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格萨尔王传 第12回 为救梅萨雄狮出征眷恋大王珠牡痴迷
 
[格萨尔王] [点击:2606]   [手机版]
背景色

第12回 为救梅萨雄狮出征眷恋大王珠牡痴迷 


  自从赛马夺彩、格萨尔正式称王以后,岭噶布的百姓相安无事,日子过得平静、安乐。臣民们喜在心里,笑在脸上,雄狮大王格萨尔终于让他们过上了好日子。

  格萨尔纳森姜珠牡为王妃,二人恩恩爱爱,如鱼得水。珠牡爱大王英俊、勇敢,格萨尔爱王妃美貌、勤劳。过了不久,按照规矩,格萨尔又娶了梅萨绷吉等十二个姑娘为妃,加上珠牡,就成为著名的岭噶布十三王妃。

  这一天,格萨尔出宫巡视,来到邦炯秋姆草场。那里是石山与雪山的交界处。只见这里雪山的雪白得耀眼,草场的草绿得喜人。白、绿之间,是一些既不长草也没有雪的乱石滩,而这石头又恰恰是红褐色的。红褐色的石滩既把草场和雪山分开,又把二者连在一起,构成了一幅美丽、质朴的画面。岭噶布的马群、牛群和羊群,分别被放牧在草场的右方、左方和中央。那一头头雪白、肥壮的绵羊,像是雪山上滚下来的雪,又像海中的珍珠,在绿草如茵的大草甸子上滚动着、漂游着。

  看着眼前的美丽景象,格萨尔大王甚感惬意。一阵倦意袭来,格萨尔脱下身上的袍子,把头伸进袍子右边的袖筒,脚伸进左边的袖筒,像张弓一样,在草场的卓措湖旁睡着了。

  就在格萨尔酣睡之际,天母朗曼噶姆驾着彩云,从三十三天上层、清净的天国里冉冉飘下。芬芳扑鼻的香气顿时充溢四野。格萨尔被这香气所染,睡得更加香甜。

  天母附在格萨尔的耳边,轻轻地呼唤着:

  “推巴噶瓦,好孩子,不要贪睡快快起。快去东方查姆寺,修学大力降魔法。时间限定三七二十一日,这是白梵天王的命令。好孩子,快快去,别忘记,修法要带梅萨王妃去。”

  说完,天母被五色彩虹环绕着,飘然而去。留下的是沁人心脾的芬芳和催人奋起的预言。

  格萨尔毫不怠慢,立即起身返回上岭噶,一边走一边盘算着:为了降伏一切恶魔,摧毁所有魔军,我必须像佛祖释迦牟尼激励的大力忿怒王用五种神力降伏恶魔那样,修成忿怒大力法。修法的时机已到,我一定要遵从天母的旨意,带着梅萨王妃立即前往东方查姆寺闭关(注1)闭关:密宗修法的一种方式。在闭关修法时,关门不出,除伺候修法的人以外,不与任何人接触,故名“闭关”。修行。

  回到上岭噶,格萨尔把要带梅萨一起去闭关修行的打算一说,珠牡不高兴了:

  “哎呀,大王,看你说些什么话,你闭关修法,理应我去伺候,要梅萨去干什么?”

  “珠牡呵,这是天母的旨意,我看你还是留在家中伺候阿妈的好。”格萨尔见珠牡不高兴,连忙解释。

  珠牡舍不得离开大王。她可不愿意让梅萨去陪大王。她想了想,有了主意。

  珠牡找到了梅萨,对她说:

  “为了降伏妖魔,大王要去东方查姆寺修猛烈忿怒王大力法,命我同去,作修法侍从。你就同阿妈住在一起吧,等闭关修法后,我们再见面。”

  梅萨对珠牡的话将信将疑。她知道珠牡爱出头露面,所以才找借口想跟大王一起去修法。不管怎么说,我得忍让才是。梅萨并未说什么,点头答应了。

  珠牡满心欢喜地跑回来对格萨尔说:

