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上(101-120)
 
[冯学成居士] [点击:1777]   [手机版]
背景色

  (101)

  问:“不随诸有时如何?”师云:“合与么。”学云:“莫便是学人本分事?”师云:“堕也,堕也。”

  不随诸有即不堕诸趣,乃学佛修行者之正行。“合与么”—正该如此。那僧不知见好就收,乃头上安头,更申一问——耳食之知,安知实处。故赵州喝云:“堕也,堕也。”

  (102)

  问:“古人三十年,一张弓,两下箭,只射得半个圣人。今日请师全射。”师便起去。

  三平初参石巩,石巩常张弓架箭接机。石巩云:“看箭!”三平乃拨开胸云:“此是杀人箭,活人箭又作么生?”石巩乃弹弓弦三下,三平礼拜。石巩云:“三十年张弓架箭,只箭得半个圣人。”

  千七百则公案中,此公案极险,不知难倒多少参禅者。须知此公案中,石巩是许三平,不许三平?是半许,是半不许?这僧以此公案参赵州,“请师全射”者,欲验赵州眼目也。赵州“便起去”,是答他,不答他?是全射,是未射?皆是参禅者的好话头。汾阳善昭禅师曾有颂云:

  张弓架箭唤君回,
  不省宗师特意来。
  个个尽随迷醉走,
  句中认影影难开。
  三木犹未全提得,
  霹雳雷声遍九垓。
  佛慧法泉禅师亦有颂云:
  张弓架箭岂徒然,
  中的虽多命不全。
  半圣投机无别意,
  功高何必画凌烟。

  (103)

  师示众云:“至道无难,唯嫌拣择。才有言语,是拣择。老僧却不在明白里,是你,还护惜也无?”问:“和尚既不在明白里,又护惜个什么?”师云:“我亦不知。”学云:“和尚既不知,为什么道不在明白里?”师云:“问事即得,礼拜了退。”

  禅宗为顿悟法门,顿则无次第,无因果,要见便见;若有次第、因果,即非顿悟。至道者,唯顿乃能见。次第之见,有浅有深,有前有后,皆落二边,故不得见于至道。唯顿能见全体,以其非次第行也。三祖《信心铭》云:“至道无难”,顿则无难也。“唯嫌拣择”,拣择则有取舍,有次第,非顿也,欲见道难矣,故为道所嫌。

  人之所贵者,明白于心也。明白者,于事于物,因拣择取舍而得其知之谓也。故明白者,大道之支离也。言语者,言语道,心行处之流淌也,即所知之表达也。大道无知,不可说。取舍于物则有知,故可说。达于此,则知不可说为体为本,可知为用为末。“老僧不在明白里”,踞其本,体于道而示于人也。赵州如此道出,不知其然者难免起疑。故其云:“是你,还护惜也无?”人无不惜其所知,若欲弃其知,谁不护惜?

  那僧甚是机灵,欲在赵州语中寻出缝隙,且拶了进来:“和尚既不在明白里,又护惜什么?”赵州固持其本,故云:“我亦不知”。那僧人仍在外边寻衅,云:“和尚既不知,为什么道不在明白里?”若以言语道之逻辑、因明而言,那僧是理直气壮,赵州似无路可逃。然言语道断,心行处灭之“顿”,岂是言语道、心行处可知。故赵州无须再与他周旋,一言了断:“问事即得,礼拜了退。”

  赵州精习于《信心铭》,其语录中,明示《信心铭》者有十九处之多,透出《信心铭》精神者更不计其数,于此,参究赵州录或《信心铭》者当留意。

  圆悟禅师在《碧岩录》中对这则公案有极佳的提持和评唱,如其在“垂示”中云:“乾坤窄,日月星辰一时黑。直饶棒如雨点,喝似雷奔,也未当得向上宗乘事。设使三世诸佛,只可自知;历代祖师,全提不起;一大藏教,诠注不及;明眼衲僧,自救不了。到这里,作么生请益?道个佛字,拖泥带水;道个禅字,满面惭惶。久参上士,不待言之。后学初机,直须究取。”

