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从炼狱走向佛门——传喜法师客堂开示
 
[传喜法师] [点击:1096]   [手机版]
背景色
从炼狱走向佛门
2009、08、24
——传喜法师客堂开示  

  师父:有感触的人。
  信众1:主要是我们也是受传统教育,书本知识,相信科学,都是受这个教育的,他的事情我们觉得很离奇的。
  师父:你所讲的这个叫狭隘科学,她的这个也属于科学范畴。还有更广义的,这些现象都是唯物的嘛。现在这个学科也是有,北京大学也有灵异学,国外大学更早,你到电脑上查这些都是公认的,你的感受是什么?
  信众2:我先前在家里把几天来的感受很细腻地记录下来了,我那天来的时候,想把记录的重要的地方请师父您过下目,但是忘记拿来了。
  师父:没有拿来不要紧,见到我你自己可以给我讲嘛。
  信众2:现在可以讲吗?
  师父:嗯,可以讲。
  信众2:很离奇,我觉得无从讲起,五年了,很严重,没有睡着过。睡的时候会感觉有人在说话,是别人说话,不是我的心识说话,而且说话颠三倒四,语无伦次,都构不成一个具体内容,很零乱,也很颠倒。因为时间太长久了,又比较离奇。
  去年夏天,有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因为我一直失眠,在2005年的时候,因为我们年轻人觉得事业重要,有小孩暂时不想要,我们不知道这样在佛教的意义上是杀害了一个小生命,在这之前,我已经打掉过两个。
  2005年打掉第三个小孩子后,我就开始一直睡不好觉,失眠。因为我个人要求相貌要美好,其实我很虚荣,爱漂亮。因为睡觉不好,整天昏昏沉沉的,心情很郁闷很郁闷,人一下子憔悴了,精神萎靡不振。我也看过病,吃过药,饮食也很注意,都没有用。每天二十四小时,我觉得我的大脑从来没有休息过,我都差点要自杀了,有这种痛苦,越来越痛苦。那个时候都不想出门了,都是我先生很细心很呵护我,不责怪我,就这样陪护我过来,我觉得好感动。
  师父:你能够感受到当时的苦吗?
  信众2:能,他自己都憔悴了好多,我由我先生这样扶持着过来的。前几年我很少出门,心情很糟糕,要出门的话,都是凌晨几点先生陪着在小院里呆一会儿就回来了。然后我就在网上浏览,什么东西都看,乱七八糟的,反正只要自己不觉得很累我就上网。
  那个时候听说练瑜珈对身体好处,我就去网上搜索一些瑜珈的知识。我心情很差,记得有一次做噩梦,醒来的时候,看我先生是一个鬼脸,很恐怖。先生很呵护,问我怎么了,我看他就是一个鬼脸,可能是心识看到的。先生说是我是我,别怕了,我清醒了,鬼脸就没了。
  那段时间我就想,哎呀,人生怎么这么短暂啊,如果生命就这样消失了,因为我内心渴望着美好,去感受那些美好的事物,我相信我现在的世界是很美好的,我希望和先生去感受憧憬更美好的未来。我一直悲叹自己,悲叹人生,如果真的人生就这么短暂,然后什么都没有了,那也好可悲。
  那种痛苦让我想把生命结束掉,断掉这份痛苦,当时是生不如死的那种痛苦。可是我还是舍弃不掉,因为有我先生在。如果我这样死掉了,我心理潜意识里还是有点害怕,因为小的时候也看过一些电视,西方那些片子,万一人死了有灵魂在,要下地狱怎么办?我小时候爱看月亮看星星,对着它们说话,我就说要是真的有地狱的话,我不要死,不要下地狱。
  后来我就开始练瑜珈了,但是冥冥之中或者是我的潜意识在与某个意识交流什么的,当时能感觉得到,现在我记不得了。我小时侯就有这种意识,我就想,我要越来越好,只要是好的对的。如果佛法是正确的,我就会去向往,而且是不断地好,越来越好,要到某种层面,好多东西都不能用语言来表述的。
  去年我就开始搜集一些瑜珈的知识,开始练习。像我当时的那种状态,不是很好的练瑜伽的状态,偶尔练一下,总是提不起兴趣。有时在网上搜索一些道教的东西,但是很少,其实对道教的概念一点都没有,我也没有去信。
  师父:我基本上已经听明白了,这个现象还是蛮普遍的,
  信众2:我就在网上慢慢搜索,就决定先练瑜伽。瑜伽有那些文章,怎么练,然后达到什么境界。看到讲爱是奉献,那种感受是很美好的,我突然一下被感动了,我就哭了,然后振作起来了,那几天人特别轻松,特别美好,然后就开始练瑜伽。
