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六章:初入佛门
灵悟法师 著
[大和尚·虚云长老传奇] [点击:4142]   [手机版]
背景色

第六章:初入佛门 

话说肖玉堂为了阻挠儿子出家,可谓苦心孤诣,想出损招,称只要古岩同意完婚,一年后他出家绝不阻拦。肖玉堂是过来人,深谙男人一旦与女人有了肌肤之亲,就会吸髓知味,沉湎于女人温柔乡中,愉悦的男欢女爱会让他留连往返,从而   放弃出家之念。这时候的肖古岩除了一心向佛,其他的都不多想,当下便答应下来,并反复叮嘱父亲不得反悔。

肖玉堂见古岩答应完婚,满心欢喜。此次告假时间不多,肖玉堂当即就通知田、谭二家准备,然后全家上下开始忙碌——择黄道吉日是完婚的第一步,按照习俗,红白喜事多择双日,阴阳先生掐指一算,又拿出古岩的八字与田、谭二人的八字分合,称今年是丙辰年,单日大吉,农历九月十九甚佳。吉日有了,肖玉堂遂和弟弟连日写请柬分送各位亲友,邓双发率一班人打扫庭院和操办筵席。

这里不说肖家人如何忙碌,单说九月十九这天三方的亲友前来贺喜,肖家大院里张灯结彩,宾客如云,好不热闹。当田、谭两家的新人到达,刹那间锣鼓喧天,鞭炮震耳欲聋,将热闹推向了高潮。如此壮观场面,引得当地平凡人家大发感叹——还是生在官宦之家好啊,你看那肖古岩热闹的结婚场面,如此才不枉来一回人世!

只是事实并非旁人所猜想的那样,此时的肖古岩比任何人都要苦恼。因此,当婚礼仪式一结束,他把两位新人送入洞房就不再露面了。肖家大人忙于应酬,一开始并不在意,到后来有一批重要客人回家,肖玉堂才打发肖富国去洞房寻找。一会,富国回来报告伯父,说古岩不在洞房。这位客人是肖玉堂的同科,时下又是顶头上司,如果不叫新郎出来相送,便是失礼。肖玉堂情急中发动全家人寻找,后来古岩见父亲急着找他,才出来送了那位重要客人。

送走客人,肖璞堂开始留意古岩,然后心情不安地把肖玉堂叫到书房:“哥,我看古岩这伢子可能有问题。”

肖玉堂道:“什么问题?”

“我们都是过来人,年轻拜堂那阵子,都巴不得和新娘在一起,你看这个古岩,全不在身上,今天结婚的好像不是他。”

肖玉堂道:“你是说他有毛病?”

肖璞堂摇头:“实不相瞒,我见他执意要出家,也怀疑他有毛病,富国和他同睡同玩,为这,我让富国留意,富国说古岩很正常。”

“那又是什么原因呢?”

“依我看原因就是他从来没向那方面想,也就是说还不解风情。”肖玉堂点头,“说的是,那要如何才能教他解风情?不成想要我做父亲的去教他吧。”

肖璞堂道:“我是他亲叔叔,也不方便,这事我们还是向老族长讨个主意。”

当下,兄弟二人就请来了族长肖和玉。肖和玉一听,打几个哈哈说:“这事容易,交给老朽就是。”末了又觉得还有话要说,招手让肖玉堂近前,附着耳朵如此这般一番吩咐……肖玉堂听后连声称是。

肖玉堂觉得此事关系重大,就按肖和玉的吩咐私下找到王玉凤道:“你是古岩的庶母,古岩这孩子的情况你也知道,人家好好的闺女,总不成让她们嫁到我家守活寡。”

王玉凤是个明白人,一听就知道丈夫的意思:“老爷放心,我会好好的教两个儿媳妇。”

肖玉堂道:“你要说得露骨一点,人家毕竟是养在深闺中的大户人家小姐,没见过这阵势。要告诉她们,话丑理正,男欢女爱,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的。”

 “晓得,我一定很露骨地说给她们听。”王玉凤一再向丈夫保证。

再说婚礼仪式一结束,古岩把两位新人丢到洞房里就从后门出去了——他想找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儿时关照过他的谭丹凤。

谭丹凤是谭氏的姐姐,今天是妹妹结婚,她没有道理不来参加。古岩在人堆里找了一圈没有发现,正准备找人打听恰好父亲到处找他。古岩和父亲送走重要客人,就走到帐房查看礼单。礼单上写的是谭丹凤丈夫王冠仕的名字。王冠仕是当今老佛爷的红人,这样的婚礼他是不会屈驾的,由此可知谭丹凤一定来了。古岩四处寻找,果然就在后院里找到了她。

见古岩来找,谭丹凤很是意外,但未开囗已经是泪流满面:“古岩,你……还好吗?”

