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净土决疑论》讲记 二
 
[传印法师] [点击:2062]   [手机版]
背景色

 《净土决疑论》讲记(二)
释印光造论 释传印讲记

一、序分
  (一)总序——纲宗:明净土法门契理契机
  1、以药喻
  【论文】药无贵贱,愈病者良。法无优劣,契机则妙。在昔之时,人根殊胜,知识如林,随修一法,则皆可证道。
  世间医药能医治身病,能令人四大安康,脱离病患疾苦。然而,必须对症下药,方可愈病。并不在于药品本身贵贱,能治好了病,便是好药。此理,人所易知。佛陀为无上大医王,能令人断除三惑烦恼的心病,脱离三界六道轮回生死的痛苦,永享安隐。
  然而,佛度众生,皆是观机施教,对机说法,功不唐捐,法无虚设。所以几乎都是收到立竿见影、当下见道证果的效果。佛涅槃后,正法时期五百年,又像法时期一千年,人们奉行佛的遗教,机教相投,经过修行而获证圣果。这便是人根殊胜,即人的根机敏利,多为上根利智之人,所以当时知识如林。
  所谓“知识”,指大开圆解或明心见性有一定修证的人。吾人修行,是离不开善知识的,也是不可以离开善知识的。如今的寺院,大家和合同居共同修持,都是具有互为“知识”的功德作用。
  随修一法,皆可证道。证道:能不迷于生死,方可谓证道。断见惑预圣流,断思惑则全出生死。而预流的初果圣者尚须于欲界天上人间受生七次,断三界思惑尽,证声闻四果阿罗汉。梵语阿罗汉,此云应供、杀贼、无生,脱三界生死。所谓证道,岂易易哉!
  2、明时机
  【论文】即今之世,人根陋劣,知识希少,若舍净土,则莫由解脱。
  即今之世,是末法时期矣!人们逐渐陷于物欲横流状态,对人生自己己躬下事、本命元辰和人生真谛的探究和追求,渐渐淡薄,逐渐疏远了。所以,人的根机逐渐陋劣起来。真正大开圆解、明心见性的善知识,岂止是稀少,简直是绝无其人了。处于这样一种时势,可以明确、肯定地说:若捨净土,则莫由解脱。吾人须知:净土法门之为教也,如天普盖,似地均擎,等觉菩萨不能超出其外,逆恶凡夫亦可预入其中。千经共赞,万论均宣。如清省庵大师诗曰:
我教原开无量门,就中念佛最为尊。
都融妄念归真念,总摄诸根在一根。
不用三祇修福慧,但将六字出乾坤。
如来金口无虚语,历历明文尚具存!
  解脱,出离分段生死之谓。吾人发心修行,如果分段生死不了,便依然还在轮回,以见思二惑未能断故,乃至尚有一毫未断,亦皆必须随其惑业牵引而受生死果报。因此,对凡夫而言,摆脱分段生死,乃是头等重要大事、关键所在。盖吾人学佛,分段生死一关,乃是主要矛盾,此关今生若不能解决,虽有一点福报,转生即迷,所以亦总属徒然。此净土一法,我佛慈悲,无问自说,别开一线之路,依佛愿力、自心愿力以及持名功德力,决定超脱三界生死,往生净土得不退转。
  若舍此法,任你通身手眼,能使天花乱坠,其于了脱生死何预哉!故云“若舍净土,则莫由解脱”,语气非常肯定。
  (二)别序
  1、序自
  (1)明舍儒(脱俗)从释(出家)之因缘
  ①自省(自责)
  【论文】余自愧多生多劫,少种善根。
  这是论主自谦之语。入佛以后,方知生死轮回无量,故有“多生多劫”之语。劫,梵语“劫波”,此云“时分”,即时间的分齐。同一世界人群,随其善或恶业的总和倾向,决定其正报、依报的或胜或劣,寿命的或长或短等,造成共同性的综合果报,区分为增劫、减劫,人寿最长达八万四千岁,最短为十岁。减劫当中人寿至三十、二十、十岁时,有刀兵、饥馑、瘟疫的恶报出现,是为小三灾。物极必反,否极泰来,恶报过后,人心思善,由十岁每过百年平均增加一岁,增至人寿八万四千岁,是为增劫,人世总和为善业胜。人类恶习复现,恶业日多,每过百年平均减少一岁,减到人寿十岁,是为减劫,人世总和为恶业胜。如是一增一减为一小劫。二十小劫为一中劫,四中劫为一大劫。四中劫分别名为成、住、坏、空,坏劫之时有火、水、风坏之,是为大三灾。坏、空之时,众生由业力故,转生他方成住世界。不读佛经,不明此事。吾人流浪生死,动辄以尘点劫数计。骨若崇山,泪盈湖海。省庵《劝发菩提心文》云:“大千尘点,难穷往返之身;四海波涛,孰计别离之泪。峨峨积骨,过彼崇山;莽莽横尸,多于大地。”非虚语也。岂不惊心,疾求出离!
