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中阿含经》卷12
 
[中阿含经讲义·福严佛学院] [点击:2169]   [手机版]
背景色
《中阿含经》卷12
(大正1,499a~506a)
 
(六三)〈王相应品1.鞞婆陵耆经第六2〉(初一日诵)3
 
 
经63【鞞婆陵耆经】
解经
【1】《法界圣凡水陆大斋*轮宝忏》卷2:「六、《鞞婆丽陵耆经》:说迦叶佛时难提波罗
陶师,劝优多罗童子见佛出家事。」 ( 卍续藏X74,956b5-7 // Z 2B:2,435d5-7 //
 R129,870b5-7)
【2】印顺导师着《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p.1270~1271):「《中阿含经》的《鞞
婆陵耆经》说:陶师难提波罗,在家而过着出家的生活,得到佛的赞叹。强迫他
的好友优多罗童子去见佛、出家,优多罗就是释尊的前生这可见在家而出家行的,
是一向受到称叹的。『在家而出家行的郁伽长者,值得称叹,然就全经来说,还是
推重出家菩萨的。』」
【3】《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一)》(p.423,n.4)
本经叙说佛为阿难谈及昔日在迦叶如来座下,发心修行之事。
昔日,佛为大长者之子,名优多罗摩纳,彼有一善友名难提波罗陶师,在家修梵行,行十善业而不懈怠。
优多罗摩纳从其友之劝往见迦叶如来,且自求于如来座下出家。其后,迦叶如来教化迦私国王颊鞞时,王欲设大供养,如来再三不允并称叹难提波罗陶师之梵行,王始知国土内有比自己更具供养心之殊胜善人。4
 
