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二〇〇七行脚日记(释传觉 式叉尼)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 [点击:2000]   [手机版]
背景色

二〇〇七行脚日记

释传觉式叉尼

佛陀为了救护众生、教化弟子,每年春秋两季行脚:正月十五至三月十五,八月十五至十月十五。佛言,出家沙门者,断欲去爱,剃除须发而为沙门,受道法者,去世资财,乞求取足,日中一食,树下一宿,辞亲出家,识心达本,解无为法,名曰沙门。

行脚、托钵、乞食,现已成为我们道源寺必不可少的一门修行功课。二时头陀,这个伟大的、殊胜的使命将会成为阎浮提众生的菩提之船。

阴历八月十六晚上,师父叫出家人去大殿,此时传了师打响了风雷鼓。师父对大众师宣布了今年参加行脚的人员,比丘尼十人、式叉摩那尼七人、沙弥尼六人,一共二十三位出家汉。

比丘尼:意译为乞士女,指出家得度,受具足戒之女性。

式叉摩那尼:此云学法女,谓于二年中具学三法,一学根本,谓四重也;二学六法,谓羯磨所得者;三学行法,谓大比丘尼一切诸戒威仪也。

沙弥尼:此翻为息慈女,谓息恶行兹,息世染而慈济众生也;亦云勤策女;亦云求寂女,律仪者,十戒律诸威仪也。

出家人行二时头陀时必备的十八种物:三衣、钵、滤水囊、香炉、经、律、佛像、菩萨像、杨枝、澡豆、火燧(火柴)、刀子、镊子、绳床、瓶、坐具、手巾、锡杖。

师父为众弟子发了行脚时所应用的一些东西。行脚的背包里有睡床、睡袋、防雨所应用的塑料袋等物品。然后师父叫我们回寮房准备好东西,到大殿随时待命。

师父叫众弟子上车走时,时间大约是十二点半。此时天是阴的,下起了毛毛细雨。没想到在我们出发时,上天会为我们降甘露,为我们洒净,以甘露水为我们灌顶。坐在车上并不觉得冷,心里默默地持诵“大佛顶首楞严神咒”,不知啥时候在车上睡着了。

车一直开到去年我们行脚结束时过斋所停留的地方——庄河市肖泊村。雨水一阵大、一阵小,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护法居士为我们请了塑料袋。师父为行脚人员,每人发了两个白色的塑料袋,套在脚上,以免袜子潮湿。我们背好包,把一个大塑料袋套在背包和人的外面防雨。雨水落在地上,像小河似的涓涓而流。僧鞋渐渐湿了,我们依旧顶雨缓缓地行脚,边走边诵咒,行起脚来一点儿也不冷。

到了大连花园口工业园,高速公路的桥下停留下来。桥下有当地百姓的苞米皮子。我们把包放在苞米皮子上面,坐在小垫上休息。师父带领众弟子诵咒中之王两遍。

乞食开始,师父把我们共分为八个组,三人一组,其中有一组是两个人。传昌师、传悟师与传觉三人一组,在柏油路上还挺好走的,下了土道,就泥泞难行了。僧鞋上沾了泥,长衫和七衣上也是泥,衣服的底边已经湿了。为了行脚、托钵、乞食,再难走也得走。

第一家,大门关着,没有锁,传昌师叫门没人应。

第二家,大门口有一男施主在抖落稻草,问我们:“干什么的?”传昌师回答:“我们是路过此地的出家人,到你这儿来乞一点食。”男施主说:“没有饭,给你点儿苹果吧!”我们不能直接点要食物,哪怕是剩的饭也不行,否则不如法。传昌师叫传悟师把塑料袋放在地上,男施主把苹果放在塑料袋里。

第三家,女施主说:“没有饭,给你们一些钱吧!”我们说:“不要钱,持金钱戒。”女施主进屋取出一个梨,我伸手接过来这份供养。

第四家,女施主说:“没做饭,早上不吃饭。”

第五家,女施主说:“没有饭,给你们一些饼干吧!”说完回屋取出了六块饼干,传昌师用塑料袋接了过来。

第六家,女施主给了三个大苹果。

我问她:“几点了?”施主说:“九点十七分。”一听时间,从这家乞完,我们就往回走。

行脚在外,就怕雨天,道不好走。地上洼处有水,无论怎么加小心,还是溅了一身的泥,幸亏乞食时,雨停了。

我们回到休息的地方,师父和亲辉师她们已经回来了,还有亲澄师和传智师她们两组没有回来。乞回来的米饭倒在大盆里,有馒头、月饼、饼干之类的面食。护法居士把面食撕成小块,和米饭搅拌一起。有一当地的女施主,在家做了一盆米饭和一盆菜送来了,是新做的,正冒热气呢!随喜这份热心布施。过斋没有用钵布和钵刷,用的是两张白色的餐巾纸,既省事又卫生。斋后,刷牙,写日记。

过斋时,心里在想这一顿斋饭当中,包含着多少十方善男信女的乐善布施,包含着多少众生的施舍心。是十方诸佛菩萨的慈悲摄受,使传觉有幸能在日中一食的道场剃度出家,跟随恩师行持头陀行,持佛陀净戒,严持毗尼,低下心来去乞食,品尝一下出家行头陀是什么滋味。行持头陀行,离不开龙天护法菩萨的护持,也离不开护法居士的护持。这次护法居士共来九人,包括六位女居士,三位男居士。

传智师和传道师二位师兄,边行脚边捡路上众生的尸体,用方便铲把尸体掩埋,使其入土为安。

一时天变。过斋前后,天渐渐晴了,太阳出来了,可是说变阴,一会儿天就阴了。

下午,走到一个砖场,在路边休息。我们走的是二〇一国道,路上车很多,过横道时前后看,没有车时,我们就一起走过马路。双脚走得有点儿难受,右肩有点儿疼。大约是因为早上坐车右肩挨着窗户,从窗户口往车里灌风,使得肩膀好难受,但愿诸佛菩萨加持于弟子,让此次行脚圆满。

式叉摩那释传觉  跟随师父行头陀

不捉金钱佛子持  日中一食修梵行

施主舍钱咱不要  给点食物就知足

从砖场开始走,肩膀越来越疼,于是自己劝自己,“无论怎么疼也要坚持走下去。”到了碧流河,师父带领我们来到桥下。因为黑天,看不清河水。师父让我们在这儿休息一会儿,然后与亲澄师往北走,去看一看高速公路的桥下地势如何。师父回来后,叫大众师去高速公路的大桥下休息住宿。大众师把地上的石头捡一捡,清洁地上的卫生。师父给大众师安单,比丘尼在东边,依次第接着是式叉尼、沙弥尼。

楞严咒,今天诵了多少遍没有做记录。睡床铺地,人进入睡袋里,在睡之前诵咒,咒没诵完就睡着了。

高速公路桥下住  捡捡石头清洁地

大众安单依次第  咒没诵完进梦乡

第二天,八月十八

昨晚休息的地方,只有我们住宿的地方地面平整,正好让大众师和护法居士都能住下,北面则全是石头,这真是一个天然的“大地当炕,桥当被”。

半夜十二点多,师父叫大众师起来收拾好背包。准备走时,师父看表,才知道现在是一点。师父看时间起早了,就让大众在桥下打一会儿坐。后来一想,包都背好了,那就走吧!到前面再休息。

从碧流河大桥上走过,此桥全长一千一百米。大约一共走了八里地,过了平房桥,然后往北走几百米,停留下来。师父让大众师在这条路上休息。这条路东边是河,西边是稻田。在这儿休息时间挺长,头靠着背包睡着了。醒来时,身上好冷啊!此时天已经出完明相了。

今天的双肩又开始表演疼痛的节目,越走肩越疼。双手不断地活动背包,有时用双手拽背带,以便减轻包对肩膀的压力。这都是以前造业太多,今天就得还众生的债。

走到一家私人商店的前面,护法居士张维卓跟商店的店主打招呼,想在商店前的水泥地上休息一会儿,店主没有同意。往前不远,在一个三岔路口边休息了大约有二十分钟。师父告诉大众师,把包收拾好,一会儿就走了,还有十二里路。一听这话,无疑是给双肩一次最严峻的考验,休息一阵儿,双肩好多了。天也渐渐地晴了。

到了城子坦镇。这个城镇的街好长啊!车水马龙的大街,人声喧闹,流行歌曲夹杂着汽车的喇叭声,此起彼伏。我们低头走路,边诵咒中之王。这一路诵了七遍咒,双肩疼得我只能硬是咬紧牙关坚持走,这十二里地没有休息。一直走到王甸桥,在二〇一国道的南边,在地边放好包,身著灰色的长衫而搭七衣,托钵乞食。师父叫我们往村里的北边走。

今天乞食第一家,大门口有四个村民在剥苞米。传昌师说明来意。女施主说:“早上没做饭,没有。”我伸手扯了扯昌师的七衣,示意我们走吧!

第二家,传昌师叫我去乞食,跟施主说明来意。施主说:“有五毛钱给你吧!”我说:“不要钱,佛给我们制戒不准出家人摸钱。”施主进屋拿来两个馒头。传悟师叫我把钵放在地上,男施主把馒头放在钵里。

第三家,女施主从屋里往外看,没有出屋。

第四家,男施主说:“早上没做饭,没有。”

第五家,从屋里出来一位拄双拐的女施主,穿了一身小花睡衣。传昌师说明来意。女施主满脸不高兴地说:“我还说不上跟谁要哪,你们去别家要吧!……”我们被女施主给撵了。可怜的众生啊!

第六家,关着大门,女施主连门都没开,就撵我们走。

第七家和第八家,传昌师和传悟师去乞食。因为我去方便,这两家的情况不清楚,事后听她俩说,没乞着食。

我们三人回到王甸桥边。听师父说:“今天乞食被人给撵了出来……,当地老百姓很多人家都养着狗,所到之处狗汪汪乱叫……”。

过斋时,传觉面对着斋饭,心生惭愧啊!十方众生的供养来之不易啊!过斋时诵了一遍咒中之王。

斋后,太阳出来了,暖洋洋的。湛蓝的天空上,飘荡着朵朵白云,这是一幅天然的大图画,好庄严啊!