  “大王呵,不是我不让梅萨陪您去,实在是最近她的身体不大好。闭关修法是件苦事,就让她在家歇息歇息,还是让我陪大王前去为好。”

  格萨尔本来就喜欢珠牡,虽然也喜欢梅萨,但毕竟又差了一层。要梅萨陪同,本是天母的旨意,听珠牡说梅萨身子不爽,也就不再勉强,乐得和珠牡同去闭关修法。
  格萨尔大王闭关修法,已过了第一个七天。这天夜里,留在岭噶布的梅萨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从上沟刮来了红风,从下沟刮来了黑风,她自己被卷进风里刮走了。梅萨又惊又怕又不明白。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带上自己亲手做的甜食,到查姆寺来找格萨尔大王。她迫不及待地要见到大王,问问大王自己的梦是什么意思,会不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因为大王是可以未卜先知的,他一定能替自己圆梦,也能保护自己。

  当梅萨来到查姆寺附近的一眼泉水边时,恰巧遇见珠牡前来背水。一见梅萨绷吉,珠牡心中有些不快,面露愠色,不高兴的心情也带到了话里:

  “梅萨,有什么事吗?”

  梅萨顾不得饥渴和疲劳,也顾不得看珠牡的脸色,急急地说:

  “阿姐珠牡,昨天夜里我做了个噩梦,好吓人呵!我是来向大王禀报这个梦的,烦劳阿姐给我通报一声。”

  珠牡答应着,背着水走了。可她并没有把梅萨的梦告诉格萨尔,甚至连这个想法都没有。转了一圈,当她背着空桶回到泉边时,却这样对梅萨说:

  “阿姐梅萨,我已为你通报过了。大王说,总的来讲,梦本非真,由迷乱起,特别是妇人的梦,就更不能相信。你就回去吧,反正再过两个七天,我们就都回去了。”

  梅萨听了珠牡的话,只觉得鼻子发酸,泪水充满眼眶,可怜巴巴地望着珠牡:

  “那,好吧。阿姐珠牡,请你把我带来的甜食献给大王,把我的梦再给大王讲一遍,一定要问问主何吉凶。”说完,梅萨的泪水流到腮边,一扭头,又顺着来路转了回去。

  珠牡心中也很不好受,但一想到大王的恩爱,想到现在正在修法的大王是不能打扰的,她还是决定不把梅萨的话告诉格萨尔,但却把梅萨带来的甜食献给了大王。

  “哎,这甜食像是梅萨做的,她来了?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珠牡心中一惊,表面上却像没事人一样,语气中带着嗔怪:

  “大王说的什么话?梅萨做的甜食,有金子吗?有玉石吗?梅萨能做的甜食,我也一样会做。大王不必多想,还是一心修法才是。”

  格萨尔不再说什么,默默地吃着。心情却怎么也不能像先前那样平静。

  “格萨尔大王呵,不好了!梅萨王妃被黑魔抢走了,抢到半空中去了!大王快点回岭噶吧。”在格萨尔闭关修法的最后一天,女婢玛蕾桂桂气喘吁吁地跑到查姆寺报信。

  格萨尔一听,骑马就要去追黑魔,却被天母朗曼噶姆的歌声拦住了:
雪山顶上的白狮子,
若要玉鬃长得好,
别下平原,住山里;
森林中的斑纹虎,
若要花纹长得好,
不要外出,住洞里;
大海深处的金眼鱼,
若要鳞甲长得好,
别到岸边,住海里。
以前我曾告诉你,
闭关修法要带梅萨去。
你却私自改主意,
不把我的话记心里。
你要降伏黑妖魔,
现在还不到时机。
不要追赶快回去,
修养到智勇具备齐。

  听了天母的话,格萨尔追悔莫及。现在是追不能追,不追又实在太憋气,心中不悦,脸上也没了笑意。但一想到天母的话,一想到要把梅萨从黑魔手中救出,格萨尔就又增添了决心和勇气。他更加发奋地修习降魔的法术和武艺,等待着搭救梅萨的时机。

