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智慧甘霖萨迦法王访问 第一章 我们曾须知了许多预言,都诉说着同样的事实
 
[萨迦法王] [点击:5489]   [手机版]
背景色

智慧甘霖萨迦法王访问

孙一 等译
  吉祥萨迦巴素以代表文殊师利菩萨之传承而著称,而当代萨迦天津法王更被认为文殊师利菩萨之化身,其所学所修无不圆满;藏人盛传法王证量极高,其《道果》教授加持力之大等同毗瓦巴亲传。
  本书以问答方式,由萨迦天津法王将大乘、小乘、金刚乘之精髓做清晰、简要与次第性的陈述;文词浅白却字字珠玑,无一言不与正法相应。广大、繁复、深奥的佛教体系在法王的智慧箴言中,得以呈现出亲切易懂的风貌。是一部极适合初机者阅读,老姑温故,堪受反复玩味的概论性专书。
  由于原英文访稿上并无注解,译者特自行收罗多种佛学资料,将西藏佛教专有名词另加注解于每一章节之后;并在五个章节的问答之后,列出全书的纲要,使大家对全书架构有更为清晰的概念,希望能对读者有所助益。
  此外本书并收录《三现分》一书片段。《三现分》及《三续》乃萨迦《道果》之精要所在,其中《三现分》一书虽以由最尊贵的堪布阿贝仁波切授权笔者译成中文,然因诸多俗务缠身,至今未能圆满所托,甚感汗颜。谨以早先译成之片段,在此先献给读者,令得一窥萨迦教义精富高深;并以此抛砖引玉,期待往后有更多萨迦派中文著作问世,令众生蒙法译,获究竟乐。


第一章 我们曾须知了许多预言,都诉说着同样的事实

问:法王,请告诉我们您的生平故事。
  答:故事或许由我出生讲起。“萨迦天津”(H.H.Sakya Trizin)这个头街,意思是“萨迦宝座的持有者”,我的祖父曾是我们家族中的上一位天津。为了求子,我的双亲到罔底斯山、泥泊尔、拉萨和西藏南部朝圣,但并没有任何迹象。
  他们到达拉萨北部的一座萨迦派(注1)的重要寺院——那烂陀寺(Nalanda Monastery)时,几乎放弃了所有希望,并把这事情告诉了该寺的住持。寺院的领导非常震惊,并且十分忧心。因为我们的家族传达室承——卓玛宫(the Dolma Palace,意即度母宫),持有极秘奥的萨迦教法传承;更有盛者,大部分寺院的领袖都曾从我祖父那儿接受这些教法,所以,对他们而言,我们家族血肪的延续是极重要的。他们力劝我的双亲不要放弃希望,并勉为其难得让他们最好的老师之一——喇嘛拿旺罗卓仁钦(Lama Ngawang Lodro Rinchen )伴随我的比亲旅行。这对该寺是极大的损失,因为他是位极具证量的大师,能够修持不同的仪轨(rituals),尤其他的祈愿能使难以受孕的女人得子。此后,他一直和我父亲一起为求子嗣机时旅行,他们并且持许多的仪轨及祈祷。最后,这些祈求终于有好明确的回音,我的双亲留在策东(Tsedong),一个靠近日喀则(Shigatse)的小城镇。它之所以被决定为孩子出生的吉地,或许是他的隆誉,因为它曾是拿琼千波拿旺贡噶仁钦(Ngachang Chenpo Ngawang Kunga Rinchen )等诸多伟大萨迦导师的诞生地,事实上,我诞生在拿琼千波所出生的同一个房间里。
  然而,进一步的问题是吉日难寻。我的双亲希望我出生在殊胜的日子,于是便举行更多的祈愿仪式及修法。我在藏历八月初一(一九四五年九月七日)出生,被认为是个相当好的日子。据说有人看见我们家上面有许多彩虹出现,随后并有一尊黄莲花大士(Guru Rinpoche注2)的圣像呈供给我父亲。这些都是好的征兆。当然啦!我一点儿也不知道这些事情。
  问:当孩子诞生在您尊贵的家族时,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仪式?
