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群臣之言
 
[菩提长老] [点击:2173]   [手机版]
背景色

Ⅱ. 注疏篇

沙门果经注疏

(The Commentarial Exegesis of the Sàma¤¤aphala Sutta)

        (注:注释书。疏:疏钞,乃是进一步解说注释书内容的书。新疏:新疏钞,乃是解说注或疏之内容的书。注疏篇所用的节数号码与经文篇所用的相同,要了解某段经文的解释时,可依循相同节数号码在注疏篇中查到,经文的文句将以较粗的楷书体字显示。注疏中方括号里的词语乃是补充自疏钞或新疏钞;疏钞中方括号里的词语乃是补充自新疏钞;圆括号里的词语乃是英文译者所添加。)

群臣之言  
                    
1. 在耆婆王子育的芒果园

注:当经上提到:「世尊住在王舍城,耆婆王子育的芒果园。」时应当如此理解:世尊住在耆婆王子育的芒果园,而该芒果园位于王舍城的附近。「耆婆王子育」的意思是:被王子抚养的一个活着的人。当耆婆还是个婴儿时,他被母亲遗弃。众人见到许多乌鸦环绕着一个婴儿,并且发现婴儿还活着,因此为他取名为耆婆(Jãvaka;意为「活着」)。他被送入皇宫,由皇家的褓姆养育他。如此,因为他被王子抚养,所以称他为王子育(Komàrabhacca)。耆婆的故事详细地记载于律藏的犍度品[22]中,律藏的注释《普端严注》(Samantapàsàdikà)并加以解释。

有一次,世尊得了一种血液疾病,耆婆用泻剂治好世尊的病。那时他供养佛陀一套高价的袈裟,当佛陀讲说致谢的开示时,耆婆证悟了初果须陀洹。因此他心里想:「我每天应当来侍奉佛陀两、三次,但是竹林精舍离这里太远,我的芒果园比较近,且让我在芒果园中建造世尊的住处。」他建造了夜间住处、日间住处、山洞、小屋、亭榭等等,建造了一座适合世尊居住的香舍,并且在芒果园的周围建起一道十八码高的围墙。他邀请以佛陀为首的比丘僧团接受他饮食及袈裟的供养。在倾注供水之后,他献出了此住处。

摩羯陀国的阿阇世王                    

注:(在他出生之前被谘商的)占星家预言:「即使在他还未出生(ajàta)之时,他就已经是国王的怨敌(sattu)了。」因此(他被取名为)阿阇世──「未生敌」。

据说当他还在母亲的子宫内时,王后(他的母亲)心中生起一个强烈的欲望,想要喝国王右手臂的血。她心里想:「这个欲望太可怕了!我不可以跟任何人讲。」由于不能表达出此欲望,她变得憔悴与苍白。国王问她:「爱卿,是什么原因使你的身体变得憔悴苍白?」──「请不要问我,大王。」──「爱卿,如果你不能将你的心事倾诉给我听,那么还有谁能听你倾诉呢?」国王以种种方法催促她,说服她说出来。听完她的话之后,国王说:「爱卿,为什么你会认为这是可怕的事情呢?」于是他召来御医,叫御医用金色的刀在他右手臂上划开一道伤口,以金色的碗装盛血液,再以水混合之后,送给王后喝。

占星家听到这件事之后,宣布说:「王后子宫内的胎儿是国王的怨敌,他将会杀害国王。」王后听到这消息,心里想:「他们说我腹中的这个婴儿出生之后,将来会杀害国王。」因为想要堕胎,她就到公园去,叫人践踏她的腹部;但是并没有成功。她一再地到公园去,用同样的方法做。国王问她说:「你为什么经常到公园去?」知道原因之后,国王说:「爱卿,我们甚至还不知道你子宫内所怀的是男孩或是女孩,如果我们如此对待我们的孩子,大灾难将会降临我们的国土。不要再如此做!」如此劝阻她之后,他派一名警卫看守她。当婴儿出生时,她心里想:「我要杀死他。」但是警卫将婴儿抱走了。过了一段时间,当王子成长之后,他们带他来见王后。当她见到王子,母爱在她的心中生起,她再也不忍心杀害他了。后来,国王册封王子为副国王。

有一次,提婆达多在独处时心里想:「舍利弗有一团随从,目犍连有一团随从,摩诃迦叶也有一团随从,他们每个人都保有自己的随从;我也应该召集随从。」他又想:「没有人供养的话不可能获得随从。我应当谋取供养。」于是,正如在《犍度品》中所记载的,借着神通变化,他取得阿阇世太子的信任。阿阇世太子早晚都带着五百辆马车来伺候他。知道太子已经完全信任他之后,有一天,提婆达多去见太子,对太子说:「太子,古代的人长寿,现代的人短寿;因此你应当杀掉你的父亲,自己成为国王;我则会杀掉世尊,自己成为佛陀。」他如此吩咐太子杀害自己的父亲。


