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第三章 为示因果不虚尊者示现乞丐行
 
[白玛邓灯尊者] [点击:3418]   [手机版]
背景色

虹身成就者白玛邓灯尊者传记及道歌
第三章  为示因果不虚尊者示现乞丐行  

    尊者幼年时,父亲康孜贡布去世了,只剩下母亲、尊者和两个弟弟。为了超度父亲,请了20余位上师,又请了僧众,作了49天法事。家畜和家中大部分财物,为父亲作了善事。

    在康孜村,尊者父亲家有一幢很好的大宅,但父亲的婶婶沃作,不让尊者母子进门。尊者母子只好住进了小马棚。

    尊者曾言:“那时候,家中家畜公母犏牛及许多财物多次被抢夺和盗窃,甚至到了连超过一头牛或值一长包茶叶的家当都没有了。”

    亲戚们给了山羊、锅、牛皮袋、木箱、盘子等等,尊者母子获益很大。那时,尊者心中了知轮回本性如幻,未生任何怨恨心。尊者又言:“我的小弟过世时,请了几位上师,仅作了几亩庄稼的供养,母子俩做了数万个擦擦 [1]。此外,实在无力成办任何功德。”

    后来,尊者示现得了天花。在得病之前,尊者梦见一位喇嘛及众多眷属,告言:“从马可的地方来收税灌顶”,很多人被他们带走了等等。过了几天尊者就出了天花,村里的人将他和护理者加措两人送到远处一个很偏僻恐怖的山谷。母亲将能找到的饮食等,带到离尊者住处较近的地方放下,打了招呼后才离开。

    此后,虽然尊者病情有所好转,但是食物都吃完了,受了很多很多的苦。后来因为实在找不到任何可吃的东西,就偷吃了加措、阿乐两位朋友的少许糌粑、圆根 [2]及荞麦,偷吃了村里人种的圆根。

    病完全好了以后,偷吃了几次阿琼女子的圆根、糌粑、野生麦粉,但被阿琼的母亲阿利发现了,叫尊者赔给她们。这时,尊者住的洞也塌了,锅、牛皮袋等被她们当作赔的东西拿走了。

    这里除水以外,找不到任何可吃的东西(正所谓:‘死罪可当,饿罪难当’),如此熬过好多天。即便如此,也从未偷过贵重一点的东西。

    凡是对有生命的,哪怕是伤了小虫子及虱子的命,尊者就会心生恐惧,非常害怕,不用说伤害大一点的生命。无论看到任何众生,就说:“那是轮回!”自己会为此悲痛地流泪。即使再饥饿,尊者也没有被饥饿的痛苦所左右,而且从没有中断过六字真言和《金刚音常诵仪轨》等等的念诵。

    当看到富贵人家的时候,不但没有生起 “如果我能如此那该多好”的羡慕,却在心中生起 “如幻之财有何用呢”的感悟。另外,尊者对自己所生病的疗法、将去何地、身体逐渐好起来、以及其他得天花的人死与不死等等,都会梦见。本尊、护法也作了种种的授记。

    因那时找不到任何可吃的东西,在初春挖了香附子、山豆根、狗尾花、野蒜等等及其它能吃的来吃,这样过了一个多月。此后,又挖了一枝箭、鱼蛋草等野菜充饥,如此又过了一个多月。

    到了夏天,尊者回到了康孜村与母亲见面。母子团圆,可是没有任何可以吃的东西。有个老奶奶叫土巴措,有两头母犏牛,她得了传染病,尊者去护理照顾她,换来了少许的奶子可供母子三人充饥。

    尊者也被传染上了此病。这一年,因(春天)无种可播,所以秋天颗粒未收。

    尊者又言:“有一天,梦见一个如须弥山高大非常恐怖的黑人,手持黑幡,天空布满乌云,下起雨的时候,此黑人不得安宁非常痛苦,突然他扇动手幡,并对空中吹气,一下子天上乌云尽散,如此黑人非常开心地欢笑起来。”

    就在第二天的夜里,整个地区因遭受霜冻,所有的庄稼都被寒霜毁坏了,生长的庄稼因此变成了草灰。此年整个地区闹了大饥荒,如恶鬼之苦降临人间。

    因尊者母子三人的庄稼也变成了“沃土” [3],所以没有一点收成。尊者只有去乞讨圆根来充饥。由于春天得了天花,得病前后身上一直穿着一件破旧羊皮袄的缘故,别人就说:“此人是得过天花传染病的人”。

    尊者首先到贾郊坝村的农田,去乞讨圆根的时候,有几个恶人,向尊者掷石头、放狗,又有人说:“此人是贡布的儿子,‘观天小子’ [4]得了传染病”等等,说了很多的恶语,还说:“‘观天小子’得了天花还要来危害我们家乡人。”有些好心人便说:“你不要靠近,可给你一点食物。”

    随后给了一盘圆根和腌野菜。从贾郊坝村及几个寺庙处陆续乞来五背包圆根。尊者曾跟独臂老盲人等几个乞丐住在一起,有两天将自己所有的食物供大家一起吃,临走时又给了他们一个口袋。以后又跟他们一起讨饭,使他们得到了很大的受益。

