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入菩萨行论 第十八讲(第5品)
 
[入菩萨行论讲记·雪歌仁波切] [点击:1697]   [手机版]
背景色

《入菩萨行论 十八》

雪歌仁波切讲授,法炬法师翻译
2005/09/04

遇到苦时,我们会生起忍辱。忍辱可分为三种:①安受众苦忍②谛察法忍③耐他怨害忍。一般遇到苦时都会生起无法忍受的心,无法忍受,就会生起瞋恚。能忍受就接纳,这就是修持忍辱。修持忍辱,是灭掉生起瞋恚之门,将生起瞋恚的门掩蔽,修忍辱可以灭瞋。

如果真的生起瞋恚的话,就很难将它灭除。所以要在瞋恚还未生起之前先做好准备。先从小小的瞋恚开始练习,真的发起大瞋恚时是很难将瞋恚压伏住,因为在那个时候心已错乱。第一是我们还没有生起瞋恚时,要学这些思考,慢慢的,当生小小的瞋恚时,试试看能不能灭除。慢慢有了这种经验,就比较不容易有的生气。真正生气冒火时,《入行论》就离我们很远了,完全没有办法思考这些。

当凡夫要依对治法来对治烦恼时,最重要的是要远离能生起烦恼的对境。要将能生起烦恼的对境断掉,因为生起烦恼时,心就被烦恼所摇动。心要离开境,不是境要离开。

远离生起烦恼的对境,对凡夫而言是很重要的,尤其可以透过修出入息的方法。一般禅坐之前,应先修出入息,先将烦恼妄念灭除,才能入修,所以用数息的方式来修,有助于我们远离烦恼。

心转移到其他的对境,数息的方式对离开烦恼的对境,有帮助,我们平常说气与心识互相有关系,走的时候一起走,做时一起做,做跟走好像同时运作,所以数息时,心一直专心跟着呼吸。因此,我们的呼吸一定要慢,慢呼、慢吸,呼气、吸气时都要慢。当然我们的气若慢,心也会跟着慢。烦恼的心本身很粗猛,好像不会平平安安的,往往超过速度,不该走时走很快,不该想时,会乱想。

数息时,心自然也会慢一点。经典说数息是自自然然的呼吸,要自自然然的呼吸也不是那么容易。对我们来说,几乎都不是自然状态下的自然,都是被烦恼带着走。因此,只要一见到颜色或贪心的对境,就会好奇,好像比较敏感,较大的贪心时,气就会荡一下。瞋心也一样。贪和瞋,每天24小时都是小小、常常的、一直一直不断的生起。

仔细观察,也有影响我们的气,我们的气完全没有自自然然的,不该呼的就呼;不该吸的也会吸,所以我们的呼吸比较粗。数息,应比平时呼吸还要慢一点,就有一点靠近自然。气慢时,心也会跟着慢。

这是美国一种心灵课程的说法。做十次很深的呼吸后,慢慢的呼,又慢慢的吸。慢个十次,像生气,然后降下来,此与佛法讲的用意是一样的。所以生气时不一定要禅修,在车里、或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马上做这种深呼吸。仁波切说,我们须趁着还没有瞋恚生起之时先做这些思惟,等瞋恚到来时,才能够有所应变。

看第126页文,寅二、于所作不乐者遮止瞋恚分三:卯一、遮于己作恶者起瞋分二:辰一、生苦者应忍分三:己一、、安受众苦忍分五

午一、思惟有漏皆苦(广论299+3 300-5)

安乐之因偶一生,苦因极多数无量

午二、思惟习苦之功德(广论86+7 300-5)

无苦出离心不生,故心当生坚定解

为遮苦行好角斗,烧身断肢诸苦受,为无义事尚能忍,为求解脱复何恨?