  练习瑜珈之后,耳朵开始听到声音,有东西说话了。我相信我自己内心有很多不好的因素和心态,我听到别人议论我,因为当时我有一种惭愧心,我吵闹起来后,会影响到邻居,心情不好的时候大喊大叫的,我就想可能邻居现在已经知道了,肯定知道我在干吗,我都怀疑邻居骂我神经病,我就有惭愧心。然后突然听到有声音来议论我,我也不是太管它。但是这种意识不是我要去想那些东西,那些意识是我控制不了的,我觉得必须要练。
  练了一段时间后,有一天晚上,我先生醒来,我听到我的肚子有响声,咕噜咕噜的,好像有人在说话。我以前也听到过我先生肚子也有这种响声,我当时还以为先生有特异功能是来救度我。他轻轻地按我的太阳穴,我眼睛发红光了,红红的,眼睛闭上整个头部有红亮光照射着,然后就起来,有些我已经忘了,必须慢慢地忆起来。
  当时真的,我觉得先生降下绳子来救救我,来等待我让我苏醒,因为我先生他真的非常包容我,我觉得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谁能像他那样宽容我。我以前性格很差,心态很不好,我先生就跟我讲道理,他心很宽容,不计较,总是让我与人更好地相处。后来回想起跟逻辑有关系的一些事情,我就相信我先生是这样的。
  后来慢慢感觉有人要害我似的,我听到有人在说话,说我要成仙了,现在想来可能是有人用各种方式在捉弄我,或者是我的妄想加上它的捉弄形成了这样的意识。真的被它们整的不行了,包括小的时候做的一些坏事它都讲得出来。我小的时候,因为家里喜欢吃小泥鳅,看到小泥鳅被烧死,我会感到好快乐,有一种恶的喜悦。
  现在想来这怎么可能是我?应该不是我。那个东西一直跟随着我,因为小时候梦里面有很重的东西压着我,一种无形的力量,那个东西现在告诉说是在给我加持,我相信不是。还有我睡梦中有好多眼睛,一眨一眨,怪怪的,后来我就感觉有人在作弄我,我就觉得自己有这份神通,觉得好奇怪。大多数时候是好奇心大,想人真的有超意识,真的有灵魂存在。
  它们当时还没有完全露马脚,那种意识还让我以为我先生是天上来的神守护着我,要接我去。当时我像神经病,在外面也听到有人说话,好象车上也有人说话,那时候先生听到了要我不去管那些,他当时也听到那个声音。但是我很奇怪,先生突然指着说:那边还有哎。我马上不好意思了,因为我们在家里穿的都比较少,我想我自己做我自己的事情,别人偷窥是别人犯了错误,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要打扰我正常的生活。当时就觉得很好笑,怎么会不好意思,就把衣服穿起来了。他为什么会说这种话?我当时吵闹的不行,隔壁邻居都能听的到,然后他就说,“你知道吗?这个问题很严重吧,那你别吵了,你还想不想到天堂上去?”我先生就突然说这种话。
  师父:你有没有说过?不记得了。
  信众2:我醒来后就觉得很奇怪了,我居然听到,就像楼上有人用扫描仪扫我的大脑,听到“嘟嘟”的声音。我还听到好多,还闻到像饭馆里的鱼香酒肉的那种味道,但不是真正的那种味道,好象是化学合成的,感觉好像有毒,像是烟雾,好几天每天晚上都闻得到。那天晚上他还说快点过来,家里好多烟雾,我就出去散步了。
  我跟先生讲,他说你不要管了,要惩罚是别人惩罚它们,我们不要管。我先生一直要我不要管那些事情,要我好好的,该干嘛干嘛。我本来打算练瑜珈了,先生要我不要练瑜珈了,他说这里不安静,练什么瑜珈,练了会更不好。他说你看,这幢房那幢房的,这里哪里有清净的吗?他这样讲。
  然后我还感到很多灯光,从我后脑反射过来照我。不是真正照在皮肤上,是我闭上眼睛这样照的。当时我感觉有人像是用绳子这样捆我的手,第二天两个手这里有瘀青的,像扎稻草人,两个脚也是有淤青。
  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还有我肚子胀胀的有红光,我还以为有人。那些众生是道家还是仙家,是半路的,不是正规的,我还以为是小散仙,在窥探我的身世,在耳边听到说天神啊天使啊那些东西,反正我听到有人在做法。最离奇的是我以为我自己得道了,他按着我额头,我的太阳穴的时候,那些红色的光有点暖洋洋的,其实以前我睡梦中感觉到过,我记忆很深刻的。
  师父:你的按是给她提神,让她清醒一点,对不对?