    这一年的冬天尊者帮人放牧时,修菩提法的障碍魔变化为火性寻隙。有一天在草木茂盛之地,边放牧边唱牧歌,几个牧童朋友因烤火取暖引起了火灾,尊者担心很多山林都会被烧毁,就去灭火。

    因火势太大,尊者的头发、指甲等被烧坏。此后,尊者发愿道:  

             火圣无别上师尊护念,今因火烧欲置我死地,

             往昔火烧所害命诸罪,杀生之报今愿永赎清。  

     尊者家有一块很好的草园,卖给了伯父嘎玛巴丹喇嘛,换回了两袋圆根、二藏斗青稞、一头山羊、两斤酥油。尊者母子就象在荒地上找到了许多银币一样的欢喜。

     尊者说:“这一年一定不怕再会有饥饿的痛苦了。”这时候,弟弟罗布对母亲说:“妈妈,今天我要去放羊,如果哪一天山羊生了小羊,我们就可以挤羊奶酿酸奶吃了。”

     听了此话,妈妈流着泪说:“孩子不要这样说,妈小时候家里要挤上百头牦牛的奶子,现在只有这一头老山羊,到了这一步,确实很难过。”说着说着,非常的悲伤。

    尊者又云:“有一天,我在放羊的时候,遭到两个窃贼的殴打,双眼里被撒进了灰,老母羊、衣服、帽子、毡衣都被抢走了。晚上回到家,对母亲说此不幸的遭遇,母亲听了就如挖心般的痛苦。”

    尊者又说:“又一天晚上,两个小偷来到家里,偷得连一把青稞、一个锅、甚至一个碗都没有剩下,都被他们洗劫一空。”

    尊者坐在旁边看着,母亲哭着,众人听到母亲的哭叫声,跑来一看,家中象被扫地似的,东西全都被拿走了。此时,妈妈在嚎啕大哭,亲属及老人们也在哀号,弟弟也在哭,哭声就象蜜蜂窝塌了,群蜂乱飞的声音。尊者劝妈妈别哭,随后便唱起了道歌:  

        慈母莫哭聆听儿唱歌,犹如我等如梦亦如幻,

        行窃之人亦是如梦幻,诸如一切财物亦如幻,

        幻人窃去幻财岂悲伤。若有宿债以此能赎清,

        今生当作布施积资粮,应生随喜心而作回向。  

    有人说:“败类,撒家搭子(败家子)!”

    有一位白发老前辈名叫阿郭,拿来了一盘让巴 [5]粉和一个锅,说:“邬金莲师知!不要悲伤,站起来,用这个锅烧水,吃一点‘让巴’饭。”

    母子忧伤地起来,用锅烧水的时候,其他人又拿来了瓢、破碗、一藏斗圆根、一碗糌粑等少许东西。这时候尊者说:“将糌粑分好,给我少许就行了,妈妈和弟弟多一点,特别是小弟要多一点,不然他会饿死的。”

    母亲泪如雨下,悲痛地说:“这也维持不了多久,救不了我们的。”又说:“佛经宣说因果不虚,定是宿世积了恶业之故,要不然我这一生不但没做过任何恶业,在娘家时和你父亲在世的时候,对上供养三宝,中供僧众积资作功德,下为穷人作布施。尽力作了善业,尽可能地不作罪业。

     圣众是具有智慧之眼的,我们本不应生起失望心,可今天受如此之苦!老妈实在无法忍受。”母亲如此地哀号,又说:“如须弥山般的父亲已经死了,如草灰般的财物也已经散尽,虽然尽力作了布施,还是穷;虽然作了善事,可还是很苦。”边说边失魂般地哭着。

     母亲又说道:“虽然你父亲从来没有不善待过任何人,但是除了阿诺以外,同村人、朋友、亲戚等都很难给予帮助。老大你本应成为一个善良能干的人,不应如此。

     而且很多上师大成就者都有不虚的授记。怀孕期间,也出现了奇妙的祥瑞和美好的梦,降生那天飞来了成群的秃鹫,帐篷上空布满了彩虹,三天后你就坐了金刚跏趺坐,响起了四大自音,天降花雨,念诵阿弥陀佛及莲师心咒,出现了十三个酥油小朵玛等等奇妙不可思议的诸多祥瑞之兆!”“可从现在看,你要成为一个有益的人,已经没有希望了。

     但是在乞丐圈里当一个最好的乞丐,倒是有可能的。现在你去讨饭。我们母子以前就像做官一样的人,现在却要去讨饭,是非常惭愧的,但是现在也没有什么惭愧不惭愧的了。

    俗话说:‘一切靠食故,无食必死,无论贵贱皆须食,若一切不须食,那么秃鹫何故落到狗尸上?’因此,你拿上这两根坚硬的木棍讨饭去吧。母亲我去卖柴、捻线换点工钱,如果不去我们母子很快就只有等死了。”

