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二〇〇八年学习二时头陀行脚体会报告(释亲指 沙弥)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 [点击:2133]   [手机版]
背景色
二〇〇八年学习二时头陀行脚体会报告

◎释亲指 沙弥

顶礼十方常住三宝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妙下祥恩师

今年的行脚是从农历八月二十二日开始。九月八日结束,共计十六天。在上妙下祥恩师的亲自率领下,有七位比丘师父,十二位沙弥师父总共二十位僧人参加了本次行脚,另有五位居士随行护持。行脚的起始地点是河北省承德市丰宁县,终点在河北省张家口市阳原县井儿沟乡附近,总行程约600华里左右。

下面沙弥亲指以标题的形式,将有关本次行脚的一些见闻及感受向恩师及各位比丘师父、比丘尼师父、式叉摩那师、沙弥师、沙弥尼师父及诸位居士,作一个简略的汇报。沙弥亲指自知障深慧浅,不善言辞文笔,所谈体会不深刻不透彻,倍感惭愧。若有不如法之处,亲指向恩师及大众忏悔。

第一个标题:诸法无常

农历二○○八年八月二十一日(下面所提日期皆为农历),下早殿后,早晨六点多钟,师父在三楼法堂作了行脚前的开示,主要讲了行脚的意义、重要性,行脚期间应注意的一些问题,以及人员安排等。最后师父要求参加行脚的僧人,抓紧时间,收拾好行装,三衣钵,滤水囊等行头陀时必备的十八种物,都要带好,今天下午二点到三点之间出发。

师父开示完已是早上七点多了,回到寮房,我正准备再收拾一下需要带的东西,亲无师来找我,说临走前要把僧寮大门的沙网门做好。昨天晚上,亲昌师父、亲无师父、亲空师我们几个人已把僧寮大门周围的沙网做得差不多了,只差沙网门还没有做,临过斋前沙网门做好了。过完斋,刚刚洗漱完毕,接到通知,诸沙弥等到文殊阁前,把升降机搬回文殊阁里。升降机很沉,而且不好抬,进文殊阁要上台阶,过高门坎,大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大家伙请进了文殊阁。

回到寮房,坐在床上,想先休息休息再收拾行装,可是不一会儿就听走廊里有人喊:“集合啦!背上包到僧寮门口集合!”我看了一下表,才上午十一点多一点,师父不是说下午两三点之间出发吗?我疑惑地打开寮房门,来到走廊,想看个究竟。这时见楼边里已有人背着包往外走。我回到寮房顾不上想太多了,赶紧收拾行包,幸亏前两天已将大部分行脚用品装进了背包里,如果现收拾那肯定来不及了。我快速地将三衣包、钵、缦衣等向背包里装着,这时亲行师父进来说,这是演习,快点先背上包出去站排,演习完之后再收拾。同寮房的师兄弟已经背着包出去了,我也急忙穿好大褂,背上背包来到僧寮大门外。参加行脚的僧人,绝大多数已背着背包站成一列横排,师父站在前边,人都到齐后,师父讲了一些事情,然后命令大家将背包和大褂放在僧寮楼前排成一排,不许向包里添东西,也不许往外拿东西,人先回寮房休息,等候出发通知。

这哪是演习,分明是实战,而且是突然袭击。本来从早晨师父讲完开示到出发前,有很多时间可以用来收拾行装,可是现在看来,这些时间都是靠不住的,已经都不属于我的了。所幸的是该带的物品我都带上了,假如我若完全依靠这些时间来收拾行装的话,假如我若把它当作演习的话,那可就麻烦了。佛说诸法无常,此时此刻给我的感觉是那样的真实,那样的深刻。

在本次行脚途中遇到的另一件事也是令人难忘的,那是在行脚的第十三天,地点是张家口市宣化县深井镇。行脚队伍穿过深井镇,然后在前方离国道不远处的一个村庄乞食。乞食后在路边一片空地上过斋,这时见有一些居士来向师父请法,看车牌号是北京的。过完斋洗漱完毕后,师父让大家背上包,沿着公路往前走,说前方不太远处有一个地方适合休息,师父留下来要给众居士做开示。师父中午又不能休息了。