  【论文】福薄慧浅,障重业深。年当志学,不逢善友。未闻圣贤传薪之道,争服韩欧辟佛之毒。学问未成,业力先现。从兹病困数年,不能事事。
  这是论主自省、自责,检讨自己过愆,是一种至诚恳切发露忏悔的陈述。菩提正道,名为善根。六度中前五,名为福德;后一般若,名为智慧。
  障重业深,即烦恼障、业障和报障深重,亦即惑、业、苦三者,交煎逼迫,饱受痛苦。
  年当志学,不逢善友。孔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论主十五岁时,还未遇见懂佛法的朋友为之介绍佛教道理。
  未闻圣贤传薪之道,圣贤指儒家所说的世间圣贤之人。圣者:能于事物无所不通,于品格道德已臻完善。《孟子·尽心下》云:“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赵歧注曰:“大行其道,使天下化之,是为圣人;有圣知之明,其道不可得知,是为神人。”
  贤者:即智慧(才能)、德行(道德)甚优,而未及于圣人。
  传薪,亦作“薪传”。传火于薪,火又传于后薪;辗转相传,火终不熄,有似佛家宗下之传灯。比喻师资理学道术递相传授。语出《庄子·养生主》:“指穷于为薪,火传也,不知其尽也。”
  “未闻圣贤传薪之道”,即没有能秉受到儒家圣贤孔子、孟子的真正的心法——义理宗旨,而错误地中了韩愈、欧阳修等人诽谤佛法的毒害。
  韩愈(768—824),唐(宪宗)时人,大文学家、大哲学家。强调自尧舜到孔孟一脉相传的“道统”,尊儒排佛。官至刑部侍郎。曾经因为谏阻唐宪宗(李纯)由法门寺(陕西扶风县)迎请佛指骨舍利到皇宫中供养,被贬为潮州刺史。圣旨下,辞京赴任,途经终南山,有侄孙韩湘子在山中修道,来辞别,韩愈致诗曰: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
欲为圣朝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意为恐怕从此一去为永别矣。后来,他并没有终老于潮州,又被调回京了。他到潮州后,推动潮州地方文化的发展,并对国计民生有甚大贡献,至今潮州仍有他的遗迹甚多,如韩山、韩江、韩祠以及学校等。
  潮州有灵山寺,时有大颠禅师,韩愈与之往来承接,受到佛法熏陶。
  欧阳修(1007—1072),北宋(真宗)时人,文史学大家,天圣年间,中进士第,官枢密副使,参知政事。王安石行新法,欧阳修疏陈“青苗法”弊害。与宋祁合力编修,著有《新唐书》,又他一个人撰修《新五代史》。尊儒排佛。
  韩欧对后世儒家的“道统正脉”思想影响甚大,包括明末蕅益大师未出家前也曾受其影响。
  印光法师自言:学问末成,业力先现,从兹病数年,不能事事。“事事”二字,前一“事”字是动词,后一“事”字是名词。不能事事,意即不能够做事,不能工作了。以上文字是自己检讨。以下是自觉醒悟。
  ②自醒(自悟)
  【论文】谛思天地鬼神,如此昭著,古今圣贤,如此众多,况佛法自无权力以胁人服从,必赖圣君贤相护持,方能流通天下耳。
  孔子短佛十余岁,其时佛法虽然还没有传来中国汉地,然而孔子,已经知道西域之天竺有大圣人出世,其道不化而行。所以,孔子至圣,对于尚在遥远地方的佛法,便已经表示欢喜赞叹。而世间圣人(孔)和出世间圣人(佛)教化众生虽然浅深有别,次第不同,其实是孔子与佛,相辅相成,以达成教化众生之目的。“圣君贤相”多为夙有善根之人,或秉灵山遗嘱转世再来,故多皆护持佛法。绝不像后来韩、欧、程、朱等人拘守门庭、排斥佛法,特别是宋明理学者,自诩正统,为殁后进入孔庙,竟不惜借用佛家禅宗为武器,装点门面,反过来排斥佛教。
  【论文】倘其法果如韩欧所言,悖叛圣道,为害中国,岂但古今圣君贤相,不能相容于世,而天地鬼神,将亦诛灭无遗也久矣!又何待韩欧等托空言而辟之也耶?