  答:孩子诞生后,首先要将“迪”(DHIH)字——代表语言和智慧的文殊菩萨(Manjusri注4),以西藏红花和其他许多东西所须知成的特殊甘露(nectar),尽快地写在孩子的舌头上。 
  问:您第一次到萨迦城(Sakya Town)去是什么时候?
  答:那是后来的事了。我的第一个生日是在策东庆祝的。此后,无们一家人又是到西藏南部一个著名的莲花生大士圣地做短途朝圣。然后,我们和返回萨迦,在萨迦盛迦盛大地庆祝我的第二个生日。 
  问:您的双样在您小时便过世了?
  答:是的, 我丝毫无法忆起我的母亲。他在我两岁或三见过世了。但我记得我阿姨,她就像母亲一般。我父亲在一九五OC年,我五岁时去世,这些我记得清楚。。
  问:您几岁开始学习呢?
  答:五岁。同年,喇嘛拿旺罗卓仁钦给我上了第一节字母课,。在萨迦特殊的文殊师利佛堂里,他传我文殊师利及不动明王(Achala注5)的灌顶(cknscecrations注6),和一幅用金汁写成的古老藏字摹本,这是特别让我们家族的儿子们使用的。喇嘛拿旺在文殊师利菩萨的佛像前读诵字母,我跟着重复念诵,当然这只是个仪式而以,此后我又有一个教我阅读的老师。
  问:您也在此时开始精神层面的学习吗?
  答:是的。我必须去记忆并持诵《文殊师利祈请文》。这些我都记得很清楚。在那个仪式以后,我一天要上七个小时的拼音课,每星期上六天课,进行了约两年之久。我们西藏人认为拼音练习愈多就愈有助于阅读能力的培养。
  问:您也同时开始接受教法传授吗?
  答:过去我经常接受灌顶。事实上,有人告诉我,我出生时即已领受我父亲长寿佛(Amitayu注7)加持以求长寿。四岁时,我从父亲那儿接受普巴金刚(Vajra Kilaya注8)的灌顶。这件事我也记得很清楚。我坐在近侍随从的膝上,当父亲给我忿怒部分的灌顶时,他穿戴成一个黑帽舞者,并依着仪轨起跳喇嘛舞(注9),我甚至记得当时是谁负责乐器演奏呢!
  问:这些仪式都在哪儿举行?
  答:在卓玛宫中。卓玛宫是个大地方,有三间主要佛堂和其他许多房间,总共约有八十个房间。所有教法都是在三间佛堂中的一间传授。
  问:您曾经到宫外吗?
  答:是的,但不常进城去。在宫殿四周有绵延广阔的土地,近处也有河流蜿蜒而过。我不读书时,通常都由一个随从跟着去和其他小孩玩。
  问:您的宗教学习始于何时?
  答:我在一九五0年夏天开始学习阅读。同年秋天我到哦寺接受“道果”(注10)的心髓教授。当时我的上师是喇嘛拿旺罗卓旋偏宁波,他是哦巴支派康萨大寺的住持,也就是所谓的康萨堪布。
  问:在您的记忆中,他怎样的人?