亲行师父带领大家沿着公路大约走了有一里地左右,见路边有一较大的深谷,深谷地形较复杂,最深处谷底距公路有30-40米深,没有适合休息的地方,师父指的地方大概就是这里吧。亲行师父带领大家沿着小道往深谷下面走,来到一处比较平缓的地方,再往下走已经没有路了,可是这里也没有遮荫处,阳光很足,休息不好。看来这里不像是师父所指的地方。亲行师父让大家先在这休息,他带两个沙弥到前面探路,大家放下背包就地休息。

刚休息一会儿,就听到附近传来嘭、嘭、嘭……几次较大的响声。这里公路上很少过车,离村庄又很远,周围环境比较幽静,所以声音感到格外清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大家循声而去,转过一个弯发现一辆桑塔纳轿车从上边公路掉到了谷里。公路紧挨着深谷,没有护栏,这里又是公路转弯处,原来那几声嘭嘭的响声是汽车在陡峭的崖壁上,翻了几个跟头掉下来所发出的声音。

车掉在距公路大约有十几米深的一处乱石堆里,车的尾部卡在凹形的崖壁里,很幸运的是车落地后正面朝上。我们过去时,一个中年男子已从车里出来了,车上只有他一个人,看样子没受伤,假如受伤需要救护的话我们会全力以赴。在师父给僧众写的《头陀行脚应知》里,第14条写到:道行时见病人无人帮助,应及时全力帮助,尽力安排好,不可不顾而去。第16条写道到:道行路上见有各类众生需要救护,应及时救护,宁可无吃无宿。就是不吃饭、不睡觉也要全力救护众生。所谓“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

那男子要打电话,可是手机不知摔到哪里去了,他向我们要借手机用,可是我们这些出家人哪里会有手机呢?恰巧随行护持的马居士开着车过来了,亲行师父让马居士把手机借给那男子,马居士拨打那男子的手机号,找到了那男子的手机。

这里已不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排着队又上路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不禁又使我想到了“无常”二字。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第二个标题:日落西山

行脚第九天的傍晚,队伍沿着国道向西行走着,我偶然抬头时看见在公路的正前方,遥远的山脉上方,一轮夕阳正放着霞光,缓缓下落。在我的印象中,像今天这样的日落景观并不多见,我一直望着那硕大的,火红的太阳,直到它完全落到山后面。从太阳接触山顶,到全部落下,是眼看着太阳在移动,而且整个过程只有很短的时间。观日落使我直接感受到时光的流逝是那样的快,难怪古人感慨:光阴快似箭,日月如穿梭。一寸光阴,一寸命光。警示世人要珍惜时间。

每次半月半月诵戒时,师父都要对我们念诵:诸沙弥等谛听,人身难得,戒法难闻,时光易度,道业难成,汝等自净身口意,勤学经律论,谨慎莫放逸。

可是回顾自己,每天却浪费了很多宝贵的时光,尤其是在行脚的期间,用功的时候少,放逸的时候多,感到惭愧,在此向师父忏悔。

 

第三个标题:受惊的骡马

记得在以前的僧人行脚报告中,好像有人提到过骡子、马遇到行脚队伍受惊的事。但是这次却是亲眼所见,而且本次行脚途中,这样的事情一共发生了四次,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第一次,行脚队伍沿着国道边正行进着,前面不远处突然传来马的惊叫声,我抬头向前方望去,只见迎面而来的一辆马车。在走近行脚队伍时马发现了行脚队伍,惊叫着,不敢向前走了,掉转头,拉着马车要往回跑,赶车人急忙拉紧车闸,马车停了下来。行脚队伍缓慢地走了过去,只见那匹拉车的大马背对着行脚队伍,不敢正眼往这边看,看样子是吓得够戗。

第二次是从对面来的一辆骡子车,见到行脚队伍后,受惊地向公路旁边回避行脚队伍,一只车轮在公路上,另一只车轮陷在路边的沟里,车走不动了,也可能是赶车人拉闸了。幸亏路边的沟不深,车只是倾斜在路边。