  于此则公案中,雪窦重显和圆悟克勤二师皆有极佳的偈颂,先看雪窦颂:

  至道无难,言端语端。
  一有多种,二无两端。
  天际日上月下,
  槛前山深水寒。
  骷髅识尽喜何立,
  枯木龙吟销未乾。
  难,难!
  拣择明白君自看。
  再看圆悟之颂:
  至简至易,同天同地。
  拣择明白,何云护惜?
  口似椎,眼如眉。
  涉语默,蚿怜夔。
  堪笑卞和三献玉,
  纵荣刖却一双足。

  雪窦圆悟二师之颂,又藏若干公案典故于其中,耐人玩味。有兴致者可对照《碧岩录》参。南宋月堂行昌禅师之颂亦佳,一并录出:

  至道无难,万水千山。
  唯嫌拣择,鹄黑乌白。
  才有是非还护惜,
  不会不知全得力。
  明白里头若放行,
  腰金犹颂青青麦。

  (104)

  师示众云:“法本不生,今则不灭。更不要道,才语是生,不语是灭。诸人,且作么生是不生不灭的道理?”问:“早是不生不灭么?”师云:“这汉只认得个死语。”

  在第一则“平常心是道”里,已谈及这个不生不灭,这里再进几语。大我为道,小我为心,道心不二。大道非常,非非常,无古今,无生灭,如是而已。生灭如波,不生不灭如海。念头生灭如波,真如心不生不灭如海。此皆老生常谈也。赵州这里,要人莫认“死语”,活语又安在哉?

  (105)

  问:“至道无难,唯嫌拣择。才有言语,是拣择,和尚如何示人?”师云:“何不尽引此语?”学云:“某甲只道得这里。”师云:“只这至道无难,唯嫌拣择。”

  此为赵州语录中第三次出现之“至道无难”,这僧在体用之外两头为难,故向赵州参请。须知至道无难,欲识道体,唯嫌拣择。但道体之后,拣择亦是道用。体用不二,乃宗师之日用拄杖。

  赵州云:“何不尽引古人语?”此乃赵州示人处,故见道之人,于此有何难哉。那僧乖觉,于此已有入处,故云:“某甲只道得这里。”若再引出《信心铭》之语,赵州之棒,恐已落在头上。“只道得这里”算是站稳了脚根。故赵州赞云:“只这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于此,白云守端禅师有颂云:

  驱山塞海也寻常,
  所至文明始是王。
  但见皇风成一片,
  不知何处有封疆。
  无庵法全禅师亦有颂云:
  日暖风和莺啭新,
  柳垂新线系东君。
  东君不惜无私力,
  一点花红一点春。

  (106)

  上堂,示众云:“看经也在生死里,不看经也在生死里。诸人,且作么生出得去?”僧便问:“只如俱不留时如何?”师云:“实即得,若不实,争能出得生死!”

  学修佛法,信解行证实为一体之四维,若支裂为互不相干之异途,则无佛法也。古德云,修须真修,悟须实悟,皆是在此四维上全体而行。否则,就真的如赵州所说:“看经也在生死里,不看经也在生死里。”狮子搏象全其力,搏兔亦全其力,禅宗之要,亦是全其力。赵州问:“且作么生出得去?”僧问:“只如俱不留时如何?”。“俱不留”,非全其力焉可致之。那僧尚有“如何”之疑,故赵州云:“实即得,若不实,争能出得生死!”这一“实”字,个人可自看。

  有佚名之古德,于此颂得甚奇:
  看经也在生死里,
  饭罗里坐无吃的。
  不看经也在生死里,
  锦衣堆里无著的。
  忽然乌鹊叫一声,
  反身踊跃浑家喜。
  休拟议,
  如今抛向众人前,
  千手大悲提不起。

  (107)

  问:“利剑锋头,快时如何?”师云:“老僧是利剑,快在什么处?”