跟随师父行头陀  背包压肩疼难受

咬紧牙关闯难关  忍疼行脚需行力

今天上午双脚走得有点儿难受,最严重的是双肩,背包一压真是疼上加疼,而且肚子也难受,真是业障深重。

行脚行持头陀行  搭衣持钵去乞食

乞食众生种善根  修行梵行行头陀

末法时期行头陀  众生有的不理解

不舍食物撵你走  叫走就走心不恼

佛陀制戒佛子行  持佛谨戒行头陀

风餐露宿桥下住  睡得安稳佛加持

今天过斋风刮起  送来灰尘小礼物

钵里来个小众生  轻轻把它送出去

云散日出天气晴  日光菩萨送温暖

长途跋涉行头陀  竖立正法修梵行

风尘仆仆雨中行  诸佛菩萨摄受力

沙门释子行头陀  行脚需要金刚力

乞食必须心低下  贡高我慢要不得

百姓问觉干啥的  行脚到此乞食物

下午,我们从王甸桥一直走到栾甸桥。在桥上背着背包靠在桥栏杆上休息。

这段公路上,众生的尸体太多了,而且是鱼类,低下身来捡众生的尸体。在单屯桥上停留了几分钟,到了崔家窑村又在路边的路阶上休息,身上已经走出汗了。在此停留了一个多小时。当地百姓向师父请法。师父把带来的经书分发给众生,结个法缘。她们跟师父请教一些佛教方面的问题,师父为她们一一做了解答。

百姓伸手接法宝  心里欢喜面带笑

结个法缘种善根  机缘成熟得出家

从崔家窑村到曲屯桥,这段路上,双肩疼得越来越严重。于是自己劝自己一定要坚持,心里默默地念菩萨圣号,求菩萨加持。

晚上,我们在曲屯桥西,二〇一国道上安单住宿。因为这座桥坏了,在维修,路上堆了很多土,不让车通过,所有车辆到此,必须绕道而行。跟随师父行脚三年当中,只有今晚住的地方是最平整的一个安身之处。

睡床铺地,人进睡袋里,把大塑料袋盖在上面,以免露水打湿。三辆车成了我们安住的大墙。

今晚国道当床铺  天当被来睡好觉

听见鸡打鸣时醒  方便之后睡不着

等待大众师醒时,跟随大众师一起收拾好背包。

第三天,八月十九,天气多云,阴。

早起,塑料袋上面全是露水珠。收拾好背包,随众又开始了今天的行脚。昨天晚上睡得晚,今天走时已经出完明相了,边行脚边诵咒。经过赞子河桥、新开河桥,从一六六三公里碑开始走,到一六六七公里碑处休息。道东是大连嘉明制衣有限公司,公司里的人给我们送来一暖瓶的开水,听臧居士说,水是新烧的。

行脚三天天还阴  走时出汗身不冷

只是双肩太疼了  忍着疼痛行头陀

我们走到大连美德意制衣有限公司的大门口,居士跟公司老板去打招呼。老板很好说话,同意我们在大门口外休息,老板还供养一些矿泉水。师父为我们每人发了一瓶矿泉水,我们按次第把背包放在墙下。

八点四十多了,开始乞食,我们搭衣持钵站班。刚要走时,这家老板又供养了一些面食。

乞食第一家,传昌师说明来意,女施主说:“没做饭,没有。”

第二家,女施主说:“没有。”我们刚走几步,女施主把我们叫住,叫我们等一会儿,施主进屋拿了花生,对我们说:“没有饭,就将就吃点花生吧!垫垫肚。”传昌师把花生递给了传悟师。

第三家,屋里出来一位男施主,说:“没有饭,给几块月饼吧!”进屋取出了四块月饼。

第四家,屋里有人,在炕上倒着,脚抬得很高,在摇脚玩吧,人没出屋。

第五家,门口有一女施主在挑小菜,说:“没有饭。”

第六家,女施主给了三个大苹果,男施主给了六个虎皮梨,在树上现摘的。小施主是个男孩,从屋里跑出来,拿了三个硬糖三角放在传昌师的钵里。小施主说他家还有小食,在他跑回屋取小食的时候,我们离开了这家。

回到放包的地方,有当地百姓往我们这儿送矿泉水和月饼。这三天当中,今天月饼是最多的一天。听施主说这儿是皮口镇新海社区东宋屯。大约十点多过斋,一顿丰盛的斋饭,随喜布施者。斋后,刷牙。

今天上午行脚走得两条腿硬梆梆的,双肩疼痛难忍。脚疼,去乞食时,双腿有点儿不听使唤。背包压肩,扯得胳膊也疼。

我们来到一个养鱼池旁的路边休息。这儿有树荫遮阳光,今天中午阳光不足,西边是沼泽地,栽了很多杨树。有当地老百姓,前来向师父请法。

今天过斋之时有很多人在围观,看我们过斋。有人说:“这个人怎么把手指砍掉了。”另一个说:“那你就去问一问吧!……”听这话是指师父而说的,老百姓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

斋后休息的时候,护法居士在为我们烧开水喝。

护法居士心肠热  护持我们行头陀

休息时候烧开水  问寒问暖普护持

今天有点上火了  双目难受不爱睁

一心顶礼十方佛  面向西方拜小头

走到清水河大桥,看见河里有十几只仙鹤在水中自由自在地漫步,样子很清闲。河水浑浑浊浊,有的地方河床已经露出水面。我们只在桥上停留一会儿,就离开大桥。刚走不远,后面上来一辆黑色的轿车,有施主来供养两箱娃哈哈矿泉水。

我们在鑫鑫加油站休息,汽车的喇叭声震耳欲聋,车辆太多。师父为大众师一人发了一瓶矿泉水。从东烧村到这儿,已经走出六里地了。

此时天边晚霞出  太阳西下天将黑

师父一声令下走  大众一起背上包

依教奉行听师话  行持头陀立正法

晚上,在一块收割完的豆地里安住。地里有很多成行成行的小树,还有很多杂草。坐在小垫上,打开睡袋围在身上,塑料袋套在上面,身靠着背包,盘腿而睡,睡得安稳心无忧。醒时几点不知道,再也睡不着了。

晚上睡觉做一梦  口念大悲咒真言

六字真言口中出  众生见了都害怕

醒时嘴里还在念  地狱里的苦众生

看见传觉念真言  都在躲避因害怕

梦中就像洒净似  嘴里念咒手洒水

梦中说老父不会  用大悲咒的真言

式叉摩那觉会用  听见道上车在响

六道众生好辛苦  日日月月都在忙

忙忙碌碌何时息  离这儿不远地方

听见仙鹤在鸣叫  大约一个半小时

没有困意睡不着  又诵二遍楞严咒

今天走了三十一里地。

第四天,八月二十,天气晴

凌晨三点起,塑料袋里有水珠,睡袋也是湿的,仿佛整个空间,都是湿润不干爽,而且有丝丝的凉意。收拾好行装准备走。等大众师背好背包,师父说走,众弟子们依教奉行。走出几里地之后,到了一六八二公里碑那儿休息,休息大约有二十分钟。汽车的喇叭声打破了寂静的黑色长空。

一路经过连河制衣有限公司,来到一个水库。这个水库叫大高屯水库,公路就在水库中间。在桥上休息了几分钟。下面这一段路上,鱼的尸体有很多,不知啥因缘而亡。大众师捡了很多鱼。师父看鱼太多,让臧居士和郭居士去大众师的前面捡地上众生的尸体,休息时再把众生尸体掩埋。

我们来到一座桥上休息,此桥好长,大约一千多米,桥头立碑没有写字。当地百姓说,此桥叫大沙河桥。停留了几分钟。一路经过大连市供水公司引英四号管理站、大刘家派出所、花研食品厂。

在普兰店市大刘家镇中学前的柏油路上休息。师父在此地检查沙弥尼传通师的背包时,发现没带衣钵兜。师父问:“谁没带兜?”十三个小众中,只有传顿师、传了师、传湛师、传弘师四位带了衣钵兜。其余九位,包括我在内都没带。师父说:“回寺院没收衣钵兜。”没等离开这儿,师父又改变了主意说:“回寺院罚一星期大头,一天一千个大头。”

我们走到大连宝晶工艺品有限公司,在大墙外休息。上午到此走了不到二十二里。师父在这儿说:“不带衣钵兜的小尼,不罚大头了,一人背十斤水。”

今天乞食,师父叫我们三人跟亲仁师走。

亲仁师去第一家,叫我们去第二家。这家门口地上有一洼血水,柱子上拴了一头牛,圈里还有猪。我们没在这家乞食。《头陀行脚应知》第六十三条:“不在杀生场地与暴破险地用斋休息(屠宰家不行乞)。”

我们去另一家,说明来意。男施主进屋取钱,叫我们:“拿钱去卖店买些吃的东西。”我们没要钱,告诉他:“佛制戒与我们出家人不摸金钱。”

去下一家,女施主说,她家从外地刚搬过来,没有地。叫我们去别人家去要。

另一家,女施主给了三块月饼。

乞食的这个村叫大刘家镇华严村妙上屯。去乞食的时候,双腿不爱走。斋后,师父给我们被罚之人发矿泉水,给我发两大瓶、七小瓶矿泉水。这一下增加了七斤多重量。师父说:“这些水不准喝,少一瓶再加罚……。”我们走到一处杨树林休息。刚到这儿不一会儿,来了一个小型面包车。车里的一位男子问我们:“是不是大悲寺下院的?”有人回答说:“是大悲寺下院。”车上有人拍照。师父说:“不准拍照”。车上下来一个人,问:“祥师父在不在?”师父说:“不在。”此人上车就把车往回开走了。

中午树林里休息  风神送来小凉风

不速之客来二位  拍照问问上车走

今天中午,在老百姓的花生秧上晒睡袋和塑料袋。因为晚上过夜时,上天降甘露水,把这些东西都打湿了。我重新整理背包。头几天睡袋是竖着装进包的,今天中午把睡袋横着装进包,包里的空间反而大了,还能装下别的东西。

三年行脚没带兜  今天挨罚九瓶水

严厉师父哪里有  海城道源有严师

上妙下融师父严  网上有名严厉师

六道众生你不信  请来道源看一看

十方诸佛慈悲心  摄受弟子保平安

护法居士送开水  暖暖沙门释子心

这几句偈子写完,念给师父听,师父一听笑了。师父说:“传觉,你在宣传师父的严厉。”恩师虽然厉害,却有一颗悲愍于众生的大慈悲心。命运之神给传觉一个最严厉的师。这就是现实,想在道源寺剃度出家的女居士们,一定要经得起考验。恩师厉害,那是为了成就弟子的道业,弟子传觉领教过了。

中土难生,今已生。

佛法难闻,今已闻。

明师难遇,今已遇。

这都是弟子前世修来的福报……

上岭之后,这一段路是新铺的柏油路,道边没有里程碑了。到了杏树屯镇台子村,在此休息。上岭出了一身汗,休息一阵儿,反而有点冷了,此时太阳西下,天渐渐地黑了。到了杏树屯镇中国石油加油站休息一会儿。