我们处在痛苦轮回当中,在轮回里苦多乐少,如果我们能对苦思惟比较多,多靠近、多亲近一点的话,就比较能够接受,思惟把苦当朋友有的好处, 觉得它对我有什么帮助,内心就不会那么苦。

我们应如何亲近苦?如何思惟苦的功德?「无苦出离心不生,故心当生坚定解」。没有苦,出离心会生起;悲心也升不起。如同像皈依一般,若是没有畏惧的恐惧心,就不会生起皈依心。修下士、中士及上士道都一样,没有苦就没办法修了。

依着苦,我们可以去做全部的修行,所以对苦不需要害怕,应对苦生起坚定的了解。全部的修行都要仰赖于苦。皈依、出离心、菩提心,要生起这些都必须要仰赖苦的帮助。

没有办法帮助我们趋向解脱、遍智的苦行,如外道的苦行,一天、两天、或三四天的断食,或在自己肢体上做种种苦行的外道修行。他们都能够忍受那些没有意义的苦行。那我们遇到苦时,苦可帮助我们修行,我们又何以不能忍?

如果我们没有遭遇过什么苦,没有苦的经验,对别人的苦就不会有感同身受的觉受生起。我们在这世界上,能彼此相互帮助、相互利益的行为,就是建立在自己曾有苦的经验上。苦具有这些利益,我们若加以思惟,则有利于修行;否则,就只是感到苦而已。初遇苦,是很难习惯这些所遇到的苦状。

午三、思惟熟习自不难分二:未一,广说分四,申一,久习自成顺易(广论301-2):

难事久习转为易,世间何事不如此,故于小事当练修,令于大事能堪忍。

接着举例说明。

申二、以喻成:

不见蛇虫蚊蚋苦,或为饥渴等苦逼,或生疥癞身搔痒,诸无义苦久亦安。

对这些小苦加以习惯,并串习它,将来遇到大苦时,就能忍下来。接着讲所应该要忍受的对境,申三、所忍之境(广论300+1)

若遇寒热风雨侵,疾病拘囚及捶打,不应嗟吁以为苦,若以为苦害转增。

会让我们生起苦的对境,如,不该冷时冷,不该热时热,不应吹风时吹风,不应下雨时下雨,或疾病、或人和人之间的纠纷,拘囚、捶打等等这些苦。如果无法忍受,反会让这些苦,对自己的伤害转增、变强。如果能忍下来,苦的伤害就会转的变小。

这些对境能忍受下来,对自己是有利的。这些苦若是站在安受苦忍的角度而言,它们可以激励我们生起出离心,一定会想要出离这些苦;若站在谛察法忍的角度看所有的这些苦,轮回本来就是法尔如此;站在耐怨害忍的角度来看,对所遭受到的这些苦,就不会再一直想了,因为不断的在那上面反复,而陷在里面,对自己没有一点的帮助。

遇到瞋恚的对境时不应该起瞋,理应修忍辱,这样可以让修忍辱的力量能够增强,慢慢也可以习惯于遇到的对境。

申四,熟习则生忍力之喻。(广论302+6):

或人见自身血出,临敌无却倍勇毅,或人见他身出血,惊惶颠倒身仆地,彼由心性或坚毅,或复怯弱而差别。

一个人的勇气差别何在?仁波切举例说明,古代的战争,都是拿着刀剑在作战,有一些很勇敢的勇士,即使自己被砍,甚至肠子都流到外面,他还是可以用一只手拿(捧)着肠子,另一只手拿着剑继续跟人家战争,那么样的勇敢,可是有一些人只要看到别人出一点点血,就吓得连看都不敢看,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不同呢?是个人的心和想法不同的关系。所以遇到苦的时候,我们可以去转念。

仁波切说,也不必像那样,提着肠,拿着剑去跟人家作战,那样做是很傻的。应是要我们遇到逆境、苦境时,应该有那么强的心力,这只是比喻而 已。

未二,摄义:

是故虽负致命伤,应不以其苦为害,诸有智者受苦时,不令心体受昏扰。

当遇到这些情况时,心的宁静不应受到情况干扰,要保持宁静,让自己的心力更坚强,用更增长的力量,计划我该做什么,准备让心力更强,面对苦时,我要怎么处理?苦从何处来?怎么把它断掉?信心还要更增长。遇到苦,心里增长出离心,准备怎样离开苦。当瞋恚来伤害我们时,应保持心的宁静,不被瞋恚所扰乱,用智慧有计划性的对治及驾驭瞋恚。

午四,勉力断烦恼之功德(广论200-2)