一、序分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拘萨罗国。
 
二、正宗分
(一)世尊为弟子阿难告知,迦叶如来曾在此处大转*轮
1、尊者阿难见世尊笑,请示何因缘而笑
尔时,世尊与大比丘众俱行道,中路欣然而笑。尊者阿难见世尊笑,叉手5向佛,白曰:「世尊!何因缘笑?诸佛如来、无所着、等正觉若无因缘,终不妄笑,愿闻其意!」
2、佛告阿难此处所中,迦叶如来曾为弟子说法
彼时,世尊告曰:「阿难!此处所中,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在此处坐,为弟子说法。」于是,尊者阿难卽在彼处速疾敷座,叉手向佛,白曰:「世尊!唯愿世尊亦坐此处,为弟子说法!如是此处为二如来、无所着、等正觉所行。」
3、佛为阿难解说优多罗摩纳因缘
尔时,世尊便于彼处坐尊者阿难所敷之座,坐已,告曰:「阿难!此处所中,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有讲堂,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于中坐已,为弟子说法。」
阿难!此处所中昔有村邑,名鞞婆陵耆6,极大丰乐,多有人民。阿难!鞞婆陵耆村邑之中有梵志大长者,名曰无恚,极大富乐,资财无量,畜牧产业不可称计,封7户食邑8种种具足。
阿难!梵志大长者无恚有子,名优多罗摩纳9,为父母所举,受生清净,乃至七世(499b),父母不绝种族,生生无恶,博闻总持,诵过四典经,深达因、缘、正、文、戏五句说10。
4、难提波罗陶师亲信三宝,受持善法业
(1)离杀、断杀
阿难!优多罗童子有善朋友,名难提波罗陶师11,常为优多罗童子之所爱念,喜见无厌。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归佛、归法、归比丘众,不疑三尊,不惑苦、习12、灭、道,得信、持戒、博闻、惠施、成就智慧。离杀、断杀,弃舍刀杖,有惭有愧,有慈悲心,饶益一切乃至蜫虫,彼于杀生净除其心。
(2)离不与取,断不与取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不与取,断不与取,与13之乃取,乐于与取,常好布施,欢喜无悋,不望其报,彼于不与取净除其心。
(3)离非梵行,断非梵行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非梵行,断非梵行,勤修梵行,精勤妙行,清净无秽,离欲断淫,彼于非梵行净除其心。
(4)离妄言,断妄言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妄言,断妄言,真谛言,乐真谛,住真谛不移动,一切可信,不欺世间,彼于妄言净除其心。
(5)离两舌,断两舌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两舌,断两舌,行不两舌,不破坏他;不闻此语彼,欲破坏此;不闻彼语此,欲破坏彼;离者欲合,合者欢喜;不作群党14,不乐群党,不称群党,彼于两舌净除其心。
(6)离粗言,断粗言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粗言,断粗言,若有所言辞气粗犷,恶声逆耳,众所不喜,众所不爱,使他苦恼,令不得定,断如是言;若有所说清和柔润,顺耳入心,可喜可爱,使他安乐,言声具了,不使人畏,令他得定,说如是言,彼于粗言净除其心。
(7)离绮语,断绮语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绮语,断绮语,时说、真说、法说、义说、止息说、乐止息说,事顺时得宜,善教(499c)善诃,彼于绮语净除其心。
(8)离治生、断治生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治生15,断治生,弃舍称量及斗斛16,弃舍受货,不缚束人,不望折斗量,不以小利侵欺于人,彼于治生净除其心。
(9)离受寡妇、童女,断受寡妇、童女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受寡妇、童女,断受寡妇、童女,彼于受寡妇、童女净除其心。
(10)离受奴婢,断受奴婢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受奴婢,断受奴婢,彼于受奴婢净除其心。
(11)离受象、马、牛、羊,断受象、马、牛、羊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受象、马、牛、羊,断受象、马、牛、羊,彼于受象、马、牛、羊净除其心。
(12)离受鸡、猪,断受鸡、猪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受鸡、猪,断受鸡、猪,彼于受鸡、猪净除其心。
(13)离受田业、店肆,断受田业、店肆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受田业、店肆17,断受田业、店肆,彼于受田业、店肆净除其心。
(14)离受生稻、麦、豆,断受生稻、麦、豆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受生稻、麦、豆,断受生稻、麦、豆,彼于受生稻、麦、豆净除其心。
(15)离酒、断酒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酒、断酒,彼于饮酒净除其心。
(16)离高广大床,断高广大床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高广大床,断高广大床,彼于高广大床净除其心。
(17)离华鬘、璎珞、涂香、脂粉,断华鬘、璎珞、涂香、脂粉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华鬘、璎珞、涂香、脂粉,断华鬘、璎珞、涂香、脂粉,彼于华鬘、璎珞、涂香、脂粉净除其心。
(18)离歌舞倡妓及往观听,断歌舞倡妓及往观听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歌舞倡妓及往观听,断歌舞倡妓及往观听,彼于歌舞倡妓及往观听净除其心。
(19)离受生色像宝,断受生色像宝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受生色像宝18,断受生色像宝,彼于生色像宝净除其心。
(20)离过中食,断过中食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离过中食,断过中食19,常一食,不夜食,学时食,彼于过中食净除其心。
(21)尽形寿手离铧锹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尽形寿手离铧锹20,不自掘地,亦不教他。若水岸崩土及鼠伤21土,取用作器,举着一(500a)面,语买者曰:『汝等若有豌豆、稻、麦、大小麻豆、豍豆22、芥子,泻23已持器去,随意所欲24。』
(22)尽形寿供侍父母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尽形寿供侍父母,父母无目,唯仰于人,是故供侍。
(二)难提波罗陶师、优多罗童子向迦叶如来请法因缘
1、难提波罗陶师向迦叶如来请法
阿难!难提波罗陶师过夜平旦25,往诣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所,到已作礼,却坐一面。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为彼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无量方便为彼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已,默然而住。
阿难!于是,难提波罗陶师,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为其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已,卽从坐起,礼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足26已,绕三匝而去。
2、难提波罗陶师邀优多罗童子礼见迦叶如来
尔时,优多罗童子乘白马车,与五百童子俱,过夜平旦,从鞞婆陵耆村邑出,往至一无事处,欲教若干国来诸弟子等,令读梵志书。
于是,优多罗童子遥见难提波罗陶师来,见已便问:『难提波罗!汝从何来?』
难提波罗答曰:『我今从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所供养礼事来,优多罗!汝可共我往诣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所供养礼事。』
于是,优多罗童子答曰:『难提波罗!我不欲见秃头沙门,秃沙门不应得道,道难得故。』于是,难提波罗陶师捉优多罗童子头髻27,牵令下车。
于是,优多罗童子便作是念:此难提波罗陶师常不调戏,不狂不痴,今捉我头*髻,必当有以。
念已,语曰:『难提波罗!我随汝去!我随汝去!』
难提波罗喜,复语曰:『去者甚善!』
  3、迦叶如来再次为难提波罗陶师及优多罗童子说法
◎于是,难提波罗陶师与优多罗童子共往诣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所,到已作礼,却坐一面。难提波罗陶师(500b)白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曰:『世尊!此优多罗童子是我朋友,彼常见爱,常喜见我,无有厌足,彼于世尊无信敬心,唯愿世尊善为说法,令彼欢喜得信敬心!』
◎于是,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为难提波罗陶师及优多罗童子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无量方便为彼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已,默然而住。
◎于是,难提波罗陶师及优多罗童子,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为其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已,卽从座28起,礼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足,绕三匝而去。
4、优多罗童子生起出家学道因缘
◎于是,优多罗童子还去不远,问曰:『难提波罗!汝从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得闻如是微妙之法,何意住家,不能舍离,学圣道耶?』
于是,难提波罗陶师答曰:『优多罗!汝自知我尽形寿供养父母,父母无目,唯仰于人,我以供养侍父母故。』
◎于是,优多罗童子问难提波罗:『我可得从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出家学道,受于具足29,得作比丘,行梵行耶?』
5、迦叶如来接受优多罗童子出家学道
于是,难提波罗陶师及优多罗童子卽从彼处复往诣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所,到已作礼,却坐一面。
难提波罗陶师白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曰:『世尊!此优多罗童子还去不远,而问我言:难提波罗!汝从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得闻如是微妙之法,何意住家?不能舍离学圣道耶?
世尊!我答彼曰:优多罗!汝自知我尽形寿供养父母,父母无目,唯仰于人,我以供养侍父母故。
优多罗复问我曰:难提波罗!我可得从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出(500c)家学道,受于具足,得作比丘,行梵行耶?愿世尊度彼出家学道,授与具足,得作比丘!』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为难提波罗默然而受。
于是,难提波罗陶师知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默然受已,卽从座起,稽首作礼,绕三匝而去。
(三)迦叶如来游迦私国邑,化度颊鞞王
于是,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难提波罗去后不久,度优多罗童子出家学道,授与具足。出家学道,授与具足已,于鞞婆陵耆村邑随住数日,摄持衣钵,与大比丘众俱,共游行,欲至波罗抖30迦私国邑;展转游行,便到波罗抖迦私国邑,游波罗抖住仙人处鹿野园中31。
1、颊鞞王欲往迦叶如来住处
于是,颊鞞32王闻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游行迦私国,与大比丘众俱,到此波罗抖住仙人处鹿野园中。颊鞞*王闻已,告御者曰:『汝可严驾,我今欲往诣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所。』时,彼御者受王教已,卽便严驾。严驾已讫,还白王曰:『已严好车,随天王意。』
于是,颊鞞王乘好车已,从波罗抖出,往诣仙人住处鹿野园中。时,颊鞞王遥见树间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端正姝好,犹星中月,光耀炜晔33,晃若金山,相好具足,威神巍巍,诸根寂定,无有蔽碍,成就调御,息心静默。
见已下车,步诣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所,到已作礼,却坐一面。
2、迦叶如来为颊鞞王说法,成就欢喜,于是颊鞞王邀请迦叶如来及比丘众受供
颊鞞王坐一面已,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为彼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无量方便为彼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已,默然而住。
于是,颊鞞王,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为其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已,卽从座起,偏(501a)袒着衣,叉手而向,白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曰:『唯愿世尊明受我请,及比丘众!』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为颊鞞王默然受请。
