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觉者的生涯 第十五章 我从来没有把来寻求我帮助的人拒之门外。
 
[觉者的生涯] [点击:3451]   [手机版]
背景色

第十五章

我从来没有把来寻求我帮助的人拒之门外。

/佛陀

自从净饭王去世以后,王宫内院的一切都变得凄凉不堪。所有年轻力壮的男女仆人都被调离王宫,来到国王大名自己的宫殿。大门口没有一个看门的人,渣滓、垃圾堆在门口,越积聚越多。在夜里,迷路的奶牛跑到宫庭内院,舒舒服服地睡在草地上。而原来的牛棚圈里,却不见一头牛、一匹马。无论是庭院内,还是宫门口都没有一盏灯,四周一片萧条。

老王后乔昙弥在紧张、疑虑中度日如年。她在女儿卢帕难陀以及苏宝在另外一个老女佣人的陪伴下,深居不出。屋子里没有一个得力的男人来保护她和她那美丽的女儿。就在释迦族和拘利族签订和平条学的当天夜里,一群反对者拚命地向宫内暴雨般地投扔石块、瓦片。

耶输陀罗和罗候罗住的房子也被搞得不象样子。

现在,这两所屋子里,没有一个人可以安安稳稳地睡觉了。夜里,散发着臭味的蝙蝠不仅把窝筑在黑暗的墙角,它们也开始把窝移到床上来。在院子内,猫头鹰栖息在庙花树上,鸣鸣啼叫。偶然之间,还有一两块碎瓦片掉到房里。一阵阵残风吹打紧闭着的大门和窗户。当这些声音暂时消失的时候,屋子内就会传来一阵阵不安的脚步声。

每当耶输陀罗惊醒时,小罗候罗也就会赶忙坐起来,从他的枕头下,一把抽出他父亲留下的那把宝剑,安慰他的母亲。

「妈,你睡吧,我来保护你。如果哪个敢过来,我就用宝剑戳他。」

「孩子,你睡吧!还是我来保护你。」耶输陀罗说着。

「不。妈妈,你睡吧,不要害怕。」

库久达罗昏沉沉地睡在靠近床铺的地板上。这时,一只蝙蝠挣扎着挤进屋子,嗡嗡地在房中乱窜,留下一阵阵恶臭,然后又一头攒了出去。冰冷的露水珠,穿过破碎的瓦片,滴漏下来。小罗候罗手里紧紧地握着父亲的宝剑,坐在床上。不一会儿,他就开始前俯后仰地打起瞌睡来了。耶输陀罗轻轻地拿开他手里的宝剑,然后又轻稳地把他的头放在枕头上,温柔地抚摸着,不知不觉,一阵辛酸的眼泪充满了她红红的眼眶。她擦了擦掉在小罗候罗肩膀上的泪水,努力使自己想念起佛陀慈悲、安详的脸。罗候罗舒服地蜷伏会身子,偎依在她的身旁。她的手慈爱

地抚摸着罗候罗的头。当她正要闭上眼睛,睡下来时,罗候罗在梦里突然笑了起来,他一下子坐了起来,双手合着掌。

「噢!孩子,什么事?你做梦了吧。」耶输陀罗问道。

「妈,我在梦里见到父母了。父亲正朝我走来,双手抱着我,然后,他把我放在地板上,我就赶忙靠过身去双手合起掌来。」

「孩子,除了佛陀-你父亲以外,我们无处可以安身了。儿呀!这种贫困、无望的日子应该结束了。不仅仅是你和我,你的祖母和姨妈她们都孤苦得无依无靠。孩子啊!在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同皈依佛陀相比的了。儿呀!睡吧,孩子。」

「妈,我父亲为什么不来和我们住在一起?」

「孩子,出家人不会住在俗人的屋子里。」

「妈,什么叫俗人的屋子?」

「孩子,我们的屋子就是俗人的屋子。出家人说,俗人的屋子是一个火坑。」

「妈,我们的房间有火吗?」

「有。就因为这种火,石头、瓦片掉进屋来,这样,我们常从噩梦中惊醒过来,遭受各种各样疾病和痛苦的折磨。」

罗候罗没有再问下去,他出神地想了好久,然后又不住地点着头。

耶输陀罗又把他的头放在枕头上,用毯把他的整个身子盖好,然后,她又深情地亲吻了露在被外的小脸,心酸地说道:

「孩子,我祈祷无上的佛陀保佑你!」

****

骄阳似火的夏日,把利菜威王国烤得像一团燃烧的火焰。可是,雨季里,路上到处都是污泥浊水坑漥不平。再加上河水猛涨,人们外出十分困难。就在农历十月至十一月之间,气候更加恶劣,狂风夹带着冰雹,从北方呼啸而来。在这样的季节里,只有在繁华的摩揭陀国,才偶然有商旅往返于路中。可所有这些也只有在印度季风没有到来之前,恒河没有泛滥时才能见到。

就在农历十月的一天,利菜威的天气糟糕到了极点。六位妇女,剃着头,身披黄色袈裟,带着一个小孩,艰难地行走在前往毗离的路上。她们从迦毗罗卫国到这里,已经走了两天两夜了。五十五岁的老王后乔昙弥现在已经是筋疲力尽,在她女儿卢帕难陀的搀扶下,才能勉强地朝前移动脚步。可在第三天里,卢帕难陀自己也累得头昏脑胀,疲惫不堪,再加上又不习惯这样步行,以及如此恶劣的

气候,和她母亲一起,双双倒在烂泥坑里。库久突然赶忙奔了过去,一把扶起老王后。

每隔三四里,她们就在沿路的客栈里休息一会儿,烧饭充饥。饭后,她们要在那里度过一个个彻夜不眠的夜晚。由于人地生疏。她们害怕得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这样,她们忍受了千辛万苦,经过十天的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毗舍离。

十天来,罗候罗一直拉着他妈妈的手,摇摇晃晃地和母亲走在一起,没有抱怨,没有撒娇。这时,他费了好大的劲,抬起沉重的头,望着他的妈妈,哀求道:

「妈妈,抱抱我吧!」

一听到儿子这绝望而又软弱无力的声音,耶输陀罗马上停了下来。她自己也早已累得说不出话来,但她还是强打起精神,左手不住地抚摸着儿子的头,把两条软弱无力的腿拢了拢,轻轻地把他拉近身边,吃力地说道:

「儿子啊!」她所能说的就是这些,紧接着,热泪滚滚而下,一下子挂满了两腮,她的鼻子堵塞了。

「妈妈,抱抱我吧!」

耶输陀罗抬起她的左手,擦了擦眼泪。她虽然早已支撑不住了,但是,她的精神充实了她身体所缺少的力量,她伸手抱起儿子。突然,她站立不稳,向后一歪,栽倒下去。罗候罗像一片飘落到地上的枯叶,滚倒在一旁。

在此以前,耶输陀罗和罗候罗还能勉强忍受劳苦,没有昏倒。但现在,当般奢般提看到她们也倒下去时,她就放声大哭起来:

「噢!天啊!天啊」她摇颤不定地坐到地上。

库久达罗一直搀扶着老王后,这时,她赶忙跑到卢帕难陀身边,一把抓过她手里的水壶,然后,又喘着粗气,奔到耶输陀罗身边。小罗候罗浑身剧痛,早已哭得喘不过气。他的右手被划破了,流血不止。他想站起来,当他认出倒在他身旁的是母亲,他强咽下泪水,一边哭喊着,一边爬到母亲身边,试图把她扶起来。

「妈妈,我的妈妈!」他大声地叫了起来。

库久达罗在她女主人的脸上洒了一点水,然后,就紧张、不安地蹲在一旁。不久,耶轮陀罗微微地睁开了眼睛。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不一会儿,漆黑的夜空刮起阵阵凛冽的寒风。她们已可以模模糊糊看见毗舍离处的灯光了。当耶输陀罗听说毗舍离就在眼前时,她的心脏就像注入了新鲜血液,一下子又跳动了起来。她又一次睁开眼精,把头从库久达罗的膝盖上抬了起来,然后她又挣扎着站了起来。这是她盼望已久的喜讯。