“我每天都是老样子……丹凤,才几年没见,你老多了……你才十九岁啊……”

谭丹凤抹去泪水:“能活着见到你就不错了……古岩,祝贺你,我妹妹是个有福气的人。”

“你凭什么这样说?”

“你是个好人,好人会善待任何人……”

“王大人也是好人啊……”

古岩不说尤可,一说到王冠仕谭丹凤就低声哭泣起来。原来,王冠仕因为与李莲英关系好,深得慈禧的恩宠。男人一旦有了资本,欲望就会无限澎涨。王冠仕好色,身边新欢不断,像谭丹凤这样“年老色衰”的旧人自然就会受欺侮。谭丹凤道:“别人是度日如年,我是生不如死啊……”

古岩同情地说:“我知道……其实,在这世界上,谁的日子都不好过,所以都要想开点。”

谭丹凤摇头:“别人都这样劝我,因为别人没有身临其境,我置身其中,个中苦楚只有我自已知道。”

古岩点头:“我理解你,若想解脱,我倒是有个办法。”

谭丹凤认真地:“什么办法?”

“我这里有一本书,你拿回家没事时就多看,保你能脱离苦海。”古岩起身,“请稍等,我去去就回来。”

古岩离开后院,刚到天井,邓双发一把扯住他:“少爷,你上哪去了,叫我好找。”

“什么事等会我过来。”古岩还想着给谭丹凤拿书。

邓双发不放手:“不行,族长在书房等你多时了。”

古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来到书房,果见年过七旬的肖和玉正端坐在太师椅上喝茶。

肖和玉见古岩进来了,就放下茶杯发话道:“把门关了。”

古岩不明就里,但还是顺从地把门关了,然后不安地望着老人:“老族长找我有什么事?”

肖和玉这时收敛起往日的威严,和颜悦色道:“古岩,听说你读书读得不少,知道人生有哪两大最快慰平生的喜事么?”

“洞房花烛夜,金榜及第时。”古岩脱口而出道。

老人点头:“你说得对,今晚你的第一件喜事就要变为现实,你高兴吗?说真话!”

古岩道:“我本想迎合你们说高兴,老人家既然要听真话,我就告诉你——我不高兴!”

“为什么?”

“我正想问你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老人道:“男欢女爱,肌肤之亲你真的不懂?”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男欢女爱又如何?”

 老人道:“没有色你从何处来?”

古岩道:“我从父精母血中来,这份恩情当永远铭记。但是,我来到这个尘世并不快乐——我没有埋怨父母之意,我只是困惑,人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一辈子为的又是什么?”

    老人认真道:“你真的想知道这个答案吗?”

   “很想知道。”

   “那我可以告诉你,答案就在今晚。”

    古岩疑惑地:“今晚?”

    肖和玉点头:“没错,就在今晚。”

   “谁告诉我?”

   “我这就告诉你,答案你照我说的自已去寻找。”

   “你告诉我什么?”

   “我告诉你当闹洞房的离去你就……”肖和玉附着古岩的耳朵一番叮嘱……

 古岩羞赧地说:“老族长,你说得出囗……”

    肖和玉正色道:“话丑理端,我是过来人,知道男欢女爱的无限乐趣,‘只羡鸳鸯不羡仙’,你理解这句话的含意吗?”古岩摇头。“没关系,照我刚才说的去做,你就会明白的。你说的没借,人啊,活着是没有什么意思,可是一有了女人就不那么认为了。”

    书房里在说话,这时外面有人在咳嗽,古岩听出是父亲的声音,他巴不得老族长快走,就说:“我爹找你了。”

    肖和玉挤眉弄眼,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记住我教你的……明天我再问你……”

    肖和玉走出书房,肖玉堂不放心地问道:“怎么样?”

