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受如水上泡 禅七开示录(九)――第四日 大堂开示
 
[性广法师] [点击:1446]   [手机版]
背景色

 受如水上泡

禅七开示录(九)――第四日大堂开示

开  示:性广法师

纪录整理:李素卿

时  间:2006.07.26晚间

地  点:佛教弘誓学院禅堂

       各位法师、各位居士,大家晚安!今天过的好吗?心情还平静吗?

       我们今天教了一个新的功课,那就是「受念处」。不过,正规的「受念处」修法并不如此,我们所教的,是因应初学者的定心程度而修的简易方法,我想就将之名为「受念处」的「简易版」好了。「受」属于五蕴,更严格来讲是名法,所以应当等「色法」能够观察成就后,乃至于若依照四念处──身、受、心、法的修学次第,当「身念处」的功课不能观得非常彻底和完整时,要进一步观察「受念处」是很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然而,为什么还是要教导各位以很粗浅的念力去学习观照「身受」呢?

       首先必须提醒,你们现在所学的并非「受念处」最完整的修法,以免大家误解,以为「受念处」的修法是如此模糊而粗浅。「受」是名法,如果没有能力观察心门的转向,也就是六门的转向,则我们是不可能彻底的观察受念处的。因此,你们出了禅堂,如果有人问你们修了什么?你们说:「我修四念处。」并且依样葫芦地描绘现在所学的「受念处」观法,这样是会笑掉内行人的大牙的。 

       虽然现在所教的不是最完整的,但是就个人的修持心得和带领同学用功的经验来看,这个方法对大家的帮助是非常大的。所以,在今天的开示中,先要说明练习这个方法,可以得到什么益处。再者,也要简单地介绍经论典中所教导的,完整「受念处」的修法,希望可以让大家有基本的概念。

修学受念处的利益

       有关于「受念处」的特色及其修学利益。

       首先,可以从「普遍性」的角度来看,我们所教导的禅修方法,都注重「普遍性」的特点,如大家学的第一个所缘──安般念就是如此。以安般念为例,我们每个人都有呼吸,所以无论何种年龄、性别、宗教或族裔的人,都可以修学它,所以它是一个超越宗派的修行方法。事实上,「根本佛教」时期的禅观所缘,都具有超越宗派的普遍性。如《阿含经》中所说的身、受、心、法「四念处」,不就是所有人类都具备的吗?因此,为了遵循并彰显佛陀教法的这项殊胜的特色,我们一直提倡、推广超越宗派的修行方法,例如安般念、受念处、四界分别观、慈心禅等。不但教导佛弟子用这个方法,甚至在基督教所办的大学里,我们也教学生用这个方法来净念摄心。所以受念处,它是一种具有普遍性的修行方法,无论你有没有宗教信仰,无论你是佛教徒、基督教徒,或是回教徒等等,每一个人都有苦受、乐受,和不苦不乐受,不可能没有一点感受,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认为受念处的修法很值得提倡。

       其次,安般念的所缘非常小,只有在人中范围,所以,如果我们的专注力不集中,有时鼻息是很难觉察的。那「受」呢?身的苦、乐觉受与心的忧、喜情绪,是相互交感,互为因缘的。再者,「受」是遍满全身,粗细皆有的,即使是一个没有禅修经验的人,当他跟人家争执之后,也会感受到自己脸红脖子粗;当他有了气恼,也会觉知自己肩膀僵硬,浑身不舒服;而当他诸事顺遂时,则「人逢喜事精神爽」,这时是乐受。由此可见,「受」不但普遍为人所共有,而且粗显的身心觉受,是一般人都观察得到的。不过,若要修行进步,禅修者是不能以觉知这种粗显觉受为满足的。

       还有,有些学员修安般念会出现障碍,比如要他观察自然的呼吸,他却会不自觉的控制呼吸,要他做一个旁观者,他却会无法控制似的加长呼吸或加深呼吸;因为不自然的控制,不自觉的憋气,有些学员修安般念会胸闷、会气促。这些「禅病」,不是安般念的方法有问题,而是禅修者在其中搀杂了一些不正当的思维与心态所导致的毛病。因此,当修安般念修出这方面的问题时,可以试着改修「受念处」,若用功得力,就可以化解因安般念修持不当所产生的困境,因此,「受念处」是一个值得提倡的修法。

       接下来,我们刚才提到,受是全身都有的,它的范围比安般念大,因此,虽然我们生气的时候,息也会起变化,比如说,气喘如牛、上气不接下气,但是息和受比起来,它的范围和所缘是更小的,此外,在我们的感知和觉察中,受与情绪之间交互影响的范围更大,更明显,甚至更强烈,更容易觉知。