     尊者回答说:“我能去乞讨,乞讨时说什么话好?能不能找到装东西的好袋子?”母亲道:“孩儿你有出息就能够找到好口袋,你去任何地方都要说:‘祝你长寿,我家变成了乞丐,因为什么都没有,请(可怜我)给我一点食物吧!’要在离人家远一点的地方讨饭,不然会被狗咬的。不要丢掉这两根坚硬的木棍。”

    随后母亲边哭着,到伯父才珠家去要口袋。伯父才珠给了口袋和一藏斗干圆根,说:“这是给你们的。”说着伯父也在哭。

     随后,尊者准备到牧民伯父阿诺家。路途中,有十几户牧民人家,因不敢到他们家的 [6]门口讨饭,就请打柴人、挑水人带话。牧民们给了一碗奶渣子、少许酥油、一碗糌粑、少许圆根等,此外并无大的收获。尊者一直往前赶,到伯父阿诺家的时候,就如同到了自己家里一样,吃了非常丰盛的饮食,住了一夜。

     第二天,阿诺带着尊者到牧民人家去乞讨,得到了少许东西。阿诺给了圆根、青稞、糌粑、酥油等好多好多食物,往下送了很远很远。伯父阿诺哭了一餐饭的时间,告别时,嘱咐尊者要小心狗。尊者拿着这些东西回到家里,妈妈十分高兴,母子一起好好地享用了一个多月。

     尊者道:“虽然受到如是大痛苦,但因为已经领悟了轮回如幻,心里丝毫没有任何怨恨。”

     不久小弟阿罗又因饥饿而死去,母亲万分悲痛。尊者歌道:  

         慈母莫哭听我歌,世间诸有皆如是,

         岂能永恒无死亡。一切众生悉如母,

         却于恶趣受痛苦,观察彼无少许乐,

         为此怎能不悲伤,怎能为此不哀号!

         死去一人岂悲伤,慈母是否得怪病,

         此子或许是冤家,如此悲伤有何用。

         应观如幻显大乐。  

    伯父才珠听了此话,说:“败类!”并打了尊者胸口一拳,尊者也哭了。为此请了几位上师,供养了几亩荒地。尊者隔一两天就去乞讨,隔两天就为弟弟念《寂愤串习自解脱》(度亡经),念满了49天。母亲也念了《三聚经》、《金刚经》、嘛呢等不断作回向及发愿。

    尊者去正在作法事或禳解 [7](消灾)法的地方乞讨。尊者去了达喇上师法座处的伯父拉丈嘎玛巴登家、顿角上师家,康孜村的阿纳、锁南拉登家、启卡阿拉家、阿贡家。另外,还有牧民阿诺家、拉旦家、阿才家,贾郊村的阿秀家等很多农牧人家。

    诸上师僧众也让尊者一起进了功德主家,尊者得到了诸多的好处。杰任布村阿拉家作佛事,尊者跟随诸上师僧众在屋里的时候,来了功德主家的一个人说:“乞丐‘观天小子’不要在这里,滚出去!”为此尊者边哭边走,并回头看了看。另外,贾郊村的吴乐家、乐秀家等许多功德主也不让尊者入席,并赶出了门外。

    此地区有这样的习惯:作佛事时,僧众自备糌粑、酥油等。可是尊者没有糌粑可带,因从阿牛的糌粑口袋中偷了三碗糌粑,被物主发现后,打了尊者几拳,尊者只有用功德主供养的东西来赔上。

    尊者于集会中,因为穿着打了补丁又破烂的衣服,没有好的衣服穿;此外,身上虱子及虱卵又很多;由于以前没有找到多少吃的,饭量很大,大口大口地吃;又因晦气所染,晚上尿床;所以尊者坐右席时被赶到左席,又从左席被赶到右席。此外,还经常被石头、灰土、木棍等如降雨般地打在身上。有很多僧人见到尊者,就如同见到了麻风病人一样地觉得可恨。

    尊者道:“事实上,那时候僧众哪里会有微小的怨恨心呢?只有如是才能清净我所积恶业的余报。”又言:“诸功德主公开供养的,都被僧众夺走,没有得过一点收入。吃饭的时候,我只能吃到一点小肘子、胫骨、尾巴等,好的肉从来没有得到过。”

    有一次,被康孜村的锁南才让边恶口骂着边打,打得尊者骨头脱臼、鲜血外喷,差点昏了过去,只有跌跌撞撞地慢慢爬到母亲身边。母亲非常痛苦,泪如雨下。尊者歌道:  

            慈母莫哭聆听孩儿歌:诸般强者一切皆无常,

            弱小母子亦为无常法,无常诸法岂能有强弱;

            即使无有丝毫得罪事,横遭蛮横无理之欺辱;

            然于弱小母子往昔业,自作之报成熟还自受;