  信众1:有的时候,她不好的情绪出来的时候就按她的头。
  信众2:然后就有这种感觉,我现在是懂事了,我清醒过来了。那时我还以为我先生给我开窍呐,开窍了那些东西就来吵了,和我比了。还有一种莫名的邪淫欲,不自控的心里突然就有那种感觉,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就比较,我在练呼吸呢,好象呼吸到大脑,从这里到丹田,我想一下,然后可以一直回到大脑,大脑充满了氧气,充满了空气的那种感觉。还在那里比较比较善恶,他们老是以邪淫心,丑陋的,吵闹的,我还在幻想,我可以以那种美好的信念能净化它们就好了。
  我当时有这样的感觉,我放了音乐,不是那种流行音乐,我当时在网上搜索比较好听的音乐,是纯古乐的,梵乐。我听第一首的时候,音乐声好像不断地扩大,身体也在动,心感觉到很美好,动动动。第二首的时候,感觉到灵魂游移了,好像从头顶冲出去的那种感觉,好像是一种解脱,很舒服,脱离这个肉体,脱离这个躯壳。但是我想到还有很多事情舍不得,想要完成,然后我马上压住头顶就停下来了。
  我不知道我的神识,还是谁的神识,但是这种感觉好轻松哦!可以离开肉体,不被肉体所束缚,很轻松很美妙的感觉,马上要冲出去了,我的头顶好紧,像要敲开要冲出去!冲出去要上天的那种感觉,但是我抑制下来了。
  那段时间一直是音乐在陪伴着我的,因为它们一直在吵闹。它越是整我,我就越要向善,越要坚强,越要挺过来。我的先生也一直是这样子,他说你不要去管它们了,如果真的要惩罚的话,那是有东西会惩罚它们的,该报的东西是一定要报的,不要去管它们,就让我这样子,好好的。
  师父:对她的这种现象,你的认为的是什么?
  信众1:我认为她一直比较清闲的,所以在家里琢磨这些事情,有些抑郁的感觉,并不是什么神鬼的。
  信众2:不相信?那你怎么那么能够包容我。我觉得我先生对我的爱是无条件的,爱就是付出,爱就是爱了那种感觉,我现在也被他感动。我觉得爱应该是更超脱的,更升华的,不是自私的。我也看过证严法师讲的爱是奉献,我也是希望他达到这种境界。
  信众1:她现在整个情绪比起前几年要正常的多了,现在做事很有条理性,表述的一些东西啊都是很理性的,以前情绪失控的。而且她一直吃斋,也有她的信仰,主要是精神上比较充实一些。
  信众2::你还是不相信?我还想说可以吗?就是那个时候,不是还有那些东西想跟我较量,那些恶意识还有那些邪淫的东西,我跟它较量,它们还会施迷障,会施迷法,我整个人就会晕,突然就会有邪淫的那种感觉在身体里面,我就念书嘛,念念念,就天天跟它们斗,我还意识到好象有人过来跟我吵闹,跟我较量,我就做深呼吸,慢慢那种感觉就没有了。
  还有最怪的一件事情呢,就是有一天晚上,我睡得觉迷迷糊糊的,就感觉有人来了,听到声音,也感觉到那种淫欲邪淫心,慢慢地我就会叫它哥哥,然后它就应了一声。我习惯叫我先生是叫哥哥的,然后有一种思念,很悠远很悠远,好象隔了几个世纪一样的那种思念,好长,好悠远,好想念。想念什么呢?我现在才晓得,我不是在想念人,我是想念那份美好的意境,说不出来,表达不出来,反正是美好的东西,绝对不是思念某个人。
  师父:现在听起来,看她眼睛也是迷茫没感觉的,好象她说在胡话一样,
  信众2:我还跟我先生说,我说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思念?想了就会哭。后来觉得可能是它们在造假吧。因为当时有这份思念的时候,我的大脑还意识得到,那份思念是慢慢出来的,我无意识地在叫哥哥,现在我才知道其实不是我叫的,那个意识很厉害的,它可以障我的想法。
  打个比方,我要去做事情,它会障碍我去做这件事情。我知道我不对不好,我在那本笔记上面写得很清楚。现在说很困难,我现在把最重要的说出来,就是当时我在跟它们较量。我好奇嘛,为什么那么思念?我就在找那个人,想找出原因,肯定跟好奇有关系,它就说是我的哥哥,还问我舍得谁,舍不得谁。当时我以为我会到天上去,我说你现在心境坏没有关系的,你慢慢调养,我祝福你好起来,反正我的意思是无论如何我不可能舍弃我的先生,我先生那么的好。与我前世有缘的那个人,我希望他好起来,能够弃邪归正,希望他也能够美好。如果当时我的意识里面只有地和天,如果它能够改邪归正的话,希望它也能够上天堂,美好幸福,就是这个样子。