    肖和玉道:“很顺利,谈妥了,等着做爷爷吧。”

    入夜,肖府张灯结彩,人们纷纷涌向洞房。

    闹洞房开始了,一班年青人极尽挑逗之能事,把新郎新娘说得面红耳赤,都恨不能找个缝钻进去……众人散去,肖璞堂从外面把门反锁了,洞房里只剩下仨个新人……一对红蜡烛上跳跃着两朵火苗,把整个洞房映成一个红红的世界……两位新娘头顶着红盖头正等着古岩去揭开……古岩没有揭,他盯着两位妻子,竟然没有半点老族长说的那种冲动!

古岩开始在脑海里搜索老族长说的那种感觉……哦,他想起来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在福宁州府……他吃着谭丹凤送给他的水果……

眼前的两位女孩不是谭丹凤,是完全陌生的两个女孩……古岩有了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他在心里说:老族长啊,你忘了我们是人,人是有感情的,我怎么可以和两个陌生女人?

仨人就这样枯坐。红蜡烛温柔地亮着,间或有从门缝里挤进来的弱风拂过,似摇摆着一个未知的梦……于是烛泪也就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一对巨烛只剩下一半了,古岩打一个呵欠终天扛不住了,然后抱了一床棉被躺在椅子上对二位说:“你们睡床上,以后我都睡这里。”

两位新人这才悄悄揭开红盖头看了一眼古岩。

蜡烛只剩下一小半了,古岩在椅子上发出了鼾声。谭氏于是自已揭了盖头,田氏见状也揭了。

打破沉默的还是谭丹青:“田姐,你不睡?”

田氏摇头:“你睡,我睡不着。”

谭丹青道:“我也是。对了,傍晚时候他庶母把你叫去说了什么?”

“她不是后来把你也叫去了吗?”

谭丹青悄悄指一下睡死过去的古岩道:“她对我说如果今晚他敢欺负……我俩要一起对付……”

田氏点头:“她也是这样对我说的……还说他有那个坏毛病……我看他还好,也没把我们怎么样。”

“是啊,听他庶母那般说,还以为他真是坏人呢。”

谭丹青担心地:“他会不会趁我们睡熟了再来欺侮?”

田氏道:“啊呀,我还真没想到!”

谭丹青道:“反正这房里还有两间小房,要不我们轮换着睡,你说好不好?”

田氏连连点头:“是个好办法。”

于是二人轮换着睡……至天亮,谭、田二人见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终于松了囗气。

这个晚上古岩在客厅睡得很香,天亮后他听到肖和玉在外面咳嗽,就说:“老族长,天亮了,麻烦你帮我开门。”

肖和玉开了门,古岩出来后飞也似地就跑。肖和玉问到:“古岩,你要去哪里?”

古岩道:“去书房。”

肖和玉道:“是吗?有了‘洞房花烛’,你就想‘金榜题名’了,有你这么急的吗?”

古岩也不多说,进了书房到处寻找着什么,刚找到那本《香山传》肖和玉就进来了,古岩赶紧把书藏匿起来,好在肖和玉并不在意这些,“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古岩只想快点打发他走,就说:“还行吧。”

“不是还行,是妙不可言!”

“是,是妙不可言。”古岩应声虫似的。

肖和玉见古岩有点爱理不理,就说:“我知道你累了……年轻人不可太过了,太过了就会损伤身子。”走了几步又回来,“昨天送客找不到你,听说你是去了后院和一位女的见面?”

“是,她是我小时候的朋友。”古岩承认道。

肖和玉板起面孔又恢复了往日的严肃:“古人云‘男女授受不亲’,你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再不是从前的孩子,要注意自已的行为。”说完便离去了。

古岩从怀里取出刚刚才找到的《香山传》,他原本是想把这本书亲手交给谭丹凤的,现在看来是不能够了。他走出书房,见邓双发打扫天井,就把他叫到跟前递上书说:“老邓,麻烦你交给谭家姨娘,就说是我给她的。”

邓双发拿着书显出为难状:“她们还在睡觉呢,教我如何给她?”

