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为个人与众生开放的正法
 
[葛印卡老师文集] [点击:1728]   [手机版]
背景色
为个人与众生开放的正法
 
by S.N.Goenka
 
 
老师的决定
 
缅甸佛法协会部长乌 强顿(U Chan Htoon)经常邀请各国的人们到缅甸来修习内观。偶尔,我们也有机会得到为这些求法的人们,捐赠旅途开销的功德。
 
在他的建议下,我也成为某些特别精进的求法者的赞助人(dayaka)。其中一位叫做穆宁卓(Sri Brahmachari Munindra Prosad Barua),他是印度的菩提迦野寺(Bodh Gaya Temple)的住持。在完成内观的课程修习后,他表达了希望继续留下来,在理论(pariyatti)与实践(patipatti)两个领域上,能更深入的掌握。
 
显然他非常适合。他跟着几位不同传承的老师,研读了整部三藏,包含了注释和疏解。并且对在缅甸保存下来,而且是较为深入的论藏(Abhidhamma)部分,特别做了研究。在禅修部分,他修习了在仰光 Thathana Yeikta 的马哈希尊者所教导的方法。此外还从不同地方的比丘学到更多的禅修方法,包括雷迪大师所创立的雷迪内观中心(Ledi Yeikta)与铁吉老师(Sayagyi Thet)所建立的 Hanthawadi 内观中心。铁吉老师是乌巴庆的老师。
 
穆宁卓从我与其他人口中得知,乌巴庆老师所传授的方法是深获好评的。自然他也希望能在归国前,能学到他的方法。但是老师却很严格地拒绝了他的上课请求。当时看管政府的代总理乌朗巴是乌巴庆老师比较亲近的学生之一,也为了他的事情请求过老师,但仍然没有得到同意。因为穆宁卓算是我以法邀请来的客人,我也曾用心要求过老师改变心意,但还是被拒绝了。老师的唯一解释是:「这个人已经从其他已得法的比丘身上,学习到内观的方法。让他把已经学得的,更加地熟练吧。」
 
我可以了解这个决定背后的理由,并不只是针对穆宁卓一个人,而是对每一个已经从任何比丘学得禅修方法的人。刚好当时有一位马辛达(Mahinda)比丘也因为受到缅甸佛法协会类似的邀请,而来到仰光禅修。只要有来自印度的素食修行者来缅甸禅修,乌 强顿经常通知我,为他们准备印度式的素菜。因此机缘,我有几次在禅修中心遇见马辛达比丘。
 
有一天我接到乌 强顿的来电,要求我马上与马辛达比丘见面。当我看到他时,我发现他的心境不太平衡,有着奇怪的行为。禅修中心的人告诉我,他还曾经想要自杀。他一见到我就跟我诉说他的痛苦,与强烈的还俗意愿;并求我帮他找一套普通人的衣服。我不晓得如何处置,于是我找禅修中心的老师,请求答应让我带他回我的住处几天。然后他在我们 Mogul 街上的招待所安置下来。一部分原因由于环境的改变,一部分原因由于他所收到的照护,几天后我们发现他的状况正常多了,又变得健康起来。渐渐地,他开始讨论起禅修的事情。
 
经过几次的讨论,有一天他得知我跟着乌巴庆老师也修习内观。一听到老师的名字,他的眼睛闪过了喜悦的光芒,并且他开始要求我带他去见我的老师。于是我和他一起来到老师的禅修中心。当比丘马辛达一见到老师,便满心欢喜。而我在得知他们之前便已认识彼此时,也非常惊喜。比丘马辛达先前是缅甸的国民,俗名叫做巴哈都,当时是缅甸铁路公司的重要工程官员,而当时老师也是缅甸铁路公司的会计官员,这就是他们原先认识的经过。
 
身为一位工程师,巴哈都参与在掸邦 Naungkio 附近的 Gotaik 桥工程。有一天,人们发现他不见了。在搜索后,确认他是在下方山谷中的茂密丛林里失去踪影的。家属和同僚在当地开始了广泛的搜寻,最后他们唯一找到的是他留在山溪旁的一双凉鞋。因此人们认为他不是自杀,就是失足掉落溪流溺毙。事实上,他走进平原间的寺庙,并受戒成为比丘。随后他到了印度,而现在他以马辛达比丘的身分回来缅甸学习内观。
 
当时老师想要帮助他的朋友。刚好下一期的内观课程即将开始,但马辛达比丘强烈的要求下,老师同意单独替他传授个人课程。马辛达比丘非常勇猛地修习着,并且也获得很高的利益。课程结束后,他来到我的居处说,他决定在回到印度前,拜访缅甸各地的老朋友们。
 
不管他走到哪,他的老朋友们聚在一起并且要求他发表关于禅修的公开演讲。出自于过度的热情,他开始赞扬乌巴庆老师传授的方法,这已经是老师最大的接受程度了。但很快地他开始指责先前教他禅修的老师。由于过度的热情,他不了解老师并不同意这些比较。他虽然收到了希望他停止此类言论的告知,然而他并没有接受。
 
这些言论带来了老师一点也不希望的争议。他经常说,佛陀的儿女从不卷入争议之中。老师他仅仅是把他从他的老师学到的方法,以谦逊的态度,再传授给别人而已。这些比较上的争议与辩论,完全违背他的天性。于是他下了重要的决定,未来如果有人已经从其他的老师学得禅修的方法,特别是比丘老师,他便不为这样的人提供课程。这是唯一能避免不幸的争论再度发生的方法。而这就是他不愿意再为穆宁卓传授内观课程的原因。
 