  答:他是位非常神圣、精神层次极高的喇嘛,他总是非常沉静、动作极缓,他所作的一切都非常圆满。当时他的年纪已经很大,他在自己的房间传授上述教法,参加的人数大约只有三十人。我当时还很小,几乎不会阅读,坐在康萨大寺住持继承人康萨夏忠(Khangsar Shabdrung注12)的膝上,他拿着书在我面前,使我得以读诵每天和前得祈请文。当堪布教授大乘(Mahayana)佛法时,我相当能够理解,但金刚乘(Vajrayana)部分我就无法理解得很好。我花很多时间和堪布在一起,藉由看些传记,我持续地练习拼音和阅读。我在那儿待了约四个月接受教法,然后返回萨迦。
  次年,我首度访问拉萨(Lhasa),在那里确认我为“萨迦天津的指定继承人”。我在拉萨呆了四个月,访问当地以及中部西藏的许多寺院。我们也访问了那烂陀寺和桑耶寺(Samye),并在回程中经过西藏南部,除了朝访圣地外,也访问了许多寺院。在这些访问之间,我努力地记诵《喜金刚本续》(Hevaj Ratantra 注14),那是萨迦派宗教修持的基本教典。然后,在一九五二年初,我先以简单的仪式升座(Enthronement注15),由于年纪太小,完整、圆满的升座后来才举行。我必须在所有萨迦的僧官和密续学院的老师们面前持诵整部《喜金刚本续》。这是一个被认为一切僧众都段经历的能力测试。当时我年仅六岁,但我很高兴我完全正确地持诵而通过了。此后,我参加了该月全体密院僧众的密续持诵法会,这是我在那儿参加的第一个仪式。后来我离开萨迦去参加第十世班禅喇嘛(H.H.Panchen Lama注160)在日喀则的坐床典礼,典礼持续了好几个星期。这次我以萨迦天津的全套仪仗侍从旅行。
  当年夏天,我回到哦寺接受堪布的道果心髓教授,在那期间他断断续续的给了其他教法,像金刚瑜珈女(Vajra Yogini注17)、《远离四种执着修心法》(the Zenpa Zidel注19)在他即将完成全部教授之前圆寂了,这个学习后来由他的继承人完成。我在当年九月之前回到了萨迦,同年我看到了新年庆典以及通常在藏历七月举行的普巴金刚舞。然后,我开始在卓玛宫闭喜金刚的关。
  问:这是您第一次闭关(rerteat)吗?
  答:也不能这么说。在我接受第一次“道果”的教授期间,我已闭过长寿佛的关,随后我的上师康萨堪布又授又灌顶。同时,在两次的“道果”教授之间,我闭了一个月的伏魔金刚手(Bhutamara注20)——一种特殊身形金刚手菩萨(Vajrapani)的关。在闭关期间,我们遇到许多困难。我有个非常严历的老师,只准我见我的阿姨、两个侍者和老师。我记得很清楚,我的老师在闭关前半段时间得了重病,非常非常地严重,我们因他的病而有须艰辛的时期。虽然如此,到后来那个闭关仍相当成功。我说“我们”,因为我姐姐——杰尊玛仁波切(H.E.Sakya Jetsun Chimey Luding)也同时在不远处的另一房间闭同一个关。当然,我们不允许会面,但我们可藉由纸条联系。
  在这次闭关之后,我的老师又病了好几个月,使得我有了长假。我变得相当调皮,四处闲逛,做我高兴的事。我的阿姨有点担心,便替我指定了一个临时的老师,在他那儿我必须背诵《普巴金刚日修仪轨》以及《普巴金刚长轨修法》两种法本。
  一九五四年夏天,康萨堪布的继承人受邀到萨迦,传授《竹塔昆都》(Druthab Kuntu,即《成就法总集》),这是第一世萨迦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the first Jamyang Khyentse Rinpoche)所结集的密宗禅修法与教法的总集。这教授持续了三或四个月,是一段非常愉快的时光;康萨夏忠以从容闲适的风格在卓玛宫的夏宫传法。此时,我的老师已痊愈,并教我普巴金刚法会。我并非当年法会中的金刚上师,但我参加了舞蹈,甚至每天的法会。接着,我接受了喇嘛拿旺罗卓仁钦的大黑天(Mahakala注21)教法,并闭关禅修该护法一个月。后来,我又从喇嘛拿旺接受更多的大黑天教法,并且宁玛派大师竹千仁波切(Drupchen Rinpoche)接受汤通宁觉(Thangtong Nying——Gyud)的法要,那是非常伟大的宁玛派瑜珈女的一系列教法,他同时被认为是一位西藏圣者——汤通嘉波(Thangtong Gyalpo)的转世。然后我闭关修了三个月的普巴金刚。此时,我十六岁的姐姐正在传授三个月的“道果”教授。她从未闭过普巴金刚的关,所以在我闭关结束后,我被请求给她灌顶。这是我此生所传授的第一个主要灌顶。大约有六十名僧侣前来接受“道果”法,但更多人是为了普巴金刚灌顶而来,我想大约有一千人。当时我才九岁。
  问:在您的记忆中,喇嘛拿旺罗卓钦是怎样的一位喇嘛?