有时走得太累了 不免起了点烦恼

抬头仰望宇宙间 虚空无边那有觉

铁手观音空中现 安抚弟子烦恼心

道心不坚缺心行 不配做个出家汉

晚上,在当地老百姓的田地里住,睡床铺地,打开睡袋,人进入睡袋里面,拉链一拉,展开大塑料袋,盖在身上。由于行走太累,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天当被来地当床 日月星辰是明灯

露天安单出家汉 山河大地代传情

第五天,八月二十一,天气阴,雨

凌晨两点半,师父叫醒了大众师。塑料袋上有露水珠,睡袋有的地方也湿了,睡床上面有土,是晚上睡觉时弄脏的。收拾好行装,背上包。在离开这儿之前,师父检查有没有丢失东西在地上,我们所应用的一切物品都是十方善男信女所供养的,来之不易,应该珍惜。

到公路上,刚走不远,上天降起了甘露水。师父叫众弟子把塑料袋拿出来防雨。师父又给弟子们每人发了两个小塑料袋,套在脚上防雨。僧鞋渐渐地湿了,因为不断地行走,塑料袋磨漏了,袜子也湿了。走到一座桥上,师父说:“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前面可能没有休息的地方。”

行脚在外怕下雨  雨淋鞋湿太遭罪

沙门释子雨中行  顶风冒雨行头陀

心起烦恼嫌包沉  不配做个释迦孙

起心动念全是错  弟子向师求忏悔

行脚就是练行力

我们到了华家屯镇,从家具大楼中间走过去,楼里没有人。路挺宽,汽车也能开过去。在这个镇的加油站,师父叫我们被罚的小众,把矿泉水拿出去,惩罚终于解除了。师父看见传觉从背包里拿出这些矿泉水,问我:“别人拿出一瓶水,你怎么还这么多?”我只是摇一摇头,没有回答,因为背包压得双肩太疼了,累得胳膊有点儿不敢动弹了,前胸里面像岔气似地,话都不想说。师父把我们这些挨罚之人叫到一起,说:“我们行头陀,就是持戒,行脚就是行苦行。出家人哪有不带衣钵兜的?你们不持戒,怎么行头陀?戒行不清净。”师父语重心长,说了很多,我们跪在地上,静静地听师父慈悲的教化。

走到新开河,河上这座桥叫杨家店桥。河里的沙子特别地多,河水清澈见底,河水很浅,背包靠着桥栏杆上休息了一阵儿。

经过杨店西桥,来到金州区华家屯镇杨家屯村一座破旧的二层教学楼。背包放在二楼,楼梯又窄又陡,有二十层台阶。休息一会儿,师父告诉众弟子搭衣乞食。

传昌师、传悟师和传觉一组。我们三人刚走不远,传了师从后面追了上来。

第一家,传昌师说明来意。女施主说:“没有。”撵我们走。

第二家,刚到大门口,第一家的女施主说:“你们别进去了。”

第三家,有二位女施主在门口摘花生。此时,外面有人推小车到了门口过来。女施主对着推小车的人说:“你进屋取大饼子给她们。”那位年老的女施主对我们说:“你们不干活吗?怎么不找点活干。”我们没有回答她的问话。可是我的心已经做了回答:“我们在寺院所干的活,让你看了眼晕。”这是心里话,嘴上并没有说出来。此时,男施主取了两个大饼子,我们四人每人分得半块饼子。

第四家,传悟师刚敲门,还没有说话,男施主门帘一掀,手一挥叫我们走。

第五家,女施主说她信主,我们一听就走了。

第六家,施主说:“没有。”口气很硬。

第七家,男施主伸手从兜里掏出二元钱。我们告诉他:“我们持佛戒,不要钱。”男施主说,家里只有他和孩子两个人,叫我们去别家要。

第八家,屋里有一小女孩,说家里没有男人。看样子,老百姓把我们当成大僧师父了。

第九家,门口有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施主在摘花生。说明来意之后,女施主进院跟她父母说明此事。有一老年男施主从院子里骑着摩托车到我与传了师跟前说:“要什么要,没啥玩意吃呢!”此人说话时满脸怒气。

回到放包的地方,师父与大众师都已经回来坐好了位置。本以为今天下雨,乞食能好乞。听师父和大众师说,她们今天也不好乞食,有的也被撵了出来。

我们在学校的院子里过斋,展上钵之后,毛毛细雨掉进了钵里。当我们过斋时雨却停了。刚过完斋还没来得及洗钵,又下起了雨。洗完钵雨点更加大了。我们在雨中结斋回向。这是上天给出家人的一份厚礼。衣服被雨淋湿。师父看见天降甘露,就叫护法居士在车里过斋。

我们在学校过斋,是护法居士跟校方打招呼之后,校方同意,我们才进的屋,因为天在下雨。在我们要走之时,来了一辆白车,开车之人是位上了年纪的老者。此人来了之后就撵我们,叫我们走。也不知道,此人和这学校是啥关系。

我们从学校出来,站在公路上,这才看见背面有座教堂。此时明白了,这个村的村民信主的人多。

我们来到一个加油站,大众师行方便。

这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手里拎着饼和大果子,要把手里的食物给出家人。护法居士告诉他:“我们过完斋了。”这个人精神有点不正常,是一位老年男子,长了很多的胡子。他用手比划喝水,护法居士给了他一瓶矿泉水,他伸手接了过去。这个人在华家屯镇的加油站,我们就看见了此人。当时,师父让臧居士给了他一瓶矿泉水,此人把矿泉水给扔掉了。两个加油站,中间有八里地,我们走到这儿,他居然也在这儿出现了。他穿了一件棉袄,头上戴了一顶帽子,他嘴里说什么话我听不清楚。加油站的人撵他走。

下午,从一七〇七公里碑开始走,在一座不知名的桥上休息了一会儿。又行走了几里地之后,师父让众弟子在一个空地上休息。这儿挺平整的,边上还有松树。把彩条苫布铺在地,师父让大众师背靠背休息。上天正下着小雨,我把大塑料袋套在人和背包上,然后写日记。我们休息地的西边就是大连市自来水集团有限公司大皇庄分公司,原来这个村叫大皇庄村。师父和亲辉师背着衣钵走了,师父去给众弟子找住宿的地方。

从大皇庄村出发,下面是一段慢上坡,我们走到东风桥口后,在此休息。

过了三岔道口,就是一七一二公里碑。经过大连宝顺天线有限公司,到了亮甲店桥。我们在桥上休息,师父去桥下查看地形。今晚就在桥下安单住宿。护法居士与老百姓打招呼,用她们的苞米杆铺地,老百姓同意了,一共铺了三趟苞米杆。天渐渐地黑了下来,且阴得厉害。听师父说:“今晚有雨。”听见师父在此桥下小声地唱钟偈。把大苫布铺在苞米秆的上面,打开睡床铺在苫布上面,人进入睡袋里面,头枕着坐垫,戴上小观音斗。桥上来往的车辆很多,汽车在为我们这些出家汉伴奏,随着汽车的喇叭声进入了梦乡。

百姓苞米秆当床  水泥桥当被来盖

汽车隆隆而伴奏  枕着坐垫进梦乡

半夜一点多钟,有几个人在收拾背包。师父说:“才一点,谁让你们收拾这么早的背包?”此时的传觉,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十遍楞严普回向  同证共成佛

第六天,八月二十二,天气阴,小雨。

凌晨四点起来,收拾东西装好包,把老百姓的苞米秆送回原处,把地上的苞米叶子一一捡起,一切收拾好。出发时是四点四十八分,从一七一二公里碑五百米处走,经过亮甲店桥,到了季家屯汽车活塞厂。护法居士跟门卫的人打招呼,门卫的人同意我们在大门口休息。

八里地之后,开始上坡。走到一座桥上,桥边写着“毛主席万岁”五个大字。桥上是铁丝网,桥下是铁路。过了桥,路边有长方形水泥墩。师父叫众弟子,两个人一个水泥墩,就地休息。早起没等我们行走,上天就在下小雨,大众师把塑料袋套在人和背包的外面。到今天为止,行脚六天,下了三天雨,我们顶雨而行脚。

走到一道岭上,岭上有金富涂料厂,路边有加油站。在加油站方便休息,道路两边当地老百姓栽了很多的桃树。这个岭有四里多地,好长的一个岭。

接着我们来到金州区陈家村乞食。

第一家,传昌师说明来意。女施主说,她从金州刚回来,什么吃的也没有。

第二家,屋里有人往外看一看,没有人出屋。

我们到了第三家,从第二家跑出来一个十多岁的男孩,看我们是干什么的?第三家的男施主往车上装废铁,没搭理我们。

第四家的房门开着,没有人应声。

第五家,女施主在洗衣服,抬头看一看,继续洗衣服。

第六家,一个小女孩来开门,女孩的母亲给了两个大饼子。

第七家,女施主在院子里,蹲在地上边吃东西边喂猫。说明来意,女施主给了两个圆形小面包。

第八家,女施主说没有,叫我们去别的家去要。

第九家,出来一位男施主,说明来意之后。男施主回屋后,有一位女施主端来一大碗的饺子,问她:“是否荤的?”女施主说:“是荤的。”我们没有要。

这时,正好师父从北面过来,和师父一起往回走。路南有一家,师父问我们乞没乞着食?我们回答:“乞着了。”师父说:“你们往回走吧!”师父去那家乞食去了。

过斋时,天还是阴。我们刚过完斋,上天下起了小雨。谷红的母亲说:“老天不公平,师父们过完斋,天就下雨”。居士顶小雨过斋,下了一会儿雨停了。昨天居士在车里过斋,吕凤芹和张维卓大概没吃饱,因为她们过斋晚点了。

今天上午行脚十七里地,咒中之王诵十遍,诵咒功德普回向。左脚的僧鞋和袜子是湿的,过斋时,把小垫都给润湿了。

昨天晚上抱苞米秆时,手腕划破出血都不知道,血已经把衣袖口染脏了。出完明相之后,才看见血迹。

下午,走出二百米之后,就是一七二〇公里碑。上天从我们开始走,就降毛毛雨,在为我们洒净洗尘。吕凤芹把出家人的塑料袋一一拿出来,又给大众师一一披上。这是一个慢上坡。到了岭上,雨点越下越密。岭上有花岗岩石子矿粉厂。

