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十二章 锲而不舍
灵悟法师 著
[大法师·印光大师传奇] [点击:4537]   [手机版]
背景色

第十二章 锲而不舍

话说真达和尚称如果执意拜谒,他又挡驾不住该怎么办,大师沉吟片刻道:“他执意,我也执意,那就看佛缘如何吧!”

俗话有云:“运气来了,门板都挡不住。”对印光大师来说,总统赐匾给他带来太大的盛誉,尽管宣布闭关,还是有人执意坚持面见大师,居然有人还循迹找到了大师的住处。到了这时候,连真达和尚身为住持也无从拒绝来人诚挚的请求。

民国11年(公元1922)的初冬,一个远道而来的居士专程前来太平寺礼觐皈依,还奉上了亲笔写的《礼观音疏》请求指正。真达和尚踌躇再三,只得亲自禀报大师:“大师,这位居士原已皈依净土门,非得聆听师父开示不可,请师父示下。”

一听来人早已皈依净土门,印光大师慨然说:“我之闭关,原为避开尘世浮华虚名,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然而不敢须臾忘记普渡众生的重任,必当时刻身体力行。看来,闭关也有阻隔佛缘的弊端,还得入世弘法才妥,我就见见他。”

来人名叫许业净,江西彭泽人氏。这个许业净并非寻常居士,跟先前的吴引之一样,也是进士出身,为光绪翰林,精通儒家典籍。辛亥革命后,他看破红尘隐居不仕,早在民国2年便专修净土法门。他拜读过《印光法师文钞》之后,心存钦佩,得知总统给大师亲笔题“悟彻圆明”,更加认定大师是实至名归的佛门龙象,当之无愧的净土泰斗,于是,他专程来到上海太平寺,恳求大师开示。

大师一看,此人相貌堂堂一脸红润,便估摸出平日里讲究保养所致,仍然不动声色,低头阅读他的《礼观音疏》,藉以估量他的佛学功底,以便因势利导。忽然,看到疏文中出现了“食廷璋之芋,克日西行”,便以此断定此人果真还没有断荤。为了谨慎,还是问他说:“居士吃素否?”

许业净没留意大师脸色,坦然说:“吃花素。”

话刚落音,只听得大师厉声呵斥:“倒架子!你皈依我净土门九年了,这样的大通家,尚且不能以身作则吃长素,闹什么‘吃花素’的玄虚,怎么能感化别人?”

真达和尚听了大师如此声色俱厉,顿时一颗心提到嗓子眼里,唯恐这个翰林居士先前听惯了别人的阿谀,此时必定面子上受不了会拂袖而去,如此免不了影响大师声誉,他正在斟酌词句如何挽回僵局,没想到那许业净反而躬身施礼:“大师当头棒喝,胜过千言万语,弟子惶恐领教!”

印光大师对他厉声呵斥过了,自己也觉得太过严厉暗自后悔,眼见许业净如此恭谨,神色声音透露出一片真诚,顿时回嗔作喜:“老衲一时情急,口无遮拦,深感惭愧。居士能有如此宽广心胸,老衲惭愧之余,不能不深表钦佩!”

印光大师细心体察,觉得这个老翰林果然是贯通儒佛两家的渊博之士,那篇《礼观音疏》见解纯正文笔超妙,尤其难得的是虚怀若谷,实在是当世罕有,跟当初那个吴引之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不由得产生相见恨晚之感,于是,热情挽留他在寺院歇息,两人就净土法门学识进行研讨。言谈之间,许业净说及大师编辑的《净土圣贤录》能感化信徒——《净土圣贤录》缘起《净土圣贤录》,是一册导向净土的宝书。由于文言简略难解,很不适应现代信佛人阅读,印光大师当时便用通俗的现代语言把它疏理出来,并作序。

却说许业净对这部《净土圣贤录》颇为看重,并恳请印光大师继续编辑,自己愿意捐资相助。大师赞赏他文笔精妙,也请他执笔编撰《观世音菩萨本迹感应颂》。

许业净看到大师对自己如此器重,心里万分感激,诚挚地说:“大师,弟子虽皈依净土多年,自认颇有心得。经大师当头棒喝,才知不过井底之蛙,决心从此洗心革面,皈依大师座下,恳请大师恩准!”