太子心里想:「提婆达多大师神通广大、无所不知。」于是他将一把短剑绑在腿上,中午时进入国王的内宫。但是由于害怕、忧虑、惊恐、担心,他把〔提婆达多〕所教的指示弄混淆了。大臣们逮捕他,并且审问他。他们争论是否应将太子连同提婆达多与〔提婆达多同党的〕所有比丘处死。最后决定听从国王的指示,因此他们将此事报告国王。

国王将主张处死太子与提婆达多的那些大臣降级,而将反对处死他们的那些大臣升级。他问太子:「太子,你为什么要杀我?」──「我想要你的国家,陛下。」国王就将国家交给他。

太子报告提婆达多说国王已经让他达成所愿了。提婆达多说:「就像有人只是将胡狼关进笼子就击鼓示庆一样,你以为自己已经完成任务了。再过不了几天,当国王想起你对他的蔑视时,他就会将王位夺回。」──「那么,我应当怎么办呢?尊者。」──「斩草除根,杀掉他!」──「但是,尊者,我不应当以武器杀死我的父亲,不是吗?」──「那么就断绝他的食物,让他饿死。」

太子将他的父亲关进酷刑的监牢,那是一间用来施加刑罚的熏制房。他下令:「除了我的母亲之外,不要让任何人来见他。」王后将米饭盛在金色的器皿中,将该器皿安置在自己的臀部上方,如此进入监牢。国王吃了米饭,因此得以继续存活。太子问国王:「父亲,为什么你能继续存活?」知道了原因之后,他下令:「不要让我的母亲臀部上带任何东西进来。」从那时起,王后将器皿放在她的顶髻中进入监牢。知道此事之后,太子下令:「不要让她头发绑着顶髻进去。」于是她将米饭装在一双金色的鞋子里,封好鞋子,穿著它们进入监牢。如此,国王得以继续存活。太子又问国王,为什么他还能活着。知道原因之后,他下令:「不要让她穿著鞋子进去。」从那时起,王后以香水沐浴之后,将四种糖〔凝乳、蜂蜜、酥油、糖浆〕涂抹于身上,穿好衣服,然后进入监牢。国王借着舔她身上的糖蜜而继续存活。太子又再度询问,知道原因之后,他下令:「从今以后,禁止我的母亲进入监牢。」王后站在监牢门外大声叫唤道:「哦!我的丈夫频婆娑罗,在他还是婴儿的时候,你不让我杀他,你养育了你自己的怨敌。这是我们最后的一次见面,从今以后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如果我曾经做错任何事情,请原谅我吧,大王!」她痛哭流泪地走了。

从那时开始,国王就得不到任何食物了。但是他借着来回地经行,处在(须陀洹)道果[23]的快乐中,而能继续存活。他的身体焕发着光芒。

太子问他:「父亲,你为什么还能活着?」知道了他借着来回地行走而继续存活,并且见到他的身体变得光芒焕发之后,太子心里想:「现在,我要让他不能来回地行走。」他命令理发师说:「用剃刀把我父亲的脚切开,涂上盐和油,然后放在烧得火红无烟的刺槐木火炭上烤。」

当频婆娑罗王看见理发师来到时,他心里想:「想必是有人通知了我的儿子,所以他们要来帮我修剪胡子。」他们走向频婆娑罗王,向他顶礼,然后站起来。他问说:「为什么你们来到这里?」他们禀告他们所接收到的命令。频婆娑罗王说:「你们应当照着你们国王的命令去做。」他们请他坐下来,再次向他顶礼,然后说:「陛下,我们只是按照国王的命令行事,请不要见怪。如此对待像您这样一位正直的国王是不对的。」于是他们用左手抓住他的足踝,用右手握住剃刀,切开他的脚,涂上盐和油,然后放在烧得火红无烟的刺槐木火炭上烤。(由于这种酷刑)频婆娑罗王感到剧烈的痛苦。在忆念佛、法、僧的当下,他像拋在佛塔平台上的花环那般地枯萎了。死后他投生于四大王天,成为毗沙门天王[24]随众中的一名天神,名叫阇尼沙(Janavasabha)。

就在那天,阿阇世王的一个儿子[25]诞生了。两封信同时送到他那里:一封是关于他儿子的诞生,另一封是关于他父亲的死亡。大臣们心里想:「我们应该先禀告他关于他的儿子诞生之事。」于是先将那封信递呈给他。就在(他读信的)那一刻,他的心中生起对新生儿子的父爱,那种爱使他全身震动,并且穿透到他的骨髓。在那一刻,他体会到作父亲的滋味。他以了解:「当我出生时,我的父亲也同样对我生起如此的爱。」他下令:「来人!去将我的父亲释放了吧。」他的部下禀告说:「我们怎么可能释放他呢?陛下。」并且将另一封信呈交给他。