雨中漫步行头陀  毛毛细雨从天降

上天洒净行脚僧  护法居士普护持

行脚赶上下雨天  鞋湿袜湿脚上凉

背起大包行头陀  觉得难处谁人知

世俗间的老百姓  怎知出家汉的难

我们到了大连市金州区二十里堡镇敬老院,有当地老百姓前来向师父请法。

风神送来小凉风  小雨凉风迎秋月

溯源杂志拿几本  结缘当地老百姓

下午四点,我们走到大窑湾高速公路的路口。这儿有中国石油加油站,大众师在此休息。在到加油站之前,过十字路口时,传觉犯了一个大错误。看见传顿师和传昌师不走,我对她们说:“你们不走,我走。”当时忘记了红灯停绿灯走的规矩,一时糊涂闯了红灯,在此弟子向师父求忏悔。到了这个加油站,传昌师对我说:“闯红灯,汽车压死白压。”她的善意谏劝,就是以后不要闯红灯,一念之差险些铸成大错。

雨点泥点落身上  衣裤鞋袜全脏了

又湿又潮太难受  行脚乞食就这样

冷暖自知修苦行  行持头陀持佛戒

天上下雨地上流  师叫弟子行头陀

依教奉行尊重师  顶雨行脚苦中乐

没到五点,我们来到了高速公路的桥下面。这儿虽然三面通风,不过能避雨。雨天能有一个这样的安身之处,知足了。

上午行脚正走时  后面上来一辆车 

是辆黑色小轿车  不速之客在拍照

行脚有人总跟着  暗中拍照没好意

明人不做这种事  不知此人的来历

雨天行脚真遭罪  背包压肩酸又疼

走到哪里背到哪  行持头陀苦行僧

行脚就是背包走  乞食百姓种善根

佛陀制戒为佛子  要想成佛行头陀

心不苦来成佛快  戒行苦行修梵行

大苫布的北面绑在铁丝网上,东边搭在车上,南面底边用大石头压住,里面用木棒支起来,西面是门,这就是我们今晚的房子。比丘尼在西边,师父在门口,依次第而安单,中间是式叉尼,里边是沙弥尼。这地方桥没建完,有干活的民工。护法居士跟民工借来几个木棒,绑线是民工拿来的。众位护法居士齐心合力搭起了帐篷。这儿是路边,来往的车辆太多了,噪音很大,要不是累了,根本就睡不着。

二位居士,把自己带来的防雨布给师父拿了出来,师父叫大众师用。二位跟师父说,打算在地上过夜,但是没有机会。几位男居士晚上在车里住宿。

上午走了十六里  一天行脚三十三

高速公路桥下住  安身之处有着落

苫布避雨和遮风  式叉摩那觉知足

护法居士齐动手  苫布一会就搭好

两个民工来帮忙  木棒拿来支苫布

绑线苫布拴铁网  福也培了做功德

简易苫布房里住  行脚住宿是宝屋

两个民工送来一暖瓶开水。

大约睡到一点半  醒了再也睡不着

第七天,八月二十三,天气阴,毛毛雨

大众师开始收拾行装,拆除简易的房子。一切收拾好,出发时三点,天降毛毛雨。

到了一七二九公里碑,这儿是钟家加油站,大众师在此休息了一会儿。走到夏子家桥,靠着背包休息。从这儿开始,左边是山,右边是河,公路就是绕河而修的。我们摸黑绕河而走。道路两边是铁栏杆,以防车辆出事。到一七三二公里碑休息一阵儿。经过响水寺桥,此桥破损不堪。下岭到一七三三公里碑,不远处是乡村饭庄,至六百米处河止。我们从火车道桥下过去,正好一列火车开过来,鸣响了长笛。

我们走到大连鸣宇时装有限公司时,已经走出十三里地了。此时,传觉的双肩疼痛难忍。现在是六点半,又一列火车驶过。

在金州市内的路边休息,师父叫众弟子身靠背包,脸朝北坐在小垫上休息一会。十分钟之后离开这儿,穿过大街走人行道。这一段路走得很快,有点儿像急行军,步伐慢的话,就跟不上了。到了一处转盘中间的花坛边休息,听传弥师说:“这儿叫向应广场。”她以前来金州市住过。师父叫众弟子脸对脸地坐在小垫上休息。这儿围观的人太多了,于是我们就赶紧离开了。走到售楼处,居士上前打招呼,老板同意我们在此处休息。

师父今天没有去乞食,亲密师又给师父护戒,师父叫我们一组一栋楼房地乞食。

第一家,我们在窗外,传昌师说明来意之后,女施主打开窗户。正打窗户时,居士过来录像,女施主看见了居士,对居士说:“不要录。”居士说:“我不录你。”女施主解开了系在把手上的绳子,女施主又连说两遍:“不要录。”居士说:“我只录你手。”女施主从窗户口用勺挖饭,放到我们三人的钵里。在我持钵接饭的一刹那,心里头很不得劲。窗户上有铁栏杆,火宅里的众生是否对我们有些害怕?当今的社会上,佛教里有很多出家人去老百姓那要钱,有的老百姓真假难辨,心里有些害怕上当受骗。

第二家,我去敲门,说明来意。门没有开,里面的人说什么话,没听清。

第三家,传悟师敲门,里面的人,撵我们走,门没有开。

今天乞食,大众师差不多都这样,因为二楼不能去,只能在一楼乞食。回到放包的地方,有一位女施主对我们说,她家有饭,供养了一些米饭。有的施主往这儿送水果和其他食物。这家售楼处老板送来一些面包。师父看面包上有奶油,叫他拿回去了,因为有奶油的面包不如法。

此时上天还是阴。

师父在我们乞食前,告诉大众师说:“今天舍食,不过斋,大家该吃多少就吃多少,不要看我。”传界师跟师父说:“师父不过斋,我也不过斋,舍食。”师父说传界师:“你能教化弟子,度众生,你可以舍食,不过斋。”

今天过斋的时候,心里很不得劲。是因为师父没过斋,还是围观的人太多?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老百姓当中有人说:“佛当年吃一食,是因为印度太热,要来的饭吃不了,剩下的就馊了,所以吃一顿饭。”

有人回答:“不是这样,无论在哪都是一顿饭,不分冷热。”

后面这人话说得很对。我们这些出家汉,住在中国的东北,无论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我们都是持日中一食。佛陀在世时是一食,佛陀涅槃后,教戒弟子们持的也是日中一食,这是佛陀给众弟子留下的戒。作为一个释迦族的子孙,都应该持日中一食,不捉金钱,遵守佛戒,行持头陀。

老百姓当中说啥的都有。

吕凤芹对围观的老百姓说:“到这来的同志们,你们当中,谁想吃饭的,就和我们一起过斋吧!结个善缘,这饭菜是十方众生的供养,谁吃就坐下来一起吃顿斋饭。”有几个人坐下来和吕凤芹她们一起过一堂斋。今天往这儿送供养的很多,剩下的食物给围观的百姓结个善缘,街对面是金州区公安消防大队。

斋后,在道边排水井处刷牙。

阎浮提的苦众生,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们道源寺的尼众,在寺院里几乎天天与大石头打交道。在世间人的眼里,我们这些出家汉一天到晚只是诵诵经咒。过斋之时,有的老百姓就这么说,他不了解我们的根底,顺嘴就说。

大约走了二里地,我们来到大连源丰木业有限公司的大门外,在道路边休息。地上有柏树,长的又矮又小,绿色的叶子。我看倒有点儿像松树,大概也属于风景树的种类吧!

我们行脚走大街  护法居士前后忙

不让男人靠近咱  护前护后首尾连

横穿马路左右看  一队变成二队过

过去二队变一队  首尾照应一家人

行脚背包街上走  低头走路默背咒

前面停下不知道  你撞我来我碰她

双眼难受上了火  身体感觉非常热

上午楞严诵十遍  普皆回向极乐国

观音菩萨慈悲心  安慰弟子烦恼心

觉的烦恼从哪起  背包累得前胸疼

有时累得胳膊疼  想拽背包没有劲

中午上天开了晴  云散日出暖融融

居士送来白开水  护持行脚出家汉

行脚至此停一阵  歇歇肩膀歇歇腿

肩膀疼痛脚难受  苦行头陀遭点罪

汽车摩托隆隆响  城市交通就这样

喇叭叫来人喧闹  何时息来何时休

阎浮提的苦众生  但愿你们早皈依!!!

山沟里的道源寺  清清净净世难比

与繁华的城市来相比,真是两个世界的天地。

世俗间的老百姓  花红柳绿身上穿

道源寺的出家汉  浑身上下一身素

世俗间的娑婆界  道源寺是清凉界

虽然都在地球上  天壤之别两世界

金州街道车太多  汽车喇叭噪音大

大山里的出家汉  清净无比世难找

清净尼僧哪里有  海城道源寺里寻

不捉金钱持佛戒  兜里空空无担忧

十方供养食无缺  持佛禁戒共成佛

佛陀制戒戒弟子  以戒为师戒为首

下午三点,天又阴。又来了几位居士,见到师父面带笑容,趴在地上就磕头。几位居士来请法,师父讲法与他们听。

四点多钟从大连源丰木业有限公司向前继续走。一里地之后是公路界,公里碑上写的是“甘井子一七〇三.一三三”。从这开始我们就是在二〇二国道上行脚了!这一段路,师父走得太快了。

师父大步流星走  弟子紧跟在其后

累得前胸要撕开  头陀行是真难行

路灯已亮照行人  行持头陀解脱路

我们走到大连市天台石业技术开发区,在这儿的路边休息一会儿。在路南上了一个陡坡,上面挺平,地势高。站得高,看得远,国道上的路灯,尽收眼帘。路灯好亮,地方是不错,可惜是阴天。愿诸佛菩萨加持,但愿晚上不会下雨。

护法居士告诉师父,这儿有一个枯井,大约有十米多深,晚上起夜加小心。

今天行脚走了三十八里地。

蓝天当被地当床  野外安单住露天

脱掉脏袜换净袜  倒下就是睡不着

行脚走时脚好疼  脱袜看脚没有泡

睡不着觉诵咒中之王。离我们不远有房子,有二个男人在说话。我伸手碰传了师,叫她注意。传了师也睡不着觉在写日记。传弥师睡着之后,在说梦话:“啊!行,转个弯朝上走,接上了。”我与传了师听见传弥师说梦话,忍不住相视一笑。

睡床铺地,打开睡袋,塑料袋放在我与传顿师的背包上。心里想拜八十八佛,刚拜了四个小头,比丘尼师父那儿有人在动。怕惊动大众师,不拜了,倒下入睡。也不知道,睡时是几点。