印光大师听了很是欣慰,也诚恳地说:“我净土法门向来是‘三根普被,利钝全收’,那凡夫俗子尚且能往生净土,居士乃渊博之士,何愁正果不成?老衲坦言,我净土法门正需要居士这样慧根深厚的人士,宗门才能更加发扬光大啊!”

于是,欣然答应收录为记名弟子,法名“止净”。看到这止净欢喜致谢,还赠给他四句偈语:“昔日翰林今日止,当年净土今日始。莫道前路多漫漫,雨过天晴天下知。”

那许止净居士大喜。从此精修净土法门,后来在黄龙寺荼毗,留下舍利保存至今不提。

 

且说自此之后,由于各处寺院一再恳请,印光大师不得不亲自前往,开始了漂泊不定的日子,辗转往来于东南沿海各地,接受四方信徒亲近皈依,一并诚挚给予开示。

民国12年(公元1923)6月,施省之居士恳请印光大师到杭州弘法,发愿心重修梵天寺。

杭州梵天寺原名南宝塔寺,位于杭州城南凤凰山南麓,建于五代吴越。乾德三年(965年),吴越国王钱弘俶重建,后改名梵天寺。此处的香火曾经鼎盛一时,尤以梵天寺的木塔闻名天下。后来,梵天寺在历史变迁中,终于损毁殆尽,而名噪一时的梵天寺木塔彻底已消失在的尘世,施省之要重建此寺当然是件大好事。

这个施省之早年由知县官至驻美国纽约总领事,回国后担任过陇海铁路局局长。他在中年皈依大师,被推举为上海佛教净业社董事长。大师欣然前往,指点修建梵天寺有关事宜,接着,又应魏梅荪居士邀请转道南京。魏梅荪发善心在上海创建慈幼院,还在法云寺建立放生池,大师认定这是功德无量的大善举,便亲自前往指点开示。南京名流仰慕大师的很多,听说印光大师来到,相约前来请求开示皈依,多达上千人,传为一时盛事。

不久回到上海,前来请求皈依的应接不暇。在这些人里面,有一个人叫张一留,家中资产丰饶,在家里建了一个硕大的园林赡养年迈的老母,故此名曰“赡园”。他得知印光大师是净土龙象,虔诚前往亲近,受戒于观音庵。

张一留诚挚地说:“弟子早年丧父,承母亲茹辛含苦抚育,方得小有所成,而今老母年迈,决计竭力尽孝,故此建立‘赡园’,然老母要求礼佛吃素,弟子寻思老年吃素不利于身体,因而至今犹豫不决,请求大师开示。”

印光大师心有灵犀,蓦地想起俗家已经去世的老母,可叹自己出家之后未曾伺奉,不由得黯然神伤深感愧疚……他很快收摄心神,和蔼地说:“居士一片孝心伺奉老母,印光感同身受。据老衲看来,孝敬父母,乃人生立身之本,正所谓‘忠臣出自孝门,非孝子不足以成忠臣’,然而孝道如天,并不拘泥于外在形式,需得注重一个‘顺’字。居士老母要求礼佛吃素,即是心有慧根而身在净土。老衲以为,百善孝为先——百孝不如一顺,请居士留意。”

张一留连忙说:“大师一语点破,弟子领教遵命,然弟子还有疑惑:赡园之外,还有商号俗事缠身,实在不能舍弃不顾;而一旦进入俗事,又难以虔心念佛修行,住往会有违佛门清规。弟子左思右想,熊掌与鱼不可兼得,势必舍弃其中之一,恳请大师开示!”