            自作自受怎能生怨恨?即便生怨业力无转故。

            尽管仇怨之心如火炽,坠入火烧地狱自备薪,

                   此外无有丝毫利益处。

                   然于损害无动之忍辱,堪称最上忍辱当修持,

                   蛮横诸人实属恩父母,如此了悟而修最快乐。  

    有一段时间,尊者在伯父达喇上师的宝座 [8]附近,为阿婆阿尼玛放牧时,某晚梦见:据说是万亿无量魔,非常恐怖的诸多黑魔,手持金刚杵、轮、剑、钺、箭、戟、锤、三叉戈、利刃、铁钩、绢索、铁链等等兵器,如雨而降。

    此时,尊者的上师伏藏师冬绕林巴,具有超过千万烈日的威力,射出极明亮的难以直视的光,手持一把遮盖虚空的金伞,下转千幅金轮,在尊者头顶旋转,天空中众魔不断降下的兵器,变成了莲花、大莲花、睡莲等及山生、水生、地生的花雨,悉皆无法伤害尊身。

    第二天,尊者稍有不安地去放牧,来到了圣山朗朗玛尼宝顶左边非常美丽舒适的草坪上,突然,虚空中显现四大变化,乌云密布,诸方滚滚黑云聚集,同时电闪雷鸣,不可目睹,响起了震天动地的巨大雷声,打下了金刚屑 [9],尊者马上念诵:  

          祈请无等释迦王,祈请怙主莲华生。  

     因尊者化为万有本现之密意,大慈愤怒之自光,自现愤怒莲师本智炽燃,并明观护轮法。不仅尊者不为金刚屑损害,其他牧人及牲畜等也没有受到损伤。彼等奇妙瑞相和成就相,岂是我等凡夫所能揣度的,稍微思维即可了知,那必定是已证佛果之化身,是具有密意的,为给众生作正法怙主而示现,并非渐次修道之凡夫。

     尊者回到阿尼玛家,阿婆心想,我家这个牧人,是个罪业深重的苦命人,小时父亡,他家原本高贵如天,自从有了这个儿子以后,就变成了乞丐,得了天花炎症等怪病。余下的家财也两三次就被洗劫一空。现在为我放牧,天降霹雳,很好的母犏牛腿也断了等等。

     如此看来,定是个恶业深重之人,定要将他赶走。阿婆将尊者赶走时,给了一双鞋、两三碗让巴粉、少许干圆根,说道:“你今天就走吧!”尊者只有回到母亲身边,将少许食物交给了母亲。因整个地区都遭受了饥荒,特别是家中既找不到种子撒,母子也找不到任何可以吃的东西,只好到山里挖野蒜根等能吃的种种野菜来充饥,暂时熬着生活。

     尊者到康孜村去乞讨,又到达喇上师宝座处行乞,得到了一点食物,暂时充饥过活。此外,孜库木村有两家拉丈 [10],尊者去乞讨时,被请到福慧海上师家里,上师眼中噙着泪水说:“往昔你父家如此兴旺,是我最棒的功德主。”
 
     并对尊者说:“你本来不应变成这个样子,以前诸位大成就者都有许多授记,降生时出现了殊胜奇妙的祥瑞之兆,不仅如此,还显现了奇妙的成就相。鉴于此,你不应落此地步。”如此等等,说了很多吉祥的话。还给了丰盛的食物。

    有两藏斗青稞、一筐圆根、一个口袋。又说:“你以后一定会变为一个有用的人,不要灰心。昨晚我还梦见庄严可敬的僧鬘 [11],毫无疑问你会变成有用之人的。”尊者听后心生欢喜。

    尊者又到福戒上师拉丈处,上师讲了很多开导的话,拿了酥油、牛奶等分剩的饮食给尊者吃。离开时,又给了酥油、一筐圆根、一藏斗青稞,说:“孩儿你不应变得如此。”并嘱咐乞讨的时候要小心狗。尊者顺便到几个僧人那里要了食物,他们都给了较好的圆根,收获还不错。将这些食物拿回康孜村母亲身边,交给了母亲,母子就像找到了受用的宝藏似的,非常欢喜地度过了一段时间。

    尊者在康孜村时梦见:有个獠牙恶露不可目睹、非常丑陋、赤眼、紫发竖立、手脚皆长铁爪,极为恐怖的黑魔,手持九帽层垒,帽中充满黑暗,其周围约一俱卢舍 [12]许处,方圆约两俱卢舍的范围变得一片漆黑,并将此帽给尊者,说:“这作你的帽子,上面大山岩下有许多食物等等,一切妙欲皆已具足,那里就是你居住的地方。”

    尊者于宿习光明中,见到了一座黑色顶天的黑雾弥漫很丑的山。此时尊者仁波切心想,这同前次一样,乃黑魔之幻化,我为一切众生安置于菩提而修菩提正法时,此魔曾多次对我设置障碍。随即从梦光明而起。

    第二天,尊者为伯父才珠家去放山羊,来到朗木峪山坡,安住于法性远离变化、生灭、来去之本来自住本知中时,如同昨夜的幻变相一样,一座大山突然崩塌而倒下。如雨般落下的石头,大的犹如公牛和马匹一般大,中等的有山羊、绵羊般大,小的如柱基石、灶石一般,最小的也有酥油匣或碗一样大。