  后来就不行了,它就撒赖了,就骂人了,就开始本性暴露出来,就折磨人了,就开始整人了。不过我想现在它肯定是假的,肯定不是神了。我就再跟它较量,每次被折磨的不行了,我就听音乐,就又勇敢起来了,意识里面有很多安抚我的,美好的意识。
  突然有一天,我头顶的那份意识,那个神识告诉我,是那么的美好。美是什么?美是超越一切的,它能够包容一切,恶的都会包容,它应该有爱心什么的,真的是不能用言语来形容,那份意识太美妙了,很正面,不能概括,真是太美了。我应该是它,它应该是我,我是彼岸的它,它就是彼岸的我。我说我好思念哦,要怎样才能达到?它说没关系,只要你现在具备这样的根器,你尽了力量就可以了,还有那份意识告诉我不要理吵闹的这个东西,不要去管。
  但是我怎么能不去管它,被它吵闹的,左右的根本不是我,我知道有个很细微的我的意识,心存美好的我,它就可以左右的。就算我把这个肉身弃掉了,让它为非作歹,让它使恶,让它有嗔恨心。但是我好痛苦啊,就像在网络上搜索到的观世音菩萨说的如果被鬼神附体,那份痛苦是无法形容的,我现在回忆起来真的是有那份痛苦。
  甚至我痛苦到如果有飞灰湮灭的话,真的和它一起飞灰湮灭算了。真的有那种痛苦,好辛苦好辛苦,每天晚上就变换一些乱七八糟的很恐怖的梦给我,我也不怕。有段时间,有东西掐我脖子,有恶势力的能量体逼近你,我那个时候有能力,就是以那种美好的心态,慈悲的心境,我靠近它,它好象就不来了。
  后来不行了,后来我的能力越来越弱了,它在一点点消磨我的意志。但是我觉得现在想也没有用,折磨吧,痛苦吧,再怎么着也伤害不了真正的我。我以前跟它说过,随便掩盖遮藏我,好象阻挡我到美好的彼岸似的,你要遮挡阻拦我,你伤害了我,你变换成我,反正我告诉它你伤害不了真正的我,追求美好彼岸的我,哪个彼岸的我,也许是这样说的。
  然后我就慢慢地搜索宗教,道教的信息搜索的不多,天界也不是我理想中的那个境界。别的不说,我不执着那些东西,我也感恩过,首先别的什么不讲,起码慈悲你是要做到的,你不爱一切,你不慈悲,那你做什么?
  我想接触佛教,圣严法师的语录,慢慢地一点点地。因为我当时很困,我就是这样也是很辛苦的,有精神我就看,痛苦的不行了我就爬起来看看。佛教可以包容一切,与我那份意识很契合,它连罪恶都可以感化。而且它相信每个众生都有自性如来,都是美好的,不像其它的,唯我独尊,你要屈服,高高在上的那种感觉。反正我感觉跟佛有缘分,我愿意亲近他,那份感受,那份慈悲,还有好多讲不出来了。哦,我再讲那个东西怎么厉害法,其它的差不多了。
  师父:我都知道了,你怎么说?
  信众1:就是她既然相信佛教,就是让她深入地去了解,让她能念些经,不是说马上解除她身上的这种附体,就是让她整个心情能放松一些。
  师父:你皈依过了吗?
  信众2:我自己心理面皈依过了,戒没有想得到过。
  师父:你还没皈依,怎么受戒?
  信众2:鸡蛋可以吃哦?
  师父:嗯,皈依过了之后还可以吃,受五戒之后也可以吃的。现在很多都是凭感觉的,对佛法的次第不是很清楚,能够不吃是最好。现在你整个这条路走过来,她现在的感受不是编出来的,是她自己在这样的痛苦当中摸索着出路,今天能够走到这个寺院。
  可以看得到在你身上存在着两种力量,一个等于是混沌的六道的力量,我为什么不用“恶”这个字,因为它们也是迷惑的,它们也象你一样承受着痛苦,比你的痛苦还要厉害百千万倍。一方面的力量是善的,佛菩萨的力量。不是说你信了佛,佛才帮你,不是,你已经被佛帮了,不是被佛帮着,你走不到今天,你先生的爱也保护不了你。你能够有今天,还活着坐在这里,说明你心里面本身有善的一面,还加上你先生有强大的爱你的力量在保护你,最关键的是佛的力量在保护你。因为你先生的爱能帮助你某一部分,但是你的感受你先生也是没有办法理解的,可以这么说,这些他也没有任何力量来帮助到你,那是靠佛的力量。像你说眼睛闭起来,后面有白光啊上面有力量灌下来,这些全都是佛的力量在帮你,在保护你。
  信众2:我害怕呢,因为我学到一点东西,它就把我学的意识扭曲了,我要走它就扭曲我,让我走偏方向。然后我说我才不是这样的意识呢,我才不是这样的想法,它就会有一种嗔恨心。以为我会接受它,其实我没有这种感受,它就变换我的意识,变换我的感受,以为我会诋毁它,其实我不是,但是我都知道。
  师父:我们人被生下来之后,从小慢慢地有自我意识,慢慢地读书,随着读书,随着我们的感观在看这个世界的时候,其实我们的生命变的越来越狭隘。
  比如像你堕胎的事情啊,堕胎等于杀了这个小生命,因为这个小生命跟你是一体的的,从某种意义上也等于是杀了你自己,你承认这样的说法吗?
