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清净道论 第六 说不净业处品
 
[觉音尊者] [点击:2230]   [手机版]
背景色

清净道论 (Visuddhi Magga)

觉音 尊者 著 译者 叶均


第六 说不净业处品

 在遍之后,再抑指示膨相、青瘀相、脓烂相、断坏相、食残相、散乱相、斩斫离散相、血涂相、虫聚相、骸骨相,

1 十种无意识者(死者) 的不净。(十不净的语义)

(1)在命终之后渐渐地膨大,犹如吹满风的皮囊,所以叫膨胀。膨胀即「膨胀相」,或以厌恶的膨胀为胀相」。即与膨胀的尸体是同义语。

(2)破坏了的青色为青瘀。青瘀即「青瘀相」,或以厌恶的青瘀为「青瘀相」。在那肉的隆起处是红色的,脓所积聚处则白色,其它多则青色,在青的地方如为青衣所缠,和这样的尸体是同义语。

(3)在诸破坏之处流出脓来叫脓烂。脓烂即「脓烂相」,或以厌恶的脓烂为「脓烂相」,和这样的尸体是同义语。

(4)解剖为二而未离开的为断坏。断坏即「断坏相」,或以厌恶的断坏为 「断坏相」。即与从中央剖开的尸体是同义语。

(5)这里那里各各为犬和野干所食啖叫做食残。食残即「食残相」,或以厌恶的食残为「食残相」。像这样的尸体是同义语。

(6)种种离散为散乱。散乱即「散乱相」,或以厌恶的散乱为「散乱相」。即一处是手,另 一处是脚,又一处是头,这里那里散乱着的尸体是同义语。

(7)由斩斫而与上述同样散乱的为「斩斫离散相」。像乌鸦的足迹,于肢体中以刀斩斫而如前述散乱的尸体是同义语。

(8)流出的血散布在这里那里为 「血涂相」。即为流出的血所涂的尸体是同义语。

(9)诸蛆虫为虫,为虫所散布叫「虫聚」。即充满于虫的尸体是同义语。

(10)骨即「骨相」,或以厌恶的骨为「骨相」,即与骸骨是同义语。

 其次,此等(十不净) 也是依此膨胀等生起的诸相的名字,又是于此诸相中证得诸襌的名称。

(修习法)

