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清净道论 第八 说随念业处品
 
[觉音尊者] [点击:3419]   [手机版]
背景色

清净道论 (Visuddhi Magga)

觉音 尊者 著 译者 叶均


第八 说随念业处品

  (七)念死

  在六随念之后,再说念死的修习。

  (念死的意义)「死」──是一个有情的命根的断绝。诸阿拉汉断除轮回之苦,称为「正断死」。诸行的剎那灭,称为「剎那死」。树的死,金属的死等,称为「通俗死」(大家通称死)。这些死不是这里的意思。此处是指「时死」「非时死」两种。

  「时死」──由于福尽,或寿尽,或两者俱尽所发生,「非时死」──(生存)业为「断业」所毁。
  虽有令寿命存续的(食等之)缘存在,但因令其结生的业的成熟故死,称为「因福尽而死」。
  如现时的(閰浮提洲)人,不具(诸天的)趣,(劫初人的)时,(北俱卢洲人的)食等,仅尽百岁的寿量便死,名为「由寿尽而死」。
  如度使魔及迦蓝浮王等,由于可令死没的业,即在那时那地断绝其生命的廷续,或者由于宿业关系,用刀剑等的方法断其生命廷续而取死者,即名「非时死」。
  如上述的一切(时、非时死)即为命根的断绝所摄。如是忆念称为命根断绝的死,为「念死」。

  (念死的修法之一)欲修念死的人,独居静处,当起「死将来临」,「命根将断」,或「死,死」的如理作意。如果念喜爱者的死,如生母念爱子之死则生悲;若念憎恶者的死,如怨敌念他的仇人之死则生观喜;若念全无关心者的死,如烧尸者见死骸则不起感动;若念自己的死,如畏怯者见屠杀者之举剑则起战栗,以上的一切都是不如理作意,因为不起忆念感动及智的。所以在各处见弓 被杀或死的有情,思虑他们过去曾是知名之士的死而生忆念感及智之后,当起「死将来临」等的方法作意。这样作意为起如理作意──即起方便作意之义。如是作意之时,有人即得镇伏诸盖,住于念死的所缘,生起得证近行定的业处。

  (念死的修习之二)像上面的修习,如果依然不能现起业处之人,则另有八种修法:(一)以杀戮者追近,(二)以兴盛衰落,(三)以比较,(四)以身多共同者,(五)以寿命无力,(六)以无相故,(七)以生命时间的限制,(八)以剎那短促等八种行相而念于死。

  (一)「以杀戮者追近」──犹如剎戮者追近。即譬如追近的杀戮者想道:「我要斩此人的头」,并举剑放到他的头颈的周围一样,念死的追亦当如是。何以故?死乃与生俱来及取生命故譬如菌芽以头带尘而出,有情则取老死而生。有情的结生心生起之后至老衰,如从山顶落下的石头,与此相应蕴共同坏灭。如是剎那死是与生俱来,生者必死,故这里的意义(断绝命根)的死也是与生俱来的。是故有情从生时以来,即如升起的太阳,必向西行,其所行之处,一点也不退转的;或如河片的急流,必持运一切(落下的草木之叶等)继续流下,一点也不退转的,如是趋向于死,一点也不退转。故说道:
  从开始的那一夜,
  小儿进住了母胎,
  如云起而行,
  一去不复回。
  如是向死而行者,犹如小川被烈日蒸发而枯涸,如树上的果实,随夜间的水来湿而早晨脱落,如锤打土器而毁坏,如日照露珠而消散,近于死亦然。故说道:
  昼夜的过去,
  生命的消灭,
  人寿的减少,
  如小川的流。

  如成熟的果实,
  怕早晨的脱落,
  生的人,
  常有死惧怕。

  人们的生命,
  如陶师所造的土器,
  不论大小烧未烧,
  最后终至于毁灭。

  犹如草尖的朝露,
  太阳上升消灭,
  人们的寿命亦然。
  母亲勿阻我(出家)!