    有的牧人在叫:“岩山崩塌了!”随即就四处逃走。尊者于心境无别轮涅一味中,以不灭游戏力,自身显现大吉祥莲师愤怒金刚相:头发竖立飞舞旋绕,即可调服无色界,上身则可调服色界。

    如此地从头发、须髯、眉毛中炽燃智慧之火,焚尽烦恼;右手持金刚杵,打出霹雳;左手期克印,抓魔王颈。由此,今后不受魔害,摧毁一切异阵,成为寿命及事业如上旬月般增盛之缘起。然而,也示现了一个滚落的小石子打在尊者的左腰上。

            次日晚上梦中,护密一髻佛母 [13]道:  

            与我生生世世间,刹那不离大勇士;

            您乃本自成正觉,轮涅法性戏庄严;

            圣魔无别本元性,我即诸佛誓言者,

            六十万续善守护,现证本元正理者,

            大圆满之瑜伽士,不离作伴具誓言,

            无修自临之护法,诸异障碍我护持。  

     尊者闻偈,于自然本智,勇心大增,心中即显现自然解脱密意,无境任意自在之证悟。因被落石打伤,显现生病一月余。往日颠倒发愿的魔军,欲毁坏诸众生利益的时候,皆以应机善巧方便调伏之。

     为此,胜佛莲师以人身显现。然而,由于污浊横流,特别是临近罪业深重之地,虽然尊身显现被落石打伤,实乃诸佛菩萨为利他立誓之义务,未究竟前,则永远不舍。正所谓:  

            正士不作多许诺,若是许下大诺言,

            如同石上刻画纹,纵死不变其誓言。  

     本来,首先要依止具相上师,听闻明了甚深妙法之精华后,到寂静山谷处,多年艰苦地修行,才能证得成就,这是常理。
 
     然而,尊者部主大金刚持 [14],绝不是依个人的喜好和欲望安置的,而是一切的皈依处,悲、智、力三摄为一的两足尊化身,显现于我们世人面前,为投花中的 [15]的圣人。尊者于多劫广积福智资粮,愿力成熟故。赞颂偈曰:  

            诸佛菩萨方便力,利他事业不思议,

            恒超戏论妄思境,释王曾生不净地。  

    有一次,康孜村几个游牧人家在克越朗的时候,尊者仁波切去乞讨,不料两只恶狗迎面扑来,咬住了尊者的双腿,随即祈请上师三宝。幸好有以前交情好的几个游戏伙伴跑来,将两只恶狗赶出很远,并将酥油、奶渣等少许食物,尽量地拿来给尊者。每个牧民家,都给了肉、酥油、奶渣、糌粑等许多食物,全部装在一起,有满满的一大口袋。

    尊者道:“我用这个口袋作为枕头睡觉,梦中来了两个僧人,他们说:‘你以前欠了两条披单的利息,这次非还不可!’我说:‘我何时欠你们两条披单。’‘以前我们俩的披单被你抢走了,虽然还了本,但是所欠的五百文利息中的很多还没有还,这一次一定要还’。我道:‘因果是不虚的真理,哪有不还债的理由呢?’”正如《百业经》所云:  

            纵经百千劫,所作业不亡,

            因缘聚合时,果报还自受。  

            尊者随即从显现中醒来。

     天亮上路,背着口袋,手里拿着两根打狗棒,心中生起了欢喜心。尊者心想,今年没有任何人能比我们母子更幸福了。到了岔呐(地名)路口,突然窜出了两个抢窃者,他们抓着尊者两侧,用木棍轮番打着,如扫荡芦苇丛一般。

     此时,尊者于心境融合中,若隐若显记起:前世及多世前,在拉萨某处的大寺庙作上师时,一次寺中两个僧人发生纠纷,上师为此打了这两个僧人,拿走了他们的披单等;还骂了“两个死乞丐,非打死不可”等语。因此了知此乃异熟果报,随即唱起了道歌:  

            真希奇!

                不虚不虚三宝不虚。真实真实因果真实。

                罪过罪过恶者罪过。须当须当还清欠债。

            累世所造责打罪,纵经百劫亦不亡,

            罪业花纹自刻印,果报现前极希奇,

                                复受果报真希奇!

            确信因果不虚理,生生世世胜三宝,

            纵遇命难永不舍,极真汝等可作证,

            食吾血肉亦无悔,愿以胜食供善根,

            我昔作恶责打等,今还宿债净恶报,

            祈愿圆满我布施,圆满汝等诸意乐。  

     尊者仁波切如此唱后,两个窃贼商量了一下,将口袋中的肉、酥油、奶渣、酪饼、碗等还给了尊者。

     尊者说:“原本是我的罪过,你俩并没有尘许之罪过,除此之外,将来很多世我都还要还债,你们无需不开心。愿以此食物,化为你俩生生世世取之不尽的宝藏,愿化为不死甘露,愿汝等所欲一切意乐,如意成就。”