       第二,佛陀指出:世间是因缘所生法,因此,佛法既不主张唯心论,也不是唯物论,而是心色交感:心影响色,色影响心。我们身体种种的异熟,种种不当的情绪,乃至于纯粹只是不当的姿势,都会在身体留下非常多的遗痕,而一入禅堂用功,自己种种的粗糙或微细相,就会因心静而被觉知。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色身的种种粗重相,乃至于病相,都是因心念而引起,但是心的造作的确会给身体带来非常大的影响。心念的微细之处,一般没有定力的人是难以观察、觉知的,因为它很微细,运转的速度也很快;比较起来,粗糙的色身却是比较容易觉知的。所以,如果一个人全身僵硬,但却自觉不出瞋恼,因此说自己没有生气,这时可能只是因为观察不到自己微细的心行罢了。但是,如果你叫他照镜子,看看自己紧绷的面容,感觉一下自己僵硬的身体和姿势,他也就不得不承认了。

       依修行的经验,观察自己的身体是容易的,而观察心念却容易受骗,当然,要观到微细色也需要较深的定力。色身属于物质,在身心交感的过程中,物质的特性是会留下很多色法的余痕、势用,故色法的粗糙相现,比较容易觉察它的问题。在禅修过程中,所谓的进步或轻安,会伴随有禅相和禅支出现,这是检验内心安静程度的方法,有此明确的衡量标准,比较严谨而精确。在修行的过程中,我们的身体就像是一本书,它一直在告诉我们现在的状况,所以,如果越修身体越粗重、浊秽,苦受越多,就要小心检视其中有没有问题,正常的状况是身体会伴随定力的增强而越修越轻安。

       但是,这样的说法,也会让没有正见的学生产生许多的误解,所以须要进一步说明。当禅修时,如果苦受生起,就想起我们前面所说的,心里想:「唉呀!糟糕!我是不是退步了?」其实不是!小参时,有些同学会说:「我这里痛,那里痛,很严重啊!要请假。」我都会追问:「是不是修的时候痛,不修的时候不痛?」果真如此,那是因为在禅观中,心比较安静,因此色身的种种相会开始被发觉,而有些浊重的痛觉,会是因心安静的缘故而被引发,此中因由,则视个人情况,当时情境,不一而足,有关于这种种象状,可以在小参的时候跟我讨论。

       再回到我刚刚所说的,其实观受念处,要能够观到六门,也就是眼、耳、鼻、舌、身、意门,因意门随转,才能够觉知受,所以,它是名法而非色法。六门因意门而转,受就生起;以前不知道,埋头造业,在生起恶心念的过程中,就已经严重地伤害、惩罚自己的身体了。我想在座各位都有生气的经验吧!生气之后是不是很不舒服?很难受?并不是心意生气过了,就没事儿,你会觉得自己的身体很不舒服,但是因为心念太快,在一瞬间你不知道已经起了多少恶念了,还一直觉得自己很纯洁、很无辜,都是别人在伤害你,其实如果你能回观身受,它就会告诉自己,好像有恶念喔!因为身受很不舒服。至于心的恶念,要等到观名法或心法,看到心念的迅速变化之后,你才能知道自己起了多少恶念。所以,修受念处是有这些好处的。

       禅修到这个阶段,其实大家的安般念还没有修到一个段落,因为就严格的标准来说,安般念要修到四禅,才算学完(众笑)。咦!为什么笑呢?你们觉得自己做不到吗?不要起疑!每次当我在祝福你们,或是告诉你们能修到什么境界的时候,你们的心里要「答应」,要说:「是!好!我一定会做到。」不要每次都说:「凭我?不可能的吶!」如果你们常常养成这样负面的习惯反应,那就代表你们的决意心不强,没有准备好,也不愿意向于善法。所以心要时时准备好接受善法,接受祝福。

       照理说,安般念应该修到四禅才算圆满,可是,我们不但没有修到四禅,而且还只修了三天半,怎么会这样呢?主要是因为禅修的课程只有七天,如果在这七天当中只学了一点安般念的技巧,那么大家出了禅堂后要怎么办呀!如果大家对整体修法的次第和完整性,乃至于它清净、普遍的殊胜之处不能了解;不知定,不知慧,不知定、慧,这不是盲修瞎练吗?

       所以,为了让大家成为有正见,有智慧的修行人,在这短短七天的禅修课程中,我们会安排一个理想的修学次第,让大家知道分别定与慧的特性,知道修止与修观的所缘,知道分别声闻与大乘禅修所缘的不同等等;虽然都是浅尝即止,但还是可以从中学会分辨与培养择法的能力。这些方法都经过设计,虽然是粗浅,但是已经可以让同学掌握到佛教禅法的精神、特色与要领;也可以稍尝法味,亲得法喜,对修行产生无比的兴趣,以及对佛法修道次第的轮廓了然于胸。正因为如此,我们安般念修了三天半,就不得不割爱,接下来转成受念处的「简易法」。透过它过渡,再进修四界分别观时,藉四大所产生的受,辅助以对四大的分别、拣择,也不失为是一个善巧。

修学受念处的要领

       经过几支香的提醒与练习,相信同学们对受念处的修法已经有了基本的了解,接下来,要提醒几个修学的要领:

       首先,只依自己的身体来观身受,这就是经文中所说的「观内身」,因此,现在不观外身──他人的身体。其次,我们是循着自己的全身来观受,受有身受和心受,现在不观心受,因为心受跟六门的转向有关系。例如,眼见色、耳闻声,生起贪念、瞋念,引起喜受与忧受等,这些都是和根门有关的心受和身受;在受念处和五蕴的受蕴中,身受和心受的内容非常多样而繁杂,依大家现在的定力,无法胜任微细的观察与觉知,所以在此只需要做简易的观察即可,虽然浅尝即止,也已经可以受用无穷了。