  答:他是拥有人身的喇嘛(在他祈祷下我出生了)。他是位非常完美的喇嘛,持戒精严,过午不食,从不着皮衣或有袖的衬衫。他的手臂总是赤裸的,无论萨迦有多冷——萨迦确实寒冷——他的房间总是好像有特定暖气般地温暖。在他的房中,我们可以养花、贮水。其他地方,我们绝不能在冬天贮水。如果我们将水放在瓶中,短短几分钟之内就会结冰,而且把瓶子冻裂。
  问:法王您的童年生活似乎相当严肃,您都做些什么消遣呢?
  答:通常我喜欢走出宫外,到周围的田野里。有一条河离宫殿很近。我喜欢到那儿走走。我记得当参加普巴金刚法会时,身边会有萨迦城的侍从护送返宫。只要他们一离开视线,我就脱下我的仪典装束,穿着最轻简的衣服跑到河里去。我喜欢洗澡,但即使在九月,水还是非常、非常冷,冷得可怕。有时候我喜欢到庭园中的夏宫去。我们有一部上发条的古董式手摇留声机和一叠旧唱片(大部分是英国军队进行曲,少部分是西藏民谣),我们很喜欢听。
  问:法王您曾再访拉萨吗?
  答:是的,一九五五年夏天,我接受了喇嘛喇嘛拿旺罗卓钦的许多精要教法,秋天我又再次前往拉萨。但拉萨已有了改变。一九五一年第一次到拉萨时,我看到一个漂亮的早期传统西藏都会。
  我在拉萨待了大约六个月,做了一些简短的教授,并且主持一个神圣的金刚舞蹈做为祈愿。此时,我第一次遇见尊贵的蒋扬钦哲仁波切(H,E.II Jamyang Khyentse Rinpoche注22),并且住在他们附近,时常拜访他。我从他所受的教法,大部分是宁玛派(注23)的法,也有许多萨迦教法。次年初,我另外造访了一次藏南,然后返回拉萨。夏天我因到萨迦。翌年,钦哲仁波切来到萨迦。稍后,我也到印度朝圣,造访了印度佛教的四个最主要的圣地:菩提迦耶(Bodh Gaya)、蓝毗尼园(Lumbini)、鹿野苑(Sarnath)以及拘尸那国(Kushinagar)。我在印度停留两个月后返回萨迦。翌年(一九五七),我闭关禅修普巴金刚法,并且从萨迦大寺中的密宗学院院长——尊贵的蒋巴松波(Jampal Snagpo)接受“道果”法。
  问:您于何时升座?
  答:一九五九年初。升座是需要诸多准备的盛事。一九五八年底,在举行宗教护示的神圣舞蹈之后,无就已坐上了主位。然后,在新年举行升座大典。
  问:升座大典如何举行?
  答:密宗学院有广大的庭园,位于一座金顶寺院前方。在这座寺院中,存放着萨迦四祖——萨迦班智达(Sakya Pandita注25)的精神宝座,上方则是萨迦五祖——DB法王八*思巴(Chogyal Phatpa)的世俗宝座。我必须坐在这些法座上,教授萨迦班智达所著的《佛陀明义》——一书。这个教授包括一些解释,持续了三天。接着是十世班禅喇嘛的代表萨迦代表,及其他许多西藏人的献供仪式,之后则是庄严的盛典仪式。
  问:以后的经历是怎样的?