于是,颊鞞王知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默然受已,稽首作礼,绕三匝而去。还归其家,于夜施设极美净妙种种丰饶食啖含消,卽于其夜供办已讫。
平旦敷床唱曰:『世尊!今时已到,食具已办,唯愿世尊以时临顾34!』
(1)迦叶如来及比丘众前往应供
◎于是,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过夜平旦,着衣持钵,诸比丘众侍从世尊往诣颊鞞王家,在比丘众上敷座而坐。
◎于是,颊鞞王见佛及比丘众坐已,自行澡水,以极美净妙种种丰饶食啖35含消36,手自斟酌,令得饱满。食讫收器,行澡水竟,敷一小床,别坐听法。
◎颊鞞王坐已,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为彼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无量方便为彼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已,默然而住。
(2)颊鞞王请迦叶如来及比丘众接受夏坐
于是,颊鞞王,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为其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已,卽从座起,偏袒着衣,叉手而向,白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曰:『唯愿世尊于此波罗抖受我夏坐,及比丘众!我为世尊作五百房、五百床褥,及施拘执如此白粳37米,王之(501b)所食种种诸味,饭供38世尊及比丘众。』
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告颊鞞王曰:『止!止!大王!但心喜足。』
颊鞞王如是至再三,叉手而向,白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曰:『唯愿世尊于此波罗抖受我夏坐,及比丘众!我为世尊作五百房、五百床褥,及施拘执如此白*粳米,王之所食种种诸味,饭*供世尊及比丘众。』
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亦再三告颊鞞王曰:『止!止!大王!但心喜足。』
(3)颊鞞王心忧戚,再请示迦叶如来不能受请之因由
于是,颊鞞王不忍不欲,心大忧戚: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不能为我于此波罗抖而受夏坐,及比丘众。作是念已,颊鞞王白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曰:『世尊!颇更有在家白衣,奉事世尊如我者耶?』
4、迦叶如来告知颊鞞王不能受请之理由
(1)有难提波罗陶师,深信三宝,受持十善法等
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告颊鞞王曰:『有,在王境界鞞婆陵耆村极大丰乐,多有人民。』大王!彼鞞婆陵耆村中有难提波罗陶师。
1)离杀、断杀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归佛、归法、归比丘众,不疑三尊,不惑苦、*习、灭、道,得信、持戒、博闻、惠施、成就智慧,离杀、断杀,弃舍刀杖,有惭有愧,有慈悲心,饶益一切乃至蜫虫,彼于杀生净除其心。
2)离不与取,断不与取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离不与取,断不与取,与之乃取,乐于与取,常好布施,欢喜无悋,不望其报,彼于不与取净除其心。
3)离非梵行,断非梵行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离非梵行,断非梵行,勤修梵行,精勤妙行,清净无秽,离欲断淫,彼于非梵行净除其心。
4)离妄言,断妄言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离妄言,断妄言,真谛言,乐真谛,住真谛不移动,一切可信,不欺世间,彼于妄言净除其心。
5)离两舌,断两舌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离两舌,断两舌,行不两舌,不破坏他;不闻此语彼,欲破坏此;不闻彼语此,欲破坏彼;离者欲合,合者欢喜;不作群党,不乐群党,不称群党,彼于两舌净除其心。
6)离粗言,断粗言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离粗言,断粗言,若有所言辞气粗犷,恶声逆耳,众所不(501c)喜,众所不爱,使他苦恼,令不得定,断如是言;若有所说清和柔润,顺耳入心,可喜可爱,使他安乐,言声具了,不使人畏,令他得定,说如是言,彼于粗言净除其心。
7)离绮语,断绮语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离绮语,断绮语,时说、真说、法说、义说、止息说、乐止息说,事顺时得39宜,善教善诃,彼于绮语净除其心。
8)离治生、断治生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离治生,断治生,弃舍称量及斗斛,亦不受货,不缚束人,不望折斗量,不以小利侵欺于人,彼于治生净除其心。
9)离受寡妇、童女,断受寡妇、童女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离受寡妇、童女,断受寡妇、童女,彼于受寡妇、童女40净除其心。
10)离受奴婢,断受奴婢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离受奴婢,断受奴婢,彼于受奴婢净除其心。
11)离受象、马、牛、羊,断受象、马、牛、羊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离受象、马、牛、羊,断受象、马、牛、羊,彼于受象、马、牛、羊净除其心。
12)离受鸡、猪,断受鸡、猪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离受鸡、猪,断受鸡、猪,彼于受鸡、猪净除其心。
13)离受田业、店肆,断受田业、店肆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离受田业、店肆,断受田业、店肆,彼于受田业、店肆净除其心。
14)离受生稻、麦、豆,断受生稻、麦、豆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离受生稻、麦、豆,断受生稻、麦、豆,彼于受生稻、麦、豆净除
   其心。
15)离酒、断酒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离酒、断酒,彼于饮酒净除其心。
16)离高广大床,断高广大床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离高广大床,断高广大床,彼于高广大床净除其心。
17)离华鬘、璎珞、涂香、脂粉,断华鬘、璎珞、涂香、脂粉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离华鬘、璎珞、涂香、脂粉,断华鬘、璎珞、涂香、脂粉,彼于华
鬘、璎珞、涂香、脂粉净除其心。
18)离歌舞倡妓及往观听,断歌舞倡妓及往观听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离歌舞倡妓及往观听,断歌舞倡妓及往观听,彼于歌舞倡妓及往观听净除其心。
19)离受生色像宝,断受生色像宝
大王!(502a)难提波罗陶师离受生色像宝,断受生色像宝,彼于受生色像宝净除其心。
20)离过中食,断过中食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离过中食,断过中食,常一食,不夜食,学时食,彼于过中食净除
其心。
21)尽形寿手离铧锹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尽形寿手离铧锹,不自掘地,亦不教他。若水岸崩土及鼠伤土,取
用作器,举着一面,语买者言:汝等若有豌豆、稻、麦、大小麻豆、豍豆、芥子,
泻已持器去,随意所欲。
22)尽形寿供侍父母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尽形寿供侍父母,父母无目,唯仰于人,是故供侍。
(2)迦叶如来告知颊鞞王,当时游化乞食因缘
A、首次乞食鞞婆陵耆村
大王!我忆昔时依鞞婆陵耆村邑游行。
大王!我尔时平旦着衣持钵,入鞞婆陵耆村邑乞食,次第乞食,往到难提波罗陶师家,
尔时,难提波罗为小事故,出行不在。
大王!我问难提波罗陶师父母曰:长老!陶师今在何处?
彼答我曰:世尊!侍者为小事故,暂出不在。善逝!侍者为小事故,暂出不在。
世尊!箩41中有麦饭,釜42中有豆羹,
唯愿世尊为慈愍故随意自取!大王!我便受郁单曰43法44,卽于箩釜中取羹饭而去。
◎难提波罗陶师于后还家,见箩中饭少,釜中羹减,白父母曰:谁取羹饭?父母答曰:
贤子!今日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至此乞食,彼于箩釜中取羹饭去。
◎难提波罗陶师闻已,便作是念:我有善利,有大功德,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于
我家中随意自在。
彼以此欢喜结跏趺坐,息心静默,至于七日,于十五日中而得欢乐,其家父母于七日
中亦得欢乐。
 B、二次乞食鞞婆陵耆村
复次,大王!我忆昔时依鞞婆陵耆村邑游行。
大王!我尔时(502b)平旦着衣持钵,入鞞婆陵耆村邑乞食,次第乞食,往到难提波罗陶师家,尔时,难提波罗为小事故,出行不在。
大王!我问难提波罗陶师父母曰:长老!陶师今在何处?
彼答我曰:世尊!侍者为小事故,暂出不在。善逝!侍者为小事故,暂出不在。
世尊!大釜中有粳米饭,小釜中有羹,唯愿世尊为慈愍故随意自取!大王!我便受郁单曰法,卽于大小釜中取羹饭去。
◎难提波罗陶师于后还家,见大釜中饭少,小釜中羹减,白父母曰:谁大釜中取饭,小
釜中取羹?父母答曰:贤子!今日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至此乞食,彼于大小釜
中取羹饭去。
◎难提波罗陶师闻已,便作是念:我有善利,有大功德,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于
我家中随意自在。彼以此欢喜结跏趺坐,息心静默,至于七日,于十五日中而得欢乐,
其家父母于七日中亦得欢乐。
(3)迦叶如来坐夏时,因屋未覆,而请瞻侍比丘至难提波罗陶师家取草修覆
复次,大王!我忆昔时依鞞婆陵耆村邑而坐夏坐,大王!我尔时新作屋未覆,难提波罗陶师故陶屋新覆。
大王!我告瞻侍比丘曰:汝等可去坏难提波罗陶师故陶屋,持来覆我屋。瞻侍比丘卽受我教,便去往至难提波罗陶师家,挽45坏故陶屋,作束持来用覆我屋。难提波罗陶师父母闻坏故陶屋,闻已,
问曰:谁坏难提波罗故陶屋耶?
比丘答曰:长老!我等是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瞻侍比丘,挽坏难提波罗陶师故陶
屋,作束用覆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屋。
难提波罗父母语曰:诸贤!随意持去(502c),无有制者。
◎难提波罗陶师于后还家,见挽坏故陶屋,白父母曰:谁挽坏我故陶屋耶?
父母答曰:贤子!今日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瞻侍比丘挽坏故陶屋,作束持去,
用覆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屋。
难提波罗陶师闻已,便作是念:我有善利,有大功德,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于
我家中随意自在。彼以此欢喜结跏46趺坐,息心静默,至于七日,于十五日中而得欢
乐,其家父母于七日中亦得欢乐。
◎大王!难提波47罗陶师故陶屋竟夏四月都不患漏,所以者何?蒙佛威神故。
A、难提波罗陶师无有不忍,无有不欲
大王!难提波罗陶师无有不忍,无有不欲,心无忧戚: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于我家中随意自在。
B、迦叶如来告知颊鞞王汝还有欲苦、忧戚
大王!汝有不忍,汝有不欲,心大忧戚: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不受我请,于此波罗抖而受夏坐,及比丘众。』
于是,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为颊鞞王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无量方便为彼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已,从座起去。
(4)颊鞞王送五百乘车白粳米,请难提波罗陶师慈愍当受
时,颊鞞王于迦叶如来、无所着、等正觉去后不久,便敕侍者:『汝等可以五百乘车载满白粳米,王之所食种种诸味,载至难提波罗陶师家,而语之曰:难提波罗!此五百乘车载满白粳米,王之所食种种诸味,颊鞞王送来饷汝,为慈愍故,汝今当受!』
时,彼侍者受王教已,以五百乘车载满白粳米,王之所食种种诸味,送诣难提波罗陶师家,到已,语曰:『难提波罗陶师!此五百乘车载满白粳米,王之所食种种诸味,颊鞞王送来饷(503a)汝,为慈愍故,汝今当受!』
于是,难提波罗陶师辞让不受,语侍者曰:『诸贤!颊鞞王家国大事多,费用处广,我知如此,以故不受。』」
(四)佛告阿难:说法究竟不究竟因缘
1、苦因不究竟,所以未能脱离一切苦
佛告阿难:「于意云何?尔时童子优多罗者,汝谓异人耶?莫作斯念!当知卽是我也。
阿难!我于尔时为自饶益,亦饶益他,饶益多人,愍伤世间,为天、为人求义及饶益,求安隐快乐。尔时说法不至究竟,不究竟白净,不究竟梵行;不究竟梵行讫,尔时不离生老病死、啼哭忧戚,亦未能得脱一切苦。
2、我今已成就无上菩提,已脱离一切苦
阿难!我今出世,如来、无所着、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众佑。我今自饶益,亦饶益他,饶益多人,愍伤世间,为天、为人求义及饶益,求安隐快乐。我今说法得至究竟,究竟白净,究竟梵行;究竟梵行讫,我今已离生老病死、啼哭忧戚,我今已得脱一切苦。」
  