  韩欧诽谤佛教,从人间伦理立场,指摘道:“佛为胡人,教为胡教,以中华传统思想一向是轻视四方民族为夷狄,独有大秦、大汉、大唐为高明。佛教为胡人之教,既非中国正统,中国岂宜降节而事佛?!”又批评说,《孝经》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胡教令人出家,剃发毁形,岂非不孝?又出家之后,不礼父母、君王,既受亲恩、国恩、而不致敬,岂非忤逆?又,儒经有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出家后不尽孝道,不继宗祧,有违人伦,等等。莲池大师有鉴于流俗知见,曾有言曰:
  俗言“佛”字,从“弗”从“人”,盖弗人也。以其弃国无君,辞亲无父,不娶无子(佛虽有子,而亦令出家——传印注),洁其身而乱大伦,非人之道,不可施之中国。此讹也。
  弗人,则诚弗人。而所以“弗”者,非子之云也。断人所不能断之惑,证人所不能证之智,行人所不能行之行。是故尧、舜、周、孔者,人之圣;佛也者,圣之圣也。圣且不足以名之,况可谓之人乎?日、月、四王乃至无色者,对人而称天。佛也者,对天而称天者也。天且不足以名之,况可谓之人乎?“佛”为“弗人”,其义如是。
  尝统论三教。儒,从“需”从“人”,不躁妄之谓“需”,儒,盖从容乎礼法人也;仙,从“山”从“人”,离市井之谓“山”,仙,盖逍遥乎物外人也。不可谓之“弗”,(儒道)二教虽高,犹可名人。佛者,出四生(胎、卵、湿、化),超三界(欲、色、无色),不可以人名也。
  以上姑就子问。实则,“佛”是梵语,此云“觉”,奚取于“弗人”?(莲池大师《云栖法汇·正讹集》)
  如果明了佛教为出世间法,佛慈如日光普照,普救众生离苦得乐的道理,韩欧等所说,则不值一驳了。
  所以韩欧等之辟佛,其实,也不过如同仰面唾天、逆风扬尘相似,又如同乌鸟展翅欲遮日光,只是徒劳而已,丝毫亦不能动摇佛教一点。佛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因此,尽管历史上曾发生过“三武一宗”灭法,也不能把佛教消灭掉。只是众生自造其业,自受其害而已,与佛法何干!
  凡有佛法之处,天地鬼神,必当护持。如《金刚经》等所说。
  ③自行(自超)
  【论文】《中庸》谓君子之道,夫妇之愚,可以与知与能。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不能焉!韩欧虽贤,其去圣人远甚!况圣人所不知、不能者乎?佛法殆非凡情世智所能测度之法也。遂顿革先心,出家为僧。
  这段话,是印光法师自觉醒悟之后的自行超脱。《中庸》为四书之一,君子之道,应即世间人伦之道,如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和妇顺;所谓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又印光法师经常向弟子提示的要“敦伦尽分,闲邪存诚”。是皆世间正人君子所必须的行持。
  及其至也,乃是极则到家的功夫。如《大学》所谓:“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对于这些,儒家先哲们,则只能各随其体会,而不能究竟。若以佛较孔子,则佛为至善,所以,圣人亦有所不知不能了。在此,论主印光法师当时虽然还没有出家,但是,已经认识到了佛法的实际和本质——佛法不是一门普通的世间学问,佛法不是凡情世智所能测度的。
  这时就能对佛法有这样的认识和觉悟,说明这个人的精神世界,已经起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这就是人生观、宇宙观的问题已经得到了正确答案。说明论主印光法师是有大根基的人,是乘愿再来人。
  一个人精神世界的变化和意识形态的确立,是这个人行为、事业的动机和原动力,而动机和目的又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论主印光法师出家因缘已经成熟。
  例如,佛教基本教义——四谛法门便是这样。先是知苦,知苦而后知道必须断集。集,凭什么断?因慕灭而修道,修道,才能断集,才能实现灭谛的究竟安乐。要想离苦,是动机,为断烦恼而修道——三十七道品法,如《弥陀经》中有说,这是手段,证灭,是目的。
  这说明,印光法师发心要出家的志愿已经确立,任何力量不能动摇,用一般人的话说,便是:铁了心了,无论如何,也要走这条路!
