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不平凡的回忆
文珠法师讲述
[文珠法师] [点击:2649]   [手机版]
背景色

不平凡的回忆 文珠法师讲述

为敏智老和尚上生周年纪念而作

一、正心创办的因缘

二、内忧外患的主因

三、导师敬业的精神

四、令人景仰的德行

一、正心创办的因缘

那是半个世纪以前的往事。中日战争,抗战胜利后,年少无知的我,被送上英国轮船,随同海仁老法师到香港,寄居大屿山研习经教。后因时局影响,家师接济中断,道粮不继,被迫下山,正当惶恐无依之际,喜闻敏公导师,在九龙觉荫园讲经,遂与同学数人,奔投座下,亲承教诲;但当我们学兴正浓之时,讲经法会,却宣布圆满结束。当时几位长老,不忍坐视我们各散东西,前程茫茫,因乘鹿野苑明常老和尚来探望老当家妙通师公之便,请他办佛学院栽培我们。幸得明老慈悲,允于郊区摄提精舍办学,命名‘正心佛学院’,自任院长,教务则由敏公导师担任。另请二位老师,教授国文及英文,学生人数,暂定十名,学习时间三年,教师是义务授课,不受薪金,学生零用钱,则用奖励方式,每月举行作文及演讲比赛,第一名奖金港币二十元,第二名奖金十五元,第三名至第十名,各得十元。为了学生专心学习,学院不做法会,也不应酬佛事,一切开支,由院长个人负责。原则拟定,立即择日开课。开学那天,到贺的嘉宾还不少呢!

正心佛学院,设在郊区,环境幽美,空气清新,前有花园,后有青山,左有溪涧,右有田野,舟车不到,出入取道于田园小径,寄迹其间,真有世外桃源之感,正是潜心研习的好地方。由于原住户尚未迁出,我们八个年轻的比丘尼,被安置在一间安放著四张上、下床的小房中,日以继夜,勤苦修学。

开学不久,英文老师移民美国,国文老师,亦因交通不便辞职,便由敏公导师身兼数职。幸而导师国学渊博,四书、五经,诸子百家,无不精通;使我们既能畅游佛法大海,饱餐法味,又能饱读诗书,尽享古人丰富的文化遗产。

敏公导师,不但希望我们能‘深入经藏,智慧如海。’还希望我们寡欲知足,发奋图强,要求我们既做到‘贫穷不移,富贵不淫,威武不屈。’又要做到‘见贤思齐,见不贤而自省。’每以‘彼大丈夫也,我大丈夫也,吾何畏彼哉?’‘舜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不义而富贵,于我如浮云’等至理名言,鼓励同学,敦品励行,力争上游,切莫‘依世起倒,随俗浮沉。’我们也能遵师重道,励志向学。正如永常同学所说:‘我们天天听到的都是‘道德经’。特别是:‘做人不可有傲气,但一定要有骨气。’这两句话说得多了,同学们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一身骨气,壮志凌云。自强不息的我,一向不肯应酬,不肯攀缘,不肯向权势或金钱低头,正是一身骨气使然。

导师见我们心无旁骛,专志向学,认为孺子可教,虽身兼数职,(佛学、国学、教导、训导)不以为苦,反而乐在其中;每对人言:‘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一乐也。’

所以毕业特刊中,文玉同学在她写‘任重致远的正心’一文中说:‘正心是穷,不但学生穷,老师也穷;不过我们不会因穷苦而辍学,老师也不会因穷苦而辞职,我们在这清苦的环境中,益加发奋努力。他有一种作之君的涵养,有一副作之亲的慈祥面孔,更有一种作之师的教学技巧及敬业精神。他为了佛教,为了培育后学,负起百年树人的神圣使命,不避艰苦,在极贫穷困苦中,以无限的热忱教导我们…。正因为正心佛学院,有诲人不倦的老师,有学而不厌的同学。一方面老师循循善诱,以先知觉后知,先觉觉后觉的精神,教导我们;一方面同学也能抱著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大志,勇猛向前。在两者互相策励积极进取中,竟使正心佛学院,成为一个精神丰富的堡垒…。’