  有善知识云:“顿悟之门,须上根利器,且有英雄气者方能入”。赵州这里,虽百岁之老人,亦英雄之豪气不减。顿,疾如电光石火,若涉拟议,早是鹞子过辽东,无影无踪了也。那僧之问,亦是具眼,利剑锋头非钝器,起手之间早一刀两断,快捷无比。赵州云:“老僧是利剑,快在什么处?”刹那之际,吞吐乾坤于人不知不觉之间,孰能当之?

  (108)

  问:“大难到来,如何回避?”师云:“恰好。”

  僧问洞山:“寒暑到来,如何回避?”洞山云:“何不向无寒暑处回避?”僧云:“如何是无寒暑处?”洞山云:“寒时寒杀闍梨,热时热杀闍梨。”洞山此语出,旋即传遍天下。赵州面对此问,自无步洞山后尘之理,一句“恰好”,即包裹天地,包裹古今,令人无所逃遁,也无须逃遁,端的是“恰好”!

  (109)

  上堂,良久云:“大众总来也未?”对云:“总来也。”师云:“更待一人来,即说话。”僧云:“候无人来,即说似和尚。”师云:“大难得人。”

  百丈清规有制,丛林立法堂,行祖道,住持定时上堂,以接四方参学。祖道即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之心印,不立文字,超然象外。虽唐、五代禅道鼎盛之时,能从容优游于其道者亦鲜矣,赵州其为能者乎!

  大众云集,住持上堂,其时应通个消息。好个赵州,法外施出格外手段,应对之间,不见有一法示人,却一味声东击西,指桑骂槐。“更待一人来,即说话(法)”,欲赖乎?其僧早知消息,故云:“候无人来,即说似和尚。”赵州云:“大难得人”。彼此心心相应,无话可说,无法可授而了此公案。

  再如百丈上堂,大众立定。百丈以拄杖一时趰散,复招大众。众回首,百丈云:“是什么?”

  再如药山上堂,云:“我有一句子,未曾说向人。”又,大众礼参,不点灯。药山垂语云:“我有一句子,待特牛生儿,即向你道。”有僧云:“特牛生儿,也只是和尚不道。”药山云:“侍者点灯来!”其僧抽身入众。

  明此公案,即知赵州用处。知赵州用处,亦知百丈、药山二祖之用处。

  (110)

  师示众云:“心生即种种法生,心灭即种种法灭。你诸人作么生?”僧乃问:“只如不生不灭时如何?”师云:“我许你这一问。”
  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心生即种种法生,心灭即种种法灭。故知法之生灭,系于心之生灭。然心之灭生,非心有生灭也,乃心之动静之相也。心动念起,心生法生也;心静念伏,心灭法灭也。心者,能生能灭也,亦能不生能不灭也。其中宾主当自省之,若于名相中观其生灭,何啻千里。那僧灵利,“只如不生不灭时如何?”直捣龙庭,故赵州许之。

  (111)

  师因参次,云:“明又未明,道昏欲晓,你在阿哪头?”僧云:“不在两头。”师云:“与么即在中间也。”云:“若在中间,即在两头。”师云:“这僧多少时在老僧这里,作么语话,不得出三句里。直饶出得,也在三句里。你作么生?”僧云:“某甲使得三句。”师云:“何不早与么道。”

  “明又未明,道昏欲晓”,人皆有如此之体验。如晨起之时,觉心方醒而未明,似有知,似无知。学人若能于此参上一参,当别有风光,但赵州所言却不在此。赵州何指何谓也?即明白与不在明白里之间也,即知与不知之间也。

  从赵州语录看,赵州道场育人不少,惜大多未留姓名。如此僧居赵州多年,又得入处,方能与赵州周旋。

  “你在阿哪头?”凡有落处,皆非菩提。那僧久居会下,自知途径,故云:“不在两头。”赵州再以探竿影草试之:“与么即在中间也。”那僧脚跟已稳,自然不会上当,云:“若在中间,即在两头。”道不属知,不属不知,其“中间”为何物?若在其中自挖巢穴,活埋了也。