  抢走梅萨的妖魔是谁呢?他又是怎样得知格萨尔闭关修法的消息?事情就坏在晁通手里。

  在北方亚尔康魔国,八山四口鬼地、采然穆布平原,有一座九个尖顶的魔宫。那抢走梅萨的黑妖鲁赞就住在这座宫殿里。这个凶恶的黑魔王,身体像山一样高大,长着九个脑袋,九个脑袋上边长着十八个犄角。身上爬满了黑色毒蝎,腰上盘绕着九条黑色毒蛇。手和脚共长有四九三十六个像铁钩一样的铁指甲,比鹰爪还要坚利十分。他高兴的时候面带着怒容和杀气,生气的时候用嘴和鼻呼气。他嘴内呼气,像爆发的火山烟雾;鼻内呼气,像刮起了毒气狂风。在他身边,聚集了一群妖臣和侍婢,他们是:外大臣狗嘴羊牙,内大臣喝血魔童,出使大臣长翅乌鸦,办事大臣黑尾雄狼,女巫遍知无误,女婢花牙女奴,侍卫诵经老媪,还有有法力的苯布巫师二十九人。特别是黑魔的父王黑大力士和黑魔的妹妹阿达娜姆,更是武艺超群,万夫莫敌。

  就在格萨尔闭关的第七天头上,黑魔鲁赞正在闲坐,晁通派人送来了书信,诉说岭噶布内情:大王格萨尔正在闭关,爱妃梅萨留在家里,正是入侵岭噶布的大好时机。黑魔鲁赞见信,高兴得露出狰狞的笑容。他早就听说了,岭噶布的十三王妃,除了珠牡,就数梅萨漂亮。他想象着梅萨那窈窕的身姿就要属于他鲁赞,心里就像长了刺一样,再也按捺不住。他迅速驾起黑云,带领妖臣魔将,抢了梅萨,席卷了岭噶布。当格萨尔得知此事时,鲁赞早已回到魔地。

  格萨尔在天母预言的指示下,加紧修习降魔的法术和武艺。这一天,天母又驾着五彩云霞来到格萨尔身边,告诉他:降魔的时机已到,要速去魔国莫迟疑。

  这是格萨尔久已盼望的大事,他哪敢怠慢,马上找来王妃珠牡,告诉她天母的旨意:
上边雪山水晶宫,
雪山狮子绿玉鬃。
它是世间百兽王,
降妖伏魔大英雄。
但是仰看云层中,
青龙吟吼天下惊。
如果敌不过青龙把命丧,
头上白长了绿玉鬃。
下边檀香碧树林,
猛虎斑纹如火焰。
它是四爪兽中王,
如花斑纹多灿烂。
但是往下看村中,
长尾巴老狗须满面。
如果敌不过老狗丧性命,
长了六种斑纹也羞惭。
岭噶森珠达孜宫,
雄狮王金甲光灿烂。
你是世间众生王,
能降四魔是好汉。
请你往西看魔国,
命尽的老妖是鲁赞。
你如敌他不过丧性命,
穿着黄金铠甲也丢脸。

  “珠牡呵,我的爱妃,我就要去北方魔地,家里的事情多劳你。”格萨尔说完,跨上宝驹江噶佩布就要离去,珠牡却拉住了马缰:

  “大王呵,我的心上人!雪山上的白狮子,应该在雪山上炫耀威力;森林中的花斑虎,应该在森林里逞威风;雄狮大王是世间众生的大王,显示威武应在我们岭噶布。就是天母有旨意,你也不要匆忙去。吃了甜食喝了酒,路上也不受饥渴。”说着,珠牡把格萨尔扶下战马,献上自己做的甜食和醇美的陈酒。格萨尔哪里知道,珠牡为了留住大王,竟在那酒中偷偷放了健忘的药。格萨尔吃喝完毕,药性发作,倒头便睡,早把那去北国降魔的事忘在了脑后。