  信众2:没有这个概念的。
  信众1:只是知道会伤害身体。
  师父:你只知道会伤害身体,但是那个小的生命被结束掉的时候,母子这个时候是完全联在一起的。它进入死亡又回到它鬼的状态的时候,它跟你的命是连在一起的,它也会把你的命带到鬼的境界去,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你是即做人又做鬼的这两种状态。这个方面,他是没有办法领会的。
  你堕胎三次,从量上说,你的生命,第一次堕胎后你生命的十分之一会被带到鬼的状态,二次有可能十分之四,三次有可能十分之七了。大部分让你进入到鬼道的状态去了,所以人间和鬼间你怎么睡觉啊,你根本没有办法。鬼的那种恶业不会让你安静下来的,它不得安息嘛,你怎么能安息呢?所以你经历了人鬼之间的境界。
  这个世界是很复杂的,信息是很多元的,这个六道的信息。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善良的光还能支撑得住,你先生一直呵护你,他的善面的力量一直在保护着你,这两个力量再加上佛菩萨的力量一直在保护着你,否则的话,你这里面任何一个变现的话都可以致你于死地。你是经历过的,我讲这话你应该能够理解。
  你能从这个层面理解,这也拓展你了生命的经验,懂吗?她讲的都不是胡话,全部是她的切身的体验,她能够这样总结,这其实是多少年,每天多少的境界压缩了这样跟我讲,你讲的每一句话我都能明白。
  信众2:是这样的。
  师父:但是我们作为人来说,看书得到的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是很少很少的。她的这个感受是很真实的,在你讲的时候,我感受到佛菩萨一直在救你,如果没有佛菩萨救你的话,你的那点善和你先生的这点爱不足以抵挡那些的。甚至你的这点爱,它也可以扭曲掉,你对你先生的爱,它会来个男鬼让你爱,就那个也足以你让死掉。你所有的东西只要你露出来,它都会做成把柄来控制你。
  信众2:嗯,它真的可以控制。
  师父: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佛早就在帮助你,不是佛帮助你,你真的走不到今天。
  信众1:这是跟佛有缘。
  师父:对啊,佛的力量不是文字上的,不是你先生说的读什么经。佛早就在帮助你了,不是佛帮助你,你今天根本来不到这里,早就没命了。佛能够帮的到你,还是因为你内心有佛帮到你的地方,用力的点还有。如果没有,佛想帮任何众生的,魔也好,或者世间那些众生也好,它也需要拿到你的把柄它才可以跟你有缘,佛也需要你有善良的地方,他才可以帮的到你。
  所以我们要学做人啊,像你现在吃斋啊,这些都是佛能帮助你的渠道。我们做的这点,我们吃这口素,其实世界还是照样在杀生,肉照样堆成像山一样,但是我们已经分道扬镳了。虽然我现在吃斋,我不能救那些众生,但是我们已经分道扬镳了,我们是井水不犯河水,浊者自浊,清者自清了,我们已经是做清的了。你做清的,你已经跟佛站在一起了,尽管你没有皈依却已经持斋了,这一点我非常肯定,这也是你能得救的很重要的一点。
  接下来真的需要皈依,而且系统地学习佛法,更加增加正面的力量,乃至加上做超度。你要好好地忏悔,所有跟你有缘的孩子都要好好超度它,作为爸爸妈妈都在这里,你要给它起名字,你要认它为你的孩子,向它们道歉,那样师父帮你们的话才有用。
  信众2:还有师父,我想跟您说一下,就是我几次用好善良,真的很诚恳的心,我有这种想法,我先不求自己解脱,我希望它们先得到解脱,但是它们依旧对我不依不饶。我问它们恨我吗?它们说不恨,我就是这样子的,我就要对你耍赖,很污秽,很恶毒,很无理取闹,讲不出来的那种恶意识。
  我的大舅妈做那种民间的法事,他们不杀鸡,但是要取鸡冠上的血来做法事,我估计那些鸡鸭他们都自己吃了。以前我没有想到要到佛门来求助,我也是听大人说的,相信那些,因为也有人好象好过,我就去信了,但是没有什么效果。做完这个法事后,我感觉好象有人按我的头,有灵光,然后慢慢有东西开始吵闹起来了。
  师父:嗯,是的,你去那种地方,他有能力帮别人做,但这种能力不是什么正的能力。比如他被附体了,然后他索性在人间开一个店,别人再来做生意的话,别人又批发一大批去。就像你练瑜珈啊,去这种地方啊,只会让你更陷在里面拔不出来,知道吗?你本来就是这个病,你还到那边去。