古岩道:“我不是教你立马给她,什么时候反正交到她手里就行了。”邓双发这才收起书,继续他的事。

且说肖和玉离开古岩后就去了肖玉堂房里,告诉他情况很好,古岩已经由伢仔变为男人了。听到消息,肖玉堂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王氏听到两个男人说的话心里很不安,当即就去了新房找两个儿媳妇。一会,她又高高兴兴地回来对肖玉堂说:“老爷,你的心事已经了了,家里也没事要办的事情,你是朝延命官,公务在身,不如早日启程,免得耽搁了大事。”

肖玉堂觉得王氏的话很有道理,当晚就令随从人员收拾行李,又把古岩叫到跟前一番叮嘱,次日一早就回任上去了。

古岩也巴不得父亲快点离开,肖玉堂一走,他就长长地松了囗气,觉得自由了。这两天他睡在椅子上感到很不舒服,就想回原来的房里。富国见了,正色对他说:“你现在是男人了,晚上要和老婆睡觉,不要以为你爹走了就和过走一样,伯父、父亲吩咐了,要我好好看住你,你不为难我。”

古岩无耐,干笑两声。

却说光阴似箭,转眼几个月过去,两位新娘见古岩并没“欺侮”她们,也就不再防他。古岩慢慢也熟悉了二位,偶尔还搭讪几句。时间一长,古岩见她们无所事事,慎重把二位叫到跟前道:“我们如今是一家人了,一家人不说二家话,我只说一桩事——嫁到这里之前,不知道你们的大人是如何交代的。”

   田氏低着头不说话,谭丹青看了一眼田氏说:“我娘说,到了肖家要服侍好丈夫,孝敬公婆,和全家上下都要相处好。”

田氏低声说:“我娘也是这样教我的。”

古岩道:“这都是必须的,今天我只问二位有没有想过,人这一辈子为什么到世上来?活着到底为了什么?”

田、谭二人面面相觑答不上来。古岩于是鼓励道:“没关系,说错了不要紧。”

还是谭氏先说话:“活着当然是为了服侍好丈夫公婆……”

“除了这两件事就没有其他事可做了?既然如此,二位何不在家中服侍父母?还要嫁到我家里来干什么?”

谭氏嗫声道:“这是千百年来的老规矩,我们也没办法……”

古岩道:“你们在这里觉得快乐吗?”

二人摇头:“不快乐。”

“不快乐为何还嫁过来?”

“不是说了吗,老规矩违抗不了……”

古岩叹了囗气:“人活着,有许许多多我们并不喜欢的事却不得不接受,既然如此,我们还活在这世上干嘛?”

谭氏若有所悟道:“是呀,有时想起来人一世真是没什么意义,这吃喝拉撒的,圈里的猪也会,而且它没有人这么多烦恼。古岩,我们真想知道,这活着到底是为什么?”

古岩摇头道:“我也不 知道,很久前就在思索这个问题……”

谭氏道:“连你自已都不知道,我们就更不明白了。”

古岩道:“不过找答案的方向我有了。”

谭、田异口同声:“什么方向?”

古岩拿出两册早备好的手抄本,“二位都是能识几个字的人,有空时好好看看这本书,就能明白人为什么而活,活着要干些啥。”

谭田二人接过书,原来都是一样的《香山传》。

及后,《香山传》成了纽带,这夫妻仨同在一个屋檐下话也多了起来,他们的话题都离不开菩萨与佛以及人的来世今生……两个以前从不信佛的人,在古岩的开导下,也开始向往那幸福的“彼岸”……渐渐地,每逢初一、十五,都会自觉去庙宇里烧香拜菩萨。

开始一段时间,肖玉堂很不放心,常从福建写信回来过问古岩的情况。肖璞堂知道他们每晚都睡在一个房里,偶尔路过也听到他们仨个在屋里有说有笑,自当如实写信告诉哥哥,古岩如今和两个老婆打得火热。肖玉堂这下也就放下心来。

在常人眼里,孤男寡女同睡一房,不发生故事那是天下奇闻,事实上,古岩是把她们当亲妹妹看待——亲哥哥和妹妹同居一室,所以他能做到心如静水。

但二位女子却不敢保证始终把他当成亲哥哥——特别是谭丹青,这位性格开朗的女子在与外界接触中,渐渐地也感觉到自已的丈夫有点不正常了。

婚后半年,谭丹青头一次回娘家,她和姐姐单独在一处的时候,姐姐私下里问到她一些闺房之事。见妹妹一问三不知,谭丹凤就仔细盘问起来……当得知妹妹还是处子,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得知内情,谭丹凤开导妹妹道:“看来这事你应该主动。”

谭丹青红着脸道:“他一个男的都无动于衷,你让我一个女孩子如何主动?”