印光大师沉吟之间,脑子里浮想联翩,自己少年时在田间地头的往事历历闪现,无数为温饱奔波的信徒霎时出现眼前,这是天下苍生同样面临的大问题,每个人都难免因此困惑。大师恳切地说:“居士休得疑惑。当年佛祖正因为人生面临生老病死苦诸般苦难,才豁然悟道创立佛教,发下天大愿心普渡众生。居士试想,倘不得生存生活,何以能虔心念佛?天下苍生无不以生存为第一需要,绝不可不食人间烟火而修行佛法。老衲以为,众生皆可成佛,即便那十恶不赦之徒,尙可放下屠刀而立地成佛,居士不必拘泥于形式,尽管用心办好赡园外商号事务,随时随地皆可念佛。”

张一留恍然大悟,欣然领受大师的开示,随即拿出自己翻译的《净土教史》请求指点。大师看了,认定这是极大功德而欣喜异常,亲笔写了千余字的序言,鼓励他出版流通。张一留喜出望外,知道大师第二天要回普陀山去,翌日还是挤出时间亲自前来送行。

其时正当傍晚,大师在车站等候。普天下的车站码头,无不是人山人海人声鼎沸之处,大师便盘腿坐在空坪里,半闭着双眼专心念佛。那些熙熙攘攘的男男女女,自然不知道眼前这个僧裳破旧的老和尚就是天下闻名的印光大师,只管尽情谈笑风生,不时驱赶拍打身边飞舞的蚊虫。然而大师对此视而不见,只顾专心念佛,任凭蚊虫在身上叮咬而无动于衷。待到汽车开来,大师脸上手臂上尽是粟米粒大小的小红疙瘩。张一留见了心疼,善意问他说:“老法师,您难道感觉不到蚊虫叮咬吗?”

印光大师微微而笑说:“出家人四大皆空,心中唯有极乐净土,而不知其它。”

张一留听了不由得啧啧称奇,夸奖说老法师修行到了这个境界,想必是物我一体、物我两志!他的称赞引起了车上其他人的注意,终于有一个到过普陀山的居士认出了,当即顶礼:“印光大师,恕弟子有眼无珠,几乎当面错过!”

这一声“印光大师”,如同纶音天籁,所有的乘客悚然心惊,也不顾座位窄逼,忙不迭争相询问顶礼。那司机得知仰慕已久的印光大师就在自己开的车上,居然也将汽车停靠路边熄了火,慌忙过来请求皈依……

 

且说印光大师随着名声远播,他所到之处,闻讯专程前来拜谒皈依的络绎不绝,究竟收下了多少缁素弟子,大师自己也记不清。本着普渡众生的宗旨,大师对前来请求开示的善男信女几乎是大开方便门有求必应,从不将来人拒之门外。可是,有一次他却破例了。

就在民国13年(公元1924)的初夏,大师回到法雨寺,忽然来了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出家人,请求收录为弟子。这个人,就是闻名天下的弘一法师。

弘一法师,俗家名字叫李叔同,1880年出生于官宦世家,从小颖悟异常,是光绪年间进士,被誉为“二十文章惊海内”他在日本留学回国之后,涉猎多个领域,诗词、书画、篆刻、金石和音乐各方面均取得卓越成就,享誉海内外。李叔同创作的歌曲《送别歌》歌词意境优美,曲调平淡略带哀婉:“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这首歌一度被视为经典歌曲唱遍大江南北,即便是来到寺院烧香的年轻男女也时常挂在嘴边不时哼唱。李叔同的书法独具一格,连茅盾、郭沫若、叶圣陶那样的大文豪也视为难得的墨宝。他的得意高足丰子恺、刘质平也是闻名大家。正当他名声如日中天的时候,忽然于1918年在杭州虎跑寺出家,虔修华严宗,成为当时闻名的佛学家,人称弘一法师。他阅读了《印光法师文钞》之后,时常听到朋友皈依大师座下,对大师渊博佛学和崇高人格赞不绝口,毅然来到普陀山,专程拜谒印光大师,请求印光大师收为弟子。

得知这样一个盛名卓著的法师光临法雨寺,印光大师欣喜异常,连忙让明空献茶。可当听到弘一法师要做徒弟的要求,印光大师坚辞不受,诚挚地说:“法师太过谦虚,也错抬举印光了!印光知道自己的斤两,仰承四方缁素谬赞,强加了蝇头虚名,却自知才疏学浅,不敢妄为人师。为佛道衰微之故,不得不勉为其难贻笑大方而已。法师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于一身,早已饮誉海内外,印光自恨年老无缘领教,岂敢不知天高地厚,玷污佛门清德?法师如若共同研讨切磋,印光理当领命,可要拜我为师的话题,请千万莫要再提!”