三、流通分
佛说如是,尊者阿难及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鞞婆48陵49耆经》第六竟 (五千七百三十四字)50
 
附:汉译经论对照
《大智度论》卷38 (大正25,340c28~341a34)
◎是释迦文菩萨,尔时为迦叶佛弟,名欝多罗。兄智慧熟,不好多语;弟智慧未备故,
多好论议;时人谓弟为胜。兄后出家,得成佛道,号名迦叶;弟为阎浮提王讫梨机师,
有五百弟子,以婆罗门书,教授诸婆罗门,诸婆罗门等不好佛法。
尔时,有一陶师,名难陀婆罗,迦叶佛五戒弟子,得三道,与王师欝多罗为善友,以
其心善净信故。
尔时,欝多罗,乘金车,驾四白马,与弟子俱出城门;难提婆罗51于路相逢,欝多罗
问言:从何所来?
答言:「汝兄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供养还,汝可共行觐见于佛,故来相迎!」
欝多罗作是念:若我径52到佛所,我诸弟子当生疑怪,汝本论议、智慧53恒胜,今往
供养,将是亲属爱故,必不随我。恐破其见佛因缘故,住诸法实相智中,入无上方便
慧度众弟子故,口出恶言:「此秃头人,何能得菩提道!」
尔时,难提婆罗善友,为如瞋状,捉头挽54言:「汝不得止!」
欝多罗语弟子言:「其事如是,吾不得止!」即时师徒俱行诣佛;见佛光相,心即清
净,前礼佛足,在一面坐。佛为随意说法,欝多罗得无量陀罗尼门,诸三昧门皆开;
五百弟子还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欝多罗从坐起,白佛言:「愿佛听我出家作比丘!」佛言:「善来!」即成沙门。55
 
 
 
 
 
(六四)〈王相应品.天使经第七〉(初一日诵)56
(大正1,503a21~506a26)
 
经64【天使经】
解经
【1】《法界圣凡水陆大斋*轮宝忏》卷2:「七、《天使经》,说阎王以生、老、病、死、治罪五种事诘责罪人,名为五天使者,及说地狱众苦。」(卍藏续X74,956b7-9 // Z 2B:2,435d7-9 // R129,870b7-9)
【2】《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卷172: (大正27,866a22~b)
又,一一大地狱有十六增:谓各有四门,一一门外各有四增。
一、煻煨增,谓此增内煻煨57没膝。
二、尸粪增,谓此增内尸粪泥满。
三、锋刃增,谓此增内复有三种:
(一)刀刃路,谓于此中仰布刀刃以为道路。(二)剑叶林,谓此林上纯以利剑
刃为叶。(三)铁刺林,谓此林上有利铁,刺长十六指。刀刃路等三种虽殊而铁
(866a29)枝同,故一增摄。
四、烈河增,谓此增内有热醎水。
并本地狱以为十七。如是八大地狱并诸眷属,便有一百三十六所。是故经说:「有一百三十六捺落迦。」
问:何故眷属地狱说名为增?
答:1.有说:「本地狱中一种苦具治诸有情,此眷属中种种苦具治诸有情,
故名为增。是故《天使经》58说:眷属地狱中以种种苦具治有罪者。」
2.有说:「此是增受苦处故说名增:谓本地狱中被逼切已,复于此处重
遭苦故。非谓多种苦具名增,本地狱中亦多苦具故。《施设论》说:
眷属地狱中唯有一种,煻煨等故。」
【3】《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一)》(p.441,n.4)
本经叙说佛以净天眼出过于人,能随众生所作业之善、恶,而知此众生之死时、生时乃至上天、堕地狱。若有众生生于人间,多造恶业,不畏后世罪,身坏命终生阎
王境界受苦,阎王则以生、老、病、死、治罪五事──名五天使59,来诘责罪人。其后,并叙述受苦众生入东西南北四门大地狱,往来峰岩、粪屎、铁鍱林、铁剑树林、灰河等处,无量百千岁受极重苦。60
 