与诸烦恼作战斗,临阵之时伤害多,虽有极苦断命伤,瞋等怨敌终降伏,是为勇士称胜者,否则唯歼自死敌。

战胜瞋恚,将瞋恚降伏,才称为勇士。譬如有甲乙两人争吵,乙无法忍受将甲杀了,可以称他是很有勇气的人吗?不能。为什么?因为甲迟早都会死,所以你将他杀了,不能称为勇士。真正的勇士是当遇到情况来时,能战胜逆境,心的不被扰乱。一具尸体躺在那里,拿一把剑去刺尸体,可以说那个人是勇士吗?不可以。

这边才说,和烦恼作战时,当然有很多伤害,但心的宁静不可以被扰乱,「虽有极苦断命伤,瞋等怨敌终降伏」,如果仅仅是战胜敌人,不能称为英雄,真正的行者,是要战胜烦恼,才能称为英雄或勇士。

烦恼怨敌,是我们要去战胜的。这边的词句,对我们有很大的利益。当我们面对烦恼时,跟烦恼对抗时,这词句帮助我们,让心能够转变,能生很大的转变。

怨敌」是贪瞋上用的字。他是我的敌人,如果我跟他真正作战的话,我要赢!这是形容贪瞋的用字。对我们来说,用那些字形容贪瞋,比较有力。有时用这些句型,对我们比较会改变,比较会心动,因此心会转变。跟烦恼对抗时,也可以说烦恼是我的敌人,是我们大家的敌人,不只这辈子,生生世世也都是我们大家的敌人,但是这里也有一点点瞋心,是烦恼上面的瞋心,对烦恼产生的瞋心。

问:对烦恼的瞋心是不是善的?

答:前面《入行论》也有问答,你们忘了吗?意指,它不是烦恼,一般这种心是瞋心。「马舵」处理意外就是讲烦恼,他不是烦恼。

第四品中文第79页(藏文第130页)「能断烦恼非所断」,藏文「于杰」之意是打针、对抗它,这些不是烦恼:

我于此事应贪着,怀恨不舍而遣除,虽如是具烦恼相,能断烦恼非所断

不是烦恼范围里面,过去过去就会忘。

藏文,能断烦恼,并不属于烦恼之意。能断除烦恼表面上看起来是起瞋恚,好像是烦恼,可是它并不是真的烦恼,不在烦恼范围里面,所以这种的瞋心可以生起,接着看苦的功德及苦的利益是什么。

午五、广说习苦之苦德(广论86+7 300-5):

次应于苦观功德,由厌患故除憍慢,于轮回者起悲心,于罪羞惭乐善法。

从观苦思惟苦的利益,可以让我们除掉憍慢的心,对他人会生起利益的悲心。

【仁波切补充:「慢如高山,法水不入」。高山没有水,草当然不会长出来,我慢,便生不起功德。对自己来说,完全不会往上走,完全不会学到一些东西,当受苦时,慢就会降下来,相反的就会往上走;对别人来说,若自己完全没有受过苦,对别人也不会慈悲和关心。如果自己受过苦,就会对别人关心。所以受苦,不但对自己好,对别人也好;不只这辈子,下辈子也是。当这辈子受苦,就会尽量减少恶业,增长善根,「于罪羞惭乐善法」,自然不会去做恶并乐于善 法。】

一般当我们遇到苦时,一定会生起不愿意受苦的心,这种不愿意受苦的心,就是想要离开痛苦的心,这一点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以自己的经验推及到他人,看到他人受苦时,我们也会见到他人不欲受苦的心。这就是推己及人的意思。所以当看到别人受苦时,要想着,我如果是他的话,我又怎么能够受得了那种苦?如果能这样,就比较容易去为他人着想,要是没有这样的感觉,则他是他,我是我,他受他的苦,我是我,就不会有为他人着想的心。

他人与自己之间的关系是很重要的,自己是依于他人而存活的,所以他人是很重要的,我们要感念他人的恩惠,这也是念恩生起悲心的方法,思惟他人对我们的恩惠非常大,甚至我们要获得解脱、遍智、佛果都要依于他人才能获得。

悲心,是我们想到别人的苦之前,先要了解受苦的众生对我们有什么帮助?我们跟他有什么关系?这些都是要懂的,这很重要。如果不清楚,他是他,我是我。我受我的苦,他受苦是是他的事,就不会有悲心。以上是安受苦忍部份,接着看谛察法忍。