  信众2:我感觉好多东西,好多众生,千千万万的,因为每天做梦都感觉到有新的东西来,而且它们那种邪淫心啊,还会变换我先生的感受,要那份邪淫的感受,它们之间有的又好象不愿意,又没有达到这种目的,真的要实行的时候,只是心取,没有实际的,而且马上我就醒了。好象不同的众生也有不愿意的,有这种想法,又没有真正实行下去,然后我就醒来了,我觉得我的意识根本不受它们的控制。我就想你这么做恶,你会自食其果的,那又不是我的想法。
  我也看过地藏菩萨的故事,像它们这样的众生,不管是魔还是什么,它们也有气数尽的时候,会堕落无间地狱的。那种痛苦,你现在在折磨我的这种痛苦,我想到真是生不如死。那种地狱的痛苦不是意识能够感受到的,我就这样跟它们交流,但是它们还是很顽固。
  师父:如果你真的好好学佛了,比听音乐更有力量,你这样劝说也是对的。但是作为先生来说,她的生命经历对你应该是很大的一个提醒,她这种状态,她现在遇到佛法了,会很快的扭转这个局势的。
  但这也告诉你一个真相,既然有那些东西能够进入到她的意识体里去,她前面讲的那种邪淫的心,其实这种东西是进入到她的意识状态里去了。比如一个男的死了,这个男的鬼他也会到人间来找女的,但是他进入你的意识体之后,它只能有意识,不能有实际的,所以它这时特别想做的是什么?他想附男的体。像现在很多同性恋,什么恋,都是病态的,就是这种。比如说,如果是男鬼附在男人身上,他就可以做这种事情。所以这个时候,很多很多的鬼,有的是想投胎的,有的是看热闹的,有的是想吃精血的,有的是想附在人身上。
  信众2:对,我感受过,有一天晚上,我就感到他身上有别的男性,是个年轻的男子,而且是平头。而且晚上我在牵着我先生手的时候,突然我感觉我变成了一个男人了,真的不可思议了。
  师父:所以这个世界很复杂,除了有克服障碍之外,你还要有正义的力量。没有正义的力量,就像有很多很多的细菌寄生在我们身上一样,除了有细菌寄生外,还有意识形态的,有生命没有身体的,但是却有意识形态的,有意识的,也会寄生。
  为什么七月份我现在要大家读《地藏经》?地藏!地藏!就是说真正生命里面有保障的你看是什么东西,这个藏里面,所以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作为一个个体生命来说,这个你不了解,你不能把这些黑暗全部照透的话,你不可能成就佛道,达到生命最高境界。
  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先生完全是被动的,他本来想我有个宁静的生活就可以,我有工作,过小家庭生活。但是你呢,你等于是被拉到这里来的。人与鬼本来是两条道,但是通过你杀死自己的孩子,打开了你自己生命那个鬼的感受,鬼道的门被你打开了,是你自己打开的。
  既然看到了这个真实的生命世界,现在要好好来学佛。有的人学佛或许只是为了求发财,是一种兴趣爱好,但现在对于你们来说应该真实的好好来学佛,佛是救苦救难,真正是来救我们的,在你们身上应该体现出来。有很多人学佛的因缘,进佛门的原因都不一样。像你们是被激的一种,能够真实的感受到佛的真实的意义在哪里,所以希望你们两个一起学佛,不是说你陪她到一个门诊部来,知道吗?你要把她的生命感受作为你的一本书一样。哦,原来世界上有这个,她肯定不会骗你,她的痛苦你亲眼看到的。她这个肉体对有些生命来说,进进出出很方便,只不过你的神识还住在里面。你看着这些众生,每一个生命进来的时候,带着它的思想,带着它的习气,甚至带着它的品德,它的品德恶劣还是好,你都会感受得到。
  信众2:有的时候,我的意识控制不了,被它们所左右。有一天晚上我感受到所谓的我自己,去邪淫一个女人,我马上醒来了,我说不可能吧?我就又对那个恶意识说开了。
  师父:因为这个很复杂了,你身上有男的,也有可能有女的,那个男的去邪淫那个女的,你的意识会感受得到。
  信众2:那个女的是我的隔壁邻居。
  师父:那只不过是显出来的一种形象而已,就好象你心里面在画一幅画,画一个人一样,不一定真的就是隔壁邻居。但是那个会很复杂,你的身体里面会装男女老少,也有人也有动物,各种各样都会有。我根据你的描述,我听了,那个里面可能会有蛇啊,还有爱美的那些动物。
  信众2:动物,爱美的,多数是邪恶的。噢,对,我在火车上睡觉的时候,感觉有东西在掐我脖子呢,我使劲甩一下,才把那东西甩出去。
  师父:包括你们来我这边,应该也会有阻碍的,不会轻易地让你们来我这里的,对不对?