一、序分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舍卫国,在胜林给孤独园。
 
二、正宗分
(一)世尊以天眼通观众生随业受报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以净天眼出过于人,见此众生死时、生时,好色、恶色,或妙、不妙,往来善处及不善处,随此众生之所作业,见其如真。
1、众生生三业恶行,成就邪见业
若此众生成就身恶行,口、意恶行,诽谤圣人,邪见成就邪见业,彼因缘此,身坏命终,必至恶处,生地狱中。
2、众生生三业善行,成就正见业
若此众生(503b)成就身妙行,口、意妙行,不诽谤圣人,正见成就正见业,彼因缘此,身坏命终,必升善处,乃生天上。
(二)世尊举喻说明
1、如观水泡
犹大雨时,水上之泡,或生或灭61,若有目人62住一处,观生时、灭时;我亦如是,以净天眼出过于人,见此众生死时、生时,好色、恶色,或妙、不妙,往来善处及不善处,随此众生之所作业,见其如真。
(1)生三业恶行
若此众生成就身恶行,口、意恶行,诽谤圣人,邪见成就邪见业,彼因缘此,身坏命终,必至恶处,生地狱中。
(2)生三业善行
若此众生成就身妙行,口、意妙行,不诽谤圣人,正见成就正见业,彼因缘此,身坏命终,必升善处,乃63生天上。
2、如观雨堕之渧
犹大雨时,雨堕之渧64,或上或下,若有目人住一处,观上时、下时;我亦如是,以净天眼出过于人,见此众生,死时、生时,好色、恶色,或妙、不妙,往来善处及不善处,随此众生之所作业,见其如真。
(1)生三业恶行
若此众生成就身恶行,口、意恶行,诽谤圣人,邪见成就邪见业,彼因缘此,身坏命终,必至恶处,生地狱中。
(2)生三业善行
若此众生成就身妙行,口、意妙行,不诽谤圣人,正见成就正见业,彼因缘此,身坏命终,必升善处,乃生65天上。
3、观琉璃珠,清净自然
犹琉66璃珠,清净自然,生无瑕秽,八楞67善治,贯以妙绳,或青或黄,或赤、黑、白,若有目人住一处,观此*琉璃珠,清净自然,生无瑕秽,八楞善治,贯以妙绳,或青或黄,或赤、黑、白;我亦如是,以净天眼出过于人,见此众生死时、生时,好色、恶色,或妙、不妙,往来善处及不善处,随此众生之所作业,见其如真。
(1)生三业恶行
若此众生成就身恶行,口、意恶行,诽谤圣人,邪见成就邪见(503c)业,彼因缘此,身坏命终,必至恶处,生地狱中。
(2)生三业善行
若此众生成就身妙行,口、意妙行,不诽谤圣人,正见成就正见业,彼因缘此,身坏命终,必升善处,乃*生天上。
4、如两屋共一门,多人出入
犹如两屋共一门,多人出入,若有目人住一处,观出时、入时;我亦如是,以净天眼出过于人,见此众生死时、生时,好色、恶色,或妙、不妙,往来善处及不善处,随此众生之所作业,见其如真。
(1)生三业恶行
若此众生成就身恶行,口、意恶行,诽谤圣人,邪见成就邪见业,彼因缘此,身坏命终,必至恶处,生地狱中。
(2)生三业善行
若此众生成就身妙行,口、意妙行,不诽谤圣人,正见成就正见业,彼因缘此,身坏命终,必升善处,乃生天上。
5、如人住高楼上,观于下人往来周旋
若有目人住高楼上,观于下人往来周旋、坐卧走踊68;我亦如是,以净天眼出过于人,见此众生死时、生时,好色、恶色,或妙、不妙,往来善处及不善处,随此众生之所作业,见其如真。
(1)生三业恶行
若此众生成就身恶行,口、意恶行,诽谤圣人,邪见成就邪见业,彼因缘此,身坏命终,必至恶处,生地狱中。
(2)生三业善行
若此众生成就身妙行,口、意妙行,不诽谤圣人,正见成就正见业,彼因缘此,身坏命终,必升善处,乃生天上。
(三)说五天使之喻事:生、老、病、死、治罪等五事
若有众生生于人间,不孝父母,不知尊敬沙门69,梵志,不行如实,不作福业,不畏后世罪,彼因缘此,身坏命终,生阎王70境界。
阎王人收送诣71王所,白曰:『天王!此众生本为人时,不孝父母,不知尊敬沙门、梵
志,不行如实,不作福业,不畏后世罪,唯愿天王处当其罪!』
1、阎王以初天使善问、善捡、善教、善诃化现-婴儿
于是,阎王以初天使善问、善捡、善教、善诃(504a):『汝颇曾见初天使来耶?』
彼人答曰:『不见也,天王!』
阎王复问:『汝本不见一村邑中,或男或女,幼小婴孩,身弱柔软,仰向自卧大小便中,不能语父母,父母抱移离不净处,澡浴其身,令得净洁?』
彼人答曰:『见也,天王!』
阎王复问:『汝于其后有识知时72,何不作是念:我自有生法,不离于生,我应行妙身、口、意业?』
彼人白曰:『天王!我了败坏,长衰永失耶73?』
阎王告曰:『汝了败坏,长衰永失!今当考74汝,如治放逸行、放逸人。汝此恶业非父母
为,非王非天,亦非沙门、梵志所为,汝本自作恶不善业,是故汝今必当受
报。』
2、阎王以第二天使善问、善捡、善教、善诃化现-老人
阎王以此初天使善问、善捡、善教、善诃已,复以第二天使善问、善捡、善教、善诃:『汝颇曾见第二天使来耶?』
彼人答曰:『不见也,天王!』
阎王复问:『汝本不见一村邑中,或男或女,年耆极老,寿过苦极,命垂欲讫,齿落头白,身曲軁75步,拄76杖而行,身体战动耶?』
彼人答曰:『见也,天王!』
阎王复问:『汝于其后有识知时,何不作是念:我自有老法,不离于老,我应行妙身、口、意业?』
彼人白曰:『天王!我了败坏,长衰永失耶?』
阎王告曰:『汝了败坏,长衰永失!今当*考汝,如治放逸行、放逸人。汝此恶业非父母
为,非王非天,亦非沙门、梵志所为,汝本自作恶不善业,是故汝今必当受
报。』
3、阎王以第三天使善问、善捡、善教、善诃化现-病人
阎王以此第二天使善问、善捡、善教、善诃已,复以第三天使善问、善捡、善教、善诃:『汝颇曾见第三天使来耶?』
彼人答曰:『不见也,天王!』
阎王复问:『汝本不见一村邑中,或男或女,疾病困笃,或坐卧床,或坐卧榻,或坐(504b)
卧地,身生极苦甚重苦,不可爱念,令促命耶?』
彼人答曰:『见也,天王!』
阎王复问:『汝于其后有识知时,何不作是念:我自有病法,不离于病,我应行妙身、
口、意业?』
彼人白曰:『天王!我了败坏,长衰永失耶?』
阎王告曰:『汝了败坏,长衰永失!今当考汝,如治放逸行、放逸人。汝此恶行非父母
为,非王非天,亦非沙门、梵志所为,汝本自作恶不善业,是故汝今必当受
报。』
  4、阎王以第四天使善问、善捡、善教、善诃化现-死亡
阎王以此第三天使善问、善捡、善教、善诃已,复以第四天使善问、善捡、善教、善诃:『汝颇曾见第四天使来耶?』
彼人答曰:『不见也,天王!』
阎王复问:『汝本不见一村邑中,或男或女,若死亡时,或一、二日......至六、七日,
乌鵄所啄77,犲狼所食,或以火烧,或埋地中,或烂腐坏耶?』
彼人答曰:『见也,天王!』
阎王复问:『汝于其后有识知时,何不作是念:我自有死法,不离于死,我应行妙身、
口、意业?』
彼人白曰:『天王!我了败坏,长衰永失耶?』
阎王告曰:『汝了败坏,长衰永失!今当考汝,如治放逸行、放逸人。汝此恶业非父母为,非王非天,亦非沙门、梵志所为,汝本自作恶不善业,是故汝今必当受
报。』
5、阎王以第五天使善问、善捡、善教、善诃化现-现见恶者
「阎王以此第四天使善问、善捡、善教、善诃已,复以第五天使善问、善捡、善教、善诃:『汝颇曾见第五天使来耶?』
彼人答曰:『不见也,天王!』
阎王复问:『汝本不见王人捉犯罪人,种种考治,截手截足,或截手足,截耳截鼻,或
截耳鼻,或脔脔78割,拔须、拔发,或拔须发,或着槛79中衣裹火烧,或以沙壅80草缠火烧81,或内82铁驴腹中,或着铁猪口(504c)中,或置铁虎口中烧,或安铜釜中,或着铁釜中煮,或段段截,或利叉刺,或以钩钩,或卧铁床以沸油浇83,或坐铁臼以铁杵捣,或以龙蛇蜇84,或以鞭鞭,或以杖挝85,或以棒打,或生贯高标上,或枭86其首耶?』
彼人答曰:『见也,天王!』
阎王复问:『汝于其后有识知时,何不作是念:我今现见恶不善法?』
彼人白曰:『天王!我了败坏,长衰永失耶?』
阎王告曰:『汝了败坏,长衰永失!今当考汝,如治放逸行、放逸人。汝此恶业非父母
为,非王非天,亦非沙门、梵志所为,汝本自作恶不善业,是故汝今必当受
报。』
(四)阎王对四门大地狱及其地狱说明
阎王以此第五天使善问、善捡、善教、善诃已,卽付狱卒,狱卒便捉持,着四门大地狱中,于是颂曰:
 
  四柱有四门,壁87方十二楞,以铁为垣墙88,其上铁覆盖。
  地狱内铁地,炽燃铁火布,深无量由延,乃至地底住。
  极恶不可受,火色难可视,见已身毛竖,恐惧怖甚苦。
  彼堕生地狱,脚上头在下,诽谤诸圣人,调御善清善。
 
1、四门大地狱,受极重苦,心闷卧地,终不得死
有时于后极大久远,为彼众生故,四门大地狱东门便89开,东门开已,彼众生等来趣向,欲求安处,求所归依。彼若集聚无量百千已,地狱东门便还自闭,彼于其中受极重苦,啼哭唤呼,心闷卧地,终不得死,要令彼恶不善业尽。极大久远,南门、西门、北门复开,北门开已,彼众生等走来趣向,欲求安处(505a),求所归依。彼若集聚无量百千已,地狱北门复还自闭,彼于其中受极重苦,啼哭唤呼,心闷卧地,终不得死,要令彼恶不善业尽。
2、生峰岩地狱,火满其中
复于后时极大久远,彼众生等从四门大地狱出,四门大地狱次生峰岩地狱,火满其中,无烟无焰90,令行其上,往来周旋。彼之两足皮肉及血,下足则尽,举足则生,还复如故。治彼如是无量百千岁,受极重苦,终不得死,要令彼恶不善业尽。
3、生粪屎大地狱,狱中生众多虫
复于后时极大久远,彼众生等从峰岩大地狱出,峰岩大地狱次生粪屎大地狱91,满中粪屎,深无量百丈,彼众生等尽堕其中。彼粪屎大地狱中生众多虫,虫名凌瞿来,身白头黑,其嘴如针,此虫钻破彼众生足;破彼足已,复破膊92肠骨;破膊肠骨已,复破髀骨93;破髀骨已,复破臗94骨;破臗骨已,复破脊骨;破脊骨已,复破肩骨、颈骨、头骨;破头骨已,食头脑尽。彼众生等如是逼迫无量百千岁,受极重苦,终不得死,要令彼恶不善业尽。
 