第三次最惊险,队伍走在一段带护栏的路段上,因为路两边都比较陡,为了来往行人、车辆的安全,路两边都有水泥护栏。这段路大约有100多米长。正走着,我偶然抬头向前方望了一眼,发现前面有一个人牵着一匹大骡子迎面走了过来。前两次都是骡子、马已经受惊了,我才发现的,这一次我要好好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目不转睛地紧盯着那匹大骡子,一切都很正常,骡子悠闲自在地跟在主人后面走着,当走到离行脚队伍大约有20米左右距离的时候,骡子突然发现了前面行脚队伍,猛然地四蹄站住,如同被钉住一般,头高高地昂起,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两眼瞪得溜圆,紧紧地盯着行脚队伍,愣了有几秒钟,扭头转过身就往回跑,主人急忙用力拉住缰绳,将骡子拉住。他瞅了瞅行脚队伍,又瞅了瞅骡子,不明白骡子为什么会受惊?他开始用力地拉缰绳,要继续向前走,骡子被主人用力地拉着,被迫转过身来。可是骡子看到前边的行脚队伍,不敢往前走,而是拼命地向后挣。师父站住了,行脚队伍停了下来。可是骡子尽管被主人用力的向前拽,仍然不敢往前走,而是掉转头往回奔跑起来。主人紧紧抓着缰绳,可是却拉不住,被骡子拽着,被迫跟着骡子一起往回狂奔,当时情况非常惊险,如果主人被狂奔的骡子拽倒,或有汽车路过,那可就危险了。主人拼命地向后拽缰绳,跑了有二十来米远,才好不容易将骡子拽住了。主人再也不敢拉骡子往前走了,只好牵着骡子原路返回。师父带领行脚队伍又开始向前走了,那牵骡子的人在走出有护栏的路段后,牵着骡子拐下公路,从下面过去了。

我开始打起了妄想。我想那牵骡子的人怎么也搞不明白,“今天这是怎么啦?我的骡子也不是没见过世面哪,对了,像这样的出家人的确是没见过,今天算是见识了。唉!惹不起,我躲着点还不行!上面大道由你走,下面小路任我行。”妄想不能打太多,打住。

第四次,也是一辆骡子车,从对面走来,骡子见到行脚队伍惊了起来,不敢向前走了,赶车人快速地跳下来,将骡子缰绳拽住,那骡子仍惊得厉害,师父站住了,行脚队伍停了下来。师父对赶车人说道:“我们先停下,你先走。”那赶车人紧紧地拉住缰绳,怕怕的过去了。

 

第四个标题:乞食

本次行脚从八月二十二日开始至九月八日结束,共计十六天,有三天因地点或天气原因不方便乞食,由随行居士供斋。其余十三天都进行了乞食生活,下面简略地汇报其中9天的乞食情况。

八月二十二日,行脚第一天,乞食时间到了,通常乞食时间都在上午9:30-10:30之间。师父带领大家选择一处适合过斋的地方,放下背包搭衣持钵,然后师父给大家分组,分组的原则是:每一组由一位有乞食经验的比丘师父带二位沙弥师,我们这一组由亲古师父带亲愿师和我去乞食。

师父带领大家列队进入村庄,然后各组分头去乞食。我们乞了几家都没有人,因时间比较紧,亲古师父带我们俩返回了过斋地点。今天空钵了,行脚第一天乞食就空钵了,心里总是不太好受。

师父在行脚前的开示中曾讲过:乞到食物,乞不到食物,给和不给,给好给坏都不起分别心,用我们的清净心来度化众生。所谓的度化就是去掉我们心中的贪、嗔、痴。与师父的要求相差太远,亲指感到惭愧。