  信众2:还算顺利吧,比我想象得要好一些。昨天晚上梦到了一个蛇,梦到蛇生蛋,这个意识就犯邪淫心了。
  师父:嗯,在你身上可能会有蛇。因为有好几年下来了嘛,根据你讲的,从小其实就已经开始有了,因为我们有时候不注意它,我们注意的是人间的衣食住行这些。对这个肉体本身的反观,对灵魂内在的反观,还有你这个灵魂敞开式的,你跟外在世界怎么交流,我们平时根本不注意的。因为你在家里比较闲,身体不好啊,病啊,你在家里越清闲,感受这个越清晰,这个都是真实存在的。
  信众2:我自己潜意识和对方较量,或者交流。
  师父:所以你走过来,真的应该很感谢你先生,你先生尽管没有亲自感受,但是他对你那份爱,他对你很执着的爱。
  信众2:真的,我太感动了。
  师父:你有没有想过她得了神经病了,你肯定想过吧?
  信众1:原来她说话也没什么条理,失控,说哭就哭,说闹就闹,接受的就是这种狭隘的科学吧,就觉得她思想有些异常了。后面就是她舅妈那边做了那个法事之后呢,那种哭闹没有了,就是撕心裂肺的,不讲道理的这种。现在慢慢地能比较有条理的说出这些事情,有些情绪能够控制。
  信众2:我觉得以前的任性也没有了。
  信众1:再加上她在网上查的那些资料,她诵经的时候,地藏菩萨这些电视片也给我看一下。既然她有这种另外一个世界的这种感受的话,怎么说呐,就是中国传统的这些东西,可能一下要把这个观念改变也很难,我们也是根深蒂固的,可以说是无神论者,冥冥之中接触到的佛法,我的意识跟你的意识,可能还是有隔阂吧。
  信众2:你现在还没有这个缘分。
  师父:现在等于你身边出现了这样的案例。
  信众1:有这种案例,有这种慢慢信的这种途径,可以存在,您给我们讲的她已经进入鬼的境界的,也很有道理的。
  信众2:还有,以前我还想过,为什么我要学道教?也是有经过的。我小的时候,爷爷死了之后,我很伤心,因为小时侯对爷爷感情很好。那天看爷爷不在了,我永远见不到他了,我就好伤心,然后我一个人拿着小凳子跑到灵堂外,望着月亮哭泣。
  因为当时泪水模糊了双眼,慢慢地看着月亮又渐渐清晰了,月亮里面出来好多像天上的神仙似的,有各种各样的神仙,还有象太白金星那样的神仙,但是都不是像西游记里的容貌。就看着一个一个的脸,慈祥的笑脸,里面可能包含着别的意思吧,我现在不记得了,但是最记得的是很慈祥,爱护呵护的这种眼神,一个一个看着我微笑。最后一个象太白金星那样的老人,用那个拂尘,这样子朝着我,一道白光洒过来,我害怕眼睛会刺到,那个白光就落在几米远的地方,后来我就醒了。
  我没当一回事,因为当时刚看过西游记,也听大人说好多人有幻觉,长大以后才有这种想法,想修道去。但是后来冥冥之中的这种意识感受,从头顶冲下来的那份美好意识告诉我,(当我了解到天界天神好像也有战争,有阿修罗有战争,那种境界不是我),那个彼岸是我,美好的我,或者是我要到达那个彼岸,不是天界所拥有的那种,那不是我理想中的。
  师父:学佛就知道,所以我们不求升天的。
  信众2:真的很美好,你要相信你的彼岸一定会很美好,超越凡夫的一切的。我希望我的先生,他也可以升华,可以超越,希望他也能够达到那种美好圆满的境界。
  师父:对,在你自己生命最低谷的时候,你先生像一个神仙来保护你一样,现在先生要听她的,跟她学,她已经把你带到佛门里来了,好好学佛。
  佛不会骗我们的,佛不是像西方说的上帝造人,还是人造上帝。佛不是我们人造的,佛是确确实实存在的。而且反过来说,没有佛,没有佛的世界的话,那我们人就死定了,毫无出路的。不管你是做主席,还是大富翁,从死亡的角度来看的话,如果人没有一个更高的境界的话,那我们活着也是白活了。
  所以她的一些体验很珍贵,而且这里面充满了各种斗争,其实是佛救了你,知道吗?你很多的感受,都是佛在参与的,在救你,不救你的话,很恐怖,世界上很多年轻的莫名其妙就死掉了。比如说那个自杀,有的也不是自杀,就是生病,医生也查不出什么病,然后很快就死掉了。各式各样的,死的方法可以很多很多种。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说明佛菩萨真的很慈悲,佛菩萨一直在救你,好好地学佛,也不要那样子苦苦的摸索了。
  信众2:我在想现在这些年轻人有很多,他们是因为愚痴啊,如果像我这样,有这份觉悟,有这份悟性或者别的什么,那么他们就不会造这些恶了呀!我就在想,我觉得他们好可怜哦,他们以后也要受好多苦,还有那些堕胎的人,怎么办?他们虽然报应还没有现前,以后会很痛苦。
  师父:那本经《护诸童子陀罗尼》,那个经可以看看,文殊菩萨自己讲述,她以前做女人堕胎之后的那种地狱的苦,然后问佛如何解救。堕胎杀自己的孩子,这个罪很重的,我们现在的人根本没有这种观念。