谭丹凤道:“妹妹,为了自已的幸福,这没什么害臊的。我是过来人,知道女人这辈子离不了男人……你现在的情形是只吃过萝卜白菜,还不知道世界上有美味佳肴。我那老公那么大年纪我都离不开他,何况你的古岩还是个青春少年?”

谭丹青被姐姐的一席话说得心里痒痒,回到家里又和村里的媳妇说起那些事……。

到了屋里,谭丹青的努力没有半点结果,一次,她听到一位堂婶说古岩一直想出家。她吃了一惊,回想起和古岩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越想越证实了她的猜想……

为了更进一步打探虚实,一日,当古岩在囗若悬河地讲着佛经,谭氏盯着他迸出一句话来:“古岩,你如此有悟性,若出家没准能成正果。”

古岩趁势道:“连你们都说我该出家,看来真应该出家了。”

得到证实后,谭氏刹时有一种凉彻心骨的感受,但嘴上还是说:“如果你成了佛,我们也跟着沾光。”

古岩正色:“成不成佛都要靠自己修行,你以为佛门也像俗世一样可以投机取巧、沾别人的光?”

谭氏道:“你没听说过‘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那是俗世的比喻,在佛界是不存在的。学佛就得老老实实念经修行,来不得半点虚假!”

谭氏再也忍不住了:“古岩,你真要出家?”

    古岩也不想隐瞒:“是。”

    谭氏:“你出家,父亲同意吗?”

古岩道:“我和父亲有约,完了婚一年后我就出家,否则我不会答应的。”

谭氏心一酸眼泪就流了出来:“你出家那我们呢?难道你要我们守活寡不成?”

   “我不正在教你们学佛吗?”

     谭氏一听就绝望地大哭起来,哭声很快惊动肖璞堂。肖璞堂一听也很吃惊,此事一旦传到外面,对肖家名誉会十分不利。他找来肖和玉,二人一商量,觉得当务之急是先安抚好谭丹青,不要让消息扩散。

    谭丹青本来也不想把事情闹大,见肖家长辈向她做了保证,就不闹了。

    接下来是二位老人把古岩叫到书房里训斥,尤其是肖和玉,他羞惭难当,指着古岩骂道:“你个不争气的东西,我手把手教你,你竟然……”

    古岩见事情已经败露,任二位长辈怎样骂都不还囗。二位老人骂够了,就要古岩保证履行做丈夫的义务。古岩迫于无奈,囗头上答应了。

    一再上当的肖家长辈不再轻意相信古岩了。肖和玉觉得如今有了略解风情的谭氏,这是个好的开端,古岩想再蒙混也不可能了,问题是这谭氏毕竟还是黄花闺女……二人一合计,就决定从族里选一个有点风骚的媳妇教教谭氏……这样的人选很快就有了,那媳妇果然有见地,她说:“把三个人关在一房里怎么成?人都是要面子的,何况还是黄花闺女、黄花仔。你们先把古岩和谭丹青放在一起,只要成了,不用二老操任何心,古岩自已会把田氏收了。”

    肖璞堂觉得这话有道理,当晚就把古岩和谭丹青放在一个房间里。肖古岩万没料到大人会来这一招,这是他今生头一次和一个女人独处……天入黑,谭丹青把自已脱得只剩下紧身内衣,不时向古岩抛送媚眼……肖古岩被挑逗得脸上发烫……但他心里却很清楚——今晚如果把持不住自已,这辈子别再指望去追求彼岸……到时只有老老实实在这乡下做两个女人的丈夫,再生一大堆孩子,若干年后和爷爷做伴,成为祖坟上一抔永久的黄土……不!过这样的日子我不如不来这个人世!