  答:从萨迦到锡金边镜并不远。五天内安全到达。  
  我在锡金的拉千(Lachen)待了一个月;开始学习英文,并且很快就认得简单的字。后来,钦哲仁波切捎来讯息,说他在锡金首邑岗托(Gangtok)生了重病,我就到那儿去看他。事实上,那个讯息,是由一位西藏医生带来的,他现在就是我的岳父,不过当时我并不认识他。钦哲仁波切的病况非常不好。我为他做了许多祈祷,但他仍无起色,终于在一九五九年七月圆寂。
  后来,我到大吉岭(Darjeeling)去,冬天又前往印度、尼泊尔朝圣。一九六0年回到印度噶林邦(Kalimpong)和大吉岭。我在那儿的一年及随后的两年,在极博学的萨迦大师——堪布仁千(Khenpo Rinchen)座下研习哲学。你知道,虽然我在西藏已接受了许多教法,并且闭过许多关,但我从来没有太多时间研习大乘哲学家。所以,在那三年里,我学习中观哲学(Madhyamika Philosophy注26)、因明(Logic注27)、般若波罗蜜多(Prajnapramita注28)、阿毗达磨(Abhidharma注29)和其他经论。一九六二年底,我们才离开在吉岭到慕苏里(Mussoorie)去。
  翌年,我多半在调养治疗结核病。一九六三年底,我已能够参加在达兰莎拉(Dharamsala)所举行的宗教会议。一九六四年三月,我们建立了在慕苏里山脚的萨迦中心,做为因应时局的萨迦派主要寺院。此后我返回慕苏里,和一位非常伟大的萨迦派尊贵堪布——阿贝仁波切(Khenpo Appey注30)学习。起初,我在他的指导下研读密续,并且接受了许多圆满的释义,他是从他的老师——第一世德松安将仁波切——伟大的西藏神通大师领受教法。后来,我也在他的指导下研读了一些中观哲学、诗词、文法和算术。一九六四年,我参加了第二次在菩提迦耶举行的宗教会议。一九六六年,我到西南印度的山崎(Sanchi)、阿姜塔(Ajanta)和耶罗惹(Ellora)的洞窟朝圣。除此之外,在一九六七年堪布阿贝到锡金去以前,我的学习都没有中断过。一九六七年冬季,我二十二岁时,在鹿野苑向约四百位僧侣与一百位居士传了第一次道果教授。翌年年初,我们开始兴建位于普汝哇拉(Puruwala)的萨迦屯垦重建区。这地方因外观酷似萨迦而被选上,不过气候比较热些。
  一九七0年,一次悲剧性的车祸,使我们尊贵的吐塔图库(Thutop Tulku)离世,他是一位非常年轻、非常能干的僧侣,几乎是他一手组织了中心和屯垦区。自从我通晓英文后,我负起了行政管理工作。当年秋天,我搬到萨迦中心,此后一直住在拉遮普(Rajpur),一九七一年和七二年是吉祥年,因为尊贵的秋吉崔钦仁波(Chogye Trichen Rinpoche)和我们一起待在拉遮普,并且给予一个蒋扬钦哲旺波的主要结集灌顶——吉碟昆塔(Gyude Kunta)。一九七四年春天,我结婚了,不久首度访问西方。四个月中,我造访了瑞士、英国,加拿大、美国和日本,传予了宗教教授,并会见佛教徒。一九七四年十一月十九日,我的儿子——法王子宝金刚仁波切(Doongsay Rinpoche)出生。翌年春天,我们前往秋吉崔钦仁波切在尼泊尔蓝毗尼园全新完工的寺院朝圣,其后用了一个月时间在加德满都波大(Bodhnath)的萨迦寺院传法。那年夏天,我的阿姨——曾在童年时抚养我长大、负起我一切工作、为我决定一切的阿姨去世了,使得我们十分伤心。一九七六年,我在大吉岭传法,前往拉达克(Ladakh)再往克什米尔(Kashmir)传授竹塔昆都(Druthaf Kunfu),并在南印度的屯垦区旅行、传法。
  问:以后呢?
