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格萨尔王传 第31回 是逃是降尼扎问卜要战要和藏使调停
 
[格萨尔王] [点击:2275]   [手机版]
背景色

第31回 是逃是降尼扎问卜要战要和藏使调停


  阿尼协噶催动善飞海螺驹,一口气逃回阿扎王城,向尼扎王禀报和岭国兵马交战的情况。他说:“现在要取胜已经不可能,一则大王性急躁,二则王弟命归阴,三则幼弟年龄小,四则重臣都战死,剩下的兵将就像黎明时的星星。现在若想活命,一是逃到边远的沙滩,二是向岭国投降。俗语说,父有主张对子讲,君有良策对臣言,大王若有好主张,请快快吩咐快快讲。”

  尼扎王听协噶这么说,甚觉丧气。在他看来,现在无论如何不能讲投降的话,因为城内还有他们君臣二人,还有王弟赤德赞布等勇猛大将。如果守不住王城,还可以向北方碣日请求援兵。……想到这里,尼扎王顿觉还有退路可走,心中立即升起一团希望:
  “雄狮勿苦恼,雪山无冬夏;鱼儿勿苦恼,江河不会枯;勇士勿丧气,胜利能得到。阿扎王宫外,城墙比雪山坚硬,内城堡比岩石牢固。王城的主人是尼扎,聪明如太阳,力大赛疯象。幼弟赤德赞布,年轻有胆略,力大如黑熊。还有大臣协噶你,智慧过常人,凶猛如狮子。我们不能逃,我们不投降。”

  阿尼协噶见大王不肯投降,知道是尼扎没有和岭国兵马交过锋的缘故。没见过鹫鸟的小雀自称大,没见过海洋的小鱼赞水洼,没见过岭军的尼扎自以为比格萨尔强。既然大王不肯逃走,他当大臣的怎么可以逃呢?

  正当阿扎君臣二人商议如何守城迎敌之时,岭国大军已经包围了王城。东面是辛巴梅乳泽的红缨军,南面是玉拉托琚的铁缨军,西面是达拉赤噶的紫缨军,北面是阿达娜姆的黑缨军。

  辛巴梅乳泽一马当先,一斧将东城门劈开。阿扎城门守将见辛巴来势凶猛,胡乱刺了几矛便逃。接着,西、南、北三门相继被岭军攻破,守门将士非死即逃,全部退入城堡。尼扎王见大军溃败,欲出宫应战,被母后、王妃等劝阻。眼看天色将晚,尼扎王吩咐备好战马大刀,准备明日上阵。

  没让尼扎王等到明天,当夜,七星刚刚回营,城堡外便传来阵阵锣声和鼓声,人喊马嘶,阿扎王立即翻身坐起,他明白,这是岭军攻城了。

  大臣阿尼协噶已经站在城头,指挥兵将射箭、扔滚木雷石。一阵箭雨石雹落下来,攻城的岭兵死伤不计其数。阿尼协噶高兴得狂笑着,跃马从城堡中冲了出来:
  “岭国的小子们,吃够了利箭炮石,再尝尝我的锐剑宝刀吧。”

  岭国众将见阿尼协噶从城内飞出,立即抛出三条飞索,同时套在他的颈上。阿尼协噶的剑利刀快,左右开弓,砍断了飞索,又向岭兵杀来。姜国王子玉赤手扬电光红飞索,将马勒住,对飞索念颂道:
神索呵,
抛到天空套日月,
抛入大海擒龙魔,
今日请你再助我,
套住魔臣阿尼协噶。

  念罢,玉赤抛出飞索,套中阿尼协噶的脖颈。这下他的剑再利,刀再快,也不能奈何玉赤的飞索了。玉赤猛地一拉,阿尼协噶离了马鞍。岭兵蜂拥上前,将他牢牢捆住,外面捆得像圆环,里面捆得像个球。

  见阿尼协噶被擒,尼扎王不顾群臣和眷属的拦阻,飞身上马,冲出城堡。十八名大将紧随其后,保卫大王。

  尼扎王一出城,就被丹玛挡住:

  “哈哈,真高兴,有运的男儿遇鹿群,可以得到好鹿茸;有福的男儿遇獐子,可以得到好麝香;我丹玛有运又有福,遇到阿扎尼扎王,幻轮利箭瞄准你,可得一匹好坐骑。”

