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百喻经》之研究
 
[王孺童居士] [点击:1754]   [手机版]
背景色

《百喻经》之研究

王孺童

《百喻经》为佛教“十二部经”中,“譬喻部”的着名经典。因其书中,收录百篇譬喻而得名。下面,就《百喻经》本身的一些问题,作一厘清和阐释。

一、本名别名

1、本名

所谓“本名”,即指本来之名。

据本经撰集者僧伽斯那,在经末之“跋偈”中所云:“尊者僧伽斯那造作《痴花鬘》竟。”可知此经原本之名当为《痴花鬘》。

“痴”,即愚痴,在此是指那些愚痴的人。

“花鬘”,又作“华鬘”。就是用丝线将香花串接起来,挂在颈上,用来装饰身体。这是印度的一种风俗。按照佛教戒律规定,出家比丘不能装饰花鬘,只能将花鬘挂于室内,或供养佛陀。

由于本经内容,是将一个个愚人所作的许多不同的愚痴事情,汇编而成的,犹如将花连成花鬘,所以取名为《痴花鬘》。

2、别名

所谓“别名”,即指本名之外之名。此别名当为《痴花鬘》被译作汉文后,而定之名。

据现存文献所载,当有八个别名。

(1)《百喻经》

此为最普遍、最通行之别名。

(2)《佛说百喻经》

此名仅见于《赵城金藏》本之卷第二、卷第三之题名[1]。

(3)《百喻集》

《大唐内典录》卷七、卷九、《大周刊定众经目录》卷一○、卷一四、隋法经《众经目录》卷六、隋沙门及学士《众经目录》卷二、唐静泰《众经目录》卷二、玄应《一切经音义》皆作此名。

又《佛说佛名经》卷一六:“南无《百喻集》。”

(4)《百喻集经》

《历代三宝纪》卷一四〈小乘修多罗有译录〉:“《百喻集经》,四卷。”

(5)《百句喻集》

《大周刊定众经目录》卷一○,作此名。

(6)《百句譬喻经》

《出三藏记集》卷二、卷九、《开元释教录》卷六、《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卷八、卷三○、《经律异相》卷三六、《沙弥律仪毗尼日用合参》卷上,皆作此名。

(7)《百句譬喻集》

《古今译经图纪》卷四,作此名。

(8)《百句譬喻集经》

《大唐内典录》卷四、《历代三宝纪》卷一一,皆作此名。

二、是否为经

通过上面对八个别名的列举,不难发现,其中三个称“经”,三个称“集”,两个“集经”并称。

“经”在一般佛教信众的理解上,认为只有佛说的才可称之为经。而《百喻经》为尊者僧伽斯那造,并非佛说,且本名为《痴花鬘》,怎么能称之为“经”呢?

1、称“经”的理由

根据《高僧传》卷三、《出三藏记集》卷一四、《开元释教录》卷六、《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卷八〈求那毗地传〉及《出三藏记集》卷九〈百句譬喻经记〉中的记载,可知《百喻经》为尊者僧伽斯那,从修多罗藏十二部经中,抄出一百个譬喻,集合而成的一部书。

每个譬喻故事都是佛在不同经典中讲说的,那么把它们聚合在一起,也自然可以称之为“经”。

2、称“集”的理由

虽然《百喻经》是集合了佛所说的各种譬喻,但毕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由佛所讲说的一部完整经典,所以只能称之为“集”。

3、称“集经”的理由

“集经”显然是调和上述二说之称。

其实论争焦点只有一个,即:一部集合佛说之作,是否可以称“经”?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就要考察一下“经”的本义是什么,它到底指的是什么内容。

经,梵语音译为修多罗。其本义有二,即“佛说”与“贯摄”。

所谓“佛说”,指释尊所演说的教理。

所谓“贯摄”,即“贯穿”、“摄持”之义。修多罗,本有“线条”之义,即将佛所说的教理教义,贯穿起来,使之不易散失隐没。而众生听到、看到这些“贯穿”起来的,佛所说教理教义,就会从中得到教化摄持,规范自己的身口意,避免流转到恶道中去。又据《杂阿毗昙心论》卷八所举“修多罗五义”,其中一义即为“结鬘”。