   “古岩……我们……”春心荡漾的谭丹青向肖古岩发出了信号。

   “唔……你先休息吧……”古岩尽量拖延着。

   “古岩,你?是不是不想要我?”谭丹青风情万种地看着古岩。

   “没没有……我真的……”古岩控制住自已不去看谭氏,以免禁不住诱惑而坠入万劫不复的红尘中……有事?有什么事呢?古岩看到书案上有现成的纸和笔,灵机一动对谭氏说:“今晚是我们最值得纪念的日子,我突然有了雅兴想作文章。”

谭丹青道:“你做文章我陪着你。”

    古岩心里虽然老大不愿意,但也没说什么。

    一开始谭氏还帮着磨墨,到了后半夜她再也顶不住了,一个呵欠上来,就和周公作伴去了……

    谭丹青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早晨。她睁开惺忪的眼睛没看到古岩,一开始她不在意,以为丈夫去了茅厕,但很快她又记起:门是被叔叔反锁了的。她四下里一看,刹时顿足哭了起来:“肖古岩跑了,他这个没良心的,呜——”

    哭声惊动了众人,随后肖璞堂也赶了过来,发现古岩是从屋顶上揭开屋顶逃走的,可见他出家的决心有多大。

    谭丹青还在哭:“他说今晚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要写文章,我若是知道他要跑,真是千万不该贪睡,呜——”

    肖璞堂骂道:“有什么好哭的?你自已把男人丢了,我们不向你要人就是好的了,你还敢在这里哭!”

    谭丹青被肖璞堂一句话镇住了,她抹去泪就不哭了。

    稍后肖和玉来到,他提醒肖璞堂看古岩是否留了东西在家。肖璞堂一找,还真找到两封信,拆开一看,两封信内容一样,是分别写给谭、田二位妻子的——

    皮袋歌,歌皮袋,空劫之前难名状,威音过后成挂碍。三百六十筋连体,八万四千毛孔在。分三才,合四大,撑天拄地何气概。知因果,辨时代。鉴古通今犹蒙昧,只因迷著幻形态。累父母,恋妻子。空逞无明留业债。

到头来,人生一世空皮囊……

………………

    肖璞堂看完又给了肖和玉。肖和玉一拿在手里就对肖璞堂说:“墨迹未干,还没去多远!”

    这时邓双发急急忙忙闯了进来,囗齿不清地喊叫道:“二、二老爷,有有,有人看到古岩少爷从西南方头上跑了……”

    肖璞堂忙道:“他去了有多远?”

    邓双发喘气过来,回答主人道:“没多远,去追还来得及。”

    肖璞堂立即发号施令:“快!快去追!对了,去厩里牵马!”

    家仆们也忙碌起来,骑了马朝西南方向追赶。

 

    再说肖家人将古岩和春心荡漾的谭丹青关在一间房里,古岩深知,时间一长必将乱性,这辈子的理想和夙愿就无法实现。他做了一番考虑之后,认为唯有立即逃离才是上策。

古岩写完二遍《皮袋歌》已是寅时,其时谭氏睡得正香,是个逃走的绝好机会。岂知家人不仅将门反锁,窗户也封得严严实实,最后只剩下揭瓦逃走一途。如此,便耽搁了不少的时间,当他出得屋时,天已大亮,他怕被人看到,不敢走大路,只拣小路行走。即便这样,也还是被早起的熟人遇到了。他知道家人很快就要追来,情急中他躲进山上的荆棘丛中。不出所料,一会功夫,家中仆人就骑马追来了……

古岩在山上整整忍受了一天的蚊蝇叮咬,到天黑才敢出来离开。因担心再次被抓回去,他夜行昼宿,也不住店,一路十分小心,如果有马蹄声传来,他远远地就藏匿起来,直至“得得”之声去远了才敢出来继续前行。

半个多月后,肖古岩来到了目的地。上山的路上,远远的他听到有马的嘶叫声,这荒山野地的哪来的马?

古岩警惕起来,赶紧躲到一块石头后面。一会,果然见到邓双发牵着家里的黑马下山来了……邓双发远去,古岩正要出来,又看见另一个人边走边张望着下来了——这人正是古岩的叔叔肖璞堂。

古岩吓得大气不敢出,等到叔叔去远,再没有人下来才长长地松了囗气。

入得寺来,悟性老远就看到了他。待走近了,悟性紧张地说:“居士,好玄呢,你家里人正四处找你,你再早一点就碰上了。”

古岩道:“我知道,你师父呢?”

“他不在。”

古岩心里一凉:“他又变卦了?”

“不是他变卦,他敢在这里收你吗?你家人早就守在这里,大有不找到你不罢休之势。没办法,我师父只好到别处等你。”

古岩放下心来:“他在何处等我?”