  丹玛的话到箭到,尼扎王一闪身,躲过了丹玛的箭,身后的王子可没躲过去,中箭坠马而亡。尼扎的心像被刀子剜了一样,比自己死去还要难受。他立即抽箭在手:

  “岭国无故犯阿扎,杀了我的王弟王子,还杀了我的全部大臣,今天我要让你来偿命。”
  丹玛当即被阿扎王射于马下。拉郭奔上前去,朝尼扎王连射三箭,尼扎毫毛未损,又回射一箭,拉郭也中箭落马。尼扎王左冲右杀,岭国兵将却越聚越多。尼扎渐渐感到力不能支,护驾大将们赶忙保着他退回到王城。

  岭军将士以为丹玛和拉郭死了,慌忙将二人抬回大营,帐内外响起一片哭声。拉郭先被哭声惊醒,一跃而起。见父亲晁通的眼睛都哭红了,他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丹玛也慢慢睁开眼睛。见众人围着他擦眼泪,他记起了与尼扎王的交锋,遂翻身坐起,哈哈一笑,说他丹玛是杀不死的煞神。

  见丹玛、拉郭死而复生,岭营内外转悲为喜,热烈庆贺一番。

  尼扎大王退回城堡后,心中有说不出的惊恐和仇恨,但表面上却一点儿也不露声色。第二天一早,他吩咐摆宴,说他要慰劳昨日和他一同出征的将士。庆幸还活着的十三个大臣都来了,见宫中设宴,都有些疑惑不解。岭兵压境,王城朝不保夕,大王怎么还有心思喝酒?!但见尼扎王面色如水一般沉静,威风丝毫未减,大臣们便也振奋起来。

  尼扎王的妹妹娜姆珍琼,带着众侍女来给君臣倒茶敬酒。在她的心目中,往日众臣如蜂群,今日只剩十几人;现在岭军加紧攻城,假如城堡一破,这些人的性命是否还能保得住?岭军就像那飞翔在天空的鸟,奔驰在地上的马,空中的霹雳,云中的彩虹,不可抗拒,不可阻挡。再抵抗下去,大概只有死路一条。想到这里,娜姆珍琼摘下自己的松石宝瓶,系在白哈达上,献给哥哥尼扎王,说道:
金刚山崖劈开路,
大海当中驱鳄鱼,
无魂死鸟飞太空,
阳光照遍毒树林,
红嘴凶鹫被鹏食,
阿扎神山遭霹雳。

  “王兄呵,这种种恶兆难道你不知晓?上等男子在事先盘算,主意像柱间大梁;中等男子在事间盘算,事情好坏分得清;下等男子在事后盘算,主意再好也没用。现在岭兵攻王城,不是阿扎兵将不英勇,实在是不宜守孤城,若想保得王城在,王兄出城把格萨尔迎,城中百姓免遭祸,王兄、大臣得活命。”

  听罢王妹一番话,众大臣面面相觑,无话可讲。阿尼协噶曾经劝过大王投降岭国,尼扎王拒绝了,现在岭军兵临城下,眼看城堡岌岌可危,不知大王是否肯投降,也不知雄狮王格萨尔肯不肯纳降。众臣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尼扎王。

  尼扎王也觉得妹妹说得有理。但是,前次大臣阿尼协噶的劝告已被自己顶了回去,现在和岭国交锋已久,再去投降岂不难堪?话该怎么出口?
  娜姆珍琼好像看出了王兄的心思,接着劝他:

  “上索波的娘赤王,当初与岭国交锋时,很多英雄丧性命。后来王城失陷,他说和岭国打仗不怪他自己,是大臣替他出主意。他向格萨尔大王忏悔后,雄狮王依旧让他守马城、住王宫,属民快乐又安宁。”

  尼扎王看了一眼王妹,仍然认为不能投降,换句话说,现在投降不如战死。他告诉众臣:

  “事先有主张的是俊杰,临时能想办法的是智者,事后出主意的是蠢才。当初战争开始时,曾经打卦问过卜,预言说,苦尽幸福来,黑暗过去是光明。岭军虽勇猛,我们也要守两年。如果城堡守不住,大王我要远走北方求祝古,那里也有个格萨尔,请他为阿扎雪耻辱。”