  赵州尚不许他,再紧拶之。那僧却有出头处,云:“某甲使得三句”。“三句”者,《经刚经》中之“佛说波罗蜜,即非波罗蜜,是名波罗蜜”之三句,亦须作主才行。那僧如此云,已知作主,不再作奴。“何不早与么道。”钓大鱼者须长线,赵州真赵州也。

  (112)

  问:“如何是通方?”师云:“离却金刚禅。”

  金刚禅者,金刚三昧也,能一切无碍,通达一切法之三昧也。《涅槃经》云:“菩萨摩诃萨修大涅槃,得金刚三昧。安住此中,悉能破散一切诸法。”《信心铭》云:“二由一有,一亦莫守”,禅宗之要,在莫执莫著,“离却金刚禅”,方名金刚禅也。

  (113)

  师示众云:“衲僧家,直须坐断报、化佛头始得。”问:“坐断报化佛头是什么人?”师云:“非你境界。”

  赵州老汉,能“把一枝草作丈六金身用,把丈六金身作一枝草用”,自是坐断报、化佛头。古德云:踏毗卢顶上行。若无如此之心行,学佛被佛缚,学法被法缚,那来自由分?故石头云:“宁可永世受沉沦,不向诸佛求解脱”,同安云:“丈夫自有冲天志,不向如来行处行。”赵州亦云:“无佛处不得留,有佛处急走过。”是金屑虽贵,入眼成翳,学佛者于此当自具手眼,方真学佛也。

  那僧不知深浅,居然问是“什么人?”赵州于他亦何须解说,只云:“非你境界”,将一切扫尽,让那僧自省去。

  (114)

  师示众云:“大道只在目前,要且难睹。”僧乃问:“目前有何形段令学人睹?”师云:“任你江南江北。”学云:“和尚岂无方便为人?”师云:“适来问什么?”

  夹山示众时常云:“目前无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僧问马祖:“如何是祖师西来意?”马祖云:“即今是什么意?”

  目前、即今、当下,俱为祖师为学者所开启的无门之门。“大道只在目前”——当下一念盖天盖地,涵盖古今,万法全从此流出,亦在此寂灭。明于此,则可归家稳坐。“要且难睹”——世人只认光影门头,不知反观自照,如那僧所问:“目前有何形段令学人睹?”就把这万法之源,当作一段可睹可闻可触之物事。

  但万法何曾离心,心之活泼处,唯有“现在”,离开这“现在”、“目前”,心即死物也,念即死念也。此活泼当下之心念,放之四海,四海物事无不明明历历。故赵州云:“任你江南江北”——何时何处离得了这个“目前”?这已是进一步点明风光。那僧心仍闹在,全然不知反观,反责赵州“无方便”。但赵州早已将此“形段”托出,以酬那僧之问。自己不见,奈何?

  石霜参道吾,问:“如何是触目菩提?”道吾唤沙弥,沙弥应诺。道吾云:“添净瓶水著。”良久问石霜:“适来问什么?”石霜拟举,道吾便起去。石霜于此有省。若如石霜这般快捷,又何须赵州这般言语。

  (115)

  问:“入法界来,还知有也无?”师云:“谁入法界?”学云:“与么则入法界不知去也。”师云:“不是寒灰死木,花锦成现百种有。”学云:“莫是入法界处用也无?”师云:“有什么交涉!”

  法界即法性,亦名实相,总言之,总该万有为一法界;别言之,万法各有自性而分界不同,亦名法界。《华严经》有“入法界品”,谓诸法本真之理,诸佛所证之境,证入法界之理,为入法界,即入实相。以禅宗言,即明心见性之谓也。有即三界六趣。

  这僧之问,亦如“大解脱人,还落因果无?”赵州抓住话头,以“谁入因果”提持之。学道者对于道,常有“百不思,百不想”之误解,以为既入涅槃,万法皆空,能所双泯,“与么则入法界不知去也。”祖师深悯众生之痴愚,常以格外提持以破之。故赵州这里亦开示云:“不是寒灰死木,花锦成现百种有。”道非空,非有,非亦有亦空,非非有非空。中观家尚知“离四句,绝百非”,何况禅者!