(一)(膨胀相的修息法)瑜伽者若欲于膨胀之身生起膨胀之相而修称为膨胀之襌的,应该如地遍中所说的方法去亲近阿阇梨而把取业处。那些对食瑜伽者说业处的人,对于

(1)为取不净相而前行的处所,

(2)四方诸相的考察,

(3)以十一种法取相,

(4)观察(至墓埸等)往返的道路,

(5)乃至最后的安止规定,都应该说。那些瑜伽者应善学一切,到前面所说的住处,遍求膨胀相而住。

 (1)(为取不净相而前行的处所)如是修不净者,若听见人家说,在某村口、林口、道路、山脚、树下,或冢墓间有膨胀的尸体丢在那里的时候,不要像在不妥当的渡头而即跳去。为什么呢?因为不净的尸的体可能有野兽光顾或非人觊觎,若往那里走,则有生命的危险。或者所走的路要经过村口、浴埸田边,那里可能发现异性之色,甚至那尸体便是异性--即男子以女体为异性,女子以男体 为 异性。如果异性之体是新近才死的,可能生起净想,所以对于他的梵行也是障碍。如果他能够这样的自觉:「这对于我是不足轻重的」,那么他便可去。在出发的时候,应该告诉僧团的长老或其它通达比库。可以故?假使他在冢墓之间,为非人、狮子虎豹舟等的形色和声音等不顺的所缘所威胁而肢体战栗,或食物不消化而呕吐,或其它意外的病发生时,则寺内的长老比库既能善护其衣钵,亦将派遣青年比库及沙马内拉报看护那比库。还有些盗贼认为「冢墓是一个不被人怀疑的地方」,故在已盗和未盗的时候,往往在那里集合,或者给人们追逐的盗贼,跑进比库的地方,把赃物丢在那里逃走了。追的人来到这里便说:「我们被盗的东西和贼都找到了!」即捕此比库及伤害他。此时则僧团长老即可阻止他们说:「莫伤害他,他行前会经对我说过,是来这里行道的」,人们既得了解,便可安全了。这便是行前要先告知的利益。所以欲见不净相者,依照前述的方法告知比库之后,应如剎帝利到顶的地方去,又如祭祀者到祭坛去一样的生起喜悦心而行,既生喜后,当依诸义疏所说的方法去行。即所谓:「摄取膨胀不净相者,置念不忘,内摄诸根,意不外向,观察往返的路,不与他人作伴单独而行。在弃有膨胀不净之相的地方,那里并有岩石、蚁塔、树、灌、蔓、草等相及所缘,对于所有的相及所缘既作注意之后,再观察其膨胀不净相的自性、状态。即是对于颜色、性别、形状、方位、空间、界限、关节、孔隙、凹部、凸部与周围等相,他得深深的习取,善能把握,善能确定,他对于那些相既善习取、把握及确定之后,置念不忘,内摄诸根,意不外向,观察往返的路,不与他人作伴单独而行。他经行时当于不净相作意而经行,坐时亦当于不净相作意而打坐。对于考察四方诸相有什么作用?有什么功德?考察四方诸相有不迷惑的作用,有不迷惑的功德。以十一种法取相有什么作用?以十一种法取相是为了令心与不净相密切的连结,有密切连结的功德。观察往来的路有什么作用?观察往来的路是为了给与(业处的)正当路线,有给与正路的功德。他见不净相的功德之后,作珍宝想,起恭敬而生喜爱置心于所缘中:「诚然依此行道,我将脱离生死」,因彼离欲.....得于初禅具足住。他证得色界的初禅,得天住及由自修行所成的福业之事」。如果他只为调心而去墓埸看尸体的,则应鸣钟集众同行。若以业处为首要之目的,则应不舍其(念佛等的)根本业处,于彼作意,为了避免冢间的犬等的危险,须拿手杖或棍,坚住(于念佛等的根本业处),作念不忘,内摄第六意及诸根令不外向,无双单独而行。从寺院出来的时候当注意观察:「我是从某方,某门出长的」。此后行路之时,当观察那道路「这路是向东方走的,或向南、西、北方,或向四维」。又「这里向左折,这里向右走,在什么道路的地方有岩石,蚁塔、树林、灌林、蔓草」等,在路上都应一一确定,趋向于(不净)相处而行。不要逆风而行,因逆风则尸体的臭气扑鼻,令脑昏乱,或使呕吐,而生后悔:「为什我要来这样的尸体之处!」所以应避逆风而顺风行。如果途中有山,或峭壁、岩石、篱笆、荆棘、流水、沼池,不可能顺风而行,则用衣角扪鼻而行,这是他的行的方法。