八月二十三日,行脚第二天,今天走盘山公路,这一带山势险峻,人烟稀少。上午九点半左右,路过一个小山村,只有八户人家,师父派了两个组去乞食,他们都乞到了食物。

八月二十四日,行脚第三天,今天仍在山里行走,这一带无人烟,无法乞食,由随行居士供斋。我们这个乞食小组,相当于连续三天没有乞到食物。

八月二十五日,行脚第四天,乞食时间到了,刚好路边一个村庄,师父带领我们来到路边一处空地,开始准备乞食。分组未变,仍和亲古师父、亲愿师一组,师父带领大家搭衣持钵,排队向紧靠着国道边的村庄走去,距离不远,很快就到了。各组分头进村乞食,亲古师父带亲愿师和我来到路边一户人家,院门开着,我们排着队来到院里。亲古师父念了几声佛号,不一会儿,从旁边一间房子里走出一个女人,没有说话,只见她走到另一间房子的侧面去了,那里好像有人正在干活。那女人又回到屋里去了,我们等待着,时间不长,一个中年男子从房子侧面走过来了,问道:“干什么?”亲古师父说:“出家人,乞点食物,看看方便不方便。”男主人说:“还没有做饭,剩的饭都凉了。”还没等我们说话,他转身向屋里走去,从屋里出来时,手里拿着一张钱币,是10元的。来到我们跟前,没有说什么,把钱递了过来,亲古师父说:“我们不要钱。”男主人听了之后不知如何是好了,可能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了。我对他说:“我们出家人不允许摸钱,只乞食物。”男主人脸上露出了笑容,和刚才一副紧绷的表情形式成了鲜明的对比。

男主人又回到屋里,出来时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几块月饼,向我们递了过来。亲古师父问清是素的之后,请他给我们分成三份,并打开了钵盖。男主人说:“我手不干净。”亲古师父说:“没关系。”男主人很细心,并没有用手直接拿月饼,而是双手捧着塑料袋,往亲古师父的钵里倒进了一块月饼,给我的钵里倒进了两块月饼,最后一块月饼倒进了亲愿师父的钵里。我们为他做了回向之后走出了院子,男主人一直送到了门外,态度很客气。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只乞了这一家,亲古师父带我俩人返回了过斋地点。

八月二十六日。行脚第五天,在张家口市赤诚县白草镇巴图营村乞食。仍按原来的分组。巴图营村紧靠国道边,各组进村后分头乞食。我们组今天共乞了六七家,没有应答及锁门的人家除外,其中有二户人家布施了食物。

第一户亲古师父在前面乞食,女主人拿出钱来布施,亲古师父说我们出家人不要钱,女主人回到屋里取出了一块月饼,布施给我们。亲古师父问清楚是纯素的之后,请女主人将月饼分成了三份,分别放进了我们的钵里。亲古师父为女主人做了回向之后,我们离开。

来到下一家,亲古师父示意我在前边乞食,院门开着,我们三个人排着队走进院子,站稳后,我冲着屋里念了两声佛号,很快从屋里走出了男女老少四个人。年轻男主人约30多岁,见到我们站在院中,面带笑容地说了声:“你好。”我说:“出家人路过这里,乞点食物,不知方便不方便?”年轻男主人很痛快地说:“有,有月饼。”我问清月饼是纯素的之后,年老女主人进屋取出三块月饼布施给我们。我说:“请给我们分成三份吧!”年老女主人将月饼从塑料袋内取出分别放进我们的钵里。年轻男主人说:“再给你们摘点大枣吧?”院子里有一棵大枣树,上面结了很多大枣,有绿色的,有红色的,见他热情诚恳的样子,我说:“好吧。”

枣树并不很高,但覆盖的面积挺大。年轻男主人上到树叉上开始给我们摘枣,年轻女主人也主动到树下来帮着摘。我们的钵里都装了不少枣了,我感觉该往回返了,便对年轻男主人说:“不要再摘了。”男主人坚持再摘一些,并说:“出家人不容易,多拿点路上吃。”我问他:“你了解佛法吗?”他说:“一知半解。”我没有再说什么,最后我坚持不要再摘了,他才从树上下来。我们准备走了,我为他们做回向:所谓布施者,必获其利益,若为乐故施,后必得安乐。他们听完后,年老女主人说听不懂,我又说:“祝你们吉祥如意。”老少四人都露出了笑容,看来这回听懂了,我们转向离开返回过斋地点。

八月二十八日,行脚第七天,今天乞食仍和亲古师父、亲愿师父一组,有两户人家布施了食物。第一家亲古师父在前边乞食,院门开着,我们走进院子,亲古师父念了几声佛号,一位大约五十多岁的女主人从屋里走了出来,问干什么。亲古师父说:“出家人行脚路过这里,乞点食物,不知方便不方便。”女主人没有说什么,回到屋里,取出三个馒头布施。亲古师父为女主人做了回向。

