨遮尼揵子说随喜偈而说:

于诸大会中 奉火为其最 阐陀经典中 婆毘谛为最

人生王为最 诸河海为最 诸星月为最 诸明日为最

十方天人中 等正觉为最

(在于所有的大会当中,乃以奉火〔向火神献火〕为其最第一。在闱陀〔吠陀,婆罗门教典之一,以歌颂天为主〕的经典中,乃以婆毘

谛〔吠陀经中所讲的真理〕为最第一。在人类当中,乃以国王为最伟大。在诸河当中,乃以海为最大。在诸星当中,是以月亮为最第一,在诸光明当中,乃以太阳为最第一。在十方的天人当中,乃以等正觉为最第一!)

这时,世尊为萨遮尼揵子说种种法,示教照喜后,还皈本处。诸比丘即于此时,也就是在于回皈的路上,共相论议而说:「五百位离车族们,各人都为了萨遮尼揵子,而供办饮食,那么,那些离车族们,到底在何处得福报呢?而萨遮尼揵子又在于何处得福报呢?」

这时,诸比丘还回自住之处,都举放衣钵,洗了双足后,就到世尊之处,到后,行礼如仪,都退坐在一边。大众仰白佛陀说:「世尊!我们在路的途中,都自共论议:『五百名离车族乃为萨遮尼揵子而供辨饮食,而供养世尊,以及诸大众。那么,那些诸离车们,到底会在何处而得到福报呢?萨遮尼揵子又会在于何处得福报呢?』」

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那些离车们,供办饮食,乃为了萨遮尼揵子而作的,也就是由于萨遮尼揵子之处的因缘而得福报的。萨遮尼揵子即能得供佛的功德福报。那些诸离车们,得到之布施,为有贪、恚、痴的因缘的果报(谓有我相之布施,故有三毒之布施的果报)。萨遮尼揵子会得施无贪、恚、痴因缘的果报(由于供养佛而来。谓:无住我相之布施,故没有三毒之布施的福报)。

摄颂如下:

彼多罗十问 差摩焰仙尼 阿 罗长者 西毛端萨遮

彼多罗十问经(为经名。本经缺译,中阿含卷四有『波罗牢经』),差摩经、焰摩迦经、仙尼经、阿 罗经、长者经、西经、毛端经、萨遮经。

杂阿含经卷第五完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杂阿含经卷第六
下一篇:杂阿含经卷第四

 杂阿含经卷第一(一) 杂阿含经卷第一(二)
 杂阿含经卷第一(三) 杂阿含经卷第一(四)
 杂阿含经卷第一(五) 杂阿含经卷第一(六)
 杂阿含经卷第一(七) 杂阿含经卷第一(八)
 杂阿含经卷第一(九) 杂阿含经卷第一(一○)
 杂阿含经卷第一(一一) 杂阿含经卷第一(一二)
 杂阿含经卷第一(一三) 杂阿含经卷第一(一四)
 杂阿含经卷第一(一五) 杂阿含经卷第一(一六)
 杂阿含经卷第一(一七) 杂阿含经卷第一(一八)
 杂阿含经卷第一(一九) 杂阿含经卷第一(二○)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当代佛教藏经阁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佛教图书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