睡觉做了一个梦,梦见曹群的耳朵好大啊!真像诸佛菩萨耳朵。

第八天,八月二十四,天气阴。

凌晨三点十分起来,睡袋上全是露水,收拾背包走时,大约四点了。

开始行脚就下一个小陡坡,路边的公路碑是一七〇六公里。这一段路上,全开着路灯,我们行走很方便。早起腰疼。 

到了一七〇八号公里碑,路灯全灭了。

我们走过一七〇九号公里碑,有一个水泥桥,我们小众的背包靠在水泥桥上休息。大戒师父们,一人一个水泥墩,背包放上面休息。此时已走出六里地,咒中之王背完六遍了。这儿的路灯还亮着。

过了一七一〇公里碑,到了水泥桥的上面,背包靠着水泥桥上休息,下面则是高速公路。重载的大型车,经过桥时,桥身有点发颤。到这儿第九遍咒中之王背完。桥上面有铁丝网。

过了桥就是大连结核病医院,经过后盐收费站,公里碑是一七一一,这儿有长城石油加油站,在此路边休息。此时六点半已过,道路中央的上空,大铁架子相连接,上面写着“大连陆港”四个大字。第十一遍咒中之王已背完。中国最有名的海滨大都市展现在眼前,我们从这儿开始进入市区。

此时太阳高高挂  照耀大地与万物

万物生长靠太阳  苦海众生靠法乳

下面这几里走得好快,双肩又酸又疼,累得前胸里面好疼。到了大连市中国武警消防特勤大队,在此处背包靠着铁栏杆休息。来了几个武警,供养两箱“康师傅”矿泉水。几个武警向师父请法,临走之时,武警双手合十礼,对我们说:“一路顺利。”

我们来到大连的民悦广场,里面有水泥台。由于双肩疼,想早点放包休息,叫传顿师往里走。我的包刚放下,师父说:“谁让你们往里走。”我们这些小众都到前面把背包和大戒师放在一起。师父叫传觉,从我这儿开始把包放在师父对面而放,师父叫大众师把小垫拿出,放垫而坐,在此处休息。自私自利的我,在此向师父真诚忏悔。居士让两个女儿,帮师父接包。小女孩说:“接不动。”居士说:“能接多少接多少。”小女孩双手接包,看样子很费力。临走跟师父说:“师父我走了。”师父说:“好好念书,愿你们有个好身体。”

我们搭衣站班。刚站好班,大连的市民就送来了供养。市民把馒头放进每个人的钵里。师父说乞食,一组一栋楼。

走了几栋楼,一楼都是做买卖的,二楼不能去,只好往里走。

第一家,传昌师说明来意,女施主撵我们走。

第二家,出来一老者,说明来意。老施主说:“儿媳妇不在家,你们去别家要吧。”

第三家,女施主打开房门,没等传悟师说话,看一看就把门关上了。

第四家,出来一位没穿上衣的男施主。打开房门,对我们说:“去去。”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样子很凶。

第五家,门没开,就听见屋里的人,在撵我们走。

第六家,年老的施主给了一碗米饭,年轻的施主给了一些花生。

第七家,打开门看看,就关上门,是位男施主。

跟居士一起来的那位男居士,告诉我们那幢楼的一楼有人家,所以说我们走得远了。师父看见我们回来,有点儿着急,因为师父和大众师父们都已坐好,就等着我们过斋。师父对我说:“怎么回来这么晚?”我抬头看看师父,没有说话,拿小垫放到地上,坐在小垫上展钵。师父说:“传觉,把雨布卷好。”还没等我去卷布,传智师站起身把雨布卷好,回到原位。

念完供养之后,等亲益师出完食,放好佛手,看师父端钵,我们再端钵。当传觉端起钵之时,双眼看着钵里的食物,心生惭愧。这钵里装的是什么?

钵里装的是师父持佛戒而感召来的十方众生的供养,是师父的德。

是因为师父慈悲仁德而感召的供养,这是十方众生心的布施与供养。

如果我们自己去托钵乞食的话,恐怕我们天天都得挨饿。

传觉钵里装的是师父的忍辱负重、教化弟子的功德。

师父,弟子钵里装的是您的金刚行力,弟子比不了您的行力。

传觉钵里装的是师父持佛陀谨戒的戒行。

传觉钵里装的是师父严持毗尼的威德。

传觉钵里装的是师父日夜操劳的心血。

师父,弟子的心已经在流泪。今天过斋,围观的人特别多,弟子只得把惭愧的泪流在心里,不让它外泄,以免六道众生不明事理,而造口业。弟子是以一颗忏悔的心、加惭愧心,吃了一顿非常丰盛的十方众生供养的斋饭,这也是弟子一顿内疚的斋饭。今天吃得少。斋后,在排水道处刷牙。

我们到了民悦广场,坐下一会儿,大连市公安局的人就来检查证件。师父拿出有关道源寺的证明,公安局的人看了之后,问师父:“你们有吃的吗?”师父说:“今天有供斋的,有吃的。”公安局的人,对围观的市民说:“你们不要看,人家是修行,回家取点吃的给送来。”人声鼎沸,喧喧闹闹,这是过斋之前的事。

在我们过斋的前前后后,大连市的市民,送来了很多的水果和主食,还有新做的素菜。热心肠的市民,热气腾腾的斋饭,这是十方众生心灵的施舍,心的供养,心的布施。市民供养大众师一人一条白手巾,这手巾象征着市民的清净心。有很多市民和吕凤芹她们一起过斋。

繁华的大都市,二十四小时汽车不间断地在马路上奔驰。有的是为国家而忙,有的是为个人而忙,日日、月月、年年都在忙碌着。汽车风驰电掣的隆隆声,喇叭的欢叫声,此起彼伏,噪音特大,何时息啊!汽车的隆隆声,常常伴随着我们这些出家汉而行脚,在这儿看不到在道源寺才特有的那种宁静安谥与祥和了。

过斋的斋饭,今天由大连市的徐明松居士供斋,有枣泥豆饭、罗汉菜、油炸丸子等等。再加上市民的供养,花样繁多、丰富多彩。随喜十方善男信女的乐善布施。市民有的来了,见到师父,跪在地上就磕头,也有的来向师父请法。

斋后,有几位市民和护法居士前后左右的护持我们行脚。当我们过马路的时候,大连市的交通警把过往的车辆拦住,让我们这些出家汉先过。护法居士双手合十,表示感谢。我们来到了大连北市汽车城南面的杨树林里休息。这一段路,走了一身的汗。在这儿写日记,晒睡袋。

民悦广场一顿斋  十方众生送供养

主食副食水果全  还有居士的供斋

非常丰盛的斋饭  过斋生起惭愧心

弟子无德乞食难  师父仁德而供养

弟子内疚而流泪 

每人一条白手巾  象征市民清净心

供养师父新衬衣  师说身穿而不缺

大连市的市民看见我们不了解我们,有人说:“少林寺的和尚。”师父说:“我们是大悲寺的下院,妙祥僧团的弟子。”在树林休息时,有大连市民来请法,师父讲法与她们听。有一位居士没经师父允许就拍照,被师父训了一顿。这位居士心有烦恼,后来哭了。还有市民往这儿送矿泉水。

下午一点多钟,上天开始阴天了。这儿来了一只小白猫,此猫一身白色的毛,脖子上有两个小铃铛,用爪挠树皮,上树,自己玩得挺开心。

刚到树林中间的小道,就看见一具狗的尸体躺在地上,惨不忍睹,不知是啥因缘而亡。可怜的众生!传智师和传道师把众生掩埋,入土为安。我们就在这个小道上休息。此道由东向西延长,道中间是红色的长方形地砖,两边是路基石。红砖铺地,有十七块那么宽,延长到马路边。杨树的下面长了很多的毛毛草,地是黄土地。

下午四点多钟,从树林里开始行脚。大街上车多,人多,全靠市民和护法居士普护持,身上出了一身汗。在一个道口,三辆车相撞,这是城市车多的弊病。我们来到山东路华南广场一栋楼房下的水磨石上休息。此时,夜幕下垂,路灯已亮。市民好奇,前来围观。在这儿休息大约四十多分钟。

天天行脚背包走  汽车喇叭震耳根

想起山里道源寺  宁静安谥好自在

百年三万六千日  不如僧家半日闲

阎浮提的苦众生  皈依我佛发菩提

繁华都市人喧哗  说长论短出家汉

耳畔常听汽车响  供养默念观世音

大楼下面坐一会  拿起笔来写日记

对面诊所行方便  有一男人来碰觉

人家看觉像大僧  弟子向佛求忏悔

有一位市民,是耶稣的信徒,到这儿宣传信主。此人是女众,嘴里说话很快。她信她的主,我信我的佛陀。戒行、苦行、梵行集于一身的释迦佛。

要走的时候,有市民供养一人一瓶矿泉水,师父给众弟子发到手。过马路时,有时一队变二队,有时一队变四队,过去之后还是一队而行。到了天风证券的大楼下,师父叫我们面对面,背靠背包而坐。大连市公安局分局的人来查证件。一切吉祥如意,诸佛菩萨保平安。

有人问师父:“你们为什么要背包这么走呢?”师父说:“为了持佛戒,行头陀,行脚。”市民问:“你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师父说:“成佛。”市民问:“佛在哪儿?”师父说:“在心田。”市民问:“什么叫心田?”师父说:“就是心里。”

公安局的人问师父:“晚上你们在这儿住吗?”师父说:“不一定,我们当中有二人出去了,等她们回来才能做决定。”

市民问:“你们一天吃几顿饭?”师父说:“吃一顿饭,日中一食,这是佛戒。”市民问:“你们不饿吗?”师父说:“出家前,我有胃病,出家后,我的胃病好了。一天一顿饭,不饿。”

师父昨天没过斋,四十八小时,吃一顿斋饭,背大包行脚,昨天走了三十八里地,师父的身体能受得了吗?李杰居士和谷红的母亲也没有吃,二位护法不容易。

市民说:“那人少一个手指头。”(指师父说)

李杰居士说:“燃指供佛了。”

有一位市民前来送矿泉水,是位男居士。晚上十点,有二位女众送来大枣和柿子。师父告诉市民,下午和晚上我们不吃东西。二人问师父:“为什么不收食物?”师父说:“我们一天就吃一顿饭,晚上不能与食物共宿,手也不能碰。”

徐明松居士发心雇了两辆车,一辆白车,一辆红车,再加上我们的车,今晚变成了我们安住的大墙,保护伞。

天当被来地当床  几辆汽车砌成墙

大楼底下来睡觉  倒下大约十一点

苫布铺在地面上  打开睡床挨着师

敞开睡袋盖身上  观音斗戴觉头上

睡不着觉有幻觉,耳边响起呐喊声,快跑、加油、快跑、加油,仿佛学生在开运动会。这一切也许是幻想,大概不是在做梦。半夜之时,根本就没有人开什么运动会,几点睡着不知道。