     于是,那两个人中,带金耳环的眼中噙满了泪水,对另一个说了很多话后,那人点了点头。就这样两人边走边聊,那个带银耳环的走了很远,还不断地回头看,并擦着眼泪走了。

     尊者将藏鞋的破口用草及树叶塞住,再将余下的食物装在里面,来到唐桑河边。过河走到了三分之一的时候,装着食物的鞋子从怀中衣服的破裂处落入了河里。尊者稍作追赶,即以法尔之念 [16]持受本自解脱法理而渡过了河。想起因果报应真实不虚时,脚步即轻快地走着,否则脚步又沉重了一点。

     尊者来到了一块草坪上,将身上湿淋淋的打着诸多补丁如盔甲般的衣服脱下来,在太阳下晒着,赤身而坐。心想,佛经云因果不虚确实如此,愿周遍虚空一切众生的不与取 [17]之异熟 [18]等一切恶果成熟于我身,愿以此次两个窃贼为主的一切众生,获得我的三世一切善根,并证得遍知正觉果位仁波切。如此,发起自他相换菩提心,并作无缘回向以圆融之。

     尊者心想,因果竟如此细微。原来两只鞋都装进了怀里,但唯将装食物的一只失落了。由此,尊者发誓从今以后,乃至证得菩提果前,纵遇命难,亦不作不与取等十恶业。此誓句铭刻于心,同时深悟《安住正念经》和《百业经》等之义理。穿起了衣服,上路时心想,阿卡卡! [19]老母亲烧了一锅清水,在家等待着我,但我手中除了碗和一只鞋外,什么都没有了!念及此,心中稍有不安,时而又思维起细微的因果报应。

     回到康孜村母亲身边,妈妈正好煮了一点圆根等待着,尊者将此前的梦境,在途中如何被人殴打抢劫,往昔在拉萨转世为一位上师等等由来详细讲给母亲听。妈妈很高兴,深信因果不虚。母亲言:“那两个窃贼没有把你打死,是三宝的悲护。”这样,又暂时同母亲团聚在一起。

    怙主成就自在仁波切 [20]为了引导众生明示因果不虚,而造偈颂云:

    为示众生因果不虚法,显现尽所得物被人抢,

    犹如婆罗门为五百文,而为释迦王行设路障。  

    尊者到哇支赤陀 [21]祈祷时,拉丈给了他一藏斗青稞。于某处作法事门口的煨施供中,取了能吃的都充了饥。以前曾吃过握式朵玛 [22],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吃过。所有的朵玛和供品也都拿来充饥。

    功德智师给了四个圆根,清净师给了一盘干圆根,老阿妈沙达门给了一碗糌粑和一碗青稞,扎西彭措给了三碗熟圆根,堪佳家给了两藏斗干圆根,亚夏家给了一盆干圆根。福海家请尊者到屋里吃了饭,临走时给了糌粑、茶砖、酥油等许多食物。

    来到角降晋美上师家门口,一条黑**家犬挣脱锁链冲了过来,咬伤了尊者的脚等多处,嘎玛丹贞将狗挡开,并把尊者请进了家里,晋美上师对咬伤处作了种种的治疗。上师说:“昨晚梦中见到一个炽燃的太阳照遍了整个世界,你最终必定会成为威望遍满世间之人。”并给了一筐干圆根、一藏斗青稞、肥肉等。

     上师对尊者寄予了很大的期望,嘎玛丹贞送出了很远。尊者回到康牧村母亲身边,将所得的食物作为母子的生活之用。

     到了春天,有一个晚上,尊者于梦光明中,见到一个据说是叫玛可的地方,这里地域广大,周围有很多座岩山。

    中部有一座巍峨壮观、幽静美丽、使人留连忘返的高山。山体着岩石铠甲,山顶则戴着冰片堆聚的头巾,许多小湖泊自然形成了功德供养水。弯弯曲曲的河水静静地流淌着,在河流某处大回弯美丽的原野上,居住着许多牧民人家。

    这块受用圆满之地的山坡上,盖有上千座华丽的住房,屋里有许多珍贵的绸缎、布料、毛毡等服饰,金银玉等珠宝,还有茶砖、酥油、六谷等丰盛的食物及茶水、酒、奶、酸奶等饮料。富足受用,应有尽有,如同天上五妙欲般的圆满。

     另外,还见到许多空仓库,因而尊者就问这作什么用?告言:我家的人出外找青稞去了,这些空仓库是用来装青稞等的。

     转眼间,许多羚羊、岩羊、野骡、野牛等野兽驮着青稞、小麦、豆子等,还有凤凰、孔雀、秃鹫、鹞子、岩雕等也背着许多。

     人们高兴地吆喝着,将鸟兽赶来了,卸下了上千驮背的青稞等五谷,装满了仓库,大家都非常的满意。

     此时,尊者从光明中醒来,心想整个地方受到干旱、霜冻、暴雨的任何一种灾害,都必将发生大的饥荒,此不与取之异熟果报是无法改变的。

     过了两天,天上黑云密布,霹雳咆哮,很多地方下了大暴雨,整个新龙地区的庄稼都被毁坏无余,尤其是尊者家更是一无所剩。到了秋天,尊者在康孜村等地,将放在外面的朵玛都捡来充饥。