  王妹娜姆珍琼见众臣闷坐不语,很是不悦。俗语说:“无言如哑巴,无识是蠢人。”心想这些大臣都是王兄平日所器重之人,怎么到了关键时刻都成了泥菩萨?!自己这样苦劝哥哥,他们竟连一句话也不说。娜姆珍琼那双明亮而美丽的大眼睛逐一地把大臣们打量了一遍,最后把目光落在大臣嘉绒曲杰扎巴的脸上。这位大臣见自己不说话不行了,这才站起来向大王禀道:

  “岭军冲锋犹如卷白纸,攻取城堡犹如捡骰子,勇猛犹如扑羊群,与别国的敌人不相同。我们的铁壁营寨关隘险峻,锐利兵器多如林木,若守此城肯定能守三个月。大王可带一百人,前往祝古请援兵。要不然,听从王妹娜姆的话,率兵出宫去投诚。”

  嘉绒曲杰只是把尼扎王和娜姆珍琼的话重说一遍,等于没说。他是不敢说。现在说错一句话,这城堡,自己的性命,阿扎君臣、百姓的性命就全丢了。
尼扎王听嘉绒曲杰扎巴说,此城能守三个月,很是高兴:

  “聪明的大臣言之有理。倘若看见敌人就胆怯起来,不要说邻国,就是本国百姓也要耻笑我们。”
  王妹娜姆珍琼见劝不动哥哥,众大臣又像哑巴一样,嘉绒曲杰尽说废话,气得扭身进了内宫。尼扎王和众大臣并不理会,继续吃肉喝酒。

  岭国众英雄坐在格萨尔的神帐里,商议着如何破城。众人你言我语,说得十分热烈。晁通因为这次出征尚未立寸功,面子上有些过不去,嘴上又不肯认输,遂起身对雄狮大王格萨尔说:
茫茫太空云层中,
矫健苍龙独自吟,
飞禽虽多不能敌。
广袤无垠的大地,
狂风吹速度疾,
清风微微不能敌。
攻占阿扎王城南大门,
晁通我独自出阵去,
好汉虽多不能敌。

  “自从霍岭大战嘉察协噶阵亡后,上至总管王,下至诸将领,敢于单独出阵的男儿只有我一个。明天中午,我还要独自出阵,要使阿扎人头盔缨不留存,要使敌将鲜血染全身。取来阿扎人的弓箭战马,鞍辔响动如奏乐。晁通我定要得胜拿锦旗。”

  众英雄听晁通口吐狂言,很不高兴,却不愿意和他多搭话。总管王绒察查根终于忍耐不住,开了口:

  “身穿斗篷的枭鸟,白昼不敢到郊外,黑夜飞翔有何用?没有手足的蝌蚪,海中不敢去漫游,住在混浊泥水中有何用?讲空话的达绒晁通,敌人到来不敢去交锋,神帐内吹牛有何用?不要单独去出阵,出去恐怕会丢命。”

  见总管王如此看不起自己,晁通愤怒之极,不管众人怎么劝,他一定要单独出阵。众英雄见他固执,只好随他去了。

  第二天拂晓,晁通幻变成魔王鲁赞的模样,头戴石山铁盔,身穿烈风魔甲,腰佩饮血宝剑和罗刹张口箭袋,手持断风大斧,肘挂捕鸟套索;上身为男身,长有十八庹,下身为女身,长有十八庹;嘴左右有十八豁,十八只碗大的眼睛似明灯;右手可伸到印度,拿可断三界钩镰刀,左手可伸到汉地,持善旋吹风袋;牙齿如雪山,舌头似闪电,吐口气能盖日月,跺下足可使大地震颤;胯下一匹山羊魔马,四蹄如铁,角长十八庹;魔鞍蛇鞦,虎皮肚带,人皮护额,九宫饮血大镫。有三千三百名魔兵围绕,男魔似雪片降落,女魔如黑云飘摇,浩浩荡荡,杀气腾腾地飞到阿扎城堡上空。晁通大叫道:
太阳绕五洲,
阴影不可留;
山沟奔流水,
白鹅不能留;
鲁赞到阿扎,
尼扎不可留。
阿扎王若在宫中坐,
不要无言快回话!