  所以,论文紧接下句,便是“遂顿革先心,出家为僧”。毅然决然,付诸行动,实现他顶天立地、成佛作祖的抱负。
  (2)明入佛(学教参禅)从净(专修净土)之因缘
  ①要即生了生死
  【论文】自量己力,非仗如来宏誓愿力,决难即生定出生死。从兹唯佛是念,唯净土是求。
  这一段文字,由“自量己力”至“惭愧何如”,共四小节,是明“入佛从净”的因缘。
  第一小节,要即生了生死,便是:自己知道仗自力于现生了脱生死,决难办到,非仗佛力不可!因此,专修净业,唯佛是念,唯净土是求。两个“唯”字,加重语气,说明决心誓志专修。之所以这样斩钉截铁,毫不含糊,是因为看准了一个问题,明确了一个问题,也就是知道了当前修行中首先要解决的主要矛盾的关键所在,这便是已经向诸位讲过的,必须突破“分段生死”这一关!也就是说明末法凡夫,欲求现生了脱分段生死,非仗信愿念佛、求生净土不可!可以断言:若舍此法,则别无出路。所以叠用两个“唯”字,以明专修净业。吾人于此,应当切切深思而熟虑之,万万不可无动于衷而马虎放过。
  印光法师从出家一开始就明确了这一点。直到后来,经过他自己努力修持,对解决这个问题有了把握,出世利生30年间,始终对我们强调这一问题——是即不遗余力地弘扬净土法门。
  非仗如来宏誓愿力,决难即生定出生死。这是学佛修行人的关键问题,是吾人学佛修行这一法当中的主要矛盾。办世间事情也如此,事务繁多,千头万绪,然而,必定有重有轻,有主有次,有先有后。只有在这些纷繁事务中,找到其重要的、主要的、迫不及待须先办的事务着手进行办理,事情才能办好。即抓住主要矛盾,解决了主要矛盾,事情才能办好、办成功。
  辞亲割爱,脱俗离尘,出家为僧,是一件大事。把家产不要了,把亲属弃离了,把身命捐献了,试问,还有什么事能比这个更为重大的呢?远非办理世间一般事务之可比。对于如此重大的事体,怎么可以心中无数、茫然不知其所以、摸着石头过河呢?
  请看,印光法师从开始接触佛教,发心出家,就明确了这一问题,是我们学佛修行者的典范。
  ②要发明第一义谛
  【论文】纵多年以来,滥厕讲席,历参禅匠,不过欲发明净土第一义谛,以作上品往生资粮而已。
  出家以后,许多年间学教、听经。在丛林道场中,请法师宣讲经论,是为讲席。滥厕二字,是自谦之词,谓滥竽充数地参与其中。所以,印光法师对于各种大乘经典如《华严》、《法华》、《涅槃》、《楞严》、《金刚般若》等无不熟悉,对于唯识、贤首、天台、禅宗、大小乘戒律无不精通。
  历参禅匠,历参,即遍参,即天下禅宗大善知识,皆去叩参。禅匠,即大禅师,或称宗师。匠人能冶金铸器,譬喻禅师能指点学人发明心地,使之为佛为祖。
  第一义谛,即佛祖之心要,在禅宗,叫作“向上一著”、“父母(此之‘父母’意为无明为父,贪爱为母,非谓生育此色身之父母,须知)未生前本来面目”等;在教下,“第一义谛”即为“大开圆解”;在净土法门,便是“念佛三昧”。
  印光法师从一出家,便明确目标,立下志愿。而且,他是一个非常认真、严肃地对待自己人生的人,决无因循、迁就、苟且度日的作风。一旦立下志愿,便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的志愿和目标,便是“万善同归,庄严净土”。
  ③信愿坚固
  【论文】所恨色力衰弱,行难勇猛。而信愿坚固,非但世间禅讲诸师,不能稍移其操,即诸佛现身,令修余法,亦不肯舍此取彼,违背初心。
  色力衰弱,四大色体有时免不了有些病痛,但是由于他心态良好,法喜充满,修持得法,色身四大必然获得轻安。行难勇猛,则是自谦之词。
  信愿坚固则是实实在在的,如同金刚一般不可摧毁。所以下文说,非但世间禅讲诸师不能改其操守,即使佛祖现身也只可向佛、向祖师作礼说:弟子已先前秉受了您老的念佛法门,您今纵有妙法,弟子先志也不能更改。这是从前一位祖师在劝修净土的开示中的话,今印光法师引用来说明自己“信愿坚固”,已臻其极。其所以作这样极端的说法,就是“信、愿、念佛求生西方”这一法,乃是末法众生现生得以脱离生死苦海的铁的真理法则。这一法,是大畅佛祖度生本怀之法。若有弘扬和修持此法者,佛祖加持摄受,犹唯恐来不及,又岂能自语相违而加以阻止乎?