  如是与生俱来的死,犹如举剑的杀戮者,已经把剑放到他的颈上,必取其生命不会停止的。是故与生俱来及取生命故,如举剑的杀戮者,为死的追近,当这样以杀戮者的追近而念于死。

  (二)「以兴盛衰落」──直至他的光荣不为衰落所败为兴盛。更无光荣能够战胜衰落而继续存在故衰落。所所谓:
  征服了整个的大地,
  施了一百俱胝的具福者,
  到了卧终的时候,
  只得半得庵摩果的权力。
  便是那个同样的身体,
  到了福尽的时候,
  也要去见死的面,
  无忧王到了忧的境地。

  同时一切的健终至于病,一切的青春终至于老,一切的生命终至死,一切世间的大众必随生,为老所占,为病所侵,为死所袭。所以说:
  譬如高耸入云的大石山,
  周围展转,研碎四方,
  老死对于众生类:
  剎帝利与婆罗门,
  吠舍,首陀,旃陀罗与波孤沙,
  一切都粉碎,谁也不能逃。
  老死的境域,没有象车步兵用武的地方。
  或以咒语战术及财贿,也无可能战胜他。

  如是深知生命的兴盛,终至于死的衰落,以「兴盛的衰落」而念于死。

  (三)「以比较」──以他人比较自己。即以七种行相作比较而念于死:

  (1)以大名,(2)以大福,(3)以大力,(4)以大神变,(5)以大慧,(6)以辟支佛,(7)以等正觉。


  (1)怎样比较呢?对于有十名声,大眷属,大财富及多牲骑等,如摩诃三摩多王,曼陀多王,大善见王,坚辐王,尼弥王等,无疑的都已为死所侵袭,像我这样的怎么不为所侵呢?
  (2)怎样以大福比较呢?
  殊提,阇提罗,郁,
  文荼,与富兰那迦,
  他们都是世间的大名大福者,
  一切都已死,
  如我这等人,
  更有何言说。

  如是以大福比较而念死。

  (3)怎样以大力比较呢?
  婆薮提婆,婆罗提婆,
  毗曼塞那,优提体罗,
  迦那罗,比耶檀曼罗,
  此等世间知名的大力士,
  都已为死所征服;
  他们也得死,
  如我这等人,
  更有何言说。如是以大力比较而念死。

  (4)怎样以大神变比较呢?
  第二上首弟子,神通第一的(目犍连),
  用他的足趾,便得震动毗阇廷多的宫殿,
  亦如麋鹿进入狮子口,
  带着神通进入恐怖的死的口里,
  如我这等人,
  更有何言说。如是以大神变比较而说。

  (5)怎样以大慧比较?
  除了世主之外,
  他人的宪不及舍利弗的十六分之一,
  这样大慧的第一上首弟子,
  也为死征服,
  如我这等人,
  更有何言说。如是以大慧比较而念死。

  (6)怎样以辟支佛比较呢?他以自己的智与精进力,破了一切烦恼之贼,而得独觉──麟角独生者,亦不能脱离于死,我怎么能脱呢?
  观察各种原因的大仙,
  以智力而得漏尽的独生者,
  以独行独住的麟角喻者,
  他们也不得超越于死,
  如我这等人,
  更有何言说。如是以辟支佛比较而念死。

  (7)怎样以等正觉比较呢?彼世尊饰以八十种好及三十二相庄严的色身,一切种类清净的戒蕴等德宝成就的法身,大名,大福,大力,大神变,大慧都达到顶点,无等,无等等,无比无双的阿拉汉等正觉者,如大火聚给雨水降下而消灭,他也给死雨降下而即尘寂灭。
  这样有大威力的大仙,
  那死力也无耻无畏的逼来。
  无耻无曰,
  粉碎一切,
  像我这样的有情,
  怎不为死所战胜?

  如是比较等正觉者而念死。

  以这样共同的死,拿那些具有大名等及其它的人与自己比较,像那些殊胜的有情一样,念我也要死的则生侥得达近行定的业处。当如是自他比较而念死。

  (四)「以身多共同者」──此身是许多人共同的,是八十种虫共同的。于此等虫聚中,依处皮而住的则啖外皮,依内皮而住的则啖内皮,依肉而住的则啖肉,依腱而住的则啖腱,依骨而住的则啖骨,依髓而住的则啖髓。它们即在那住所中生而老而死及屙屎放尿,身体是它们的生家、病室、坟墓、厕所与尿桶。此身为彼等虫聚扰乱而至于死。如彼八十种虫聚,在身体的内部尚有共同的数百种病,外部则有蛇蝎等的死缘。譬如建立在四衢信道的鹄的,来自四方八面的矢剑枪石等都落于此。此身亦然,为一切灾难的鹄的。此身为诸灾难所袭必至于死。所以世尊说:
  「诸比库!兹有比库,日去夜来之时,作是思惟:『我实有甚多死的缘,蛇啮我,蝎啮我,百足虫啮我,它们都足以使我命终,所以都是我的危碍』。或者『我颠踬跌倒,饮食于身中腐败,胆汁的扰乱,痰的扰乱,剑风的扰乱,它们都足以使我命终,所以都是我的危碍』」。