可见,“佛说”称为经,汇合“佛说”而成的经集,亦可称为“经”。“花鬘”既可释为“经集”,又可直接释为“经”。也就是说,“经”之一字,包含了“经”与“经集”两重意思。因此,《百喻经》确为名副其实的“经”。

三、分卷辨析

1、分卷情况

关于《百喻经》的分卷,可以从两个系统来考察。

(1)藏经系统

所谓“藏经系统”,就是从目前现存的各版本《大藏经》中,考察其所收《百喻经》的分卷情况。

按照童玮《二十二种大藏经通检》统计,《开宝藏》、《毗卢藏》、《圆觉藏》、《资福藏》、《赵城金藏》、《高丽藏》、《碛砂藏》、《普宁藏》、《洪武南藏》、《弘法藏》、《永乐南藏》、《永乐北藏》、《嘉兴藏》、《清藏》、《频伽藏》、《弘教藏》、《大正藏》,再加上《卍正藏》,共有十八部《大藏经》中收有《百喻经》。

由于在《大藏经》中保存的,都是完整的原经,所以呈现出来的分卷情况是最为直接和确实的。检阅吾书斋所藏十种版本之《百喻经》,其中《碛砂藏》、《洪武南藏》、《永乐北藏》、《清藏》所收及金陵刻经处本为“二卷本”,而《金藏》、《高丽藏》、《频伽藏》、《大正藏》、《卍正藏》所收为“四卷本”。

(2)经录系统

所谓“经录系统”,就是从历代经录文献的记载中,考察《百喻经》的分卷情况。

根据记载,《百喻经》大致有四种分卷情况:

①二卷本

《大周刊定众经目录》卷一○:“《百喻集》一部二卷,右南齐永明年,沙门求那毗地译,出《玄法寺录》。”卷一四:“《百喻集》一部二卷。”

②四卷本

《开元释教录》卷六、卷一九、卷二○、《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卷八、卷三○、《历代三宝纪》卷一四:“《百喻经》四卷。”

隋法经《众经目录》卷六、隋沙门及学士《众经目录》卷二、唐静泰《众经目录》卷二、《大唐内典录》卷七、卷九、玄应《一切经音义》:“《百喻集》四卷,僧伽斯那撰。”

《大周刊定众经目录》卷一○:“《百喻集》一部四卷,僧伽私那撰,四十四纸,右南齐永明十年,沙门求那毗地译,出《内典录》。”

③五卷本

《开元释教录》卷六、《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卷八:“《百喻经》四卷,亦云《百句譬喻经》或五卷。”

《出三藏记集》卷二、《大周刊定众经目录》卷一○、《大唐内典录》卷四、《历代三宝纪》卷一一,皆记“或五卷”。

④十卷本

《出三藏记集》卷二:“《百句譬喻经》十卷,齐永明十年九月十日译出,或五卷。右一部,凡十卷。齐武帝时,天竺沙门求那毗地于京都译出。”《开元释教录》卷六、《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卷八:“佑等并云‘译成十卷’。”

《大周刊定众经目录》卷一○:“《百句喻集》一部十卷。”

《大唐内典录》卷四、《历代三宝纪》卷一一:“《百句譬喻集经》十卷。”

《古今译经图纪》卷四:“《百句譬喻集》十卷。”

3、分卷流变

(1)“二卷本”与“四卷本”