不仅对耶输陀罗,对其他所有人,这都是一个充满希望、吉祥如意的预兆。

「女儿,那里一定是我们菩难的终点。我的儿子将帮助在贫困中挣扎的我们。他的庇护,将给我们带来解脱。女儿,我们走吧。」乔昙弥声音嘶哑地说道。

老王后不想再让库久达罗搀扶自己,她笔直地站了起来,又上路了。

伴着一阵刺骨的寒风,天空突然下起倾盆大雨。寒冷中,她们浑身开始颤抖起来。黑暗里,她们一次又一次地摔倒在泥水中,但她们一次又一次地爬了起来,没有一个人想停下来在路旁的木棚里躲躲风雨。罗候罗拉着他母亲的手走在最前面,苏宝和克鲁德的妻子走在后面,头上顶着做饭的工具。为了鼓舞自己,她们都默默地呼喊着佛陀的名字。

突然,黑暗中,一个男子汉头顶着遮雨的芭蕉叶,迎面走了过来,正与走在前面的乔昙弥撞了个满怀。那个男子汉毫不在乎,可年老体弱的王后却「咕咚」一声摔倒在地。当那个男子汉弄清楚同他相撞的是一个人时,他才镇定下来,说道:

「对不起,不是故意的,请起来吧。愿佛陀保佑你!」

乔昙弥支撑着站了起来,浑身上下沾满了泥巴,手背不停地擦着颤抖的嘴唇。她想说话,但又说不出声来。她便顺手抓住那个还站在跟前的陌生人,这却使那个人大吃一惊。

「确实不是故意的,请原谅我。在黑暗中,我真的没有看见你。」陌生人又一次向她赔礼道歉。

她又擦了擦抖动不已的嘴唇,急不可待地说道:

「噢!哎哟,你刚才提到佛陀?」

「是的,我以佛陀的名义向你祈福。」陌生人又说道。

「他在哪里?他在那里吗?告诉我,朋友,快告诉我,使我们得到轻松和解脱。」激动不已的王后呼喊了起来。

当陌生人看到其他人也围了上来时,他莫名其妙地惊呆了。他四下看了看,听出全是女人的声音。

「我真的感到惊讶,在如此寒冷的气候下,即使在白天,人们也不走出屋子,更不用说是黑夜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名事?除了这个小孩以外,你们都是妇女。你们说,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朋友,十天了,为了能见到佛陀,我们从释迦王国的迦毗罗卫城,长途跋涉,来到这里。请告诉我们,在哪里可以见到佛陀?」

「他现在就住在郊外的库特科罗讲堂,我叫苏密特,我常常聆听他的教诲。在听他讲法时,我有时甚至忘记了天黑,或者是天气发生了变化。」

乔昙弥满怀希望地说道:

「朋友,我们真是幸运。我们跑了这么远的路,就在我们筋疲力尽的时候,遇到了你。朋友,我是乔昙弥王后,佛陀的义母。那个手拉小孩的就是耶输陀罗王妃,佛陀还过着世俗生活时,她就是他的妻子。我们不认得路,又举目无亲,如果你能带我们到他那里,我们将感激不尽。」

苏密特高兴地接受了王后的要求。他拿起芭蕉叶,遮在王后的头顶上,领着她们朝前走去。

****

这天晚上,佛陀就住在郊外树林中的库特科罗讲堂里。这时,讲堂里灯火通明。耶输陀罗第一个看见了佛陀。一看到佛陀,她就马上站住了,双手合十,伸到前额,顶礼了佛陀,她浑身被泥水湿透了,身体和精神极度劳累。她不好意思再看佛陀一眼,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然后,她把罗候罗拉了过来,不住地抚摸着他的头。这些不幸的女人,一见到佛陀,都你瞧着我,我瞧着你,不知如何是好。她们在老远的地方就礼拜了佛陀。不一会儿,她们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大哭起来,尽情地发泄出压抑了多时的心酸和悲伤。