  那僧不执于此,便执于彼,故又云:“莫是入法界处用也无?”赵州云:“有什么交涉!”真入法界者,道是道非,说有说无莫不中的,而未入者论之,则全成画饼,因其与己全无交涉,与道亦全无交涉。

  (116)

  问:“若是实际理地,什么处得来?”师云:“更请阇梨宣一遍。”

  实际理地,则入法界了也。以禅宗言,则实悟实证也。沩山云:“若真悟得本,他自知时,修与不修是两头语……此要言之,则实际理地,不受一尘;万行门中,不舍一法。若也单刀直入,则凡圣情尽,体露真常,理事不二,即如如佛。”

  那僧问实际理地从什么处得来,若从理说,未免使他枷上套锁。好个赵州,既不说玄,也不论道,“更请阇梨宣一遍”,在语言出入,念头闪动之际,能悟入“实际理地”吗?

  当年唐肃宗召忠国师问法,宦者鱼朝恩致礼。肃宗云:“鱼朝恩亦知佛法。”鱼朝恩问国师:“何谓无明,无明从何而起?”国师叹云:“衰相现前,奴才也解问佛法!”朝恩大怒。国师云:“此即无明,无明即从此起。”朝恩有省,礼拜。此谓真善说法者。

  (117)

  问:“万境俱起,还有惑不得者也无?”师云:“有。”学云:“如何是惑不得者?”师云:“你还信有佛法否?”学云:“信有佛法,古人道了。如何是惑不得者?”师云:“为什么不问老僧?”学云:“问了也。”师云:“惑也。”

  万境俱起,参落顾伫,非智眼开者,焉能不惑。然心境相对,有惑者,有不惑者。赵州答有,则不应有疑,不应有惑。那僧当下蹉过,不在心地本分上去体验,反离本分再申一问。赵州云:“你还信佛法否?”若真信,则于此信上已得不惑,惜那僧仍不知反省,虽云:“信有佛法”,却又一退千里,且画蛇添足:“古人道了也”——取之比量,人云亦云耳,非现量之正信,故再有“如何是惑不得”之问。赵州亦无可奈何,只得摇头,云:“惑也!”

  (118)

  问:“未审古人与今人,还相近也无?”师云:“相近即近,不同一体。”学云:“为什么不同?”师云:“法身不说法。”学云:“法身不说法,和尚为人也无?”师云:“我向惠里答话。”学云:“争道法身不说法。”师云:“我向惠里救你阿爷,他终不出头。”

  赵州总有精采示人,把义理高远之处,化为学者之平常受用。古人今人,过去现在真是若即若离,似近似远,全在当人一念中转动。赵州云:“相近即近”,即为此也。“不同一体”,同中有异也。赵州以“法身不说法”,答“为什么不同”之问,法身无舌,何来说法之理。但此与“无情说法”又是同是别?那僧乖觉,反拶赵州:“法身不说法,和尚为人也无?”人亦具三身,且三身浑然一体。老和尚何得割裂。好赵州,自有转身处:“我向惠(慧)里答话。”知一体即慧。那僧以为赵州已是败阙,故云:“争道法身不说法!”老和尚莫前言不答后语。赵州再不客气,云:“我向惠(慧)里救你阿爷,他终不出头。”

  云门问曹山:“密密处为什么不知有?”曹山云:“只为密密,所以不知有。”云门云:“此人作么生亲近?”曹山云:“不向密密处。”云门云:“不向密密处,还得亲近也无?”曹山云:“始得亲近。”云门云:“诺诺。”此二尊宿之对答,可尽赵州之意。此“密密处”与法身是同是别?何以“不向密密处”“始得亲近”?明于此,即知“阿爷”为何“终不出头”。亦知法身虽不说法,赵州为人之处亦显。