  如是「以身多共同者」而念死。

  (五)「以寿命无力」──此寿的无力名为无力。因有情的命,(1)须出入息的关系,(2)威仪的关系,(3)泠热的关系,(4)大种的关系,(5)食物的关系。
  (1)此命须得出入息的平衡而存续。如果呼出的鼻息不进入的时候,或者吸入的不出来时,便名为死。
  (2)获得四威仪的平衡而命能存续。如果任何一种威仪过分了,则寿行断绝。
  (3)获得冷热的平衡而命能存续。如为过冷热或过热的征服则失命。
  (4)获得(地水火风四)大种的平衡而命能存续。如果地界及水界等任一种的扰乱,则强壮的人亦成身体僵硬,或痢疾而身体湿污,或受大热之苦,或关节败坏而至命终。
  (5)获得适当的段食时而命续。不得食者便至命终。
  当如是「以寿命无力」而念死。

  (六)「以无相故」──是因为无确定,无限定的意思。所以有情的:

  命、病、时与身倒处,
  以及趣等的五种,
  在这生命的界内,
  那是无相无知的。

  (1)「命」──不能作「必定生在这样长的时期,更无过之」的确定,故为无相。有在羯罗蓝时可死,在頞部昙(abbuda),闭尸,键南,入胎生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四个月,五个月,乃至十个月时亦可死,从母胎出产时可死,以后乃至在百岁以内或以外都要死的。
  (2)「病」──「有情必以此病而死,不以他病」,实不能如是确定,故为无相,因为有情将眼病可死,以耳病等任何病亦可死的。
  (3)「时」──「有情必以此时死,不以他时」,实不能如是确定,故为无相。因为有情在午前可死,在正午等任何一时亦可死的。
  (4)「身倒处」──谓「死者的身体当于此处倒,不在他处」,实不能如是确定,故为无相。一个生在村内的人,其身体可能在村外,生在村外者可倒在村内;或者陆生者的身体可倒在水中,水生者倒在陆上等等的多种可能。
  (5)「趣」──「有情自彼处死当生于此」,实不能如是确定,故为无相。因为自天死者,可生于人中,自人界死者可生于天等任何一界中,如是旋转于五趣界(地狱、饿鬼,畜生,人间,天上)中,犹如牵机械的牛相似。

  (七)「以生命时间的限制」──现在人的生命的时间是很有限的。如果长寿者,亦不过百岁上下。所以世尊说:「诸比库,人寿短促,不久便至来世。故当作善,当行梵行。生者决无不死。诸比库,彼长寿者,百岁上下而已......。
  人寿甚短促,
  善人时轻蔑;
  如行救头燃;
  无有死不来。
  又说:「诸比库!往昔有师名阿罗迦」,一切亦在以七种譬喻庄严的经中详说。
  又说:「诸比库!若有比库如是念死修习;『呜呼!我命实在一日一夜之间,我必忆念世尊教法,我实多有所作』。诸比库!若有比库如是念死修习:『呜呼!我命实在一顿饭食之间,我必忆念世尊教法,我实多有所作』。诸比库!若有比库如是念死修习:『呜呼!我命实在咀嚼吞下四五团饭食之间,我必忆念世尊教法,我实多有所作』。诸比库!此等称为是念死修习:『呜呼!我命实在咀嚼吞下一团饭食之间,我必忆念世尊教法,我实多有所作』。诸比库!若有比库如是念死修习:『呜呼!我命实在一呼吸或入息之间,我必忆念世尊教法,我实多有所作』。诸比库!此等称为住于不放逸比库,敏捷的修习为漏尽而念死」。

  如是咀嚼四五团饭食之间的短促寿命的时间尚不可靠,当这样的「生命的限制」而念死。

  (八)「以剎那短促」──有情的剎那寿命,是依第一义极短的只起一心之间已。犹如车轮转动之时,只以一辋的部分转动,停止时亦只一辋部分停止,如是有情的寿命只是一心剎那,那心消灭之时,即名有情灭。即所谓:「过去心剎那(的有情)已生存,非现在生存,非未来生在。未来心剎那(的有情)非已生存,非现在生存,是未来生存。现在心剎那(的有情)非已生存,是现在生存,非未来生存」。
  命与自体及苦乐(受)
  都只一心的相应,
  剎那迅速的存续。
  死者或存者,
  诸蕴灭相等,
  一去不再生。
  以(心)未生故不生,
  依现存(心)而生存,
  由心灭故世间灭,
  此依第一义施设。