  如净土宗第四祖法照大师于应量器(即铁钵)中得睹瑞相而恭诣五台山,参诣圣境“大圣竹林寺”,蒙文殊、普贤二大菩萨舒臂摩顶,并殷切咐嘱令弘扬念佛法门,令众生渡脱生死苦海,因此,在那里启建竹林寺。从此以后,朝五台者,皆往礼谒。
  又如净土宗第五祖少康大师,净业因缘成熟,一日遇异僧指点:“你的因缘应在新定地方。”于是少康大师便到新定乌龙山启建道场,大开净土法门。
  这都是佛祖赞叹劝修净土,实例甚多,不胜枚举。
  如果遇有佛的形像或祖师形像现身在前,对你说:“我有妙法,只要你放弃净土法门,我便传授与你。”这可以肯定,是魔而非佛,如《楞严经》中“五十种阴魔”境界中所说。归根结底,魔从心生,还是自己狐疑少信所致。
  ④谦以自牧
  【论文】奈宿业所障,终未能得一心不乱,以亲证夫念佛三昧,惭愧何如!
  这是论主印光法师按通常行文的方法,用自谦的词句,不露痕迹地把自己的真修实证妥当地隐藏起来。如果有人问:佛教人说诚实语,难道印光法师是说妄语吗?回答说:不然。这是很必要的做法,并非故意谦虚,这也不属于妄语一类。须知,佛制戒律严诫向没有证得者——一般人透露自己之所证。若透露,即为违犯佛戒。所以,诸位如果遇到有人说自己或他人开悟了,或证得了何等圣果等等,便可以知道,这些皆非邪即伪,皆是欺哄那些不明佛教义理的愚俗之人的。
  印光法师为自己打掩护的“终未能得一心不乱,以亲证夫念佛三昧”这两句话,已经透露出来正面的消息,便是等于告诉了我们:他已经获得了一心不乱,已经证得了念佛三昧。这些,从他遗留给我们的《文钞》中处处可以得到启示。《文钞》中还有一篇直接讲念佛三昧的《摸象记》,用“瞎子摸象”的典故,也是一种掩护。实际上,印光法师的为人,自己若是没有十分把握的事,他是决不肯举以示人的。
  印光法师闭关专修念佛三昧,若不得此三昧,誓不罢休。由他给康泽法师的信中,可以证知。信的原文说:
  然佛既不以摄受诳人,光必以死期败烈(原注:死期败烈,北方土语。烈者,功烈;败者,败坏。如张巡守睢阳,誓立灭贼功烈,以死为期,决不退败。若不死,必定要成此功烈。若死,才见败坏耳。此语,北人常谈;南方来曾未闻,故标其意致耳),哀求加被。即当时不蒙加被,终有加被之日。
  今拟(腊月)三十随众过年(春节),至(正月)初一日,仍复起期,直至和尚退院,方始解期,再定后来章程(修持计划)。决定要得心佛相应,方可稍安此心。(《印光法师文钞》正编卷一第54页《与康泽师书》)
  考1998年4月成都天地出版社出版沈去疾编著《印光法师年谱》,印光法师于1897年(清光绪二十三年)37岁时,应普陀山法雨寺大众一再坚请,开讲《弥陀经要解便蒙钞》。讲毕,即于寺之珠宝殿侧闭关,两期六载。其与康泽法师信中,有“仍复起期”字句,可知此时前后都正在闭关之中,乃是修持最为吃紧的时期。我们听一听,“必以死期败烈”、“决定要得心佛相应”,这是何等誓要打破宇宙、跳出古今的壮烈气概啊!毅志金可镂,滴水石为穿。省庵大师《劝发菩提心文》中有云:“金刚非坚,愿力最坚;虚空非大,愿力最大。”诚哉言矣!