       复次,现在虽然只观身受不观心受,但是《杂阿含经》中,佛陀也特别提醒弟子们:因为身受是异熟果报身,有时难免于痛苦,但是,我们仍然可以透过摄护根门,以及种种修定、修慧的方法,就能免除因色身的苦受而生起忧恼的心受。也就是说,身的苦受可以因修行而解离心的瞋恼;身的乐受,也因禅观力而心念不起贪染执着。故受可以区分为有染污的受和无染污的受,佛陀鼓励我们修无染污的受,远离有染污的受。

      又次,在此我们教同学以自己正念明觉的心念来观察全身的身受,不能只观察喜欢的乐受,略过浊重的苦受,不能苦受不观,专门观乐受。不能只观察清楚的受,不观察不清楚的受。要注意,不清楚的、模糊的才是要下功夫的地方,才是能进步的因缘;因为强烈的受不能生起更深、更坚稳的定力。但是一般的状况却是,只要遇到模糊的受,一般人好逸恶劳,贪易烦难的业习就来了。以瞋心为例,有同学来跟我小参,说他观不到,观到全身热恼,想要换所缘,换观察的部位。我刚开始还听不懂,说:「热很好,热是身受,恼是心受,先不观瞋恼,专心观身的热受就好。」后来才弄清楚,原来他是因为观察不到而心生不耐,身起热受。这样的修行心态需要调整,因为禅修所缘模模糊糊,一片混沌,不知头、脚在哪里的状态,正是需要专心修练,耐心面对的时候。偷懒怕烦,想要快快的观到,一遇逆境就起瞋心的反应与习性,就正是要运用修行去克服与超越的。

       所以在禅修中,我们不断的提醒各位:所有的法门都只是技巧,透过这些方法来帮助我们得定、得慧。但是修行的原则只有一个,那就是:应当时常反省和检查自己的内心,在修学的过程中,有没有渐渐的远离贪瞋痴?如果没有,就代表心念在法门的操作上出了问题。

       我们在禅堂中看尽众生百态,有的人一碰到困难,会有不耐烦、焦虑、沮丧的反应,有的更因此而退缩罢道,甚至导致精神异常。禅修怎么会弄到精神异常呢?以前我去缅甸的时候,在未抵达禅修中心之前,先到一个寺院挂单。才刚到,就听说有一个修了很多年的禅修者,修到后来出了问题,常常会在半夜去敲别人寮房的门,然后躺在房门口的地板上。我心想:怎么禅修会修成这样?这不是说禅修到后来都会变成精神异常,这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其实关键还是在于有没有防护自己的心念。

       在这个禅堂里,我们非常留意塑造一个安全的修道环境,好让大家能安全、平稳的修行。我们尽量将必要的技巧讲清楚,学员小参时是单独一人,其他人不会听到交谈的内容,也不会将学员的成就或困顿让其他人知道,每个人都能只专心地面对自己的功课;如此,失去了参照的资料,也就不会让大家落入患得患失,竞争比较的漩涡,不但提醒大家注意在心意上远离贪瞋痴,也塑造一个让贪嗔痴无由发作的,平安的修行环境。我们重视的是远离贪瞋痴的修道目的,而不是强调程度的进展与境界的获得。重要的是,学员在所有的过程中,心念都是平安、宁静的;如果进步就欢喜,不进步或退步就沮丧、懊恼,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态会带来很深的负面影响,一两天也许看不出来,但是一两年或三、五年之后,或许会有人因此而狂乱失心。

       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如此,但是技巧如果没有善用,没有好的观念随时调整、保护心念,没有趋向断除贪、瞋、痴的究竟目标,则所有的修行都只像马戏团的杂耍,只是一堆技巧的堆迭与超能力的炫耀而已。这样讲也许有些过头,但我们确实碰到有些禅修者因心态的不正思维,不能平衡,因而修出一大堆的问题,这一点请大家仔细思维。正因如此,我们才会一直跟同学勉励:佛陀所教导的一切定慧法门,都要立志学习,但是一定要善自护念心意,不要把进度与境界当成修道的目的,它只是工具,而要时常检视自己有没有远离贪瞋痴,乃至于断除贪瞋痴,因为那才是修道真正的目的。

       所以,修受念处只知身受,要防止因身的苦受而引生心的忧恼,甚至在修道的前途模糊一片时,更要防护起心,不起瞋恚懊恼。刚才曾提到,观身受时,不要忽略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对于目前观察不清处的或模糊的部份,正好用来降伏瞋心,培养耐心。在修行的过程中,耐心是非常重要的,为什么后来有强调「一生圆证,三生取办」的法门出现?此中反映了急切的贪心在作祟,想要结果,却不耐过程的烦难;如此,不但忽视众生烦恼的实相,也违背因果法则的正理。修道如果是抱持这样的态度,再加上心意的不当操作,当然会产生许多副作用。