  答:我很希望能再到西方传法。
  问:法王,您认定谁是您的主要上师呢?
  答:我的主要上师是康萨堪布,从他那儿接受了“道果”法。然后是我的父亲、钦哲仁波切;康萨夏忠仁波切、喇嘛拿旺罗钦卓仁钦和萨迦堪布蒋巴松波(Jampal Samgpo)。其次拿是遍德堪布(Phende Khenpo)、竹千仁波切和其他许多人。
  注释
  1萨迦派:是西藏传教中历史仅次于宁玛派的派别,为西藏一古老贵族——昆氏家族所创立,其法王产生方式为世袭制。萨迦派的独特见解是“道果”,即“明空无执”或“轮回涅槃无二无别”,密法极多,最重要的是“道果”,主要本尊是喜金刚。历来有萨迦五祖师、哦千、茶千、蒋扬钦哲旺波等大成者出世,后衍生出茶巴、哦巴、上下种巴等弟子传承的支派。主要道场有萨迦寺、哦寺、那烂陀寺与宗萨寺、桑耶寺等。
  2莲花生大士:原是印度的一位佛教大师,于第八世纪应邀到西藏,克服当时许多阻碍佛法宏扬的障碍,将密法传入西藏,被视为宁玛派的祖师。
  3文殊菩萨:文殊师利菩萨的简称,亦称妙吉菩萨,以大智慧著称,其忿怒相为大威德金刚,圣地在中国山西五台山清凉世界。其修法为藏地各派所普遍重视,萨迦传承即被视为文殊师利菩萨之一传承。西藏修法常以一个字来代表本尊,本尊可由此字现出,或收摄融入字中,称为种子字。
  5不动明王:明代表智慧,诸佛菩萨为度化恶神恶鬼,有的化现为忿怒身相,以智慧为摧魔障。不动明王亦谓之不动使者,或无动亲,为教令轮身,是奉大日如来教令示现忿怒形,降伏一切恶魔,有大威势之真言王。又此尊于大日华台虽久已成佛,而以其本誓之故,现初发心之形,为如来之童仆而给使诸务,且给予真言行者,故称使者。修持此法之目的为降伏、爱敬、钩如等。
  6灌顶:灌顶是密宗的一种宗教仪式。其目的在于学者心中撒下由浅到深的体悟种子,并由上师介绍本尊给弟子,以促成学者的体验成熟,使其具有修习金刚乘的基础。未受灌顶者不能修习密法和阅诵密宗经典,否则不仅不能得到成就,死后还坠入地狱。如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广论》中说:“欲成闻修大密之器,要得清净灌顶。是故灌顶即是成就根本,若无灌顶,纵能了达教义,精进修习,终不得殊胜成就,非但有不得大成就之失,纵得诸小成就,师徒亦俱坠地狱。”同时,灌顶上师的资格必须具足,方能举行灌顶仪式。
  7长寿佛:即无量寿佛,与阿弥佛在本质上无任何分别。
  8普巴金刚:宁玛派无上瑜珈的主要本尊之一,由莲师亲传萨迦派先祖昆鲁依旺波,并无清净、完整地保存到今,是萨迦的重要修法之一。
  9喇嘛舞:西藏佛教的特殊宗教舞蹈仪式。
  10道果:萨迦传承的最重要教义与禅修体系,源自九世纪印度密宗圣者毗瓦巴。道果大部分深奥的精神方法是出自《喜金刚本续》,代表尊贵佛陀的全部显密教法之实践系统。道果中透露的哲学观点是轮回、涅槃无二别,其中说道:“舍弃轮回无法证悟涅槃。”心是明空双运,是轮回、波士顿盘的根本。障碍发生时,心为轮回的状态,而解脱障碍时它就是涅槃。究竟利益众生之一源是成佛,诀要在其证悟。
  11哦巴支派:萨迦派的弟子传承派之一,由佛陀在《阿罗汉功德根本经》与《持一切经义集经》中所授记出世的萨迦派大师——哦千贡噶桑派(1932——1456A.D)所创,主要道场为哦千于一四二忍气吞声年所建的哦耶望秋登寺,及由蒋扬南卡塔果所建成的策东寺。哦巴派传达室承是由四大堪布所持有;以禄顶堪仁波切为该派主要领袖。