  阿扎王和众大臣出宫上了城头,放眼望去,看见了空中的魔王。阿扎王心想,鲁赞早已被格萨尔降伏,这个魔王一定是那岭小子变化的。一着急,尼扎王忘了神飞索,取出利箭搭在弓上:

  “雪狮我见过,绿鬃是虚假;雄鹿我见过,犄角是虚假;白鹫我见过,绒团是虚假;格萨尔我见过,你鲁赞是虚假。今天射出这支箭,先杀人后射马,降伏鲁赞如同降伏格萨尔,射死魔马等于射死江噶佩布。”

  利箭像彩虹般射向幻变的魔王鲁赞,不但没击中,天空反而降下许多花雨,鲁赞也随即消逝。
  阿扎王见利箭无用,有些惊慌,立即率群臣返回王宫。他召来猴头女魔热噶达,让她再占一卜,问阿扎现在是向岭军投降好,还是向外逃跑好。热噶达闭目静坐,半晌才说:

  “岭军众多如海水,本领幻变比神速,英雄勇猛比虎雄,阿扎城堡不能守,尼扎大王投降也不能活。今天后半夜,太空云层中,东北城角上,垂下一条绳,大王抓住它,任凭空中的响动,千万不要把眼睁。”

  尼扎王听罢,异常高兴,盼着夜幕快快降临。

  到了后半夜,天空突然降下大雪,阿扎王佩弓带剑,率众臣及眷属站在东北城头,等候着幻绳降落。过了好久,尼扎王觉得幻绳该降落了,但见雪弥漫,看不清楚,伸手去摸,果然抓住了绳头。尼扎只觉得那幻绳慢慢地往上升,离开了城头。他本能地闭上眼睛。忽然,他想起众臣和眷属尚未和他一起飞行,便睁开了双眼。这下,可违背了不要睁眼的神示,幻绳断了。阿扎王忽忽悠悠地坠落在地。周围黑洞洞的,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尼扎坐在地上祷告起来。幻绳又被女罗刹接起,刚要送到尼扎手中,只听“当啷”一声,大梵天王的宝剑到了,幻绳又被砍断。那女罗刹一见大梵天王,吓得七魂出窍,生怕自己也要受那刀剑之苦,遂像鸽子扑食一般逃到须弥山的石缝中隐藏起来。

  尼扎久坐祈祷,再也不见幻绳出现。天亮了,他才发现此地离阿扎城堡并不很远。趁岭军尚未出营,阿扎王又回到城堡中。宫中的大臣和眷属正为找不到大王而忧愁,王妃等女眷已经昏死过去几次。众人见到大王归来,把岭兵攻城的事也忘掉了,高兴地把尼扎围住,询问大王是不是来接他们出宫。尼扎丧气地告诉众人,幻绳已断,现在逃出去是不可能了,只能和岭国决一死战。

  众臣无语。王妹娜姆珍琼等知道劝不转大王,便也不再说话。

  格萨尔已得天神预言,阿扎王尼扎要乘女罗刹所降幻绳逃遁,飞至空中时遇大梵天王,将幻绳斩断。现在女罗刹已藏至须弥山中,若不将她降伏,她还会帮助尼扎王逃遁,阿扎城也难攻破。

  晁通、噶德和朱噶三人,奉格萨尔大王之命去摄引女罗刹之身。三人静心修持。噶德的身体忽然变得像山神一般大,充满了天地,身体的每一毛孔都射出烈焰,犹如光隙中的微尘一般,瞬间就将女罗刹的魂魄摄引到一个龛中。噶德将龛压在自己的座垫下面,然后修起须弥大法。一会儿,他的座垫下忽然震动起来。晁通过去一看,什么也没看见。又过一会儿,座垫下再次震动起来。晁通等仔细一看。才发现座垫下的龛中有一只似鹫鸟而非鹫鸟的东西在动。三人禀报格萨尔大王,大王告诉他们,这只鸟乃女罗刹之首,千万不要让它逃走。

  晁通也修起法来,噶德的座垫震动得更厉害了,龛中的怪鸟变成了一只苍狼。晁通猛地一拍,苍狼不见了。晁通好生奇怪,这罗刹的魂魄莫不是让格萨尔摄引去了?他立即去见雄狮大王。果然,罗刹的魂魄已经被大王摄引。大王问晁通,另外和他一起修法的两个术士到哪里去了?晁通说,他们二人不肯帮忙,早就回营睡觉去了。