 (2)(四方诸相的考察)这里走去的人,不应即刻去看不净相,须先确定方位; 因为所站的一方,若对于所缘不明显,则心亦不适于工作; 所公应该避逸那一方。如果所立之处对于所缘很明显的,则心亦适于工作,故应站在那里。对于逆风和顺风都应避免,站于逆风者未免为尸体的臭气所恼而散乱于心; 站在顺风者,如果那里有非人居留,则未免触怒他们而致灾害?所以应该稍微避开而在不很多的顺风处站立、如是注意站立,亦不应离尸体过远与过近或在正头方及正足方站立,因为站得过远对于所缘不明显,过近则生恐怖。若站在正头方或正足方,则对一切不净相难得平等的认识。所以不过远过近近而视,当在尸体 的中部适当的地方站立。如是站立之人,「那里并有岩…蔓藤等相」,当依此说考察四方诸相。其考察的方法如次:若在不净相的周围看见有石头,应该确定这石头的高、低、大、小、赤、黑、白、长及圆等。此后应该观察:「在这个地方是这个石头,这边是不净相; 这边是不净相,这里是石头。」如见蚁塔,亦应确定其高、低、大、小、赤、黑、白、长与圆等。此后应该观察:「在这个地方是这个蚁塔,这边是不净相」。如见树,则应确定它是阿说他(即菩提树),或榕树,或无花果树,或迦毗他伽树,及它的高、低、大、小、黑、白等。此后应该观察:「在这个地方是这棵树,这边是不净相」。如见灌木,则应确定它是醒提,或迦那维罗,或鼓轮达及它的高、低、大、小等。此后应该观察: 「在这个地方是这样的灌木,这边是不净相」。如见蔓藤,应确定它是罗婆(葫庐瓜)或俱盘提(番瓜)或沙麻、或黑葛、或臭藤」。这便包摄「与相俱作,与所缘俱作」的意义。再三的确定名额为「与相俱作」,这是石头这是不净相,这是不净相这这是石头,往往这样双双连结确定,名为「与所缘俱作」。如是与相俱及与所缘俱作已,其次确定「自性的状态」,即是说当时不净相的自性状态--不与他共的独特的膨胀的状态作意。膨胀是膀义,即以这样的自性与作作用而确定之义。

 (3)(以十一种法取相) 如是确定之后,次说「以色、以相、以形、以方、以处、以界限」

2六法取相,怎样取呢?

 (1)「以色」即瑜伽行者当确定这尸体是黑的,或白的,或金黄的皮肤的色。

 (2)「以相」,并不是说确定其女相或男相,当确定这尸体是青年、中年或老年的。

 (3)「以形」。是只依膨胀的形而确定这是他的头形,这是他的颈形,这是手形,这是腹形,这是脐形,这是腰形,这是股形,这是胫形,这是足形。

 (4)「以方」,即确定这尸体的两方,从脐以下为下方,脐以上为上方; 或者确定我是站在这一方,而不净相则在那一方。

 (5)「以处」,当确定手在此处,足在此处,头在此处,中部身体在此处; 或者确定我是站在此处,而不净相则在彼处。

 (6)「以界限」当确定这尸体下以足掌,上以发顶,横以皮肤为界,在其界限之内观察三十二分充满污秽尸体,或者确定这是他的手界,这是足界,这是头界,这是中部身体 的界限。或者取得全体的任何部分,即以彼处为膨胀的界。男子对于女(尸),女子对于男(尸)是不适宜的。在异性的尸体不能生起(不净相的所缘),只是扰乱的缘而亡已。如中部义疏中说:「虽系腐烂的女人亦能夺去男子的心」。所以当对同性的尸体以此六法取相。其次如已亲近过去诸佛,会习业处,行头陀支,思惟(地水火风的)大种,把握(无常、苦、无我)诸行,观察(缘起的)名色,除有情想,行沙门法,熏习其(善的)熏习,修其所修,得(解脱)种子,具上智而少烦恼的善男子,见其所见的尸体处,即得显现似相。如果不能如是显现,则以此六法取相而得显现。假使这样依然不能显现,那么,他们必须再以关节、孔隙、凹部、凸部、周围3五法取相。此中

 (7)「以关节」,是一百八十关节。然而在膨胀的相上怎么能够确定一百八十关节呢?所以他应观察右手的三关节,左手的三关节,右足的三关节,左足的三关节,头颈一关节及腰一关节的十四大关节。