  如是「以剎那的短促」而念死。
  念此八种之中任何一种行相的人,以数数作意,而得修习其心,住念于死的所缘,镇伏于五盖,而得现起禅支。因为死的所缘的自性法故,及悚惧故,不得安止色,只证近行之禅。
  出世间禅及第二第四无色禅,由于自性法的殊胜修习得证于安止。即因为依清净修习的次第故得证出世间安止,由于所缘的超越修习故得证无色安止。因为在那里(无色禅)证安止禅的只有一所缘的超越。然而此(念死)中(清净修习及所缘的超越)两者都没有。所以(念死)只能证得近行之禅。

  因为此禅是由于念死之力而生起,故称「念死」。

  (念死的功德)勤修念死的比库,是常不放逸的,对一切有得不爱乐想,舍弃命的爱者,是呵斥罪恶者,不多贮藏,对于资具离悭垢,得至熟练于他的无常之想,随着亦得现起苦想及无我想。
  不修习念死的有情,死的时候未免陷于恐怖昏昧,如突然地遭遇猛兽、夜叉、蟒蛇、盗贼,及杀戮者相似,如是(修习)则不陷于(恐布昏昧)而得无畏无昏昧而命终。他于现世纵使不证不死(的涅槃),来世亦得到达善趣。

  真实的善慧者,
  应对于如是,
  有大威力的念死,
  常作不放逸之行。
  这是详论念一门。

  (八)身至念
  今说除了佛陀出世之时以前未曾流行的及非一切外学的境界的「身至念处」,世尊曾于诸经之中以种种的方法这样的赞叹:「诸比库!兹有一法,修习多作,助成大悚惧,助成大利益,助成大瑜伽安稳,助成大念正知,助成智见的获得,助成现法乐住,助成(三)明、(八)解脱、及(沙门)果的证得。一法云何?身至念......。诸比库,受用身至念厘,受用不死(的涅槃)。诸比库,不受用身至念者,不受用不死(的涅槃)。诸比库!由受用身至念者而受用不死,由于受用(身至念)者(不受用不死),舍者......不舍者......失者......不失者......由开始身至念者而得开始不死」,又云:「诸比库!身至念云何修习?云何多作,有大果,有大功德?诸比库!兹有比库至林野」等,依此等(一)安般(出入息)即,(二)威仪节,(三)四正知节,(四)厌恶作意节,(五)界作意节,(六至十四)九种墓节等的十四节的指示,来解释彼(身至念)的修习。

  此(十四节)中,(二)威仪节,(三)四正知节,及(五)界作意节的三节依观说,(六至十四)九种墓节依(第二十一品的九)观智中的(第四)过患随观(智)说。又此(九墓节)已在膨胀相等定的修习的(第六品之十)不净的解释中说明。其次就(一)安般节与(四)厌恶作意节的二种定来说。然而这两种之中的安般节则另有念安般单独的业处说明。如云:「复次,诸比库!比库于此足跖以上,发的顶端以下及以皮肤为周围的身体,观察充满种种的不净:即此身有发,毛......尿」。如是以骨随包摄于脑,为厌恶作意而说的三十二行相业处,便是这「身至念」的意义。

  释此(身至念)的修习(法),先释(上面的)圣典(文句):
  (释身至念的圣典文句)「上身」是这四大种所成的污秽之身。「足跖以上」是从足跖以上。「发的顶端以下」是从发的尖端下面起。「以皮肤为周围」是周围以皮肤为界限。「观察充满种种的不净」是观见此身充满着种种发等不净。如何观察?即观「此身有发......乃至......尿」。

  在彼(此身有发......乃至......尿的文)中:「有」是存在义。「此」是指从足跖以上,发的顶端以下,以皮肤为周围而充满种种的不净而说的。「身」是身体。因身体是不净的积聚故,是厌恶的发身等(的生处)以及眼病等的数百种病的生处,故称为身。「发毛」即指发等的三十二种。
  上文中的「此身有发」,亦应作「此身有毛」这样的连贯各句。因以种种行相考察这足跖以上发顶以下皮肤以内的一寻的身躯之中,实不见有任何珍珠或摩尼(宝石)、琉璃、沉香郁金香、龙脑香、香粉等一微尘的净性,但见极臭厌恶不美观的种种发毛等臭的不净。是故说:「此身有发,毛......乃至......尿」。