钝根与利根

       在此举一个例子来旁证耐心对修道的重要性:舍利弗尊者在众多弟子中以智慧第一著称,是释迦佛陀的第一上首弟子,第一胁侍,可是他证阿罗汉果的时间是比较晚的。舍利弗尊者在路上遇见阿说示尊者,当听到「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我佛大沙门,常做如是说。」[1]这个偈子时,证得了初果。于是他赶紧回去对目犍连尊者说:「有一位圣者,应当就是我们究竟皈依的导师。」目犍连尊者见佛出家后一周就证阿罗汉果,但是舍利弗尊者没有,他一直等到第二周才证阿罗汉果,而且当时佛陀还不是为他说法,而是为他的侄子长爪梵志说法,他站在佛陀背后搧扇子,随顺听法,此时他的波罗蜜具足圆满,因缘成熟,因此证果。这样比起来,他比他生生世世的同修好友目楗连尊者晚七天证阿罗汉果,而却是佛陀的第一上首弟子,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又如过去十八佛妙见佛的时代,当时他带去见佛的他的弟子们都证了阿罗汉,但他的誓愿弘深,在妙见佛前发心要成为未来佛的上首弟子,因此需要更多时劫的波罗蜜,所以他忍而不证,转身跑回家,继续努力修行,以累积一大劫和十万小劫的福德智慧资粮。

       如果快速证果就是利根的话,那么从表相来看,舍利弗尊者比那些随他去见佛而快速证果的弟子们,应该是钝根。然而,真的是如此吗?其实利根、钝根的区分与证果的速度无关,而与誓愿的浅深与发心的大小有关,而是与空相应胜解的甚深般若有关,所以发大心,立大愿,空慧解是利根;整日忧悔堕落,患得患失,眛失因果法则,妄言说顿说快,则是顿根。所以,从修行到证果的时间,是如是因如是果,不能违背因果法则而妄说果证。

       经过了以上的说明,希望同学们不要急躁,失去对修道的耐心。有些同学会抱怨自己没有进步,我会说:「才三天半呢,急什么?」你们要成为什么样的圣者?这要看你们自己发愿啊!所以印顺导师才会在《成佛之道》指出:认为要快快成佛的,或是要快快成就的,称为钝根。反之,先发愿,然后经过必要的程序,具足圆满的善德和波罗蜜,经过种、熟、脱的次第,在过程中,心不急躁,不张狂,不存幻想,安稳修道,以待时节因缘,这叫做利根。所以,舍利弗不与快速证果的他的弟子一样,而是发更深的弘愿,安耐更长远的时劫,终于功成果满的成为释迦佛陀的第一上首弟子,第一胁侍,这才是真正的利根。

       心不急躁,并不是让心松掉,懈怠放逸,而是静默安忍,持忍坚行,修行时用功修行,不放失任何增上因缘。如果现在的所缘是模模糊糊的,也能耐心观察,在整个过程中,心不焦虑,不急躁,于此培养耐心的善德,具足种种波罗蜜因缘,修受念处时如此,修其他所缘时亦复如是。请同学们安然接受自己现阶段的能力,不要有太多的负面思考和幻想。

苦受与苦谛

       能够值遇三宝,听闻正法,就是世间最有福报的人;想想,如果没有佛法,生死长夜,何有出期?只有苦,没有苦谛,白白的受苦,无意义的轮回!但是,有了佛法正见,所有的苦都可以转化成迈向解脱的资粮。以苦受为例,并不是说苦受就不好啊!刚刚不是提醒你们了,你们不是说会昏沉、散乱、掉举吗?当强烈的腿痛出现时,已然掩盖过所有其它的障碍,只剩下「痛」──苦受这个所缘,这不是很好吗?我们不是要得心一境性吗?不过,要注意的是,绝不能起瞋心,因为起瞋就跟恶法相应了。佛陀在《法句经》里面说:无义之苦当远离。所以,如果那个苦能助道,就是有意义的苦,吃点有意义的苦很好,我们要感谢它。

       接着,再跟各位讲一个好像情节有点夸张的故事,它出自南传典籍,内容是说:有一位长老生病了,一位年轻的比丘在照顾他。长老因为病得严重,太痛苦了,就在床上翻来覆去,呻吟不已。比丘见状,便提醒他说:「长老,要正念啊!」长老答道:「是!要正念!」过了一会儿,比丘再问他:「你哪里痛?」长老回答:「我只知道痛,但不知道哪里痛!」

       这样的回答,听来有点奇怪,是不是?但是,如果修过受念处,知道受念处的修持要领,就会明白长老这个回答是非常正确的。在分析之前,先问你们:当你们痛的时候,你们知道哪里在痛吗?