罗候罗从母亲的怀里脱开手,不顾母亲的再三阻拦,径直奔到佛陀跟前。他穿著湿淋淋的衣服,一头扑倒在佛陀面前,一把抓起佛陀的袈裟,擦着脸上的污泥,接着,他就「哇」一声哭了起来。佛陀扶着他的肩膀,把他叫了起来。看着他那疲劳、可怜的身子,佛陀首先祝福了他。

「孩儿,罗候罗,愿你如意,觉悟正道。」

在佛陀爱的抚摸下,罗候罗渐渐地停止了痛哭,但他还是不住地小声抽泣着。最后,他停止了哭声,抬起头,如从噩梦中醒来一样,开始左顾右盼起来。

「我敬爱的父亲,救救我们吧!太可怕了。我母亲、祖母和姨妈正在苦难中挣扎。苏宝、玛拉、和库久达罗也在痛哭。噢!我亲爱的父亲,救救我们大家吧!」

阿难陀远远地站在一旁,默默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提婆达多不知道这些痛苦的女人是谁,就跑了过来,想打听一下。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姐姐就在其中。一听到她弟弟的说话声,耶输陀罗就伏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她双手摀着脸,伏在地上痛哭,只能听见人的说话声,而看不见这时所发生

的一切。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睁开眼睛,向亮处瞧了瞧。她弟弟的声音消失了,但看见佛陀带着罗候罗朝她走来。如同一个口干如燥的人,看见了一股清泉,她喜悦地望着佛陀的身影,站了起来,擦干了眼泪。这时传来了佛陀慈悲、圆润的声音。

「从黑暗中走出来吧!光明就在你们眼前。佛陀就是你们的依怙。」

乔昙弥王后和苏宝累得站不起身来,她们就从黑暗里爬了出来。最后耶输陀罗也跟着爬了出来。她头发蓬乱,浑身沾满了泥水,身子颤抖不已,一步一步地朝前走来,差一点晕倒在佛陀跟前。她使劲地想合拿行礼,但她的双手还是软弱地垂在两旁。

「母亲、耶输陀罗、卢帕难陀、玛拉、苏宝、库久突罗,我对你们说,我希望你们大家都好。你们从黑暗中跨入光明,来到我的身边,寻求我的保护,我将保护你们。不要在跪在地上了,望着我。」

她们一个个站了起来,然后又坐在了地上。她们双手合掌,伸到前额,又一次向佛陀行了礼。这时,她们才仔细地凝视着佛陀慈悲、寂静的脸。突然,她们的疲倦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乔昙弥仍然合着掌,放在前额,首先说道:

「儿子啊!我的奶水哺育长大的儿子啊!你的身影,以及你平静安稳的话语给我快枯竭的心带来了舒适。几天以来,我们遭受了难言的痛苦和困难。儿呀!当你父亲在世时,我在王宫里享尽了荣华富贵。但现在又不得不从千里之外的迦毗罗卫国赶到这里。我受尽了痛苦和折磨,所有这些都好象梦一样。儿子啊!除了你,我们无处可归了。我们真是贫穷无望了。」

「母亲,你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样的寄托呢?」

「儿子,你不会拒绝我们吧?我们来寻求你的庇护,经受了千辛万苦。噢!儿啊,如果你不允许我们加入僧团,我们也只好死在这里了。噢!儿啊,想一想我用奶水喂养你的恩德吧,儿子啊!救救我们吧!」

「母亲,我不会拒绝你,以及这里的所有女人。我从来没把来寻求我帮助的人拒之门外。我也从来不认为男尊女卑。但是,请听我说,一旦我为你们开创了比丘尼僧团,成千上万的妇女就会要求我以及我的弟子为她们授戒。即使在我圆寂以后,她们也会要求从舍利弗、目犍连继承下来的僧团处授戒。母亲,一些受了戒的耆那比丘和比丘尼,住在深山老林里,忘掉了所有的清规戒律,就像世俗人的妻子和丈夫一样生活在一起。我并不希望,在我圆寂以后,跟随我的比丘和比丘尼也从事这种道德堕落、腐败的生活。母亲,那会减弱我的想法。」