庆严同学也在‘来正心求学记’一文中说:‘我们的法师是位道高德重,超然拔俗,胸罗万象,精通三藏的典型导师,也是华南僧伽教育的先锋,他为教为人,负起作育僧材的艰巨任务。“他常说:中国佛教已到日薄西山的时候,欲想振兴佛教,非提倡僧伽教育不为功。所以我有一分热,发一分光,上不负佛陀,下不负自己…。”法师别具慧眼,为教精神,超群拔伦。我们同学,也能刻苦学习,环境愈恶劣,进取心愈坚强,为了充实自己,为了负起弘法利生的责任,终日埋头苦学、实修…。’读此,可知我们同学心目中的导师,是何等的崇高而伟大?而同学们又是何等的励志向学、力争上游?可说:‘正心佛学院’的导师--敏公,其为教作育英材的敬业精神,极不平凡!而学生们自励自强的学习精神,也不平凡啊!

二、内忧外患的主因

正心佛学院,在五十年代的香港佛教界,是史无前例的,像是黑夜中的火炬,格外明亮。有人欢欣鼓舞,也有人怀疑妒忌。‘事修而谤兴,德高而毁来。’自古已然,于今尤甚。特别是那些‘已不修而恶人之修’的人,加以头脑中充满‘重男轻女’的毒素,竟然不择手段,蜚短流长,内忧外患,接踵而来。

正心佛学院备受攻击,究其主因,在于‘尼众’二字。在思想偏差的人看来,比丘尼怎么值得栽培呢?最后竟致院长的法眷属出面,要求院长立即解散正心佛学院,改在鹿野苑另办男众佛学院。正如印顺老法师在《佛法概论》中所说:‘二千多年的佛法,一直在男众手里,不能发扬佛法的男女平等精神,不能扶助女众,提高女众,反而多少倾向于重男轻女,甚至鄙弃女众,厌恶女众,以为女众不可教,这实是对佛法的歪曲。’我们这一群年轻好学的比丘尼,就在这种歪曲佛法的偏激思想攻击下,险些成为牺牲品。幸而院长深明大义,坚守诺言,虽然另请竺摩法师,在鹿野苑办栖霞男众佛学院,但仍然继续负责正心佛学院的经费,直至我们毕业为止。

同学们在院长那种:‘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坚忍宽恕的精神感召下,在导师殷殷企盼,亲切鼓励中,重整旗鼓,以不屈不挠的斗志,继续向波涛汹涌的学海航行。虽然,有人妒火末熄,仍然谗言中伤,但我们都能处之泰然,坚守学习岗位,不为所动。

岂料外患刚息,内忧又来,有位同学,来自中国东北,年纪大、学识差,每次考试,稳坐末席。又因语言不通,怀疑同学们讥讽她,初因误会而争执,继因妒忌而挑拨离间,最后,竟敢在导师之前谗言谗语;不幸谗言中伤的对象,竟然是我。因为当时的我,已有六年佛学基础,且善于速记,每听课完毕,即誊写笔记,借给同学们阅读,应付覆讲。又因体弱多病,为争取最高奖金,支付药费,不得不忘餐废寝,找资料、写文章、背讲词,日以继夜,不敢稍懈。是以每次比赛结果,必得首奖,相形之下,益令她妒火中烧。至此,同学间失去亲善和睦,师生间不时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造成困扰。幸而后来她知难而退,而我们也一本初衷,在平息内忧外患中完成学业。