通过以上对“藏经”与“经录”这两个分卷系统的考察,可有原经作为印证的是“二卷本”与“四卷本”。这两个版本分卷的差异,主要是在分卷上,并不涉及原经内容的详略差异。

“二卷本”的分卷,是从第一“愚人食言喻”到第五○“医治脊偻喻”为卷上,从第五一“五人买婢共使作喻”到第九八“小儿得大龟喻”为卷下。

“四卷本”的分卷,是从第一“愚人食言喻”到第二一“妇女欲更求子喻”为卷一,从第二二“入海取沉水喻”到第四一“毗舍阇鬼喻”为卷二,从第四二“估客驼死喻”到第六五“五百欢喜丸喻”为卷三,从第六六“口诵乘船法而不解用喻”到第九八“小儿得大龟喻”为卷四。

基于前面“藏经系统”的论述,由于《频伽藏》是依日本《弘教藏》翻印,而《弘教藏》、《大正藏》、《卍正藏》所据底本均为《高丽藏》本,故“四卷本”其实就是《金藏》、《高丽藏》所收本。那么,这就不难看出,目前现存的各版本《百喻经》中,“四卷本”应当早于“二卷本”。

(2)“五卷本”与“十卷本”

“五卷本”与“十卷本”,由于没有原经对照,就很难考察其具体的分卷情况。故《开元释教录》卷一九、卷二○、《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卷三○:“《百喻经》四卷,或五卷、或十卷,未详。”

为了对比方便,再把各经录中,有关“五卷本”和“十卷本”的记载,列出如下:

《出三藏记集》卷二:“《百句譬喻经》十卷,齐永明十年九月十日译出,或五卷。右一部,凡十卷。齐武帝时,天竺沙门求那毗地于京都译出。”

《开元释教录》卷六:“《百喻经》四卷,亦云《百句譬喻经》,或五卷。天竺僧伽斯那撰,永明十年九月十日译。见《僧佑录》。佑等并云‘译成十卷’,此之四卷,百事足矣。”

《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卷八:“《百喻经》四卷,亦云《百句譬喻经》,或五卷。天竺僧伽斯那撰,永明十年九月十日译。见僧佑等并云‘译成十卷’,此之四卷,百事足矣。”

《大唐内典录》卷四:“《百句譬喻集经》十卷,外国僧伽斯那撰,永明十年九月出。此即第二译,或五卷,见《僧佑录》。”

《历代三宝纪》卷一一:“《百句譬喻集经》十卷,外国僧伽斯那撰,永明十年九月十日出。此即第三译,或五卷。见《僧佑录》。”

《大周刊定众经目录》卷一○:“《百句喻集》一部十卷,第三译,或五卷,右南齐永明年,沙门求那毗地,杨州毗耶寺译,出《长房录》。”

通过分析上面“经录”的记载,可以得出以下几个结论:

①《长房录》即指《历代三宝纪》,可见“十卷本”之说,皆出自梁僧佑之《出三藏记集》。

②“五卷本”与“十卷本”这两个本子,应当只是在分卷上存在差异。也就是说,“五卷本”很可能是将“十卷本”,两卷合为一卷而成。

③从“此之四卷,百事足矣”的记载来看,“四卷本”(包括“二卷本”)应当为“十卷本”(包括“五卷本”)在内容上的略出,也就是说这两个本子,不仅在分卷上存在差异,而且在内容上也有详略之分。

④从“十卷本”为“第二译”或“第三译”的记载来看,可推知“四卷本”当为“第一译”。所以,“四卷本”与“十卷本”虽然是略出的关系,但“四卷本”要早于“十卷本”译出。也就是说,这不是在汉译本基础上的略出,而是在由梵转汉的翻译过程中,对梵文原本在取舍上的详略差异。

四、撰者译者

1、撰者

《百喻经》的撰者,为“尊者僧伽斯那”[2],这在《百喻经》最后一句“尊者僧伽斯那造作《痴花鬘》竟”中,可以得出明确的结论。正因为该撰集者的名字,被融入了《百喻经》的正文,所以在很多版本中的经题下面,就不署其名,只署译者名号了。仅《赵城金藏》署“僧伽斯那撰”、《高丽藏》署“尊者僧伽斯那撰”[3]。