一知道父亲死亡的消息之后,他立刻去见母亲,问她说:「母亲,在我出生之后我的父亲爱我吗?」他的母亲说:「傻孩子,你在说什么?当你还小的时候,有一次,你的手指上长了一颗小脓疱。你一直哭泣,他们抚慰你,但是没有人能让你平静下来,所以他们带你到判事厅去见你的父亲。你的父亲将你的手指放进他的口中,而那个脓疱就在你父亲的口中破开了。他不能将脓血吐出来,基于对你的爱,他将脓血吞进去了。这就是你的父亲对你的爱。」阿阇世王痛哭、悔恨地处理了他父亲的尸体。

之后,提婆达多来见阿阇世王,要他派几个人去暗杀佛陀。他派遣了几个人给提婆达多(,但是计画失败了)。接着,提婆达多亲自爬上灵鹫山,用吊索吊起一块岩石,向佛陀猛掷而去(,但是该计画也失败了)。他甚至令人放出那拉奇林大象(去攻击佛陀)。然而,无论他使用什么方法,都无法杀害世尊。当他丧失名誉及供养之后,他请求佛陀接受他的五项提议[26],佛陀不答应,而提婆提多则利用这五项作标榜,赢得不少比丘的支持。他造成僧团分裂,但是舍利弗与目犍连去到他的住处,使跟随他走的那群比丘再度对佛陀生起信心,并且将他们带走。当提婆达多知道此事时,他当场口吐热血。

躺卧在病榻九个月之后,提婆达多心中充满悔意。他问道:「导师现今住在何处?」当他们告诉他佛陀住在竹林精舍时,他说:「那么就连床将我抬去,我要见导师。」然而,由于他所造的恶业,使得他无法再见到世尊。当他抬到竹林精舍的莲花池旁时,大地裂开,而他即堕入到大地狱之中。这是简短的解说,详细的说明记载于《犍度》中(小品.七)。

如此,此国王被取名为「阿阇世」,因为占星家预言说:「即使在他还未出生之时,就已经是国王的怨敌了。」
 

阿阇世王正坐在皇宫上层的阳台

注:为什么他要坐在那里呢?为了要避开睡眠。因为自从他杀害自己的父亲之后,每到睡觉的时间,他一闭上眼睛就感觉犹如被一百支矛戳刺身体一般,会痛哭着醒起来。别人问他怎么回事时,他回答说:「没什么。」从那时起,他就很厌恶睡眠。因此他坐在阳台上以避开睡眠。


阿阇世王发出如此的欢喜赞叹

注:正如桶中容纳不下的油会流溢出来,而被称为浮油;池湖中容纳不下的水会泛滥到土地上,而被称为洪水;同样地,当心中容纳不下欢喜的情绪时,那情绪变得太强烈,而无法维持在心中,于是发出为言语,这称为「欢喜赞叹」(udàna)。

我们是否能拜访那一位能沙门或婆罗门

注:阿阇世王以这句话来暗示。暗示谁呢?暗示耆婆。为了什么目的呢?为了要见世尊。然而,难道他不能自己去见世尊吗?不能。为什么呢?因为他造了严重的恶业。因为他杀害了自己的父亲,而他的父亲正是世尊的圣弟子及拥护者;反之,他自已则拥护屡次要伤害世尊的提婆达多。如此,他造了严重的恶业,所以他不能自己去见世尊。而耆婆是世尊的拥护者,所以他暗示耆婆,他心里想:「我要像他的影子一般(跟着耆婆)去见世尊。」

耆婆了解阿阇世王给他暗示吗?是的,他了解。那么,为什么他保持沉默呢?为了避免被打断。因为他心里想:「在这个集会中,有许多人是外道六师的拥护者,由于他们所拥护的导师是没有修养的,他们本身自然也是没有修养的。一旦我开始谈论世尊的功德,他们就会站起来,打断我的话,而谈论他们自己导师的功德。但是由于国王已曾亲近他们所拥护的导师,国王对他们所谈论(他们导师)的功德将不会感到满意,因为他知道这些言论是没有真实意义的。然后他就会问我,我就能不被打断地解说世尊的功德,并带领国王去见世尊。因此,虽然他了解(暗示),他仍然保持沉默,以避免被打断。

大臣们心里想:「今天国王以五种方式赞叹月夜,他一定是想要亲近沙门或婆罗门,咨询问题以及听闻教法。他会对教法能激起他信心的(沙门或婆罗门)恭敬有加,而所拥护的沙门获得皇家支持的大臣将会很幸运。」内心存在如此的动机之后,每个大臣都想着:「我要称赞我所拥护的沙门,并且带领国王去见他。」于是他们一个个地开始称赞自己所拥护的沙门。
 