       你们当然知道,而且通常会说:「我的肩膀痛,我的脚痛,……。」不但有「我」,还有「肩膀」和「脚」的分别意识,这个很严重喔!因为那是我执在强烈地执取苦受,那种苦受是有染污的。反观那位长老的反应,为什么他会说:「知道痛,但是不知道哪里痛」呢?这是因为那位长老虽然尚未证道,但他在禅修上下过功夫,也有相当程度的定力,再加上他修过观色法的究竟法;因此当他觉得某个部位疼痛时,他就在痛受的地方观察色聚,而不是去感觉痛苦,因为感觉有时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贪愚之见,但是观察色聚就不同了,如果我们能够观察得清楚,就会发现,疼痛的觉受只不过是一堆色聚的生灭聚散现象,而构成强烈的受的色聚可能是风大,或是火大或地大增盛,在那边猛烈地推动一些净色根,因这种推挤压迫的力量,所以产生痛觉和苦受。

       当我们在痛受的部位观察色聚时,如果能观察简择色聚,并且能见色法的种种相,这时只会看到火大的增盛、地大的增色或风大的增盛等等;也就是说,只有色法的生灭,没有其他。如此,因为只见六根门随着色法转,所以生受,所以会正确的回答:「不见有我,但见于受」这是长老的境界,他的回答是如实正观而有的正法语。

       故事的结尾是,看护的年轻比丘竟然又对他说:「长老,那你应该更精进用功啊!」这样的比丘应该去看护有禅修境界的病人,如果是看护普通病人,这样没有半句软语宽慰,还要人不许呻吟、勉力用功的态度,不让一般人起大瞋恼才怪。

       讲到这里,又想起一个小故事,一般人都是闲时不用功,临时抱佛脚。我有个师兄,他平常都会提醒他父亲说:「爸!你怎么不念佛?」他父亲总会不耐烦的答:「没空啦!忙得要命,念什么佛!」有一次他父亲心肌梗塞病发,这种病平时像没事一样,但发作起来会在短暂的时间要了人的命。那一次他父亲经急救后,住进加护病房观察调养,我师兄去探望他,见他静躺在床,就再提醒他:「爸!你怎么不念佛?」他父亲又很不耐烦的答:「别吵啦!都生病了,痛得要命,还念佛?」所以,一般人是闲时不想用功,忙时无暇用功,病痛时不能用功,反正任何时候都有不能用功的理由,这就是平常人。但是,修行人就不同了,平时把握时机用功,而且常作「死念」──常念自己生命无常,当勤精进。现在你们静坐时会动来动去,就是念死的心不够殷切,觉得自己还有时间,等自己痛完了再来用功,是不是这样?

       再接续前面的故事,长老听到比丘的提醒,就说:「是!我要正念,我要修行!」因为他有禅观的基础,而且已经观到色究竟法,所以他继续观察,虽然精进力不断涌生,但此时他的色身已经衰败,地大相与火大相过于增盛,压迫到他的心脏,苦受非常强烈。南传的注书中记载:「甚至因为增盛相太大了,竟然把他的肠子推出体外。」这种苦受实在太猛烈了。此时,长老因为精进力和正念力的任持,所以只有苦受,而没有「我」在受苦;只有一堆受在生灭,而没有谁在受。最后,长老就问比丘说:「我这样子的用功,你觉得还可以吗?」比丘见状,静静的不敢再多言了。也正因为长老在临终时还这么用功,所以他在色身败坏,断气之前,即时证入涅槃。

       须注意,「受」虽因色法而起,但它是心法,除了要观察六意门与色法的相应,更要进一步观察诸因缘法的无常生灭。由此可知,现在我们所修的受念处「简易法」是非常粗浅的。但是根据个人的经验,这个方法对学员有平衡色身的益处,所以才教给大家。等到大家止观力增长后,就可以用更精微,经论中所教授的方法来观察色法,修受念处,这等以后有因缘再说。

       如是,无论苦受还是乐受,一般人的受是有染污的受,会引生我执、烦恼,而圣者的受是无染污的受,即没有我执与烦恼参杂其中的受。希望大家时常忆念佛陀,忆念圣弟子,为朝向圣者的境界而努力修行。需要分别的是,现在有一些禅修法门,强调必须忍受强烈的痛苦。比如说,有时候会要求禅修者坐很常的时间都不能移动,有时候要进一步观察那些痛的觉受,那种彻骨彻髓的痛苦,而有时候要禅修者能一直观察到痛苦消失。观察一些因人为特意制造的痛苦,并不符合佛陀所教授的「中道」,而且因久坐而疼痛消失,很多时候只是传导神经的麻痹而已,这与空相应胜解,「但见于法,不见有我」的缘起空观的禅观修持,是一点也不相干的。而且,有时坐在那边忍痛,身体苦切煎熬,内心热恼烦乱,只是在僵硬在那里等待、妄想着不痛的一刻来到,无形中让我见我慢增盛,这与以慧观空,因智证圣的修行正道,是一点也不相干的。

       受蕴中的苦受,有人把它拿来当做唯一的修行所缘,当遇到强烈的苦受,纵然身体强忍不动,但若内心只有瞋恼而没有正念,那是不成为修行的。记得《法句经》中曾说:「守口摄意身莫犯,莫恼一切诸有情,无益之苦当远离,如是行者得度世。」在什么情况下「苦受」是对修道无益的?就是当它与贪、瞋、痴相应时,这种需要忍受剧烈痛苦的方法,不是人人做得来,也容易因心念的操作错误,而不能真正远离三毒烦恼,所以,我们就取离苦乐二边的中道行吧!