 (8)「以孔隙」,即应观察手胁之间,足与足间,腹的中间及耳孔的孔隙。对于闭眼的状态,开眼的状态,或闭口开口的状态亦宜观察。

 (9)「以凹部」,即应观尸体的凹处,如眼窝、口腔及喉底等,或者观察我站在低处,而尸体在高处。

 (10)「 以凸处」,当观尸体的高处,如膝、胸、或额等; 或者观察我站在高处,而尸体在低处。

 (11)「以周围」,当观察尸体周围的一切。以智行于全尸体,那一处显现明了的,即置心于彼处: 「膨胀相、膨胀相」而念。如果这样也不能显现,则应置心于(上半身)直至腹来端最膨胀之处:「膨胀相、膨胀相」作念。今对「善取彼相」等作如是的抉择:诸瑜伽者对于这尸体当依前述的取相法而善取相,专心置念,如是数数善作把握与确定。离尸体不过远不过近之处站立或坐,开眼观看而取相。心念「厌恶的膨胀相、厌恶的膨胀相」,乃至百回千回的开眼观看,开眼专思。行者当如是数数取相而至善取。什么时候为善取呢?即在开眼见相闭眼而思相亦同样的显现之时,名为善取。他如是取相而得善取善把握而善观察已,如在那里(冢墓)习到最后仍不能得证(初襌),则他回来之时亦如前说的方法单独无伴,于同样的不净业处上作意,置念专注,内摄诸根,意不外向,回到他自己的住所。当他从冢墓出来而在回转的途中,应如是察:「我是从此路出来的,此路向东走,或向西、南、北走,或向四维走,此处向左转,此处向右折,在这里有石头,这里有蚁塔,这里有树,这里有灌木,这里有蔓藤」。如是观察归途而回来后,在经行时亦宜在结合于不净相而经行,即是应该向不净相那方面的地点经行的意思。坐襌的时候亦宜布置与不净相结合的坐处。如果在那方面有深坑,或县崖、树木、墙围、泥沼等,不可能向那方面去经行,而坐席也不可能布置在那样的地点,所以他只得在望不见那方的不适合之处经行和打坐,然而他的心也应该倾向于那方面。现在说「观察四方诸相依什么」等的质问及「为了不迷乱」等答复的意义:如在(夜等的)非时行膨胀相的地方观察四方诸相,为取相而开眼观看时,即死好象起立,好象扑过来,好象追来等现起,他见到那样恐怖的所缘,心起迷乱犹如狂人,怖畏昏迷,毛骨竖立。在圣典中分别三十八所缘里面,没有其它那一种所缘像这样恐怖的。所以这不净业处名为弃舍襌那者。何以故?因为于此业处中太恐怖故。所以瑜伽者必须坚持其念:「死尸决不会起立而追的,如果在那尸体旁边的石头或蔓藤能追来,尸体才可能追来,如果那石头或蔓藤不能追来,而尸体亦不能追来。这是由你自己的想生成。今天你的业处显现了。比库,莫恐吧!」于是除去畏惧而生欢笑,当置其心于相中。如是得证于超胜的境地。所以如是说:「观察四方诸相是为了不迷乱故」。次以十一种法取相成就令心与业处密切的连结:即是由于他的开眼观看之缘,而得生起取相,由于置念于取相而得生起似相;置意于似相而成就安止定; 在安止定中增大于毗钵舍那(观)而得证阿拉汉。所以说:「以十一种法相是为了令心与不净相密切的连结」。