  信众2:还有一个,我先生肯定对这个恶报认为一点点小,我们凡夫认为做这种罪业也许不至于堕地狱,要受这么大的苦报,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真的好迷惑,他现在肯定一点概念也没有,只是有点惶恐,我理解他,我相信我也有。
  师父:现在你们还年轻嘛,但是有这样子健康的身体,你尚且感受得到,如果人死亡的那个时候,这个肉体彻底已经衰败掉了。然后整个神识游离出来的时候,那个时候你这一生当中的果报现前的时候,他完全是顶不住的,对他来说,那个地狱的苦是难以言状的。现在你还有一个肉体支撑着你,还有你先生的支持,还有这两股强大的生命力,尚且你都要受这么大的苦,你可以想象,当我们的神识完全游离出来的时候,那个面对的是刀山火海一样的。
  信众2:我有很多疑问,通过学佛会解答,但是现在就是想让我先生有个大概的,就是说,我冥冥意识当中告诉我,那个意识好温暖哦,好了解我,我能用这种语言表述出来吗?不能。反正就是好慈爱,超越了父母亲的爱,好慈爱,它就告诉我,你就这样子慢慢地通过自己的努力,我还是不能表述出来,因为那种意识太美好了,好纯净好纯粹的,我觉得我就应该是那么的纯净。
  师父:在你这个生命里,既感受到了浊恶的东西,又感受到善美的一种力量,所以这个世界你不皈依佛,那就要皈依不好的东西,你放弃好的方面,就会跑到不好的方面去。很多人不知道皈依佛干嘛,不皈依佛,你皈依谁?你想要皈依谁?对不对?现在你的生命当中你经历过,你更清楚嘛,何去何从,自己应该决定。
  信众2:师父,我想让先生知道恶报不是佛菩萨可以主宰的,不是上帝、天神可以主宰的。
  师父:对,业力是自己造的,所以自己要忏悔。佛可以来救你,但是你必须自己知道,自己造的恶业你自己能够忏悔的话,那佛也能够帮你。自己都意识不到,不愿意忏悔,佛也拿你没有办法。
  信众2:我的潜意识里还有好多东西,不能用语言表达出来。我担心腹中的小孩会被他们附体。
  师父:本身小孩子投胎来也有很多途径,我们分十个法界,十个生命来源,最高的是佛、菩萨、缘觉、声闻。再下来是天,天分为很多种,不简单只一层天,有很多种天。天下面就是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和地狱。如果投胎来的这个小孩子来自于天堂或者是四个圣界,佛、菩萨、缘觉、声闻,那这个小孩会很厉害。如果是来自天道的,也会有他天道的福报。但是世界如果不学佛,可能会是恶道里过来的多。畜生被杀了多少次了,做得有福报了,就可以投胎做人了,有些在恶道里恶报受完了上来的。
  为什么说人先要修呢?修,除了你自己的命运之外,你的层次有多高,你就可以感召什么界来投胎。你有过这些经历,你心理感受到彼岸的那种光明的,那种安抚的力量。如果你能够念着,那就叫念佛,我们平时念南无阿弥陀佛,就是这个含义。你现在虽然形式上还没有皈依,但是你已经感受到佛对你的护佑了,你应该选择,你要靠拢,这样子对小孩子就非常好。
  信众2:在还没有怀孕的时候,晚上睡觉梦中有一个影打一把伞,好恐怖地叫妈妈爸爸,听到“咚咚”的心跳,然后我的眼前出现一篇经文,我很害怕,后来我看到经上有观世菩萨,有观音菩萨在,然后我就醒了。
  信众2:对,还有一次在梦中,走到一个很恐怖的地方,遍地都是坟山,很恐怖,山上两边都是香烛,都没有点燃的,我好恐怖好恐怖,突然我拾到一盒蜡烛,是那种细的矮的小烛,我就拣起来,突然我自己就念观世音菩萨,两边的烛灯全都亮了,亮堂堂的,然后我就回去,就醒了。
  师父:刚才你表述当中我感觉到观音菩萨阿弥陀佛一直在护佑着你。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传喜法师与来访法师座谈开示(2009年8月)
下一篇:亲近圣贤承法脉 弘传正法利有情

 从炼狱走向佛门 从炼狱走向佛门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佛门人物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慈善网 当代佛教放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藏经阁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寺院中心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福慧,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