另一户由我在前边乞食。院门开着,我们走进院子后,只见在院子的另一边,男主人和女主人正忙着什么活。我大声地说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乞点食物。”无人应声,我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仍无人应声,我再次念:“阿弥陀佛!”男主人答话了:“别着急,等盖好菜窖的。”时间不长,男主人干完活后,走进了屋子,出来时,手里抓着一把硬币,说:“家里没有吃的,给你们点钱,你们自己去买吧!”我回答说:“我们不要钱,出家人不允许摸钱。”男主人说:“家里只有一点剩饭。”我说:“没有关系,一点也行。”男主人想了想又说道:“我有冻馒头,给你们冻馒头行不行?”我心里想着:冻馒头怎么吃呀?不知该乞不该乞,我回头看了看亲古师父,亲古师父对我说:“只要是素的,能吃的就行。”一句话点醒了我,是呀,冻馒头符合这两个条件呀,素的也能吃,难道冻的就不能吃了吗?几十年来从未吃过冻馒头,吃的都是软馒头,已经养成了习惯,形成了知见,认为冻馒头不能吃,看来我的分别心太重了,也太愚痴了,感到惭愧。

我对男主人说:“可以。”男主人回到屋里,取出了三个冻馒头,分别放进了我们的钵里。男主人又说道:“冻的没法吃,我给你们热一热吧!”接着又说:“你们等一会儿,我给你们做点菜,你们吃完再走。”我说不用了,谢谢,做完回向后离开了。

来到下一家,亲古师父让亲愿师在前边乞食。院门关着,亲愿师父敲了三下门,喊了几声:“阿弥陀佛!”不一会儿门开了,是一位老年女主人,站在院门口。亲愿师对老年女主人说:“出家人行脚路过这里,乞点食物,不知道方便不方便。”那老人说听不清。亲愿师是湖北人,地方口音比较浓重,也难怪老人听不清。亲愿师见老人听不清便简单地说:“要点吃的。”老人说:“有没有鸡?有。”亲愿师又说:“要点饭。”老人说:“要鸡蛋?”亲愿师着急地说:“不要鸡蛋,有没有馒头、米饭?”那老人摇头说听不懂,亲古师父有个特点,别人在前边乞食的时候,他轻易不插话,双目下垂威仪地站在后面。他在前边乞食的时候,他也不愿意让别人插言,可以想象,如果你一句,他一句,都争着说,那么对方的感受会如何呢?

但是这次却不同,亲古师父用标准的普通话清晰、缓慢地对老人说:“出家人乞一点素的,能吃的东西。”老人听明白了,回答道:“没有什么吃的,给你们拿一点山药蛋行不行?”亲古师父说:“只要是素的,能吃的东西就行。”老人返回屋里,出来时,左手拿着小块馅饼,右手拿着二个生土豆,来到我们跟前布施。亲古师父问:“馅饼是不是素的?”老人说:“是。”问:“有没有蒜?”答:“没有。”又问:“有没有葱?”答:“有。”亲古师父说:“有葱出家人不能吃。”老人又将右手里的二个生土豆递了过来。问:“土豆是生是熟的?”答:“生的。”亲古师父说:“生的我们不能要。”老人说:“没有别的吃的了。”我们为老人做了回向就离开了。

八月二十九日,行脚第八天,乞食时间到了,亲愿师父腿疼,跟着师父在近处乞食。亲古师父和我向村子里走去,走了几户,不是没人应答就是锁着门。只有两户有人,第一户亲古师父在前边乞食,见男主人在院门口干活,亲古师父走上前对男主人说:“出家人行脚路过这里,乞点食物,不知方便不方便。”男主人说:“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亲古师父说:“出家人要点吃的。”男主人听懂了,说没有。我们离开来到下一家,院门开着,亲古师父示意我上前乞食,我们走进院子,院子里只有一个两三岁的小孩,直愣愣地看着我们。屋里有电视的声音,我大声念了几声佛号,一位年轻女主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问干什么?我说:“出家人乞点食物。”女主人说:“没有现成的。”然后从兜里拿出一张纸币说:“给你们一块钱,自己买吧!”我说:“我们不要钱,只乞食物。”女主人说:“要不我给你们买个馒头吧?”我说:“可以。”女主人却又将钱递过来,说:“给你们,你们自己买吧!”我说:“出家人不允许摸钱,我们有戒律。”女主人说:“好吧,我去买。”我问:“离的远吗?”女主人说:“不远。”我和亲古师父一前一后站在原地等着。