  不知过了多少天,在一个十五月圆之夜,天母朗曼噶姆又出现在格萨尔的宫中。此时,格萨尔和珠牡正双双睡在床上,天母伏在格萨尔耳边说着:

  “格萨尔呵,雄狮王,闲居静养不应当。现在到了降魔日,搭救梅萨且莫忘。你若再怠慢再迟疑,那就不能降魔反被妖魔欺。”
  格萨尔猛地翻身坐起,天母已驾云离去,隐隐约约地还能听见她那悦耳动听的歌声:
白雪山上雄狮王,
绿鬃盛时要显示;
大森林中斑斓虎,
斑纹丰满要显示;
大海深处金眼鱼,
六鳍丰满要显示;
达孜宫中的雄狮王,
英勇威武要显示。
今日再不听我言,
岭噶众生要受损失。

  格萨尔揉了揉眼睛,猛然记起前番天母给自己的旨意,都是因为贪酒误了大事。一看身边的珠牡睡得正熟,就决定不叫醒她,免得她又拖住自己,多费口舌。

  格萨尔悄悄起来,叫醒了侍女阿琼吉和里琼吉,吩咐她俩去背水烧茶;又叫起了侍女玛蕾桂桂,吩咐她去召集众人,商议出兵北地。

  阿琼吉和里琼吉忙着背水烧茶,那火焰烧得像猛虎跳,风箱拉得像野牛叫。紫烟像彩云飞,茶气像晨雾绕。阿琼吉和里琼吉知道烧柴的方法和决窍:黄刺是乌鸦,应当摞着烧;刺鬼是魔神,应当压着烧;羊粪是饿鬼,应当撒着烧;劈柴是英雄,应当堆着烧;柏树是好友,应当挑着烧;麦秸是青年,应当摆着烧。阿琼吉和里琼吉把火烧得旺旺的,一会儿就茶香四溢,充满整个灶房。

  王妃珠牡也醒了。她见几个侍女里外忙乱,大王格萨尔也不在身边,甚为惊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格萨尔走进房里,见珠牡已醒,立即吩咐她:

  “快去打开宝库大门,取出我的胜利白盔;再把我的世界披风甲,临风抖三回;取出我的红刃白把水晶刀,再把九万神箭(注2)准备好;牛角弓、硬盾牌,金鞍银镫准备好。”

  珠牡并不说话。她心里明白,大王又要出征了。前次进酒拖住了他,这次是不是还要敬一杯酒呢?恐怕仅仅再进酒是不行的了。那么,怎么办呢?还要想办法阻止大王去魔地才是呀!珠牡心里这样想着,还是去宝库取来了格萨尔所需的物品。

  侍女玛蕾桂桂来到白水晶山的山顶,点火煨桑(注3),同时“格格格”地呼喊着,不多时,岭噶布的三十位英雄战将,十一名王妃以及众多的臣民百姓,都聚集在大广场上。格萨尔当众宣布要去北地降伏黑魔鲁赞,守卫岭噶布的事情就交给嘉察协噶代理。

  众人俯首听命。当格萨尔大王跨上宝驹江噶佩布,就要出发的时候,只见王妃森姜珠牡跪着挡在马前。格萨尔一见,心往下一沉,随即下了马,双手搀起心爱的王妃,缓缓地对她说:

  “珠牡呵,我的爱妃,今与王妃离别,我心如针刺,现去北地降魔,是生前注定之事。还望王妃不要心焦,好好服侍妈妈,岭噶布的事也需要你多操持。”

  珠牡眼含热泪,接过阿琼吉献上的美酒,叫道:“大王呵,请喝下我这碗酒吧!”
有权的人喝了它,
心胸广阔如天大;
胆小的人喝了它,
走路没伴心不怕;
英雄好汉喝了它,
战场英勇把敌杀。
这酒向上供天神,
能保铁甲金盔像坚城;
这酒向右供念神,
能保右手射箭力无穷;
这酒向左供龙神,
能保左手拉硬弓。
这是大王御用酒,
这是愁人安乐酒。
唱快乐歌需要这酒,
跳狂欢舞需要这酒。
大王喝下这碗酒,
珠牡劝你不要走。