       总而言之,苦受可以成为助道的资粮,但须注意应时时以正见与净心为伴,如果能够依正念明觉来观察苦受,就不应该放弃这个苦受的机会与因缘,更不应该懈怠,像蚯蚓一样动来动去,而且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动,呈现出来的是不安住、不稳定的毛躁样子。修行不是要忍痒、忍痛,而是要正念明觉,不仅要知道自己目前的身心状况,也要敏锐的观察自己的容受度,在移动之前,必须先像那位长老一样自问:我这样子够了吗?

       再次提醒大家,禅堂所订的一些规矩,一点都不严格,好乐修行的心只有从禅修者的内心自动生起,才算是真精进。同学们这几天的表现,让我心里有喜受,因为大部份都很用功,愿意连香精进,并且平稳安然,希望能继续保持这样的修道气氛。

如实知苦乐

       前面一直在谈「吃苦如吃补」,那么乐受呢?它是否纯粹只是障道因缘呢?它对修行也有帮助吗?有情的生命习惯是趋乐避苦,在趋与避之间,无论是苦受或乐受,都充满了瞋心与贪心,都是染污的恶法。至于不苦不乐受,则是从觉苦与觉乐的比较中得知的,众生在不苦不乐中,也不得安闲,心念很容易因循茍且,飘忽散乱,也是不清净的。对于苦、乐、不苦不乐这三种觉受,佛陀教导我们:用乐受来去除贪欲;苦受如刺,用它来去除瞋恚;用不苦不乐受来断愚痴,修无常想。

       尽管如此,佛陀也赞叹无染污的乐受,就像那位长老修无染污的苦受一样。无染污的乐受是什么呢?比如,与欲界比,色界的初禅就是无染污的乐受,其他诸禅定当然也是,当然色界、无色界的定乐仍属世间,真正无染的定乐是三果以上圣者所证的「离受想次第定」,而究竟的净乐是般涅槃的离系解脱乐。不过,从三界依次升进来说,佛陀先赞叹初禅的乐受,因为那时的心念离开欲界的染污,十分平稳专注。而我们在禅修的过程中,也会有许多乐受,包括禅定与智慧的现法乐,都属于无染污的乐受。由此可见,只要没有染污,乐受也是值得努力以赴去追求的。在禅堂中,不管是以安般念或身受为禅修的所缘,只要我们专注观照,就算还没达到色界初禅的离生喜乐,也会有少许的轻安相生起,但是仍然应该加功用道,以亲尝禅定与诸阶观智的现法乐,以亲证涅槃的究竟离系之乐,这些都是佛陀所称许的无染污之乐。

       我们现在都是在欲界的苦受、乐受,与不苦不乐受中搅和,充满了染污与不净,尽管如此,它们却也是很好的助道因缘,所以也可以用以为禅修所缘。此外,四念处中的受念处,五蕴中的受蕴,都是我们需要观察的,所以在这次的禅修中,特别传授简易的受念处观法,让大家浅尝法味。这个方法对色身的觉知与平衡,有非常好的功效,是一个很好的禅修所缘。

       以下归纳几个修持受念处的要领,希望大家遇境逢缘,如法操作,以确保在整个禅修过程中,不仅学会了技巧,也培养了离染的清净心,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重点如下:

       1. 在观察时,不要追逐明显的感觉,而忽略模糊的部位;因为明显和粗糙的受只需一般的感知力就可以觉察,根本不能增长定力。微细或微弱的受是培养定力的良好所缘,你们要珍惜它;在观察的时候,千万不要草草了事,就算进度慢,也没关系,因为正好可以培养耐心。

       2. 对于模糊的受最好不要观察太久,因为心念一定要有所缘,没有所缘,修定无法进步,因此观察的时间以三分钟为准,至多不要超过五分钟,之后,一定要换部位,否则心念的专注力会退失。

       3. 在观身受的时候,要循序渐进、按步就班的观察,绝对不要忽略任何一个部位,而且一旦观察到了,清楚了,就要移动,不可以在那个部位让它起太强的身受,因为太强的身受对我们的用处不大。有些禅修者因为贪着强烈的乐受,所以常会在禅修时,心念有意无意地寻找乐受,增长乐受,这不是在修行,这是在增长贪心。

       4. 有禅修的书如此教人:观察强烈的觉受,如果痛,就观痛,然后一直观到它不痛为止,能够观到不痛,就表示修行进步。真的是如此吗?定力增强本就会起轻安觉受?但是如果一直以贪欲心希望观到不痛,这整个过程不是在修行,是在造贪业!它只是让我们更增加贪欲而已。因此,同学在观受的时候,有些部位的确会有不舒服的受出现,这种苦受有时很轻微,有时很粗重,但无论如何,都不可以生起「我要把它观到不痛」的贪念,否则是在增长贪念,而不是在禅修,也不可能迈向清净解脱的道路。

       5. 不可以标榜修受念处能治病,乃至于所有禅修方法都不可以如此标榜,因为佛法修行的目的是断烦恼,而不是治身病。只要心念清净,身就会相对健康,至于因过去业所召感的异熟果报身,或因为外在环境的污染,共业所感而有的疾病,若能以离染的清净心来面对,就不会再有因恶心所召感的身苦。禅修可以令心清净,但是千万不要本末倒置地妄想用它来治身病。