事后,亲古师父回忆说:女主人出去后,对站在院外的人说出家人不要钱,她要去给买馒头等。而我则听清了屋子里传来的电视声,正在播放电视剧“济公传”主题歌: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不一会儿,女主人买回两个大馒头布施,回向后返回过斋地点。

9月2日,行脚第十天,昨天师父重新分配了乞食小组。亲义师父、亲律师父和我一组。乞食时间到了,师父带领大家排队去乞食。进村后,各组分散开来,我们三人来到一家门前,亲义师父在前边乞食,女主人给了一些大枣。下一家我在前边乞食,男主人要给钱,得知不要钱后,说:“有凉米饭。”我说:“可以。”男主人回屋端出一碗米饭,我请他分成三份,他说:“不好分。”我说:“你看着办吧。”我们打开钵盖,男主人端着碗向我的钵里倒饭,他本想在我的钵里倒出一部分米饭,可是没倒好,一下子全倒进我的钵里。男主人说:“我再去取一碗。”不一会儿,男主人又端出一碗米饭,并带来一把小勺,将米饭分给了亲义师父和亲律师。我们为男主人做了回向后,继续往前乞食。

我们三人轮流乞了几家都未乞到食物,前面又来到一家,我在前边乞食,院门开着,我走进院子站住,亲义师父和亲律师站在我后面不远处。我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这时才发现在我左侧几米远的地方,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站在那里,我赶紧收回目光。不一会儿,从屋里走出中年女主人,问干什么,我说:“出家人乞点食物,不知道方便不方便。”女主人说:“没有,到别人家看看吧。”这时只见那个女孩向中年女主人低声说了几句什么,中年女主人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币说:“给你们一块钱,自己买吧!”我说:“我们不要钱,只乞食物,出家人不允许摸钱。”听说不要钱,只要食物,女主人和女孩都进屋开始找食物。过了一会儿,女主人出来说:“只有半碗剩的米饭。”我说没关系,有一点也行。女主人回屋取出半碗米饭,来到我的面前。我说:“请给我们分成三份吧!”女主人看了看碗中的饭,又看了看我们三个人,自言自语道:“怎么分呢?”我说:“用勺分。”女孩取来小勺,女主人将半碗米饭分到我们三个人的钵里。我注意到:女主人的态度开始是拒绝布施,现在是欢喜地布施,发生了很大的转变。我们为她们做了回向之后离开了。

九月四日,行脚第十二天,今天乞食仍和亲义师父、亲律师一组。第一家,亲义师父在前边乞食,主人说没有。这时路上有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主动过来布施给我们十几个大枣,分到我们三个人的钵里。我们为她做了回向。

下一家,我在前边乞食,院门开着,我们走进院子,我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只见从房前一堆好像是收割的庄稼后面站起一个人来,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主人,正在干活。我说:“出家人路过这里,乞点食物,不知方便不方便。”说完双目下垂站在那里,足足过了十几分钟之后,女主人才用浓重的地方口音说了一句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也不便问,当时给我的感觉女主人好像是问我要什么,于是我答道:“只要是素的能吃的就可以。”这句话还是我从亲古师父那现学的,现在用上了。女主人说:“啊,要吃的。”看来女主人会讲普通话,只是略带地方口音。从女主人的话里我听出来了,原来我最开始对她讲的话她没有听明白,现在明白了。

女主人走进屋里,屋里还有两个女人说话声,不一会儿,女主人从屋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张纸币,向我们走了过来,并说道:“家里没有什么吃的,给你们点钱,自己买吧!”我回答说:“我们不要钱,出家人不要钱。”女主人听完之后,愣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又回到了屋里,过了一会儿,女主人又从屋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向我们走了过来,来到我们面前,女主人对我说道:“还没有做饭,只有这一点吃的东西。”我看了一眼,原来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个馒头,还有一块蛋糕。我问道:“蛋糕里面有没有鸡蛋?”女主人说:“哎呀,有。”我说:“有鸡蛋我们不能要。女主人将馒头向我递了过来。我说:“这个可以,请给我们分三份吧。”女主人说:“刚才干活,手太脏。”说完回屋去了,出来时,仍拎着塑料袋里装着已经掰成三半的馒头。女主人将馒头分到了我们的钵里,然后歉意地说:“不好意思,太少了。”我说:“没有关系,祝你吉祥如意。”我们离开这里返回过斋地点,乞食情况就汇报到这里。