三年后,我们毕业了,正心佛学院也就宣布结束。佛教史上,可以说是在僧伽教育史中,由尼众奋斗所激起的火花,随即消逝。

同学们各奔前程,敏公回到山上,又展开他不平凡的工作。我为了一纸文凭,不得不以出家人身份,考入中大前身的‘联合书院’,攻读社会教育;那些少见多怪的人,又起风波,视我为叛教罪人。我一气之下,便与圈中人士谢绝往来,不免疏离了院长、导师。我寄居友人土库,除了考取孟氏奖金缴交学费,就靠投稿报章,维持生活,饱受精神压力及物质困乏的苦恼。有位读者,几经波折才找到我说:‘读你的文章,以为是一位高僧,原来你是个尼青年,毕业了,有何打算?’我说:‘希望去日本深造’。于是在这位热心的读者资助下,前往日本东京大正佛学研究院深造。回港后,又接受政府师资训练,然后展开弘法工作,组织佛教青年会,创办义务教育。公余课后,从事写作,又在香港政府大会堂公开布教,主持佛学讲座。可是又有人骂我,公开布教,志在招摇,用黑板讲解佛经,点点笃笃,太不尊敬。岂料不久,骂我的人,竟与我争租大会堂讲经,给我无限的欣慰与鼓励,因为长老们终于觉悟了,而肯步著我的后尘啊!

三、导师敬业的精神

导师自从主管天宁佛学院开始,就以弘扬佛法为职责 培育僧才为己任,其间,几经战乱,流离失所,然其志不移。回忆五十年代,从中国内陆涌到香港的僧众,实在不少。由于生活所逼,有人办道场、做法会,也有人改变立场,投入社会谋生。但导师初到香港,虽然居无定处,食不温饱,却能坚守弘法利生,作育僧材的初衷,出则讲经说法,入则闭门修身,尊德性,做学问,与世无争。我们的院长,正是被他的操守及敬业精神所感,才请他主持正心佛学院。

当年,战后的香港,经济凋零,民生艰苦。院长限于财力,不敢多招学生,我们也为了节省伙食开支,往往在课余饭后,跑去后出捡野菜,或到农人田园拔菜头。导师照样与我们共尝菜根香,一粥一饭,皆与同学们共过堂。从未独享一顿丰富的供养,有的,只是同学偶在菜地检来一个蕃茄,供师作饭后水果。此外,一切糕饼、油

条,点心,水果,甚至一块面包,一杯奶茶,都是属于奢侈品,可知当时我们生活的清苦,可是导师,竟然与同学们同甘苦,共患难,为的是尽其教育后学,作育僧材的职责,使我们完成三年的学业,这种‘贫穷不移,威武不屈’的敬业精神,怎不教人五体投地,敬佩不已?

我们毕业后,他回到山上,困居斗室,既无足够的房舍,亦无学生追随,更无经济支持,实在欠缺办学的条件,但导师却凭其敬业的精神,又竖起‘内明佛学院’的旗帜,天天讲经;住在附近静室的比丘尼们,也就天天来听经,当学生;又是老师穷,学生也穷。

我从日本回来,执教于道慈学校时,曾听说:某居士每到茶楼,收购过时廉价面包,晒干了,送上山给导师作粮食,我就联络同学们,每月每人供养拾元,虽然杯水车薪,但亦聊胜于无。

后来,导师与洗公合作,改内明佛学院为书院,扩大招生,学生不限出家人,结业后,洗公又将内明改名能仁书院,迁往九龙市区,另设校舍,导师又回到大屿山,但仍然不忘教学。每周都有几天,要下山授课,先走十多里山路,然后乘轮船,坐巴士,途中耗费大半天的时间。但他风雨无阻,此种敬业精神,岂是一般人望尘可及。

导师来美后,敬业精神,一如往昔,虽因洗尘法师请他主持道场,但仍不忘讲经说法,教育后学。直至最后,还将其所有,全部奉献于教育事业。

导师在电话中告诉我说:香港x德来,已经决定接管中心了,但当我告诉他,中心的钱,他不能用,要留作教育基金,他就推翻诺言,不来了。’近年导师座下,亦有弟子愿意出家,又因导师对他说:‘不可动用常住的钱’,因而发生误会,不欢而散。原来导师在一九八五年,早已预立遗嘱,主要内容是:‘余在海外,信土布施,积年所得,约分为二:一为现金,组织保管委员会,全部拨作奖学金;一是香港的不动产,或选人住持,弘扬佛法,或变卖现金,一部份捐塑佛像,一部份拨归奖学金…。’导师心心念念,若公若私,都是奖学金。然则面对继承人选,首先声明,不许动用常住的钱。以免他日,继承人与遗嘱执行人发生争执,实属明智之举。可惜,却因此导致‘后继无人’的局面。虽然如此,十多年来,他仍不肯修改遗嘱,可见其为作育僧材,及救助失学儿童的意志,是何等的坚决,何止‘一息尚存,此志不容稍懈’,百年之后,遗志仍在教育。呜呼,伟哉!