第九天,早起问师父,才知道睡了不到二个小时的觉。第八天是睡觉最少的一天。

第九天,八月二十五,天气阴,小雨。

晚上阴天,没下露,早起查看睡袋,挺干爽。凌晨一点二十起,收拾睡袋和睡床,上天降了一阵大雨点。害怕东西淋湿了,急急忙忙收拾好背包。出发时大约二点钟。

师父说:“走!”大众师背上包。师父在走之前清点人数,二十一位出家汉,开始了今天的行脚。夜晚行脚不影响交通,而且走得太快,身上出了汗。从友谊桥上走,此桥大约有三、四里地长。街上的脏水井,有的没有盖,有的塌方。居士为了护持我们行头陀行,就在井边怕我们掉下去。一路上仿佛急行军似的。到了大连市第二人民医院,我们在路北人行道上休息大约十多分钟。

上天又降零星小雨,下面这一段路还是急行军,双脚和双肩由于走得急,又酸又痛,好生难受。心里真盼着停下来多休息一阵儿,无奈只得随众而行脚。虽然式叉尼不在僧数,可是这么一走,倒变成了苦行式叉尼。走到一处路边立着五个旗杆的地方,此地宽阔,无人干扰,在此处休息。天上漆黑一片,路上没有路灯,护法居士变成了指路明灯,站在坏的脏水井边。走到这儿诵完了六遍咒中之王,此时居士送亲慈师已经赶了回来,这儿叫泡崖子。

五根钢管立道边  红旗在上空中飘

行脚急行双脚疼  背包压肩酸又痛

心里真想多休息  日记没完又开走

明相已出,大约走了三、四里地,路边有小墙台,正好能够坐着,像凳子那么高。十遍咒中之王已背完。只在此停留了几分钟。师父说:“小众把包沾上了水,不爱惜常住物。”这儿叫辛寨子。

我们走到大连市散打训练基地,大连银龙全威武术馆。护法居士上前打招呼,我们在此休息。从这儿走时是六点四十分。从早上二点走到现在,路上没有盖的脏水井太多了!想不到海滨大都市的大连,居然也有危险之地,那就是无盖脏水井。

走到大连龙丰集团,在此地路边休息。

一路行脚一路写  拿起笔来写日记

有的写的不顺嘴  用错字了文化浅

师父叫觉拿大铲  传智师她不愿给

师父伸手拿过来  交给弟子释传觉

传觉伸手接大铲  掩埋众生土为安

这儿有梧桐树,绿宝塔似的柏树,不知名的树开着黄花,树下有绿色的草坪。

我们到了一三五号公里碑。这儿有中国石油加油站。在这儿挖土掩埋众生的尸体。时间马上就八点半了。

从加油站到由家村的山门,走出了一里地,山门上写着由家村东南山,这个山门叫裕和门。从山门到村里的泽远宫有二里地之远。这座宫是个八角形,有四层,尖顶房屋,铝合金门窗。背包放在屋檐下,搭衣持钵,开始了今天的乞食。在乞食之前,师父说:“这儿有寺院,你们看见出家人要打问讯。”

传昌师、传觉和传悟师,我们三人一起去托钵乞食。

第一家,传昌师说明来意。女施主说:“没有,如果你们中午来,赶上吃饭时候行。”

第二家,屋里有个小女孩说:“大人不在家。”

第三家,女施主给了一个大饼子。

第四家,女施主,一扬手,嘴里说:“去去去!”撵我们走。

第五家,没有给。

第六家,女施主撵我们走。

在我们没去乞食之前,大连的市民送来很多供养。乞食当中,我们三人走在路上,看见了那个小寺院,有几个人在门口。我只看了一眼,顺路往西走。传昌师和传悟师给那几个人打问讯。传昌师叫传觉打问讯,传觉没应声,也没打问讯。心起烦恼,不爱走。自己认为今天有供养,不空钵就行了。自私自利的传觉,自寻烦恼。

上天在下雨,怎么过斋啊?师父早已坐好位置,大众师陆续就位。小垫被雨淋湿了,居士他们和大连市的市民把苫布搭在车上,众位护法居士双手拽着苫布边缘,居士跟当地百姓借来木棒把苫布中间支了起来。我们在苫布下过斋,从小到大,今年四十岁了,第一次在雨中过斋。

当传觉的手端起钵时,心在哭泣,心在颤抖。双眼望着钵里的食物,觉得对不起任何人,心里有愧。愧对十方诸佛菩萨的慈悲摄受!愧对十方善男信女的清净供养!十方众生的清净心,洁白无瑕,供养来之不易啊!愧对师父的谆谆教化,愧对于龙天护法菩萨和众位护法居士的普护持!愧对于父母的养育之恩!

自己在劝自己不要哭,眼泪不听我指挥,不由自主地掉下来。这是惭愧的泪,这是忏悔的泪,不该起的动念,这是内疚的泪。今天过斋没有吃饱。心里难受,觉得谁也对不起,连自己都对不起自己。乞食时,对传昌师和传悟师说话口气不好,传觉在此向二位师兄弟真诚地忏悔。

过斋时,我在师父的右边第一位,苫布在我的头上边,不够宽,雨水掉进了钵里,头上和身上甘露水灌顶。上天给我们这些出家汉送了一份非常非常重的厚礼。要是没有众位护法居士的诚心护持,我们这顿斋饭会是什么样子呢?恐怕从头顶会湿到脚下。随喜大连市市民的供养和真心护持,我们过斋吃饭多长时间,这些佛弟子们就站了多长时间,苦行头陀,真是不容易啊!

甘露灌顶送厚礼  雨中过斋头一次

心有惭愧泪流下  众位居士普护持

手拽苫布腿站立  真诚供养雨中情

都是释迦好子孙  清净池水真清净

池中莲花有汝份  同圆种智登涅槃

道路东边这家二楼的施主,看天下雨,叫我们去他家避雨。师父告诉他:“我们有戒,不能进民宅,谢谢你。”大连市的市民供养了一些明仕洋伞。

下午二点十五分,从洋远宫开始行脚。此时,天暂时不下雨了。刚开始走时,双肩还挺好,过了二里地,双肩是越走越疼,好像膀子要掉了似的。叫郭居士帮助拿了一会儿方便铲。

今晚就在高速公路的桥下面安住,苫布搭在两个面包车的上面,东南角用一个方便铲支起来,方便铲的周围用石头挤住。背包放在南面压住苫布的边缘,以免进风。这就是我们今晚的房子。师父说:“大众师今晚坐着睡。”上天不断地给我们送礼物,雨中有风,风中有雨。

大连市的一名学生,叫何居士,在市区看见师父,要跟师父出家。她母亲不同意,何居士把此事跟师父说了。听师父说,何居士的母亲以前求过师父,做何居士的思想工作。何居士的母亲原先想出家,因为担心何居士而不出家。如今何居士要出家,做母亲的,却要反对。何居士想跟师父去寺院,不回家了!她母亲从大连市一直跟到高速公路的桥下,何居士的母亲被师父说了之后,和另一位居士走了。

背靠着背包,坐在小垫上把睡床围在身上,长衫盖在腿的上面,头上戴着小观音斗和套帽,今晚就这么安住。

上天降雨桥下住  师告弟子坐着睡

依教奉行垫上坐  坐着睡觉不习惯

国道汽车隆隆响  来回奔驰马路上

二十四时不间断  忙忙碌碌几时息

睡觉之时,上天还在不停地降甘露。

第十天,八月二十六,天气阴。

凌晨二点起来,大众师收拾东西,装好包,走时大约二点半。师父问:“式叉尼有没有倒下睡觉的?”师父问传觉,弟子回答:“坐了一夜,觉没睡好,这一夜也不知道醒了几次。”

行脚走了几里地之后, 在一水泥桥上停留一会,对面是加油站。背包靠在桥上,背包把肩压得又开始疼了。这几天双肩天天都疼。臧居士手提着一条狗的尸体,去路南的树林里,正好树下有个坑。我与道师把众生掩埋,大众师在路边等着我与传道师。

过了营城子商店,在一水泥桥上,站定之后,背包靠着桥栏杆休息。此时,已是凌晨四点了,我们已走出十里地了。双肩疼得加重,扯得前胸里面疼,就想放下包,坐在地上休息。晚上坐着睡觉,双脚早起时压麻了,走时又胀又疼,好遭罪啊!在这儿写日记,上天降小雨。此时已背完六遍咒中之王。

往前走,路边有很多众生的尸体,是水里的众生。我和传道师、吕凤芹、臧居士、郭居士,我们五人一起捡地上的众生,埋到路边。大众师没等我们。她们走到桥上休息的时候,我们才追上队伍。

下面这段路的路边有螃蟹壳,我和传道师用方便铲挖坑掩埋。这回大众师,把我们落下的太远了!离大众师有二里多远。我俩在后面紧追队伍,双肩疼得好像断了,真的不想走了!为了能撵上大众师,咬牙忍痛,硬着头皮往前走。当我们追上队伍之后,在路边休息十多分钟。

我们来到旅顺许家窑村的花园,大众师把背包放在走廊里。在这个村里乞食。我和传昌师、传悟师去路南乞食。从富民桥上走过去,桥是铁板桥,两边是铁栏杆,上面还有铁链子。

第一家,传昌师说明来意,女施主说:“没有饭,给你们钱吧!”传昌师说:“我们持佛戒不要钱,只是要点饭吃。”女施主说:“那就给你们月饼吧!”女施主进屋,拿了四块月饼,几个苹果。

第二家,女施主给了两个糖三角。

第三家,女施主给了三个大苹果。

第四家,男施主在院中干他的活,不说话。

第五家,男施主打开房门,一扬手,撵我们走。

第六家,女施主声似厉呵地撵我们。

第七家,男施主凶狠狠的,撵我们走。

从他们的态度上可以证明,前世咱对人家不好,今世来偿还,因果丝毫不爽,认命吧!