     冬天,尊者到伯父达喇上师家去乞讨,除了少许圆根外,没得到其它食物。母子们因没有食物,尊者只好到较为富裕的地方去乞讨。尽管如此,还是找不到可吃的食物,只能又回到母亲身边。母亲非常痛苦,流下了眼泪。尊者唱起了显有轮回苦乐无常歌:  

            慈母莫哭聆吾歌:

            富裕地域无常法,贫穷母子亦无常;

            苦乐犹如昨日梦,无常岂能分善恶;

            富家丰餐皆苦因,贫家当乞清净食;

            多年不得食饿鬼,自心悭吝所成魔;

            不掺罪食佛称赞,愿以清净食满足。  

    闻及此,母亲说:“孩儿说的很有道理。”随即变得高兴起来。尊者受大饥荒苦,身上没有衣服穿,连碗都没有,只有睡在稻草里,用圆根当作碗。

    一次,尊者到农民背肥料的地方乞讨,被他们赶走。此后,又到哇孜库木和哇孜赤陀等地方乞讨,因遇大荒年,仅讨到少许食物。有人供朵玛的时候,尊者捡到了少许,一半自己吃,另一半带给母亲。后来,尊者又到上佳郊村去乞讨,可是除只讨到少许圆根外,没有乞到其它食物。

    去酿越村,讨到了稍多一点的圆根等好一点的食物。因整个地区受到大饥荒,去了两三个大村庄乞讨,结果也只要到了三藏斗干圆根和两碗糌粑,没有更多的收获。

    尊者自己除了吃了一两个干圆根和一点点糌粑外,将乞到的东西全部收好,想到生身母亲的养育恩德非常大,又很可怜,觉得一定要把所得到的食物交给母亲,就这样,把全部食物带回到了母亲身边。

    吾东才旺达杰家筹办了修诵宝瓶丸的佛事。举办佛事的六天前,尊者来到了吾东村里,同独臂乞丐等一起住了七天,乞丐们将自己碗中的糌粑等吃的,分了一点给他,尊者津津有味的吃了。

    过了六天,杰蒂上师南达为首的众僧人,在屋里聚集并入席,清净上师本想让尊者也能坐在下席,就对才旺达杰说了,但才旺达杰坚决地说:“不要他来”。第一天没有让尊者进去,只有跟乞丐们在一起。

    第二天,杰蒂上师南达在屋顶上对才旺达杰说:“有信心的功德主,你听着,如今还坐在门口的康孜小孩家,以前是富贵如天的功德主,此仁波切出胎六天的时候,我去过。

    一到,此化身幼童心生欢喜,高兴地以寂静坐式和忿怒视式,作了跳金刚舞的样子,并口诵了金刚音七遍。这是我亲眼目睹的。

    如此具有不可思议功德的奇妙化身,我这一生还从未见过。这次你才旺达杰一定要请灵童仁波切入席!”功德主心里虽不愿意,但又不敢违背上师之意,就让尊者坐在了下席。

    因浊世众生之无明业障深重,为了使他们对因果不虚生起信心,成就自在者 [23]才示现了如此事迹,实际上乃是诸佛菩萨事业的方便之举,世间凡夫之心是很难揣度的。这位自在成就者,不是以个人偏见所崇拜的,而是诸佛菩萨之悲、智、力无二的本体,为调伏度化众生而再现人间。

    尊者必定不是渐修之人,其显现无量的祥瑞是人们亲眼目睹的。尊者功德赞颂写道:  

            一切正觉悲智力,所化前现两足身,

            无明中邪之众生,因果不虚明取舍;

            示现福薄乞丐身,所遇罪业深重者,

            所得受用窃无余,依然慈如牟尼行。  

    如此示现方便之行,尊者坐在了僧众的下席。此时杰蒂上师南达眼中含着泪水,显得十分悲伤,让僧众收集了少许糌粑装进尊者的口袋。杰蒂 [24]久麦根桑桌德(无畏普贤度脱众生)上师等给了较好的食物,上师又将梵文的“阿RA巴扎拉德” [25]和藏文的字母和元音拿给尊者看,尊者一看就能很顺畅地读出来。

     “你得到一点嘴中吃的乞食就够了,还想念梵文?得了吧!”这时,有几个傲慢的僧人对尊者说了此等侮辱的话。对诸大菩萨这样做,将使彼等所堕地狱之底越来越深。正如寂天菩萨所言:  

            何者菩萨功德主,若对彼生邪恶念,

            生恶念数等量劫,必坠地狱牟尼言。  

     积聚地狱之薪者 [26]如此说时,杰蒂上师说:“罪业深重的人们,千万不可这样说!正如文殊萨迦班智达所言:‘即使贤者具功德,衣着破烂受众辱。’又言‘胜德才子出寒门,上好珠宝地深层。’不要无故积聚坠地狱的恶业。”他对尊者很慈悲,说道:“你未来的威望定会周遍世间。”