  12康萨夏忠:萨迦哦巴支派四大堪布法王府中,康萨府的大堪布指定继承人。
  13DL喇嘛:DL喇嘛是格鲁派行政地位最高的活佛,被认为是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的化身,第一世可溯至宗喀巴的弟子根敦主,他在一四四七年修建成了札什伦寺,但自二世DL喇嘛起,历代都改以哲蚌寺作为自己的母寺,并成为全格鲁派实际上的领袖人物。第三世从蒙古俺达得汗赠“圣识一切瓦齐尔DL喇嘛”的封号,是DL喇嘛名号的开端;五世DL受清朝顺治皇帝的册封,正式取得西藏政教领袖的地位后,住处改到布达拉宫。
  14喜金刚本续:汉译全名为《佛说大悲空智金刚大教王经》,藏传本有无上瑜珈部二品,包括《喜金刚本续》广本七十万颂,稍略的五十万颂和更略的《喜金刚本续》、《喜金刚王经》二书。是无上瑜珈部无二续的最重要经典。
  15升座:一种公开承认其宗教地位仪式。
  16班禅喇嘛:札什伦布寺主罗桑却吉蒋称(1567——1662A.D)是第四世班禅活佛,班禅的称号是从他开始,他在五世DL喇嘛年幼期间,实际上主持黄教教务,终于使格鲁派在藏族社会上取得了绝对优势的地位,为黄教的基业产有卓越功勋。一六四五年,蒙古固始汗在控制西藏后赠给他“班禅博克多”的封号,正式建立这个转世系统,并追溯至宗喀巴弟子克主杰为一世班禅。班禅喇嘛被认为是阿弥陀佛的化身,专精时轮金刚法,前几世班禅并有对大手印等教法的许多著述。本文中的班禅喇嘛是指第十世。
  17金刚瑜珈女:为密教本尊之一,或称“金刚亥母”,为表示众考本有般若波罗密多自性的佛母,有多种传达室承及身形,此处应指由那洛巴所传之卡雀玛,简称那洛卡雀,是萨迦派主修法之一,亦为格鲁派所重视。
  18远离四种执着修心法:萨迦初祖萨千贡噶宁波(1092——1158A.D)十一岁时,依止拔日译师的教授,专一不移地修了六个月,亲见了文殊菩萨所得偈:“若执着此生,即非修行者,若执着轮回,即无出离心;执着已目的,即失菩提心;若执着生起,正见即丧失。”是含摄一切圆满教法的诗偈。后来,萨迦诸祖师们为此偈修法,写了多种注解。
  19堪布:即寺院的住持或教授师。
  20伏魔金刚手:金刚手菩萨为大势至菩萨的忿怒相,萨迦派特别的伏魔金刚手有二臂、四臂多种身形,是该派一切闭关修持前必修的本尊,可遣除日后修行障碍,保护行者免遭魔难。
  21大黑天:藏音麻哈噶拉,密宗智慧护法,是佛之化现,有多种身形。萨迦派最主要的大黑天为横棍(红棒)麻哈噶拉,是一切大黑天之兄长、喜金刚之化身。
  22蒋扬钦哲仁波切:第一世蒋扬钦哲旺波(1820——1892A.D)是位无与伦比的喇嘛,他和香巴噶举派第一世蒋贡康楚仁波切、宁玛派大掘宝者秋吉林巴等人,发起了一个遍及西藏的佛教复兴运动——“利美”,所有当时的西藏大师们都从这个运动得到启示和加持。他的第二世化身有二世宗萨蒋扬钦哲、二世顶果钦哲、二世贝鲁钦哲(八邦亲尊)等人;此处所指是二世宗萨蒋扬钦哲秋吉罗卓。
  23宁玛派:八世纪由印度圣者莲花大士传达室入西藏,其教法判为九乘,以大圆满阿底瑜珈而著名,后形成六大寺传统,名义上以敏珠林寺的宝座持有者为领袖。