僧伽斯那除《百喻经》外,现存的还有其撰集的《菩萨本缘经》三卷。关于僧伽斯那的生平资料很少,仅见于其弟子,也是《百喻经》的译者“求那毗地”的传记中。

根据《高僧传》卷三、《出三藏记集》卷一四、《开元释教录》卷六、《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卷八〈求那毗地传〉中的记载可知,僧伽斯那为“天竺大乘法师”,并“于天竺国,抄集修多罗藏十二部经中,要切譬喻,撰为一部,凡有百事,以教授新学”。

2、译者

《百喻经》的译者,诸版本经题下署名均为“萧齐天竺三藏求那毗地译”,即撰集者“僧伽斯那”的弟子。其生平资料主要见于《高僧传》、《出三藏记集》、《开元释教录》、《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古今译经图纪》等五书之〈求那毗地传〉,所记大同小异,今皆列出如下:

《高僧传》卷三:“求那毗地,此言安进,本中天竺人。弱年从道,师事天竺大乘法师僧伽斯。聪慧强记,勤于讽诵,谙究大小乘将二十万言。兼学外典,明解阴阳,占时验事,征兆非一。齐建元初来至京师,止毗耶离寺,执锡从徒,威仪端肃,王公贵胜迭相供请。初僧伽斯于天竺国,抄修多罗藏中,要切譬喻,撰为一部,凡有百事,教授新学。毗地悉皆通,兼明义旨,以永明十年秋,译为齐文,凡有十卷,谓《百喻经》。复出《十二因缘》及《须达长者经》各一卷。自大明已后,译经殆绝,及其宣流,世咸称美。毗地为人弘厚,故万里归集,南海商人咸宗事之。供献皆受,悉为营法。于建邺淮侧,造正观寺居之,重阁层门,殿堂整饰。以中兴二年冬,终于所住。”

《出三藏记集》卷一四:“求那毗地,中天竺人也。弱龄从道,师事天竺大乘法师僧伽斯。聪慧强记,勤于讽习,所诵大小乘经十余万言。兼学外典,明解阴阳。其候时逢占,多有征验,故道术之称,有闻西域。建元初来至京师,止毗耶离寺,执锡从徒,威仪端肃,王公贵胜迭相供请焉。初僧伽斯于天竺国,抄集修多罗藏十二部经中,要切譬喻,撰为一部,凡有百事,以教授新学。毗地悉皆通诵,兼明义旨,以永明十年秋,译出为齐文,凡十卷,即《百句譬喻经》也。复出《须达长者》、《十二因缘经》各一卷。自大明以后,译经殆绝,及其宣流法宝,世咸美之。毗地为人弘厚,有识度,善于接诱,勤躬行道,夙夜匪懈。是以外国僧众万里归集,南海商人悉共宗事,供赠往来,岁时不绝。性颇蓄积,富于财宝,然营建法事,已无私焉。于建业淮侧,造正观寺,重阁层门,殿房整饰,养徒施化,德业甚着。以中兴二年冬卒。”

《开元释教录》卷六、《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卷八:“沙门求那毗地,齐言德进,中印度人。弱龄从道,师事天竺大乘法师僧伽斯。聪慧强记,勤于讽习,所诵大小乘经十余万言。兼学世典,明解阴阳。其候时逢占,多有征验,故道术之称,有闻西域。建元初来至江淮,止毗耶离寺,执锡从徒,威仪端肃,王公已下,竞相请谒。初僧伽斯于天竺国,抄集修多罗藏十二部经中,要切譬喻,撰为一部,凡有百事,以教授新学。毗地悉皆通诵,兼明义旨,以武帝永明十年壬申秋九月,译为齐文,即《百喻经》也。复出《须达》及《十二因缘》。自宋大明已后,译经殆绝,及其宣流法宝,世咸美之。毗地为人弘厚,有识度,善于接诱,勤躬行道,夙夜匪懈。是以外国僧众万里归集,南海商人悉共宗事,供赠往来,岁时不绝。性颇畜积,富于财宝,然营建法事,已无私焉。于建业淮侧,造正观寺,重阁层门,殿房整饰,养徒施化,德业甚着。以中兴二年冬卒。”