  实际上,噶德、朱噶二人是被晁通派去摄引其他罗刹魂魄,被罗刹们拿住,装在皮口袋里,抓进罗刹城,险些被罗刹们吃掉。幸亏天神护佑,才破了罗刹城。二人回到大营,来见格萨尔,向雄狮王禀报晁通有意让他们二人到罗刹城去送死。噶德说:
上师不喜欢上师,
尤其不喜欢有功德的上师,
长官不喜欢长官,
尤其不喜欢有业绩的长官;
勇士不喜欢勇士,
尤其不喜欢有本领的勇士;
美女不喜欢美女,
尤其不喜欢有声誉的美女。

  “晁通不喜欢我们和他一起修法降魔,却让我们去送死。嘴上温和如酥油,心思毒辣似黑刺,简直和魔鬼没两样。问话不答是哑巴,有仇不报是狐狸,我们要把达绒晁通和他手下的兵将,全部赶到鬼湖里面去。”

  格萨尔一面摇头,一面取出一个小龛,请两个怒气冲冲的大臣看:

  “这是你们和晁通摄引来的女罗刹之首,我已经将其降伏。”说着,格萨尔将龛门打开,女罗刹全身肿胀发绿,四肢被神索捆着。格萨尔对她说道:

  “降伏女罗刹,用的是智谋与仙法,因为你对众生危害大,所以要重重受惩罚。从头上倒下滚沸的赤铁水,喉中灌入零碎的骨与刺,是对你杀生的报应。”

  女罗刹的眼泪纷纷落下,浑身颤颤发抖,身子已被铁水烫得露出白骨。万般无奈,她向雄狮王哀求道:

  “雄狮大王呵,我前生罪孽大,今天诚心诚意作忏悔。请大王饶恕我,生时不要用神索捆,死后超度灵魂上天堂。”

  格萨尔见她诚心悔过,便想起天神的预言,女罗刹应该是护海夜叉,于是对她说:

  “如果你在七日之内,能将孽障洗涤干净,我便饶你不死,派你去做护海夜叉。”

  女罗刹感激大王不杀之恩,虔诚地祈祷神灵帮助自己除尽孽障,七日后前往大海边,昼夜巡察,尽心尽职。

  阿扎城内的君臣们见城堡守不住,又商议对策半日。王妹娜姆珍琼一再劝哥哥投降,众臣也露出降岭的意思来。尼扎王无奈,遂命人去找已降了岭国的阿尼协噶和加纳拉吉唐赛,请他们二人转告雄狮王格萨尔,阿扎君臣愿意投降。

  加纳拉吉唐塞和阿尼协噶商议了半日,不敢贸然去见格萨尔,便来找丹玛和辛巴梅乳泽。唐赛讲了阿扎君臣欲降之事,问雄狮王是否肯纳降,二位大臣是否肯为尼扎王禀告求情。

  丹玛沉下脸来,心想,这时才投降,我们岭国死了那么多将士,不杀他尼扎,怎么能解我心头之恨,遂回绝了唐赛:

  “投降当然好。但是,大王昨天命我与辛巴、玉拉、森达四人在三日之内将城攻下,杀死阿扎君臣,所以不敢再去大王面前禀报。”

  辛巴见丹玛一口回绝,心里挺不舒服。他认为丹玛就像那城里的长官、林中的猎人、江上的船只一样,一有机会就要发威,尚未向大王禀报,怎知大王不肯纳降?!但丹玛话已出口,自己也不好再说什么。唐赛悻悻然回到自己的帐内,暗自为阿扎城内的君臣担心。

  辛巴梅乳泽也回到帐中,神情忧郁。正在这时,侍臣进帐禀告,藏地来了两个使臣。辛巴吩咐有请。
  使臣进帐施礼,向辛巴说明来意。他们说,藏地王丹赤杰布命他们二人前来为阿扎和岭国做调解人,而且带来了藏王给格萨尔大王的亲笔信。梅乳泽很高兴,便去禀告王子扎拉,问问怎么办。扎拉说,这样很好,并要梅乳泽去见格萨尔王。