巳二、谛察法忍分二:午一、广说分三:未一、瞋及有瞋者皆依因缘不由自主分二:申一、瞋及具瞋之补特伽罗不由自主分三:酉一、不应瞋有烦恼 之人之理

于诸大苦出生处,胆等病原不瞋恨,何故瞋于诸有情,彼亦缘逼不自主。

遇到对境时,有时候会让我们起瞋;有时不会。譬如,四大不调的疾病,像胆病…等。我们不会对自己的疾病起瞋恚,可是对于他人的伤害,却会起瞋。这就是要站在法的角度观察,为什么对自己的胆病等这些不起瞋,而对他人的伤害起瞋?回答说:生病、身体四大不调,并不是四大它自己想要生病,就生病。有人怀疑,生病是四大不调,但四大不是要让身体生病,我们才生病的;反之,别人则不是,别人是因为生起想要伤害的心,才来伤害我们,因为有这种想法,以下如此回答:

譬如吾人遭病苦,虽非所欲病自起,如是彼虽非所欲,亦由逼迫生烦恼。

别人来伤害,也是因为被烦恼逼迫的关系,才不由自主的来造做伤害。

酉二,瞋非随欲乐而生:

虽未思惟彼应瞋,世人率尔生瞋恚,虽未思惟彼应生,如是瞋心自生起。

他虽然不想生瞋恚,却生起;虽然不想生烦恼,但烦恼也因之而起。这并不能够自主的,不是他自动要起瞋,也不是他自动要起烦恼的。他虽不想生瞋恚,可是却生起来了,生瞋恚是不快乐的,没有人想要不快乐。对方也是一样,他不想生起瞋恚,不要不快乐,却生起来了,他是在不由自主的状况下,生起瞋恚,因此,对方也是我们起悲心的对境。

酉三,诸恶悉由瞋出自无主宰:

所有一切诸罪失,恶行种类多无量,悉从众缘力所生,非能主宰得自在。

他人起瞋恚,也是因为众多因缘之下才生起的,是不由自主的。在众多因缘聚合之下才生起,所以我们无法指出,是那一点让他生起来。如果可以指得出来,表示它是实有的,不是的。当起瞋心时,我们会觉得他是主动的、实有的、自主的,来伤害我。是主动的、实有的、自主的,我们还因此更生气,所以我们不可以认为它是存在、实有的。若觉存在、实有的念头很强,我们会更加倍生气。所以我们要想他是透过众多因缘聚集而产生的,并不是实有的,这就会帮助我们不会那么强烈的生气。

当我们生起很强烈的瞋恚时,对于来造作伤害的他方,会认为他是实有的,好像他具有一切的能力,来伤害的能力,好像不需要观待于其他因缘而来造作伤害。

这时,我们可以去思惟依缘而生起的意义,很猛力、强烈的瞋恚就不会生起来了,可是,在思惟这些是因缘聚集才造作伤害,会在思惟这些因缘聚合的这点上更加生气,这就是思考上的问题了。所以在思惟因缘聚合时,要思惟因缘是依于他,依于这些因缘,依于他者的这些因缘聚合才能造成伤害的,可是有时候我们在思惟时,就会去想说这个因、这个缘他是实有的,每一个都是实有的,越思惟好像实有越来越多、越聚越多,那我们所起的瞋恚会越大。

思惟因缘的聚合,也就是思惟它是依于其他者才造作,而不是思惟因缘本身就具有这些能力,若如此想,就会执他为实有,因缘是实有的,好像堆积很多实有在一起。

当我们在思惟起瞋恚的对境时,在思惟时要去思惟他是由众多因缘所聚合,用这种方式去分析。如果说光是要把这些让我们起瞋恚的对境,完全将他丢掉,完全不去想他是很困难的,既然我们会去想他,就要利用会去想他的这一点去剖析,进入到起瞋恚的对境里去剖析、分析之后,瞋恚就自然可以息灭掉。