  (119)

  问:“学人道不相见时,还回互也无?”师云:“测得回互。”学云:“测他不得,回互个什么?”师云:“不与么是你自己。”学云:“和尚还受测也无?”师云:“人即转近,道即转远也。”学云:“和尚为什么自隐去?”师云:“我今现共你话语。”学云:“争道不转?”师云:“合与么著。”

  与大善知识共语,细论受用之境界,乃万劫难逢之因缘也。赵州语录中多有如此之消息流出,开人眼目,泽人心意,学者惠莫大焉。

  回互乃曹洞纲宗之本,源出石头《参同契》,亦是六祖三十六对通达圆融之用也。回互即知二而不二,不二而知二。有无,生死,凡圣,一切一切,俱能回而互之,圆转于无穷,圆融于无碍。

  个体之缘遇,为相见。入法界得实相,总万别为一为不相见,亦为无处不见。当年洞山辞云岩,云岩云:“自此一别,难得相见。”洞山云:“难得不相见。”法身一体,未尝分离,故“难得不相见。”报身各殊,天涯一方,故“难得相见”。回互者,于此二而不二,不二而二也。

  那僧问:“不相见时,还回互也无?”赵州高处着眼,提持云:“测得回互。”谁在回互?回互乃用,用则得有主人。那僧云:“测他不得,回互个什么?”但此“主人”甚是难见,“见见之时,见非是见”,曹洞宗有云:“莫道不相识,从来不见人。”又云此为“密密处”,故“测他不得”。既“测他不得”,其作用又何以得显?又“回互个什么”?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赵州答话,亦直指“这个”——“不与么是你自己”——与么仍是你自己。

  那僧欲反客为主,反将赵州一军,云:“和尚还受测也无?”——是自测,或他测?赵州云:“人即转近,道即转远也。”——以人相看,则越看越近;以道相看,则越看越远。人者,音容相貌俱在;道者,恍兮忽兮难测。赵州这里,万莫直读,反读更佳——此亦回互。

  那僧只见到“转远”,故云:“和尚为什么自隐去?”赵州又直示“转近”,云:“我今现共你语话。”那僧于此终有省处,云:“争道不转?”赵州肯之,云:“合与么著。”

  古人于本分上说话,皆实语,非戏语,更无野狐精怪之语,今学者当留意于此。

  (120)

  师示众云:“教化得的人是今生事,教化不得的人是第三生冤。若不教化,恐堕却一切众生。教化亦是冤,是你还教化也无?”僧云:“教化。”师云:“一切众生还见你也无?”学云:“不见。”师云:“为什么不见?”学云:“无相。”师云:“即今还见老僧否?”学云:“和尚不是众生。”师云:“自知罪过即得。”

  教化得的人是今生善因缘所致,教化不得的人是三世冤业作祟。作为善知识,自不愿见众生堕落。但众生实难教化,教化亦是“冤业”所系——不得已而为之,其中麻烦多多。荷担如来家业的人,面对众生,是教化,还是不教化?那僧坦然云:“教化”。赵州问:“一切众生还见你(教化)也无?”那僧云:“不见”。赵州又问:“为什么不见?”那僧知大化无迹,故云:“无相”。赵州夺虚就实,云:“即今还见老僧(教化)否?”那僧云:“和尚不是众生”(赵州知大化无迹,而众生不知)。赵州云:“自知罪过即得”。那僧眼正脚正,赵州亦奈不何他——虽是大化无迹,亦应知其中的“罪过”。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上(121-140)
下一篇:《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上(81-10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 前言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上(1-2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上(21-4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上(41-6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上(61-8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上(81-10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上(121-14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上(141-16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上(161-18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上(181-20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中(201-22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中(221-24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中(241-26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中(261-28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中(281-30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中(301-32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中(321-34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中(341-36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中(361-380) 《赵州禅师语录》壁观卷中(381-400)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佛门人物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慈善网 当代佛教放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藏经阁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寺院中心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