  这是依文理的解释。
  (身至念的修法)其次欲修(身至念)业处的初学善男子,当如前面(第三品)所说的亲近善友,而习业处。那善友亦应对学者说「七种把持善巧」及教以「十种作意善巧」。

  (1)(七种把持善巧)此中当如是教他(I)以语,(II)以意,(III)以色,(IV)以形,(V)以方位,(VI)以处所,(VII)以界限的七种把持的善巧。

  (I)于此等恶作意业处中,纵使他是三藏(持)者,但作意时,亦应第一「以语」读诵。或者有人亦能于读诵时得以明白业处,例如去亲近住在(钖兰中部)马拉耶的大天长老的两位长老相似。
  传说:那两人(向大天)长老请教业处,长老教他们在四个月内读诵圣典(所说的)三十二种(身)。他们虽然是精通二三部(尼迦耶)的人,但亦依法善巧的在四个月中读诵三十二种身,直至证得须陀洹果。
  所以教授业的处阿阇梨当对弟子说:「第一以语读诵」。那读诵者当先分发皮的五种来顺逆的读通。即顺读:「发、毛、爪、齿、皮」以后,再逆诵:「皮、齿、爪、毛、发」。此后又顺读肾的五种:「肉、腱、骨、骨髓、肾脏」,再逆诵:「肾脏、骨髓、骨、腱、肉、皮、齿、爪、毛、发」。自此又读肺的五种:「心脏、肝脏、肋膜、脾脏、肺脏」,再逆诵:「肺脏、脾脏、肋膜、肝脏、心脏、肾脏、骨髓、骨、腱、肉、皮、齿、爪、毛、发」。此后又诵脑的五种:「肠、肠间膜、胃、胃中物、粪、脑」,再逆诵:「脑、粪、、胃中物、肠间膜、肠、肺脏、脾脏、肋膜、肝脏、心脏、肾脏、骨髓、骨、腱、肉、皮、齿、爪、毛、发」。此后又诵脂肪的六种:「胆汁、痰、脓、血、汗、脂肪」,再逆诵:「脂肪、汗、血、脓、痰、胆汁、脑、粪、胃中物、肠间膜、肠、肺脏、脾脏、肋膜、肝脏、心脏、肾脏、骨髓、骨、腱、肉、皮、齿、爪、毛、发」。此后又诵尿的六种:「泪、膏、唾、涕、关节滑液、尿」,再逆诵:「尿、关种滑液、涕、唾、膏、泪、脂肪、汗、血、脓、痰、胆汁、脑、粪、胃中物、肠间膜、肠、肺脏、脾脏、肋、肝脏、心脏、肾脏、骨髓、骨、腱、肉、皮、齿、爪、毛、发」。

  当这样的百回、千回、百千回的以语读诵。因为以语读诵(身至念)业处的经典而纯熟,则心不至于这里那里的散乱,(身的三十二)部分亦得明白,了如指掌,亦如围栅行列的明显。

  (II)犹如「以语」,同样的亦当「以意」读诵(即默诵)。以语读诵是为以意读诵之缘;以意读诵是为通达(特)相之缘。
  (III)「以色」──是应当确定发等之色。
  (IV)「以形」──即当确定它们(发等)的形。
  (V)「以方位」──于此身中,自脐以上为上方,(脐)以下为下方。故(三十二分中的)此分是在此方──当如是确定方位。
  (VI)「以处所」──这一部分是在此处──当如是各各确定其处所。
  (VII)「以界限」──有自分界限与他分界限两种界限。此中每一部分的下、上、横的界限,当知如是的「自分界限」;发不是毛,毛不是发,当知如是分别「他分界限」。

  如是教授七种把持善巧者,亦应教授他们知道这(身至念)业处,在某经中是以厌恶说的,在某经中是以界说的。即此(身至念业处)于大念处(经)中是以厌恶说的;于大象迹喻(经)、大教诫罗候罗(经)及界分别(经)中是以界说的。但在身至念经中则以关于那(三十二分中每分的)色的显现者而分别四禅的。此中以界说的是毗钵舍那(观)的业处,以厌恶说的是奢摩他(止)业处。于此(厌恶作意节)中是奢摩他(止)业处的意义。

  (2)(十种作意善巧)这样教过了七种把持善巧之后,当再教(I)以次第,(II)以不过急,(III)以不过缓,(IV)以除去散乱,(V)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