 
4、生铁鍱林大地狱,四方生起大热风
复于后时极大久远,彼众生等从粪屎大地狱出,粪屎大地狱次生铁鍱95林大地狱96。彼众生见已,起清凉想,便作是念:我等往彼,快得清凉。彼众生等走往趣向,欲求安处,求所归依。彼若集聚无量百千已,便入铁鍱林大地狱中,彼铁鍱林大地狱中,四方则有大热风来;热风来已,铁鍱便落;铁鍱落时,截手、截足,或截手足,截耳、截鼻,或截耳鼻及余支节,截身血涂无量百千岁,受极重苦,终不得死,要令彼恶不善业尽。
(1)狱中生极大狗
复次,彼铁鍱林大地狱(505b)中生极大狗,牙齿极长,擥97彼众生,从足剥皮,至头便食;从头剥皮,至足便食。彼众生等如是逼迫无量百千岁,受极重苦,终不得死,要令彼恶不善业尽。
(2)狱中生大乌鸟
复次,彼铁鍱林大地狱中生大乌鸟,两头铁喙,住众生额,生挑眼吞,喙破头骨,取脑而食。彼众生等如是逼迫无量百千岁,受极重苦,终不得死,要令彼恶不善业尽。
5、生铁剑树林大地狱,贯刺众生血涂无量
复于后时极大久远,彼众生等从铁鍱林大地狱出,铁鍱林大地狱次生铁剑树林大地狱,彼大剑树高一由延,刺长尺六,令彼众生使缘上下;彼上树时,刺便下向;若下树时,刺便上向。彼剑树刺贯刺众生,刺手、刺足,或刺手足,刺耳、刺鼻,或刺耳鼻及余支节,刺身血涂无量百千岁,受极重苦,终不得死,要令彼恶不善业尽。
6、生灰河周遍生刺,沸灰汤满
复于后时极大久远,彼众生等从铁剑树林大地狱出,铁剑树林大地狱次生灰河98,两岸极高,周遍生刺,沸灰汤满,其中极暗。彼众生见已,起冷水想:当99有冷水。彼起想已,便作是念:我等往彼,于中洗浴,恣意饱饮,快得凉乐。彼众生等竞走趣向,入于其中,欲求乐处,求所归依。彼若集聚无量百千已,便堕灰河;堕灰河已,顺流、逆流,或顺逆流。彼众生等顺流、逆流、顺逆流时,皮熟堕落,肉熟堕落,或皮肉熟俱时堕落,唯骨趥100在。灰河两岸有地狱卒,手捉刀剑、大棒、铁叉,彼众生等欲度上岸,彼时狱卒还推着中。
(1)狱卒以热铁丸洞然俱炽,着其口中
复次,灰河两岸有地狱卒,手捉钩羂101,钩挽102众生从灰河出,着热铁地,洞燃俱炽,举(505c)彼众生极扑着地,在地旋转,而问之曰:『汝从何来?』
彼众生等佥103共答曰:『我等不知所从来处,但我等今唯患大饥。』彼地狱卒便捉众生着热铁床,洞然俱炽,强令坐上,以热铁钳钳开其口,以热铁丸洞然俱炽,着其口中。彼热铁丸烧唇,烧唇已烧舌,烧舌已烧龂104,烧*龂已烧咽,烧咽已烧心,烧心已烧大肠,烧大肠已烧小肠,烧小肠已烧胃105,烧胃已从身下过。彼如是逼迫无量百千岁,受极重苦,终不得死,要令彼恶不善业尽。
(2)狱卒以沸洋铜灌其口中
复次,彼地狱卒问众生曰:『汝欲何去?』
众生答曰:『我等不知欲何所去,但患大渴。』彼地狱卒便捉众生着热铁床,洞然俱炽,强令坐上,以热铁钳钳开其口,以沸洋铜灌其口中。彼沸洋铜烧唇,烧唇已烧舌,烧舌已烧龂,烧龂已烧咽,烧咽已烧心,烧心已烧大肠,烧大肠已烧小肠,烧小肠已烧胃,烧胃已从身下过。彼如是逼迫无量百千岁,受极重苦,终不得死,要令彼恶不善业尽。
(五)众生造恶不善业,依地狱次第受报至一切尽
1、地狱恶报受尽,转向畜生、堕饿鬼,乃至生天中
若彼众生地狱恶不善业不悉尽、不一切尽、尽无余者,彼众生等复堕灰河中,复上下铁剑树林大地狱,复入铁鍱林大地狱,复堕粪屎大地狱,复往来峰岩大地狱,复入四门大地狱中。
◎若彼众生地狱恶不善业悉尽、一切尽、尽无余者,彼于其后或入畜生,或堕饿鬼,或
生天中。
2、众生为人时所造善恶业,必受善恶之果报
◎若彼众生本为人时,不孝父母,不知尊敬沙门、梵志,不行如实,不作福业,不畏后
世罪,彼受如是不爱、不念、不喜苦报,譬犹若(506a)彼地狱之中。
◎若彼众生本为人时,孝顺父母,知尊敬沙门、梵志,行如实事,作福德业,畏后世罪,
彼受如是可爱、可念、可106喜乐报,犹虚空神宫殿之中。
(六)阎王在园观中作如是宏愿
昔者阎王在园观中而作是愿:我此命终,生于人中,若有族姓极大富乐,资财无量,畜牧产业不可称计,封户食邑种种具足,彼为云何?
谓剎利大长者族、梵志大长者族、居士大长者族。若更有如是族极大富乐,资财无量,畜牧产业不可称计,封户食邑种种具足,生如是家;生已觉根成就,如来所说正法之律,愿得净107信;得净*信已,剃除须发,着袈裟衣,至信、舍家、无家、学道。
族姓子所为剃除须发,着袈裟衣,至信、舍家、无家、学道者,唯无上梵行讫,于现法中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
昔者阎王在园观中而作是愿。于是颂曰:
 
   为天使所诃,人故放逸者,长夜则忧戚,谓弊欲所覆。
   为天使所诃,真实有上人,终不复放逸,善说妙圣法。
   见受使恐怖,求愿生老尽;无受、灭无余,便为生老讫。
   彼到安隐乐,现法得灭度;度一切恐怖,亦度世间流108。
   