  梅乳泽换了一身新衣服。喜气洋洋地去见格萨尔大王,将藏王丹赤杰布的书信呈上,并把见过扎拉的事说了一遍。

  格萨尔吩咐请使臣。梅乳泽见大王面露喜色,心里暗自高兴,看来和解有望。
  过了片刻,辛巴带着使臣来见格萨尔。使臣献上印度和汉地的各种食品、猛兽皮以及甲胄弓箭、绸锻、氆氇等九色礼品,向雄狮王行问候大礼。格萨尔命侍臣取来金币、白绫,每人赐给金币十五枚,白绫一匹。然后设宴款待使臣。席间,使臣又把来意说了一遍,并提到印度和汉地的使臣也要来进行调解。雄狮大王只是微笑,并不说什么。宴席至晚方散。

  第二天一早,格萨尔召集岭国众英雄,商议是否要与阿扎和解一事,赞成的和不赞成的,吵成一团。森达极力反对和解。见众人吵吵嚷嚷,他立即从虎皮座垫上跳起,大声说道:
从汉地运来的花瓷碗,
外面画有八吉祥纹,
碗内盛有酥油牛奶汉地茶,
饮之过早烫嘴唇。
从门域飞来的布谷鸟,
外表生有红绿羽纹,
腹内藏有悦耳的声音,
啼叫过早闹干旱。
藏地来的二使臣,
外表和蔼来调解,
内心凶狠如毒蛇,
和解过早会丧命。

  “过去我为岭国战死的英雄掩埋尸体,今日我要为他们报仇雪恨。岭军要和我不和,我要与尼扎王争高低,拼到底!”

  森达这么一说,丹玛心里也不愿意和解,但见雄师王面露愠色,知道大王希望和,而且总管王、辛巴梅乳泽等也愿意和解,如果自己再坚持打,格萨尔大王会生气的。这样一想,丹玛便站起身劝解森达:

  “岭国与阿扎的和解,就像两种丝绸结在一起,虽不相同但有必要。天空与大地有和解的必要,江河与舟船有和解的必要,岭国与阿扎有和解的必要。”
总管王见丹玛说话合情合理,本来自己要说一番话,现在就不用说了。

  森达仍然怒目而立,玉拉、玛宁长官、阿达娜姆等十位英雄纷纷和森达站在一起,表示一定要攻城杀尼扎,倘若和解,他们十人就不到北方碣日去。森达说:

  “若不吃阿扎肉,奶酪不能饱;若不饮阿扎血,茶酒不解渴;若不杀尼扎王,死也不甘心。若不使阿扎国成废墟,我们十人绝不再活下去。”

  森达说完,玉拉、阿达娜姆等也纷纷表示坚决不愿和解。

  众英雄从日出吵到日落,格萨尔默默不语,眼见天色已晚,吩咐大家回营休息,明日再议。

  众人出了神帐,各回本营。辛巴梅乳泽整天一直没有说话。心想,按照今天这种商议法,你争我吵,明天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不如趁现在各英雄都在各自帐内,自己前去劝解一番,或许能行。想罢,辛巴也喝完了茶酒,不紧不慢地先来到森达的帐内,缓缓地用各种语言,说明和解的必要。森达起初不愿意,最后终于被辛巴说服,同意和解。梅乳泽再到玉拉、阿达娜姆等人帐内,说服了各位英雄。最后,辛巴来到王子扎拉帐内,禀报众英雄都已同意与阿扎和解。扎拉很高兴,让梅乳泽再去向总管王禀报,以安老人之心。

  第二日,众英雄在神帐内聚集,辛巴梅乳泽向大王禀道:
田中禾苗比松石绿,
冰雹乃是六谷敌,
有权来摧毁,
不毁乃是太阳情。
草原羊群比雪白,
恶狼乃是绵羊敌,
有权来杀害,
不杀乃是牧童情。
岭国英雄赛猛虎,
阿扎本是岭国敌,
有权来杀害,
不杀乃是藏地大王情。