《古今译经图纪》卷四:“沙门求那毗地,此云德进,中印度人。弱年从道,强记洽文,诵大、小乘,凡二十万言。阴阳图谶,莫不穷究。执锡戒涂,威仪端肃。以齐武帝永明十年九月十日,于扬州毗耶离寺起译,《百句譬喻集》十卷、《十二因缘经》一卷、《须达长者经》一卷,总三部合一十二卷。”

3、辨疑

《百喻经》之撰者、译者,本无异议。然在《百句譬喻经记》中的记述,却极易使人产生歧义。

《出三藏记集》卷九〈百句譬喻经记〉:“永明十年九月十日,中天竺法师求那毗地。出修多罗藏十二部经中,抄出譬喻,聚为一部,凡一百事。天竺僧伽斯法师,集行大乘,为新学者撰说此经。”

凡涉及《百喻经》的书及文章,无有不以此“经记”为依据者。在引用时,皆将“中天竺法师求那毗地”与“出修多罗藏十二部经中”这两句间,句读为“逗号”;要么不句读,连为一句[4]。照此读来,《百喻经》就成了“求那毗地从修多罗藏十二部经中,抄出譬喻,聚为一部,凡一百事”,而非“僧伽斯那”了。

故吾于本文中,将“经记”中“中天竺法师求那毗地”一句后,句读为“句号”。其句义可补一“译”字来理解,即“永明十年九月十日,中天竺法师求那毗地(译)”。

五、译出时间

关于《百喻经》之译出时间,由略至详,有五种记述。

1、永明年

《大唐内典录》卷九:“《百喻集》四卷,四十四纸,僧伽斯那撰,南齐永明年,求那毗地于杨都译。”

《大周刊定众经目录》卷一○:“《百句喻集》一部十卷,第三译,或五卷,右南齐永明年,沙门求那毗地,杨州毗耶寺译,出《长房录》。”“《百喻集》一部二卷,右南齐永明年,沙门求那毗地译,出《玄法寺录》。”

2、永明十年

隋法经《众经目录》卷六、隋沙门及学士《众经目录》卷二、唐静泰撰《众经目录》卷二:“《百喻集》四卷,僧伽斯那撰,南齐永明十年,求那毗地译。”

《大周刊定众经目录》卷一○:“《百喻集》一部四卷,僧伽私那撰,四十四纸,右南齐永明十年,沙门求那毗地译,出《内典录》。”

3、永明十年秋

《高僧传》卷三〈求那毗地传〉:“以永明十年秋,译为齐文,凡有十卷,谓《百喻经》。”

《出三藏记集》卷一四〈求那毗地传〉:“以永明十年秋,译出为齐文,凡十卷,即《百句譬喻经》也。”

4、永明十年九月

《开元释教录》卷六、《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卷八〈求那毗地传〉:“以武帝永明十年壬申秋九月,译为齐文,即《百喻经》也。”

《大唐内典录》卷四:“《百句譬喻集经》十卷,外国僧伽斯那撰,永明十年九月出。此即第二译,或五卷,见《僧佑录》。

5、永明十年九月十日

《出三藏记集》卷二:“《百句譬喻经》十卷,齐永明十年九月十日译出。”

《历代三宝纪》卷一一:“《百句譬喻集经》十卷,外国僧伽斯那撰,永明十年九月十日出。此即第三译,或五卷。见《僧佑录》。”

《开元释教录》卷六:“《百喻经》四卷,亦云《百句譬喻经》,或五卷。天竺僧伽斯那撰,永明十年九月十日译。见《僧佑录》。”