       6. 当观身受的时候,有时会越观越清楚,碰到这种情况,禅修者有时会觉得自己被感觉拉着跑,觉得自己还没有观它,它就出现了,于是立刻跑去跟它相应,这样的修法是错误的。我们一再提醒:比如在观头部时,头部什么感觉都无法觉察,但是胸部和腹部的觉受却非常强烈,这时,我们还是应该安住,耐心地观察头部,不可以把它放掉,转去观察觉受强烈的部位。只当在毫无知觉的头部耐心地停留,观察三到五分钟之后,才可以移动到下一个部位,如胸部。但是这下好了,刚才胸部强烈的觉受,现在通通都不见了,也就是说,想观的时候什么感觉都没有,不想观的时候则感觉强烈,这时我们应该怎么办呢?答案很简单,我们还是要安住在现在应当观察的部位,不可以跑去追逐明显的觉受喔!因为明显的受不能培养定力,而随着强烈觉受走的错误修法,又会养成贪易怕难的放逸恶习,与修道一点也不相干。

       这是为什么要你们自己订下一定的观察顺序,并循序依次观察,不可躐等的原因。请大家一定要耐心的做功课,不要沮丧,同时也要用你们的修行来证明:观不到是因为定力弱,只要坚忍以对,持恒修行,依此培养出定力,届时想观什么,都能观得到。

       最有趣的是,曾有同学跑来说:为什么有观的部位才有觉受,没有观就没有(觉受)?禅修者觉得奇怪,不知道为什么是如此?我们前面不是说过吗?受念处是名法,名法是要六根去触境,然后作意,才会对觉受生起感知。所以这位禅修者以不搀入自以为是的成见而亲身观察,就会从亲修实证中得到正确的结果。这样的观察所得是正确的,因为心与色是相应相资的,心念没有作意观察,当然不会感觉到身受呀!大家或许会用平常的经验来提问:那为什么有时候没有观察,却也能够知道(觉受)呢?须注意,平常的心念是散乱而游移不定的,自以为没有注意却能感觉身受,其实在那当下,心念已经缘念于它了。其次,若认为「觉受」纵然不能觉知它,它也是常在那里的,这就犯了常见,「受」也是因缘生法,心色相应才生受,绝没有离色之心(受)与离心(受)之色。所以佛陀要我们如实正观,不要自以为是地幻想。在禅修中作观,是心念起作意、注意,触对境界而生受,又作观就能觉知受,因缘生法之受就出现,受蕴就生起!我们如果能一直不怀着或是此或是彼的成见,只纯然地如实知见,如实正观,则就会像那位禅修者一样,纵有不正知见,也会被如实正观的结果所摧毁、否定,亲自地印证到诸法的无我缘起。无常法是禅修者亲自观见的,老师扮演的只是印证的角色,正法必须亲自去现观,而不是光坐在那边妄想:世间是常啊!有这个,有那个;本来是这样,不是那样……。

如实正观

       佛陀教导我们要如实正观,就能现见诸法的无常、无我、无自性,我们在禅修中,就是学习现见于法。安般念除了可以修定,其实也可以修观,但是在这个课程,我们以安般念来修定,所以很少、甚至没有提醒你们要以之练习修观的技巧和运作的方法。现在课程的进度是以身受为正念正知的对象,之后还会教四界分别观,这些都是观门,我们要把过去的成见、常见、断见、邪知邪见全部放下,如实知见地直接观察诸法的实相。我们常常在经典中看到,佛陀与弟子们在短短的两、三句对话中,就能证得圣果,除了已具足波罗蜜之外,这都是从直接观察诸法,现见诸法实相,以见真实得证究竟的。如果是忽略真实,在那边打妄想,往往会流于胡思乱想的妄见、错知。

       佛法修行的究竟目标是解脱所有的烦恼与无明妄见,达到离苦得乐的涅槃之道,在止观修行的道路上。以安般念来修定,属于共世间的定学,从今天下午则开始修学佛法不共世间的殊胜法,唯一的灭苦之道,这是如实的观察,也是不共世间的慧学。对于初学者,只能一步步的引导,让大家浅尝法味,因为七天要证果是非常少见的,到目前为止,我们只碰过一位禅修者,可以在七天之内把所有精深的观门都一一完成,一般人需要花较长的时间来修行,所以请大家不要心急。如果想从修行中得受用的话,就必须非常精进的用功,不可以懈怠,二六时中,除了睡眠之外,都得绵绵密密的用功,不要散心放逸。

       现阶段的功课是观身受,多数的同学定力不够强,所以在移动时的「观身如身念住」,只要观察身体的姿势变换就好,不观鼻息,不观三十二身分,也不观四大。佛陀的教法虽然很深,但都是从浅的开始,次第升进,比如「观身如身」,如果只是观察姿势,那不是比较简单吗?只要稍为摄心正念,每一个人都观得到。这不是较浅易吗?佛陀教导初学者观察移动的身体,觉察姿势不断的在变化,这不就是无常吗?这样的无常现象怎么会观不到呢?愚痴无闻凡夫老是睁眼说瞎话,无常的动作明摆在眼前,却偏偏想要去找一个常存永恒的、不变的灵魂,或生命的本源之类的东西。