须知弘一法师看上去是个文弱书生,骨子里却有着坚忍不拔的拗劲。大师愈是这么坚决拒绝,弘一法师则愈是信念坚定。眼见大师不肯答应,弘一法师转身点燃了三支香缚在自己手臂上,跪在大殿里,坚定地说:“弟子燃臂香发愿,誓死拜大师为师方休!”

在佛门里面,燃臂香和燃指香都是极高也极难的愿心。随着缚在指头手臂的香火渐渐燃烧,发愿者的指头手臂势必遭受炙烤乃至昌出缕缕青烟,那撕心裂肺的痛苦并非寻常人所能忍受,故此古往今来,不是心如铁石的人不敢轻易发这样的宏愿。印光大师不愿接受这个才学声誉远远高出自己的弘一法师为徒弟,忍心掉头走进了关房。

不多时,关房里飘进来皮肉燃烧发出的奇臭,不言而喻是那弘一法师燃臂香的结果。目睹此时此景,印光大师再也忍不住了,大步奔出去夺下弘一法师的臂香,眼里早已涌出热泪来,哽咽着埋怨说:“弘一法师快快请起!哎呀,你这是何苦呢?”

弘一法师仍然直挺挺跪在佛像前,惨然一笑说:“大师,你若答应了,弟子才肯起来!”

“你呀!叫我说什么才好呢?”印光大师也动了执拗脾气,“我早就说过,法师才学声誉远远胜过我百倍,万万不敢以师父自居!你若愿意彼此师兄弟相称,老衲才敢答应。如果执意硬要闹玄虚当什么弟子,印光也情愿燃臂香发誓!”

见大师也这么坚决,弘一法师开颜一笑:“别人都说弘一痴,不料师兄更要痴!”

大师听到弘一法师叫了“师兄”,悬在心头的一块石头这才落了地,赶紧将师弟搀起来,弘一法师随同走进房里,明空抢着搬过一张竹椅来请师叔坐下。弘一法师微微一笑,随手在椅子上拍打几下,还拉开几尺才坐。看到大师眼里流露出诧异,几分不自在的解释说:“师兄休得误会,师侄也别尴尬。古贤尚且‘爱惜飞蛾纱罩灯,走路常惜蝼蚁命’,我辈佛门弟子更应如此。刚才拍打几下,并非嫌上面落有灰尘,而是唯恐有什么小虫子,一不小心给坐死了,便是杀生害命的罪过。”

大师听了,从心里敬佩这个弘一师弟不愧是当世高僧,深得佛门普渡众生之真谛,他让明空赶快去库房给师叔寻找药物疗伤,然后诚挚询问他何故半路出家?

弘一法师这才敞开心扉:正因为涉及的学术范围面积宽广了,才越发感到无知的范围越大,心里充满困惑。个人以为人生有三个层次:第一是物质,第二是精神,第三是灵魂。在物质方面,自己出身官宦世家,世人所能享受的物质差不多已经享受过了;在精神方面呢,别人梦寐以求而没能得到的也基本得到了,自认没有遗憾;于是追求灵魂的解救。说到出家,自己家有娇妻儿子,并不是容易割舍的事情。在那无所适从难以决断的时候,才真正领会到出家是大事情,是大丈夫所为,非将相所能为。恰巧那时到了虎跑寺,看到挚友受寺院梵音感悟毅然出家,于是痛下决心皈依佛门。现在想来,多亏了那时到了虎跑寺,才得以跳出三界外!