导师生前,勤劳忍苦,自我牺牲,为的是教育,死后倾其所有,全部奉献,为的也是教育。这种为教为人的敬业精神,可谓惊天地、泣鬼神,真令人感动,令人景仰!

四、令人景仰的德行

敏公导师,不但敬业精神,令人感动,其特殊的德行,更令人敬佩不已。我们可以从其律己、处世、做事各方面去体会他不平凡的修养。

(一)戒行严谨

导师律己甚严,凡认识导师的人,无不公认,导师戒行清净。虽然导师的学生,以比丘尼居多,但导师行为光明磊落,不欺暗室,可鉴鬼神。所到之处,正气浩然,威严摄人。记得在正心佛学院,导师订立规则,要同学们严格遵守。师生之间,永远保持距离,除集众授课,非时不见,如要求见,必须结伴同行;除了报告或请益,请勿多言。习惯了,直至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曾为学生的我,仍然不忘昔日遵守的规则。每去纽约,不是家师陪同前往,就是小徒跟随。记得导师动手术那年,住在长岛休养,家师还未来美,唯有请会计师夫妇同行。导师来洛杉矶,总是独居山中,凡有接送,必须三人同车。小徒见我,每对导师,不敢多言,因而问我:‘为甚么这样怕老法师?’我说:‘不是怕,是老规矩。’

有一次,导师由港返美,途经罗省,刚好香港宝莲寺的智慧法师在,我就请他陪伴导师住慧思精舍,后因赶乘早上班机,我一早开车上山,他们已在吃早点了,我急步而入,导师见我,立即用责备的口吻问:‘你一人来?’及见丁老太随后而至,始面露笑容。其实,即使我一个人来,还有智慧法师在呀,何况,我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还要遵守昔日做学生时代的规距?可是导师就是这样,‘择善固执’,奈何!

(二)言行一致

导师每以‘一言兴邦、一言丧邦’教诫同学,要求同学们‘敏于事而慎于言’,不要多言,不应夸言,不可妄言,不轻诺言,以免‘祸从口出’。还要做到‘听恶言则喜,而思改过;闻善言则拜,向其学习。’导师自己亦能以身作则,言顾行,行顾言。在《做人之道》一文中,导师针对时弊,痛陈利害,最后劝勉同学,‘不在徒口言,唯重实行,不以事为对象,唯以佛教为主体,我能力所及,我应为佛教作事,我为佛子,不为佛教服务,又何为乎?重实际,不重虚名,同我者来,不同我者去,多力则多作,少力则少作,无力则退而作一人之修持。佛教教育已为今日刻不容缓之事,能教一人,则教一人,能教二人,则教二人,不论他非,唯求已是,由点而线,由线而面,基础既立,再以扩充,则佛教之颓风,末始无振兴之一日…,一息尚存,此志不容稍懈,不计功成与否,唯求心安理得…。’征之事实,导师的确尽其毕生精力,为佛教百年树人而努力。今在世界各地弘法、执教的学生,就是导师‘言行一致’最有力的见证。正如导师所言:‘上不辜负佛陀,下不辜负自己’,这种言教与身教并重的特殊德行,能不令徒窃虚名,不重实际的人,感愧汗颜?