       佛法的修行不建立在忽视真实的想象,从身体姿势的变化无常,到鼻息变化无常,到色法究竟无常,从受无常,想无常,乃至于所有心念无常,一切有为法,无一不是无常。

       大家从粗至细,由浅到深的依次观察:移动时观察身体姿势的变化,静坐时摄意鼻息,增长念力。而现阶段的功课是观身受,观身受亦可知无常。等到晚上睡觉养息,这时就不要太专心观察,太专注精神会变好,就不能入眠了。可以让心轻松地念住全身,觉知苦受,觉知乐受,觉知不苦不乐受。最好是连这些名词也不要有,只要知道不同觉受之间的区别就好,注意不要观得太专心,否则会睡不着。越专心,精神越好,大家经过了几天的禅修,精神都非常好,不需要太多睡眠,由此可以从中印证一件事,即:平常我们因为多烦恼、多寻思,所以才需要很多的睡眠。这几天,除了清净的法以外,不思惟、不作意、不造作恶法,不与之相应,睡眠不就自然减少了吗!晚上如果睡不着,千万不要起来用功,因为你们的色身还没有跟上来,久了会撑不住,所以,最好安静的躺着,不要因为担心睡眠不够而辗转反侧,在未入眠时,仍然要摄心安稳,念住于四大。

       同学们要互相护念彼此的道业,动作要轻盈,不要发出很大的声响,要自爱,不管睡不睡得着,第二天听到板声,立刻以正念明觉的心观察自己醒来、起身、转身、下床等一切的动作,如经典中提醒的:要像坐观卧人、卧观坐人一样的觉知、观察。进了禅堂,就按照我们下午所讲的修行重点和原则,观察身受,精进用功。

再次叮咛:正思惟的重要性

       最后再次提醒大家,有些禅修方法特别强调以强烈的苦受做为修行的方法,有的则常常用一些特别的姿势或缓慢的速度来修行,其实这是非常怪异的,我们应该用正常的速度来行走,不要故意走得慢。一个禅修者曾向我说,他曾在某个团体禅修,被要求做每一件事都要慢慢来,认为动作慢观察得比较清楚,所以他凡事放慢,活像转不灵光的动画,夸张的是洗澡常要花一个半小时以上。怎么洗呢?首先,慢慢觉知手握到水瓢,接着观察水淋到身体,然后慢慢抹肥皂,以便观察……。试想,我们禅堂有一百多人,如果每个人都洗一个半钟头,那还得了!慢的动作对定力弱的初学者,当然比较好观察,但是究竟色与心法的运转其快无比,只重视特意做出慢动作以便观察,却不知自然生灭的法剎那生灭,快速变异,不重视培养甚深定力,只一味舍本逐末地放慢动作,不但举止怪异、不正常,终究是错误的方法。

       所以,修行要正常,要见得了人,见不得人的修行方法不要用。我们在《阿含经》中从来没有看过佛陀教导这样奇奇怪怪的方法,所以,不是披那种袈裟的就是原始佛教,他们当中有些人的教法是很诡异的。大家目前在禅堂中观身受,以后还要学习观色法和名法,究竟色变化很快,心法更快;如果你只能观慢,不能观快,那微细的法就没有观察的希望了,因此那种修法,无法观到究竟,破极微,见心色相资,剎那生灭、缘起无我。

       修行要如常,该快的时候快,该慢的时候慢,无论以何种速度行事,重点是每个动作都保持正念正知,不与烦恼相应。修行要正思惟,大家在修学四念处的身念处时,仍然是正常的姿势,以正常的速度进退行止,不要举止怪异,不伦不类,活像马戏团的杂耍。重要的是,在任何时候都能正念正知于四念处。定力不够,就从粗显的作观,待定力深厚,则纵然举止快速,心念剎那变迁,也能观察觉知得了了分明,这才是佛陀所教导的正法修行。

       我们以前在禅修的时候,也曾碰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修行主张与怪异的修行举止,比较夸张的是入神时的手舞足蹈,摇头晃脑,或哭泣或大笑;比较斯文的是双手轮流不停移动,或是走路行禅时姿势因为放慢而显得怪异。对这些琳琳总总的非常现象,常感困惑而疑惧不解。当时也曾想:难道这就是修行吗?要学这种怪异举止吗?这样怎么能见人!那时对佛法的正见不足,不能掌握正法的精神,虽然直觉奇怪,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现在知道了,也说得出来,所以就把这些经验直接告诉你们,希望你们不必走冤枉路,希望这个禅堂出去的人举止心态都能正常。

      无论如何,我们总是世间最有福报的人,在修行时,要时常感恩佛陀,感恩圣弟子,能够将这么纯一满净、梵行清净的法传下来,使我们不致白白吃苦,白白轮回!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如实观受 禅七开示录(十)――第五日 晨诵
下一篇:坚勇前行 禅七开示录(八)――第四日 晨诵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当代佛教藏经阁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佛教图书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