 

第五个标题:度化众生

行脚期间,师父随缘度化众生。也有不少居士从各地赶来,向师父求法,师父不辞劳苦,解答众疑,慈悲开示,宣讲修行法要,令闻者皆法喜充满。

行脚期间,师父度化一位派出所所长的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八月二十七日行脚第六天,乞完食后,在远离公路和村庄的一个干涸的河滩上过斋。过完斋,师父令大家就地休息,并让大家晒一晒晚上被露水打湿了的卧具。

我拿着睡袋等物到前边去晒,这时来了一辆小面包车,在前边不远的通往村庄的土路上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三个男子,从着装上无法分辨出他们的职业。他们下车后向我们休息的地方走了过来,因为我在最前边,走到我跟前的时候,他们站住了,其中一个人对我说:“我是当地派出所的所长,你们的负责人在哪?”我见他说话语气平和,我向大家休息的地方指了指说:“就在那边。”他们向后边走去。

亲无师坐的位置与师父很近,中间只隔着亲古师父,后来从亲无师那儿了解到,另外两个人一位是镇副书记,另一位是副镇长。亲无师说:“他们三人来到师父面前,派出所所长见到师父后,双手合十。”对师父说:“师父,我认识您,半年前我在网上看到过有关你的文章和照片。我们是接到有人举报,过来了解。”交谈间,所长问师父:“你们这么走是为了啥呀?”师父回答说:“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佛教,认识佛教,特别现在出现不少假的,冒充的和尚行骗。”师父还为他们讲解佛法,他们听了频频点头,师父讲了挺长时间,又给他们结缘了经书等法宝,他们向师父请教了读经的方法等问题之后,告辞离去。

休息过后,师父带领队伍走上国道,继续向前行进。走了一段时间后,只见一辆轿车在队伍旁边停下,原来是那位派出所所长前来供养很多月饼和矿泉水。因为已经过完斋了,不能再接受食物供养,所以月饼未收,矿泉水收下了。

行脚队伍继续沿着112国道向张家口方向行进,每走一段路程之后,要在路边休息休息。 一次休息时,那位派出所所长开着轿车又来了,到师父面前供养一个防潮旅行床垫后离去。

晚上队伍走下国道,在一处空地准备宿营,那位派出所所长又开着轿车来到我们宿营的地方,供养了几暖瓶开水,还有手电筒等物品之后离开了。

这位派出所所长是因为有人举报前来了解情况,受到师父的度化后,从他一次又一次地前来供养,看来他对师父,对佛法可能已生起了信心。

八月二十七日下午,行脚队伍正在国道休息时,王国成等十余位居士分乘几辆轿车,赶来向师父请求开示。第二天,众居士准备了斋饭供养僧众。临过斋前,河北某县的公安局长,去年行脚队伍走到承德附近时,在王国成居士的引见下,曾来亲近过师父,今天过斋前又赶来看望师父,并请求与师父合影,后因有事又匆匆离去。

过完斋,师父带领行脚队伍及众居士来到一个干涸的河床上休息,是我们休息,师父并未得到休息,而是利用休息时间为众位居士开示及解答他们所提出的众多问题。下午继续行脚,傍晚时师父又为他们做了开示,之后众居士拜别师父,乘车离去。

九月一日,第九天,中午休息时,海城周居士带几位居士从海城开车赶来拜见师父,师父为他们做了开示,之后几位居士又拿出宣纸和笔墨,向师父请求墨宝。师父为他们写了“一念不生,万法庄严”、“无求”等字幅。众居士非常欢喜,满意而归。

九月三日,行脚第十一天,下午在国道旁边的小路上休息时,四位青年男女向师父请法,后来听说,他们几位是从涿州开车赶来的。师父为他们做了很长时间的开示,并结缘给他们一些法宝。