  看着珠牡的泪眼,望着王妃手中的美酒,格萨尔没有去饮它。他还是耐着性子对王妃说:

  “爱妃珠牡呵,我俩本是从天上一同下凡到岭地的,上边有天神来指使,中间有念神发宏愿,下边有龙神立誓约。现在天母传神旨,要我到北地去降魔,如果违背神旨意,我俩就要永分离。爱妃呵,快快留步让我去。”

  珠牡听了大王的话,眼中的泪水润湿了她那玫瑰色的腮,像是带着露水的梨花,更显得娇柔、妩媚。她任凭泪水洒落,语气中有忧又有怨:

  “大王呵,藏地有句古谚语,听我珠牡说仔细:雪山不留要远走,留下白狮子住哪里?大海不留要远走,留下金眼鱼住哪里?森林不留要远走,留下花母鹿住哪里?岭噶布大王不留要远走,留下珠牡托身在哪里?”
  “珠牡呵,雪山走远还留下手掌大的山间,白狮子可以住那里;大海走远还留下明镜大的水面,金眼鱼可以住那里;森林走远还留下鞍垫大的草木,花母鹿可以住那里;格萨尔走远还有嘉察哥哥在这里,珠牡王妃就有所倚。”

  珠牡见好言语不能打动大王的心,不觉动了气:

  “我有一件流苏珠宝衣,还有金银手饰在箱里,大王若在岭噶布我为你穿戴,大王若离去,我就用火烧,用石砸,永远不要它。”

  格萨尔见珠牡生气,心中也很不高兴:

  “好言相劝你不听,不听我就不再理你了。放开手,让我走!”

  珠牡把手中的马缰拽得更紧,由生气变成了愤怒:

  “好君王下令臣民欢喜,坏国王说话是骗自己。当初三个大王争相娶我,我在百人之中选中了你。你脚穿难看的破马靴,头戴尖尖破皮帽,身穿百洞烂皮袄,是我珠牡可怜你。现在我成了路边石,随你踢来又踢去,如果你还认我做王妃,就听我话留这里。”

  格萨尔听珠牡说出这般绝情之话,顿时火往上冒:

  “好呵,森姜珠牡,原来你是外表奶白茶红容颜好,却是个内心狠毒的坏主妇,这样泼辣的女人我怎能要?再若无理定把你丢掉!”说完,格萨尔不再听珠牡说话,打马就走。那珠牡并没有放开马缰,所以被江噶佩布拖出足有十几丈远。珠牡又气又急,一下子昏了过去,也就松了手。

  恍恍惚惚,格萨尔大王又像是站到了珠牡的面前:那张脸好像十五的月亮白生生,双颊好像放光的红珊瑚,两眼好像破晓的启明星,牙齿好像珍珠串,身躯魁伟好像须弥峰,心地仁慈好像白绸子,语音美妙好像玉笛声。珠牡慢慢睁开双眼,大王不见了,只听见周围的一片呼唤声:

  “王妃,醒醒!”
  “呵,王妃醒了!”
  其他妃子见珠牡醒来,忙倒茶端饭。可珠牡见不到大王,哪有心思吃喝。她一摆手,群妃退下,侍女阿琼吉和里琼吉上来侍候:

  “王妃,有什么吩咐?”