  印光法师被尊为一宗之祖,吾人必当于此拳拳服膺。果能如是用决裂之心,奋冲霄之志,建立其信愿行,吾等人人,固非不可望而及之的呀!
  次年,印光法师38岁(公元1898年),于普陀山法雨寺闭关期中,作《与大兴善寺体安和尚书》(载《文钞》卷一之首),其文字便已经非同凡响,若心地没有发明,是决然作不出的。如其书的开首便说:“教理行果,乃佛法之纲宗;忆佛念佛,实得道之捷径。”又以莲池大师参笑岩禅师为例说:“至莲池大师参笑岩大悟之后,则置彼(禅)而取此,以净业若成,禅宗自得。喻‘已浴大海者,必用百川水;身到含元殿,不须问长安’……盖以因时制宜,法须逗机,若不如是,则众生不能得度矣。”
  从此往后,印光法师应机说法,若洪钟待叩,若净瓶泻水。其著名论文有《净土法门普被三根论》、《宗教不宜混滥论》、《佛教以孝为本论》、《如来随机利生浅近论》以及现在为大家讲的这篇《净土决疑论》。这五篇论文,由高鹤年居士拿到上海,发表在狄楚青居士编的《佛学丛报》上,是年为1912年,即民国元年,印光法师52岁。当然这五篇论,并不是民国元年现写的,而是民国元年以前完成的。
  由此可知,印光法师38岁时,已经净业成就。经过在普陀山法雨寺珠宝殿侧闭关修持的实践,实现了他曾经向康泽法师说过的“佛不以摄受诳人……(但肯用功)终有加被之日……决定要得心佛相应,方可稍安此心”这一涵盖乾坤的誓言。
  为人师范,教化他人,印光法师常言:“以身教者从,以言教者讼。”这是印光法师为人的终生写照。
  2、序他:明造论决疑之因缘
  【论文】一日有一上座,久参禅宗,兼通教理,眼空四海,誓证一乘。效善财以遍参知识,至螺山以叩关余舍。
  时,余适以《弥陀要解》文深理奥,不便童蒙,欲搜辑台教,逐条著钞,俾初学之士易于进步。非敢效古德之宏阐道妙,聊以作后进之入胜因缘。
  喜彼之来,即赠《要解》一本,且告以著钞之意。
  印光法师向这位上座师赠送蕅益大师著《弥陀要解》一本,于是引起与上座师互为对论,这便是著作《净土决疑论》的因缘。
  上座,出家受具足戒经30夏,为上座。久参禅宗,兼通教理,说明这位上座非等闲之辈,乃是宗教兼通的大家。眼空四海,誓证一乘,说明这位上座对于“心即是佛”的“唯心自性”之理深得于心。盖访师寻道,往往先入为主;当然,也与一个人的根机相关。如果是真正的宗教兼通者,便不会有“眼空四海”的表现。例如,被拍成电影、已经播放的《一轮明月》中,弘一法师对印光法师钦敬得五体投地。近世文学家叶圣陶当年在上海曾经随同弘一法师前往参谒印光法师,著有《两法师》名篇,阅之可知。佛教主要工具书《佛学大辞典》的编辑者丁福保居士,为编撰这部大辞典,逐条逐目向印光法师请教。在《印光法师文钞》中,有近20封书信往来记录此事。当时,宗教兼通者,诚恐实无有能出印光法师之右者。
  这位上座实际上是一位执理废事的代表者。因为这种类型的人物,在佛门中甚多,有一定的代表性,故以上座出之,乃至以下论文主体内容,皆是与这位上座的对论。每一对论的问题,都是极为重要,而且是很有普遍性的、大家都没有弄清楚、都有错误观念的问题,所以,假上座之口以出之。其实,不必定有上座其人。古时,论师造论多采取这种方式,以为论述的方便。
  螺山,具称红螺山,在北京怀柔县,谓古时曾有两螺为红色,修炼成仙,穿红色衣,来听佛法,成为护法神,螺仙羽化,遗蜕安葬在山中,至今犹有两墓存在。山中有寺,名资福寺。清嘉庆年间,净宗第十二祖彻悟禅师(1741~1810)居此(1800~1810),其真身舍利塔现今仍存在,《彻悟禅师语录》、《梦东禅师遗集》两卷著作于此,今收录在印光法师修订的《净土十要》附录部分中。