《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卷八:“《百喻经》四卷,亦云《百句譬喻经》,或五卷。天竺僧伽斯那撰,永明十年九月十日译。见僧佑等并云‘译成十卷’,此之四卷,百事足矣。”

《古今译经图纪》卷四〈求那毗地传〉:“以齐武帝永明十年九月十日,于杨州毗耶离寺起译,《百句譬喻集》十卷。”

“永明”为南朝齐武帝萧赜的年号。永明十年,即公元492年。

通过对比上面记述,不难看出,最详细之译经时间,皆出自梁僧佑之《出三藏记集》。除《出三藏记集》为确指译经时间外,其余均为泛指。若为泛指,即本经是于永明十年年内,或是秋季内,或是九月内译出的。

若为确指,就有一个问题需要指出,即“九月十日”到底是一个什么日子呢?据《出三藏记集》的记载,“九月十日”为“译出”时间;而据《古今译经图纪》的记载,“九月十日”为“起译”时间。二说均可,莫衷一是。

六、佚失二喻

1、当有百喻

《百喻经》,顾名思议,当有一百个譬喻故事。然现存之《百喻经》,仅有譬喻九十八个。对此,历来有两种解说:

(1)取整而言

此说认为,原经就是九十八个譬喻,取整而言“百”。

(2)合并而言

此说认为,原经九十八个譬喻,再加上经前“序品”和经末“跋偈”,合并而言“百”。

以上二说,皆认为《百喻经》原本就有“九十八喻”,而非“百”喻。然《高僧传》卷三、《出三藏记集》卷一四、《开元释教录》卷六、《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卷八〈求那毗地传〉中皆云“凡有百事”,《百句譬喻经记》云“凡一百事”,《开元释教录》卷六、《贞元新定释教目录》卷八皆云“百事具足”,可见原经当为“百喻”,并非只有“九十八喻”。

另外,经前“序品”所述“佛为五百梵志,广说众喻”内容,与经末“跋偈”僧伽斯那“造作《痴花鬘》”之初衷不符,显然为后人附会所加。且《高丽藏》本根本没有“序品”,故也就无法“合并而言百”了。

2、所佚二喻

既然《百喻经》原本当为一百喻,而现存只有九十八喻,显然结论只有一个,即佚失了二喻。那么,这佚失二喻的内容又是什么呢?解决了这一问题,就可以还《百喻经》之“百喻”原貌了。

(1)求蜜堕井喻

《遗教经论记》卷二:“《百喻经》云:昔有贪夫,于野求蜜。既得一树,举足前进,欲取蜂蜜,不觉草覆深井,因跌足而亡。”

(2)五根喻

《辩正论》卷一〈三教治道篇〉上:“《百句譬喻经》云:五根之祸,剧于毒龙,过于醉象。五根纳受,如海吞流,如火得薪,未尝厌足。五根如箭,意想如弓,思念如矢。以五戒仗,守护六根,如视逸马。”

根据《百喻经》“前喻后理”的行文结构,可知《遗教经论记》所引为“譬喻”部分,而《辩正论》所引为“说理”部分。虽然二书没能全引二喻,但从仅存的内容来看,亦可窥知一斑了。

以上就是吾十年来,对《百喻经》研读的一点心得体会,仅供参考。

【注释】

[1]按《赵城金藏》本《百喻经》,仅存第二卷和第三卷。见《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第51册,第424页中和第431页中,中华书局,1992年7月第1版。

[2]按《高僧传》、《出三藏记集》作“僧伽斯”。

[3]按《频伽藏》、《弘教藏》、《大正藏》、《卍正藏》所用皆为《高丽藏》本,故文中不列。

[4]见周绍良译注之《百喻经今译》,第187页,中华书局,1993年9月第1版。

(原载《法音》2007年第10期,总第278期)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经题释义
下一篇:唐法成《瑜伽师地论释》科

 《百喻经》札记三则(李威霖) 《百喻经》中的大乘佛学思想(蔡宏)
 《百喻经》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当代佛教藏经阁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佛教图书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