“此去还有几天路程,他临走吩咐要你去福州鼓山的涌泉寺找他。”

古岩施礼:“谢谢悟性师父。”

悟性见古岩要走,就挽留道:“今天时候不早了,居士不妨先住下,待明天再走不迟。”

古岩了:“不敢,这段时间我都是昼夜颠倒的,反正也习惯了。生怕中了埋伏。”

悟性道:“难怪他们都找不到你,看来居士出家的决心是没有人能够动摇了。”

古岩别了悟性,又在路上行走了十余天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常开法师见到肖古岩一路风尘仆仆而来,甚为动容,感叹道:“我见过有决心出家的,但没见有你这么大决心的……也好,你初来乍到,一路上又吃了不小的苦,先歇一歇,过几天我再度你。”

古岩道:“不可!为了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几年,我不累,请老法师现在就剃度我!”

常开道:“不是我不想马让度你,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再过些天是七月三十,这是地藏王菩萨的生日,难得有这样的缘法。”

古岩一听,满心欢喜,这样的好日子正巧被他碰上了,可见自已与佛有缘。地藏王菩萨是位大慈大悲的菩萨。他可怜地狱里的恶鬼受磨,宁肯自己不成佛也要堕下地狱超度他们。有偈云——

             地狱未空,誓不成佛。

          众生度尽,方证菩提。

却说七月三十日这天,常开老法师在涌泉寺为古岩举行落发仪式。场面虽然不是十分热闹,却很是庄重,寺里几十个僧人都参与了。

在香火缭绕,馨声悠扬的气氛里,身着新袈裟的常开很庄重地开了场——

“心源湛寂,法海济深。迷之者,水劫沉轮;悟之者,当处解脱。是故三世诸佛,离尘成道。历代祖师,不染世缘。故得天魔外道,拱手归正。出家之德,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念佛如是,礼佛常情。而今专情拜辞。国王父母养身之恩,后不拜也!”

古岩恭敬地跪在常开身前,常开念罢开场词,一沙弥手捧托盘走近,托盘垫着红布,布上置一把明晃晃的剃刀。常开执刀吟唱——

“善哉!大丈夫。能了世无常,舍俗趣泥洹。希有难思议,毁形守志节。割爱侍师亲,出家宏圣道,誓度一切人!”

“金刀剃下娘生发。”

“除却尘劳不净身。”

“圆顶方袍僧相现。”

“法王座下又添僧。”

    常开吟唱至此处,僧众齐声和合——

唵悉殿都曼多罗跋陀耶娑婆河……

僧众声落,刹时大殿一片沉寂,沉寂延续有许,维那用中气十足的音调起腔:“自——”

    僧众又齐声唱和:“皈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

落完发的古岩跪下一拜……

维那再领唱:“自——”

僧众再齐声唱和:“皈依法,当愿众生,深人经藏,智慧如海。”

古岩跪下第二拜……

维那三领唱:“自——”

僧众三唱和:“皈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和南圣乐。”

古岩跪下第三拜……

    大众齐齐转身面向殿外——

愿以此功德,

普及于一切。

我等与众生,

皆共成佛道。

…………朗朗之声有如天籁,浓厚的宗教氛围让古岩感觉到如置身人间仙境,这场景令古岩永远回味……

肖古岩剃度后,便在涌泉寺住了下来,每天和师兄们一起打扫院子或挑水捡柴,心情极是舒畅,并吟诗一首——

        独去独归得自由。

        了无尘念挂心头。

        从今真妄都抛却。

        敢谓寒山第一流。

     剃度毕,常开老法师赐法名,曰:德清。

    一日,寺里来了个外乡陌生人,约莫三十来岁,他来到庙里既不烧香也不拜佛,坐在一角落看香客和僧人出出进进。古岩觉得这个人可疑,自己又不敢出面,就要一个名叫一纯的沙弥上前询问。一会,一纯回来告诉他,说是个外乡人,他在打听这里是否刚刚来了一名叫肖古岩的湖南人。

古岩吃惊不小,这人果然是家里派来的,急问道:“你是怎么告诉他的?”