在《缘起赞》的藏文,所叙述的因缘,对我们凡夫而言,会生起执着心;对中观行者来说,会生起缘起智慧或空正见。凡夫生起执着心的那种情况,对行者来说,却都转成帮助到空正见。凡夫会一直思考他为什么会伤害我啊?一直生起瞋心,但,一位行者,是会灭掉瞋心的。

申二,彼等之因缘亦不由自主:

彼诸缘等亦未尝,思惟此苦当生起,彼所生者亦无心,思惟我今当生起。

因缘也是一样。它本身也是不由自主,只是依于他者而暂时聚集在一起,所以我们执为实有的对境,其实是没有的。现在讲到谛察法忍。站在法上观察,到底对境是实有?还是非实有?于是破外道。外道是主张不观待因缘的,所以他们主张有所谓的我、神我和能够自主的神我。

请看第132页「未二、破能自主之因分三:申一、破数论之我及神我有自在分二:酉一、破神我自在生起不安

所谓神我何所许,安立我名是何物,彼亦非由作是想,谓我当生始出生,若不生者彼非有,彼时许生是何物?

这里讲到《数论派》的主张,有所谓的神我(总主),他们认为这是轮回的根本,他会起种种的变化,二十五种的变化,如四大、六入等等这些,感受或值遇这些变化的就是补特伽罗,或称士夫或称我,他们认为补特伽罗非因也非果。由这个「神我」起种种变化,他们认为说「神我」是因不是果,这「补特伽罗」他会值遇在轮回当中这些种种的结果,这样的主张是不应理的。

最后二句「若不生者彼非有,彼时许生是何物」可了解果要出生,必须要由因而来的。所谓的出生是前无今有,先前没有,现在有了,才会生出来。若如他们所说的「神我」是因、是常,有不应该会出生。既然是常,就不该有所谓的生或灭之类的现像,也不该时而有,时而无,因此,果必定从因而出生。因如果是常的话,怎么可能会出生,常是不会出生的,这一句是在破数论派的主张,仁波切说怎么去破不知道。

「总主非补特伽罗」,好像有一点无明的意思。无明是整个轮回的根本,怎么会有那么多众生在轮回里面一直忙,说他的因是「神我」(总主)。所以佛教在辩经时,总主他不会生果,他本身是不是所作性?认为他不是所作性,他永远是常,他造作出来的是所作性,辩他时因是什么?因是「神我」(总主)。佛教辩的时候因是常的话,就永远在,他的果也是要永远在,因永远在,一定是果永远在,为什么?果的时候,有时会有,有时会没有。果有时生,有时不生的话,他的因一定是须要所作性,此是辩论的方法。今天讲到此,有问题可以提问。

问:早上仁波切在讲解苦谛和集谛时说,了解苦谛之后会生起出离心;了解集谛后,也会生起强烈出离心,有此二种心,但是真正的灭谛是要有方法。不管集谛或苦谛,都是想生出离心,为何到了思惟集谛时,灭谛就会有方法去断除集谛所生起出离烦恼、断除烦恼的方法?

答:思惟集谛,才能观察到苦谛的因。之后还有一段路要学,能不能断除这些因,这是学灭谛的阶段,学灭谛时就是能不能断除这些集谛。

问:不管了解苦谛或集谛,都知道这是须要断除的,但没有方法,如此还是没有解决问难的问题。问难是说,苦谛生起之后有想要脱离,集谛也是一样,有想要求脱的心,可是都还没到灭谛的阶段,还是没回答到为何是集谛接下来才是灭谛的问题?

答:有回答。因为苦谛之后一定要观察他的因,否则,怎么断除苦也没有办法,所以一定先要观察因,才有机会知道能不能断除,才有机会了解灭谛的方法。修灭谛时下决心,我要走离苦解脱的路,我要达成这个目标。

前面所说的苦谛和集谛,是没有这种勇气去做这件事,只是很想要而已!比如说我很想去美国,只是想而已,现在有能力去了,自己很清楚有能力, 所以很勇敢的去准备,因为很清楚自己是可以到那边,想去看美国是怎样子,想看一看、听一听,或去西藏,或印度,也都只是很想去而已。现在我们谈时轮金刚灌顶,讲很多,很殊胜,哦!很想去,这都是苦谛和集谛的情况,「离开这,要去那」的一个需求,但是能不能请假?这些都需要考虑。若可以请假,才可能到那边。机票价格多少?有了钱,所以下决心,我要做。这种想法就不一样。

问:了解苦谛之后就有想脱离轮回的心,这样想脱离轮回的心是不是灭谛?