  珠牡像是没看见二侍女,像是没听见她俩的话,低低地唱着自己心中忧伤的歌:
没有白雪的干枯山,
白狮子住下来心不安;
没有清水的烂泥塘,
金眼鱼住下来不吉祥;
没有森林的茅草滩,
老虎住下心烦乱;
岭大王不在岭噶布,
珠牡姑娘心忧愁。

  珠牡的歌虽唱得轻,阿琼吉和里琼吉却听得真。她们为王妃担心,却又想不出什么办法来替王妃排难解忧。二人正不知如何是好,珠牡说话了:

  “阿琼吉,里琼吉,快快替我备马去。我一会儿也不能留在这里,没有大王的生活我一天也不能过下去。我要随大王去北方,不管多远多苦我也要随他去。”

  “这……”二侍女面面相觑,见王妃面带怒容,不敢不从命,慌慌忙忙地去备马。

  珠牡的心定了。趁着二侍女备马的时间,她美美地吃了一顿饭。马一备好,她立即出宫,头也不回地去追大王。

  珠牡马不停蹄地追赶,经过无数山山岭岭和谷地平川。终于在北方一个名叫纳查贡的水草滩追上了格萨尔。雄狮王正在这里休息,宝驹江噶佩布在一边慢慢地吃着青草。大王又以酣畅快乐的环形寝卧方式安睡着。珠牡立即扑到格萨尔面前,搂住大王的脖子,如泣如诉地呼唤着大王:

  “大王呵,你好狠心,把我一个人丢在岭噶布!没有靠山,没有力量,知心的话儿说给谁听?大王呵,如果你实在要去北方,珠牡我也不拦你,让我和你一同去吧!我的好大王,好丈夫,你听见了吗?你醒醒呵!”

  格萨尔早就醒了,听了珠牡的哭诉,他心里一阵阵发酸。是呵,和珠牡结婚三年了,三年来恩恩爱爱不曾分离。此去北方降魔,少则半年,多则一载,让他一个人怎么生活呢?格萨尔想着,把珠牡搂在怀里,答应带她去北方。珠牡一听此言,又高兴,又激动,加上旅途的疲乏,她躺在格萨尔的怀里很快睡熟了。

  格萨尔看着珠牡那张绽开笑容的脸,替她轻轻擦去腮边的泪水,轻轻亲了亲那丰满的额头,思虑着如何带珠牡一同去北方降魔。

  不知过了多久,空中又响起一阵悦耳动听的仙乐,天母朗曼噶姆驾着祥云出现了。伴着仙乐,天母对格萨尔唱道:
白雪山脚两头猛狮子,
一头要出征转山边,
另一头要守在水晶石洞边;
辽阔苍天上两条小青龙,
一条打雷转天边,
另一条守在密云间;
巍巍高山两头壮野牛,
一头红角野牛转远山,
另一头守护阴山和阳山;
红石岩上两只白胸鹰,
一只高飞上青天,
另一只守护在巢边;
莽莽森林里两只花斑虎,
一只求食偷伏在林边,
另一只守护在洞里边;
滔滔大海里两条金眼鱼,
一条奋鳍转海边,
另一条守护深海间;
岭噶布的大王和王妃,
大王降伏四魔走天边,
王妃要守护在家园。

  听了天母的歌,格萨尔明白此去降魔是不应该带珠牡的。可是,珠牡怎么办呢?天母似乎明白格萨尔的心思,给他出了个主意:

  “大丈夫不能心太软,心里愁苦也不必。趁着珠牡熟睡时,快快离去别犹豫。我自有办法送她回去。”

  格萨尔听了天母的话,轻轻把珠牡放在一块平坦的大石头上,狠了狠心,骑上马走了。

  珠牡实在是太累了,特别是听了大王答应带她去魔地的话,心里也踏实了。所以,她这一觉睡得特别香,特别沉。但是,睡得再香总有醒来的时候。当珠牡一觉醒来,早已不见了大王,知道他又丢下自己偷偷地走了。珠牡急忙上马,她还要像以前那样,一定要追上雄狮王。

  走了没多远,一条大河横在珠牡面前,河对岸有一位头戴法冠、身穿法衣的格西(注4),正倚着一株檀香树作法。珠牡沿着河的上游、下游跑了一个来回,也没有找见渡口,就冲着对岸的格西大声喊道:

  “喂,有道行的格西,为众生作善事的格西,你可见过一个行路人过河去了?”