九月四日,行脚第十二天,刚过完斋,见有七八位不知从什么地方赶来的,好像是居士,他们来供养僧众,并请求师父为他们做了长时间的开示。

九月五日,行脚第十三天,临过斋前,前天来向师父请法的涿州居士又来了,并带来了几位居士向师父请法。过完斋后,师父为他们做了长时间的开示。

几乎每次师父做开示都是在过完斋之后不久就开始,而此时正是烈日当头,气温最高的一段时间。师父在炎炎的烈日下,放弃休息,孜孜不倦,几乎每次都要开示很长时间。

师父事无巨细,每天都有很多事情需要师父来操心,师父每天还要关心下院尼众的行脚情况,还要关心寺院的工程建设情况。师父鞠躬尽瘁,呕心沥血,不畏艰难。行脚的后几天,队伍的行进速度越来越慢了,师父的脚旧伤又复发了。到行脚的最后一天的时候,师父只能缓慢地,步履艰难的向前走。

不仅这一次,每一次行脚,师父的脚都会旧伤复发,严重时,脚痛得不敢接触地面。那天我问师父:“如果行脚后期慢点走的话,师父的脚是否能避免受伤?”师父说:“慢也不行,它是时候一到,疲劳到一定程度就会旧病复发,不是慢一点,小心一点就能避免的。”

师父的脚一旦旧伤复发,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好转。明知要受伤,明知要吃苦,为了度化众生,师父无所畏惧,仍坚持按着佛所制定的戒律去行持。师父在以前的行脚开示中讲过:“行脚要有一个度众生的心,是度己的同时度众生,要给佛教增光,要行出出家人的本份来。所以说要有决心,不管多困难,我都能坚持到底,就是爬我也能爬去,我也能爬回来,得有这决心。”师父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所谓“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

十几天的行脚是短暂的,可是它带来的影响却是长远的。正如师父在开示中所讲:“(行脚)能度无量无边的众生。有情的和无情的都能度;能见到我们的与我们能说上话的;当你乞食的时候,看到你见到你;布施你饭和不布施你饭的;称赞你的,或批评你的,或诽谤你的,最后都会成佛的。通过我们的行走,同时闻到我们名的,他也会成佛的。所以它的功德是难以思议的,难说难尽的,十方如来都会护持和赞叹。”

最后祝愿:常行头陀,正法久住,法界有情,同登彼岸。

惭愧沙弥释亲指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离好行——二〇〇八年行脚体会报告(释亲古比丘)
下一篇:二〇〇八年行脚心得体会报告(释果成 比丘)

 至诚称名为佛种——二〇〇八年夏安居佛七开示 二〇〇八年行脚体会(释亲空 沙弥)
 二〇〇八年二时头陀行脚乞食体会报告(释亲洞 比丘) 二〇〇八年大悲寺僧团行脚体会报告(释亲义 比丘)
 二〇〇八年行脚乞食体会报告(释亲无 沙弥) 传统——二〇〇八年行脚乞食体会报告(释亲行比丘)
 沙弥学步——二〇〇八年行脚乞食体会报告(释亲虚 沙弥) 二〇〇八年行脚心得体会报告(释果成 比丘)
 离好行——二〇〇八年行脚体会报告(释亲古比丘) 二〇〇八年行脚体会报告(释亲幢 沙弥)
 二〇〇八年戒七体会(释亲空 沙弥) 二〇〇八年戒七体会(释果成 比丘)
 解脱之路——二〇〇八年行脚体会(释传法 式叉尼) 二〇〇八年行脚体会(释传昌 式叉尼)
 二〇〇八年二时头陀体会(释亲妙 比丘尼) 分文不取自在行——二〇〇八年行脚体会报告(释传印 式叉尼)
 下院道源寺二〇〇八年秋季行脚报告(释常愿 式叉尼) 任重道远——二〇〇八年学习二时头陀体会(释传信 沙弥尼)
 下院道源寺二〇〇八年行脚体会(释传昌 式叉尼) 下院道源寺二〇〇八年行脚乞食报告(释亲辉 比丘尼)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佛教图书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