答:想,不是灭谛。想的对境-想脱离轮回,「脱离轮回」是灭谛。但是学灭谛、或修灭谛、思惟灭谛,就不一样。思惟灭谛是能不能做到这个事情。

问:仁波切在解释轮回流转的道理时,讲说有二个意思,一是指投生处,一是在投生过程不断在人啊!或天啊!地狱这样投生过程,论著当中,所谓流转的意思是这二个都是?还是只有其中那一个?

答:略论中是讲第二种。把连接称轮回,没有讲整个身体就是轮回,善界投生的地方不是称轮回,它是这边到那边的阶段,或穿起来的称轮回,不断的一直相续著称轮回。有的经典会称相续他本身是轮回,整个世界也是轮回,我们的身体也是轮回,也有这样的称法。

问:有三个问题请问仁波切:区来这里学了一年多,觉得好像都是在读书,学佛法的目的,应是为了要实践在生活里,不知道应如何做?参有什么方法可以帮助自己看清楚自己?财最近有一个想法,想帮助我的人,因而产生烦恼,我自己也想助人,但,也因此产生烦恼。可能,能力及各方面不足。我们想要发起大乘的心,想帮助别人,可是能力不够,又很容易生起烦恼,此时如何帮助自己,也帮助别人?

答:自己修身很重要。这里一直在教怎么修,一直教及解释,这些是可以拿来用在自己生活上面的,实际上没有办法,你的工作怎么样?他的工作怎么样?我们的课是总集的课,这个课跟他自己配合,有时候是要自己跟老师问,这个课今天我怎么配合?在我的工作上怎么配合?仁波切就无法在大众中针对每一个人的工作如何配合。

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是个人的想法不一样,有人觉得这样学也是修;有人觉得这样学有打开智慧,看到很远的一个路,心里就越来越勇敢、稳定, 好像这种帮助很大的感觉;有人会觉得没有实修而一直叫叫,也有这种;本来很多人的个性、根器不同,所以很多人的想法会不一样,这是正常的一个问题。在那里问题会出来,本身我们人有不一样的想法,这是不是很重要?当然他问的是很重要,我们实际上要帮助到自己的调心、行为要改、对周围的人也会帮助到,这是最重要的一个事情。

仁波切建议:大家有问题时,各别的问题,就跟一些老师,或仁波切也可以解释一下,佛法上面我们怎样调心,或怎样有帮助这些。有时是理论是对的,可是本身还没办法做到这个阶段,这阶段我们会说资粮不够,所以理论都清清楚楚,还是完全做不到,就很有距离,所以此时就要累积资粮是很重要的,才会感觉到那些都能用。

问:有什么方法可以帮助自己看清楚自己?

答:自己那里有错误要看清。就学佛的人来说,不要先看别人,要看自己。从这个角度,一定可观察自己的内心,所以应该看得到自己的部份比较多。当观察别人时,会看到别人不好的地方,我们不应不理他,或不屑他,要关心他。看到别人的不是处,就关心他们,反之,若一直不理会,就好像看不起他们,这是不对的。在别人身上找问题,这也是不好,对别人,我们应尽量找他的好处,看到不好的时候,用他的好处,帮他处理不好的部份。

问:最近有一个想法,想帮助我的人,因此而产生烦恼;我自己想帮助人,也因此而产生烦恼,可能是因为能力或其他方面不足。想发起大乘心,想帮助别人,可是能力不够,又很容易生起烦恼,此时如何帮助自己,也帮助别人?