(4)(观察往来的路)「观察往来的路是为了给与(业处的)正当路线」,即是观察去的路及回来的路,因此而得给与业处的正当的路线的意思。假使这比库取了业处回来时,在途中碰到了什么人问他:「尊师,今天是什么日子?」或问是那一天,或提出什么问题,或作问候的时候,他是不应该以为自己行业处之人而默默然地走过去的。他必须说是什么日子及答复其问题。如果他不知道,他说:「我不知道」,并得作如法的问候。因为这样做,对于他所取得而尚幼稚的不净相就要消失了。虽然消失,但也得答复其所问的日子。若不知其所问,当说:「我不知道」。若知道则应简单的说。问候也是必需的。如见作客的比库,应向客僧问候。其它如塔庙庭院的义务,菩提树园的义务,布萨堂的义务,食堂、火房、阿阇黎与和尚、客僧、发足者的义务等,如在『犍度』中的一切义务都应操作。然而作了那些事情,他的幼稚的不净相也消失了。虽然他希望「我再去取相」,但此时的尸体已为非人或野兽所占,故不可能再去冢墓,或者不净相业已消逝,因为膨胀相放了一两天,已经转成了瘀等的状态。在一切业处之中像这样难得的业处是没有的,所以那失去了不净相的比库,当在夜住处或日住处中坐下:「我是从这扇门出寺,向某方面的道路走去,在某处向左转,某处向右折,某地方有右头,某处有蚁塔、树、灌木、蔓藤,我在那条路步行时,在某处得见不净相,在那里向那方面站着,如此如此考察四方诸相,如是取得不净相之后,由某方从冢墓出来,由这样的路作如是如是的回来,在此处坐」,应如是在坐处中结跏跌坐,考察其往来的路。由于他这样的考察,则不净相依法显现明了,如在目前,再得依照以前所行的业处的过程行道。所以说:「观察往来的路是为了给与业处的正当路线。」

(5)(安止的规)对于「见彼功德之后,作珍宝想,起恭敬而生喜爱,置心于所缘中」的句子,是说置意于厌恶的膨胀相中,得生襌那,以襌那为足处(近因)而增长毗舍(观)者,便得见此「诚然依此行道,我将脱离生死」的功德。譬如一贫穷人,获得了很名贵的珠宝,便作「我已获得其实难得的」,起珍宝想,生尊重心,极其爱好而加保护; 此人亦然:「我已获得此难得的业处,如那穷人的名贵的珠宝。因为修习四界业处的人,可取他自己的四大,安般(出入息)业处者,可取他自己的鼻息,遍业处者,可以作遍而随意修习,如是其它的业处也都是容易得的。唯有此(膨胀相)持续一二天后,便变成了青瘀等的状态,实在没有像这样难得的」,故应起珍宝想,生尊敬心,爱好的保护彼相,在夜住所或日住所中,应该数数的把心密切地连结到「厌恶的膨胀相、厌恶的膨胀相」上面去,应该对那相再三考虑、作意与思稚。能这样做,则他的似相生起。关于(取相与似相)二相的各别作用:即「取相」的显现是坏形的、可怕的、恐怖的景象。然而「似相」则如四肢五体肥满的人随其所欲吃饱了睡卧的样子。在获得似相的同时,因对外欲不作意之故而得镇伏舍于爱欲。因舍于随贪而他的瞋恚亦舍,犹如血除而浓亦除。同样的由于勤精进故舍断惛沉睡眠。因无追悔而作寂静法的精勤,舍断掉举恶作。因得殊胜的现前,故对指示行道师(佛),对行道及行道的果而得除疑。如是舍除了五盖,同时于似心的攀缘为相的寻生起,成为相续思维作用的伺,获得殊胜的证悟之缘故喜,由喜意而生轻安,因轻安而生乐,由乐而生心定,故因乐而成心一境性的五禅支现前。如是初禅的影像的影像的近行禅亦在那一剎那生起。此后得证初禅的安止及五自在的一切,如地遍中所说。(其余的九不净)以后的青瘀等相,也是依那「为取膨胀不净相的人,专置其念、无双单独前往」等同样的说法,从起初出发前往、取相等一切都用那「为取青瘀不净相的人...」,「为取脓烂不净相的人...」,如是依照前述的同样方法,应知决择在什么地方当改换「膨胀」的句子。其次说他们的差别之处:

 (二)(青瘀相)对于青瘀相,当起「厌恶的青瘀相、厌恶的青瘀相」的持续作意。在「取相」是显现斑点的色,而「似相」则显现满是(青瘀色)的。

 (三)(脓烂相)对于脓烂相,当起「厌的脓烂相、厌恶的脓烂相」的持续作意。在「取相」是显现好象(脓的流出),「似相」则显现不动而静止的。

 (四)(断坏相)断坏相在战埸上,或盗贼盘踞的森林中,或国王令斩盗贼的冢墓间,或狮子、老虎啮人的林野间,可得此相。若去这样的地方,如果落在各方的断坏相能够一眼见到的,那是最好,如不可能见到,不应用自己的手去触,因为亲手去触未免成为太亲切了,所以应令寺役或沙马内拉或其它什么人(把各自一方的断坏相)聚集在一处。如果不得那样的人去做,则应由自己用手杖或棍子把断片堆放一处排列,中间相隔一指的断缝。这样放好之后,即起「厌恶的断坏相、厌恶的断坏相」的持续作意。这里的「取相」是显现中间斩断似的,而「似相」则显现圆满的。

 (五)(食残相)于食残相,即起「厌恶的食残相、厌恶的食残相」的持续作意。在「取相」时是显现这里那里被取食了的样子,而「似相」则显现圆满的。

 (六)(散乱相)于散乱相,即用断坏相中所说的同样方法,令他人或自己把它们安排成一指的隔离,然后起「厌恶的散乱相、厌恶的散乱相」的持续作意。在「取相」时是显现通常明了的隔,而「似相」则圆满的显现。

 (七)(斩斫离散相)斩斫离散相,亦能在断坏相中所说的那样的地方获得,去到那里以后,如前所说的同样方法令他人或自己把它们安排一指的隔离,然后起「厌恶的斩斫离散相、厌恶的斩斫离散相」的持续作意。在「取相」时,是显现可以认识的被斩斫的伤口似的,而「似相」则圆满的显现。

 (八)(血涂相)血涂相,在战场处的受伤者,手足被斩的疮口或疖等伤口流血的时候可以获得。看见那血相相后,即起「厌恶的血涂相」的持续作意。在「取相」时,显现像风飘的红旗的动摇的相状,而「似相」则显现静止的。

 (九)(虫聚相)虫聚相即是过了二三天之后的臭尸的九个疮口4涌出虫堆的时候。亦可在狗子、野干、人、黄牛、水牛、象、马、蟒蛇等的尸体上发现聚虫像一堆米饭似的。无论对于那些的那一处,起「厌恶的虫聚相、厌恶的虫聚相」的持续作意。犹如小乞食者帝须长老对黑长池中的象的尸体而现起此相一样。在「取相」中是显现像动摇似的,而「似相」则如一块静止的米的显现。

 (十)(骸骨相)对于骸骨相,即依照「如果看见拋弃在坟墓附有血肉而结以筋及骨节连锁着的尸体」等的种种说法。所以他依前面所说的同样方法从住处出来及前往目的地,对周围的石头等作共相共所缘而念:「这骸骨」及观察其自性的状态,依色等十一种行相而习取于相。

(1)如果于色中而见白色者,则不会现起(厌恶相),因为掺染了白遍,于是应该只以厌恶心而见骸骨。(2)在这里的持相是指手等,故应观察手、足、头、腹、腕、腰、大腿、小腿等相。(3) 须观察长、短、圆、方、小、大等的形状。(4)观察方位及(5)处所,如前说。(6)观察骸骨周围的界限,对于那一部分骸骨显现得明了的时候,即取那一部直至证得安止定。(7)、(8)次当观察那样那样的骸骨的凹处凸处及凹部凸部; 于其所立之处亦当作「我在低处骨在高处或我在高处骨在低处」的观察。(9)次当观察两骨衔接之处的关节。(10)观察骨与骨间的有孔无孔。(11)以他的智行于一切处后,当知「在这里是这样的骨」,如是观察于周围。假使于此等相中依然不能显现的时候,则应置心于额骨上。正如在此骸骨相所应用的这十一法取相,在以前的虫聚相等亦得以此作适宜的观察。于此骸骨业处,无论对全副连锁的骸骨或对一骨都得成就。所以在那些骸骨里面无论对那一部分,当以十一法相而起:「厌恶的骸骨相、厌恶的骸骨相」的持续作意。这里的「取相」和「似相」,据义疏说是相同的。但对于一骨说是适合的。然而若对连锁的骸骨,则在「取相」中是能认明孔隙的,在「似相」中乃显现圆满的。即于一骨亦得于「取相」为恐怖,而「似相」则应导入近行定而生喜悦。在这种场合对于在义疏中所说的(取相和似相同样),那是容许我们作如上的各别说法的。如在义疏中先说「于四梵住及十不净中没有似相的。于四梵住中其界线的混合为相,于十不净中作正当的○别而见厌恶的时候为相」,但于后面又说「这是取相和似相二种相」。所以「取相」是显现各异的恐怖等。如果经过思考之后,则我这里的说法是适合的。同时摩诃帝须长老由于看见骨齿显现全女子的身体为骨聚等的故事,可引为这里的例子。