  “我们众位英雄勇士愿和解,请大王最后作定夺。”
  格萨尔点点头,命人请藏地的两位使臣进帐,让二人去阿扎城堡对尼扎王说,岭国愿意与阿扎和解。

  二人来到城堡的东门下,大叫开门。守城将士问明情况,进宫禀报尼扎王。尼扎王派大臣玉珠到城上再次盘问,二使臣说,他们是受藏地王派遣,来阿扎国为岭国与阿扎作调解,现在岭国已同意,请阿扎速速开城。

  大臣玉珠还有些疑惑,因为他们刚刚接到唐赛和阿尼协噶的禀报,说是岭国不愿意让尼扎王投降,准备三日内攻下城堡,杀死尼扎。现在城下忽然又来了两个藏地使臣,说要给岭国和阿扎作和解人,莫不是岭国的诈骗?!遂用严厉之辞拒绝了。

  “南方森林中,猛虎无故喝马血,猛虎与马怎和解?清清小河中,鱼儿无故搅浑水,鱼儿与水怎和解?高高山崖间,豹子无故吃绵羊,豹子与羊怎和解?阿扎玛瑙城,岭国无故来进犯,阿扎与岭国怎和解?我们阿扎城内的君臣百姓像铁一样,不论谁打都相同,脖子上不管用丝线还是用牛毛绳勒都无区别。我们不怕岭国来攻城,也不怕剑下死和刀下伤。”

  藏地二使臣没想到阿扎国的大臣会是这种态度,心里十分生气。但是,使命未完成,又不好发作,只得说:

  “今日你们君臣再想想,商议商议,明天我们慢慢再说。”

  第二日,藏地二使臣又来到城堡的东门下,大臣玉珠的口气更硬了:

  “我阿扎安居在本国,岭国大军来进犯,杀死属民毁坏土地那样多,对此格萨尔要忏悔。被杀的人要偿命,所抢的财物要赔偿。王弟的性命要由扎拉抵,蛋生九人的性命要由玉拉、森达、达拉等人偿,……毁坏的城堡要用金银赔,砍断的树木要用茶叶赔,杀死的牲畜要用牛羊赔,搅浑的泉水要用奶汁赔。若不这样则不能与岭国和解。”

  藏地使臣见阿扎大臣死到临头还如此无礼,深悔到此一行,立即拨马往回走,向格萨尔大王禀报后回藏地去了。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格萨尔王传 第32回 阿扎王认罪献玛瑙格萨尔聚兵伐碣日
下一篇:格萨尔王传 第30回 破关隘岭军打阿扎保江山王弟送老命

 格萨尔王传 第1回 妖风骤起百姓遭难观音慈悲普渡众生 格萨尔王传 第2回 老总管异梦得预言岭噶布集会议大事
 格萨尔王传 第3回 推巴噶发愿降尘世莲花生设计选龙女 格萨尔王传 第4回 神子诞生花岭噶布晁通设计陷害觉如
 格萨尔王传 第5回 遵旨意觉如假被逐降大雪岭国迁新地 格萨尔王传 第6回 假预言觉如巧用计欲称王晁通逞愚顽
 格萨尔王传 第7回 接觉如珠牡表心愿试珠牡觉如多变幻 格萨尔王传 第8回 随觉如珠牡不变心骗宝驹晁通未得逞
 格萨尔王传 第9回 雄狮猛虎伪装无能 骚狐野狼强显本领 格萨尔王传 第10回 赛马途中屡降妖魔金座前面再论英雄
 格萨尔王传 第11回 圆满成就觉如欢喜万念俱灰晁通忧愁 格萨尔王传 第12回 为救梅萨雄狮出征眷恋大王珠牡痴迷
 格萨尔王传 第13回 天母送王妃回岭国大王降妖魔得胜利 格萨尔王传 第14回 霍尔兴兵欲抢王妃珠牡用计巧拖三王
 格萨尔王传 第15回 巧施诡计晁通通敌 误中暗箭嘉察捐躯 格萨尔王传 第16回 遭灾祸岭噶布被掠 闻急报岭大王班师
 格萨尔王传 第17回 讨顽敌格萨尔复仇受惩罚白帐王被诛 格萨尔王传 第18回 生祸端黑姜抢盐海用计谋辛巴建奇功
 格萨尔王传 第19回 荡敌寇英雄诛群妖踏魔窟岭王戮萨丹 格萨尔王传 第20回 得预言进军门域国闻报警出城探敌情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当代佛教藏经阁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佛教图书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