三、流通分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天使经》第七竟109(四千二百五字)110
1 王相应品四字及初一日诵四字在前行【宋】【元】(大正1,499d,n.7)。
2 (丽)+陵【宋】【元】【明】(大正1,499d,n.9)。
3 〔初一日诵〕-【明】。(大正1,499d,n.10)。
4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23,n.4):参阅中部(M. 81. Ghatīkārasutta? 陶师经)。
5 【叉手】1.两手在胸前相交,表示恭敬。2.佛教的一种敬礼方式。两掌对合于胸前。(《汉语大词典》卷
2,p.852)。
6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25,n.1):「鞞婆陵耆」(Vebhalinga)(巴),地名,位于拘萨罗国。
7 【封】:1.帝王以爵位、土地、名号等赐人。《左传?昭公二十九年》:「实列受氏姓,封为上公。」杜
预--注:「爵上公。」2.指上级把职务、名誉等赏给下级。含调侃意。段荃法《杨老固事略》二:「怕
他无事生非找岔子,便封了他个菜园园长的职务。」(《汉语大词典》卷2,p.1250)。
8 【食邑】:1.靠封邑租税生活。2.指古代君主赐予臣下作为世禄的封地。(《汉语大词典》卷12,p.477)。
9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25,n.2):「优多罗摩纳」(Uttaramānava)(巴),即优多罗学童。巴利本作
 Jotipāla-mānava(护明学童)。
10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25,n.3):「诵过四典经,深达因、缘、正、文、戏五句说」,参考《中阿含经》卷40,第158经之巴利本相对经(A. vol. 3, p. 223)作:tinna? vedāna? pāragū sanighanduketubhāna? sākkharappabhedāna? ithāsapa?camāna? padako veyyākarano(通达三吠陀及语汇、仪轨、音韵论(或语源论)、第五史传的诗句之解说者。)《杂阿含经》卷31,第886经(大正2,223c13)作:「诵诸经典、物类名字、万物差品、字类分合、历世本末此五种记悉皆通达。」于《长阿含》第二十经〈阿摩昼经〉中所谓「三部旧典」即指梨呗、夜柔、沙摩等三吠陀,若加上「阿闼鲁瓦吠陀」即是本经中之「四典经」。
11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25,n.4):「难提波罗陶师」,其原语应作 Nandipāla(巴),意译为「护喜」,
人名,然巴利本作 Ghatīkāra kumbhakāra。
12 习=集【元】【明】 (大正1,499d,n.12)。
13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25,n.6):「与」,频伽藏、大正本均作「取」。
14 【群党】:结为朋党的人们。汉--王充《论衡?谴告》:「恶其随非而与恶人为群党也。」(《汉语大词典》
卷9,p.184)。
15 【治生】1.经营家业;谋生计。(《汉语大词典》卷5,p.1122)。
16 【斗斛】:1.斗与斛,两种量器,亦泛指量器。十斗曰斛。《庄子?胠箧》:『为之斗斛以量之,则并与
斗斛而窃之。』2.形容少量、微薄。(《汉语大词典》卷7,p.324)。
17 【店肆】:1.商店。2.旅舍。(《汉语大词典》卷3,p.1212)。
18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27,n.2):「生色像宝」:指金银。
19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27,n.3):「离过中食,断过中食」:此即过午不食,印度之出家人于正午
之后,仅可饮用八种浆水,此外不食任何固体食物。
20 【铧锹ㄑㄧㄠ】:即锹。一种掘地农具。(《汉语大词典》卷11,p.1359)。
21 伤=场【宋】【元】【明】(大正1,499d,n.13)。
22【豍ㄅㄧ豆】:即豌豆。(《汉语大词典》卷9,p.1348)。
23 泻=写【宋】【元】【明】(大正1,500d,n.1)。【泻】:1.倾泻,水往下急流。2.倾注;倾倒。(《汉语大词典》卷6,p.203)。
24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29,n.3):「汝等若有豌豆......随意所欲」,巴利本作 Ettha yo icchati
tandulapabhivattāni vā muggapabhivattāni vā kālāyapabhivattāni vā nikkhipitvā ya? icchati ta?
haratūti.,其意为:凡有需要的,把剩余的米、剩余的绿豆、剩余的豌豆放置这里,把所需要的那个
〔器物〕带走吧!
25 【平旦】1.清晨。2.平日,平时。3.古代十二时之一。相当于后来的寅时。(《汉语大词典》卷2,p.921)。
26 〔足〕-【宋】【元】【明】(大正1,500d,n.2)。
27 髻=发【宋】【元】【明】(大正1,500d,n.3);【头髻】:发髻,在头顶或脑后盘成各种形状的头发。(《汉
语大辞典》卷12,p.295)。
28 坐=座【元】【明】(大正1,500d,n.4)。大正藏作「坐」,今依据元、明二本改作「座」
29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31,n.2):「具足」:即指具足戒,为比丘所受之大戒,有二百五十余戒,又称进具戒、圆具戒:然南传巴利本仅有二百二十七戒,系将波罗提木叉汇集而成,又称「从解脱」。
30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31,n.4):「波罗抖」(Bārānasī)(巴),即今之贝那拉斯(Benares),为佛世
时迦私国(Kāsī)之都城。「抖」,明本作「奈」。
31 仙人处鹿野园~Isipatana Migadāya. (大正1,500d,n.7)。
32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31,n.5):「颊鞞」(Kikin)(巴),王名。「颊」,宋、元、明三本均作「频」。
33 【炜烨】:亦作「炜晔」;美盛貌。(《汉语大词典》卷7,p.202)。
34 【临顾】:敬辞,犹言光临见访。(《汉语大词典》卷8,p.726)。
35 【食噉】:吃。(《汉语大词典》卷12,p.477)。
36 【含消】:《十诵律》卷56(大正23,416a2~4):「佛听四种含消:酥、油、蜜、石蜜,比丘含是四含消时,应作是念:『我以治病因缘故含,不为美味,是名含消法。』」;《萨婆多部毗尼摩得勒伽》卷6(大正23,599b1~3):「云何含消?含消有五种。世尊听诸比丘服谓酥、油、蜜、糖、醍醐,服含消药时,治病想、服药想、粪尿想、髓脑想。」
37 粳=秔【明】 (大正1,501d,n.1)。
38 饲=供【宋】【元】【明】大正藏作「饲」,今依据宋、元、明三本改作「供」。(大正1,501d,n.2)。
39 时得=得时【宋】【元】【明】(大正1,501d,n.3)。
40 女=子【明】(大正1,501d,n.4)。
41 【箩】:竹器,大多方底圆口。制作较细致。大的口侧有两耳,常用来盛米谷等物,可容一斛;小的可
用来淘米。(《汉语大词典》卷8,p.1286)。
42 【釜】:古炊器。敛口,圜底,或有二耳。其用如鬲,置于灶口,上置甑以蒸煮。盛行于汉代。有铁制的,也有铜和陶制的。(《汉语大词典》卷6,p.1118)。
43 曰=越【明】(大正1,502d,n.1)。
44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399,n.3):「郁单曰」(Uttara-kuru)(巴),洲名,又作北俱卢,位于须弥山北方之咸海中。「曰」,明本作「越」;《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卷2(大正40,82c10~19):「《僧祇多论》:乞食食已有残,弃旷野石上,明日乞食不得,不作本意还从本道。石上故饭在者,无净人自取,有乌鸟食处当扟去。五百问因缘同上,所以开者以信施重故,又无主物。如欝单越法取食者得,五分比丘残果与净人已不作,还意后净人还与比丘。佛言:离手已名净食之,僧祇莫问时、非时受,若过非时如发瞬,若食得堕,停过须臾,复得停食食堕(谓旦起受食至中,过中已去限一须臾,若过二时名曰非时)。」《萨婆多部毗尼摩得勒伽》卷2(大正23,576c13~577a1):「颇有比丘非时食佉陀尼蒲阇尼不犯耶?答:有。若住北欝单越,用彼时食,不犯。……问北欝单越宿食,得食不?答:得食。余方亦如是,三种人宿食,比丘不得食。何等三?谓贼住、本不和合、学戒。…若用北欝单越法不受食食,不犯。余方不得,若比丘食时,净人以佉陀尼蒲阇尼着器中,成受不?若可却者却,不可却者得食不犯者,谓浊水、醎水、灰水。」《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卷2(大正40,319a25~b3):「次科初引律论开取故食,又开自取应是俭缘,或虽丰时乞求不得,时逼无人故两开之,扟史邻反拨除也。五百问中,初指缘同上,所下出开意,初明开食,又下释自取。欝单越此云胜,胜三洲故,彼人于物无我所心故。三中不作还意即是断心,护净中,僧祇初明过时,文中二罪。」