  《弥陀要解》,具称《佛说阿弥陀经要解》,为明末清初的蕅益大师所著。印光法师评价此书说:“《弥陀要解》,理事各臻其极,为自有此经以来之第一注解。(《增广文钞卷一·复濮大凡居士书》)”又说:“理事各臻其极,为自佛说此经来第一注解,妙极确极。纵令古佛再出于世,重注此经,亦不能高出其上矣。”(《增广文钞卷一·与徐福贤女士书》)蕅益大师为净土宗第九祖,亦为天台宗祖师、禅宗祖师,用教下的话说,他是“大开圆解”,用宗门的话说,他是透过“向上一著”,获得圆教的“名字位” 。此位之人,讲说佛法,或深说浅说,或略说详说,或纵或横,或长或短,皆能如数家珍,拈来便是,如瓶泻水,滔滔不绝,而且决无差错。所以,凡蕅益大师所著书(当然还有莲池、憨山、省庵、彻悟、印光等古来许多祖师的著作),我们可以视同佛语一样重要。现有《蕅益大师全集》精装全部20册行世,奉劝诸位当阅读之。
  印光法师在这篇论文中,以造此论为发端的方式,提示《弥陀要解》一书,并为此著钞,赠与上座。所有这些,都点示出此书在净土法门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对于净土法门有着非同寻常的重要意义。吾等读此论文,宜善为措心,如能格外地重视和研修《弥陀要解》,必定会获得莫大的法利。
  论文说搜辑台教,逐条著钞,台教,即天台教,陈隋时代的智者大师,虽为此宗第四祖,而此宗实为智者大师所开创。台教将释迦如来一代时教,分判为五时八教,以解释和理顺深、浅、高、低、纵、横、上、下等各种关系,可以说是无不尽善尽美。蕅益大师是此宗出色的专家,著有《教观纲宗》一卷,为研修天台教入门的钥匙,建议诸位趁适当时机研读之。
  《弥陀要解》是依据天台家判教的法则来写作的。《弥陀要解便蒙钞》为清道光末年红螺山慕莲法师所著,法师亦深通天台教理。解释经文的文字曰“解”,亦曰“疏”。对“解”或“疏”加以解释的文字,谓之“钞”。便蒙,即便利初学之人。蒙,谓童蒙,即指初学的小学生。
  印光法师《复马契西居士书》中说:“《便蒙钞》乃道光末年(约1850年)红螺山慕莲法师所著,《净土决疑论》特借彼口气而作发起。民国三年(1914),狄楚青致书令作论,以凑《佛学丛报》材料。”(《印光法师文钞》正编卷二第33页)由此可知,假借《弥陀要解》著《便蒙钞》,实为论主阐扬净土宏旨、代佛宣扬、畅佛本怀的善巧方便。
  《净土决疑论》讲记《序分》讲竟。
(待 续)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净土决疑论》讲记 一
下一篇:《净土决疑论》讲记 三

 学习《净土决疑论》摘记——印光法师殊胜开示之五 《净土决疑论》讲记 十二
 《净土决疑论》讲记 十一 《净土决疑论》讲记 十
 《净土决疑论》讲记 九 《净土决疑论》讲记 八
 《净土决疑论》讲记 七 《净土决疑论》讲记 六
 《净土决疑论》讲记 五 《净土决疑论》讲记 四
 《净土决疑论》讲记 三 《净土决疑论》讲记 一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当代佛教藏经阁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佛教图书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