  24jia华噶m巴:第一世噶m巴为罔波巴的主要弟子之一,曾经建立噶玛噶居的法系祖普系及祖普寺,他的转世噶m巴西,为西藏第一位被认定的转世活佛,十六世的噶m巴于一九八一年圆寂于美国,十七世噶m巴则于一九九二年被寻获,认证之。
  25萨迦班智达(1182——1251A.D):文殊师利化身萨迦班智达,是第一位在辩论中大败印度外道学者的西藏人,具有顶上肉髻,眉间白毫、马阴藏等佛之身相;除了精通学理、辩论、著述、教授外,并能持戒精严,精进禅修。他还写出了许多经论的注疏,翻译了许多梵文著作,以梵文著书立说,被认定是第一位西藏三因明和十明的逻辑探究传承的创始者。后应蒙古王子阔端之请,代表西藏前往凉州会面,以圆满的禅修境界令汉地幻术师法力失效,得到蒙古领袖的信赖。一二五一年,七十岁,终于经历五道十地而涅槃,进入东方妙喜佛土,成就无垢吉祥佛。后被尊为萨迦四祖,无量化身显现中,包括蒋贡康楚、拿旺累巴等各派诸活佛。
  26中观哲学:印度中观派思想,“中”的立场是中观,即看全体一次,而后加以取舍选择的批判立场,或见两边时被把握的立场。亦即俗有真空、体虚如幻的见地。
  27因明:五明之一,即论理学。五世纪末,印度瑜珈行派论师陈那(Dignaga)完成教论理学,是开创因明学派的有名学者,著有《因明正理门论》等书。其弟子法称根据陈那表明唯识说的观念论见解,使因明更加精密化。他认为具体的知识,是靠感觉加上构想的思维而成立的,若只靠感觉,知识就会显得没有内容;但必须连推论的思维作用也一起运作,确知与对象一致时,才成为正确的认识。
  28般若波罗蜜多:般若译义是智慧,波罗蜜译义是到彼岸,般若波罗蜜多是说般若如般,能将众生从生死之此岸,度到不生不灭之涅槃彼岸。
  29阿毗达磨:是对“阿含”经典的解释说明,由于阿毗达磨教学的差异,因此印度各部派佛教间的解释也互异。阿毗达磨特重列举和分析各种心理状态,其分析和小乘禅修的止观训练练同时发展。
  30堪布阿贝:印度萨迦佛学院首任院长,毕业于西藏宗萨学院,精通三律五明及藏密四派教义,并师承二世宗萨钦哲、德安将仁波切等大师,是一位众所敬重、名闻遐迩却不慕名利、淡然自处、精过不懈的当代高僧。现任萨迦法王、第三世宗萨钦哲等到诸大仁波切,与现任萨迦学院长等到诸大堪布都曾多年参学于其门下。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智慧甘霖萨迦法王访问 第二章 欲知未来,请看你当下的行为
下一篇:佛性

 智慧甘霖萨迦法王访问 第二章 欲知未来,请看你当下的行为 智慧甘霖萨迦法王访问 第三章 菩萨是由慈心和悲心中所生
 智慧甘霖萨迦法王访问 第四章 上师负有重大的责任 智慧甘霖萨迦法王访问 第五章 佛陀洞悉自我并非真实存在
 智慧甘霖萨迦法王访问 第六章 萨迦法王访问记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当代佛教藏经阁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佛教图书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