当我们回到放包的地方,师父乞食也回来了。师父问我们乞没乞着食,我回答:“乞着食了。”我们今天顶着小雨去乞食,大连市的市民来了十多个,送来了很多的供养。这些佛弟子们顶风冒雨,以一颗真诚心前来送供养。

过斋时,雨势加大了。走廊小,风神把雨刮了进来,越吃越冷。行脚走了十天了,今天过斋是最冷的一天。师父问小女孩:“念几年书了?”小女孩说:“二年。”“什么时候出家?”女孩天真的回答:“念完小学就出家。”师父说:“念小学,我来接你。”小女孩才七周岁。

我们顶雨去乞食  施食施主笑脸施

不施的主态度横  前世我对人不好

今世偿还三世果  只有认帐才了缘

我们过斋天降雨  风神把雨吹进来

天降喜雨洗尘劳  九品莲花代传情

核桃枣泥真诚供  杏仁露露解汝渴

糖角大饼供僧宝  市民清净心供养

 

上午行脚背包走  背包压肩疼又痛

痛至心肺受不了  心起烦恼不想走

双肩没有承受力  真想把包放在地

咬紧牙关忍着痛  硬着头皮往前走

背包行脚赶雨天  远处休息雨中站

咒中之王诵十遍  诵咒功德普回向

 

市民送来止痛膏  师叫弟子贴此药

师父说觉攀缘心  行脚回寺收拾觉

心里一沉不想贴  师说药来就得贴

师父给觉贴一贴  市民给觉贴三贴

 

刚到走廊的时候  师父给觉做按摩

师父双手真有劲  病疼已经减轻了

斋后市民给觉按  她的手法挺熟练

告诉传觉双臂摇  三四十下就可以

头部摇动自己定

大连市的市民供养棉签、护垫、牙刷、鞋垫、药物、矿泉水,师父为大众师发这些供养。在马路上站了十多分钟,师父打电话。行脚走头三里还可以,四里双肩就开始疼,五里双肩疼加重,手提大铲埋了一只鸡。

走到北大河桥上休息了几分钟,往前走。路边有鸡蛋皮,一处掩埋。另一处是虾皮,用大铲把众生埋上。被队伍落下了一段距离。到蒋家村桥上休息一阵儿,手拿大铲之时,膝盖以下包括裤腿、鞋和袜子全湿了。没有换的了,只有穿湿的在身上,遭罪也没辙,出门在外很不方便。

我们来到高速公路的下面,这儿有的地方挺干爽。今晚就在此处休息安单。到这儿六点多了。这时双肩疼得太严重了。

道源寺的尼众们 

二十三位出家汉  庄河肖泊开行脚

经过大连甘井子  来到旅顺口境内

风雨无阻行头陀  上天降雨来考咱

甘露灌顶僧宝中  裤子鞋袜全湿了

风神雨神常光临  看看谁是真佛子

风声雨声汽车声  伴随佛子行头陀

此起彼伏交响乐  宇宙自然音乐家

 

上午行脚心难过  暗中掉泪无人知

双肩仿佛被人砍  欠债还债罪自遭

自己造业自己受  病业现前心不坚

外似强悍心脆弱  缺少心行意志薄

龙天护法看见了  诸佛菩萨全知道

 

上天降雨浇行人  衣裤湿了身上冷

居士供养些木棒  桥下篝火燃起来

师父舍了自己身  不顾自己的疲劳

给弟子们烤鞋袜  成就弟子的道业

师父有个慈悲心  希望弟子都成佛

开悟之后证初果  将来度众菩提船

末法时期出家汉  持佛戒来行头陀

行脚在外诸不便  广修苦行不容易

二时头陀度众生  众多居士普护持

高速公路桥下住  雨中安住是宝地

看见篝火燃起来的时候,有人去火边烘烤衣裤鞋袜,我没有去,在写今天的日记。传智师帮忙把我的烟色僧鞋拿到篝火边上烘烤。她回来告诉我,去火边烤一烤吧,一会儿就干了。听人劝,去篝火边烤裤袜。师父在为大众师烤鞋袜,看见传觉过来,师父说:“你不是在那儿睡觉吗?”弟子回答:“睡觉的那个人是传顿师,我在写日记呢!”篝火的烟,薰得我眼泪刷刷地往下掉。脱掉袜子看,双脚被雨水泡得好白啊!没有血色。看裤子和鞋袜已烤到八分干,就回到放包的地方。雨水已经漫延到兜子的下面,背包的底部已经润湿了。把背包放在传了师的前面。坐着睡不着,打开睡袋盖在身上,吉祥卧而进入梦乡。

今天行脚三十八里地,到一七五八公里碑处安单住宿。

第十一天,八月二十七,天气阴,小雨。

凌晨三点二十分,没等师父叫,自己就醒了。收拾睡床睡袋,整理背包。今天行脚走时,先要经过一个排水沟,师父先过去,在那边接众弟子。从一七五八公里一百米处开始了今天的行脚,此时天正在降毛毛细雨,大众师已经披好塑料袋。

到了一七五九公里碑处,路上有众生的尸体,是水族类,一一捡起埋在路边。我们几个被大众师落下了一段距离。我们在后面大步行走,紧追其后,至六百多米处,追上了队伍。

到了一七六二公里碑处。路南有个庆华加油站,居士上前打招呼,经加油站的人同意,我们才休息。现在已经走出了八里地。咒中之王背完七遍。在这儿的水泥桥上面写日记。

我们走到小南村桥的上面,背包靠着栏杆上休息。这儿离旅顺还有四里地了。十遍咒中之王已背完,这几里地累得双肩又不行了。

八点多钟,我们进入旅顺市政界。在三里桥上停留了一会, 收好塑料袋。这儿的风好大啊!三里桥的下面是龙河,进入眼帘的是两栋没有建筑完的摩天大楼,道路东面还有个加油站。在这儿休息一会,过了横道,往西边走。一拐弯地上有鱼头,哈腰捡起。来到一栋无人住的楼下,此楼五层,在楼的西侧放包休息。

上午行脚十八里  旅顺港口风力大

风吹行脚出家汉  一个趔趄差点摔

我们搭衣、持钵去乞食。这儿是新建的小区,新盖的建筑楼很多,楼里没有几户人家。乞食不易乞。

第一家,传昌师说明来意。男施主说:“对不起,我们马上要走了。”

第二家,小男孩打开房门看一看,又关上了房门。

第三家,男施主说:“没有饭,都是生的,有就给了。”

第四家,女施主给了米饭,油炸茄子。

第四家,乞完食时,被小区保安人员看见了我们,撵我们走。徐居士跟保安人员解释也无济于事。听保安说,头些日子有和尚来此闹事。如今我们不要钱,只是要点饭,反而把我们当成假的出家汉了。今天乞食到此终止。返回放包的地方,小雨变大了。护法居士把苫布搭在西边的墙上,东边苫布夹在门缝中,用绳子把苫布绑上,下面用石头一垛,风吹苫布一起一落。今天过斋坐了三排。

从大连市来了几位市民前来送供养。我们乞食十一天,今天是第三次在雨中过斋。阴天下雨又刮风,斋饭吃到最后吃水果时太冷了,双手冰凉冰凉的,分到的苹果没有吃。等我们过完斋,天晴了。

大连市的那个学生,想跟师父出家。她的母亲到我们这儿,又哭又闹,坐在地上号啕大哭,阻拦她的女儿出家。她母亲说:“我宁可下地狱,也不让她出家。”女孩子想出家,不想跟母亲回去。后来师父劝她:“和母亲把缘了了之后,再出家。”女孩听师父的话,跟母亲回家去了。亲情当断必断。

下午一点多钟,我们离开了过斋的地方,从这儿一直走到旅顺军港,这儿有海军驻扎地。我们在路边休息一会儿。

到了海港桥,在桥上停留一会儿。桥西边是栏杆,桥下的水好脏啊!走过市区,在一家饭店门口的边上,有一堆骨头。臧居士和郭居士把这些骨头装进塑料袋里,骨头倒在二〇三景区附近的路边,正好那有一大堆黄土,把众生埋了。“二〇三景区欢迎您”的牌子高高地挂在铁柱子上面。我们就在牌子的路西休息。这儿有一个大假山石,大约二丈高。周围有凳子,我们在凳子上坐着。

旅顺海港风力特硬,给我的感觉仿佛要过冬了。因为冷,我把套帽、小观音斗戴上了保暖。这几天心脏有点不太好,也许是累的,但愿佛菩萨加持没有事。心脏里有咚咚响的声音,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看见一个小女孩。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机缘成熟,把女孩送到老家。”

快到隧道了,师父叫大众师在路边休息。有一块大石头立在路边,上面写着“北洋重镇”。万历三十年(一六〇二年),明廷建立旅顺口。先有旅顺,而后有大连也。师父叫我们诵楞严咒,诵了五遍,还有十小咒,《心经》。传道师手里有小功课本,我从她手里拿了过来,照着书念还念错了。向诸佛菩萨忏悔。闭上眼睛,有点儿困了,师父碰了我一下。诵咒时,有点儿冷了。

背上包之后,师父与我们在“北洋重镇”这几个字前面照相。比丘尼师父坐在地上,中间式叉尼和法同沙弥尼跪着,亲辉师手持锡杖站在中间,我与传道师,手持方便铲,一边一个。师父说居士也上来一起照,只有臧居士一人上来合影。传顿师和四个形同沙弥尼,站在后面。居士说大家往他那儿看,徐居士给我们照了一张相。师父说护法居士照一张相,有的照,有的不照。“心不齐,”师父说,“那就算了。”

我们经过隧道,隧道口的上面写着“白银山隧道”。下面还有“奥运向我走来,我为奥运添彩”的字眼。隧道全长三百九十米,里面宽敞明亮。因为道路宽,上空安装了很多莹光灯。诵咒时身上有些冷,进入隧道,感觉这里比外面的马路暖和多了。今晚要是在这里安住,倒是不错,这是我自己的想法。

一出隧道,海风渐渐吹过来,好冷啊!现在已经进入大连的地界了。这一段路走得太急了!心脏、前胸、双肩和膀子痛苦不堪。有几次想叫传道师给我护戒,在路边休息一会儿。菩萨加持,硬是随着大众师走到了大连市的黄海边。

从小长这么大,这是第二次到海边来。头一次到海边,那是第一次不幸的婚姻太伤心了!想去鲅鱼圈的大海自杀。是观音菩萨救了我,没有死,而活到现在。

如今,传觉是以一个出家人的身份来到大海边,跟随恩师行持苦行头陀行脚到此。这两次来到海边,感觉完全不同。第一次是婚姻的牺牲品而自杀,这一次是为了行持佛陀的制戒行头陀而到此,天地之差好悬殊。

从马路上,下一个小坡到海边。背包放在海边的鹅卵石上。石头常年被海水冲洗,非常光滑,又圆又光。如果娑婆世界的一切众生,都能持佛陀所制定的戒,去修正自己的习气毛病,去掉贪嗔疑慢痴,按照佛陀所说的去做,我想末法时期亿亿人修行,亿亿人都会成佛的。到那时,比这鹅卵石还不知光滑多少倍!