「儿子,你先替我们授戒,然后对比丘尼僧团制定严格的清规戒律。我们将遵守你制定的一切戒律。」

「母亲,我不能授予比丘一套戒律,而授予比丘尼另一套戒律。因为我平等对待一切男女。我反对的是,那些冒充出家的比丘和比丘尼住在一起。他们被世俗的欲望所吞没。」

「噢!儿啊!难道我们就没有解救的方法了吗?」老王后泪如雨下,伤心地哭了起来。

苏宝跑着朝前移了移,前额靠在地上,哭诉起来:

「世尊,您为什么不悲悯我们这些不能选择出身的女人?难道我们女人就不能理解解脱之道?」

「苏宝,你们能。我从来没有说过女人低下,更没有说你们应该受到慢待。苏宝,女人可以了悟解脱之道。」佛陀说道。

「世尊,这样的话,就给我们开示解脱之道吧!我将一生追随佛法僧三宝。世尊,您还记得吧,我是怎样启发了您了悟今生后世诸苦的。我那时还是一个丧失理智、流落街头的女子。可我曾经也是高傲的释迦族人寻欢作乐的名妓。为了帮助像我这样的人,你曾说道,无论道路多么艰难,困难多么严峻,您将精进、奋勇,为了无数现在众生和未来众生探求解脱之道。世尊,您还记得吧?你曾答应过我,我们现在无依无靠,一贫如洗。可怜可怜我们吧!世尊,接受我们加入僧团吧!」苏宝哀求道。

「女士们,我并没有说,你们将不会从我这里得到授戒。我只不过是告诉你们,如果我接受你们加入僧团,有些事情就会发生。尽管如此,我接受你们加入僧团。不过,在这之前,女士们,你们需要休息。舒舒服服地休息一个晚上,然后我将给你们授戒。」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觉者的生涯 第十六章 人们能得到的无上快乐就是帮助孤苦伶仃的人,使他们得到幸福。
下一篇:觉者的生涯 第十四章 是水重要,还是生命?

 觉者的生涯(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前言 目录 主要人物一览表.. 觉者的生涯 第一章 为了众生的幸福与快乐,难道我不应该去探索真理吗?..
 觉者的生涯 第二章 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要发现人生的真理。 觉者的生涯 第三章 无论道路多艰难曲折,我将努力发现这条无上正道,以..
 觉者的生涯 第四章 在这个大千世界中,我的双脚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的.. 觉者的生涯 第五章 我已披上了出家人的袈裟,我将利用一切时间和精力求..
 觉者的生涯 第六章 在解脱之道上,没有捷径可走,也没有轻松可言。.. 觉者的生涯 第七章 我战胜了一切欲望、激情和懒惰,所以我的生活轻松得..
 觉者的生涯 第八章 世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痛苦,根源就是贪。贪的熄灭即.. 觉者的生涯 第九章 无知是世间诸恶之根源,这就叫做无明。
 觉者的生涯 第十章 我是通过既不折磨自己又不伤害别人的八正道,即中道.. 觉者的生涯 第十一章 住在豪华的楼房或狭窄的马棚,对我并没有什么分别..
 觉者的生涯 第十二章 我的王国是觉悟的王国…我们没有等级、种姓高低之.. 觉者的生涯 第十三章 如果一个人具有真正的荣誉,这种荣誉是不会被玷污..
 觉者的生涯 第十四章 是水重要,还是生命? 觉者的生涯 第十六章 人们能得到的无上快乐就是帮助孤苦伶仃的人,使他..
 觉者的生涯 第十七章 我的僧团是为芸芸众生而设立的,并不是专门为那些.. 觉者的生涯 第十八章 把水倒在底朝天的船背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觉者的生涯 第十九章 不执着一事一物,也不被一事物所束缚……无牵无挂.. 觉者的生涯 第二十章 犹如飞镖弹回,他们会自伤其身。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当代佛教藏经阁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佛教图书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