答:要是别人真的用心想帮助的话,他们也不致会生起烦恼的。我们也一样,对别人用心帮助,应该不会有那么多烦恼。若没有百分之百的用心,只想当好人,想要得到多一点福报,这些都是执着的心,这样就可能会生起烦恼,这是根本的。

帮助别人是看自己的内心。正确的话,用心也有不同程度。菩萨的用心和我们的用心就不一样,可知我们用心的程度,自己要清楚,可以干干净净的用心,这个用心就有帮助了。虽然不像菩萨有那么大能力的用心,当自己要用心时又受不了,所以不要轻易就答应的念头。这是自己讲了一个谎话,别人对我们的信心也不见了,我们看到他也不好意思,只是生起烦恼而已。

了解自己有没有能力做到,要讲清楚,可以做到怎样情形,「若有机会,我可以做到那样,但不确定,是不一定哦!」跟他讲明,「这个,我一定会帮助,那个,就不一定,所以不要那么依赖靠我。」

问:可以讲实例吗?因为工作的关系,有一位小朋友从一年级开始每天都哭着找我,要打电话给奶奶,要回家。刚开始,有帮他,跟他讲了许多话,但后来发觉,越帮就越来找我,每天都说要打电话回家。现在已经二年级了,每次看到我就一直哭,哭得淅沥哗啦,不想上学,说肚子痛要打电话回家,我在精神上被受到影响。

另一位家长,因小孩大小便失禁,每天都要来健康中心换尿布,每次大人、小孩彼此都很痛苦,妈妈在换尿布时都会打小孩,过程中都会闹一些情绪。刚开始,试着要帮助他,前几次还好,后来,就越来越受不了,不知道怎么办?这个境,一直存在,会一直遇到这种境。可以帮助时就帮助,不可以帮助时,就离开,不知道要怎么办?遇到这些学生,会想帮助他,这可能是他的业吧!想帮助他,有的可以让他有一些效果,有一些当然也有种下种子,可是效果很不彰。那我想说还是能够的话,希望可以帮助他们。

答: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帮忙是用心的。但是用心的程度要注意。没有能力或做不到,也要观察,好像车子没有办法开得很快,有时卡一下比较好,好像煞车煞一下比较好,他本身没有办法开一百二,只能开九十,就慢下来。

问:上午的略论,提到学皈依。当在思考时,提到在共下士道是现在的目的,而非究竟的目的,如何在实际做时,除依思考以外,如何将修上士跟中士融入在同一座法里,不是在皈依的话,思考业果起畏惧心的同时,也不是为了要求下士道来生的善生,怎样做才可以同时融进去,而不是只为先修一个下士道,不晓得要怎么做才正确?上午上共下士道时,谈下士道求来生的增上生,修增上生时是现世、暂时的,不是究竟目的。可是如果要学,真正在做的时候,要怎样把究竟的目的放在里面,而不是只做这一段,而究竟的动机没有放进去,怎么做才可以做到?

答:思惟来世投胎暇满的人身,为了什么?不要把它放在最究竟的位子。若是得到了,我还要做什么?这样的看法,来世的人身要看他是为了要什么?为了要生起菩提心,一直要往上走就是成佛,为了要修行。

思惟修皈依这些,可获得下士道增上生、人天果报,这些都只是将来要得到最究竟、最终目标解脱佛果的借镜、戒道,用此来思惟,即是将究竟目标摆进下士道来。下士道暂时目标是增上生(人天增上生),想说要获得增上生是为了达到最究竟目标的缘故,所以我要获得增上生,就是把最究竟的目标放在里面来了。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入菩萨行论 第十七讲(第5品)
下一篇:入菩萨行论 第十九讲(第6品)

 《入菩萨行论》讲记(一百零五) 《入菩萨行论》讲记(一百零四)
 《入菩萨行论》讲记(一百零三) 《入菩萨行论》讲记(一百零二)
 《入菩萨行论》讲记(一百零一) 《入菩萨行论》讲记(一百)
 《入菩萨行论》讲记(九十九) 《入菩萨行论》讲记(九十八)
 《入菩萨行论》讲记(九十八) 《入菩萨行论》讲记(九十七)
 《入菩萨行论》讲记(九十六) 《入菩萨行论》讲记(九十五)
 《入菩萨行论》讲记(九十四) 《入菩萨行论》讲记(九十三)
 《入菩萨行论》讲记(九十二) 《入菩萨行论》讲记(九十一)
 《入菩萨行论》讲记(九十) 《入菩萨行论》讲记(八十九)
 《入菩萨行论》第88课 《入菩萨行论》第87课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当代佛教藏经阁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佛教图书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