45 【挽】:扭转;挽回。(《汉语大词典》卷6,p.623)。
46 加=跏【宋】【元】【明】大正藏作「加」,今依据宋、元、明三本改作「跏」(大正1,502d,n.2)。
47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39,n.2):「波」,大正本作「婆」。
48 〔鞞...竟〕八字-【明】(大正1,503d,n.1)。
49 (丽)+陵【宋】【元】(大正1,503d,n.2)。
50 〔五千...字〕八字-【宋】【元】【明】(大正1,503d,n.3)。
51 罗+(门)【石】(大正25,341d,n.1)。
52 《汉语大词典?3》p.976:「【径】7.直接;一直。汉 枚乘《上书谏吴王》:『夫铢铢而称之,至石必差;寸寸而度之,至丈必过。石称丈量,径而寡失。』」
53 慧=德【宋】【宫】(大正25,341d,n.3)。
54【挽】:1.拉;牵引。(《汉语大词典》卷6,p.623)。
55 《法苑珠林》卷76(大正53,855c5?7):「《兴起行经》云:『释迦过去以恶语道:迦叶秃头沙门何有佛道?故今六年受日食一麻、一米、大豆、小豆苦行。』」。
56 〔初一日诵〕-【明】(大正1,503d,n.5)。
57 【煻煨】热灰。(《汉语大词典》卷7,p.216)。
58 《中阿含经》卷12(大正1,505a)。
59 《阎罗王五天使者经》卷1 (大正1,828b12~829b1);《增壹阿含经》卷24,4经 (大正12,674b~676b28);《佛说立世阿毗昙论》卷8 (大正32,213b2~215a25)。
60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41,n.4):中部(M. 130.Devadūtasutta? 天使经)、增支部(A. 3. 35. Devadūta ◎天使)、《增一阿含经》〈善聚品第四经〉(大正2,674b)、东晋?竺昙无兰译《铁城泥犁经》(大正1,826)、刘宋?慧简译阎罗王五天使者经(大正1,828)、东晋?竺昙无兰译泥犁经(大正1,907)、东晋?竺昙无兰译五苦章句经(大正17,543)。
61《中阿含经》卷11(大正1,498a22~24):「犹如大雨时,水上之泡,或生、或灭。大王,色生灭亦如是,
汝当知色生灭。大王,觉、想、行、识生灭,汝当知识生灭。」
62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43,n.1):「有目人」:即有眼睛的人。
63 乃=及【宋】【元】【明】(大正1,503d,n.7)。
64 渧=滴【宋】【元】【明】(大正1,503d,n.8)。
65 生=至【宋】【元】【明】(大正1,503d,n.9)。
66 琉=瑠【明】(大正1,503d,n.10)。
67 【楞】:1.棱角。参见“ 楞角 ”。2.物体上一条条凸起来的部分。3.凸起,暴起。4.量词。
【楞角】:物体的边角或尖角。(《汉语大词典》卷2,p.1177)。
68 【踊】亦作“ 踊1 ”。1.向上跳;跳跃。3.引申为高出、超过。(《汉语大词典》卷10,p.524)。
69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45,n.1):「沙门」,大正本作「门沙」。
70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45,n.2):「阎王(Yama-rājā)(巴)」,又作阎罗、炎摩王,为冥界之总司,
地狱之主神。
71 【诣】:1.晋谒;造访。2.前往;到。(《汉语大词典》卷11,p.197)。
72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45,n.3):「汝于其后有识知时」,巴利本作 tassa te vi??ussa sato mahallakassa(有知有念而长大的你)。
73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45,n.4):「天王!我了败坏,长衰永失耶?」巴利本作 nāsakkhissa?, bhante; pamādassa?, bhante ti(我无能,尊者!我放逸,尊者!)
74 考=拷【元】【明】(大正1,504d,n.1)。
75 軁=偻【宋】【元】【明】 (大正1,504d,n.2)。
76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47,n.2):「拄」,丽本作「柱」,今参考卷七第二十九经大拘絺罗「拄杖而行」改作「拄」。大正本亦作「拄」。
77 啄=喙【宋】 (大正1,504d,n.3)。
78 〔脔〕-【宋】(大正1,504d,n.4)。【脔ㄌㄨㄢˊ】:碎割。(《汉语大词典》卷8,p.1071)。
79 【槛ㄎㄢˇ】:关动物的大笼子、栅栏。(《汉语大词典》卷4,p.1351)。
80 【壅】:1.堵塞;阻挡。2.障蔽;遮盖。3.聚积;堆积。(《汉语大词典》卷2,p.1228)。
81 烧=焫【宋】【元】【明】(大正1,504d,n.5)。
82 内=着【宋】【元】【明】(大正1,504d,n.6)。
83 浇=烧【宋】(大正1,504d,n.7)。
84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49,n.5):「蜇ㄓㄜˊ」,丽本作「[虫*哲]」,今依据元、明二本改作「蜇」。
85 【挝ㄓㄨㄚ】:1.击,敲打。(《汉语大词典》卷6,p.839)。
86 【枭】:1.鸟名。猫头鹰一类的鸟。亦为鸟纲鸱鸮科各种鸟的泛称。旧传枭食母,故常以喻恶人。2.魁首,杰出者。(《汉语大词典》卷4,p.1051)。
87 壁=辟【宋】【元】【明】(大正1,504d,n.9)。
88 【垣墙】:亦作「垣墙」。院墙;围墙。(《汉语大词典》卷2,p.1093)。
89 便=复【元】 (大正25,376d,n.10)。
90 焰=[火*佥]【宋】【元】【明】(大正1,505d,n.1)。
91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51,n.2):粪屎大地狱(Gūthaniraya)(巴)。
92 【膊】:1.肩膀;胳臂。亦泛指身体的上部。(《汉语大词典》卷6,p.1360)。
93 【髀ㄅㄧˋ骨】:1.胯骨。2.指股骨。(《汉语大词典》卷12,p.408)。
94 【臗】:身体。《灵枢经?五变》:「臗皮充肌,血脉不行。」(《汉语大词典》卷6,p.1400)。
95 【鍱】:亦作「鐷」。1.锤成的金属薄片。2.用金属薄片包裹。(《汉语大词典》卷11,p.1341)。
96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51,n.3):铁鍱林大地狱(Asipattavana-niraya)(巴),即剑叶林地狱。
97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51,n.4):「擥」:同「揽」字。
98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53,n.1):灰河(Khārodaka-nadī)(巴),石灰水河,碳酸水河。
99 当=常【宋】【元】【明】(大正1,505d,n.6)。
100 「[骨*巢]」锁=体【宋】【元】【明】(大正1,505d,n.7)。
101 羂=衒【宋】【元】【明】(大正1,505d,n.8)。
102 【钩挽】:谓相钩连牵引。(《汉语大词典》卷11,p.1238)。
103 【佥ㄑㄧㄢ】:都;皆。(《汉语大词典》卷1,p.1612)。
104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53,n.5):「龂」,宋、元、明三本均作「腭」。龂,指齿根肉。(大正1,505d,n.9)。
105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53,n.6):「胃」,丽本作「[月*胃]」,今依据宋、元、明三本改作「胃」。
106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p.455,n.1):「可」,大正本作「不」。
107 净=清【宋】【元】【明】(大正1,506d,n.1)。
108 洒=流【宋】【元】【明】大正藏作「洒」,今依据宋、元、明三本改作「流」。(大正1,506d,n.2)。
109 〔天...竟〕-【明】(大正1,506d,n.3)。
110 〔四...字〕-【宋】【元】【明】(大正1,506d,n.4)。
 
 
《中阿含经》卷12
63-64经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中阿含经》卷13
下一篇:《中阿含经》卷11

 《中阿含经》导读 《中阿含经》卷1
 《中阿含经》卷2 《中阿含经》卷3
 《中阿含经》卷4 《中阿含经》卷5
 《中阿含经》卷6 《中阿含经》卷7
 《中阿含经》卷8 《中阿含经》卷9
 《中阿含经》卷10 《中阿含经》卷11
 《中阿含经》卷13 《中阿含经》卷14
 《中阿含经》卷15 《中阿含经》卷16
 《中阿含经》卷17 《中阿含经》卷18
 《中阿含经》卷19 《中阿含经》卷20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当代佛教藏经阁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佛教图书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