当我来到印度时,我便与穆宁卓取得联系。而我在菩提迦野传授内观课程时的一些学生,恰好也是穆宁卓的朋友或学生。在听到他们都深获益处后,穆宁卓便渴望来参加内观课程。这令我感到困窘。我怎么能够接受一个我的老师已经拒绝的人呢?而且这个人又是我的朋友。我马上写信告诉我的老师,并且很高兴地获得老师的同意。他解释说,在印度并没有这方面的争议。于是我获得了将内观传授给每一个来找我的人。这是穆宁卓原先所受的限制得以解除的原因。
 
在第一次的课程结束后,他也得到极大的利益,并且写了一封充满感恩与法喜的感谢函给我的老师。随后,他更参加两次的课程,也得到更多的利益。
 
这件事让我能够将内观方法传授给每一位来找我的人,即使这些人之中,已经有人在其他老师那学习了禅修方法。
 
当然,我会特别注意这些学生是否认真,而不只是因为出于好奇,从一位老师跳到另一位老师。我并不鼓励这样的行为。在尝试过几种方法后,一个人应该专注在特别适合他的方法上面,精进地用功。这是对我全部学生的忠告。
 
 
 
 
众生均能享用
 
当我在印度传授内观后,另一个问题出现了。一位来自斯里兰卡,住在孟买的比丘,想要参加我在孟买的内观课程。我只是一位在家众,我怎么能够教导一位已经放弃俗世生活的出家人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在电话中请教我的老师。他马上同意我这么做。他说明,因为在印度并没有其他人能够传授这个纯綷的内观方法,那位比丘又能够到哪找人去学习这个方法呢?他指示我要将法传给任何求法的人。在他的允许下,我开始为许多找我求法的比丘们传授内观。他们不只是来自于印度,也来自于孟加拉、斯里兰卡、尼泊尔、西藏、泰国、柬埔寨、寮国、越南、韩国和日本。在 Nagpur 的一个课程中,所有的学员都是比丘和沙弥。而在斯里兰卡和尼泊尔的课程,也吸引了当地的比丘并从这方法获益。
 
类似地,来自各地的出家众也得到学习内观的机会,如耆那教、基督教和印度教的神父、修女与僧侣们。也有特别为耶稣会的神父与天主教的修女们,安排在修道院中举办的内观课程。
 
在德里和 Ladanu 的耆那教的修道院,则举办了为耆那修士和女修士的内观课程。而在DL喇嘛的要求与合作下,在达兰莎拉也举办了特别为喇嘛开设的内观课程。
 
这个方式,让内观对各种宗教的人们开启了法益的大门。有人曾提醒我,把这个内观方法传授给各宗派的领导者,会使得想要更加巩固地位、扩大信众的领导者,把内观变成他自己宗教内的方法。这个担心后来在某些案例中有被证实。但尽管如此,我仍然没有一点迟疑,因为法的恒河是个人也是所有众生,都可以享用的。我把这颗美好的正法宝石,给予每一个求法的人,以帮助他们从痛苦中解脱。如果他们误用了它,然后持续在痛苦中翻滚,那还有什么能办到呢?另一个方面来看,我也发现许多教派的领导者,为了所有人的利益,非常用心地将法保存得很完善。因此,我从没有对老师把法开放给每一个人的决定,感到后悔。并且无论如何,我会一直持续地、没有分别心地进行下去。
 
 
 
 
求法的西方人
 
在印度传授内观后的几个月,我又面临更多的困难。一些西方学员参加了内观课程,当时我的晚间开示和每日指导都是以印度语进行。我对英文的了解有限,因此说得不多。我希望对这群西方学员使用简单明白的词汇,好让他们能正确地用功。很快地,内观开始散布,愈来愈多的西方人来参加。这些学生们很认真地用功,成果也相当好。
 
从缅甸来印度传授内观一年后,大约十五名西方学员邀请我,到加拿大达豪西(Dalhousie)举办英文的内观课程。我怎么能够用英文来上课呢?我实在没办法以英文来做晚间的法开示。
 
我所受的英文教育相当有限。我仅完成高中程度的英文教育,这足以让我在生意上使用了。我没有办法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来使用英文。每当我需要讲英文时,例如,以仰光工商协会的主席身分发表演说时,我总是把我的想法口述给秘书,然后他会帮我打好英文草稿,我便照着念诵。我不曾在没有稿子的情况下做英文演讲。我的英文词汇能力非常有限,关于法的英文词汇能力则更加薄弱。因此,我表达举办英文课程的犹豫。实际上,我是拒绝了。
 
于是这些外国人写信到印光,给我尊敬的老师,抱怨我拒绝他们的请求。信中详述了他们的困难:因为缅甸给予的三天签证,使得他们不能到缅甸参加课程。然而缅甸之外,更没有别人能传授内观。因此他们被剥夺了求法的利益。
 
老师马上打电话给我,劝我到达豪西传授内观课程。我向他解释在语言上有困难,但他坚定地回答我,我应该没有犹豫地开课,因为法会帮助我们的。我尊敬地依他的指示开立课程。
 
第一天晚上,我只能说十五分钟的英文。第二天晚上变成半个小时。然后一切就开始顺利。所有我在英文上的能力怀疑都消失了。和西洋学员交谈,让我的字汇丰富起来。很快地,全程英文进行的课程,变成固定的安排。随后,变成了使用印度语和英语的双语课程,一次接着一次。早上一种语言,晚上再换成另一种语言。
 
这就是经由老师的仁慈,将内观的英语传授方式,开放给全世界的过程。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葛印卡老师的轶事--我想要神圣之光
下一篇:多么美好的人们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