听了弘一法师的肺腑之言,印光大师不由得勾起了终南剃度前后的回忆,顿时生出惺惺相惜之感,也庆幸自己当初下定了决心。停停,又询问他已经是华严高僧,何以转求净土。

弘一法师坦然说:师兄佛学渊博,当知如今想求沙弥戒和比丘戒福报都不可得了。因若想授沙弥戒,必须两个沙弥传授;而若想授比丘戒,还得十位比丘戒师方可。我们生在这末法时代,哪里能找到传授戒律的人呢?先前拜读了师兄文钞,更觉得苍生难得温饱的今天,僧人尚且难以领悟艰深佛典,何况那目不识丁的民众?又何以谈普渡众生?左思右想,自然认定净土宗倡导的“三根普被,利钝全收”完全符合当今的国民国情,故此毅然转求净土。

印光大师听了深受感动,更生出相见恨晚之感,当即请他留在法雨寺朝夕探讨净土法门。

弘一法师求之不得,择大师邻室而卧,讨教有关净土法门之经典。他毕竟是个观察力敏锐的文学家,每天都跟印光大师寸步不离,细心观察大师的一言一行。他发现,大师房里的用具极其简朴,一床薄被,一张芦苇草席,白色的帐子上缀满了补丁,白、黄、黑不同的颜色相映成趣……一个名满天下的高僧如此自律,令他深深叹服。大师每天早餐只吃一碗粥,却并不用菜,不由得触动了好奇心,询问大师为何这样节俭。大师坦言说:“师弟误会了,印光还未节俭到如此程度。乃是初到普陀时,早餐的咸菜吃不惯,就干脆只吃白粥,已经三十多年,反而习惯白粥了。”说话间喝完粥,用舌头将碗舔得干干净净,还要用开水反复荡涤,再用来漱口后喝下。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察觉大师每餐如此,便明白这是大师不肯轻抛残余饭粒的缘故,深深敬服大师节俭惜福之至。

就在第五天晚餐的时候,弘一法师却发现大师居然对侍者明空大动肝火:“你有多大的福气,竟敢如此糟蹋粮食?”明空委屈地辩解说:“师父,我没有糟蹋。”听了明空的辩解,只见大师脸色铁青咆哮开来:“你还敢强辩?看看你碗里!”

弘一法师看到明空眼里的泪水直打转,赶忙过去以客人的身份劝解。定眼一看,明空的碗里果然还残留着几颗饭粒,只得委婉劝说:“师侄,你跟随师兄的日子不短了,须知道师兄最是惜福的,容不得糟蹋半粒粮食,还是听师父的话吧!”

这件小事,在弘一法师心灵里引起了强烈的震撼。离开普陀山以后,他对自己的生活小事严格自律,还逢人赞叹说:“佛家说:一粒米中能看大千世界。俗家说:一滴水能反映太阳的光辉。印光师兄如此自律,无愧天下缁素楷模!”后来,他还邀请著名作家叶圣陶一起亲近大师,叶圣陶深受感动,特别在他的《两法师》中写到弘一法师——

 

因为弘一法师是过午不食的,十一点钟就开始聚餐。我看他那曾经挥洒书画弹奏钢琴的手郑重地夹起一荚豇豆来,欢喜满足地送入口中去咀嚼的那种神情,真惭愧自己平时的乱吞胡咽。

……

闲话休题,话说随着年事渐高,印光大师更加热情接待四方拜谒,给他们进行切合各自实际的修行开示,尤其注重佛学年轻人才的培养,以保障佛学事业后继有人。

到了民国14年(公元1925),大师已经65岁了。这年秋天,德森法师偕同了然法师前来亲近。言谈之间,大师觉得这个德森年轻有为,是难得的后学才俊,便十分喜欢,写信推荐到佛顶山藏经楼挂单。后来,德森果然没有辜负大师的殷切期望,伺奉大师二十余年,成为后来著名高僧。