(三)自奉甚俭

导师个人生活,不仅勤劳忍苦,且自奉甚俭。八十多岁的老人了,每天除早晚课外,还定时诵经,持咒,及讲经说法,教导后学。常住一切寺务、法务,事务,皆亲自执行。天天吃周日法会剩余的饭菜,不以为苦,从不讲究饮食营养,更不讲究物质享受。记得六十年代,导师下山到能仁书院授课,必手挽纸袋,盛放课本与笔记,我恐其笔记,在风雨途中散失,特为购买一个充皮的黑袋,供给使用。岂料导师一九七三年来美国,仍挽此黑袋。一九七六年来主持圆觉寺改建落成,也是用此黑袋。八十年代,回中国探访祖庭,还是挽此黑袋,直至一九八七年,与大闻由港返美,途经罗省,我始用一轻便的黄色旅行袋,换下此破旧不堪的黑袋。

有一年,我去纽约,恒定师对我说:‘法师的衣服都破了,没有衣服穿了。’我一看那补了又补的衣服,竟然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在觉荫园讲经时,证伯所做的衣服。证伯已作古多时了,此衣仍穿在导师身上。后来我去香港,特为导师选购衣料,请裁缝做了一箱子衣服送来,可是导师除了挑几件棉质的衣服穿著外,其余长的、短的、厚的、薄的、深的、浅的、毛绒衣服,原封不动,放在衣柜中。由此看来,导师是何等的重精神,轻物质,贵学问而贱享受。这种勤劳节俭,寡欲知足的德行,谁能与之比美?

(四)淡泊名利

导师处世,淡泊名利,唯仁义是尚。每言:‘汝有汝富,我有我仁,汝有汝贵,我有我义。’自己不贪图富贵,不追求名利,亦劝勉同学,不可‘汲汲于富贵,戚戚于贫贱。’世间正人君子,尚且不可以急功好利,何况出家学佛,岂可趋炎附势,唯利是视?事实上,导师一生,从未涉足名利场所,亦不参与政治活动,身边虽然‘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是从来不曾出现达官贵人,遑论护法,供养!

一九七六年,导师来圆觉寺,见墙上挂著一枚政府奖章,立即不悦,追究此物来源,我唯有据实以报。

因为一九七五年,我主持美西佛教会,适逢越南难民来美高潮。六月十九日,有位从难民营出来的华侨,来圆觉寺拜佛,请我伸出援手,救助困居难民营的越南华侨。因此,每逢星期六、日,我一早准备好饭菜,等待招、王、谢、陈四家人来,连同我,五部满载饮食、衣物、药品及日用品的汽车,立即浩浩荡荡出发,经过二个多小时的路程,车队停在难民营附近的公园,十多位慈悲使者,早午餐同时进食。然后排队登记,领取入营许可证,接著,一营又一营去慰问,讲佛法,念佛号,为他们祝福。然后分发带来的东西,直到黄昏回程,已是万家灯火了。于其中间,美西佛教会,担保三百多名难民出营,协助他们重建家园,为青年人介绍职业,为老年人照顾医药,为小孩安排学校,给幼童赠送玩具,如是出钱出力,忙了数月,直至难民营关闭为止。

罗省市政府有位华侨小姐,将实情报告市议员,因而颁发此奖章,并刻字以记其事。同时我又出示全体难民赠送的观音像,旁有中文注明:‘吾等华侨,侨居越南为时甚久,各有家业,平时笃信佛学,虔诚供奉观世音大士,惟遭逢这次兵变,而家破人亡,失散流离,逼于犯险,驾轻舟,涉重洋,逃离是非地。每逢危难,频呼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保祐,卒能化险为夷,平安逃抵美洲。窃念吾侪这次逃难,其经过辛酸苦楚惊骇,难以言宣,心有余悸,现虽平安暂居异域,为念将来,不知如何自处,傍徨万分。幸罗省美西佛教会文珠大师,不时率团宣慰,捐赠药品衣物,恤助孤苦,或介绍职业,保领谋生,使吾侪重尝人间温暖。大师所作所为,好比菩萨心肠,令人钦佩,感颂之余,特选绘观世音菩萨真容乙幅,敬奉美西佛教会纪念。时在乙卯仲秋。加州彭兰顿越南难民营全体华裔难胞敬送。’