一纯道:“我说这里没有肖古岩,只有一位名叫德清的湖南人。”

古岩松了囗气,转念又想到,自已在老家也待了多年,认识的人也不在少数,而这个人却是头一次看到。由此他知道,家里人为找他,已然是绞尽了脑汁。

为避开不必要的麻烦,古岩每天天未亮就起床上山捡柴,到天黑后才回来。那位从老家来的人在寺里盘桓了几天见没有结里就离去了。古岩以为从此就可以安心修行,不料,有天他正要去寺院外面倒香灰,猛烈看到一乘轿子上来,轿子上坐着的正是父亲!古岩吓得调头就跑,回到寺里拿了砍刀上山去了……这一天他没敢回寺,在山上过了一夜。次日打听到父亲已经离去才从山上下来。

回到寺里,一纯告诉他老法师有事找他。古岩知道,一定是父亲来到这里留了话。

在方丈室里,常开法师沉默了很久才开腔道:“德清师,你是个很有悟性的人,好好修行将来必有造化……我真有点舍不得……”

古岩道:“师父,你是想赶我走吧?”

常开道:“不是我要赶你走,是我没有这个福份,你父亲已经怀疑你在我处,你若出家,这里你是不能再待了。”

古岩道:“那师父要如何安排我?”

常开道:“此去数十里有一个寺,寺内住持妙莲法师是我的同门师弟,也是一位难得的高僧,你可去他那里受戒修行,望你好好用心,早成正果。”

古岩无奈,只好听从常开法师的安排。

 

    再说自从古岩出走后,肖玉堂整日失魂落魄,肖璞堂见哥哥如此,只是心痛。兄弟二人待在家里,每天向晚,见仆役空手而归,更是心急如焚……一段时间过去,肖璞堂见仍没有古岩的下落,便对家仆大加责骂,并限定他们在二个月内必须把人找到。邓双发道:“二老爷,如果就这样寻找,别说是二个月,哪怕二年也难找到。”

    肖璞堂生气道:“你这样说话是什么意思?”

    邓双发苦着脸道:“我们并非不买力气,这就近几个县的寺庙都去了,二位老爷也知道,少爷一心出家,必定早有防备,哪怕我们找对了地方,他一见到是我们早就逃之夭夭了。”

    肖玉堂觉得邓双发说得有道理,遂问到:“若依你,该如何寻找?” 邓双发道:“若依我,应从家里叫古岩少爷不认得的人过来。”

    肖璞堂问到:”“那认为叫谁过来合适?”

    邓双发道:“我有个内侄,是后背院子罗家的,叫罗大义,古岩从未见过他,最重要的是,这伢子特别聪明,叫他过来,定能找到少爷。” 肖玉堂道:“那你就快快叫他过来。”

    邓双发领命,即日起程回老家去了。半月后,罗大义便来到泉州。这罗大义果然是个聪明角色,一问情况就说:“这个容易,既然是常开法师答应度他,我们去常开法师的寺庙里寻找便是。”

    罗大义四处打听,没有几天就问到常开在鼓山涌泉寺住持。

    他扮成香客来到涌泉寺,几天后回到州府向二位老爷秉告道:“近期涌泉寺有一新出家的湖南人,只是名字有异,叫德清。”

    二位老爷喜出望外,齐声道:“德清正是古岩的字!”

    因担心夜长梦多,次日,肖家兄弟就一起乘坐轿子去到涌泉寺。二人找到执事僧先报了家门,执事僧一开始很是热心,要二人在客堂稍等,一会却回说老法师已外出云游,不知何日才能回来。二人都是明白人,知道老和尚在有意回避,这就更让他们相信古岩就在庙里。他们回到州府,觉得若要找到古岩,必须想个办法争取到常开的支持。主仆几个一合计,便让罗大义去到涌泉寺,谎称肖老爷重病想见儿子最后一面。罗大义领命来到寺里,常开果然就说出了古岩的去向。不知这一次德清是否又被家人带走,欲知后事,下回必有分解。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七章:修习苦行
下一篇: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五章 艰难出家路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一章:观音送贵子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二章:冰火两重天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三章:魂归何方兮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四章:寻找安心处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五章 艰难出家路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七章:修习苦行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八章:山重水复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九章:筚路蓝缕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十章:朝拜五台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十一章: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十二章:茅塞顿开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十三章:入定终南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十四章:广种福田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十五章:风云激荡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十六章:重回鼓山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十七章:复兴曹溪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十八章:新生之路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十九章:凤凰涅槃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当代佛教藏经阁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佛教图书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