2-7. 外道六师

(1)布兰迦叶:布兰(Påraõa)是这个导师的名字,迦叶(Kassapa)是他的姓。他之所以被取名为布兰(「圆满」)的原因据说是:他出生在一个拥有九十九个奴隶的家族,他出生了正好圆满幸运的数目(一百),所以他被取这个名字。因为他是幸运的奴隶,所以没有人会指使他:「这做得好。」或「这做得不好。」或「这应该做。」或「这不应该做。」他心里想:「我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因此他逃走了。小偷窃取了他的衣服。由于不知道如何用树叶或草叶来遮盖身体,所以他裸体入村。人们看见他之后心里想:「这位沙门是少欲的阿罗汉,没有人像他这样。」于是他们带着糕饼、米饭等来供养他。从那时起,即使得到衣袍,他也不穿,因为他知道:「正因为我不穿衣服,所以才得到这件衣袍。」他将〔他的裸体〕当作出家(pabbajjà)。有不同群体的五百人跟随他出家,因此说:「布兰迦叶,他是教团之首」等等。


阿阇世王沉默不语

注:当一个人想要吃甜蜜、金色的芒果时,如果有人交给他一颗苦涩的木槌果,他一定不会感到满意的。同样地,阿阇世王想要听闻有关禅那、各种神通等功德,以及具备三种特征的甜蜜佛法开示,当然对有关布兰迦叶功德的言论感到极端不满意,因为他之前就曾经见过布兰迦叶,那时就已经对他的教法感到不满意了,所以他保持沉默。虽然感到不满意,他还是默默地容忍自已不欢喜听的言论,因为他知道:「如果我责备那个大臣,以及命令人抓住他的脖子,将他赶出去,那么其它人都会害怕相同的命运会降临在他们的身上,因而没有人敢再说话了。」然而,由于他保持沉默,另一个大臣心里想:「我要称赞我自己拥护的沙门。」于是他开始讲话。

(2)末伽梨瞿舍梨:末伽梨是他的(本)名,他的第二个名字瞿舍梨(Gosàla.牛舍的)源自他出生于瞿舍梨〔村〕;〔然而,有人说他出生于牛舍中。〕据说当他拿着一锅油要走过泥泞地时,他的主人大声地呼喊他:「不要绊倒!(mà khali.末伽梨)」由于不小心,他绊跤而跌倒了。因为惧怕他的主人,他开始逃跑。他的主人追赶他,并且抓住他的衣角。他就舍弃衣服,裸体逃走。其余的情况与布兰迦叶的故事相同。

(3)阿耆多翅舍钦婆罗:阿耆多是他的名字,而他穿著一件发毯(kesakambala.翅舍钦婆罗)。所谓「发毯」就是用人的头发编成的毯子。没有其它衣物会比发毯更令人厌恶了,因为佛陀说:「诸比丘,在一切编织的衣物当中,发毯是最令人厌恶的。发毯在冬天穿起来很冷,在夏天穿起来很热,而且难看、恶臭、触感不舒服。」(增支部.3:135/i.286)

(4)波拘陀迦旃延:波拘陀是他的名字,迦旃延是他的姓。他拒绝使用冷水,即使在他解完大便之后,他也不用冷水来洗净,而用热水或油来洗净。如果在路上他经过河流或水坑,他会想着:「我的戒已经破了。」于是他借着堆起一堆沙丘来恢复他的戒,然后继续他的路程。他执持不幸论(nissirãkaladdhika)。

(5)萨若毗耶梨弗:他的名字叫萨若,他是毗耶梨的儿子(putta.弗或子),所以称为萨若毗耶梨弗。

(6)尼干陀若提子:他称为尼干陀(Nigaõñha.无结者),因为他声称他的教义是:「我们没有烦恼结,没有烦恼缚,我们没有烦恼缠。」他是若提的儿子,所以称为若提子。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耆婆之言
下一篇:沙门果经 Ⅰ 经文篇

 沙门果经 解题 沙门果经 英译序 中译序 导读
 沙门果经 Ⅰ 经文篇 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耆婆之言
 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沙门果之问 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外道六师及其教理
 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第一种可见的沙门果 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更殊胜的沙门果
 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戒律章节 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守护诸根
 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正念与正知 I. 向前行与返回时的正知.. 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正念与正知 II. 向前看与向旁看时的正知..
 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正念与正知 III. 屈伸肢体时的正知.. 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正念与正知 IV. 穿著袈裟等时的正知..
 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正念与正知 V. 吃与喝等时的正知 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正念与正知 VI. 大小便利时的正知
 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正念与正知 VII. 次要姿势的正知 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知足
 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弃除五盖 沙门果经 II 注疏篇 禅那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佛门人物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慈善网 当代佛教放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藏经阁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寺院中心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