到这儿不一会儿,问张维卓居士几点了。张居士说六点四十三分。海水一浪推着一浪往海边来。当浪推海水往海边来时,就像一条巨大的白龙游了过来,双眼看着海水仿佛龙宫里的水族把海水推向岸边。在海边坐着小垫,头戴观音斗,写今天的行脚日记。大众师父们陆陆续续地睡着了,我却难以入睡,此时借着路灯聚精会神地写日记,忘记了身上的病疼。

师父,弟子的心,什么时候能像大海一样宽广?拥有上天的雨水洗礼,拥有每一滴水珠的进入,任凭风神的摇动,任凭电闪雷鸣的撞击,大海就是大海,不急也不恼。无论宇宙间谁的加入,大海以博大的胸怀接纳了所有的一切。日月星辰的光临,大海也不拒绝;愿来便来愿去便去,大海心量大,也不阻拦。心胸坦坦荡荡,笑迎法界一切众生。

漆黑的夜晚,远处的灯光一闪一闪地,仿佛天上的星星点缀着夜空。面对着浩瀚的大海,身上的疲劳一扫而光。仰望长空,天气晴朗,星星在上空快快乐乐地悬挂着。面对着大海,传觉法喜充满。面对着大海,仿佛苦海里的游子回到了极乐世界的老家。面对着大海,仿佛看见了龙宫里的众生,正在玩耍。如果有避水珠的话,我真想去龙宫里走一趟,只可惜没有此珠。

那次看见海水,心里害怕慌乱。现在面对着大海,心里头非常平静,仿佛久别的父子重逢。看着眼前的大海,心里有一种亲切的感觉。要不是佛陀的头陀行,传觉根本就没有机会再次来看大海。传觉在此,感谢恩师给传觉的这次机会。耳畔响起了海潮音,海风有些凉意。观看眼前的白浪,象(像一条龙游向海边。浪到了海边的鹅卵石上,浪花一点一点的消失了,另一个浪花从后面紧追上来,海水就这样一浪推着一浪往前走。

在师父没有睡觉之前,来了二位施主,给我们这些出家汉供养了热呼呼的大馒头。师父告诉施主:“我们晚上不吃东西,一天只吃一顿饭,持日中一食。”

大连市的市民供养了雨披。打开睡床,铺在鹅卵石上,头枕着小垫,人进到睡袋里,把雨披盖在上面,随着波浪的交响乐,进入甜蜜的梦乡。今晚睡的是最晚的一个。

鹅卵石床天当被  海风吹来阵阵凉

波浪伴奏交响乐  海潮音在耳畔响

浪花卷起像巨龙  大连海湾庄严景

二十三朵莲花中  师父行力最为首

戒行苦行加梵行  二时头陀修苦行

持佛谨戒行头陀

树立正法为人梯  弘扬佛法度众生 

恩师的心像宇宙  戒律佛法靠僧传

 

子时十二点多钟  睡醒坐起看大海

黄海正在退潮时  浪起水退礁露出

有人前去看退潮  捡起鹅卵做纪念

 

第十二天,八月二十八,天气多云转晴。

凌晨三点多起来  收拾睡床和睡袋

雨披叠起装包里  打好背包准备走

拿起大铲背好包  走上坡去是国道

师父说走咱就走  开始了新的一天行脚旅程。

早起被海风吹得好冷啊!戴着观音斗而行脚。

经过塔河湾大桥,在不断地行走当中,双肩和前胸累得苦不堪言。由于天凉,公路的边上,找不到一处避风休息的地方。我跟师父说:“身上太疼了,休息一会吧!疼得有点受不了了。”师父说:“风口的地方,上哪儿休息?”

到了前面,徐居士找到了一个公厕。放下背包,总算休息一会儿。这是个三岔路口。在道路左边立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英歌园植物园”七公里,也不知道这儿叫什么地方。身上的病痛缓解了一些。走不远是房山砾小山庄。

行脚走时,背包压着双肩,再加上心脏,又受不了了。坐在路边停一会儿,传道师与我护戒。与大众师拉开了一段距离,为了不让师父挂念,紧追队伍。

我们走的是旅顺南路,到了龙王塘村,时间是七点二十六分。我以为在这儿乞食不走了。休息十多分钟后,师父说:“走!”背上包,又走几里地。当地百姓说这儿也归龙王塘村。路南有个水泥桥,河边有几个人洗衣服。过了桥,师父想去凉亭那儿,不好走,没有路,于是往回走。在水泥桥的左边有一处空地,就在这块空地上休息,放包、搭衣、乞食。

师父叫我们去路北乞食。往北走,是上坡,路挺宽,水泥面的马路。这儿街道挺干净。

第一家,传昌师说明来意。女施主给了一些油饼。

第二家,三只小狗在门口汪汪乱叫。男施主说:“早上从来不做饭。”

第三家,男施主是位老者,狗在院里乱叫。我们说明来意,老人回屋,女施主出来,给了一些饼干、大枣和苹果。

第四家,屋里有人出来,走到大门口,没有开门。

这儿人家不多,有几家还锁着门。我们回到放包的地方,等师父回来后,师父叫我们去前面那个沟里的几户人家乞食。到了那儿,传顿师和传昌师继续往上走,我与传悟师去乞食。 

第一家,一个小男孩跑了过来,说:“家里有人。”小孩大约三、四岁。男施主在房顶上,说明来意。男施主说:“现在不是吃饭时间,没有,你们去别家看看。”

第二家,女施主说:“走吧!没有。”

今天过斋,师父说:“南面这排人少,过去一个。”我一手持钵,一手拿着小垫,坐在传昌师的下首。今天风大,过斋时,我们南面这一排座的人,脸朝北,灌了一肚子风,再加上阴天,好冷啊!当地百姓有四个人在这儿过斋。这几天,过斋之时腿疼,没等结斋就有点儿坐不住了。

海风秋月送行人  过斋风吹肚里灌

露天吃饭地上坐  百姓好奇看传觉

钵里装的是什么  十方众生的供养

我们刚吃完水果,有一位当地女施主送来馒头和水果。李杰居士去问师父:“这时送来供养怎么办?”师父说:“不能要,我们已经过完斋了,你的供养我们心领了。”女施主把东西拎走了。

上午行脚,刚开始走得速度快,现在的双肩和前胸内里,只要一背上包,头几里地还可以。过了这几里地之后,色身疼得我,好像有人拿刀把双肩砍掉了似的。杀业造的太多了!偿还因果好痛苦,痛得我在大众师后面休息了二回。师父不知道,色身疼得我眼泪都流了下来,又不想叫人看见自己掉泪,就坐在路边休息。当传道师要拽我起来时,我对她说:“别碰我!”胳膊、膀子都不敢动,内里仿佛岔了气,最后自己慢慢地站起来。

上午行脚没少走  累得传觉受不了

肩疼心疼落了泪  怕人看见笑话咱

远处看见三凉亭  过了小桥往里走

前面无路不好行  后队一转变前队

桥下河里水自清  几个村民洗衣裤

东边有块僧宝地  放下背包身自轻

斋后师父去讲法  百姓院中凳上坐

讲些啥法不知道  因为传觉没去听

听传智师说,师父讲法之时,她在师父身边听法。当我们去乞食的时候,当地老百姓有的没布施,老百姓听师父讲完法之后,没布施的老百姓后悔了。老百姓说:“出家人来要饭,给点就好了。”

下午四点半,开始行脚,经过明仕山庄敬老院,来到黄泥川隧道。隧道全长四百八十米。到在黄泥川西三岔道口处,埋了一只被伤害致死的狗,肠子都出来了。可怜的众生!在此处休息了一会儿。从这儿走时,晚六点,天已经黑下来了,路灯全亮了。

到了一个中国石化加油站,居士上前打招呼,大众师在这儿休息一会儿。走出三里地,师父叫居士开车把亲应师和传了师送回寺院,亲密师给护戒。亲应师和传了师二人的脚部受伤,一走一拐,脚已经肿了,影响她们正常的行走。

下面这段路,胸里疼得受不了了!叫传道师与我护戒,坐在路基上休息一会儿,与大众师拉开了距离。大连市的那个市民,这几天跟着我们行脚,她和吕凤芹要帮我背包。我告诉她们:“不行。”吕凤芹帮助拿大铲。站起来时,胸里疼得好一点了,紧追大众师。追上之后,吕凤芹告诉师父,说我前胸疼得受不了了。大众师停下来休息,八点了。黑天休息时,身上感觉特别地冷。

师父给居士打电话:“又有一个不行的,回来把人拉走。”车已到了高速公路。我们休息了二十多分钟,刚走不远,居士把车开了回来。师父叫传觉上车,传觉跪在地上向师父忏悔,不能随众了!

融严厉师  带领弟子行头陀

严持佛戒苦行僧  日中一食佛子持

剃除须发为沙门  释迦子孙不捉钱

少欲知足有涅槃  树下一宿头陀行

难行能行极乐去  法宝通达佛理深

研究佛教经律论  出家沙门无为法

勇猛精进戒定慧  托钵乞食佛陀制

行脚弘法度群迷  正法道场戒为首

戒是正顺解脱之本,愿法界一切众生,都能走上解脱之路。

戒是一切善果根本,愿娑婆界的一切众生,早发菩提之心。

戒是一切道果梯航,愿法界一切众生,早日登上菩提之船。

戒是阎浮提众生通往极乐世界的康庄大路。

苦行头陀,正法的象征,头陀行的住世,即是正法的住世。

愿正法久住,*轮常转。

持佛陀戒行的上妙下融恩师,将来有一天会带领众弟子们,乘上二时头陀的金刚宝筏,越过苦海,登上极乐世界的彼岸。九品莲花为父母,花开见佛悟无生。

融恩师在行脚、托钵、乞食当中,善巧方便地把佛陀的戒法,传递到有缘众生的八识田里,给众生们种了一个金刚不坏的种子。因缘和合之时,种子会发芽生根,开花结果。机缘成熟之时,众生会脱离六道轮回之苦,剃发出家,觉悟人生的真谛,找到解脱之路。

传觉在行脚乞食期间,行住坐卧所犯种种威仪,向恩师和大众师发露忏悔。传觉文化水平有限,报告当中不足之处,恳请恩师与大众师多多指点与帮助。

惭愧弟子 式叉摩那尼:释传觉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二〇〇七年行脚日记(释亲应 比丘尼)
下一篇:二〇〇七年头陀行脚乞食感想(释亲仁 比丘尼)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当代佛教藏经阁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佛教图书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