然而,对显荫的英年早逝,大师却留下长久的哀痛。

显荫,俗家名字叫宋今云,江西崇明人。他早年进入师范讲习所读书,天资聪明悟性奇高,学习成绩优异。在他17岁那年,礼拜宁波观宗寺谛闲法师出家,法名显荫。谛闲法师非常器重这个悟性奇高的弟子,让他到五磊山受戒,又推荐到观宗学社受业,研习天台教观。凭着扎实深厚的文学功底,加上出类拔萃的悟性,显荫很快鹤立鸡群,其佛学造诣甚至谛闲法师也自愧不如。于是,在显荫20岁的时候,他就担任了上海《世界佛教居士林刊》的编辑部主任,被誉为当今不可多得的佛学传承人。显荫少年得志,却并不满足,第二年东渡日本,进入高野山大学深造,跟随金山穆韶阿闍黎学习密宗,在日本他考察日本佛教现状后,还雄心勃勃草拟了“远东佛教协会组织大纲”,之后归国,到宁波拜见谛闲法师。

谛闲法师眼见自己的得意高足学成归来,而且显示出非凡的气概,心里很是欣慰。为了帮助显荫尽快成就大事,便让显荫给印光大师写信,祈求大师参与振兴佛教的大事业。

大师接到显荫来信,沉吟再三,立刻委婉回信:“座下聪明过人,不几年,于宗于教于密悉已通达。恨光老矣,不能学座下之所得,惟望座下从兹真修实证,则台密两宗当大振兴矣!但座下现在年纪尙轻,急宜韬晦力修,待其涵养功深而出弘法,则其利溥矣。聪明有涵养即成法器;无涵养,或所行所言有于己于法不相应而不自知者。此光区区愚诚也,道:师已来勿念。春风易于入人,祈保重调摄,当勿药有喜矣……”

信件寄出之后,大师将显荫的来信拿出来翻来覆去阅读,不由得双眉紧锁长吁短叹。明空莫明其妙,不知师父何故忧愁又不敢问。倏忽之间几个月过去,忽然接到显荫去世的消息,印光大师顿时脸色惨白老泪纵横:“天妒英才,可悲可叹!”此时,明空才委婉地说:师父的许多挚友去世,也不过叹息而已;这显荫又不是你的弟子,何必这么难过?大师黯然说:“显荫虽并非我的弟子,乃是当今难得的佛学人才,我不为显荫伤心,而是为佛门悲哀!”

大师当晚彻夜不眠,给恒渐法师写信,指出显荫天资很高,对于显密诸宗都能领会要领精髓,可惜生性浮夸不务真修,对念佛之事向来不理会,以至于自身的显密功夫不能得力,别人的帮助也无济于事,实在令人哀痛!显荫之死,乃是他气量狭小生性浮躁,不懂得韬晦涵养;显荫之死,是年轻的聪明人一大警策,也是一面令人触目惊心的镜子。

一年过去,印光大师还是对显荫之死念念不忘。当他第二年到了上海太平寺,大醒和尚前来请求开示的时候,大师直言无忌批评大醒等人说:“中国的禅净密博大精深,每一门都够僧众钻研一辈子。日本的佛教源自中国,听说日本密宗还允许娶妻吃荤,已经完全变了味嘛!显荫实在不该修习日本密宗,才招致英年早逝自取其祸,这个教训太深刻了!”

大醒等人蔚唯领教,然后叩问对整顿僧伽制度的开示:“近日来,不断有人告发僧人不守清规,提出进行整顿,许多寺院都在为整顿僧伽惶恐不安,弟子该如何对应?”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十三章 入世说法
下一篇: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十一章 淡然殊荣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一章 早年坎坷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二章 雁塔感悟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三章 钟南剃度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四章 双溪受戒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五章 五台烟霞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六章 红螺参礼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七章 南下普陀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八章 法雨讲经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九章 四方拜谒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十章 文钞远播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十一章 淡然殊荣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十三章 入世说法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十四章 春雨滋润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十五章 八风吹不动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十六章 灵岩涅槃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佛教图书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