导师细读其文,始转怒为喜的说:‘我以为你参加政治活动,领取奖章,原来是行菩萨…。’接著,又是一番处世做人的大道理,最后还教我,凡事应‘正其义而不谋其利,明其道而不计其功。’而我亦能秉承师训,美西佛教会,除初一、十五、及诸佛菩萨圣诞,领众诵经念佛外,不应酬佛事,不攀缘权贵,虽然常住收入很少,但若能‘寡欲知足’,亦可以‘安贫乐道’。何况多余时间,可以读经、写经、讲经,亦上不负佛恩,下不负自己。

(五)因果分明

导师做事坚持原则,不昧因果。每对同学言:‘山可崩,海可枯,石可澜,天可堕,而因果之理,无或能变。’可知导师是何等的重视因果?正因为导师非常重视因果,所以他不肯随便动用常住的钱,更不允许他人侵损常住。可惜他人不了解,误以为导师重视金钱。导师岂是重视金钱的人?如果导师重视金钱,当年初到香港,若投入名利圈中角逐,今已是身价亿万的富僧了。可是导师当时,虽处于极其穷困中,却弃名利如敝屣,视富贵如浮云,从不肯应酬,更不肯高攀显贵,宁可躲在大屿山,饮水充饥,也不肯为斗米而折腰。还有,导师的一生,除了在道义上为筹建庄严寺,向人募捐外,从来不化缘,不炒股票,不买卖物业,不投资企业,谁说导师重视金钱?导师主持观音寺,不拿单钱,不要常住供养金,一切正常收入,涓滴归公,甚至连弟子们供养的果敬、政府补助的福利金,全部存入常住银行户口,留作奖学金,这种为教为人,公尔忘私的德行,当今之世,能有几人?

导师自己重视因果,也重视不昧因果的人。也许经过数十年的观察,知道我是知因识果的人吧!因此,导师生病之初,即召我去,嘱咐一切,委以重任。当我表示力不胜任而力辞时,导师立刻声明,若我不肯继任住持,他亦不放心其他新任住持掌管财政,只好组织‘经济管理委员会’,共同管理今后观音寺的财务。当时,我深恐影响导师的决定,不敢多言,也不敢再去探望。岂料导师,早在十多年前,已委任我为遗嘱执行人之一。而今又要我加入经管会,临终又将保险箱独授权给我,令我责无旁贷,唯有遵命,执行任务。可是,竟然因此发生许多不可以理喻的事,又是内忧外患,满途荆棘,障碍重重。进耶?退耶?莫适所从。

最后,因学长们责以大义,使我在责任感驱使之下,不得不面对现实,委曲求全,执行遗嘱。但遗憾的是,未能全部拨作教育基金。因为逼于现实需要,不得不提取部份作遣散费,储备金,及建塔之用。此外,再不敢动用分毫,全部用于教育方面,捐赠各地佛学院,参加中国‘希望工程学校’,建设校舍,救助贫苦失学儿童,以及发放奖学金,以遂导师之遗志,使导师为教育而教育的敬业精神,永存人间,千古不朽。

现在导师上生已经一年,除第一份协助僧伽教育的捐款,已于十月,托印海长老,亲自送交普陀山尼众佛教学院,以及我们香港同学集资筹建敏智纪念学校,将于明春落成启用外,敏智老和尚纪念文化教育基金,今正在申请注册,至于印心纪念中学,亦在进行中,虽然,建校资料被人搁置多时,甚至宣布遗失;不过,导师!请放心吧!您常教导我们,受人所托,忠人之事。我誓必奋勇向前,履行任务,完成使命,不负所托,以报吾师教导与信任之深恩,唯愿吾师在天之灵,明察护祐;更愿吾师早日乘愿再来,提倡僧伽教育,使佛教慧命起死回生,不胜心香祈祷!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四大菩萨 (无上的智慧—文殊菩萨)
下一篇:心灵的自由与解脱

 不平凡的回忆(为敏智老和尚上生周年纪念而作)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当代佛教藏经阁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佛教图书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