  “什么,什么样的行路人?”

  “长着白螺牙齿紫面皮,穿着岭地的金甲衣,骑着火红的千里驹。”

  “看见了,看见了。只是这个人已走远,姑娘你是无法追上他的。”

  “不,他是我的丈夫,我的大王,我一定要追上他。”

  “姑娘呵,这个地方名叫黑魔沟,这个海是老魔的寄魂海,这个地方不干净,姑娘家最好别靠近。再说,这条大河你是没有办法过来的呀!”

  珠牡听了格西的话,无可奈何,却又不甘心就这样转回去,便对格西这样说:

  “有道行的格西呵,请你帮帮我,只求你帮我一件事,有几句话要对我的大王说。”接着她唱道:
他曾对我发过誓,
活着绝不抛弃我;
口里的誓言是这样说,
纸上的字句是这样写,
石头上面也是这样刻。
我一心一意恋大王,
他却狠心丢下我;
我今生和他相伴的缘分只到此,
发愿来世相见在天国。
请别忘姑娘托付的话,
见到大王一定对他说!

  珠牡唱完,看着格西,又望了望眼前的大河,叹了口气,慢慢地转了回去。

  原来那格西乃是格萨尔所变,听了珠牡的一番话,格萨尔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回岭噶布的路途遥远,珠牡她一个人,会不会……


(注1)闭关:密宗修法的一种方式。在闭关修法时,关门不出,除伺候修法的人以外,不与任何人接触,故名“闭关”。
(注2)九万神箭:即九万良友箭,是格萨尔的一种神箭。
(注3)煨桑:是藏族的一种祈祷仪式,即用柏树枝和艾蒿等物燃起火焰,向天神作祈祷,请求赐福保佑。相当于汉族的烧香、敬神。
(注4)格西:藏语音译,意为善知识,指寺院里最高学位获得者。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格萨尔王传 第13回 天母送王妃回岭国大王降妖魔得胜利
下一篇:格萨尔王传 第11回 圆满成就觉如欢喜万念俱灰晁通忧愁

 格萨尔王传 第1回 妖风骤起百姓遭难观音慈悲普渡众生 格萨尔王传 第2回 老总管异梦得预言岭噶布集会议大事
 格萨尔王传 第3回 推巴噶发愿降尘世莲花生设计选龙女 格萨尔王传 第4回 神子诞生花岭噶布晁通设计陷害觉如
 格萨尔王传 第5回 遵旨意觉如假被逐降大雪岭国迁新地 格萨尔王传 第6回 假预言觉如巧用计欲称王晁通逞愚顽
 格萨尔王传 第7回 接觉如珠牡表心愿试珠牡觉如多变幻 格萨尔王传 第8回 随觉如珠牡不变心骗宝驹晁通未得逞
 格萨尔王传 第9回 雄狮猛虎伪装无能 骚狐野狼强显本领 格萨尔王传 第10回 赛马途中屡降妖魔金座前面再论英雄
 格萨尔王传 第11回 圆满成就觉如欢喜万念俱灰晁通忧愁 格萨尔王传 第13回 天母送王妃回岭国大王降妖魔得胜利
 格萨尔王传 第14回 霍尔兴兵欲抢王妃珠牡用计巧拖三王 格萨尔王传 第15回 巧施诡计晁通通敌 误中暗箭嘉察捐躯
 格萨尔王传 第16回 遭灾祸岭噶布被掠 闻急报岭大王班师 格萨尔王传 第17回 讨顽敌格萨尔复仇受惩罚白帐王被诛
 格萨尔王传 第18回 生祸端黑姜抢盐海用计谋辛巴建奇功 格萨尔王传 第19回 荡敌寇英雄诛群妖踏魔窟岭王戮萨丹
 格萨尔王传 第20回 得预言进军门域国闻报警出城探敌情 格萨尔王传 第21回 南方河畔两军对垒降伏四魔岭军凯旋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当代佛教藏经阁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佛教图书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