  杂论十不净这些为一一襌那之因的不净,是那千眼帝释称赞的净德的十力者的演说。既已知道了它们和他们修习的方法,关于它们的杂论更应作进一步的认识。在这些(十不净)里面证得任何一种襌那的人,因为彻底镇伏了贪,故如离欲者(阿拉汉)的不贪行者。虽然已经说了各种不净的区别,亦应知道

(一)依尸体的自性转变的区别及

(二)依贪行者的区别。

 (一)当尸体成为厌恶状的时候,即转变为膨胀相的自性青瘀等任何其它的自性。如果起够获得任何的厌恶相,即在那里作「厌恶的膨胀相、厌恶的青瘀相」的取于不净相,故知依尸体的(不净) 自性转变而说十种不净的后别。

 (二)依贪行的差别说,即是由于膨胀相的显示其尸体的坏形,故适合于贪行的人。由于瘀青相的显示其坏色的皮肤,故适合于贪身色的人。由于脓烂相的显示其与身色连络的恶臭的状态,故适合贪于由花香等的装饰而生的身香的人。由于断坏相的显示其中间的孔隙,故适合贪于纵体坚厚的人。由于食残相的显示有肉的丰满部分的破坏,故适宜贪于乳房等身体的肉的部的人。由于散乱相的显示四肢五体的散乱,故适宜贪于四肢五体的玩弄之美的人。由于斩斫 离散相的显示其整个身体的破坏变易,故适宜贪于身体完整的人。由于血涂相的显示血的涂抹的厌恶状态,故适宜贪于装饰成美丽的人,由于虫聚相的显示普通有的身体的无故的蛆虫,故适宜贪于身我所有的人。由于骸骨相的显示身体的骨头的恶,故适宜于贪完整的牙齿的人。如是常知依照贪行者的区别而说十种不净的差别。次于十种不净之中,譬如在水不静止而急流的河中,由于舵的力量可以停止船只,若无舵想止住它是不可能的; 如是因所缘的力量弱,由于寻的力量,止住于心而成专一,若无有寻想止住他是不可能的; 所以在十不净中只能获初襌,不能得笫二襌等(笫二襌等无寻故)。(于厌恶的所缘怎么会生喜悦呢?)虽然于此厌恶的不净所缘中,因为他见到「诚然依此行道,我将脱离生死」的功德,并舍弃五盖的热恼,所以生起喜悦。譬如消除粪秽的人,虽在粪秽聚中工作,因为见到我将获得更多的雇金的利益,亦生欢喜心; 又如严重病苦的人,虽给以呕吐及下泻的诊治,也欢喜的。虽有十种不净但其特相只是一个; 即是十种的不净,恶臭的厌恶的状态为特相。这种不净相不只依于尸体而起,犹如住在支提山的摩诃帝须长老的看见齿骨,又如僧护长老的侍者沙马内拉看见坐在象背上的国王一样,亦可生人的身上生起的。诚然尸体和生人的身体是同样不净的,但因生人的身体给外部的装饰遮蔽,不认识它的不净相吧了。本来这个身体是三百多根的骨聚,一百八十关节的结合,九百腱的连结,九百块肉斩涂,湿的人皮(内皮)斩包,外为表皮所遮,无数大小的孔隙如油壶一样的上下漏流不净,虫聚的寄生处,诸病的住处,一切苦法的根据地,九个疮口如溃破了的老脓一样的常流不净--即两眼出眼眵,两耳孔出耳垢,两鼻孔出鼻涕,口出食物津液痰血,两下门出大小便--,九万九千的毛孔出不净的汗汗,为苍蝇的缠绕。假使他的身体 不注意用齿木刷牙、洗脸、沐浴、穿衣等,或者如生来一样的蓬头散发去从村至村的游行,则于国王、清除粪秽者、旃陀罗等之间是同一厌恶之身,没有什么差异的。这里国王或旃陀罗的身体,其不净、恶臭、及厌恶是没有不同的。只是在此身上用齿木和洗脸等清除其齿垢等,用各色的衣服遮蔽其差部,涂以各种颜色的涂料。饰以花等各种装饰品,然后执起「我」或「我的」,如是作成其形式而得其它位。因为此身给外部的装饰所遮蔽,不知道他的如实相的不净相,所以男子喜爱女人,女人喜爱男人。依笫一义说实无少许值得喜爱之处。的确,不论发、毛、爪、齿、唾、涕、大便、小便等那一部分,若从身体落下之后,叫人用手去一触也不愿意,都是觉得那是憎嫌的厌恶的。其实遗留在身体的部分和落在外面的是同样厌恶的,只因他为无明的黑暗所笼罩,自生贪染,执取其身体为喜、爱、常、乐、我而已、如果这样执的人,正如昏迷了的老野干一样:

一天它看见未曾落花的甄叔迦树,便自想道:「这是肉块!」所以说:


  譬如林中的野干,
  看见了开花的甄叔迦,
  它想道:「我已得到了肉树」,
  急急的向前奔跳;
  贪婪的野干,
  尝尝缤纷的落花,
  执着说:「这地上的不是肉,
  挂在那树上的才是啦。」
  有智能的人,
  不但不执落掉的部分,
  留在身上的,
  也视为同样的不净。
  昏迷的愚人,
  执此身为净,
  由此而作恶,
  苦恼不解脱。
  所以有智能的人,
  在死人、或活人的身上,
  除去净性之想,
  当见污秽之身的自性。即是这样说:
  此身像粪一样的臭,
  像尸一样的不净,
  为愚夫所喜爱,
  为具眼者所呵弃。
  这个臭秽之身,
  那知是个湿皮囊,
  有九门的大疮伤,
  常有不净的奔放。
  若把此身的内部
  翻过外面来,
  就要拿根棒,

  把鸟鸦和犬赶开。

是故有善德的比库,耀论在生人的身上或死人的身上,认识了不净的行相,即取那相作为业处,直至证得安止定。

*为诸善人所喜税而造的清净道论,在论定的自修习中完成了第六品,定名为不净业处的解释。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清净道论 第七 说六随念品
下一篇:清净道论 第五 说余遍品

 清净道论 前言 清净道论 序论
 清净道论 第一 说戒品 清净道论 第二 说头陀支品
 清净道论 第三 说取业处品 清净道论 第四 说地遍品
 清净道论 第五 说余遍品 清净道论 第七 说六随念品
 清净道论 第八 说随念业处品 清净道论 第九 说梵住品
 清净道论 第十 说无色品 清净道论 第十一 说定品
 清净道论 第十二 说神变品 清净道论 第十三 说神通品
 清净道论 第十四 说蕴品 清净道论 第十五 说处界品
 清净道论 第十六 说根谛品 清净道论 第十七 说慧地品
 清净道论 第十八 说见清净品 清净道论 第十九 说度疑清净品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佛门人物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慈善网 当代佛教放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藏经阁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寺院中心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