     修诵宝瓶丸佛事结束后,尊者就上了路。来到酿耶村至夏交村间的沙棘园的时候,遇到了两个抢劫者,他们抓住尊者双手,将背上的口袋抢走。尊者瞬间即忆起,自己昔在尼泊尔曾转世叫阿罗的有权势的富翁。

    在20岁的时候,有两个乞丐找到了一钱黄金,阿罗仅给了很少的钱就强行夺走了黄金。因而有这样的异熟果报,并将于多劫中遇到如此的抢劫。现在尊者也因此异熟果报,那两个乞丐转为抢劫者来抢劫。忆及此后,尊者即从心底深处对因果报应生起了坚定的信心,随即唱起了如下道歌:  

            宣因果律怙主知!如我父母汝二人,

            有权追讨昔实债,哪有伤心芝麻许,

            若有必受三宝罚,因果不虚应生喜。

            恶吾昔于尼泊尔,曾转富翁名阿罗,

            汝俩则转乞丐身,福缘沙滩得黄金,

            仅付半价即强夺;然此异熟未尽前,

            纵然数还亦复还,实欠汝俩债须还,

            愿以供养食善根,您俩生生世世中,

            无量劫海未尽前,圆满福慧二资粮,

            无穷宝藏请受用,成熟所化众生海。  

    两个窃贼把口袋拿到较远的地方,打开来看,把供养主家供养的一藏斗酒糟、茶砖、青稞、小麦等好点多点的拿走,将袋子、小口袋、碗及剩下的食物还给了尊者,然后才离开。尊者又到上贾郊村乞讨,得到了少许食物,带回到康孜村母亲身边,并且将被抢劫后余下的一点食物,一起交给了母亲。这样的饥苦日子,母子们熬着过了好几年。

    尊者母子有两头母犏牛,有一天,被极为凶恶的抢劫者抢走了,母亲为此痛苦的哀号着。怙主上师仁波切(尊者)以神通看到,诸本尊护法把被抢走的母犏牛又夺了回来,即对妈妈说道:“妈妈不要哭,很快母犏牛就会回来的。”母亲不信,没有放在心上。稍后,母犏牛破着鼻孔跑了回来。

    尊者具有如此的神通,能够现见未来之事。关于尊者示现神通及所受种种苦的事迹,虽然还有很多,但是这里仅能作些简述。偈云:  

            福善事业行三道,为无取舍眼众生,

            示现因果乞丐行,愿同彼作利他行。

 尊者上师传记第三章终。

1. “擦擦”,在藏地,将泥土放在模子里制作的佛像、佛塔、真言等。

2. “圆根”,藏地一种根部可食的植物,汁多味美,类似于萝卜。

3. “沃土”,此处指被毁坏的庄稼化成了肥沃的土壤。

4. “观天小子”,由于尊者从小就经常仰头,凝视虚空,所以被人称为“观天小子”。

5. “让巴”,一种野生植物的果实,可食用。

6. “不敢到他们家的门口讨饭”,是因为怕被狗咬。

7. “禳解”,祈福消灾的仪规。

8. “宝座”,指寺庙。

9. “金刚屑”,譬喻打到地面的一种强烈的雷电现象,即霹雳。

10. “拉丈”,藏地寺庙主持活佛与喇嘛的住所。

11. “僧鬘”,此指迎请的僧侣队伍。

12. “俱卢舍”,是古印度的长度单位,5尺为1弓,500弓为1俱卢舍。

13. “一髻佛母”,即艾嘎札德密护主母,是宁玛巴的护法空行母。

14. “金刚持”,金刚持佛为一切密乘的首祖,以此意义而延伸到弟子应视自己的上师如金刚持佛,因为上师乃是密法的出生处。

15. “投花中的”,其中“的”意为目的或目标,用花所投中的诸佛菩萨中的那一位,即为自己的本尊。此处指尊者是应具缘弟子的因缘而来度化众生的诸佛化现。

16. “法尔之念”,不需要任何入定的做作而自然融入本性的窍决法。

17. “不与取”,即佛教居士五戒之一的“盗戒”。凡是没有得到许可而私自占有财物,都属于违犯“盗戒”。

18. “异熟”,异时、异地而受到的果报称为“异熟”果。

19. “阿卡卡”,藏语中的感叹词,相当于“唉呀呀”。

20. “怙主成就自在仁波切”,此处是作者对白玛邓灯尊者的尊称。

21. “哇支赤陀”,地名,在新龙县境内。

22. “握式朵玛”,食子的一种。

23. “成就自在者”,此处指白玛邓灯尊者。

24. “杰蒂”,是地名,在新龙县境内,离朗朗圣山很近。

25. “阿RA巴扎拉德”,此六字为文殊菩萨心咒。

26. “ 积聚地狱之薪者”,此指上述对尊者恶语诽谤的那几个人。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第四章 依观音授记作“幡经轮”化导众生
下一篇:第二章 诞生时的奇妙瑞相及面见众持明、空行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佛教图书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